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013|回复: 9

刘小布:我们当年是草原上的一个传说(1-10)

[复制链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发表于 2019-9-24 02: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小布:我们当年是草原上的一个传说(一)
- {6 X7 E5 D5 r6 W5 N# I" B(2008-12-22 13:34:21)# K  `" l7 d* M6 H8 R4 n% t; g: B. [/ {

+ E! [+ z1 }! A6 d; `  @8 J* k2 N

; s% |/ j0 q3 a   在到内蒙古大草原插队的队伍中,大个子刘小布哭了。女朋友执意远行,他只好“追求爱情去了”。
/ X! H1 u$ I1 w7 d# t- ~( g9 ?/ ~. p) W5 h) _3 n

6 N% c: m- B) K在大草原上,刘小布牢记牢记姥爷的教导:“内蒙古是个少数民族地区,你犯任何错误,都不能犯民族政策错误!”他派人把正在被批斗的蒙古族干部从大会上抢回来,保护在他们的蒙古包里。$ e2 E& @: i( w: ^$ J% c4 }
6 U. N# G) k% _8 w. H, A' v
5 z! g9 K( Q; A( a& b
因为保护少数民族干部,知青屡屡被“挖肃”打手暴打。他带领知青去评理,不惜一战。
$ g  G5 [) L& h9 c6 s1 X
# U, T; J: t" Z& N) c9 U2 [3 q& x5 Y% v& x/ P! Z
他因为“反革命”被抓,因为“结伙打人致死”入狱,这段经历,却把他从少爷锻造成了钢铁硬汉。1 F& N6 }8 U! z
6 I$ h8 N' S: x6 g3 Q' D8 x: A

& U$ _$ H+ c4 D6 g* F' Y+ l在李先念批示下,他被提前释放,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和自治区领导的关注下,他被平反。$ p9 p  g5 k& Y* E# b* f
6 B6 p# t4 y, }; ]# ]! G

* h1 S7 Q; r1 {/ w% ?& n他把政治书籍和笔记付之一炬,一步步走上实业报国之路……: g9 }6 W5 N; g/ k* o! S) X

8 B; \0 ]3 D: D8 f$ ~5 s% V! U" b5 S  j" p& k4 i( d; D

- G2 m0 G9 e. {1 T# a) B$ e0 N+ D5 M: y- V! q* F
& Y9 _. N4 |: ]# a4 [7 w

( X# Q+ t+ X8 |4 s0 o: i1 I" }5 o) i$ G. t& j6 t4 N2 ]/ c7 {, y' E
流泪的作战部长
6 [' o% E3 @& K& U1 X! Q9 _6 [( Y

0 N: J. q6 G' k; u. {: X   北京市六十五中学生刘小布很担心自己“无家可归”。姥爷——时任水利电力部第一副部长的刘澜波告诫他:“考不上清华,你就永远不要回来见我!”4 @8 t" _0 V" g: }2 q
5 x$ J! V) s7 x
8 _% D- G0 `9 [. r; ~8 ]; E
刘小布压力很大:“如果考不上清华,那就连家也都没了,扫地出门了。”8 i0 b' q3 i2 a/ z! M
; k6 M  H8 E) w

/ K+ p4 U: L7 j% O+ x1 A刘小布和张华高一时同桌,两人关系要好。刘小布喜欢古典文学,张华喜欢外国文学,两人相互借书看。$ P. w5 ?3 d2 ^% ]. R5 ?; I

8 x7 f" {$ x# T* g( l5 x3 C% A/ B1 [/ N8 w
张华的父亲在民革中央工作,因为出身问题,她在学校经常被同学欺负。每当这时,刘小布挺身而出,为张华抱打不平,为此,他也成为同学们攻击的对象。
$ ^3 p9 S& n6 O3 X4 i: J
6 d- z. e' i6 @1 W2 B% _; O  j8 D# G4 I' }/ ~$ s5 m+ v& {
还是学生的刘小布在解放军支持下,担任了学校革委会主任。他认为自己看不清运动大方向,对运动也不理解,贴出大字报辞职了。4 B$ Q1 H  ^1 a6 [1 i5 T+ b% R5 @
' J+ x7 }2 p2 J
1 Q. M# U& }. P2 [' Y
  半年时间,他把北京图书馆的主要世界名著“扫荡一遍”。. ?$ Y1 P. }& K3 @

3 a3 S! [( s6 \# w$ S. ?- m
9 a/ @1 Y2 D1 s. p- W/ q" c/ h- h  但是,刘小布很快又被同学们选举上来。刘小布回忆说,这缘于自己坚决反对派性斗争,也不整老师和同学。" m+ S; ^. X; u4 u9 o8 k- F& z

  {2 v- u; [; H$ t0 j* |+ B) |( O; j, k$ P
   他在学校威信较高。
& R/ ?3 ~" C( ^5 _8 P3 u1 ]
8 j8 Y' T4 X$ B' m0 {! \; G2 p5 }# \/ g
   刘小布还担任着北京市红代会委员、作战部长,但是他只履行过一次职务。“联动”在京以“打砸抢”出名。一次,“联动”出动人马,冲击公安部。刘小布连夜行动,配合各中学的3万名红卫兵赶到天安门广场,“把‘联动’那帮小子打傻了”,然后扭送公安部。. d+ k1 Q1 |5 V$ \

  }2 {( p1 \0 Y; [4 t' M$ d' k- y3 S3 s. T( B. q: Q
“文革”给刘小布的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1967年4月30日,刘澜波被周总理派人接到中南海,准备五一上天安门见毛主席。第二天,造反派闯进家里,逼迫刘小布的妈妈交出刘澜波。被造反派整了一天,妈妈从始至终不肯说出父亲的去向,5月2日凌晨含恨离世。. G( M2 i2 f$ `+ u7 A

: j2 }8 h/ z+ d1 H: N+ B9 _" ]3 X/ K$ R5 Y6 U5 u
刘小布要去锡林郭勒盟插队。) K! ^5 z- h" U! @* ^
, z3 D9 v* m# M% c% z0 t

4 J5 ^) e0 S/ n" J5 y    “我战争年代的东西伴随你下乡,你等于学姥爷走上革命道路!”刘澜波把自己的宝贝送给了刘小布:抗战时期的马鞑子,朝鲜场上的炮弹箱、缴获美军的毛毯、鸭绒睡袋……) s) Q( m0 o+ Y$ q/ c; g% D- N

/ [+ D- e9 h8 w& G& ?  G% d
; J9 Z( _* Q; U' v5 T刘澜波语重心长:“像你这个年龄,我早已参加革命,为党工作多年了,你到这个岁数了,还没有为国家和人民做任何事情,而且还看不出来有什么水平,所以很需要锻炼。既然出去锻炼,不要惦记家,5年不要考虑回家。内蒙古是个少数民族地区,你犯任何错误,都不能犯民族政策错误!”8 v; t/ Y3 B, d) X

# j6 f( ]: b8 I  X6 ^0 m
' I" i+ _$ V* ]/ |7 C解放军很欣赏刘小布这位红卫兵领袖,不放他走。一位参谋奉北京军区首长命令找刘小布谈话,让他留下来继续担任革委会主任,领导“文革”,运动结束后送他参军、入党、提干。7 s$ O+ G% }3 {3 \& o# Q; o

: M9 @/ f1 j+ N) I6 z$ n0 f
5 h! G# |, M/ r, f“我都快20了,一事无成,应老老实实去接受劳动改造,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去锻炼,否则这一辈子不会有成就。你这样给我做工作,不像解放军,你说的话觉悟太低了。”刘小布去意已决,不为所动。
# o0 O' w) D# G# g/ l  M3 o5 O# K( w4 v; l; z
* W) ~1 G+ |& B  b0 L" l; ?8 J
1967年11月16日,400多名知青在北京奔赴锡林郭勒盟……
0 p; u9 I) v# J' t* g7 i0 K. G8 W+ f4 W& l

7 _. u3 f7 a7 c$ R% V5 ^& B2 f    “伤心着呢,可不想走了。”大个子刘小布忍不住哭了。
2 W4 ?5 N% D4 O( I# u1 m; o5 C. }# m" I7 J

2 T3 Y& q' k/ O原来,张华要到内蒙古插队,但是刘小布不想去。张华说:“我先去内蒙古,你在北京等着我,5年后咱们再见。”
3 j- j3 a% F; O1 \5 `" Z
/ u  B( _  x( ^" L
/ y6 _4 }. @- D% H$ ]# w/ Y5 J   “这不是纯粹抛弃我吗?5年后还有我什么戏?哎呀,那个年头找个女朋友多难!”刘小布回忆当年插队时的情景,“我一琢磨,不行,得跟着走。大家都很革命,我完全是被逼着走的!”
+ p" q7 x% N$ m2 D! L  R
. P* c  f) Y7 l  Z1 J, t) h/ d5 C+ a9 U, h1 X
在插队的队伍中,刘小布在京时职务最高,但是他连小队长都没混上。“按说,我起码应是个中队长,结果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平头百姓。”刘小布说。
% G' n  L3 S* j+ r7 @# ~5 A; m- r
* I& Z+ \5 b. t! }/ q" D
% ^0 W" a- y. J- s在草原上,他才知道,解放军对他在运动中不配合军训团斗老师和同学,且不听招呼执意去插队非常不满意,在他档案袋里塞了一条:“此人在文化大革命关键时刻一贯右倾。”这时他才醒悟途经张家口时,军训团政委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小布,你是一个很好的苗子,可惜了。”- j/ T" Q* i+ V# V( B

* m) b% |( L  I3 j% ~$ A$ @; j5 M. S8 M; X  a
姥爷事后调侃:“小布是去追求爱情了!”5 J' {  m# v! \% l# E+ I
. Y* D( ^. ]* ~' t$ Y. W
% t5 x- K  I. E( U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f00288e74&p1=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草原大辩论
! z6 D* b/ U" }
( |: y. h# b& {1967年11月25日,114名北京知青到了东乌珠穆沁旗满都宝力格牧场插队。
4 Y  u) R1 }! Y6 s) P( M( P6 p% B8 H
当地有两大派别,“六一八”代表外来蒙古族居多的布林队和汉族为主的基建队;“八一”代表当地蒙古族的3个牧业队。
4 E# x$ H& z$ s& ]+ l( @( P' _! d+ B- V0 l0 w/ F
这批知青是“六一八”的人接来的。他们积极争取这些“毛主席派来的红卫兵”留在场部,帮助搞运动,并告知住蒙古包非常艰苦,许诺给他们盖房子住,单独组队。
" F$ g, q; H$ _: A
4 `, g8 |3 \7 ?# N在来的路上,一部分知青就被“六一八”的人说动了。
9 N$ f9 a6 x/ C3 L8 B' B/ p* a
5 \( F% L+ ]) A+ o知青们分成两派,一派坚决要留在场部,一派坚决到牧民中去。9 p5 R2 }# q4 f1 K
$ k" l9 k; R' a6 j2 w. A; x
子夜,场部里灯火通明。两派知青已经从白天激辩到深夜,“吵得天翻地覆”。
8 \8 L; x  b. D) |
4 D6 P2 p( n4 y0 h- a“我们大老远到这里是和贫下中牧相结合,我们就是住蒙古包来了,要住房子还不如在北京住,来这里干嘛?”刘小布作为坚决到牧民中去知青的首席辩手,激昂陈词,最终大获全胜。
& p, ^% O) U. T+ x+ z: R5 B
4 k' L1 r) @$ x* {' X' {& e8 u知青全部下到蒙古包,刘小布等21人到了陶森大队。$ Z! _  a* `( S; u

# C! y  h7 V; W' H) u- e辩论大获全胜,刘小布在大队知青中树立起威信,成为一致公认的知青领袖。知青吕嘉民(即《狼图腾》作者姜戎)和陈宁是他的助手。
. H+ X; O- W  p) l# D  E" m5 g2 J# Z
知青住进牧民的蒙古包,熟悉了一段生活后,和牧民一起放牧。“其实人家牧民是在教你!”刘小布说。& a3 C' _+ i- f+ i& x

% Z: @; h  c$ n7 s% n1 z2 e对于刘小布而言,草原生活并没有想像的浪漫。
3 l& n/ R; u# K+ x0 m4 Z  U( ]/ [. n
  “到草原上,我和别人正相反,我觉着放羊太累了,哎呦,天天在外头,一会儿渴了,一会儿饿了,老想回去,天天看着太阳怎么还不落下来!”刘小布坦言。7 f- i  p" U1 ~  j4 @2 M$ i6 b

/ F/ _+ @, z7 o: |& ]/ b1 m5 O6 v2 _5 P  g刘小布成为当时让人羡慕的马倌,但是他还是觉着:“每天跟着马群,风里来,雨里去,不是人干的活儿。”
- U1 Q9 o/ ^6 A" \# V
( ~; q4 W5 a, G: L“我一点儿都吃不了苦,最后到什么程度啊,所有的知青都从蒙古包搬走了,不跟我一起住了,为什么?比如大家轮着干活,今天你早起明天他早起,人家早起都有饭吃,我早起谁也吃不上饭。”刘小布没办法,自己开始学着干活。
1 j6 L' {: p/ z$ E4 S# B* e# G, l+ K  w# }9 l, n
第一次杀羊,他拿刀对着羊肚子,半小时还下不去手……
# h: b5 i+ T( W# Q" g2 @6 ^! |9 u+ K7 q1 K* N% g
当年12月,刘小布被选为大队生产班子负责人。
9 Y' i3 j+ o% N) Z$ G& U, ?1 k
5 u: t, D0 ]  e因为经常开会,刘小布开始放牛。他很喜欢放牛这个活儿:“早晨起来,‘啪啪’两鞭子,(牛)伸个懒腰就起来,走了。等到晚上, ‘哞——’(牛)排着队自己回来了。”
- r1 q+ P* c9 E+ u' V, i' x$ U2 C
. G2 |7 U8 x  p1 ~6 G# }8 s7 q5 a当时,牧主、富牧不允许放牧,只能干杂活儿,队里的脏活累活全是牧主子弟干。在放牧中,如果有人想回蒙古包喝茶,经常让牧主去替换看着牲畜,喝茶人什么时候回去,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刘小布对此很有意见,一直抵制,一次都没用过他们。有人让牧主或者牧主子弟给他干活,他始终坚持付钱。
1 n% g8 _  b; m7 M: K0 W' R3 W/ J" }8 x- V* [4 M6 K) i
“吕嘉民就净干这个,什么抄家、吃人东西,喝人家酒,他都干。为这事儿我骂他多少次,我点名骂他。我说你懂政策吗?有你这样的吗?”刘小布说。
. u/ f$ `8 w  g8 r# q0 K# U
! j8 q, m0 }% M) ]: ~7 E/ E  P  P6 K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f00288e74&p1=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刘小布:我们当年是草原上的一个传说(三)
) |7 ^9 M! x3 p( o% n+ d' M  `% Q6 l* R1 ^) `% }) ]- g
保护哈木图# v) k' _3 u5 O$ ], O5 l

2 r4 ^9 ^5 }  W1 f1 H1968年,在“挖肃”中,牧场党委第一书记哈木图受到冲击。哈木图是昭乌达盟翁牛特旗人,年轻时参军,在蒙骑一师服役,复员到牧场任职。哈木图人稳重,熟悉牧业生产,在当地威信很高。5 C3 u& D  C* m( x
' H! m" W% ]6 \# F& c! x) }
当时,盟里、旗里都说哈木图是不错的干部。但是牧场副书记、武装部长等人支持造反派整哈木图。* G0 @0 z& Y2 {( a: \8 _

4 O0 J  X6 N$ I8 y# Q+ b5 k“六一八”在场部揪斗干部。哈木图脖子上被用铁丝吊上重物,撅喷气式。王树和等人还动手打哈木图。
$ e, m& R5 g8 E  e4 t* f
* @% b% ~  y( T' m& ^' c: r王树和30多岁,在场部打工,他身强力壮,是“六一八”的战将。“文革”开始,他曾经带头砸派出所,还把派出所所长、教导员和公安民警抓起来“专政”。他的名言是“牧民就怕见血,见血就跑不了”,许多牧民挨过他的打。“打哈木图的就是他,我们队长也被他打过。那家伙一打手,很有名的,就像《水浒》里的牛二!”刘小布事后形容他。. A8 }* J: u( g7 [6 h

7 i& v+ Q+ s2 V5 ]2 E刘小布在放牧中听到这消息,他当机立断,派知青和牧民把哈木图抢回来,保护在他们的蒙古包里,防止造反派随时来抓人。/ y! T5 {0 F& {# ^/ |+ j

. ^. @4 t9 @7 Z1968年夏天,“六一八”组织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奔向知青的蒙古包,来抓哈木图。知青经研究,决定由吕嘉民带着哈木图躲到山里去,刘小布留下来对付他们。
  d6 p  j) R- o- ?' t% E; b' Y* Y1 e& g* N& \9 i8 o
“六一八”的人气势汹汹,他们问不出哈木图的去向,就在各个蒙古包搜寻,自然一无所获,最后灰溜溜走了。
0 B3 B& }2 `8 ?3 O- c& Q  v( d2 t
7 b- s* t! V& u, x$ U2 |1969年,各地轰轰烈烈地进行“挖肃”,原来保哈木图的各级领导都反过来揭发他,形势对他越来越不利。刘小布在外调中,许多干部被逼,一口咬定哈木图是“内人党”。
( }/ Z1 O: @& K. S% ?5 T2 N" r
( N# M% u+ O; M6 R% V# x这时,3个牧业队的干部找到刘小布:“哈木图有问题,我们牧民对他的历史不了解,没法再保他了。”
2 Q) R! U1 m, E0 y# p% N4 q) m$ {2 u- A3 ^$ s
刘小布很担心,因为八九百名牧民一撤, 21名知青保护哈木图显然力不从心。刘小布更担心的是牧民提出的问题:“如果哈木图被逼得跑到境外,你怎么交代?”
* {  M# O( Q) }5 U, Y' `& ?' H; U2 k, r$ H( m% c; Z7 R
为了确保全体牧民和知青的政治安全,刘小布做通了吕嘉民的思想工作,派人把哈木图从边境附近接了回来,并和他长谈一夜,一一核实别人检举他的问题。哈木图说检举揭发都是假的,坚决予以否认。
+ Q( z: c5 g! V7 ?( k) D( p$ ^( N" q* t
刘小布决定自己再去外调,安排吕嘉民在牧场主持保护哈木图。: f0 K3 t( F0 w# \8 v

# X3 z! U, W" a. H( X( O% }刘小布刚到锡林浩特,就接到了一份电报:哈木图和“八一”司令王殿生被抓走了。
9 I3 t* S# a4 i! l5 V6 \/ A
* h2 z5 Q- E. J. R刘小布连夜赶回来,让他惊喜的是,哈木图又被抢回来了。
( _$ F+ Y/ ~( D
( }) c4 W4 X. h刘小布回忆,据知青向他汇报,他刚一走,支左的解放军找吕嘉民谈话,表示要抓哈木图和“八一”司令王殿生等人,要他保证知青不出来拦阻。吕嘉民给在家的知青开会,提出当前‘挖肃“是运动的大方向,谁“挖肃”谁主动,明确解放军抓人时知青不许出去拦阻。/ q* @% z( o& M# O  c, F3 c# S6 g
, Q3 A: k' [4 o4 \8 c4 J/ _
知青按兵不动,“六一八”的人顺利地抓走了哈木图等人,并立即投入看守所。
4 J9 S. P4 d: S" x
- X" D+ @- x; i+ W( r4 k当地牧民急了!马倌布赫要带领牧民去抢回哈木图。知青崔士英和王黎等人坚决反对吕嘉民的决定,主动配合布赫他们把哈木图等人抢回来保护。/ C8 u" ?- r( f5 [4 n

8 `6 u5 C' C; m% |' I! J; [  x: v% p第二天一早,刘小布去看哈木图,发现牧场被关押的领导等都被抢回来了,甚至也把因故关押的“六一八”的人也抢了回来。
' K7 O% F8 r& t( O# M! r
; _2 [6 j1 u6 X哈木图被抓走后,被施以酷刑。“六一八”的人用烧红的炉钩子,掀开他的衣服捅进去……
; t, X5 h3 `2 a
7 D: Q9 P5 m; i; g' b' q哈木图的妻子绝望了!她不明白,“挖肃”派抓她丈夫,为什么一向保护丈夫的知青和牧民不阻拦,甚至积极配合?“六一八”的人为什么对丈夫下手这么狠?家里还被“六一八”的人断粮,断火。       她含恨自杀……3 L+ q2 {9 o1 J# Q, t

* U! o( \" F# w/ ~; h- c' L刘小布发现被抢回来的人在受体罚,他很生气,告诉大家回家拿毛选,以后可以坐着学习,有问题就交待,没问题就学习。
: o8 U2 O" V8 z/ L) F+ [. L9 O3 \, v) Q9 P4 {% i( Q, R- V" l* C
两名知青向刘小布汇报,在这些人中挖出了“内人党”。刘小布很好奇,找来询问半天,原来此人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经不起体罚,只好承认。刘小布严肃地批评了他的投机行为,让他如实写了一份材料。+ [& a- q* c$ J% A8 N" K$ k# h. k

6 s4 ~( y$ S2 E4 A4 `0 w  i两名知青得知后愤愤不平:“我们好不容易挖出了‘内人党’,被你两分钟就平反了!”& @! Z% h, ]( D, Y$ O
9 W8 ^; s* K/ {  [0 u% b1 B
30多年来,刘小布心里一直有一个解不开的结。哈木图被抓,他一直认为自己有责任。* ?3 B8 w  j3 v" d

7 {, ?- |2 O/ k“我为什么再也没有脸见哈木图,我觉得自己对不起他。尽管不是我把他交出去的,但是我是知青一把手,如果我们知青负起责任来,他也不会被抓,他老婆也不会自杀!”刘小布说:“这个委屈我认了,因为我觉着说出真相来就没有意思了,把朋友都伤了,没有必要,这事儿只能作为历史来总结了。”# F0 A6 o* f" I6 ~! I
8 u4 _' L. o/ Q: U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f00288e74&p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知青屡屡被打
* w, H" C2 h: B' {) v0 J; }% n/ y, M1 X- h) C! H) E! F/ _7 D% n
“六一八”一开始整哈木图,刘小布就多次到牧场反映情况,反映不同意见。
2 R6 ^  |3 r/ H
6 l) z; ?& g( R8 W$ }一次,知青正在场部向东乌珠穆沁旗革委会副主任和军代表反映情况,王树和闯进屋。他二话不说,一拳把知青陈宁打倒,把炉子都撞碎了。军代表看不下去,上前揪着王树和的领子,轰出去了。
- Y% i4 j" q5 y5 [# r5 k, X, G: D
不久,吕嘉民和闵琦发高烧,病得东倒西歪,到场部看病。王树和与其同母异父的弟弟李正友闯进卫生室,抄起火钩子、炉盖围攻殴打两人,“把吕嘉民打惨了” 。
5 R! u; H  b+ \8 G! x& D# u
4 f' z0 b! z* k+ M1968年6月1日,知青张林霄到场部买粮,王树和上去就打,还抡起铁锹要拍人。张林霄害怕,转身就跑,牛车和粮食都被扣下了。王树和放话:“回去告诉你们队的人,陶森队这帮虾兵蟹将,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对打一双,让你们支持哈木图!”7 R2 T  H  i9 O1 p/ X& W; K

$ l' @# [) i. y# d: q, k, |" t/ I“我不管谁管呀,我是当头的呀,知青被挨着个打,我装不知道?我能干这事吗?”消息传到大队,刘小布怒火顿生。
7 z6 a! e/ u" B  i2 |) Q8 |3 h6 S6 X5 F& U* Z# q( G
“小布,你千万不要这样,打架违反政策,惹了事不得了呀。”哈木图拦刘小布,但是无济于事,因为他明白知青已经没有退路了。$ J- ^! p* P' \$ D4 I

6 B' Z' q9 d( @2 h6 y刘小布带领5名知青,骑上快马奔向场部。哈木图不放心,派两个队长追来了:“小布,快回去!”他们没有劝住刘小布。. g9 X5 \. s. m& ~1 A
$ K8 Q8 o6 ~7 {
距离场部不远,他们碰到吕嘉民和闵琦,两人正骑马回大队。“看来这一仗不打赢我们没法待了,这么打法我们受得了?”听了吕嘉民叙述他们挨打的情景,刘小布更火了。
* D7 w; S  Q3 w) p, z  |! G
0 H+ n  ?5 z7 C8 v刘小布宣布,不能先动手,他不动手吓唬住就完了。如果他敢动手,一定要打赢这一仗。“当时说的很清楚,如果动手,是打胳膊还是打腿,无论如何把腿打折了,让他变成瘸子,他就打不了架了!”刘小布回忆。
! X  i9 m3 C  S# f
5 q, O  C; h# `! F4 ^' w“不打就不打,打就下黑手。”刘小布说,这是吕嘉民当时发狠的原话。
" N/ U8 }$ B1 D$ o& |0 ]" ~4 r4 T/ c$ ^, k1 H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f00288e74&p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没有悬念的战斗
8 c0 s8 r/ v  Z. L  e5 h' W/ F
6 i. `. B  T% }: V+ k知青进入场部,拴马时,发现一个小孩儿跑进食堂。" F# U' @3 h- f# g
3 n( E5 v0 i4 T
“坏了,有人报信!”这里是“六一八”的总部,知青们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于是迅速前后包抄了食堂前后门,冲了进去。. q) J" X2 @, R) D  y' ^* l
( i$ F/ N' r2 E* f% N
王树和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把蒙古刀,他冷笑着。打了3次知青无人敢还手,他分明在蔑视这帮学生娃娃。
$ i+ `3 j. N2 ^% |
. R- P! X' w! s0 s7 z  k$ B: d紧张对峙!" L& e) t% @8 S

0 S! _: l/ T5 u8 x16岁的闵琦突然冲上去,挥起马棒打在王树和脑袋上,大家条件反射,蜂拥而上,都打王树和的头。
( O2 J" I$ y) {$ E. {' I
. P) t! G# u- W% _" v“一个同学拿起板凳,‘咣’砸在王树和脑袋上,板凳面都飞了,劲真大呀!”刘小佈回忆当时混战,“我在前头,他们有的打在我脑袋上了,打了我好几个包。”6 J2 f4 M1 t! \4 M% K
% J: T; C" ?# S/ q" M
两分钟结束战斗,王树和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R7 o- \0 F7 O% t5 m7 H
6 }" A' r( n+ R
“拽出去!”随着刘小佈一声怒喝,知青们把王树和扔到了院子里。- g2 i" z: l( b* ~; H9 v. P
- G/ b* P' f0 u* `- r2 `2 ~2 c
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壮泪流满面,捡起两个大煤块冲了过来。他是王树和同母异父的弟弟李正友。
2 f6 Y, d( B, N* d8 ~
5 [0 h5 G, F3 B! `; [: @2 }刘小佈一声命令,知青们抄起了钢叉。
& k" l1 i! |! s# k* {/ \
2 }, n; {5 b. H/ t9 \- Z& ]: D6 ?/ q李正友冲劲儿顿失,不由一愣神。刘小佈一个眼色,陈宁上前,一拳把一个煤块打飞了,他也挥拳,把另一个煤块打飞了。
: l& f7 W: B3 K3 E8 I+ b( `5 Z
% ?  A- |& F. k$ m  X' m刘小佈站着不动了,他下不了手。) ~, x- f) S( m# i5 M; N3 r5 ]

* u* b6 K5 t# M( l  Y8 `7 ]李正友原来在陶森队,想到场部打工,但是大队长不同意。刘小佈上任后,他又请求,说在这里放牧养活不了额吉。刘小佈向大队长说情,把他调到了场部工作。李正友感激刘小佈,每当张华来买粮,他们就主动跑过来,帮忙卸牛车,饮牛喂牛,还给装粮食。8 r5 n. W# n7 I. ]+ j' x% h
$ }! U. p0 j- U1 d& [  a9 B
“我们关系好着呢,张华每次回来给我讲他们帮忙的事儿,我怎么能下去手呢?”刘小佈说。
" W3 e/ [7 i- z1 n& R' k4 |. b  w8 f  l) ^, |0 g
意料之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闵琦出其不意,给了李正友后脑勺一棍子。“你也不能埋怨闵琦,他是替大家出气。”刘小佈说。
+ X) V+ I5 @- S0 f
1 @" E5 K$ f8 I. `  b* c2 |% p; \李正友蹲在地上,抱住刘小佈的大腿狠狠咬了一口。“哎吆,疼得我!我要没打你?我挡着你呀?”刘小佈疼痛难忍,一急动了手。       : U. d+ q# {; _' i% P
/ y% J4 @+ U0 G
知青们蜂拥而上打李正友。刘小佈个高,躲闪不及,又挨了自己人几棍子,“把木棍都打飞了”。4 v- ~9 l  i& s; s

; b& c9 \1 v# @8 f; d& R; p6 L李正友被打得哇哇大哭。% Z% R6 |, Y& k2 a( z0 M
' Z; U) |. F- P) [( S  i
知青们不要命的劲头儿镇住了所有的人,“六一八”的好几十人,拿着铁锹和大镐在一旁看热闹,却一动也不敢动。/ h7 q# V0 V. S: Q/ O: M

! Z: ?6 {/ Z# u王树和坐着,悄无声息。刘小佈过去问:“以后还打我们知青吗?”王树和摇摇头。“我们的牛车呢?”王树和依然不言语,只是摆头示意在哪儿。吕嘉民跑过去,翻看王树和的瞳孔:“没事没事!”+ P  }7 Z" p5 E8 t2 q! g+ g

/ c) o( w! m! W# P6 U“谁再敢打(知青)给丫挺的拼了!”刘小佈等人上马欲撤,借机造声势。
/ \: {% K; u% V" |+ L1 F7 M1 t8 o8 w: L, g/ K
革委会副主任一向支持王树和打知青,这下也被吓傻了,跑上前来献殷勤:“同志们辛苦了,喝点茶再走吧。”1 `& ?' G0 V& l- H' v3 D5 {

% K" d+ m  s5 A之后,知青每次到场部买粮食,虽然就两三人,但是“六一八”的人闻风丧胆,再也不敢挑衅。
; t% D6 X) d; E/ M- q5 ?9 W' G& P7 ^1 Y$ u)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8317ac0100bd65.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暴风骤雪之夜2 d! S7 ^$ \5 W5 ?% T; F" b

9 \( |* m0 U) r5 m6 j3 B& \   前不久,刘小佈看完《蒙古秘史》,发现蒙古人在700年前就对放牧进行了总结,比如牧民冬季放牧,要顶风走,顺风回。4 N/ r+ E' a0 X' y

1 U" n- d# s% `& h; @0 ]; C9 h/ J   1969年,满都宝力格的冬天。
( s5 D& j6 x& t% y  t: I- k: Y* i
8 u* V, g5 H. g# Q/ {5 T! b% V" }0 ]8 Q   “张华早晨起来放羊,非常豪迈的拉着马顺风出去了,我的建议人家理都不理。”刘小佈说,“我把马给她备好,她舍不得骑,牵着马走了。”
6 f6 H- h+ }; h / L" Q3 N1 n4 F2 O' M( H, n( U% z
   傍晚,一场暴风雪席卷大草原。气温骤降,零下40多度。) U+ v, M2 x' T7 l  j' ?; n9 y

2 P  `/ G# u0 c9 Q5 c. N   “那温度,就是你只要把手伸出去,一瞬间手就冻僵了。你碰一下马绊子,动作不快点儿,手就冻坏了。那天晚上是我们遇见的最大的一场雪。”刘小佈回忆。3 `2 `6 y: n3 \7 N0 G9 j
7 P* e" z% ]5 N' ?. [- ]
   刘小佈烧好奶茶,天已经黑下来。张华还没有回来,他急了。1 N5 Y/ b1 T; Z

9 x2 M3 H3 ?1 p6 D& G/ M   走出蒙古包,知青们一动不动,没有人想去寻找张华。“人家肯定不动,又不是他们的女朋友!”刘小佈跨上马,风雪肆虐,近在咫尺却看不到马头。5 I0 U4 X! k: @
- |  t4 D6 z. Y$ X7 Q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出去就被扑天大雪赶回来,怎么办?”刘小佈想到了牧民,跑到旁边的蒙古包求救。9 [3 U) ^& I( K3 C
! i* m8 Q" V! }2 m# G
   “张华往哪边走的?”牧民问。
& g, G9 p8 U7 o; l ! |* ]6 x) _0 k- o
   “南边!”刘小佈说。
9 r/ ?8 |1 o2 R6 q0 d
4 d6 E5 a3 K9 n& Q' {1 F7 d! v   “那可坏了,只有顺着风才能找到她!”牧民说。- {/ ~4 z6 a# g' j4 R0 k

/ S% U3 X' ^, f; F$ |   浩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出来了,100多人,骑着马分头去找张华。
0 L7 B3 m* x9 u+ b1 Y$ N / p8 x) K0 O- W3 |
   刘小佈分不清东南西北,他紧跟着牧民。( n9 G! Z, p; M' c

, V! d$ z6 U( s% Q; Q   终于看见羊了,刘小佈对它们憎恨至极:“羊有一个外号叫‘小市民’,一是不正眼瞧人,老是瞥着你,只用余光看你。第二个呢,它们全部卧在地上,没有一个站起来的,多可恶啊!”
9 P) y+ g  e; N( R. F" U8 }! {) W
# W& t- h) _* Y! Q" \6 Q   张华声嘶力竭地赶羊群,2000多只羊,没有一只理她。最后她没辙了,干脆就和它们在这里过夜吧。. ^- n1 D  L. |2 w$ u
. Y  H0 r$ ~, }) R% g
  “我也没有办法啊,打也不动,踹也不起。”刘小佈对“小市民”服软。( i1 h0 N& Q* q" [

; `6 }) N8 j: i  w   牧民很聪明,上前把几只羊拽起来,然后轰着这几只羊走。一看有几只羊走,别的羊伸伸懒腰,一个挨一个地站起来了,但是不肯迈步。牧民拳打脚踢,赶着前面的那几只羊一走,羊群一起走开了。+ V: A  x) t5 N$ p& S) N* M! I
7 H0 v9 L# }6 N/ f# l& R( p: m
   “不管怎么说,我救了你(张华),我走到哪里都这么说。”刘小佈笑了,“实话讲,是人家牧民救了张华。”
' q+ f; e8 A7 W  C/ \9 _: Q
% e- s0 |/ U* q7 P$ h3 G7 ^" j0 q   在刘小佈记忆里,张华招狼。5 w, K0 u# g% f5 I6 t: X% j
% Q6 e2 J% Z; E. U! R5 I: p% Z
   张华放羊时,很多时候狼就在她两丈远的地方。张华走一步,它跟一步,“跟绅士似的”,就是不靠近。一开始,刘小佈以为是狗,仔细看才分辨出是狼。
! {7 {' U: B5 G$ n* p$ n
: p2 y$ R) {, X' _3 J/ r( |8 `. ~  “狼和狗一样都是靠嗅觉,他们只要一闻气味,就分辨出放牧的是男是女,更能分辨出危险程度,情况不妙立马就跑。”刘小佈说。
3 `& u2 N' t8 U) J+ T # q& W7 K% P1 t# o8 p
   张华下夜,她的声音特别尖,喊一夜吓狼,第二天发现一定有羊被狼掏掉。
1 ]2 N' j5 n2 a" {! N # [4 L/ Y# o" ]0 N2 {& }: E' ]
  “我呢,只喊两声,告诉狼‘我来了’,然后放开大睡,从来没有出现狼吃羊的事儿。”刘小佈说。$ V8 z$ [- s1 ~# G
% ?, P" ^% U# i& B( x
  “当时,我们队有一个笑话,只要是张华放羊,狼准来。”刘小佈说。
/ C2 q/ J! C4 A2 }+ d + c" T0 {: G4 U& W% V
   前些年,张华写作了长篇纪实小说《羊油灯》,描写了她和刘小佈插队草原的故事。
5 y$ |% ^( ]! k+ F$ ~ * I, V; I: L* I6 ]# e9 S) E
  “她运用俄罗斯文学手笔,描写的草原和人物关系比较真实,也比较美,缺点是思想深度不够。”刘小佈非常支持张华的写作,“这样丰富的人生阅历,是我们这一代人用血和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理应写成《静静的顿河》那样水平的作品!”3 x9 ?# e9 F; X, Y8 o
+ y" y. K5 I4 D/ c
   《羊油灯》在社会上反响不错,尤其是在当年插队锡林郭勒大草原的知青中。6 y( W. q. q5 I& f
% K- t0 n) [* s: L% @'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8317ac0100bdfv.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知青两次拒捕
. Y! B+ j) e9 ^( R; ?8 k9 K/ c/ }& g' Q  G- @+ O+ g

0 z5 m. p$ E1 p* x
/ t' {) F4 a0 C) ~4 A0 d3 g两三天后,从东乌珠穆沁旗来了一位解放军干事,叫哈斯巴根。他是一位牧民的亲戚,和知青们很熟。他亲热地和大家聊天:“哎,听说你们打架了,怎么回事呀?”
' b9 G7 r; Y0 A: j5 e: W( r
" Z; {8 X- u: o' M“我先打的……”闵琦很兴奋。刘小布悄悄踢了闵琦一脚。闵琦收住了话。5 m8 ?( x& g3 |& ]5 M

, I) D* S" t: l+ Y& y$ s" v6月10日,东乌珠穆沁旗武装部政委带队,荷枪实弹来到知青的蒙古包。; n1 Q( o/ I5 K2 X; h' V

2 t3 r3 d2 Q1 J6 }3 g正如刘小布所料,哈斯巴根是来探听情况的。刘小布事后得知,王树和被打后,医生应给他打镇静剂止血,但是却打了兴奋剂。因为他们知道,王树和一死,知青就触犯刑律了。最后,王树和被放在卡车上,也没人扶着,一路颠簸四百多里地送到东乌珠穆沁旗,不治身亡。
9 ^) x( Q! v  H& J4 z1 V% a- A" Y* K2 z9 }) K
政委把刘小布叫进蒙古包:“刘小布,你是干部子弟,又是大队生产班子负责人,我给你宣布一下,‘我们这次来是执行任务的,满都宝力格发生了反革命杀人案,我们来逮捕反革命杀人犯闵琦。你得站我们这边,配合我们执行任务。’”5 M; a; f/ {/ \0 S2 Y, N- i* Z

. p1 C/ Y! S& P  c“怎么成反革命了?”刘小布“噌”地蹿起来。
8 \! s+ S; H; x9 F8 T) k/ ?/ T* @% d! T# X' n* K
“根据东乌珠穆沁旗公安局军管会决定,满都宝力格发生了反革命事件,反对红色政权,甚至发展到打人杀人,杀死了捍卫红色政权的革命工人王树和……”蒙古包外,有人宣布决定,持枪抓人。+ ^& P2 \  x1 T9 {& d+ l" C, V, S

5 m2 t  L4 e1 l) F“来呀,上!”随着怒火三丈的刘小布一声令下,牧民和知青们把武装部的人围住了。, c4 j/ c9 F& O: Y+ {% ?
0 L  L! X4 R1 S7 n6 x+ l2 \
对方带着一帮支持“挖肃”的知青,双方“把嗓子都吵哑了”。+ [! j' L5 U8 O- {8 D: O- B
3 r& y$ d7 h: I$ {0 S0 R$ |: j3 w
“什么反革命?你们‘挖肃’,你们才反革命呢,你们迫害少数民族,你代表谁你?”刘小布反驳。. _0 i- \. c9 R0 G& l. p! R, w- g' i
6 b1 w: j8 f- R3 G; O
“你们有什么文件抓闵琦,拿出来我看看!”对峙中,刘小布动了心眼。5 I0 b5 I) X8 _6 b1 a% G
3 C3 E( M9 n) o# y
刘小布看到拘留证,向旁边使眼色。一位女知青一把抢过拘留证,扔到后头,牧民和知青不断捡起拘留证往后传,最终不见了。
1 c3 p2 t" X; \) }# `& i
6 y2 t% l" x, g2 ?! f, ~2 [“枪也没用了,枪还不如烧火棍呢!”数百名知青和牧民把来人紧紧包围,丢失了拘留证,他们只好撤退了。8 N* v7 f. O' J- |
: N  l, v" @  I8 M
1968年8月的一天晚上,五六个军人敲门进了刘小布他们的蒙古包,一是问路,二是想喝点水。刘小布以为是边防军,热情给他们煮鲜奶喝。+ \7 l+ {1 L( F6 a- X$ F; O7 A3 e

5 m; J' C  f9 u& m8 R/ R, i, ]“你们知青不错呀。你是哪儿的知青?”一军人问。
1 h8 A7 \; p- l6 f1 b
( b6 g4 o' ^' Z' ]" ?“北京的。”刘小布说。
5 k0 E$ {$ C7 K/ t7 E; A
1 L5 ^5 ]) D; f+ b+ `“你叫什么名字?”军人又问。
: i. w( X4 t; K  B  u( B2 `
7 b5 P5 A+ C8 v3 Z: E& v“我叫刘小布。”刘小布回答。
( {4 |! H9 ]/ K+ j' v1 ]4 F  Y8 _/ \4 c& H- T/ g" F" l+ }! |
“你呢?”军人问闵琦。) ^% X: Y2 X9 h5 h* G
4 k. C4 P- e1 x3 r! p" C
“我叫闵琦。”闵琦说。
" l- }( g( U, C0 {# \
6 Z4 B  ]# e+ _8 R. i1 h“叫什么?”军人又问了一遍。0 F! U/ V* l/ S) ?/ t

9 b8 |; l0 c8 Y; `8 @“我叫闵琦!”闵琦重复。2 F3 B7 U' N  e+ q' a# B/ v6 m# w
, ^: o9 F& [; N% N& f, V
“为什么对闵琦的名字核实一遍呢?”刘小布感觉不祥,他抓过裤子要穿。军人一把抢过刘小布的裤子,转身宣布:“我代表东乌珠穆沁旗军管会宣布,逮捕杀人犯闵琦。”
1 O4 \* e5 |# Q; j# d$ J/ b9 b& I7 r, h/ p2 L
“来人!”刘小布喊了一声,挥拳把为首的那人打翻在地。% k8 _0 N  q- V  s9 V7 Q. `

! T% R- C4 H" |" `3 s9 ?$ e4 f; b陈宁等人就在相邻的蒙古包,闻讯过来把门堵上了。10来名知青把来人打得抱头鼠窜,跳上了吉普车。
9 C, n3 P* E. b; a/ g; K* H1 {4 T. w9 L, f  i" a
知青围住不放,吉普车难以前行半步。车上的人吓得求饶:“同学们,保持冷静!”0 j6 y- i# K/ q' Q

: j8 p4 H" D. k见对方不敢动手,刘小布一挥手,放行。
# Z. A* U5 k" [7 x7 d1 o0 r7 S# Q& A0 _# r4 M* U- V7 V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510028c616&p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三人被捕入狱$ Z0 ~2 T: g& j

3 O( G; Y4 H% Z. `( f# R# [% c- t
3 K1 V& G8 S8 x  ]: O) J( x/ {1 X9 n# j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六师接管知青,要调他们到战勤连去开垦草原种地,被刘小布带头拒绝了。7 I1 M$ c- G7 V7 b& F$ o9 P" V
& l( q! f8 y4 F4 |- A3 f, ^
1970年9月30日,一连荷枪实弹的兵团战士来到草原上,把正在放牧的吕嘉民、闵琦抓走了。# m% E6 i! r. U* {4 }0 N/ c

; x9 A5 s. L. p# w* |8 K“根据兵团党委决定,根据群众检举揭发,兵团党委决定对你进行拘留审查。”兵团六师54团王政委亲自带队抓捕正在放牧的刘小布。
. S9 w$ B6 q& w! a7 N* U5 `
7 F7 p. i4 u8 G* H“我跟你走,有什么了不起,我还逃跑?”面对伸过来的手铐,刘小布说。9 d( j3 c; z, I0 h3 C( p, Y) o
, i$ ?5 i4 W, v1 U
“不用了不用了,别给他戴铐子了。”政委说。
& {4 n4 q8 {8 r0 K2 i
7 D3 d  v9 U* I" w' S9 Q: Q六师拘留所刚建起来,尚未抹泥,刘小布被扔进去。- z0 T' N4 K! t% {/ {, T
7 h% I& V, X) x) e1 D
师里有两个招待所,一个是军队干部住的,一个是兵团战士住的,刘小布等把拘留所戏称“三招(第三招待所)”。) J* N4 C" s  [3 j6 J
1 H' I; e! k: r" w$ w
随后,剩余的18名知青被集中到连部办学习班,让相互检举揭发。
  O' R+ U( P2 g' `  L, R. A( v$ T5 h' T2 m# |
“我以为谈完就回来了呢,多幼稚呀!”第二天,在兵团战士持枪押解下,刘小布开始被审查,给他们定性为“反革命集团”。! S" }/ p2 Q( V6 N; D4 y* e6 Z

$ g6 z$ s% x1 R8 q$ ^“给我们扣了一堆帽子。”刘小布话锋一转,“一点儿也没扣错,确实都是真事儿,确实反林彪反江青反中央文革,一点都不带错的。”
& d$ U% l& z+ D: e* Z$ [' \* e) A9 ]0 T, N
“主要是吕嘉民惹的事儿,后来就有人检举了。”刘小布说。8 X% c; q1 \. g- ]$ _7 {5 i  Z% Q

, e6 i2 r0 X; N% P" ~# s吕嘉民从他哥哥那里听来反对林彪的观点,经常说,经常写。闵琦给他姐姐写信说,吕嘉民、刘小布特别了不起,将来是国家栋梁!  h" V' j: P& q8 U% K% I
8 ?- T% v2 B4 R: ~
  姐姐担心闵琦犯错误,把这事写信告诉同学,让同学多帮助他。闵奇姐姐的几个同学,正是在布林队插队的“挖肃”派,他们接到信如获至宝,捅到了东乌珠穆沁旗革委会。' O1 R* K* v- l; r/ j
) X8 E2 f8 q4 ]( f' @6 }
“这次正好,反林彪反江青反中央文革,打架打死人,两次拒捕,一勺烩。”刘小布说。3 T" t/ y2 ]2 p% y6 P

# q. i1 l1 C; ?' Z1971年9月13日,林彪乘机叛逃失事。一个团政委因为作风问题,和刘小布关在一个屋子里。他对刘小布说,林彪一倒,六师党委乱套了,说这帮小子蒙上了,反林彪还反对了。+ l% U9 K7 A& z+ O0 ~: F' S3 p4 f

' P/ {; A. l8 m6 k" [“反林彪反对了,反江青呢,反中央文革呢?”刘小布事后得知,兵团之所以没对他们下手,是因为他们都是高干子弟,而且家长级别还很高。
8 J' v' r" b. Q  g0 U7 ^( O2 f4 p. `' g4 |8 `2 X
1972年4月,由于林彪倒台,他们反中央文革的案子一直定不下来。刘小布主动承担了打人事件的责任,他在兵团看守所被审查22个月后,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罪名被改成“结伙打架致死人命”,系首犯。- C3 k( c/ C& y! ]0 v

- ~7 T" H; {+ v  h; r7 y兵团军事法庭宣判后,兵团党委决定,(刘小布)对判决有意见可以提,判决书不给看。
) s- y' c& O9 [1 v) [" B
- B3 Y7 a' D, t2 m" S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510028c616&p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狱中钢铁硬汉, w$ W0 E. N* c+ y9 t, ?$ W% s# r
" T6 p# X( N% v% @2 F/ _
“哎呀,这辈子非死沙漠不可,头一次见这么大沙漠,一望无边哪!”当刘小布被押送到呼和浩特第一监狱时,监狱奉命迁出城市,一过黄河,是大沙漠。- z- M  \# M* \) v8 M  g
0 W( _" C" P+ `* ]" I
在沙漠里,铁丝网一围,所有的人“在那儿打围墙,等于自己建围墙把自己圈起来。”; o; N6 {7 G, L: g9 Q; n

, `  [6 r" I/ H; I建围墙需要河泥,河泥需要人挑。河泥很沉,筐很大,一些犯人故意整刘小布,给他把河泥装得满满的。一次,犯人装满了两筐河泥还往上垛,有上千斤,刘小布一起身,柞木扁担“咔嚓”断裂。
' J7 O8 h# x! i. @, \
0 f% A. U8 b" R' |/ I# w8 q见到刘小布如此“亡命徒”般拼命,犯人就不跟他玩了。
9 Z& Q8 ^  {# X* L5 D* K) D+ d) r/ k% m: x& f! }* ~# I
建围墙,干打垒也是力气活,刘小布每天扔蛤蟆夯。! o/ p. c# c* i, u% z- p0 ^" u

+ d; I9 @) g/ [刘小布坦言,你不认真,队长就收拾你,劳改干部给你个工作你敢不好好干?你没有任何条件不好好干,你只有好好干,才能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
. t' M3 E: Z& w1 M1 o  l% F! D. r, i
7 u$ o" L% Y5 K9 P$ f1 P6 M“我就像孙悟空从炉子里出来,变了。变成一个特别能吃苦,特别有目标的人!”刘小布说自己从小没受过苦,是特别娇生惯养的人,一吃点苦就想办法溜。在学校时,每逢劳动,他就跑出去买零食,可每次总被逮住,每次都被批评,被责令写检查。
8 z4 j8 n. j7 ?1 o8 w, d) B
" o! A# u& q) X- ^3 f( S9 Q9 a艰苦的环境,使刘小布干什么都认真,而且一定要干到第一名。# N. O+ \+ R5 g3 Z
, ?! [/ @0 J9 M2 f- u; I
一次,他在工地往二楼扔洋灰瓦,他一分钟不停,一下扔了1500块,他的姿势成了一种优美的动作。别人都跑过来围着看:“这小子怎么回事?他有多大力气,没完没了。”
+ n2 S5 H, [# @: o" E. f7 B# _  p6 }. B4 V
“我这一辈子,走到哪,吃苦耐劳没一个人不佩服,什么苦到我这儿都是小菜一碟。”刘小布说,“要是没有那次进监狱,我永远是个少爷、纨绔子弟,一点也受不了苦,这下把我锻炼成钢铁硬汉了。”; l$ ?/ B7 v8 }* J3 \% n

9 _- C& w* ?3 {0 l刘小布最受不了的是挨饿,每天吃糜子饭,煮几个破菜叶,没有油水,要不就是窝窝头。
. ^% P% z& x: q. k* p$ g
9 X. n4 b& n# {“在监狱,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改善伙食,那是最美的事儿。”刘小布说,他看长征老干部的回忆录,当初看到他们对吃不好叫苦不迭很不理解,当自己经历这段后才恍然大悟。! `) G! d2 @$ d- ~+ I0 C
, c8 o: X* D. r) g6 s
“我们锄地完全成了练走步了,拿着个锄,走好几百米你找苗吧,根本见不着……”围墙建起来,犯人就种地。
0 r  Z- N+ R5 D4 J+ ?4 m5 E; v
/ M) ^% Q0 _! O' r, w1973年夏天,犯人在沙漠养活不了自己,国家损失很大,奉命迁回呼和浩特。
5 S) s6 G0 s, E/ r4 c1 Q& \/ g8 ?* _! |" {2 [3 w* H6 U
刘小布被分到基建队,一天给木工车间帮忙,师傅看他干活麻利,人聪明,建议他考木工。考试刮木板,别人最多刮15块,刘小布一下刮了55块。$ Z. c. P# A) Q; M, c

2 k! w/ L# b8 G( f$ }& l刘小布坦言,自己学木工一是为吃饱饭,因为木工有技术,谁都求你干活。食堂有人求他做板凳、箱子,天天给他偷偷多打饭菜。二是学点技术,将来万一平不了反,要靠技术吃饭。
/ x# N2 m6 m8 n( P+ F* x; s8 L+ `: {- I6 @: Z, Z, @
刘小布经常晚上跟着师傅到公安干部家里干私活,他认为这样做很有有好处:能跟师傅学好多技术,还可以跟着吃好饭菜,解馋!
# C1 n5 y) ^, M8 \" j
( t% x, l- F  K( e/ X4 v. F' M别人学木工3年出徒,刘小布4个月就出徒了。师傅刑满释放,他的徒弟成了刘小布的徒弟。9 ^; B* B: h, [! ]7 j  {4 j( j4 D
3 j8 X1 D  X0 _: i. s5 o
车间没有人能看得懂图纸,刘小布就向两个曾经留学英美的“现行反革命”专家学习,天天拿着图纸找他们请教。他还让张华买来了工程图书,刻苦钻研。+ l, e) k3 ?, h" |7 j

3 C* \* y- V8 K+ U5 ^几个月的功夫,刘小布成为车间唯一的能看懂图纸的人,他带着徒弟天天放线。1000多个工人干活,而木工只有20多人,刘小布每天披星戴月,早上5时上工,晚上11时收工。- K: ]7 s7 x* {/ n  ]3 F

+ k% w8 P& {3 d在监狱里,刘小布打篮球第一,打羽毛球还是第一。
4 {. F) }) e, R" {- x, B, Y8 r2 k' z- A- s9 G: F
但是,刘小布很苦闷,读书是他转移视线的方法。张华给他带进去一箱子书,他带着对社会的好多疑问,系统读马列著作、哲学、历史。他感觉自己的理论水平拔地而起。
+ J1 P( [# G0 G  \  j  L8 `
5 U# V* @: X, P0 t* @) ?, R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510028c616&p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2: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实业回报草原! X1 \3 V3 P* N" V1 A, w
- q9 S" t/ }# d$ o+ C' H& Q7 l
回京工作的张华,把刘小布的案情写成申诉材料,辗转递交给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
7 H# W) o' V7 [, A# q4 a1 o8 Q$ C( m( T; j1 u4 M3 T6 p
根据李先念批示,北京军区派出作战部长——一位少将奔赴满都宝力格,向当地干部群众调查打人事件真相,知青和牧民纷纷为刘小布鸣不平,结论是冤案。  v3 [$ a7 K" r7 M0 r' a/ s
% G( A  y$ y" f& k8 H7 ^
在呼和浩特提审刘小布,少将说:“小布,你值了,所有的牧民全都保你,都说你是好人!”$ R5 V& r5 E4 P& ~' f4 S

3 m* I. c, u5 O) i: k, F1974年2月,刘小布被从监狱放出来。但是因为兵团阻扰,并没有宣布他无罪,只是提前三年释放。
; K$ _! d) L: w/ ^2 I/ @+ K+ o9 D- ?. T% [
刘小布回到兵团,干起了木工。
' [  F$ o& i1 X# P0 U9 {
9 ?( b- d/ H) _, B4 f4 g1975年春天,刘小布调到邯郸当工人。3年后,刘小布对调回京。他“流浪街头半年”找不到工作,自然也无法落户,特别怕被退回邯郸。
9 @) W' x' u3 U" |8 J' M6 T( M3 t! l: _: w( r/ b" u0 J
他很幸运,进入一所中学教书。
, L# Y$ |. s# E0 K, ^* H5 l7 H9 E7 Y( b* X: k
1979年,“四人帮”被粉碎,刘小布看到了希望。随着中央文革的倒台,他的政治问题大白于天下。为此,他背着的“结伙打架致死人命”的冤假错案也到该平反的时候了。
# l: e% F) x2 x) `5 l; ?1 j
1 q: p& u5 @# B3 h他把申诉材料送给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黄火青。自治区领导王再天接到黄火青检察长的批示,批示东乌珠穆沁旗法院对此案进行复查。
5 ]6 e4 A) u5 C; x- v" J( H+ w! x% A$ z5 ^: c- R
当年,东乌珠穆沁旗法院重新审理刘小布的案子,他和闵琦回到草原,听取宣判。9 Z& \; V$ J# n3 }% ~

+ L1 H4 Z1 K7 _, `( S7 E4 R“那次回去真是盛会啊!牧民们热情欢迎远方归来的草原之子,因为在‘挖肃’中,我们保护了许许多多干部和牧民,等于草原英雄回来了!”往日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刘小布有些激动。( s( i8 ]# J: \. D

# D7 ^+ l& v9 C: `- t$ Z# _* U/ ^在“挖肃”中,刘小布坚决反对抄家,但是他阻止不了一些人的“革命热情”,一些牧主和富牧的财产被抄出分掉。刘小布安排王黎把他们被抄的财产一一记录,并把这个登记本精心收藏起来,以备使用。
. v. u( {/ n% j$ c# @" T* E5 z# w8 [  Q6 z
这个登记本,若干年后成为折价退赔牧主、富牧被抄财产的唯一凭证。
9 |  s4 [4 _0 W, C: }" q4 ]3 f6 [$ c7 @& }3 u. z
“‘挖肃’跟蒙古人生死攸关,那时,敢站起来保护牧民的人,一万个人挑不出两个来,一般人躲还躲不及呢。”刘小布说,“我们当年,就是草原上的一个传说,你走到我们那儿,一问刘小布他们,老一辈人没有不知道的!”# f' h0 z. m! W) M

$ Q9 A- d. t, L8 l' u8 g( g   法院重审宣判,刘小布无罪!
  q/ i8 O, J: I  j5 G
$ K# _6 x6 l6 R1 j5 R' L  j   “我怎么报答内蒙古牧民对我的恩情呢?很简单,实业救国!”刘小布说。1 z+ R! n0 O( e5 P* ?/ s" r6 C" p
$ x( L9 N/ U- ~9 ^/ o
回到北京,刘小布把自己所有的政治书籍和几百万字的政治笔记全部付之一炬,他给自己立下新的志向——实业救国。; E* t+ |$ A4 |
2 r: V- o+ n; @
姥爷的教导他铭记在心:“共产党革命几十年,不缺搞政治的人,最缺的是搞建设的人。”
9 d; }0 D/ |# b
# _0 k& \5 x" ^+ Q8 M/ ]  E6 A1985年,刘小布进入中国华能集团工作,在电力工业岗位上,他兢兢业业,历任中国华能集团公司财务部副经理、董事监事部经理、华能集团新能源产业控股公司副董事长等职,直至去年退休。$ ~  F- Y9 }% q

/ h+ r" e6 K' s, K“现在华能集团的投资,占内蒙古电力总份额的60%。”1988年开始,刘小布经常回到草原上,为第二故乡投资电力产业。9 m" _! x# Y5 a% C

& d9 ^) B1 i1 ?7 T1 A当时,刘小布月薪2000元,有公司月薪35万元聘请他,被他婉拒。
2 a' Q3 ]3 g3 d9 c1 z2 i5 Z  Z% E* O3 |! k
“我觉得,平生最大的豪迈就是站在华能集团投资建设的电厂上,看着一座座发电厂投产发电,创造巨额产值和大量就业机会,这一辈子值了!”刘小布说。(结束)0 l$ w0 ]0 |' C3 F4 G4 E" a
9 b) h0 M" R& j+ E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10028c616&p1=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3-1 06:43 , Processed in 0.14209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