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67|回复: 0

许礼平:六七暴動與八千刀客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0
发表于 2018-7-17 15: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舊日讀余汝信兄《香港,一九六七》,佩服其史料文獻之豐富,分析之透澈,立論之持平客觀,令人於紛繁迷亂中能洞明那不堪提的六七暴動。今歲首,又承饗以《吳荻舟筆記輯錄》,此為余兄與吳輝(吳荻舟千金)共同整理而未刊,擬增入《香港一九六七》再版本中。
吳荻舟(一九零七至一九九二),與香港關係密切,解放前已經調港,任《華商報》編輯,一九五七年出任香港《文匯報》社長,是中共香港工委常委,主理交通、文教、新聞界工作。一九四八年羅孚入黨,就是吳荻舟介紹的。吳荻舟一九六二年奉調上京,是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組長。一九六七年香港暴動期間,周恩來指示,由國務院港澳組、外交部、中央調查部等組織「聯合辦公室」,下設三個組,吳荻舟掌「群眾鬥爭組」,負責聯絡香港一切事宜,每晚向周總理秘書錢家棟匯報請示。
此《吳荻舟筆記輯錄》(一九六七年五至八月)是研究香港六七暴動的重要史料,對當年中英角力,周恩來對極左的質疑,吳荻舟本人的糾偏等等,每如實記錄。茲舉吳氏筆記中所載「七百打甘蔗刀」之事一談──
六月廿七日:「提出七百打蔗刀問題,我認為這不應搞,還是要搞文鬥,但先摸清情況。」
六月廿八日:「『為了積極支援我們的抗暴鬥爭,請速供應七百打甘蔗刀。』我暫止於深圳。」
兩段紀錄只五十七字,而又事隔四十年,這仍足令香港人為之驚愕。
這事,除了見於吳氏筆記也見於《吳荻舟傳記》,云:「又有一次外貿部門用電話報告說有人以XX公司名義打鑄了700把(應為打)割竹大刀運去香港。吳荻舟馬上通知無論如何不能運出去,運到什麼地方就停在什麼地方,查清用途。」
傳記作者還不無慶幸的寫道:「這時大刀已到深圳了,果然不是正常貿易,而是準備遊行用的,幸好及時截住了。」
這哀哀天地有「殺人如草不聞聲」的設局者,而同時也有「潤物細無聲」的高人。有吳荻舟老成謀國,在沉默中把這血腥的計劃擱置了。
試想,「七百打斬蔗刀」,每打十二,即八千四百之數。有那麼多的刀,自應有那麼多的刀手。如果那八千四百位執刀壯士衝向繁盛的皇后大道「晒馬佔中」,那該是怎樣的世界?
吳荻舟不單制止了七百打刀運港,他還制止了運送和撤回已運抵香港的一批槍械。試看:「一批海運局護航用的槍枝運到香港,被拿上岸,並說還要更多。香港左派有人說是『中央有指示』」,吳荻舟說中央沒有這樣的指示,即報告周恩來,並命令停運,已運港的要撤回。「經查,這些槍是準備武裝幾個據點作為堡壘與港英政府對峙。」(吳輝《有關香港一九六七年的原始材料》)
在那艱難的日子中,吳氏一直是香港的守護神,但舉國欲狂的年代,吳荻舟這「獨醒」的做法,是容易樹敵的,輕則被視為右傾的保守派,甚者,可以被誣為叛徒、內奸、洋奴。沒有多久(當年八月),吳荻舟也靠邊站,失去人身自由,經歷漫長的隔離審查、批鬥、監督勞動,而且禍延闔宅八口。吳荻舟身心俱疲,也無法理會香港了。  


許禮平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 ... e/20140630/1878146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5-24 09:49 , Processed in 0.09903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