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12|回复: 0

杨锡九:怀念赵文滔老先生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28

回帖

2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27240
发表于 2018-8-19 16: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韬兄永垂不朽!


今天接到友人转发来的王孝娴女士的文章,才得知我的老同乡、老难友、文韬兄三个月前就谢世的消息。悲恸异常。此前我还给他一直发邮件。但没有回信。谁知竟然永别,再也无法交流了。在此特向家属致哀,并慰问。山西好友杨锡九2014.7、27.


                     怀念赵文滔老先生


   2014年5月21日文滔老驾鹤西去, 惊闻这一噩耗,我禁不住热泪双流,虽然从他三月中旬生病入住医院时,从他的病情看,就并不乐观,但我仍然遥祝他能闯过这一险关,我默默地期望着好人会有天助。可是他走了,我好几晚无法入睡,与他交往几年的情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


   我是2010年8月初与另一位朋友交往中知道赵老的,便试探的给他去一电话,大致向他谈到我的情况,从这第一次的通话中,我就感受到了他的热情,随即我便给他去了一信,谈到我父亲及我家1957年“反右” 后的境遇, 不久就收到了他的作品《伤害》及《木人的话》,从《伤害》一书中我了解到他的不幸经历,也知道他的胞弟与我是同一所大学同年级的校友,因不同专业,并不相识,但无形中更拉近了我和文滔老的距离,从此我便视他为我的兄长。


   当时他让我将我父亲的情况写一篇文字,他可发给刊物登出,我匆忙中写下一篇《沉重的回忆》从电子邮箱发给他,不久他告之此文己发给《巴山夜雨》及一称为《观察》的刊物,随后此文便在2011年9月《巴山夜雨》第9期登出。他还告诉我《观察》也刊登了,我也在网上看到有《共识网》及《爱思想网》还有其他几个网页转载了。我父亲1956年从武汉调往西北仅一年时间,1957年被甘肃省地质局划为“右派”,含冤于1960年11月饿死在人间地狱甘肃夹边沟,半世纪尸骨无存。几十年来为维护个别人的威望,仍坚持“反右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了” 的说词,尽量封闭有关信息,今年清明甚至捣毁由亡灵家属及社会人士捐款建成的夹边沟纪念碑,千方百计阻挠家属去悼念,企图使夹边沟事件无声无息。我所写的有关回忆父亲的文字刊出后,我接到不少素昧平生的人打来的电话,我父亲是一位普通的地质钻探工程师,他的冤逝现在总算让世人知晓了。


   随着赵老对我家世的进一步了解,他鼓励我写下近几十年变迁的家庭境遇,2013年初正是我父亲诞辰100周年,于是我便从2011年动笔写对家事的回忆,说实话由于我文字水平有限,从未写过较长的文章,我不知如何下笔,反反复复是赵老一再鼓励和提示及修改,赵老还托人在北京大学出版社购得《西南联大校史》一书寄给我(我父亲原是考入北大,1938年后是西南联大毕业生,赵老是为让我了解更多的史料),我才完成了《沧桑家事•记忆永恒》这本小书,作为父亲诞生100周年的祭礼。赵老还为这本书写下了他的读后感,因此我从内心感激赵老。


自2010年交往,因与北京相距较远,加之我双腿有疾,难出远门,我与赵老不曾见过面,但电话、信件、电邮交往频繁,几年的交往,情谊已深,他才华橫溢,善良真诚,他是我敬重的良师益友和兄长,在他病重入院前,给我寄来了他新出版的《八六杂谈》,这是他人生最后的贡献。他走了,我要告慰他,尚健在的朋友们不会忘记他,愿他在天国里过得幸福,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也会与他在天国里相会,再述情谊。         


                             王孝娴2014.6.15.


http://post.blogchina.com/p/2215990



怀念赵文滔老先生
文韬兄永垂不朽!


今天接到友人转发来的王孝娴女士的文章,才得知我的老同乡、老难友、文韬兄三个月前就谢世的消息。悲恸异常。此前我还给他一直发邮件。但没有回信。谁知竟然永别,再也无法交流了。在此特向家属致哀,并慰问。山西好友杨锡九2014.7、27.


                     怀念赵文滔老先生


   2014年5月21日文滔老驾鹤西去, 惊闻这一噩耗,我禁不住热泪双流,虽然从他三月中旬生病入住医院时,从他的病情看,就并不乐观,但我仍然遥祝他能闯过这一险关,我默默地期望着好人会有天助。可是他走了,我好几晚无法入睡,与他交往几年的情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


   我是2010年8月初与另一位朋友交往中知道赵老的,便试探的给他去一电话,大致向他谈到我的情况,从这第一次的通话中,我就感受到了他的热情,随即我便给他去了一信,谈到我父亲及我家1957年“反右” 后的境遇, 不久就收到了他的作品《伤害》及《木人的话》,从《伤害》一书中我了解到他的不幸经历,也知道他的胞弟与我是同一所大学同年级的校友,因不同专业,并不相识,但无形中更拉近了我和文滔老的距离,从此我便视他为我的兄长。


   当时他让我将我父亲的情况写一篇文字,他可发给刊物登出,我匆忙中写下一篇《沉重的回忆》从电子邮箱发给他,不久他告之此文己发给《巴山夜雨》及一称为《观察》的刊物,随后此文便在2011年9月《巴山夜雨》第9期登出。他还告诉我《观察》也刊登了,我也在网上看到有《共识网》及《爱思想网》还有其他几个网页转载了。我父亲1956年从武汉调往西北仅一年时间,1957年被甘肃省地质局划为“右派”,含冤于1960年11月饿死在人间地狱甘肃夹边沟,半世纪尸骨无存。几十年来为维护个别人的威望,仍坚持“反右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了” 的说词,尽量封闭有关信息,今年清明甚至捣毁由亡灵家属及社会人士捐款建成的夹边沟纪念碑,千方百计阻挠家属去悼念,企图使夹边沟事件无声无息。我所写的有关回忆父亲的文字刊出后,我接到不少素昧平生的人打来的电话,我父亲是一位普通的地质钻探工程师,他的冤逝现在总算让世人知晓了。


   随着赵老对我家世的进一步了解,他鼓励我写下近几十年变迁的家庭境遇,2013年初正是我父亲诞辰100周年,于是我便从2011年动笔写对家事的回忆,说实话由于我文字水平有限,从未写过较长的文章,我不知如何下笔,反反复复是赵老一再鼓励和提示及修改,赵老还托人在北京大学出版社购得《西南联大校史》一书寄给我(我父亲原是考入北大,1938年后是西南联大毕业生,赵老是为让我了解更多的史料),我才完成了《沧桑家事•记忆永恒》这本小书,作为父亲诞生100周年的祭礼。赵老还为这本书写下了他的读后感,因此我从内心感激赵老。


自2010年交往,因与北京相距较远,加之我双腿有疾,难出远门,我与赵老不曾见过面,但电话、信件、电邮交往频繁,几年的交往,情谊已深,他才华橫溢,善良真诚,他是我敬重的良师益友和兄长,在他病重入院前,给我寄来了他新出版的《八六杂谈》,这是他人生最后的贡献。他走了,我要告慰他,尚健在的朋友们不会忘记他,愿他在天国里过得幸福,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也会与他在天国里相会,再述情谊。         


                             王孝娴2014.6.1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5502a0102uy17.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5-21 02:25 , Processed in 0.04683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