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4760|回复: 0

克拉玛依日报:克拉玛依演义(1966-1976)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0
发表于 2017-11-17 00: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世纪70年代,克拉玛依人顶住种种压力坚持生产。
  上世纪60年代的“五好标兵”克尤木·买提尼牙孜(右)。
  上世纪60年代的“五好标兵”刘光浩。
  上世纪60年代的“五好标兵”依米提·那斯尔(右)。

3 a: ?, n6 V6 d( }* A8 T# f5 }7 ^' K' c: d# v
油田调整会战告捷,克拉玛依油田又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 m1 F! g, i* y; @% U  大办农副业,战胜三年自然灾害,健康的笑容重新洋溢在克拉玛依人的脸上。
- i2 u2 q" u2 e$ [' b  伴随着油田的发展,克拉玛依城市建设也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之气。 ) |2 ~0 ^. `: p7 _
  1966年上半年的克拉玛依真可谓是好戏一台接一台。
6 F5 k% z: b" Y9 G  3月,石油部表彰新疆石油局3255钻井队,授予他们“优质快速红旗钻井队”的光荣称号,以表彰他们在42天内完成了一口3702米深的探井,再创全国新记录。 . o/ H9 B, R  ?" l# O: h( Q  U2 `
  4月,钻井处、运输处、机械厂三家单位联合,充分发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成功制造了120吨液压搬迁车,这为克拉玛依油田大中型钻机长距离整体搬迁带来福音。 5 z) W  t# K& C8 h# W% h- L
  还是这个月,新华社刊发消息,报道了克拉玛依油田学大庆,走中国式工业化道路的先进事迹。
0 W4 ^3 G8 h6 [% J  而油田发展过程中涌现出来的克尤木·买提尼牙孜、刘光浩、依米提·那斯尔等“五好标兵”,又为这个城市增光添彩不少。 1 o2 i+ l! t6 f
  ……
; C7 _& U4 F. S' q$ W( d. a  秦峰信心满怀迎接大发展 , h8 i3 x% K3 v; a
  新疆石油管理局党委书记王其人于1964年调乌鲁木齐市工作,局长秦峰又承担起了党委书记这一重任。虽然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他对克拉玛依的发展充满信心。
) Y" T/ o0 ~7 b6 ]# V/ |  克拉玛依地区要开发新区,以弥补老开发区的原油产量递减,并计划在一两年时间内开发三个区块。同时,克拉玛依市努力搞好城市建议,计划再盖一批砖瓦房,让那些还住在地窖中的职工尽快搬进新房,让那些两地分居的职工尽快团圆、扎根。 ) b# P5 `4 M8 J5 Q' f
  独山子地区计划抓紧45号变压器油的试验,并加快20万吨延迟焦化装置的建成投产。 3 ^7 z* o- g. v: a; D
  南疆地区计划继续加快和田和依奇克里克的钻探,希望尽快发现新油田。 3 G8 s+ s5 h6 a: L
  此外,还计划扩建克拉玛依炼油厂常减压装置,使其年加工量达到15万吨。 ! m1 M! [/ `) Q/ W; d
  一件件喜事令人激荡,一件件大事令人神往。胸中怀有大乾坤的秦峰依然奔赴在油田生产最前线,指挥千军万马驰骋于新疆广袤的大地,“大闹天山南北”。 & g- D  G" I" \- P$ k4 W3 w
  “小将造反”影响油田生产   o5 O0 S# G4 _: r+ Q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却打破了这一系列正在实施的美好设想。   a1 P- N* ^4 M! d* [
  鲜红的大标语充斥于大街小巷,震耳欲聋的口号声响彻云霄。学校停课,工人停工。 & d/ J0 {3 Y5 A- O
  这是怎么啦?秦峰疑惑不解,郁闷彷徨。而从其他油田传来的一个个坏消息,更叫他心痛——
: q; a$ b1 |' L8 l  老政委张文彬在四川油田被人关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地洞中;
2 V8 D; [/ A& o- ?, m+ T' G  年上钻10万米钻井进尺的钻井队长张云清在大庆,被勒令与人抬着一头猪游街; $ H0 A9 C2 y0 a- k9 K/ [' x" h
  还有王其人,本来都调到了乌鲁木齐,却被红卫兵拽到克拉玛依绑臂、挂牌,来回在克拉玛依游街,说是要从根子上肃清“当权派”的流毒思想……. + F. ~* Y5 k+ r  }5 B
  这怎么行?完全是胡闹嘛!秦峰立即通知其他领导开会,并迅速成立了一支以机关干部和老工人为主的“赤卫队”,说服学生复课“闹革命”,说服工人“抓革命、促生产”。 6 i0 \7 V8 @- {& r8 ?- |5 u* ~
  但好景不长,外地的红卫兵串联到克拉玛依,鼓动造反,并提出了“炮轰局党委,火烧秦峰、赵炎(局党委副书记)”的口号。 5 N6 v6 t0 I6 V2 n9 ~; E/ W$ F' E
  克拉玛依那些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小将”们“里应外合”,纷纷扯起“造反团”、“战斗队”大旗,组织大鸣、大放、大辩论,围攻克拉玛依各级党政领导,冲击各级党政机关,批判“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和“反动技术权威”。 ' I  W$ W) T5 r7 y
  局市党委不得不赶紧作出决定,将局市机关分成两套班子,一套班子搬到采油三厂指导全局生产,另一套班子留在市区领导“文化大革命”。 / Y8 O" x8 n0 p# F
  风雨飘摇之中,克拉玛依度过了1966年。这一年,克拉玛依油田原油产量119.65万吨。
% I+ o) i9 [* s  z4 H9 D7 {  但是,更大的风暴来临了。1967年1月,受上海“一月风暴”和外地来克拉玛依串联红卫兵的影响,克拉玛依的“文化大革命”愈演愈烈。1月29日,从乌鲁木齐来克拉玛依串联的红卫兵丁塔林,因病住院死在了职工医院。这还了得!同来的红卫兵不依不饶,将医院领导、医护人员“一锅烩”,全揪到医院食堂,召开起“控诉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迫害红卫兵大会”。他们还把秦峰、赵炎拉来“赔罪”。 ' i8 Z3 b# l3 {8 T; p
  戴高帽、挂黑牌、倒骑驴,秦峰、赵炎等人被揪着满世界游街。 ) U3 s0 C9 p5 A, p+ Y1 [* O: n
  副局长胡树津,活活被迫害致死。
+ ?, ]# O6 t6 O8 |! Q$ w1 {: q  克拉玛依是新中国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再怎么闹革命,国家机器运转总需要油啊! 2 p5 [6 Q, c0 z2 E/ h# U) ]! C
  1967年3月,新疆军区奉国务院、中央军委的命令,前来克拉玛依执行军事管制,并发出通知,群众组织脱产“闹革命”必须经军管会审批,否则为不合法。同时,成立生产指挥部和文化革命办公室。秦峰被组合进了生产指挥部,且被任命为副主任。这样,秦峰就有事干了,也摆脱了“戴高帽、挂黑牌、倒骑驴”的惨境,但必须随时接受群众的监督。
1 z9 t9 a, L' D2 p0 C, C  秦峰当起“逍遥派” ( J5 ^6 f! p7 m
  1967年4月5日刚上任,秦峰就背起一个蓝书包,带上钢笔、笔记本、发糕、咸菜向军代表请假:“今天我上工地去,如果群众要批判我,只要通知我一声,我立即回来。”军代表拿他这个老革命也没办法,便放行了。
3 y$ \3 B! D* q, t3 y! Q% o2 T2 z2 U  来到工地上,有人对他喊:“看看,‘走资派’又开走了,还走到了我们的工地。不行,先开批判会。”
( R7 Q- V! x  H& D  秦峰笑道:“我今天是代表生产指挥部来工作的,现在你们归我领导,等把活干完了,我再接受你们的批判,怎么样?” ) P+ S. I6 E+ ?( Y
  “也好!”
* A9 T5 A; A5 c1 w8 }  秦峰开始干活了,他一会挥锹,一会扬锨,在管道工地上干得满头大汗。大家见他作为副主任,并没吆三喝四指挥,且一直和大伙一起干活,便纷纷给他端茶送水。他喝喝水,道一声“谢谢”,便又干开了。
. L2 N: B$ ^. ~+ R  干完活,大家都累得筋疲力尽,连腰杆都直不起来了。秦峰说:“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们的批判会可以开始了!” , m7 l, x4 m2 A$ y& {( {
  “还开啥子批判会嘛。走走,早点回家休息!”
- Z/ m1 o+ r2 a5 Y6 a$ p& X) r- o" C: S  秦峰一听,心里偷偷乐了!
6 T7 Y/ ?% a0 X7 \+ b  就这样,秦峰今天跑管道工地,明天跑钻井工地,后天又跑供应工地,跑去跑来,与群众更加亲密了。而他也因此免去了许多皮肉之苦、被批之辱。 7 b% T) Z) `* i: i0 v
  1970年以后,赵炎、田丕儒、姚亮、瓦力斯江等人又被组合进革委会班子,油田生产便开始慢慢恢复秩序。1970年,原油产量达到153.60万吨;1971年,达到191.90万吨。同时,克—乌输油管线开始动工。
9 g1 M6 s7 y+ r) A  “文革”风暴依然蔓延 ! E3 U* c; J6 M* L4 I
  但“文革”的风暴依然蔓延油田,派系斗争依然不断。
' ?+ B8 M; B+ _. }, R  1973年3月,克拉玛依电厂两派群众组织发生武斗,造成27人受伤。同月,采油二厂、钻井处的两派群众发生武斗,致使33人受伤,2人死亡,武斗发生后,300多人离开工作岗位。 $ s6 k& O' J) E1 R5 p4 X3 c
  同时,还有一部分人成立“反潮流小组”。他们认为,“新疆、克拉玛依掀起了一股右倾复辟倒退的错误潮流”,鼓吹“踢开党委闹革命”,张贴煽动、诬蔑、攻击性的大字报和标语,冲击各级党委机关,冲击党、工、团召开的会议,围攻领导,致使刚刚恢复不久的社会和工作秩序再次陷入混乱。
* I7 m% D6 w" z' u% C  由于受“反潮流小组”活动的影响,到1974年上半年,克拉玛依地区20多个厂处的领导班子一半处于瘫痪或半瘫痪状态;原油日产量由年初的5400多吨下降到了7月中旬的2900吨;8个钻井队只有一个坚持生产;油田建设安装工程基本停顿;市区6所小学有160多名教师停课;医院急诊室停止夜间急诊4个月…… $ p# T+ N# f( z9 |5 Y
  王照明干的“五件事”
( m& p1 X* w$ x  “黑云压城城欲摧”。克拉玛依,再度惊动中央,周恩来总理对解决克拉玛依问题做了重要批示,随后,中央调查组赶赴克拉玛依。而此次,一个影响了克拉玛依发展进程的重要人物——王照明被推上了前台。
$ k! ?2 [# G6 g3 [. W  王照明,与秦峰一样,也是出自“石油师”,1942年参加革命,1955年来到克拉玛依。1965年7月,因工作需要,他调往江汉油田参加会战。此次与中央调查组来克拉玛依,对他而言是重归“故里”。 " c: C4 D: J$ W5 p. Y! ~9 t
  他刚刚踏上克拉玛依的土地,50多个还没 “解放”的老干部,见到他就抱头痛哭。这些可都是与他一起共过事的同志加战友啊,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反革命”了呢?对此,在他的力主下,经中央调查组研究,纷纷“解放”了他们。
1 X' E+ }2 Z6 R  这是王照明来克拉玛依之后,与中央调查组办的第一件事。 ; v) ?: o* N8 d) @  \
  第二件事。1973年3月的武斗事件中打死了两名老工人,打残了一批职工,严重的派系干扰造成死人迟迟无法下葬。当时,王照明与中央调查组找到两派的头头,严厉指出,谁干扰埋人,首先追查头头的责任,结果,两派的头头第二天就表态,不干扰了!于是,王照明与中央调查组又到死者的家里,与其家人协商,把死者送到乌鲁木齐火化了。
0 }; W+ s0 B* U. k5 x6 U6 X  第三件是抢凳子事件。当时,采油二厂拉了一车凳子,刚进二厂大院,一批人上车哄抢一空。他们这么做明摆着是给王照明和中央调查组看的,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对此,王照明和中央调查组也不含糊,当即召开干部大会,并限定三天内必须交回板凳,否则,严肃处理。这一下,可把他们镇住了。晚上,被抢去的凳子又悄悄地回到了大院。
1 G( \% u/ ~1 v3 M  第四件事是收缴武斗武器。为制止武斗事件再次发生,王照明和中央调查组发出“安民告示”,严令限期上交武器。这一下,又把他们镇住了,也是晚上,铁棒子、三节鞭、手扣等又悄悄回到了“公家”。 6 o) T' A* W7 ?, Z. a: Q/ c
  第五件事是安排人员。当时,由于大多数单位的党委领导成员是“文革”中按派别平衡结合进来的,一开会就吵吵嚷嚷,乱哄哄。尤其是涉及到人的问题时,各派就更是争得个面红耳赤。对此,王照明和中央调查组研究决定,各二级单位的党委一律设常委,把原党委班子中派性强的人排除出去,吸收一批老同志进常委。这一下,老同志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 9 {/ |; @6 K$ k6 N+ f+ g: u* u
  最后,王照明和中央调查组又对“反潮流小组”的几个主要人物使出“杀手锏”,分别采取了拘留、隔离等措施,“反潮流小组”也就偃旗息鼓了。 1 H; l) U# ?- d8 R: B
  克拉玛依的形势从此稳定了,而王照明从此也就留在了克拉玛依,直至退休。 $ H  P6 i7 N% N" m3 e3 ?
  秦峰实事求是定厂址 , t/ w" U+ m1 H  ]% r( S. Q
  王照明重新回到了克拉玛依,且稳住了克拉玛依的形势,那他的战友秦峰呢?此时的秦峰在干一件大事! : x9 v" Y+ [6 j' o) `+ |! A$ V
  上世纪70年代初,自治区和新疆石油管理局为摆脱原油东运、成品油西运的被动局面,决定在乌鲁木齐建一个石化厂。1970年,国家批准了这项计划。这是新疆石油管理局的一项重大工程,也是新疆石油工业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 : Z6 r! ?/ v, d$ O( V# q
  主管军代表亲自坐镇现场指挥,而刚刚“解放”的段振廷被任命为副指挥前往“协助”。他也是王照明、秦峰的战友。
4 z" a6 S4 v/ ^8 H  段振廷,1965年2月任独山子炼油厂副厂长,上任没几天,厂长胡涵秋调到山东胜利炼油厂工作,他被任命为代理厂长。本想大展宏图一番,可不久,“十年文革”爆发。1969年,因家庭出身不好,段振廷没有被结合进革委会。该年6月,他被送进了学习班“劳动改造”,10月获“解放”,就被派往乌鲁木齐祁家沟参与乌鲁木齐石化厂建设。 9 s# S9 l0 R" o! r- x+ K
  段振廷兴致勃勃地跑到祁家沟,愣住了,厂址怎么能选在这样的地方呢?山高谷窄、风大雪厚不说,连水源问题都解决不了。这不是白白浪费国家的钱吗? 0 Y6 y: q3 \: {* d
  段振廷想到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副指挥,便跑到了主管军代表那里—— . Y1 F- I" p0 ?1 l- `! T7 d4 v
  “这里不适合建厂!”
, F4 I: g9 u" |/ s+ A! [: c  “为什么?”
$ A6 _7 r8 }0 l; i  “缺水!且山高谷窄,设备摆不下!”
" g4 l. H2 z+ T7 E8 L  “不是设备摆不下,是你的思想摆不下!”
8 m1 \/ r4 d- }* c% F  “再说,风也大!” 4 m" E6 x' I1 n9 l/ q* k" K
  “风越大越好,我们就要在风口浪尖上闹革命!”
2 Q1 {( |# [; D. o* I  段振廷默然。   n$ L$ _* O1 o" Y! @0 D2 I
  此后,段振廷又为调装置问题与主管军代表发生冲突。主管军代表指着他:你、你,立即回克拉玛依,明天就去报到! % v" Q+ R  N. x& l' j1 ^( n0 ^+ R
  无奈之下,段振廷只好默默地走了。   c) f' C. X, _  w; N* Q! _
  但建设中的乌鲁木齐石化厂依然在祁家沟搞得热火朝天。 4 S1 f6 t* U% p
  1971年冬天,身为新疆石油管理局革委会副主任的秦峰前来祁家沟检查工作,一到工地,便和大家亲切地交谈起来。有人反映,在祁家沟建厂不合适,得赶快停止。此前,他也陆续听到一些反映,但今天这一看,情况的确属实!   M) ^) m5 D+ o2 o4 X3 x9 d
  回克拉玛依之后,在局革委会的一次会议上,他提出,立即停止施工,另外选址。但主持会议的军代表反对:“厂址是自治区主要领导亲自定的,绝不能改变。”
/ Y7 v! e2 e0 f) Y) ^( m! L  “谁定的固然要考虑,但实际情况更为重要,明知错了就不能一错再错。如果坚持不迁址,现在的建设就很难进行下去;勉强建成了,也很难投产;即使勉强投产了,生产也难以为继。这会使自治区和石油管理局背上沉重的包袱。我想自治区领导肯定不愿看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地向上级汇报,我想自治区领导也会同意我们的意见。” # T' n3 y4 ^% m( \7 q
  好一个实事求是的秦峰,他的一番实事求是的讲话硬是让军代表松了口。
) q$ i! W! _3 ?( C  Z: q; G3 R  1972年,选址小组再次成立,秦峰担任小组长。从2月开始,他吃住在现场,并精心挑选了十几名技术人员,围绕乌鲁木齐市东南西北郊跑了个遍。为找水源,他又带领大家,查流量、看走向,跋山涉水,将博格达峰下的沟沟岔岔摸了个遍。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新的厂址他已心中有数了。
" I6 C: z$ l0 A7 w" @  ~  经过与广大技术人员论证,一份改址报告摆在了自治区主管领导的面前。经自治区领导同意后,他又派人到燃料工业部汇报,经康世恩批示,同意立即停止施工,迁至新厂址,并要求将原来设计的60万吨/年一次加工能力扩大为150万吨/年。 ! U$ J" M7 l4 N! a1 O4 M' q4 o
  新厂址就是米泉铁厂沟,也就是现在乌鲁木齐石化厂所在地。 4 ?9 B8 u: @5 H/ Y$ \' d. s8 q! \
  1978年10月5日,新疆石油管理局举行祝捷大会,庆祝乌鲁木齐石化厂首期工程建成并一次试车成功。 3 K' a4 r) V. }4 j
  但秦峰已于1974年调离了克拉玛依,调离了他为之奋斗19年的克拉玛依油田。
7 k7 @4 l7 P. d/ J( v! w  新疆石油管理局老领导谢宏说,秦峰艰苦奋斗、求真务实、联系群众、忘我工作,为克拉玛依油田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3 P/ h6 ~- p* U7 c7 z) g! \4 W  而乌鲁木齐石化厂的选址,是他在艰苦岁月里奉献给克拉玛依,不,是奉献给新疆最后的一篇华彩乐章。
( k5 j2 I8 R7 a  1986年12月,新疆石油管理局顾全大局,将乌鲁木齐石化总厂正式移交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再一次体现出了共和国石油长子的宽广胸怀。
* n8 @5 k  h: D9 N  排除干扰创造奇迹
  c9 K0 G( i9 T% |  “十年文革”,尽管克拉玛依饱受磨难,但英雄的克拉玛依人,排除干扰、劈波斩浪,创造了一个个奇迹——
+ f* n! X; ?& U; e' l. A  原油产量由1966年的119.65万吨上升到1976年的301.95万吨,实现了邓小平同志1958年2月提出的“力争达到300万吨”的宏伟目标。 7 z, b5 u+ L0 x. x( d* ~  Y4 s
  1973年9月,克—乌输油管线建成投产;
/ u/ c# u. [8 v! I! ~  1973年5月,白杨河水库和白—克水渠工程竣工投入使用; 4 l" a0 x# E) \- W5 F% E
  而经过重新选址,于1975年破土动工的乌鲁木齐石化总厂更是在以后的岁月里,造福了新疆人民。 0 J9 y' M5 N6 c) a2 Z- ^3 e* b
  …… # L+ ^3 H( l2 e) q% v- q; b3 l
  “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这就是生生不息,矢志不移,奋斗不止的克拉玛依人最真实的写照。
( n8 \4 R4 F* H+ h! t  这正是—— ; N/ `) |6 p7 d5 ]6 s
  “文革”恶浪席卷全国,领导下台油田遭殃。 7 R4 V1 m8 L* i# O0 \% y, t
  “沙漠美人”饱受磨难,排除干扰劈波斩浪。 ) C: D: R; H7 ~, Q3 y1 w
  
/ Z  s3 y7 d( O) B  1976年打倒“四人帮”,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拨乱反正,开创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克拉玛依人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艳阳天。面对新形势,新任务,克拉玛依人以更饱满的热情,更高昂的斗志,继续抒写新时期更加辉煌的乐章。
9 @# e/ z6 D8 B$ r( |3 K8 k  欲知详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q6 E2 ]+ C" p; U* P4 {: I5 l* s' v- U8 h1 R$ z
http://www.kelamayi.com.cn/misc/2008-08/28/content_500948.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8 00:31 , Processed in 0.07493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