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02|回复: 0

看雨文人与文革    (转载)

[复制链接]

0

主题

749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10-3-15 08: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人与文革
  R: r3 {' ?  F4 m: A- F; C看雨( K- r0 `' y0 S6 u8 b' ?1 L

" K- q& f. k5 A# H5 J* q
: o" s7 Y) S6 M5 h$ X* x6 |http://www.xingguo.org/bbs/dispb ... 03&replyID=2403) T) b, D& |& g! F
    j0 N8 z, R3 X. K
    对于那些文革中的受害者(这里仅指那些持西方自由民主理念的意识形态文人),从个人角度我是同情的,但对他们心理的分析由于立场不同,我的论述并不留情面。至于受他们感召的那些后文革新生代极右势力,由于这些受害者刻意地隐瞒和有意的引导,他们往往是以那些西方的理念作为自己行为和理论的基础,这里就不再提及他们了。
2 q; ]  S, T& t& |7 b6 R4 \4 z: y& K; F( l
那些受害者,以下我称为文人,他们立场的最刻骨的背景动机就是在文革中,他们失去了所有的东西,一切的一切,甚至是未来的希望。这些东西下面我会提到。 ! W! @! v3 C$ F$ h: A, q2 I; q& F
% J% x5 w8 {' K6 L. q+ q- Q
从中国历史上来看,中国文人作为一个边缘阶层,一直和政权有着一种微妙的关系,他们时而在朝廷分享政权利益,时而被整得一塌糊涂。但由于他们一直左右着舆论的方向和道德的价值,所以那些整过他们的政权一直声誉都特别遭。比较典型的有秦始皇、雍正,而那个非常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整个中国几乎可以说就是他奠定的基础)虽然独尊儒术,但由于把那些文人也整得够呛,司马迁的小鸡鸡也被割了,结果他在中国文人的眼中很多时候都被认为是一个要得道升仙的昏君。嘿嘿,刀笔吏是很厉害的。不过从事实来看,这些朝代大都是对中国有巨大贡献的朝代。而由于毛泽东的所作所为,使得他们对他的仇恨也达到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
" R8 A2 ~$ \8 U0 b& P; `
( D/ p- b, L% ?% B1 j9 [而他们自己呢?在文人的笔下,他们自己一直是一种道德的化身,是忧国忧民的典范,是经天纬地的才子。但是事实是不是这样?呵呵,事实和他们所描述的是有出入的,而且出入比较大。中国有两个比较典型的文人执政的朝代,宋朝和明朝。按文人对自己的说法,这两个时代应该是尧舜辈出的太平盛世,但不是,这两个朝代一个是中国最软弱,一个是中国最乖张的两个朝代。可以说是中国最腐败最无能的两个朝代。但是这两个朝代,在后人的眼中,批判的对象只有昏君,那些执政的文人很少被批判。而且由于朝廷对他们来说,有非常巨大的利用价值,所以对中国这种封建制度本身,他们从来不发一言来质疑它的合理性。 1 X8 M3 {8 O2 j" {- ~* \( d- t
% a( f; E# q) K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这是由文人本身的素质所决定的。中国文人从古以来,就一直是嘴大胆小,感情丰富,意志力却非常脆弱。其主要是因为文人从一开始就是食利者,极度轻视劳动和社会实践,大都拖着一个病怏怏的身体,一遇点什么事就特别激动。由这样一种身体条件和个人认识等多方面的限制,再加上饱读诗书,一方面培育出弱者的灵魂,另一方面也占据了道德和舆论阵地。这一情况在欧洲的中世纪非常相似,中世纪的教士阶层和中国文人的个人心理和社会地位都很相似。又贪婪又胆小,还特别容易怀恨,呵呵,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 i5 P  B0 }, E8 p. w: _: B. g. L" f, q7 c5 I
除了这些以外,中国的历代文人还有一个共同的鲜明特点:这班搞礼教的人还特别喜欢意淫。这不仅表现在才子佳人型的各种文学上,他们还有一大共同的爱好:对妓女特别有兴趣。只要她们善解人意,会呻吟几句诗,这班文人就很容易把她们视为红粉知己,这时候什么肉麻的话他都说得出来,而且还说得看上去很美。这些,在很多方面都有所表现,《聊斋志异》其中的一些故事完全就是那些秀才的意淫作品的收集,而象什么西施、杨贵妃、李师师、陈园园等等,这些妓女或者准妓女,一直是历代直到现在的文人们道不尽的话题。孔子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我也敢保证,在中国文人的脑子里,这几个人名肯定比“人之初”还要深刻。我记得在80年代,当时的金莲文学很是热了一阵,当时我还小,看得不太懂,现在想起来,才明白这又是那班文人意淫了一把。
4 @1 I$ A" \, s* f# n1 m1 U7 F! Q3 E4 f
而对于那些由他们调教出来的比较道统的原配夫人,按他们自己说的道理,他们怎么也应该大大褒扬的。但不是,这些保守女性所得到的待遇主要有两点,一是死后给她个贞节牌坊;二是生前,文人嘴上却是极尽挖苦之能事,总是把这些按他们的规矩办事的女人说得无比刻薄刁蛮,玩足了嘲弄功夫,并且觉得她们无味,估计很少跟她们上床,那些女性很少得到爱,否则脾气不至于坏到他们说的那个地步。而文人自己,在有条件不需要意淫的时候,他们会一个接着一个地把那些颜如玉请回家,隔三岔五,还能腾出功夫来去上妓院几趟,这可不是领导视察,而是要去犒劳犒劳笑面相迎,*十足的小姐们。手抚摸着小姐们*的地方,嘴里还不时念叨着什么“食色性也”,跟小姐们讨论些孔孟之道,不过现在可能换成自由民主了。 3 \' V7 u$ G, B! p! \/ x) u8 v% b

" ~, I- n  K8 Z% R从我所了解的资料来看,毛泽东对中国文人的这些品行和弱点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摸得可能是太透了。好像在教自己的女儿读书的时候,毛的女儿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毛就笑了笑:“三十年都不行”,女儿问他为什么,他作了很精辟的补充:“只说不干,说完就完”。呵呵,记得鲁迅刚写出《阿 Q正传》时,很多文人都觉得是在说自己,这大概也能从侧面说明点问题。并且由于文人的食利者本性,他们非常鄙视社会实践,所以一到真正干事的时候,不是这错就是那错,根本就不可能把他的目标进行到底。但是,事情做不好,他是从来不会埋怨自己的,他接下来的往往是痛骂那些他认为挡着他干事的人或事。象64后逃到美国的那般主儿,就是活生生的见证,这十几年来,除了利用那些学生的鲜血换到了不少美金,对用棍子撵走他们的人吠吠外,什么动静也没有了。中国现在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正在表现的也是这副嘴脸。经济没搞好,又开始埋怨起政治来。共产党人可不象这些种儿,国民党杀共产党,共产党人什么话不说,干!硬是跟国民党、日本鬼子、美国佬和北极熊干了半个多世纪。
" C7 W3 z" }6 g2 i, D$ y" H& Z# p3 H
由于毛泽东对文人的透彻了解和他本人的平民主义立场,在文人自觉朝平民主义方向转变的期望破灭之后,牛不喝水,毛泽东凭着他的个人意志和巨大的政治力量,决定强按头。终于,他发动了史无前例,恐怕也是后无来者的一场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它几乎摧毁了旧世界的一切。历史将会诉说,这一事件对于中国,却有极度深远的意义,它彻底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命运,实际上,它重估了一切价值。虽然改革开放以来出现各种反弹现象,但是中国社会的平民化方向再也不可逆转。任何一种违背平民利益的事件的发生,在舆论和道德力量的支持下,这些事件最终都将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抵制。无论当初的这个平民主义运动如何粗鄙,它都从此在中国大地上建立了一个民主的基础,在那以后,中国平民的利益都得到了来自道义和舆论的支持。在必要的时候,它甚至提供了一种民主的方式。   ^  z" [8 I; Y- [) j4 Y$ D

. n' o& F2 I5 z( n- s4 {0 s那么文人在这场运动中,究竟失去了什么呢?或者说他们为什么这么仇恨毛泽东、这场运动、这个政权?一句话,在毛泽东发动的这场运动中,他们失去了他们赖以优越的一切,并且打掉了他们将来优越的可能,他们被打回原型——他们也只是平民。下面是他们失去的那些东西的一点清单。
  [  f1 H# d8 i6 I) @3 E# Q
$ G6 }' \  U# G- h6 t( X一 政治地位 ; }! o* S  d. V' w

( T5 o6 ]5 I! B) j& r实际上在解放后,共产党提出了“专家治国”的口号,现在在台上的这些施政者很多都是专家出身,因此那些文人基本已经被排除在外。在文革以后,其实很多搞科学技术的那般人也都得到了重用,基本上对共产党也没有什么怨言。而那些真正的右派,就是那些搞意识形态的,或者搞文学捎带来点意识形态的,虽然也被平反,但晋升政坛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他们的所做所为就不敢让人恭维了,一面不停地给共产党政权和那个时代抹黑,其中还有一些人甚至还投靠了西方敌对势力。
1 K2 ]9 A( K- `- l- J7 U) E: p5 ^2 p3 f8 `( ~) M
二 道德价值 7 F1 p" |( W. O2 i  U% Z

3 _$ ~( z& j7 l; t3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几千年来作为天子门生的文人的自夸自赞在以往的时代不能说不是事实。但共产党政权一直把知识分子当成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在文革中更是完全剥夺了他们的道德地位。在文革后,他们的道德地位也根本没有恢复,以前,他们教训人时,我们这些没文化的人大都老老实实地听着,觉得他们说的都是圣人之言。现在,象我这种农民出身没多少文化的人壮着胆子,居然也敢顶他们几句牛,实在有点让人沮丧。“千夫所指,无疾而死”的情况,哎,是越来越少了。
7 S0 B  C  @# w8 V& I( {% v5 Y
. S& P3 l  P- E. F) {虽然共产党政权非常重视教育,但一直都把读书当作生产和工作的手段,就把读书作为目的,从而牟取政治权力而言,这一边缘阶层在大学专业十有八九都是与社会建设相关的情况下,正在慢慢消失,或者至少变得不再重要。网上很多搞自由民主的,估计大多也只是兼职干干,真的干起来,估计一个个脑袋全部缩回去,再也不出来了。不过这对于当事人来说,一想就觉得恼火。 & F: }  s1 G% [
2 P4 e2 e/ E& f3 c' X
三 舆论阵地
$ U6 L; X  E. p( Y" d7 V
& f& o6 d- S9 b如果大家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在共产主义运动达到高潮的五六十年年代,社会主义阵营最为强盛,这时候美国和西方国家出现了麦卡锡主义,对同情共产党的个人和团体一律管制并惩罚。等社会主义阵营衰落,同时西方基本完成丑化妖魔化共产主义的导向以后,才慢慢放开了舆论,有了现在所谓的舆论自由。但是西方非常巧妙地掩盖了这一过程,把西方媒体说成完全是自由的媒体。
) N0 H8 _1 t3 @+ @# x0 n; b$ j* {; ?" a2 J7 Z
而目前势单力薄、内战还没有结束、很多里面和外界的明显的或者潜在的敌人正在虎视眈眈的中国,加强对舆论的管制是很能理解的,这至少减少了国内敌对分子对建设的扰乱。但这同时也让那些自由民主的精英失去了鼓噪的一个舆论阵地,这他们又大肆着墨,说中国没有人权,没有自由。实际上,中国对舆论的管制非常宽松,对官员的腐败行为一直持坚持舆论监督的态度。但这些对那些要颠覆共产党政权的人来说,远远不够。 , \+ Y% t7 H# I7 `
: \6 M2 I1 q5 e% u
四 群众基础 " ^' u" j2 I2 S# c0 C" s- [

2 ^2 p$ t0 J. S; Y- p+ q/ W和那些只知道在城市里嚷嚷的文人不一样,只要稍稍了解中国近现代史的人,都很清楚共产党怎么起家的,那是他们一点点为人民办实事,“打土豪,分土地”等,一点点积累起来的。那些农民不看别的,就看这些,所以他们才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儿女送给共产党,用小车推出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有件事情我非常深刻,在军训的时候,刚拿到枪,我就拿着那把空枪到处乱瞄,有时看见走过来的MM就瞄一下,结果被当我们教官发现,他非常严厉地教训我:“不准把枪口对准人民”,说实话,这给了我很大的震撼。 4 ~' N, R% U! u8 @
/ O# i# K; }) y
而从古至今的文人,除了嚷嚷以外,有几个人给那些要饿死的人添过一勺羹?今天的自由民主人士,谁真正给人民办过一件实事。光拿嘴巴说谁不会,我也会。 " A1 K$ e- ^5 z2 v, Q
. D$ U8 X# X# Y7 p; \# k, m; |/ y8 |5 n
如果仔细分析这个边缘阶层的性质,就会发现作为企图食利的群体,他们的本性是与人民利益相违的。在没有能成为食利者之前,他们往往通过摇旗呐喊,借助群众的基础来获得声誉和威望,以为晋升食利阶层的本钱;一旦成为食利阶层之后,他们又会利用政权的力量打压人民的正义要求,有些人要还是一根筋,他们就会勾结在一起,极力对他进行排挤。这就是所谓的在朝忧其民,在野忧其君。 , G& m* ^& g) F6 V! `3 t" g

' G' \* v! ?/ o" a' E+ j- K基于毛泽东对这些文人本质的了解,在文革中,他发动人民批判了那些从古以来一直都批判他们的少数人,从那以后,无论是一字不识的农民还是毫无政治头脑的工人,在他们的说教面前至少产生了一点免疫力,至少不再象从前那么俯首帖耳,变成一堆愚民。 6 @% z# b8 D) g. A! ]( L
+ [6 }3 S/ Z$ i$ k; N- A1 U
由于政治上的需要,那些搞意识形态的文人非常需要鼓动起一批无知的群众,来为他们冲锋陷阵;另一方面,根据他们的经历和认识,他们对这些整过他们的群众又怀着一种又鄙视又仇恨还又恐惧的心理,而这又让他们的前一点需要变得有点叶公好龙,一到近距离发动群众的时候,总会有点心理障碍。更何况那些整过他们的群众也不可能对他们不保持一定的警惕。 % N2 U7 C. W. t  k! D, z# o
7 J) r  [) o3 U4 Y& x- ]
所以他们所采取的策略往往有这几点,一是互相勾结,结成一团;二是影响那些政治认识还是一张白纸的青年学生;三是远距离放炮,不断丑化妖魔化共产党政权,利用改革中所产生的问题,持续鼓动社会的不满心理;四,其中的一些自由派经济学者还不断给中国提供各种误导经济的方案,其中,80年代的恶性通货膨胀就来自这些经济学者的建议政策(提醒大家一句,这些经济政策,就是他们所倡导的自由民主政治体制下的经济政策中的万一)。等等,不一而足。
0 ~$ ?1 G/ J; B* }8 ?. H# N
# v( s. k& H0 U# J6 ]5 X* S在改革开放后,一方面,共产党的刻板宣传再也没有多少人听,甚至产生逆反心理;但这时候各方面政治环境都非常宽松,所以那些文人伸着个脑袋,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了,首先就开始呻吟起来,弄出些伤痕文学,一看政府没有什么反应,就开始清算文革,到后来,经济环境转恶,转而就把矛头直接对准政权。那时候新生一代还没有成长起来,工人农民就不用提了,所以文坛上基本就是那些文革中打滚的人。从现在来看,80 年代完全可以看成是另一场文革,是文革的文革。但是这时候根本没有人民群众的声音,而且,这时候如果有人发出不同的声音,认为文革不是那么罪大恶极,呵呵,估计这个家伙过不了几天,就要无疾而终了。
- A2 ~+ d* p. u! ^" q6 H
: z" D; Q. Q5 O4 k4 g我还记得当时的舆论是一边倒啊,与共产党合流的声音基本上一点都没有,结果我身边青年没有一个对共产党满意的,一个个对国家的前途都丧失了信心。 ( y5 r2 A/ a! H3 l5 ^# |9 t, B
' Q  H$ u: a; x5 u: a& z6 n
文革需要反省,但那些人的所作所为绝大部分既不是反省,也不是反思。如果说文革造成民族文化和意识上的一种虚无,那么80年代对文革的文革则是往这个民族文化里扔进去无数的垃圾,污染了许许多多青年的灵魂。 $ f. m. V" [0 t
% @! m! L! ]3 z- [% J$ o0 x% h: T
还有很多,不忍再说了。其实,这些东西中的其中之一的失去,也足以让一个人心理和人格发生扭曲,更何况一次性全部失去。作为一个阶层的意识形态文人,在影响了中国社会几千年之后,他们存在的社会基础正在不断丧失。虽然他们也在奋起抗争,但历史的车轮终究无法阻挡。这篇文章权且当作一幅挽歌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9 23:11 , Processed in 0.07470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