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44|回复: 0

黄光祖:与难友杨凛有关的一点回忆

[复制链接]

29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发表于 2019-12-24 23: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难友杨凛有关的一点回忆
4 D& z4 p. O& B) T$ e: J( x  Y' Z
, ]! O6 }& @% u# F9 R( }7 \- k4 P8 e4 }$ p6 ~5 g# S
--作者:黄光祖3 ]3 O3 V$ _* t% V5 E3 k( h
3 K$ u3 T& v0 S# H
; X! F' V! _7 m# G" ^  H
在一个特殊地点初识杨凛
+ Z! q& e0 [% W+ y' y! b4 d) Y! V6 f! c$ z' ^4 `1 R2 d7 o) m
9 W' z4 i" R6 \6 J
我们这一批文革中入狱的囚犯,是全国大搞“清理阶级队伍”、“落实‘九大’政策”的时期集中打击判刑的。那是一九六九年春夏。重庆全市各地被判处的犯人,都集中到南纪门的市劳改转运站,等候发配到各个监狱或劳改队。
% P, |) d7 w+ S0 z# W3 p
/ m7 `8 J) X* a$ |& c9 @. K( g1 ]& ]
9 F( H$ [) K- }6 c' ?5 A8 L/ I我们北碚的犯人最先被送达,随后其他区县的犯人也陆续送来。我们彼此的监房隔着过道正好相对。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杨凛。大家都关心彼此被判处的刑期,于是小声问:“好多年?”
, R& s- f5 Q3 H6 u8 F' I) H! S( U* I% R1 I3 |3 s

5 `' o1 e+ o  T0 A) k0 C. ?! V他回答:“二十(年)!”同时伸出两根指头。2 C$ p$ ]( w  H& K( V. B
+ n& S" K# P+ V+ D

- Z0 N* T5 z5 n# p% e“啥子问题?”4 H  n+ K; z1 q  f. J
" W% h! ~) }' N6 G3 h
! }9 o1 a+ E& y, O. I" h
“日记。”' _; o( t7 h: |' C

- b0 t3 a2 C- Z1 U2 C& o" u! \. i9 s% A# F( A
--哦!原来和我是一样的……
' D# u; o0 [( T- O: [1 r+ [( N; N2 z7 `& n2 {4 i0 w

# T4 ?& U" ]+ Z  L. n- x( |八月中旬,各区县的犯人都已全部送达转运站,便开始发配。刑期十年以下者分送劳改队;十年以上的所谓“重刑犯”都统统押送到设于重庆南岸的四川省第二监狱。
5 H* G& i9 e! u$ m- W' K4 h& Z2 q. {) |

3 b# f& T6 i( b! d( X4 W7 Q入监后首先是新犯集训,我和杨凛在一起,但不是一个学习小组。每天学习“监规纪律”、“认罪伏法”,还做过一点开挖公路降低其坡度的劳动。国庆节后,集训结束,纷纷被监狱各中队的干部带走。我到了一中队,杨凛去了七中队。
6 c' c0 L; G, C3 _
  `( h8 A0 ]) ]3 B1 s9 k3 U! W! C5 d1 B
后来我们都被安排做了一点生产管理方面的事情,相互偶有接触。他若来我们一中队,主要是来要一些铁丝,拿去做电风扇的网罩材料,还有就是要一些做凳子的铁条(每位犯人都配有一张小凳,供学习开会、休息用。小凳用铁条做成架子,上面盖一块木板。所以各队过一段时间都要制作一批小凳,“以旧换新”和配发给新犯)。我去杨凛他们七中队,多半是去要一点专供机电车间生产用的特殊材料(如烤漆之类)--其实拿回来生产上用得少,而绝大多数是为干部做私活用。
& {' ^: V: Q/ ~" D9 o2 ~" d. @/ h' K4 k: [, Y& _$ X' E
% T$ k# ^2 W" p- Q. S/ k$ h) V
我和杨凛这样的交往有过多次,但相互间从未有过深谈。
+ U3 Y$ [, m, m
9 _+ N- k: \/ E. L& K; S+ U! N  E/ K  E: k2 u$ U) {  j+ \) I
“新生牌”电风扇$ ~; |7 U1 b, X% u
2 w2 F4 B' _9 |6 `

4 U; |8 \3 P4 ^4 j& G杨凛所在劳改场所是四川省第二监狱第七中队,是整个监狱工厂中的机电车间,小型电机马达做得很好,大有销路。一位叫刘明哲的“就业员”(刑满后被留下未走的人)向干部提出在此基础上试制家用电风扇的建议,但遭到干部严词拒绝,认为不务正业,无事找事。刘明哲便私下悄悄进行研制,最后获得成功,这下干部态度大变,指示马上投产。市五金交电公司非常欢迎。这就是当时闻名于世,十分抢手的“新生牌”电风扇。
$ \( i. A) y, x# ^, A: b
" P3 e2 U9 E1 W$ n) i  c3 {/ S, w) {+ P
一九六九年我们入监时,“新生牌”电风扇已经试制成功并起步生产,产量逐年攀升,但仍在不断地进行改进(比如后来引进的电扇台面的冰花镀锡技术等)。
0 d% x$ ?1 B: f% v% x; V. G( d7 Y; O* {
# k, `- N/ _& Q% e4 W
一九七九年,当时我已调到监狱技术科资料室(由各中队各抽调一名犯人组成,与“就业员”组成的技术室毗邻,专门为其绘制图纸、整理资料)。我在知道将要平反出狱的等待中,为刘明哲师傅描绘完“新生牌”电风扇最后的一套改进图纸。七月份我走出监狱,第二年刘师傅也落实政策平反回家。几年后与几位难友相聚,说起杨凛,刘师傅说,他自己逃跑回家躲藏起,家人反而跑到监狱来要人。最后平反,也就算了!--我一直相信他说的这个“版本”,后来再也未与他人谈到过杨凛。  }3 m* Y& W! `+ f+ w

8 G9 ?4 ]# i( G
% u9 T9 \! I; C$ j1 A9 h二○○五年春,想到又有好多年没有见到刘师傅了,于是专门赶往红岩村他简陋的家中去看望。他老伴已在他快要平反之前过世,他又不愿意和子女住在一起。家中无人,便等候着直到他归来。他很高兴,两人畅谈一番,起身告辞握别时,我对他说了一句:“我是你的关门弟子!”一是感谢他对我的帮助,一是指“新生牌”电风扇最后那套图纸。他连忙制止:“不要这样说!不要这样说!”一直目送我走下长长的小山坡……刘师傅是一位技术很好,很谦和、低调的人。听说现在已经过世了。  O1 |% J" u3 K( s) u" E

6 i; b6 T- P5 C+ I+ M# f& J
" v( ?0 O2 p5 F# ?+ O% k在杨凛他们七中队还有一名生产骨干犯人黎永常(原长寿中学教师,刑事犯罪),刑满后约集了原七中队出狱的一些人员,在石坪桥办厂生产“双菱牌”电风扇,就是“新生牌”电风扇的“正宗”盗版,生意也曾红火一阵,后又生产“鸿运扇”。以后空调机逐渐面市,该厂便随之关张,人员各自四散。
5 u- V: d# H2 H/ X* F, `
4 e% [( I2 m3 J1 r% u0 |. Q/ ^/ `+ s
3 J* B) L+ a8 l. T2 A第一名平反的犯人就在七中队
( \' q3 }+ v( p- f; y6 @$ i( |8 @
' V" J. _+ S) j: L
' L0 a$ R2 T* c' F" s一九七八年,中央发出55号文件宣布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并开始对“错划”的右派进行“改正”,有犯人对我说,你们属于政治问题,看来也快了。+ N3 H2 g# \( m2 N) @9 {

$ @3 Y7 m! r+ K9 s9 X0 w& N# b; W! v
, q  z9 f0 m" M: v3 v$ n, y$ O年底,监狱中第一个文革政治犯屠德雍获得平反。1 P) B! Z4 T* b

! w' M6 O" M. c7 X
* S7 r+ p3 n. `( K/ Y+ Q他原是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党委委员,无线电天线专业讲师。文革期间1976年负责外调中,看到各地工业停产,庄稼荒芜,对单位党委书记表示应当向中央反映像邓小平复出那样抓一下生产,得到书记点头,由他执笔写信递交中央。据称信函落到“四人帮”手中,被认为是“在反击右倾翻案风中为邓小平鸣冤翻案”,判处无期徒刑,投入二监狱七中队劳改。0 g! ?8 g& s4 _- H
; f/ W& I3 w; F6 c. j/ ]- c. N

' ?4 C# d4 o4 ]/ X& I/ v" r“新生牌”电风扇在市面上热销后,五金交电公司拿来一台新出的黑白电视机给七中队“试看”。当时的电视技术还很初级,屠德雍便承担起调试和维护电视机的活路。电视机有时被借到其它中队,他也跟到其它队,这样我就与他认识了。他在狱中时间不长,平反时原单位用小车将他接走,全院为他召开了平反大会。此事影响很大。5 G, P) i5 b7 C# F
6 l) F8 [% \" M% u8 \
* |. J" I! Z* T/ D- w( ~
第二年,平反工作渐渐开始进行,监狱中时不时地释放一个一个的犯人。到七月份,我当算是第三十几名平反出监的“囚徒”。
; x  e8 j( D5 G7 {7 ]$ c4 w6 J4 q0 d' p0 p' B5 \( v

  |4 z* P8 |: A: K九月份我去成都探亲,专门去见了屠德雍。他说二监狱曾去人,问杨凛是否到他那里去过,他便也得知了杨凛失踪的消息。0 h* D- [, e* p  L- w  k: {

' D; w( L2 k% [- V" F+ S4 x5 s& w5 K+ O' X, {
又过两年,我想学电脑,苦于没有资料,托他代购一本教材。很久才接到他回信。原来他已调回到家乡浙江,在杭州电子工程学院工作,辗转收到我的信。我指名的书没有,他寄来了另一册类似的(当时这样的书都很难买到),复信再三叮嘱,书是送我的,不必汇款。如去杭州,一定要去找他……前年学校组织去观光上海世博会,终于有机会去苏杭,赶快联系屠德雍。但多方联络都不得结果。听另一平反出狱的难友蒋仁德(因言论而被打成右派、反革命)说,据浙江方面的难友讲,屠德雍已经去世了!其实他还并不老……
  }0 o+ H2 n4 e# c+ j" ^( E: T0 g2 [
; ^7 |5 z/ l$ a% D, c3 Z) r; E$ W
“职能犯人”与“技术职称”' i0 l0 n. ?2 v& K4 R  {
( O6 H, q/ h4 Q4 f

# @9 P* u& v; v! a, c“红毛犯人”一般指狱中称横耍霸,欺软怕硬的牢头狱霸,杨凛应当算是“职能犯人”。狱中因生产活动需要,当局指定少部分犯人作“职能犯人”,包含生产调度、统计、保管、检验、医生等。他们可能会有单独的劳动办公场所,比大多数犯人有较大的活动范围和相对自由行动的许可,但不能有单独供个人使用的“监舍”。
1 L  D) U3 R9 I# _( w3 Q$ V4 y/ f% j$ s0 m9 f$ {/ N6 a
" {. D  P# K0 s; U, z
犯人的技术职称好像都是从“外面”带进去的,里面没有评定过,充其量是后来发给一点“技术津贴”。在省二监狱,公认的工程师屈指可数。七中队的就业员杨治平是电气工程师,抗日战争时期曾在中美合作所(不是后来的“渣滓洞”、“白公馆”)电台任职;六中队金加工车间就业员张佑直是机械工程师,文革后期主持过生产汽车的关键大型设备“弧齿铣齿机”的制造。前面提到的刘明哲,及蒋仁德(主持化学分析实验室)、陈新光(大型镀锌车间技术总负责人)等都统统被称为“技术员”。尽管他们都技艺高强、独当一面,但入狱时的身份都未注明“工程师”,所以只称技术员。
% y) Z0 V. y+ b! @4 Q
5 i9 F7 |' k, V4 I& s0 U/ @' a% q6 }" W  S; E8 A9 {& f
杨凛在劳改中表现一直很好,在劳动生产方面作了一些努力和付出。能减刑四年应当是对他在劳动中积极肯干,努力生产的肯定。! {2 {4 M. I" W4 \

! q  \2 M' t3 ]# \9 G. [% w+ J+ A6 f+ Z3 O, U! t
他失踪的时间应当是一九七九年初夏而不是一九七八年。因七中队派人监内大肆寻找他的情景我还记得,那时我即将平反出狱。0 p) \- R/ w. `. E1 K6 r: r" i
9 K5 x6 t( O2 w& x4 j0 D
1 K3 y; f: C7 w: B. W! U# b1 X! w; H
……
3 t8 w/ w! Y" m/ j% x' S1 e
3 |5 l, U7 V( I& S7 p: Z* z1 @/ H/ A/ Z
一九七九年七月四日上午,我父母亲收到一位十多年未有联系的朋友写来的信:“黄老先生:你们的儿子当时被判重刑,不知他的问题现在情况如何,是否正在解决之中……”' K  }9 S* \+ B5 v; L3 L& V

' f$ Q( V, ?! P0 D; E# b! M; ]
* c; C. O1 ]# ^真不知道是一种天意还是巧合,当天下午我就挑着行李回到了家里……. m$ f$ F; U8 ~; F2 m% q
( H& [5 W5 `3 X1 e. |' Q' \

, m/ E& D8 ^' I8 {! N半月后见到这位关心我的朋友。一见面她便说:“我们九龙坡区当时也判了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名字叫杨凛……”% Y; N; `# i  {3 C# _. s6 X( v
7 f# C- n$ t5 w7 k+ M

( M3 ]! _; f2 C! G3 _; v" w--说明还是有人记得杨凛,记得杨凛因日记被判反革命罪,二十年徒刑!/ e) w8 r8 Y. n" q# Y1 H) o2 x2 Q- d
6 z4 c4 n- S9 a! [, S" [
. i7 l3 Z2 H0 h& |; L
2012/05/16读杨广德忆兄文稿后急就+ b' N5 t. M0 S' f, ?- l% v* s

1 B# a6 V5 O& w4 B2 Y
% T9 E  V$ F) j5 b6 W+ P! d; U" i! @% d& b( G/ k6 f0 M/ u: S9 ~
. p* k9 F: \7 j$ U0 q! u1 o! a
转自《昨天》文刊第5期,版权归作者所有。5 j) ^9 q( Y$ S; ]: y+ v0 K
文责由作者自负。$ a& E- k& g+ E4 D1 v3 |8 i
6 \$ n0 V/ F- A$ o

) o+ ^6 S; \; D. @' w& Rhttp://mjlsh.usc.cuhk.edu.hk/Book.aspx?cid=4&tid=9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3 03:29 , Processed in 0.0716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