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康生、谢富治的两个审查报告 中发〔1980〕77号及附件摘要(1980.10)

发布者: yangharrylg | 发布时间: 2017-10-4 20:19| 查看数: 5905| 评论数: 7|帖子模式

『中央紀律検査委員会関于康生、謝富治的両個審査報告』 中発〔1980〕77号 (1980.10)

 中共中央文件  中発〔1980〕77号


  〔秘密〕 中共中央批転中央紀律検査委員会関于康生、謝富治的両個審査報告 〔26.3センチ、64頁〕

    

  中共中央紀律検査委員会関于康生的審査報告

 (一)伙同林彪、江青、陳伯達等人、玩弄陰謀、制造事端、乱中奪権
 (二)在“文化大革命”中、造罪名、蓄謀陥害一大批党、政、軍領導幹部
 (三)歪曲和簒改馬列主義、為林彪、“四人帮”簒党奪権制造理論根拠
 (四)康生的極左、整人和耍両面派的歴史一貫性
 (五)倚仗権勢、巧取豪奪、侵吞大量珍奇文物


  中共中央紀律検査委員会関于謝富治的審査報告

  一、同林彪、江青、康生等人一起、誣陥一大批中央和地方領導同志
  二、積極参与所謂“反撃二月逆流”的陰謀活動\n  三、制造假案、栽賍陥害一大批党政軍領導同志
  四、緊跟林彪、江青等人、参与制造武漢“七•二〇事件”、反軍乱軍
  五、伙同江青、康生、陳伯達等人、羅組罪名、刑訊逼供、制造大量冤、假、錯案
  六、鎮圧革命群衆、支持打za搶、保護林彪、江青、康生一伙
  七、za爛公、検、法、破壊無産階級専政


 ○ 中発〔1980〕77号文件附件一 
   絶密 証件一 
  康生勾結林彪、“四人組”進行簒党奪権的陰謀活動 

      一九八〇年 〔昭和五十五年〕 九月  〔26.2センチ、目録1頁、本文102頁〕

 目録

 (一)在《海瑞罷官》問題上、康生蓄意制造混乱、誣陥彭徳懐同志
 (二)在《二月提綱》問題上、康生要両面派、陥害彭真同志
 (三)北京大学聶元梓等人第一張大字報、是在康生幕后策画下炮制的
 (四)所謂“二月兵変”、純系康生捏造
 (五)在所謂“二月逆流”事件中、康生積極参与圍攻幾位軍委付主席和国務院付総理

   1.一九六七年二月十六日懐仁堂会議記録(節録)



     注:這個記録是張春橋、王力、姚文元在二月十六日晩上整理的。記録稿送給康生看過、並作了修改。這一件康生修改過的一頁。記録原件存中央档案館

    〔以下省略〕    

 (六)康生配合林彪、江青等人策画反軍乱軍
 (七)康生支持打za搶、挑動武闘、鎮圧群衆\n (八)康生攻撃和誣陥劉少奇、周恩来、朱徳、陳雲、?小平等同志
 (九)康生鼓吹否定一切、打倒一切、把中央機関説成漆?一因
 (十)康生扶持各地“造反派”、簒奪者市領導権


 ○ 中発〔1980〕77号文件附件二 
   絶密 証件二 
  康生在“文化大革命”中迫害大批党政軍領導幹部 
      一九八〇年九月  〔26.2センチ、目録2頁、本文116頁〕

 目録

 一、康生在“九大”前夕、伙同江青等人、対八届中央委員、全国三届人大常委、全国三届人大常委、全国四届政協常委分類定性、為簒奪党和国家最高領導権組織準備

  (一)康生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写給江青一封親筆信、附送他親自排列的八届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分類定性的名単
     

  (二)原中央組織部負責人郭玉峰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八日根拠康生的要求、把人大常委、政協常委政治情況分別写了両個報告
  (三)康生対専案人員部署加緊審査“八大”中委、為“九大”作準備


 二、製造冤假錯案的典型案例

  (一)制造“六一人叛徒案件”
  (二)所謂“新疆叛徒集団案”是康生等人捏造的
  (三)康生制造“大特務劉仁案件”
  (四)秉承林彪旨意、残酷迫害林楓同志
  (五)“相面定案”陥害趙健民、王逸倫同志
  (六)長期迫害沙韜同志
  (七)制造“謀殺蘇枚案件”誣陥一大無辜者
  (八)大搞株連、弄得彭真同志很多親族家破人亡



○ 中発〔1980〕77号文件附件六 
   絶密 証件六 
  康生窃取大量珍貴文物、図書
      一九八〇年九月  〔26.2センチ、37頁〕

 目録

 一、従北京市文物局窃取大量文物、図書

 1.北京市文物局一九七九年七月十日掲発(節録)

 康生自一九六八年至一九七二年先后来文管処達三十二次、窃取図書2,873部共12,080冊、其中宋元版書30部、194冊、明版書449部、4,787冊;窃取文物1,102件、其中書画碑帖200件、印章、古硯、甆雑等900余件。康生窃取的図書文物均有単据為証、是一批具有重要歴史価値与芸術価値的珍品、有的還是挙世罕見的国宝性質的図書文物。
 康生窃取的図書文物、絶大多数是文化大革命中北京市範囲内所査抄的図書文物、……。除此以外、康生還従国庫中窃取了珍貴文物九十一件、如歴代銅印(主要是漢印)与名貴硯台。
 :原件存中央紀律検査委員会。

 二、所窃取的文物、図書、絶大部分是“文化大革命”中抄家的東西
 三、採取種種手法、侵呑国有或私人的珍貴文物図書
 四、明里道貌岸然、暗地収蔵淫書
 五、所謂“帰公”、是虚偽的
 六、伙同江青、陳伯達、葉群等人直接動手劫掠文物図書
 七、搗売文物、牟取暴利


 ○ 中発〔1980〕77号文件附件十二 
   絶密 証件五 
  謝富治指使刑訊逼供制造冤假錯案
      一九八〇年九月  〔26.2センチ、30頁〕

 (一)制造“国際間諜”假案
 (二)制造所謂“謀殺蘇枚案”
 (三)指使蘇弁案人員大搞刑訊逼供
 (四)鎮圧老幹部的子女
『政治』 ジャンルのランキング




http://blog.goo.ne.jp/1971913/e/a89bb52ae2a3e81d19d70079f59f5a9f

最新评论

yangharrylg 发表于 2020-2-2 14:07:11

Re: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康生、谢富治的两个审查报告 中发〔1980〕77号及附件摘要(1980. ..

中共中央文件  中发〔1980〕77号

  〔秘密〕 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康生、谢富治的两个审查报告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康生的审查报告

 (一)伙同林彪、江青、陈伯达等人,玩弄阴谋,制造事端,乱终夺权中夺权
 (二)在“文化大革命”中,捏造罪名,蓄谋陷害一大批党、政、军领导干部
 (三)歪曲和篡改马列主义,为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制造理论根据
 (四)康生的极左、整人和耍两面派的历史一贯性
 (五)倚仗权势,巧取豪夺,侵吞大量珍奇文物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谢富治的审查报告

  一、同林彪、江青、康生等人一起,诬陷一大批中央和地方领导同志
  二、积极参与所谓 “反击二月逆流” 的阴谋活动
  三、制造假案,栽赃陷害一大批党政军领导同志
  四、紧跟林彪、江青等人,参与制造武汉 “七•二〇事件” ,反军乱军
  五、伙同江青、康生、陈伯达等人,罗织罪名,刑讯逼供,制造大量冤罪、假、错案
  六、镇压革命群众,支持打砸抢,保护林彪、江青、康生一伙
  七、砸烂公、检、法、破坏无产阶级专政


 ○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一 
   绝密 证件一 
  康生勾结林彪、“四人帮” 进行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
      一九八〇年九月


 ○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二 
   绝密 证件二 
  康生在 “ 文化大革命 ” 中迫害大批党政军领导干部 
      一九八〇年九月


○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六 
   绝密 证件六 
  康生窃取大量珍贵文物、图书
      一九八〇年九月  〔26.2センチ、37頁〕


 目录

 一、从北京市文物局窃取大量文物、图书

 .一、北京市文物局一九七九年七月十日揭发(节录)

康生自一九七九年至一九七二年先后来文管处达三十二次,窃取图书2,873部共12,080册,其中宋元版书30部、194册,明版书449部、4,787册;窃取文物1.102件,其中书画碑帖200件,印章、古砚、瓷杂等900余件。康生窃取的图书文物均有单据为证,是一批具有重要历史价值与艺术价值的珍品,有的还是举世罕见的国宝性质的图书文物。
康生窃取的图书文物,绝大多数是文化大革命中北京市范围内所查抄的图书文物,‥‥‥。除此以外,康生还从国库中窃取了珍贵文物九十一件,如历代铜印( 主要是汉印 )与名贵砚台。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二、所窃取的文物、图书,绝大部分是 “ 文化大革命 ” 中抄家的东西
 三、采取种种手法,侵 国有或私人的珍贵文物图书
 四、明里道貌岸然,暗地收藏淫书
 五、所谓 “ 归公 ” ,是虚伪的
 六、伙同江青、陈伯达、叶群等人直接动手劫掠文物图书
 七、捣卖文物,牟取暴利


 ○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十二 
   绝密 证件五 
  谢富治指使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
      一九八〇年九月

https://blog.goo.ne.jp/1971913/e/a89bb52ae2a3e81d19d70079f59f5a9f
yangharrylg 发表于 2020-2-2 14:09:05

附件一 『康生勾结林彪、“四人帮” 进行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1980.9)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一 
   绝密 证件一 
  康生勾结林彪、“四人帮” 进行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
      一九八〇年九月

 目录

 (一)在 《海瑞罢官》 问题上,康生蓄意制造混乱,诬陷彭德怀同志

  1. 北京市委纪律检查委员会筹备组一九七九年七月十八日 《关于<海瑞罢官>几点情况的调查报告》 (节录)

  一九五九年,中央在上海召开工作会议,会上毛主席提出学习海瑞 “刚直不啊,直言敢谏” 的精神。据此,胡乔木同志建议著名的明史专家吴晗同志写些海瑞的文章。此后,吴晗同志陆续写了一些评价海瑞的文章和剧本。京剧 《海瑞罢官》 是应著名京剧演员马连良的约请而写的。最初剧本名为 《海瑞》 ,后经云南植物所研究所所长蔡希陶同志的建议,为了同其他海瑞戏相区别,第四稿改为 《海瑞罢官》 。一九六一年剧本发表并开始演出。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2. 胡乔木同志揭发
  3. 康生一九六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上的发言(记录稿节录)

    影印件原文

  64年我曾向主席讲过,吴晗的海瑞罢官,和庐山会议有关系。这件事我没向任何人讲过。我们说对了一句话,做对了一件事,并不值得夸耀,也并不说明就领会了毛主席思想。主席在十中全会上讲,现在风行写小说,用小说来反党是他们的一个大发明。我向主席讲吴晗的问题,也没认识到文化大革命的斗争,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斗争。这件事,对彭真也没讲过。林总一知道这件事,就提出是个搞政变的问题,他把主席的思想领会得很深透。

  注:这是康生发言的原始记录稿。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7. 范若愚同志揭发(节录)

  一九六六年二月三日,彭真同志召集原文革五人小组成员开会,对批判吴晗同志的情况及继续批判问题进行讨论。原中宣部、北京市委以及当时在钓鱼台写文章的一些同志,也列席了会议。
  早在这次会议以前,康生就已授意关锋写出一篇文章,文章说 《海瑞罢官》 是为彭德怀同志翻案的。当时,许多同志不同意这个说法。在这次会议上设计此问题时,彭真同志说明,查不到吴晗同志与彭德怀同志有什么联系。康生并未表示不同意见,只是说,不管怎样,关锋的文章修改后,可以发表。
  二月八日,彭真同志率原文革五人小组成员及其他同志到武汉向毛主席汇报。在汇报中,再次涉及 《海瑞罢官》 是否为彭德怀同志翻案问题。毛主席说:“ 我说过 《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即罢彭德怀的官,这是康生的发明权。”
  五月间,在人大会堂举行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康生说:“ 我曾向毛主席说过, 《海瑞罢官》 与彭德怀有关。”

            范若愚
              一九七九年八月二十一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范若愚同志曾列席文革五人小组会议,参加讨论 《二月提纲》 。关于向毛主席汇报的情况,他是听了解当时情况的人说的。康生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是在会上直接听到的。范若愚同志这个揭发材料,曾送彭真同志看过。

 (二)在 《二月提纲》 问题上,康生耍两面派,陷害彭真同志

  1. 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根据档案材料整理的关于 《二月提纲》 起草、讨论、批发和传阅情况

   注:原件存中央办公厅秘书局。

  2. 胡绳同志揭发

      影印件原文

  一九六六年二月初,彭真同志等向中央提出了一个 《 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 》 ,这个提纲后来在受到批判时被称为 《二月提纲》 。康生完全了解并参加了这个提纲的产生的全过程,但事后他却说,这个提纲是背着他制造出来的,并借这个提纲打击彭真同志和其他同志。提纲的内容的是非,暂置不论;康生在这问题上的手法是极不老实,极不正派的,现将有关情况,根据记忆和我在当时的简单日记,汇报如下:
  一九六六年二月三日,彭真同志在人民大会堂某一厅内召集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扩大会议,讨论因姚文元批判 《 海瑞罢官 》 而引起的学术讨论问题。康生是五人小组成员之一,参加了这次会。后来,康生说他在这次会上同其他人有激烈争论。但事实上,他只是对会前中宣部许立群同志给五人小组印发的几件材料表示不满意,他所最不满的是指关锋在一九六二年左右所写几篇杂文中的错误的一个材料。此外,康生在会上并没有发表什么和彭真同志或别的人对立或不同的意见。彭真同志指定许立群、姚溱二同志立即根据会议上讨论的意见写一个给中央的汇报提纲,康生也没有表示异议。
  二月四日晚上,我收到彭真同志处发出的征求意见的汇报提纲草案,这个草案显然发给了参加二月三日的会的每个人的。康生对此是否提了意见,我不知道。但是二月五日下午,在京的几位中央政治局常委( 这时,毛主席不在北京 )听取彭真同志的汇报,康生参加了这次汇报,他没有提出任何不赞成提纲的意见。在这次汇报上,彭真同志说要到武汉去向毛主席汇报,康生说,他也同去。
  二月八日,彭真同志和康生到了武汉,同去的还有吴冷西、许立群、田家英等同志和我。当天下午,向毛主席汇报。提纲已送达。在毛主席面前,康生也没说一句反对这提纲的话。
  二月十一日( 即离开武汉的前一天 )晚上,彭真同志把这提纲稍作修改,并加上以中央名义的批语拟稿,准备发往北京,由他的秘书送交康生和其他同行的人传阅。这时,康生正在看电影,在秘书向他报告了批语的内容后,他就在上面划了圈。以后,一行人到了上海,二月十五日回到北京。在此期间和以后一段时间内,我都没听到康生任何反对这个提纲的表示。
  三月下旬,康生到南京参加了毛主席召开的会( 会议具体情况,我不了解 )。这以后,康生对 《 二月提纲 》 的态度变了。当然,原来同意这个提纲,现在改变了态度,这是可以的。但是他开始宣称,她似乎从来不知道这个提纲,或者是从来反对这个提纲的。
  猛烈抨击 《 二月提纲 》 的五•一六通知和随这个通知印发的 《 一九六五年九月到一九六六年五月文化战线上两条道路斗争大事记 》 ,是康生、陈伯达主持起草的。通知中说,这个提纲 “ 是彭真背着五人小组成员康生同志和其他同志,按照他自己的意见制造出来的。彭真根本没有在五人小组内讨论、商量过” 等等。 《 大事记 》 中也有类似的话。就康生来说,这是他利用中央文件散布为自己开脱的谎言。

       胡绳
     一九七八年四月十六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三)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人第一大字报,是在康生幕后策划 下炮制的。

  1. 陆平同志揭发

    影印件原文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四日,康生以中央理论组名义,派曹轶欧带 “调查组” 到北大。当日中午,曹轶欧、张恩慈二人接见了我。曹轶欧伪言到北大是了解学术批判情况的。我提出校党委向他们作一次汇报。她拒绝了。我们为调查组准备了住处,可是他们未住,却瞒着北大党委住在西颐宾馆进行阴谋活动。他们完全抛开北大各级党组织,派出张恩慈等人到处串联煽动;还私下找一些人到西颐宾馆秘密谈话,煽动组织反对北大党委、反对北京市委的活动。
                陆平
               一九七九年四月十四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陆平同志原是北大党委书记,现任七机部付部长。


  5. 杨克明同志揭发( 节录 )

    影印件原文

  1966年5月,我在听到传达 《 五•一六通知 》 后,回到北大与赵正义,高云鹏交谈。由于我们是所谓社教积极分子,对国际饭店会议当时心里有气,所以知道彭真被揭露都很高兴。在谈到北大当时情况时,赵、高说北大还是冷冷清清,没什么动静。他们还告诉我,聂元梓想写材料上告。后来,我到马列研究所找张恩慈聊天,我告诉他,听说聂元梓要写材料上告。我说,她这个人总是在个人问题上纠缠不清,她写她的。我们( 指其他社教积极分子 )也要向中央反应才好。张说,现在中央通知下达,向上反映情况的材料还少得了,上边那里看得过来那么多。他又说,现在北京市委机关( 还是说北京日报社?记不清楚了一注 )里,已经有人贴大字报了,还是这样来得快。我当时觉得他的话有道理,就要求他和我们几个人一起来搞。他说他现在已被抽去参加一个到北大了解情况的调查组,所以参加北大的是不方便,你们几个人搞就行了。我劝了他一会儿无用,就说那我回北大找找他们商量商量看。回到北大,我找了赵正义、高云鹏谈了张恩慈的想法,他们也表示赞同,并说宋一秀在,可找他一起搞。宋来后也赞成写大字报,我们就商量怎么写。

    杨克明
    1978年12月

  注:原件存北京大学。杨克明同志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员,是第一张大字报的起草人之一。


 (四)所谓 “二月兵变” ,纯系康生捏造

   5. 中共北京卫戍取委员会的报告(节录)

  据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傅崇碧和卫戍区政委刘绍文及当时海定区武装部政委付光泽( 现任朝阳区武装部部长 )同志讲,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北京大学贴出一张标题为 “ 触目惊心的" 二月兵变 "” 的大字报,内容涉及到卫戍区调独立团来京和到北大联系借房住部队的问题,说 “ 这是彭真、刘仁企图搞政变的准备 ” 。北大武装部的同志将此大字报摘抄后,交北京市海定区武装部政委付光泽同志,付感到问题严重,即将此呈送卫戍区主要领导傅崇碧司令员和刘绍文政委。他们看后感到事情重大,性质严重,有必要把卫戍区到北大 、人大借房的原因和经过向上级讲清楚。于是就组织到北大 、人大联系借房子的魏传连、陈先勇同志讲清当时借房的背景和经过,于六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以北京卫戍区的名义,向首都工作组、并总参、军区、北京市委写了 “ 关于解决独立团住房问题的经过情况报告 ” ( 见附件 )。
附件:
( 66 )卫党字第 266 号

       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卫戍区( 报告 )
      关于解决独立团住房问题的经过情况报告

首都工作组王、雷、谭部长,并总参、军区、市委:
  军委一九六六年二月四日指示,为加强地方武装建设,决定北京市组建一个团,归卫戍区建制领导,平时担负民兵训练,维持社会治安等任务,战时作为扩编地方武装的基础。三月二日军区命令由六十三军一八八师负责组建。
  为了解决该团住房问题,我们曾于三月一日请示军区拨款修建营房。军区口头答复不能修建。我们考虑该团新组建,官兵不相识,需要集中训练三、五个月,然后再分散到郊区各县做民兵工作。为此,经李钟奇同志与市人委崔月犁交涉,崔答复: “ 由你们找有空房子的单位,找到后由市人委出面借用。 ” 这样,我们就派魏传连、陈先勇等同志到大兴、房山、通县、朝阳、门头沟、丰台等地找房,均无适宜空房。后经海定区武装部介绍,有些大学的学生下去 “ 四清 ” ,学校有些空房,可暂借。魏、陈等同志即到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石油学院、农业大学等处进行交涉。当时,经北大武装部副部长张启永、人大武装部副部长李宗岳请示学校领导,表示同意拨出部分空房借部队暂住。刘绍文同志得知后,认为部队住学校内是不适宜的。最后决定不住学校,由南苑西营房教导队腾出部分房子交给该团使用,不足部分搭帐篷和住南苑靶场的靶壕解决。并立即通知海定区武装部转告两个学校不借他们房子了。三月三十一日该团到京后,即住南苑。
  以上是解决独立团住房问题的简要经过,特此报告。

       北京卫戍区( 盖章 )
        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九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首都工作组的王、雷、谭,是王尚荣、雷英夫、谭旌樵。

 (五)在所谓 “ 二月逆流 ” 事件中,康生积极参与围攻几位军委付主席和国务院总理

   1.一九六七年二月十六日怀仁堂会议记录(节录)

注:这个纪录是张春桥、王力、姚文元在二月十六日晚上整理的。记录稿送给康生看过,并作了修改。这一件是康生修改过的一页。记录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六)康生配合林彪、江青等人策划反军乱军

1. 汪波清同志的揭发

影印件原文 (节录)

  在一间小会议室的长桌前,康生和关锋看稿,王唯真和我在一边静候。关锋一边看,一边说,还要修改。在康生的默许下,关锋用铅笔往清样的空白处写东西,空白不够,另外拿了一张白纸继续往上写。他写好后就交给在一旁的康生过目。康生看了后,就同意了。这样,稿子上就增添了 “ 揪武汉党内军内一小撮 ” 的反动口号,而送审的原稿上是没有这些字样的。在康生在场的情况下,关锋向王唯真和我说,武汉事件的报道,以后就按这个口径( 指揪一小撮 )进行。

   注: 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汪波清同志原是新华社记者。


 (七)康生支持打砸抢,挑动武斗,镇压群众

 (八)攻击和诬陷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同志

   1. 中联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第十四期《学习简报》上反映了群众提出的问题: “过去提毛主席亲密战友是四个人,现在只有林彪同志,这是否毛主席的意图?” 康生在这一问题的下面划了一道粗线,作了这样的批语: “你是否以为把反对毛主席思想的人也可以叫作毛主席的亲密战友?”

 (九)康生鼓吹否定一切,打到一切,把中央机关说成漆黑一团

 (十)康生扶持各地 “造反派” 篡夺省市领导权

https://blog.goo.ne.jp/1971913/e/d10e81edd5547a554a2fe13889e443bb
yangharrylg 发表于 2020-2-2 14:10:26

附件二 『康生在 “ 文化大革命 ” 中迫害大批党政军领导干部』(1980.9)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二 
   绝密 证件二 
  康生在 “ 文化大革命 ” 中迫害大批党政军领导干部 
      一九八〇年九月  〔26.2センチ、目録2頁、本文116頁〕


 目录


 一、康生在 “ 九大 ” 前夕,伙同江青等人,对八届中央委员、全国三届人大常委、全国四届政协常委分类定性,为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作组织准备


  (一)康生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写给江青一封亲笔信,附送他亲自排列的八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分类性的名单


       康生写给江青的信




康生亲笔排列的八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的名单


     注:康生开列的这个名单(谭震林、陈少敏的名字,各出现两次,只算一次)中,八届中央委员被定为叛徒、特务、里通外国和政治历史问题的竟占总数的百分之七十一。


  (二)原中央组织部负责人郭玉峰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八日根据康生的要求,把人大常委、政协常委整治情况分别写了两个报告


    1. 郭玉峰送报告时写给康生的信


     注:信上有一个眉批,写着:这个材料是康生同志要的。八月二十八日。


    2. 原中央组织部业务组给康生的两个报告及部分附件


    3. 康生给郭玉峰的信


        影印件原文 
    
    人大常委和政协常委的名单已阅,统计和分类不恨清楚。建议:(1)先将全体名单列出,分别注明党派,党员多少,非党多少。(2)已死的名单,党员多少,非党多少,共已死的多少。(3)现在的和已死的特务名单(党员多少,非党多少)。(4)叛徒名单,共多少。(5)特务叛变嫌疑的名单(党员非党员分列)。(6)党内三反分子、修正主义走资派名单。(7)政治上组织上有严重问题尚未定性的名单,党员与非党员分列。(8)情况不明的名单(党员非党员分列)。有些人我知道或看见过材料的,我已加以注明。有些我现在也还不知,请再调查。  
        康生
         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4. 中央组织部业务组根据康生的要求第二次上报的材料


  (三)康生对专案人员部署加紧审查 “ 八大 ” 中委,为 “ 九大 ” 作准备


    (1)一九六七年八月四日,康生对专案组讲话(节录)


  老干部中,有叛徒,有三反分子,有特务,这些坏人,长期没有被发现,他们是老干部队伍中的败类。运动中把这一小撮人揪出来,挖出来,这是运动的很大收获。从你们的工作来说,看的就更清楚了。刘、邓、彭、罗、陆、杨等是老干部?是老革命吗!他们是一贯反毛泽东思想的,大叛徒!老反革命!


    注:原件存中央组织部中央专案材料管理组


    (2)康生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对专案组讲话(节录)


  中央文革有个设想,在春节前两个月内把主要案件审查完,拿出报告来。
  特别是迎接 “ 九大 ” ,对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要抓紧,有的主案涉及人很多,如彭真一案就涉及十四个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


    注:原件存中央组织部中央专案材料管理组。


    (3)康生一九六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对专案组讲话(节录)


  这次研究那个能上天安门,那个不能上。
  这次是基本定,不能所有的都定,能说明他们这些王八旦共产党是不能当,中委不能当,天安门不能上。


    注:摘自贺龙专案组工作人员张来晋同志笔记本第七本5 、6页。原件存中央组织部中央专案材料管理组。


    (4)康生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日给专案组人员的电话 “ 指示 ” :


  彭真、刘仁问题能定几个定几个。
  要抓紧,准备迎接 “ 九大 ” 。
    
    注:摘自原彭真刘仁专案组付组长王宁同志笔记本《 重要指示 》(二)43页。原件存中央组织部中央专案材料管理组。


    (5)康生一九六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给专案组人员电话 “ 指示 ” :


  从公报中间看到: “ 召开 “ 九大 ” 条件和时机已经成熟。成熟有三条:(1)在思想上政治上的准备;(2)组织上的整理;(3)干部的准备 ” 。


    注:摘自原彭真刘仁专案组付组长王宁同志笔记本《 重要指示 》(二)63页。原件存中央组织部中央专案材料管理组。


 二、制造冤假错案的典型案例


“ 文化大革命 ” 初期和中期,康生一直掌握中央专案工作的大权,搞了一大批冤假错案。和中央专案一、二、三办公室,由他分管的彭真刘仁、陶铸、贺龙、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王任重、林枫、“ 新疆叛徒集团 ” 、“ 苏特 ” 等十个专案组,据现有统计,审查对象达二百二十人。其余的三十三个专案组、审查对象一千〇四十人,包括刘少奇、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周扬、小说 “ 刘志丹 ” 等大案,他也参与谋划,直接控制。后来,这些案件,经过严肃认真的审查,都先后作了平反,把一切污蔑不实之词统统推倒。


    注:根据原中央专案一、二、三办公室档案材料整理。原档案中央组织部。


  (一)制造 “ 六十一人叛徒案件 ”


  1. 康生早就知道中央对薄一波同志等六十一人出狱的情况。


   (1)一九四三年中央讨论反特斗争问题时,康生曾讲到薄一波同志经组织 “ 允许自首 ” 的问题。
      “ 书记处会(十二月廿二日)到者一 毛、任、刘、康、周、朱、彭德怀、彭真、高岗。
        ‥‥‥
      关于反特斗争问题。
      康生同志:
        ‥‥‥
        4. 被特务利用者:( 被特务利用份子 )( 红旗政策下被利用者、或被特务利用者 )有义务情报员( 利用落后的思想意识坯( 坏 )的党员作特务的义务情报员 )
          河南红旗政策下,假圣旨自首者( 如郭晓棠 ),有真( 圣 )旨自首者( 如少奇允许薄一波自首 )


            注: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2)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八日刘宁一同志揭发(节录)


  一九四四年我在延安党校一部学习两条路线期间,记得是春天,康生曾向全体学员作过一次报告,‥‥ 大意如下: “ 列宁认为,党的策略要机动灵活,称( 乘 )敌人不备而取胜。比如薄一波等同志,在敌人的反省院中,敌人的政策是要在那里的共产党员办理出狱手续,他们认为一办这个手续就是自首,共产党就一定开除他们。我党中央采取了机动灵活的政策,要薄一波等同志正是利用敌人这一错觉展开了工作,把六千多新军拉出来,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 我因为 第一次听他的报告,印象十分深刻。
  一九六六年秋,有一天在人大会堂湖南厅,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其他的人记不清了,那天可能是准备接见红卫兵。康生对毛泽东同志谈到薄一波等61人被捕出狱自首叛党问题十分严重。总理说: “ 薄一波等同志办理出狱手续是中央同意的嘛。 ” 毛主席说 “ 是啊,我记得是政治局批准的。 ” 康生说 “ 那时在北平是刘少奇,中央是张闻天作总书记,他们搞的。中央仅仅知道他们办个简单手续,他们写的东西十分严重。 ”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2. 康生一九六六年八月,派人 “ 调查 ” 薄一波同志等六十一人出反省院的问题,九月就此事向中央写了报告,对刘少奇同志进行诬陷。


         康生给中央的报告


  我长期怀疑刘少奇同志要安子文、薄一波等人 “ 自首出狱 ” 的决定。
  最近我找人翻阅了一九三六年八、九月的北京报纸,从他们所登报的 “ 反共启事 ” 来看,证明这一决定是完全错误的,是一个反共的决定。这些签字发表 “ 反共启事 ” 的人,并不是例行出狱手续,而是 “ 坚决反共 ” 的叛党行为。
  当时坐狱的人,大致可分三类:(一)少数人反对刘少奇同志这个决定,拒不执行( 据说刘格平等人反对 )。(二)有些人立场不稳,组织上服从。(三)有些人本来就已经或企图 “ 叛党保命 ” ,刘少奇的决定,就使这些人的反共叛党合法化了。(二)(三)类人,约计七十余人。
  现在有些人的名字还弄不清楚( 已弄清一些补记 ),现在正在继续查证,详情待查明后报。


         康生
          一九六六年九月十六日


      注:原件存中央办公厅秘书局。


   3. 康生一再部署彭真专案小组办公室搜集薄一波同志等 “ 六十一人 ” 问题的材料。
  
  (二)所谓 “ 新疆叛徒集团 ” 案是康生等人捏造的


  (三)康生制造 “ 大特务刘仁案件 ”


  (四)秉承林彪旨意,残酷迫害林枫同志


  (五)“ 相面定案 ” 陷害赵健民、王逸伦同志


  (六)长期迫害沙韜同志


  (七)制造 “ 谋杀苏枚案件 ” 诬陷一大无辜者


  (八)大搞株连,弄得彭真同志很多亲族家破人亡


https://blog.goo.ne.jp/1971913/e/e2680f2b58a8eb9cef9bbf931479bb5c
yangharrylg 发表于 2020-2-2 14:14:38

附件十二 「谢富治指使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1980.9)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十二 
   绝密 证件五 
  谢富治指使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
      一九八〇年九月  〔26.2センチ、30頁〕


 谢富治指使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

 (一)制造 “ 国际间谍 ” 假案

  1. 谢富治一九六六年九月十四日在听取专案组汇报时的插话记录( 节录 )


影印件原文( 节录 )

   这是关键,抓得对。他们有个反动的社会基础,你闲着眼睛都可以抓一堆的,要抓关键。范若愚是打进我党内来的,是高级情报的来源;蔡素文是传声筒;刘源张是日本人的情报站。
   第一、这个案子有很大进展,做了很多工作。这个案子,确实是个相当重要的案子,涉及到一批反动阶级、反动的人。有打到党内来的,有里通外国的反动分子,还有一批日本、美国特别是日本的搞情报的特务。打入我们党内来的,即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又与反动阶级、特务分子结合一起,帮助搞情报的。就从这几点来看,这个案子就很严重了。这个案子是从文化大革命开始搞起来的,从范若愚、蔡素文搞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无产阶级专政机关好得很!对我们这个案子,还要加上一个好得好!好得很!!反过来,这个案子搞深,搞透,又可以促进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就是要打到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

    注:范若愚同志一九六八年一月被捕,一九七五年四月获释,冤狱七年多。


  2. 谢富治一九六六年七月在专案组讲话记录( 节录 )

      影印件原文

   谢富治同志指示
     按伯达同志意见坚决去做,这个女的很值得注意,特别是里通外国的问题。不要直接问搞情报,问有些什么来往,那些地方有些什么关系,实际上是政治上的。不过不提,别吓坏了。

    注:记录内 “ 这个女的 ” 是原中国科技大学教员指蔡素文。蔡于一九六六年六月被拘捕,一九七五年四月释放,冤狱近九年。

  3. 谢富治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在专案组讲话记录( 节录 )

  4. 谢富治一九六六年九月一日在专案组讲话记录( 节录 )  

  5. 谢富治一九六六年八月十日在研究 “ 蔡素文案件 ” 的讲话记录( 节录 )

  6. 谢富治一九六七年一月五日的谈话记录( 节录 )

  7. 谢富治给刘叔晏的信 

 (二)制造所谓 “ 谋杀苏枚案 ”

  1. 徐兵毅、胡美生同志关于谢富治等追随康生制造 “ 谋害苏枚集团 ” 假案的揭发

   一九六七年四月六日,康生的小姨子苏枚服安眠药自杀身死。次日凌晨,康生和曹轶欧在北京医院召见中央政法干校群众组织 “ 造反联合总部 ” 负责人,讲了苏枚 “ 光荣历史 ” ,强调苏枚政治坚强,对党有 “ 重大贡献 ” 。四月十一日,谢富治指示李震召开《 苏枚追悼会 》,康生、曹轶欧亲自到会,审查悼词,对苏枚作了极高的评价。康生再次向政法干校人员讲述苏枚生平。
   与此同时,经康生、曹轶欧提出,由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中央政法干校组织联合调查组,调查苏枚死因。康生、曹轶欧利用权势,召调查组汇报情况,对调查组谈到苏枚自杀的现场,服用安眠药等情况不满,指责调查组不突出政治,单纯技术观点,看问题形而上学。康生一口咬定苏枚 “ 绝不会厌世自杀 ” 。曹轶欧硬说苏没是被人谋害的,甚至胡说,从苏枚胃内挖出来的安眠药残渣( 约二克 )是北京医院给安上的。
   一九六八年初,当曹轶欧听说政法干校有人反映该校主任教员、副处长王久成同志私下调查苏枚被捕问题后( 实际未调查 ),立即打电话给李震,要抓王久成,并点名要求将政法干校副校长石磊、卫生科长闻伯俊作为谋害苏枚的嫌疑分子抓起来。谢富治、李震明知苏枚是自杀,仍迎合他们的无理要求,草菅人命,强逼调查组写拘留石、闻、王三同志的请示报告,于六八年元月三十一日拘留石磊等三同志,直到七五年初才释放,冤狱七年。
   一九六八年八至十月,在谢富治支持下,李震、施义之和反革命分子赵登程在政法干校群众中和专案审查对象中搞逼供信,又陆续抓了政法干校的医生宋公田、公务员段学思、退职人员吴群( 闻伯俊之妻 )三人,冤狱六年半。
   一九六九年秋,曹轶欧又对北京医院参与抢救苏枚的内科主任吴洁和医生顾惜春( 女 )进行诬蔑,要求把所谓 “ 苏枚被谋害 ” 案上报中央,并对顾采取措施。在谢富治指使下,李震、赵登程写假报告欺骗中央,说苏枚是石磊、闻伯俊、宋公田三人谋害的,说王久成调查了苏枚被捕的历史,矛头是指向康生的。此报告经康、曹审阅同意后,由谢富治拍板上报。谢富治还批准将顾西春同志拘捕,以致顾被冤狱五年多。
   此外,这个案件,因为康、谢上下勾结,掩盖苏枚自杀,无辜陷害好人,以致政法干校在运动中以苏枚划线,干部、群众被逼被斗被监禁,遭受迫害的达数十人,被逼死一人。

      徐兵毅  胡美生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九日

   注:徐兵毅、胡美生同志均系原专案组工作人员。


  2. 谢富治关于拘捕石磊、闻伯俊、王久成等同志的批件

  3. 谢富治一九六八年九月关于逮捕吴群的批件

  4. 谢富治一九六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关于拘捕宋公田、段学思两同志的批件

  5. 谢富治一九六八年二月二日关于对石磊等同志《 作战计划 》的批件

  6. 谢富治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强令对苏枚案 “ 要抓紧进行 ” 的批件

 (三)指使办案人员大搞刑讯逼供

  6. 公安部秦城监狱关于康生、谢富治对老干部大搞法西斯式刑讯逼供的揭发( 节录 )

   康生、谢富治等一伙为了适应林彪、 “ 四人帮 ” 篡党夺权的反革命需要,把大批革命老干部无辜关进监狱,大搞刑讯逼供,严重地破坏了社会主义法制。据不完全统计,秦城监狱自一九六七年到一九七一年,先后收押五百零一人( 不包括军管前原有的一百九十人 )。从关押的时间看,关押五年以上的三百零六人,占收押总数的百分之六十一。
   在监狱大搞法西斯审查方式,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恶果。据查自六七年至七一年期间,在秦城监狱被打伤打残的有二十多人,被折磨成精神病的六十余人,被折磨死在狱中的二十九人,被逼上吊、跳楼致死的五人。

      一九七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注:被关押的五百零一人中,有省市自治区党委付书记、付省长和中央付部长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六十九人,司局长以上干部二百余人。原件存公安部。


 7. 北京市公安局对秦城监狱大搞法西斯刑讯逼供的初步调查( 节录 )

   其中,省市自治区和中央级以上的所谓 “ 要犯 ” 六十九人,司局长以上的二百余人。王任重、刘晓、彭真、刘仁、李一氓、徐子荣、杨奇清等领导同志都曾在这里关押,傅连璋同志在这里被迫害致死。
   大搞法西斯式的审查方式,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①打骂、体罚成风、举打脚踢、 “ 喷气式 ” 、扭胳膊、拎耳朵、揪头发、撞墙 、棍子打、大铁钥匙捅、罚站、脖子里塞雪球、冬天夜里拉出冷冻,等等。
  ②滥用戒具。根据已查到的材料,刘仁、崔月犁同志自入狱即带手铐,直到一九七二年一月二十二日才去掉,长达四年之久。
  ③私立监视。擅自规定受审人员 “ 一侧睡 ” ,即只准面向监房的观察孔睡觉,不准仰卧,不准翻身,不准背向观察孔。
   放风,擅自改为十天一次,七一年后才逐步改为一周一次、一周三次,一周六次。
  ④生活上虐待。伙食故意粗制滥作,“ 大黑不吃小黑吃 ” ( 大黑是受审人员的蔑称,小黑指猪 )。蔬菜不洗不摘,三刀下锅。打鸡蛋用棍子杵碎,再用笊篱捞去蛋壳。饮食卫生极差,一九七二年夏就发生两起食物中毒。更恶劣的是,有时对受审人故意扣饭。
  ⑤长期关押,不作审理。一九七二年发现,有四个人不知属何单位审理。这四个人是:陈外欧( 测绘总局副局长 )、梁上苑( 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 )、刘鼎( 三机部副部长 )、曹成修( 军委联络部干部 )。陈外欧被关押四年无人审理,已精神失常。
  ⑥医疗条件极差,长期不解决。

      北京市公安局
    一九七九年二月九日

   注:公安部秦城监狱,一九六七年被谢富治交给北京市公安局军管会领导,一九七三年由公安部收回。揭批 “ 四人帮 ” 运动中,群众揭发了监狱在公安局军管会领导期间的问题,因此,北京市公安局去人作了调查。   

 (四)镇压老干部的子女

  1. 谢富治炮制镇压所谓 “ 反动学生 ” 的办法给王力的信

      影印件原文

   王力同志:
     送去有关处理反革命组织联动的几条原则,请你审查一下,是否可行。
          谢富治
    ( 一九六七年 )三月五日


  2. 谢富治炮制的《 对反击逆流中收押的反动学生处理意见 》( 节录 )

    注:
    ①此件即谢富治给王力信中说的 “ 处理反革命组织联动的几条原则 ” 。
    ②文中 “ 要承认错误 ” , “ 不要轻易的释放 ” , “ 有的要判刑 ” ,是谢富治的批注。
    ③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3. 孔丹同志的揭发( 节录 )

   谢富治通过整干部子女整老干部,整老干部又株连其子女。
   谢富治讲: “ 联动 ” 是一批反革命分子,将来我非枪毙他们几个不可,要杀一儆百。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我被抓后,曾向审讯员提出抗议,审讯员讲:抓你们进来是中央领导亲自决定的,是谢富治同志亲自管的。
   谢富治讲过:你们元帅、将军之子都是 “ 西纠 ” 、 “ 联动 ”。

          孔丹
        一九七九年五月二日

    注:孔丹同志是孔原同志的儿子,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研究生。


  4. 王力的交待( 节录 )

   把 “ 联动 ” 打成反动组织,对许多干部子弟和青少年进行迫害,还关押了几十人,主要是陈伯达、江青和谢富治搞的。直到主席干预,才把关押的人放了。

          王力
        一九七九年四月十三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5. 谢富治关于处理贺鹏飞等十五人的批语

   八成是企图外跑(逃)投敌,应立即派人搞回北京,由市局军管开办学习班,要严格管理,在未搞(清问题)以前,不许他们自由活动,并要向中央文革报告。

          谢富治
        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六日

    注:这是谢富治在北京市革委会文教组、北京卫戍区军训办公室关于处理贺鹏飞等十五人的报告上的批语。原件存北京市公安局。


  6. 北京市公安局关于 “ 干部子女学习班 ” 复查情况和平反意见的请示报告( 节录 )

    “ 干部子女学习班 ” 从一九六八年八月开始,先后分三批,以 “ 企图外逃投敌 ” 、 “ 反动小集团 ” 、 “ 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 ” 及 “ 打砸抢 ” 等罪名,关押了老干部子女共六十五人。其中副总理以上中央领导同志的子女十九人,部长、副部长级干部的子女十七人,司局长级干部的子女二十人,处科级干部的子女九人。年龄在二十岁以下的四十六人,最小的仅十四岁。一般的关押两、三年,最长的五年之久。这个 “ 学习班 ” 开始时是在少年犯管教所单编了一个六中队。一九六九年元旦挂上了 “ 毛泽东思想学习班 ” 的招牌。

          北京市公安局
        一九七八年七月三日

    注:原件存北京市公安局。


  7. 北京市公安局关于谢富治对贺龙等同志的子女进行迫害的报告( 节录 )

   经谢富治批准,对贺龙等同志的是十五名子女,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市公安局军管会劳改支队少年犯管教所( 即所谓 “ 学习班 ” ),进行残酷迫害,造成严重后果。
    “ 学习班 ” 使用了种种法西斯式的审查手段,一关进 “ 学习班 ” 就完全失去了自由,与外部切断一切联系,不准随意交谈、走动、看病都受限制。对所谓认罪态度不好,揭发父母不积极的孩子,则反复批斗,搞 “ 大弯腰 ” 、 “ 坐飞机 ” 、 “ 对墙反省 ” 。甚至强逼孩子们互相殴打。 “ 学习班 ” 里常年吃不饱饭。劳动是惩罚手段,让未成年的孩子骂一 、二千斤重的车辕,扭伤了腰,挤伤了头,无人过问。

          北京市公安局
        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注:原件存北京市公安局。


https://blog.goo.ne.jp/1971913/e/95d26635a9500b1022d2e81abfe59b6a
Gowest 发表于 2023-5-6 00:36:11
saunders88 发表于 2020-4-6 15:31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六 
 绝密
 证件六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一 
   绝密 证件一 
  康生勾结林彪、“四人帮” 进行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
      一九八〇年九月

      目录

(一)在 《海瑞罢官》 问题上,康生蓄意制造混乱,诬陷彭德怀同志 
(二)在 《二月提纲》 问题上,康生耍两面派,陷害彭真同志
(三)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人第一张大字报,是在康生幕后策划下炮制的 
(四)所谓 “二月兵变” ,纯系康生捏造
(五)在所谓 “ 二月逆流 ” 事件中,康生积极参与围攻几位军委付主席和国务院付总理
(六)康生配合林彪、江青等人策划反军乱军
(七)康生支持打砸抢,挑动武斗,镇压群众
(八)康生攻击和诬陷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同志
(九)康生鼓吹否定一切,打到一切,把中央机关说成漆黑一团
(十)康生扶持各地 “造反派” 篡夺省市领导权

康生勾结林彪、“四人帮” 进行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

(一)在 《海瑞罢官》 问题上,康生蓄意制造混乱,诬陷彭德怀同志。

  1. 北京市委纪律检查委员会筹备组一九七九年七月十八日 《关于<海瑞罢官>几点情况的调查报告》 (节录)

  一九五九年,中央在上海召开工作会议,会上毛主席提出学习海瑞 “刚直不阿,直言敢谏” 的精神。据此,胡乔木同志建议著名的明史专家吴晗同志写些海瑞的文章。此后,吴晗同志陆续写了一些评价海瑞的文章和剧本。京剧 《海瑞罢官》 是应著名京剧演员马连良的约请而写的。最初剧本名为 《海瑞》 ,后经云南植物所研究所所长蔡希陶同志建议,为了同其他海瑞戏相区别,第四稿改为 《海瑞罢官》 。一九六一年剧本发表并开始演出。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2. 胡乔木同志揭发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3. 康生一九六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发言(记录稿节录)

    影印件原文
  64年我曾向主席讲过,吴晗的海瑞罢官,和庐山会议有关系。这件事我没向任何人讲过。我们说对了一句话,做对了一件事,并不值得夸耀,也并不说明就领会了毛主席思想。主席在十中全会上讲,现在风行写小说,用小说来反党是他们的一个大发明。我向主席讲吴晗的问题,也没认识到是文化大革命的斗争,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斗争。这件事,对彭真也没讲过。林总一知道这件事,就提出是个搞政变的问题,他把主席的思想领会得很深透。
    注:这是康生发言的原始记录稿。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4.康生一九六六年五月五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第一次介绍情况的座谈会上的发言(记录稿节录)

    注:这是康生发言的原始记录稿,是康生的秘书李鑫记录的。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5.穆欣同志揭发(节录)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穆欣同志当时是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成员。  

  6.尹达同志揭发

    注:尹达同志当时是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成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付所长。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7. 范若愚同志揭发(节录)

  一九六六年二月三日,彭真同志召集原文革五人小组成员开会,对批判吴晗同志的情况及继续批判问题进行讨论。原中宣部、北京市委以及当时在钓鱼台写文章的一些同志,也列席了会议。
  早在这次会议以前,康生就已授意关锋写出一篇文章,文章说 《海瑞罢官》 是为彭德怀同志翻案的。当时,许多同志不同意这个说法。在这次会议上涉及此问题时,彭真同志说明,查不到吴晗同志与彭德怀同志有什么联系。康生并未表示不同意见,只是说,不管怎样,关锋的文章修改后,可以发表。
  二月八日,彭真同志率原文革五人小组成员及其他同志到武汉向毛主席汇报。在汇报中,再次涉及 《海瑞罢官》 是否为彭德怀同志翻案问题。毛主席说:“ 我说过 《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即罢彭德怀的官,这是康生的发明权。”
  五月间,在人大会堂举行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康生说:“ 我曾向毛主席说过, 《海瑞罢官》 与彭德怀有关。”             
            范若愚
              一九七九年八月二十一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范若愚同志曾列席文革五人小组会议,参加讨论 《二月提纲》 。关于向毛主席汇报的情况,他是听了解当时情况的人说的。康生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是在会上直接听到的。范若愚同志这个揭发材料,曾送彭真同志看过。

  8.许立群同志揭发(节录)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许立群同志当时是《二月提纲》 的起草人之一,并到武汉参加了向毛主席的汇报。

  9.康生一九六六年六月三日同越南胡志明同志谈话(节录)

  我曾经向毛主席讲过, 《海瑞罢官》与彭德怀有联系,因为它提出退田分给贫民的口号,彭德怀也提出要恢复单干。

    注:原件存中央联络部

 (二)在 《二月提纲》 问题上,康生耍两面派手法,陷害彭真同志

  1. 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根据档案材料整理的关于 《二月提纲》 起草、讨论、批发和传阅情况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问题发了3个通知(简称五一六通知),即中发(66)267号。其中有一为称:所谓 “ 五人小组 ”  的汇报提纲,实际上只是彭真同志一个人的汇报提纲,是彭真同志背着 “ 五人小组 ” 成员康生同志和其他同志,按照他自己的意见制造出来的。对待这样一个关系到社会主义革命全局的重大问题的文件,彭真同志根本没有在 “ 五人小组 ” 内讨论过、商量过,没有向任何地方党委征求过意见,没有说的在作为中央正式文件提议中央审查,更没有得到中央主席毛泽东同志的同意,采取了极不正当的手续,武断专横,滥用职权,盗窃中央的名义,匆々忙々发到全党 。”
  我们查对了中央档案文件,当时 “ 五人小组 ” 从起草汇报提纲至中央批准正式发出中央文件,康生自始至终是参加了讨论并同意的,也是经中央同志同意后才发出的,并非彭真同志背着 “ 五人小组 ” 成员康生和其他同志,按照彭真自己的意见制造出来的。现将汇报提纲的讨论、起草和发出的详细过程报告如下:
  一九六六年二月三日上午9时至12时15分,下午3时30分至8时15分,彭真同志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召集陆定一、康生、吴冷西、姚溱、王力、胡绳、范若愚、许立群、刘仁、郑天翔等人开会讨论 “ 关于学术批判等问题 ” 。
  二月四日就整出 “ 汇报提纲草案(供参攷) ” (即 “ 五人小组 ” 汇报提纲一稿),姚溱批印五份送彭真、许立群各二份,姚溱一份。
  二月四日彭真同志对 “ 汇报提纲草案(供参攷) ” 作了修改,并批送刘、周、邓、康、陆、吴(冷西)、许(立群)、胡(绳),这是第二稿,共印15份。
  二月五日彭真同志对 “ 汇报提纲草案 ” (二稿)又作了修改(即三稿),并批。此件发刘、周、邓和参加二月三日 “ 五人小组 ” 会议的各同志和刘志坚 、肖望东同志。因为时间紧迫,此件未来得及在 “ 五人小组 ” 传阅和商酌。  
  二月五日15时30分至18时30分,刘少奇在他的办公室召集周恩来、邓小平、彭真、陆定一、康生、吴冷西、姚溱、王力、范若愚、胡绳、许立群、徐立清、肖望东、刘仁、郑天翔同志对 “ 汇报提纲草案(三稿)” 进行了讨论。
  二月六日彭真同志对 “ 汇报提纲草案(三稿)” 作了修改,改为 《 “ 五人小组 ” 向中央的汇报提纲(修改稿)》  即(四稿),彭真同志批:印发主席、刘、周、邓、定一、康生、冷西、许立群、胡绳各同志和我。
  二月六日彭真同志又送来 《 “ 五人小组 ” 向中央的汇报提纲》 ,批示印发上述各同志。
  二月七日中央办公厅机要室的特级绝密将此件电发给湖北省委机要处转毛主席。
  二月十日前,彭真同志用陆定一、康生、吴冷西、许立群、胡绳等去武汉向毛主席汇报。在那里,他们代中央起草了一个《 中央同意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 。
  二月十一日,彭真同志修改后批:  “ 陆、康、冷西、立群、胡绳同志校阅后送邓批。 ” 陆定一、康生等五人在文件上都画了圈表示已阅。二月十二日凌晨,彭真同志的秘书将上述文件和彭的批语电话传给中央办公厅机要室。 
  二月十二日七时,中央办公厅机要室将这份中央文件呈送小平同志批。小平同志批: “ 刘、周、富春校发。邓二月十二日。 ” 机要室按照小平同志的批示,在二月十二日当天就先后送富春同志、刘少奇、周总理传阅。他们都在自己的名字上圈划表示已阅过。二月十三日,中央办公厅机要室将中央通知和汇报提纲印为中央文件发出。

    注:原件存中央办公厅秘书局。

  2. 胡绳同志揭发

      影印件原文
  一九六六年二月初,彭真同志等向中央提出了一个 《 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 》 ,这个提纲后来在受到批判时被称为 《二月提纲》 。康生完全了解并参加了这个提纲的产生的全过程,但事后他却说,这个提纲是背着他制造出来的,并借这个提纲打击彭真同志和其他同志。提纲的内容的是非,暂置不论;康生在这问题上的手法是极不老实,极不正派的,现将有关情况,根据记忆和我在当时的简单日记,汇报如下:
  一九六六年二月三日,彭真同志在人民大会堂某一厅内召集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扩大会议,讨论因姚文元批判 《海瑞罢官》 而引起的学术讨论问题。康生是五人小组成员之一,参加了这次会。后来,康生说他在这次会上同其他人有激烈争论。但事实上,他只是对会前中宣部许立群同志给五人小组印发的几件材料表示不满意,他所最不满的是指关锋在一九六二年左右所写几篇杂文中的错误的一个材料。此外,康生在会上并没有发表什么和彭真同志或别的人对立或不同的意见。彭真同志指定许立群、姚溱二同志立即根据会议上讨论的意见写一个给中央的汇报提纲,康生也没有表示异议。
  二月四日晚上,我收到彭真同志处发出的征求意见的汇报提纲草案,这个草案显然发给了参加二月三日的会的每个人的。康生对此是否提了意见,我不知道。但是二月五日下午,在京的几位中央政治局常委(这时,毛主席不在北京)听取彭真同志的汇报,康生参加了这次汇报,他没有提出任何不赞成提纲的意见。在这次汇报会上,彭真同志说要到武汉去向毛主席汇报,康生说,他也同去。
  二月八日,彭真同志和康生到了武汉,同去的还有吴冷西、许立群、田家英等同志和我。当天下午,向毛主席汇报。提纲已送达。在毛主席面前,康生也没说一句反对这提纲的话。
  二月十一日(即离开武汉的前一天)晚上,彭真同志把这提纲稍作修改,并加上以中央名义的批语拟稿,准备发往北京,由他的秘书送交康生和其他同行的人传阅。这时,康生正在看电影,在秘书向他报告了批语的内容后,他就在上面划了圈。以后,一行人到了上海,二月十五日回到北京。在此期间和以后一段时间内,我都没听到康生有任何反对这个提纲的表示。
  三月下旬,康生到南京参加了毛主席召开的会(会议具体情况,我不了解)。这以后,康生对 《二月提纲》 的态度变了。当然,原来同意这个提纲,现在改变了态度,这是可以的。但是他开始宣称,他似乎从来不知道这个提纲,或者是从来反对这个提纲的。
  猛烈抨击 《二月提纲》 的五•一六通知和随这个通知印发的 《一九六五年九月到一九六六年五月文化战线上两条道路斗争大事记》 ,是康生、陈伯达主持起草的。通知中说,这个提纲 “ 是彭真背着五人小组成员康生同志和其他同志,按照他自己的意见制造出来的。彭真根本没有在五人小组内讨论、商量过” 等等。 《大事记》 中也有类似的话。就康生来说,这是他利用中央文件散布为自己开脱的谎言。
       胡绳
     一九七八年四月十六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3.吴冷西同志揭发(节录)

      影印件原文
  以上是所谓 《二月提纲》 的形成和发出的过程。这里我想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关于 《二月提纲》 是否是彭真同志背着康生和其他成员炮制的问题。这个说法最早出现在所谓 “文化大革命大事记” 中。这个大事记是怎样提出来的我不清楚。我记得一九六六年四月起草 “五•一六通知“ 时,没有这个大事记,只是在五月中央工作会议前才出现这个大事记,好像王力、关锋、戚本禹他们在北京搞的。这个大事记中有 “ 所谓五人小组汇报提纲是彭真背着康生和其他成员炮制的 ” 这样的说法。江青、陈伯达、康生和张春桥都主张把这个说法写到 “五•一六通知“ 的开头一段中去。事实是:五人小组成员中,不仅陆定一同志和我参与了汇报提纲的形成全过程,而且康生也是这样。康生是知道彭真同志要许立群和姚溱起草提纲的,而他们两位就是在康生在钓鱼台住的八号楼的会议厅里起草的,并且他们在起草的两天中都和康生在一起吃饭的。康生也参加了刘少奇主持的常委会议的讨论,也参加了向毛主席的汇报。在上述各种场合中,康生都没有说过不同意汇报提纲中任何一个观点的话。因此, “五•一六通知“ 和 “文化革命大事记“ 的这个说法,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是对彭真同志的诬陷,也是对康生的包庇。
       吴冷西
     一九七九年七月八日  
   注:吴冷西同志曾是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成员。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4.陆定一同志揭发(节录)

      影印件原文
   “二月提纲“ 的经过,我是清楚的。
  在人大会堂讨论 “二月提纲“ 时,康生并未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是一致通过的。这千真万确。
  到武汉向毛主席汇报时,亦没有什么争论。
  回北京向中央(刘少奇)汇报毛主席的指示时,康生翻了案,说“二月提纲“ 是彭真“一个人的“ 东西。即是说,“二月提纲“ 是错的,但同陆定一、吴冷西、胡绳无关。在这次汇报中,康生说他自己是反对“二月提纲“ ,反对彭真的。康生已经表现出他的无耻反复,说话不算数,当时他的策略,是集中打击彭真。
       陆定一  
      1979,7,13北京医院
  注:陆定一同志曾是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的付组长。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5.王力交待(节录)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蔵書目録注〕

1.掲載の史料には、影印のみのもの、影印と影印件原文共にあるもの、どちらもなく活字文だけのものの三種がある。
2.影印は、掲載された全てではなく、一部のみを掲載した。
3.なお、青字部分は、蔵書目録が掲載の影印を判読したものであり、誤読箇所が多数あると思うので、正確には影印を参照されたい。

https://blog.goo.ne.jp/1971913/e/d10e81edd5547a554a2fe13889e443bb

Gowest 发表于 2023-5-6 00:44:05
Gowest 发表于 2023-5-6 00:36
 中发〔1980〕77号文件附件一 
   绝密 证件一 
  康生勾结林彪、“四人帮” 进行篡党夺权的 ...

(四)所谓 “二月兵变” ,纯系康生捏造

  1.康生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北京师范大学群众大会上的讲话(节录)

  我们只提一件事告诉同志们,在今年二月底、三月初北京市彭真这个大黑帮,他们策划政变,策划把无产阶级专政推翻,变成他们资产阶级专政。他们计划之一要把北京大学、人民大学每一个学校驻上一营部队,这个事情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而且在北京大学看过房子,在人民大学看过房子,这件事是包含极大的阴谋的。这件事情北京大学的同学,北京大学团委丁鉴同志,亲自参加过他们的会议。北京大学陆平黑帮亲自给他们修理房子,修理了食堂。人民大学校长郭影秋完全知道这回事,而且在人民大学也看过房子。在六月一日以后,北京大学的同学有大字报贴出来,这个消息也传到你们师范大学。师范大学有个同学叫王运良,在六月二十日也贴出了一张大字报,这张大字报的名字叫做《郭影秋你是什么人?质问郭影秋,彭真黑帮要到人大驻兵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一张大字报。这张大字报本来是千真万确的。但是,这样一个大字报,被工作组孙友余歪曲了。孙友余在二十日作报告时,认为贴这样大字报的人是造谣,是挑拨人民同学生的关系,他煽动同学们说,这张大字报要使人民同解放军流血。他胡说这样是要孤立毛主席。他在五千字的讲话中,有四千字翻来复去讲这个问题,翻来复去挑拨这个问题,翻来复去替彭真辩护。
  同志们,你们看一看,他们替彭真辩护。彭真本来是要搞政变,他说是造谣,彭真本来是要夺取政权,他说是造谣,是恐吓群众的,而且甚至用简报的形式写出来。彭真大黑帮要在人大、北大去驻军队,本来是真的,但是孙友余说是假的。彭真本来是要政变,要夺取政权,孙友余说是造谣的。你们看看孙友余站在什么立场?这是什么立场呢?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的立场!你们想一想,这样的工作组长,能不能领导你们进行文化大革命呢?你们再想一想,这样为彭真大黑帮辩护的人要不要罢他的官呢?
  注:这个讲话根据录音整理,录音带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孙友余同志当时是北京师范大学工作组组长,现为一机部副部长。    

  2.郭影秋同志揭发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郭影秋同志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党委第二书记、副校长。    

  3.丁鉴同志揭发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丁鉴同志现在北京大学物理系工作,康生在 “ 二月兵变 ” 问题的讲话中,曾提到过他。

  4.王运良同志揭发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王运良同志原是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学生,现在山西省沂县地区玻璃工厂工作,康生在 “ 二月兵变 ” 问题的讲话中,曾提到过他。  


  5. 中共北京卫戍区委员会的报告(节录)

  据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傅崇碧和卫戍区政委刘绍文及当时海定区武装部政委付光泽( 现任朝阳区武装部部长 )同志讲,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北京大学贴出一张标题为 “ 触目惊心的 " 二月兵变 " ” 的大字报,内容涉及到卫戍区调独立团来京和到北大联系借房住部队的问题,说 “ 这是彭真、刘仁企图搞政变的准备 ” 。北大武装部的同志将此大字报摘抄后,交北京市海定区武装部政委付光泽同志,付感到问题严重,即将此呈送卫戍区主要领导傅崇碧司令员和刘绍文政委。他们看后感到事情重大,性质严重,有必要把卫戍区到北大 、人大借房的原因和经过向上级讲清楚。于是就组织到北大 、人大联系借房子的魏传连、陈先勇同志讲清当时借房的背景和经过,于六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以北京卫戍区的名义,向首都工作组,并总参、军区、北京市委写了 “ 关于解决独立团住房问题的经过情况报告 ” (见附件)。
附件:

(66)卫党字第 266 号              机密

       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卫戍区(报告)
      关于解决独立团住房问题的经过情况报告

首都工作组王、雷、谭部长,并总参、军区、市委:
  军委一九六六年二月四日指示,为加强地方武装建设,决定北京市组建一个团,归卫戍区建制领导,平时担负民兵训练,维持社会治安等任务,战时作为扩编地方武装的基础。三月二日军区命令由六十三军一八八师负责组建。
  为了解决该团住房问题,我们曾于三月一日请示军区拨款修建营房。军区口头答复不能修建。我们考虑该团新组建,官兵不相识,需要集中训练三、五个月,然后再分散到郊区各县做民兵工作。为此,经李钟奇同志与市人委崔月犁交涉,崔答复: “ 由你们找有空房子的单位,找到后由市人委出面借用。 ” 这样,我们就派魏传连、陈先勇等同志到大兴、房山、通县、朝阳、门头沟、丰台等地找房,均无适宜空房。后经海定区武装部介绍,有些大学的学生下去 “四清” ,学校有些空房,可暂借。魏、陈等同志即到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石油学院、农业大学等处进行交涉。当时,经北大武装部副部长张启永、人大武装部副部长李宗岳请示学校领导,表示同意拨出部分空房借部队暂住。刘绍文同志得知后,认为部队住学校内是不适宜的。最后决定不住学校,由南苑西营房教导队腾出部分房子交给该团使用,不足部分搭帐篷和住南苑靶场的靶壕解决。并立即通知海定区武装部转告两个学校不借他们房子了。三月三十一日该团到京后,即住南苑。
  以上是解决独立团住房问题的简要经过,特此报告。
       北京卫戍区( 盖章 )
        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九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首都工作组的王、雷、谭,是王尚荣、雷英夫、谭旌樵。

  6.戚本禹交待

    影印件原文
  这里,我想谈一下贺龙同志的有关情况。反对贺龙,虽然先有林彪发起,后有江、陈鼓噪的恶劣作用,实不下于林彪、陈、江。我、其他人,北京的青年群起反贺,大抵是受康的煽惑多。其原因是林、陈、江的反贺尽管狂热之极,但他们一下子还提不出很多口实,人们听了半信半疑,而康却能一下就提出许多口实。如说什么贺龙私自调动军队搞 “二月兵变” ,在北京郊区修了碉堡,又说什么贺龙去苏联与苏修的将军共谋推翻毛主席的领导,还有什么贺龙在体育口阴谋组织政变队伍等等。这些谰言,使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一听就气愤填膺,振臂欲起。那时谁能想到,而且谁敢想,那么一个名望甚高的党中央常委讲的全是瞎话呢?
           戚本禹一九七九年四月二十八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7.温玉成揭发(节录) 

  康生‥‥‥有一次在钓鱼台会议室造谣诬陷贺帅,说贺老总在国防体委无线电俱乐部搞大型电台,是要和国际联络搞 “ 政变 ” ,还说在养蜂夹道(高干俱乐部附近)的炮口都对准了中南海等等。
           温玉成  
            一九七九年六月十九日
  注:原件存军委总政治部。温玉成曾任副总参谋长、北京卫戍区司令员。  

  8.康生一九六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接见中央专案二办全体人员时讲话(节录)

当汇报贺的滔天罪行时,
江青:贺龙是个大刽子手。 
康老:我提醒你们:体委是贺龙现行反革命活动的重要地点。他给体委发了枪、炮,炮安在什刹海,炮口对准中南海。海军、空军都有他的国防俱乐部,有无线电俱乐部。贺与刘仁、与团中央的王照华有关系,一次发枪七百条。刘仁专案组有他的材料。
  注:原件存中央组织部。 

  9.康生一九六八年五月十六日对专案人员的讲话(节录)

  贺龙不仅是国民党,而且是土匪。
  ‥‥‥由贺龙的历史投敌叛变,联想到贺龙现行反革命活动绝不会没有,可以由历史这个此,到现实这个彼,由这个问题想到另一个问题。贺与刘、邓的关系,也是由此及彼。
  注:原件存中央组织部。中发〔1974 〕25号文件 《中共中央关于贺龙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 中说:“关于所谓贺龙同志搞 "二月兵变" 的问题,纯系讹传。 ”

〔蔵書目録注〕

1.掲載の史料には、影印のみのもの、影印と影印件原文共にあるもの、どちらもなく活字文だけのものの三種がある。
2.影印は、ここでは一部のみを掲載した。

https://blog.goo.ne.jp/1971913/e/28ed1f1c909a26c7fc3423303b408d2f

 (五)在所谓 “ 二月逆流 ” 事件中,康生积极参与围攻几位军委副主席和国务院副总理

  1.一九六七年二月十六日怀仁堂会议记录(节录)

捕渔问题,连续逼我四次。说政治上造成很大影响,经济上造成很大损失。江青要把我整成反革命。就是当着我的面讲的!(谢富治同志插话说:江青同志和小组同志多次保谭震林同志,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反革命” 。)我就是不要她保!我是为党工作,不是为她一个人工作!
  (谭站起来,拿文件,穿衣服便走,要退出会场,说:)
  让你们这些人干吧,我不干了! 
  砍脑袋,坐监牢,开除党籍,也要斗争到底!
  (总理要谭回来)  
  陈毅同志说:不要走,要跟他们斗争!
  谭接着说:我们这些人,说话还不如解放军报记者。(张春桥同志说解放军报上海记者站被封)解放军报记者还有人给他们说话,可是有什么人给我们说话!
  陈毅同志说:
  这些家伙上台,就是他们搞修正主义。
  在延安,刘少奇、邓小平、彭真、还有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这些人,还不是拥护毛泽东思想最起劲!他们没有反过毛主席,他们根本没有见过毛主席!反毛主席,挨整的是我们这些人。总理不是挨整吗?

  康生同志也被整
  (  ,康生同志说:当时刘是     ,我不是挨整的,我是批评    总理的,
  总理说:我有错误,对当时的批评,从来没有意见。)

  历史不是证明了到底谁是反对毛主席吗!?以后还要看,还会证明。
  斯大林不是把班交给了赫鲁绍夫,搞修正主义吗?( 总理说,所以才搞文化大革命,揭露了刘、邓。)
  余秋里同志拍桌子发言:
  这样对老干部,怎么行!计委不给我道歉,我就不去检讨!
  ( 谢富治同志不断插话,说文化革命小组,经常讲谭震林同志        

  注:这个纪录是张春桥、王力、姚文元在二月十六日晚上整理的。记录稿送给康生看过,并作了修改。这一件是康生修改过的一页。记录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2.王力一九七九年五月三十日和十一月十一日的交待(节录)

  (1)一九六六年十月三日,红旗十三期社论中提出 “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必须彻底批判” ,这就是针对刘少奇同志和邓小平同志的。这篇社论是王力、关锋根据陈伯达、江青的意见起草,经过康生、陈伯达、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力、关锋、戚本禹集体讨论,拒绝了陶铸、王任重二同志托人转达的在 “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的前面加一个 “基本上是” 或 “实质上是”  的限制词的建议,由陈伯达最后签发的。
  ( 2 )在怀仁堂,对陈毅、谭震林、徐向前等同志围攻批斗了半个多月,以康生、谢富治叫嚣得最凶,什么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哟,什么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哟,什么保护一小撮走资派和特务叛徒哟,帽子一大堆。康生还把陈毅同志针对林彪的话,说成是反毛主席,否定延安整风运动;把谭震林同志揭发江青是今日中国的武则天,说成是从香港反共报纸上抄来的论调,也是反毛主席;说徐向前同志不能代表解放军,谢富治还接住话茬说徐向前同志不会打仗。这次围攻会还扩大到政治局常委、主管国务院日常工作的李富春同志身上,因为几位付总理常到那里讨论工作,就被康生诬蔑为俱乐部主任。这次围攻会,还迫使总理在最后总结发言中也作了检讨。           
  ( 3 )一场捍卫党的原则的伟大斗争,就在二月十三日和十六日两个下午,在总理主持的怀仁堂碰头会上展开了。这两次会议的情况,人民日报已经报道。这两次会议,江青都在装病不参加,关锋和戚本禹因通知谈经济问题没到会,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王力出席了会议,处于被审判地位,基本上没有发言。康生只在发言中涉及到他的时候说了两句话,一句是陈毅同志说在延安整风对他也是被整的时,他说我是总学委付主任,是整人的;一句是总理问他红旗十三期社论你看了吗?他说我没有看。陈伯达也说,我也没有看。其实,他们都看过,而且讨论过,陈伯达还是签发人。全场只有谢富治一人,不断插话,说什么不要和稀泥,不要从个人出发,谭老板,你这样说法不对呀!
  当晚,江青安排了张春桥、王力和姚文元去见主席。张春桥先轻描谈写地汇报文革小组会批评陈伯达和江青的情况,话锋立即转到十六日下午怀仁堂会议,按照记录稿,着重告了陈毅和谭震林二同志,又告了徐向前、叶剑英、李先念、余秋里诸同志,夸奖了谢富治。主席说,要保护小平同志,‥‥‥。记录上说完了,张春桥告了总理,说总理对十三期红旗社论有意见,还对红旗社论没有给他审查意见。这就歪曲了总理的原话,总理是说 “这么大的事,(指提出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问题)为什么你不叫我们看看! ” 这就引起了主席的误会,主席说,党章上没有规定社论要常委审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3.康生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一日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发言攻击徐向前同志(节录)

  在政治局碰头会议上,政治局的一个同志、军委的一个付主席,讲这样的话,是不能不批评的,这是二月九号的问题。二月十一号,又来了一次,这一次我是说了向前同志有点狂妄,首先向政治局的碰头会议上,实际是向我们,向到会的同志,向中央文革小组,也就是向党,向文化大革命,实际上也是毛主席、向林总,提出什么问题来呢?说是还要不要解放军?你们还要不要解放军?我当时曾经批评向前同志,我说谁给你这样权力讲这样的话,谁给你这样的权力代表解放军讲这样的话?(关锋同志:他说 “ 你们还要不要解放军?不要我就不干了。 ” )下面一句: “ 不要我就不干了 ” 。你不干了对解放军要不要有什么关系?你不干,解放军就不要了?解放军要干就必须请你干? 
  注:这是康生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发言记录的一节,记录原件存中央军委办公厅。

  4.王新亭同志揭发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王新亭同志现在军事科学院任顾问。 

  5.郑汉浩同志揭发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郑汉浩同志是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 

  6.康生一九六八年十月十七日在八届十二中全会第一小组会上,攻击叶剑英、陈毅、徐向前、谭震林等同志

康生同志: 二月十六日大闹怀仁堂,十六日前就酝酿了。当时有两个地方,富春同志讲了,在他家开了三次会,是俱乐部,另外一个地方是京西宾馆,军队干部开会,徐向前在会上叫干部有什么意见尽量讲,表面上对着中央文革,实际上是反对主席、林副主席,反对十一中全会,反对文化大革命。京西宾馆是个中心,富春家是个中心。(文元同志: 一个是京西宾馆,一个是国务院的一部分。)徐向前二月十一日讲,还要不要军队?不要军队,我回家去。(文元同志: 天塌不下来,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的,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在会上拍桌子。就在这时内蒙不是在闹嘛!要开军队包围报馆,就是徐向前下的指示。四川用飞机撒的传单,是甘渭汉起草的,叶剑英批准的。接着抓了十万人。在会上赵永夫介绍抓人的经验,当典型。这里面究竟是那个搞的?“二月逆流” 大闹怀仁堂不是谭震林第一炮。首先打第一炮是叶剑英,说 ”不教而诛” 。第二炮是徐向前,第三炮是谭震林,陈毅、李先念、余秋里、谷牧都开了炮。徐向前他怕军队搞乱吗?他
“保护” 老干部吗?  
  文元同志: 徐向前的口号,同陈毅、李先念的口号一样,说“保护” 老干部,实际上是保护刘、邓、陶,保护叛徒、特务、死不悔改的走资派,谭震林本身就是叛徒。
  康生同志:提杨勇、廖汉生也是他们叫搞的,北京军区也是个军嘛,那还不是乱军!
  江青同志:还有空军也是军,要夺吴法宪的权,我去保吴法宪可难啊!
  康生同志:徐向前说 “保护” 老干部,难道邱会作不是老干部?怎么不保呢!徐向前平时不讲话,一到军委文革好厉害!
  文元同志:自己暴露自己。
  富治同志:实际是夺军权。
  康生同志:你们想想京西宾馆的情况,那是真乱军,不是保护老干部。 
  江青同志:真是乱军,刘贤权也叫人提起来了。六六年八月十二日他们搞的那个文件说司、局长以上干部都要烧透,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也要烧,这样,中央文革变成 “救火” 的了。
  康生同志:“二月逆流” 不只是大闹怀仁堂的问题,在京西宾馆煽动干部反毛主席、反文化大革命。
  富治同志:“二月逆流” 不是孤立现象,文化大革命拉下刘、邓后,有几个回答。几个老总1966年十月讲话矛头指向文化大革命,京西宾馆扇风点火乱军,国务院富春家成了中心,以后两个中心合流了。 
  文元同志:“二月逆流” 不是孤立现象,是有根子的。一个在京西宾馆,一个在国务院的一部分,二月十六日合流总爆发了。“二月逆流” 就是为刘、邓、叛徒、特务翻案。

  注:这是八届十二中全会的会议记录一部分,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7.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康生同澳共(马列)希尔第一次会谈时讲话(节录)

  所谓 “二月逆流”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那就是在去年二月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原来预定讨论生产问题的一次碰头会上,几个政治局委员公开起来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些人是谁呢?向希尔同志可以公开讲,就是四个副总理、四个军委副主席。所谓四个副总理是谁呢?就是谭震林、李富春、陈毅和李先念。所谓四位副主席是谁呢?就是徐向前、叶剑英、陈毅和聂荣臻。这八个人实际上是七个人,因为陈毅是副总理兼军委副主席。
  注:会谈记录原件存中央联络部。

  8.朱铁铮同志揭发 

  在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结束后,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晚,在京西宾馆第二会议室,林彪死党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找当时军委办事组的工作人员曾德和、刘祖能同志和我布置要搞所谓 “二月逆流” 在军队活动大事记。吴法宪说:要把军队 “二月逆流” 材料按时间搞个表,说明什么时间,搞什么活动。并且说: “ 康老(指康生一注)要 "二月逆流" 大事记,要快搞。” 于是,我们根据各大单位上报的所谓揭发材料及中央八届十二中全会简报中歪曲反映的所谓问题,排列了一个所谓 “大事记” (其中提到的主要事有:接见军队院校师生大会,所谓大闹京西宾馆,内蒙开枪事件,所谓青海赵永夫事件,所谓杨余付事件等,原材料已由军委办公厅全部上报中央专案组),经原军委办事组所有成员圈阅定稿后,即以军委办事组名义,盖上中央军委印章,报给康生。并附了一封信,内容是这样: “ 康生同志:遵照您的指示,整理了《 “二月逆流” 在军队的罪行活动大事记》,现送上请审阅。 ”
               军委办事组
        海政宣传部干事   朱铁铮 
              一九七九年三月十五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9.刘祖能同志揭发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晚,反党分子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在京西宾馆会议室,又布置我们告所谓“ 二月逆流 ” 在军队活动的大事记。吴法宪说:康老要 “ 二月逆流 ” 活动的大事记,要快些搞出来。并具体交待:要把 “二月逆流” 材料按时间搞个表,说明什么时间,搞什么活动。要从一九六六年六月一直搞到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四日。
  注:原件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刘祖能同志原在军委办公厅工作,现转业到北京市建筑材料供应公司工作。

〔蔵書目録注〕

1.掲載の史料には、影印のみのもの、影印と影印件原文共にあるもの、どちらもなく活字文だけのものの三種がある。
2.影印は、掲載された全てではなく、一部のみを掲載した。
3.なお、青字は掲載した影印の本文で、赤字は追加された文である。共に蔵書目録が判読したものである。
 空白部分は判読不明、また誤読箇所も多数あると思うので、正確には影印を参照されたい。

https://blog.goo.ne.jp/1971913/e/7d65124cb64cad2976d53588966ddf87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5-21 02:20 , Processed in 0.02617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