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6153|回复: 0

沈水闲人:《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的两个版本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0
发表于 2017-11-11 15: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次看到红卫兵,是在乡下,在姥姥家所在的辽南的山沟里。那一天,我揣着姥姥给我的两毛钱(1966年的两毛钱那可真是钱啊!)去集上逛。一会儿,便听到从西边传来阵阵锣鼓声和口号声。旋即,便见一哨人马列队杀了过来。他们有男有女,左臂上都缠着一块红布,上面写着三个字,我隐隐地看到了一个“红”字和一个“兵”字――其实中间那个字我也看到了,但不认识,便装作没看见,在心里便叫他们“红什么兵”。   ?/ G) @' L1 F1 M$ Z+ w! _
 3 Q: C" ?! \2 r8 c6 `" I1 ]* w6 T
“红什么兵”的战略目标十分明确,转眼就到了公社大门前。公社是一座二进的四合院,用红楼梦里李纨的话讲:雅的紧。听母亲讲,这个大院土改之前是一个大地主的,叫“泰和堂”。主人乐善好施,救济穷人几乎形成了一个成熟的体系,所以土改时,无论工作队怎样动员,这个老地主硬是没挨一个手指头,便被阶级觉悟不高的贫下中农哄下了台……
+ f! o" m( ]3 @1 P8 Y6 j! a工作队气得发疯。
- o; i5 R) F2 N( ? 
/ F7 ]3 x4 [4 @  i& o“红什么兵”开始喊口号――
9 v+ \; l/ X7 p! ]9 t3 G8 s, j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O$ v7 J# @" H8 x7 H
大破四旧,大立四新!
& Q2 l; t  e/ w8 v* f( O" ?' @: }……6 k/ k' L/ ^+ s$ Y% [
 , ~, B2 T7 ?) y
“泰和堂”――公社的大门里走出一个女性,公社书记或者社长。记忆中她很干练,她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主题就是,坚决支持红卫兵的一切革命行动――我终于知道了,“红什么兵”的标准名称是“红卫兵”。
  f/ t3 u% J: z  X' x% A她讲话后,男兵首高呼:这里的四旧要不要破?7 \, N7 {1 A9 z8 h1 t
兵齐呼:要!要!!要!!!( m3 w, d% L" z, a
兵首又呼:什么时候破?* I' n+ C# X. O+ Q
兵齐呼:快!快!!快!!!
" P$ Q' Y; Y5 Q( I4 @! I$ J% z/ H+ C ) K0 q# Y, j4 z3 z8 V
接着,红卫兵里便冲出几个身体相对剽悍的男性,手持红缨枪、镰刀等冷兵器,将公社大门上的铁钉、门边墙上的瓷砖、浮雕、装饰画等砍个面目全非……
( D/ w) Q. x. E. ]4 f/ ^那位女书记或者女社长,看着红卫兵的操作,脸上挂着复杂的笑意。
7 D, i( S8 z0 W  `口号震天动地。$ c# ?  v8 \. h0 \
   @( s, F$ X+ @# y& G
等我和表姐以及两个外女回到沈阳那天夜里,一出沈阳站――天老妈!这咋的啦?苏军阵亡将士纪念塔被整个用木板包裹起来,一直到顶,木板上,是各类宣传口号和标语――转身望去,沈阳站三字的“沈”字竟然被用一块木板给覆盖住了……
" c6 C0 Q% k. w; T. U3 ~4 P到处是人群,到处是标语,到处是广播,到处是口号……
) A$ M: j2 U2 N1 h4 j 
* [9 k* H' o7 w0 N上了摩电(就是有轨电车),我归心似箭,离家一个多月了,而且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里,离开大人,我还不满13岁。有轨电车载着我们到大西边门,我们下车了。拎着手里姥姥给拿的山货什么的,我们吃力地向热闹路走去。相比之下,这里比沈阳站要冷清多了。
9 J, h0 R5 g4 O8 v$ ]& w8 y嘀嘀――身后传来两声喇叭响,接着,一辆吉普车呼叫着追上来,在我们身边停住。车上,是几个身穿黄军装的红卫兵。
: E' ~3 u" L3 W ! @) q6 Y' m% U! E  z' C$ p
干什么的?一个男红卫兵问。& a4 J* T- d' a: z, d  q7 h' D8 r4 [
待我们说明后,几个红卫兵嘀咕了几句,然后说,上车吧。- }: m: ^, {! p0 ]2 t
这……我和表姐谦让着。
( U4 N, k$ x' A5 Q, [走吧,现在是午夜,你们走小胡同很危险的。上车吧。
3 ?! p, w9 T1 n  C&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吉普车――红卫兵驾驶的吉普车。# C  B( K. L8 [3 x: ~$ n; c& T
 
& J" a0 r$ R5 T) }吉普车呼啸着向热闹路、文华里奔去。似乎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我们就透过昏黄的路灯依稀看到我家大院的外墙了。我们说,谢谢了,我们下去吧。
. e5 [1 H" q( T0 X红卫兵又叮咛了几句,车在离我家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 I1 X' e6 H; q# O我和表姐拎起包裹向家里走去。
* S2 ^1 h. ~) n# R0 k* N站住!5 H3 q; W9 Y8 M' w% C! n
我们一个机灵――从一条黑黝黝的紧邻红升化工厂胡同里,猛地窜出两个手持棒子的红卫兵!
8 |7 _0 U9 w/ [4 {! }( x% R我们像刚才那样说明了情况后,这两个红卫兵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检查!
# Z6 e: d+ o, Z9 E ! `/ l$ t6 n7 h& p* z
脑海里一下子蹦出无数个电影中国民党、小日本设卡检查的镜头。这个联想使我很兴奋,觉得很好玩儿。于是一边看着他们蹲在地上翻我们的包裹,一边说,我家就在前边马家大院儿。
( Y& ^7 F) W+ F/ O+ B) d% Y. V这是规定。一个红卫兵低着头冷冷地说,手仍在不停地翻弄着包裹里的香水梨、南国梨,梨香扑鼻。
! b' `2 Q5 G6 D' b& C/ H- f走吧。我们是按规定执行任务。9 @: [7 K2 y; S/ E7 N# ~
就这样,我在从辽南姥姥家归来的第一天,在1966年9月的某一天的子夜,零距离地接触了至今仍被全世界的社会学家不断研究的中国红卫兵。1 A" }$ J/ L& `! `
 
/ o5 Y) y; `; a/ w3 L9 Y而且,我坐上了吉普车,县团级待遇。现在想起来,那辆吉普车很可能是某个红卫兵总部的,我还依稀记得,车上的人都很有气质,说话也不凶。我很大程度上认为他们应该是来自某大学的学生,而且应该是后来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沈阳总部的一员。因为在我所接触过的红卫兵中,“辽联”的红卫兵最有气质,而且女红卫兵大都很美丽。/ N. Z: p  I! u, x" g: z6 M$ j/ L! R
 9 [1 W0 N. ^# o" K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又在姥姥家看到了营口县高中的红卫兵文艺队的演出,在表姐家沈阳三台子光辉农场看到过沈阳99中学红卫兵的文艺演出,在太原街头看到过向街头群众做宣传演讲的红卫兵,在东北工学院(就是东北大学)看到过“辽革站六一血洗东工展览”上慷慨激昂的红卫兵,在市府广场看到过“辽联”大会上英姿飒爽的红卫兵,在太原街头看到过庆祝国庆18周年游行队伍中手持国旗的女红卫兵……- u$ ?4 t9 v/ b2 J, @2 g
 
, ]; [7 C7 T" y. ?) D在沈阳南湖的北面,曾经有一处墓地,那里长眠着数百名“辽联”的死亡者。其中一位,就是我家邻居,平时我叫他“三哥”。他文质彬彬,是刚从学校毕业不久便赶上文革的一代。
7 R' l* Q2 U7 k, o* N! u1968年夏日的一天,我和一个同学约好去南湖公园。“三哥”的哥哥“二哥”不知怎么就听到了,说,我也去。我立刻明白了,他要去东工,要去墓地。果然,到了东工,他盲目地在主楼里挨个屋子转了转,似乎想找到什么人,可能是解决他弟弟问题的人吧,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接着,我们便去了墓地。
9 [1 f3 l9 s0 }- D3 {) D# m" J; E 
7 F; X2 P& P/ _' ^6 Z* z, N夏日的墓地,芳草凄凄。高耸的碑塔上,是毛体的“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 a& [$ W0 T8 h: V" V7 t4 C! M在“三哥”墓前,我们站住了。
4 T, v, J: L8 k( H- }- x墓碑上,“三哥”的照片已经有些褪色,但依旧文质彬彬地向我们笑着。眼泪不知不觉便流了出来,我想起仅在三年前,他帮我捉秋衣上的虱子,和我一起看电影,看小人书……
# x+ ]7 m, j: X& x- Z/ M他死的时候,浑身被用刀片割开,肌肉像鱼鳞一样一片一片地翻着……
. }/ k3 P9 X4 ], P  c3 e) a二哥坐在弟弟坟墓的边沿儿,一条腿蜷起来用双手抱着,目光投向湛蓝湛蓝的天空,久久地……2 j# N/ s/ S" A' p5 z/ S) E, \
我和同学在整个墓地绕了一圈儿,看着每一座坟墓前墓碑上的碑文和遗照――哦,都那么年轻,那么忠诚,那么纯真……( ]- O3 M" M, x" o) |: ?' R
 
! k7 E# R9 W& r5 s; n1 b& L1969年4月,我也加入了红卫兵。但我知道,我所要面对的,已经不是我的前辈们那样的血雨腥风了,但我的归宿将和他们一样:广阔天地。
' J, l  j' K$ X也是1969年,也是4月,我们在沈阳站欢送来自京、津、沪、浙的知识青年到北大荒屯垦戍边。鲜花、欢呼、掌声、歌声――沈阳站一片欢腾。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在列车启动后,将身体伸出窗外,向我们喊着:再见了,再见了!
( L1 Q; W, H  C3 L% i( @# W* g 
) i5 _  x! b6 G8 t2 S; m1 \3 H0 R* l: W红在边疆,3 Y8 o, f3 M# {0 ]; D0 j- o
专在边疆,
% U) L+ f2 n# C* Y在斗争中
! r: I! e$ }$ c5 O0 Q2 N8 g奋勇前进,# z1 X/ {3 a, F4 x
朝着共产主义的前进方向!: j! G2 c3 }: Z# ?
 : d: }* t2 @  m1 M) ^, @1 w$ h
歌声载着他们渐渐远去。( r4 B- Y& R; _$ `3 f/ P: C; i
10年后,他们又经过沈阳站。他们蜷缩在列车上的每一个角落,衣衫蓝缕、蓬头垢面,全然没有了10年前那样的激情和欢愉……但他们目光炯炯,因为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了,终于可以把“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圣言抛之脑后了!1 P/ P) z3 ?+ [2 @( f" L
他们正是文革的第一代红卫兵。
( [8 q0 w7 X: K他们还有一个名字:老三届。+ U- ^4 k$ u: a. G
 ; p" W* M! s$ B
该说说这首歌曲了。
) N& _2 }) d2 b; C/ m& G- ~: W) F! X很简单,不论是文革初期的A版,还是《战地新歌》中重新填词的B版,自始至终,决不出现“学习”二字!
3 u8 U* Y# N( R' C 
3 B9 F" i9 x3 ^$ P 
" c) i! @; G8 k( c% ](写在8·18即将到来之日). x" J$ f/ C8 r7 N
 2 x9 I' Z, W0 b2 N) p+ {
-----------------% C: H) H& j# t! m
版                                  B版 4 o7 R6 J2 h  J
红卫兵,红卫兵,―――――――――――――――红卫兵,红卫兵,
/ @) O$ G' X& |) @# Q4 P伟大的统帅是毛泽东。―――――――――――――革命的烈火燃在胸。
$ B! p7 u: X# K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阶级斗争风浪考验了我,
6 T8 [- G' F! P* ?7 G0 e; a! l毛主席的话我坚决听。―――――――――――――路线斗争锻炼得心更红。 2 n( ^, c: W0 J; s
举红旗,擂战鼓,―――――――――――――――立场稳,方向明, 3 e6 x1 E9 r( g5 E4 L
赤胆忠心闹革命。―――――――――――――――朝气蓬勃干革命。
0 t- C% I6 ?+ a$ Q0 `- B. Y# B早晨的太阳光芒万丈,―――――――――――――赤胆忠心跟着党,
' {" H' m5 |- j6 u- g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L) s9 U" V% B$ w2 U
  # w+ L" i8 I; E5 V6 X3 @4 X
红卫兵,红卫兵,―――――――――――――――红卫兵,红卫兵,
% o8 e4 s4 S" b" b# `8 p' i伟大的统帅是毛泽东。―――――――――――――我们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
- r' V7 |5 `8 J, h解放军是我们的好榜样,――――――――――――革命红旗一代传一代,
# x. f5 p; i' Z' U; q要在斗争暴风中学英雄。――――――――――――光荣传统我们要继承。
1 D4 F: F4 A( U0 t( C破四旧,立四新,―――――――――――――――爱祖国,爱人民, 4 r' C' k# `3 ], C- P6 c# c' g. c" O
扫除一切害人虫。―――――――――――――――爱集体,爱劳动, - V$ I( q+ Y" v6 ?4 l* l3 |! p
革命造反精神万万岁,―――――――――――――要和工农相结合, ( z+ a4 M' k, R1 ^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 [! ~4 }5 @4 U: M! m7 ?
-------------------------, U, R2 D/ |  T
' g+ D+ d  g7 d$ n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c730ff0100f56m.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9 14:00 , Processed in 0.07484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