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37|回复: 0

澎湃新闻:令政策平陆往事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0
发表于 2017-6-8 12: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闻莺
! s! ?1 d# o& H/ n; H1 E* M2014-06-28 09:35 来源:澎湃新闻3 N( v7 \/ W% t
字号; ~% C/ r; |! r" {+ G( ]" I) u
4 |+ R2 E( g7 `& U- e, F. o5 Y3 y
洪阳村,毗邻黄河北岸,现有1600多人口,荆、谭、令狐为村里三大姓氏。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闻莺 图8 O/ ?) |6 M  b& C( x; A, T6 G- l3 q5 I
/ a4 |, P6 a$ H2 p
       多年以后,当令政策面对纪检人员的审查,不知是否会想起,父亲带着尚未成年的自己回到故乡山西平陆的情景。; G7 q& T3 r$ h$ o( P
! S% l% X- Y" h
       当时,黄河水冲刷着沿岸的土地,熟透的枣子漫山遍野,孩子们大声朗读着长篇通讯《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那是不久前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情,每个人讲起来都能活灵活现、备感亲切。
' @( H% L" y0 t( v
# B/ j& v' b4 R& N' K       或许,也是从那时起,令政策就该知道,故乡不是一个缺少故事的地方。
4 q; q0 y) r+ o# B2 l  O0 `
2 g. L; B" d: x8 ]! Y       这里走出过一位比孔子还早的圣人傅说,是唇齿相依、假虞灭虢、伯乐相马、按图索骥等十多个成语典故的发生地,也曾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见证了一个个血性男儿的决心和果敢。
8 u0 M: O, \: l' R
. L- V" l% a( C       2014年的初夏,令政策也成为故事的主角。1 W, D; M, D3 n2 Q) \  z

* o& |" L; O- S! f: n0 h       6月19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 J  r( z9 T% b 0 L, l4 p( Z. V7 Y
       4天后,中组部有关负责人证实,中央已决定免去令政策的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 _. I  R$ h9 L; P. q
- y9 g' n0 r  s+ y
       有故事的土地,生长有故事的人家。以平陆为起点,令政策和他的家族,出走、回归、再离开,演绎属于他们的人生。
+ V) c& D0 o% d5 M4 ^6 @3 k
/ n# T% f1 Y* C! _' S$ O洪阳村令狐往事5 B% ~, A& Z( L# h. o6 l6 l; J5 ^

0 G3 f+ y9 A2 E4 v' L       尽管在洪阳村的日子寥寥无几,但对令政策而言,这里是一个绕不开的地方。3 b# |: p# T% k, h+ P& i

3 H2 {9 T7 W+ m0 Z8 y       数百年前,他的先辈们在这里落脚,安居乐业,繁衍生息。数百年后,当父亲带着他渡过黄河,踏上平陆,第一站也是此地。
+ Q$ A% T; {2 }# G# O
1 {! ]6 _/ H$ e! l- I       古地洪阳,位于平陆西南、黄河北岸,原属葛赵村。光绪《山西通志》提及的“洪阳渡”就位于此地,曾与茅津渡、太阳渡、南沟渡并称平陆四大官渡。
. G6 R' E% c% w! W; u" g 6 j2 C1 `' `1 h, @& E, {
       如今的洪阳村,已是个新建的移民村。1957年,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的三门峡水利工程开建,黄河沿岸上千村庄陆续被淹。1959年,包括葛赵在内的周边村民搬迁到附近,形成了今天的洪阳村。6 r- I( w5 {' o" Z' p, p

) h9 Q, e9 |  N* S$ f! y5 D       村庄面积十六平方公里,1600余人,在当地算中等规模。村民主要靠种植枣树为生,洪阳的枣,在晋南一带已小有名气。0 G* V$ ^$ a" X) e

" p( r9 l% O. [% z  I1 t       村里有荆、谭、令狐三大姓氏,其中“令狐”因复姓颇为瞩目,甚至被误认为是“西域族裔”。
8 X( @( q( `* @5 B& @; J4 { * y9 U5 H" Y& V
       实际情况是,令狐原是春秋时代的一个地名。《水经•冻水注》曾写到,“令狐即猗氏地”,所指位置即运城境内的临猗县。7 @4 }7 x6 C0 w' {1 k) `
9 `4 n- ^; _3 A2 |
       令狐族谱记载,令狐氏原是周文王的儿子毕公高的后代。春秋时期,毕氏后人毕万屡立战功,晋献公将他封在魏地(今天芮城、平陆一带),并赏赐魏姓。若干年后,毕万后代魏颗又立战功,晋悼公封魏颗之子魏劼到令狐地,并将令狐姓赏赐于劼。
% `$ \/ N2 U1 i3 _/ T$ m# ^
& U0 l3 b& ~$ K8 N       令狐后人多好学,出了不少举人、进士,尤其到唐代,朝中为官者数人。唐末以后,家族逐渐衰落,到明朝只留下两户人家,一户居住在平陆县狐家凹,一户居住在临猗县王鉴村。$ T; f; p2 @2 @7 h( x- z
+ Y% c( E' ^+ |3 o& q: `( X
       洪阳令狐家,便是平陆县狐家凹一支的延续。尽管这一家族已有2600年的历史,但对洪阳人来说,有关他们的记忆,只能追溯至令狐益三一代。
& u  R) l! f9 ^8 l* N9 u
2 Z/ [* I/ k5 `8 d( C       令狐益三,普通农人,种地、行医,因人品贵重、医术高超,在村民眼里德高望重。这家人有四子一女,小名分别新颖、新吉、吉祥、四祥和五经,听起来颇有诗书味道。. B2 O' s$ [. M" {; o! O/ ?

" a) ]1 p' J* p$ v       四个儿子中,四祥大名令狐野,人如其名,个性最为突出。他就是令政策的父亲。) e' F( ]0 o, h0 m
' P% M# j( o6 Y+ r: Q0 z, f
       同样行医,令狐野没有直接继承父亲的技艺,而是投奔远在西安的表姐,学习西医疗法。学成归来后,令狐野在村庄开药铺,设门诊,还学习西医模式,加入了挂号程序。
% a0 F7 N( h+ h1 b6 a* K 9 Z1 U* j/ K/ g$ O; O# y
       只可惜,这种形式在当时的中国农村只算新鲜,却不讨喜。3 k! [5 S$ E: e, Q0 L& D" u2 z
* C, L* L" s6 U/ [- {& P, R+ x
       不久之后,药铺倒闭,令狐野前往平陆茅津、芮城等地再次尝试,效果都不尽人意。上世纪30年代,在一位同乡的指点下,他前往延安参加革命,就此挥别家乡。
" q; ]0 w) C) z' c$ j
常乐镇后村令家旧址,原来的延安式窑洞已近乎被填平。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闻莺 图* L1 s5 M) j% J) V2 \6 X0 S: Q1 r- f
0 L! G3 w" l% G$ ~  `; c& ?. i1 B) d; x
延安来的“十三级干部”        
* s' p& x6 I: A 1 [" B, b6 c# C
       上世纪60年代初,当令狐野再回到平陆,已是让同乡敬仰的“十三级干部”。% O  ~) [3 e4 A2 J" d1 @

' {0 N# }0 O0 t1 t  f( Y       按照当时我国公务员职务等级工资制度,“十三级”以上就是高干,对应到部队为副师级,对应到地方为副厅级。
, y! ]" G1 w) k) e$ v& H
8 c  l0 F. t8 R, N, o6 W: D       一个开药铺小伙,如何成为我党的高级干部?平陆令狐家族一位知情人士介绍,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缺医少药,身在延安的令狐野找到了施展自己的平台,一步步被提拔了起来。
( Q8 b8 C8 p% }4 D( S
" Z3 g1 u4 @- t. @' q& ^3 r& C       1937年1月,中共中央核心机关以及红军总部从陕北保安迁到延安后,傅连暲受命组建中央苏维埃医院,并任院长。红军改编后,中央苏维埃医院改称陕甘宁边区医院。" i3 @' w' O$ J) w
. h  U/ G  w$ c
       据《陕西省志•卫生志》记载,1938年11月,边区医院迁至东二十里铺,调欧阳竞为院长,翁祥初为协理员,令孤野为医务科长,魏明中、汪石坚(锡曾)为医生。在此前后,由汪东兴、丁钱辉任协理员。3 X- Z" K, L7 r5 _. J8 k

6 b0 q) Z  V8 V  A( i! q/ c" ]       1939年四五月间,因河防吃紧和敌机袭击,边区医院决定迁往安塞。身为医务科长的令狐野,直接参与并负责安塞新址的修建。
. E. C/ S* [* ~4 z$ ]3 Y9 Z : C/ r, y1 J' [( R
       医院在安塞开办后,令孤野继续担任医务科长。欧阳竞继续担任院长,副院长为高明,协理员翁祥初,边府特派员赵国根。
9 U/ C) U+ ]. E , V, @2 w" W/ H+ E9 P
       1939年12月,由边区政府领导的延安保健药社改为卫生材料厂,专制各种丸散膏丹代替西药,供给各院各卫生所急需。李常春兼任厂长,令孤野担任副厂长。9 g# a/ B( p0 I' m+ s

) O0 v  ]2 j. v       1941年5月,光华制药厂与边区卫生材料厂合并。边区政府重新任命梁金生任厂长,令孤野、劳东为副厂长。
2 h9 p' U) [/ ?3 K) c4 U% h% I
3 [4 s. K; f/ g/ y0 u. [5 }       此后,令狐野一直在医疗卫生系统工作。有消息称,他还在公安部工作,还曾担任过华清干部疗养所所长。
! o( a7 f+ w4 L' U8 {4 [  e& o/ O # t2 r" k" f$ [! G
       在外打拼30多年,令狐野算是告老还乡。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回到自己最熟悉的洪阳,而是住在距离村庄十多公里的常乐镇上。! \4 |: R$ b! P2 v3 c; d( U
6 R# @0 z' i, s* ]/ c: J) |5 Q
       其中缘由,还得从他的婚姻说起。
' ?' u+ j, W) C  x
1 p, C1 |( r5 g+ Y; {       令狐野前后有过两任妻子。第一任与他同乡,女方略为年长,家境殷实,还资助过令狐野读书。两人婚后育有一女,小名爱女。第二任在延安认识,对方也是边区的一名医护人员,两人育有四子一女。
( n2 Z7 A" Z* A  K: p9 W# h' n- e/ a 4 c" T/ ]0 V; d7 l" n$ w
       这两段婚姻,让他的家庭关系比较微妙。一位与爱女熟悉的洪阳村民透露,令狐野在延安时,他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大女儿曾去看望父亲,相处很不愉快。而他的第一任妻子,28岁时丈夫就不在身边,一直伺候公婆。
. B! u0 f8 h( j0 r$ w 3 H7 E. o0 u2 [, {( H: {2 p
       因此,这种情况下,退休后的令狐野就算想住回洪阳,大女儿爱女也不会同意。而另一种说法是,洪阳当时正处于移民重建期,条件简陋,令狐野自己不愿再回到村里。5 m- Z- r; C4 i

8 ^; T6 N3 Q8 |& Q5 S少年政策初长成* j3 K8 G/ C/ R+ I" K- d

6 {' J* k2 g) U+ L       无论如何,平陆县西南30多公里的常乐镇后村,令狐野终究安了家。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在延安结识的第二任妻子以及之后所生的五个孩子。% Q3 s. t5 L, G# y, ~  f6 J
& n4 X0 [; `' s) I: z( {, G
       那时的他,一定不会想到,许多年以后,五个孩子会因为自己的名字备受关注。/ ~1 r, I& M& }6 b7 {: v  T
& y3 f% Y" Z  m& G; ^1 q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07年10月,时任党的十七大代表、山西省发改委主任令政策向媒体透露,父亲当年特别喜欢看报纸,他们出生时,父亲就地取材,在报纸上找一些当时见报率较高的词汇如路线、政策、方针等为他们取名,这就是他们兄妹五人姓名的由来。( S0 w2 o# `' _* Y8 c! z! s$ r
2 i% ?  @+ u5 W' p
       令政策,1952年生,是令狐野和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孩子。如果不算同父异母的姐姐,他在家中排行第二,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以及两个弟弟。
7 y6 q$ t. H9 c6 u9 C* U
' F4 c9 Z) B$ r1 ?4 }       在一些常乐人记忆中,少年时的政策并不出挑。他总是穿一件军绿色的衣服,又黑又瘦。1965年到1968年,令政策在常乐中学念书,学习属于中上,爱看书,文科尤其作文比较好,理科差一些。
5 V# o0 t" ~5 H, L0 \: `
3 C" j1 }- l1 G# l       初中三年,令政策还是班里的宣传委员。据他的一位同学介绍,他们的班干部都是一票一票投出来的,最能说明一个人在同学心中的地位。
) g3 z% s( Y9 n5 i% P: s
- v1 D7 U# r  l- H) y3 m       1966年10月,毛泽东第五次接见红卫兵。令政策作为班上仅有的两名代表之一,跟着县里另外十多个孩子一同去了北京。这个名额,也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
8 v. m; R  Y4 C6 G% k6 F : ]% ^, M7 s+ X5 m! [6 V
       只是那时,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话不多,出身很好的干部子弟在想什么。他很稳重,不轻易袒露自己的内心,也不会把远大志向挂在嘴边。
; S# U: p  u1 o) ^/ g# ^ / j: M6 y& p& U; ^1 V7 [
       相比之下,参过军,又当过电影放映员的大哥令方针反倒让大家印象深刻。在常乐人的眼中,那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年轻人,毛主席语录歌张口就来,走到哪儿,都能把气氛搞得火热。! g" }# j  w( h  h) x$ J
# a$ [% r9 |, c, C3 B' U" w3 J4 u
       数年之后,长子令方针在一次意外中丧生。失去大哥的令政策,以长兄的角色,肩负着一个家族的使命。
+ c/ A- R: B  t1 D" N. A' c $ j, y* m8 x# h% Q+ z; w( K
       关于令政策毕业后的去向,一些老乡的记忆和公开的简历略有一点出入。
( V  ^0 f. j" D$ h( ]' Q; h! A+ n 1 m( V3 I) }7 ^
       公开资料显示,1968年10月至1971年7月,令政策在平陆县常乐公社医院、国营硫磺矿厂工作;1971年7月至1982年2月,他在运城地委机要办公室、省委办公厅机要处工作。2 ~& K: X7 C+ F+ l, N  u" H5 Q

' V" B" Z6 {! }7 U3 G+ I( q       但据几位和他共事,以及给他办过人事调动的平陆老乡回忆,令政策是先去硫磺矿厂,再到常乐公社医院,然后直接调到省里。, Y- i, v+ m' f" c" ?' V6 `
6 M- D/ Z  E% b+ o: \& L; C" `6 b
       1968年,令政策初中毕业,正赶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高潮。- F3 X& A# G# i( r- J

. w% q8 Z3 `5 m       这年12月,毛泽东下达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年仅16岁的他也轰轰烈烈,去了离家80多公里外的国营硫磺矿厂。( z' e8 H! l4 G* F' ]
: G  h% T9 ?2 p5 {
       这个国营硫磺矿厂,在平陆曹川一带的深山中。据一位和政策同批进入该厂的老乡描述,厂里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特别是空气,常常呛得人喘不上气。: }! c- e, p6 z; Z! O) d& k
* L2 s  z& _) ~" K
       在厂里,令政策被分到了磺炉,干的都是体力活。同事们都觉得政策就是个孩子,很普通,在当年那批惹眼的年轻人中根本排不上号。1 C  ?! o! d% f2 U' z" R

5 W7 H) ^& J+ K3 I6 b; S5 F       没过多久,令政策就离开了硫磺矿厂,在常乐公社医院给病人抓药。他还是保持着一贯的质朴低调,一直到1971年离开。6 O1 t" {% a  ?' k! i: q

, R, \0 ^! Y5 G' ^/ J1 C& r& W       曾在平陆县人事局工作过赵姓工作人员回忆,当年省里要抽调一名机要员,县里的领导班子还为此专门开会研究。经过讨论,读过书,家庭成分好、各方面比较优秀的令政策脱颖而出,获得了这个宝贵的机会。+ m$ h# u& m$ u6 \& v
& G8 t: z* e+ ?# O) ]
       1971年7月,常乐公社医院为了欢送这个即将去省城的年轻人,特别合影留念。在那张33年前的老照片上,19岁的令政策穿着白色背心,坐在前排中间,表情青涩懵懂。

0 G/ e, O; \/ I4 N7 |5 C1971年,常乐公社医院欢送令政策合影留念。前排右四为19岁的令政策。2 y8 r+ W& e( C# D. _4 u' T; _
# F/ M2 C. T0 Z- e# x
正统到有些难以接近
2 z, C" t4 C5 o. Z2 j3 Z 4 I1 H6 D6 D: h
       令政策离开平陆县后,住在常乐镇上的令狐一家,还在这里继续停留了十年。对于这个“吃皇粮”的干部家庭,镇上的人都充满好奇。
: [2 t& h8 N2 l4 X4 S7 J0 a3 e9 x
6 O' X0 E% V, P7 x       那时的令狐野,还是被大家叫做“狐野”——平陆县姓令狐的人,都是习惯性地省去“令”字,不了解情况的人,常常会误以为对方姓“胡”。
" @5 O" S: P# V) d4 p7 b
% \1 T, t  e- R! S       那时的狐野家,住在常乐镇后村西北方向。他们请人打了一个延安式的窑洞,12个门洞,大门在中间,两边只有窗,走进屋里可以向两边贯通,这样的房子,在当年的平陆并不多见。
% o/ v  X9 p- C; ?4 P/ \- n- ?. J
& c8 f. b% N3 Y4 I       那时的这家人,孩子多,经济条件也不错,买东西总是一大包、一整筐地往回搬,让乡亲们甚是羡慕。不过,他们家用的东西、穿的衣服都很普通。孩子们穿件带补丁的衣服出门,也显得很正常。% D" c8 S0 z1 g4 ^
: A9 x. x. L" Y  _/ }! B' ~
       对于令狐野,人们对他最多的评价是,耿直、正派,就是性格火爆,是个典型的“老革命”。
+ f$ L' v1 w" G 7 h: l2 I# C+ h
       每年春节前后,县里、镇上,都会有领导上门慰问,自然免不了拎一些水果、罐头之类的东西。每到这时,令狐野就会发顿脾气,让人家赶紧拿回去。5 q* @- W' Y# [" H6 x

& y, d" I3 g* [, x7 [+ b( x       他跟镇上的人走得并不算很近。偶尔聊天,令狐野也是分享自己的教育理念:孩子就应该多吃苦,吃粗粮、穿旧衣服、不要讲究,不能乱花钱。0 ~$ b* T5 Z) l* L  `: S

1 U: e. O7 M% d8 a: o8 e       有一年清明,令狐野带家人回村里扫墓,中午在老乡家吃饭。当时他们自带了馒头和蔬菜,意思是不让老乡破费。
* E7 N) _! U% y! O0 t& T - @) ^5 u& n- i& m- L9 A+ V
       严肃、正统,甚至有些难以接近,这是当年人们对令狐野一家的普遍印象。很多年后,这种感觉在令狐野的孩子身上,有了变本加厉的体现。' v" k9 E, }1 ~5 N1 P
! J# t8 v0 L. N! o+ S
       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令政策先后在山西省委办公厅、山西省委机要局、山西省粮食厅、山西省发改委等单位担任领导。这期间,自然会有不少乡亲找上门,希望打声招呼,办点事情。0 ?) H4 r; z1 o
3 C. V, O" s/ H6 m* {
       只是在平陆,这类希望几乎没有实现过。
/ Y- \5 ~, O6 `% p ( x7 c# K, Z( O) r; C# ^0 i2 F: G* t
       曾经一位平陆副县长去太原找令政策,因为在楼下大喊政策的名字,事没办成,还当场挨了顿臭骂。
& `8 h! C: l0 J% f; T6 W" C' `% i6 T 2 B5 m! I- }2 W* ?. b0 Z( c: }4 T, [
       两位常乐中学老同学也去太原找过政策,连办公室都没进去。他们在楼道和令政策碰了面,事情还没说出口,赶着开会的政策就匆匆告辞。
" j' {) n7 @2 q! {, _* H6 I/ | % v5 H5 a* W  t: b" M5 m: i
       还有一位洪阳老乡,带着孩子去太原看病。昂贵的医疗费让他们束手无策,希望找政策想想办法,同样吃了闭门羹。
. e. I% v9 j3 b$ T7 B- X. ^ " M+ c3 _! N) Q
       就连他的电话,也不能随便打。曾经有老乡辗转跟别人要到号码拨过去,没想到政策大为恼火,之后还追查号码到底是谁给的。! q4 t& }* M  V1 Q

, V. Y  H& j  t- a       不仅政策,令狐家的几个孩子也是如此。平陆人都知道,令政策的妹妹令狐路线在运城的大医院当领导,可别说同乡,就算是本家亲戚,去运城看病也托不上这层关系。
9 A: F: t4 B! M4 C+ y1 S" m 5 }8 P$ E; i: I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也难免让平陆人有些怨言。人们都说,平陆出了大人物,可没有跟着沾一点光。
9 L9 V$ o1 W+ I; B3 C
# O6 i$ e1 o4 n       平陆的现状似乎也在印证这种抱怨。0 v2 |8 m% E5 A* U' K7 ^
# _; \4 C+ W1 v
       这座位于秦晋豫黄河金三角地带的县城,至今没有摘掉国家贫困县的帽子。县城除了新修的几条马路,大多建筑设施都显得很陈旧。
+ U! \" n' h. w7 ~% I
& ^/ p8 v7 B6 D# A2 X       “平陆不平沟三千”——因为地处山区,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偏远一些的村庄更显贫困,不少人家还住在简陋的土坯房。5 s* ]9 ^+ O, ?% j6 g) N1 _* M6 A
6 u' O# g2 \/ _4 C
渐行渐远的故乡$ ]7 y- A. n, ?# E$ e- h5 X; g9 v4 M

; v: c2 F- }4 y# N! o       或许是理念不同,让令狐野一家人与平陆渐行渐远,又若即若离。% U0 l% s: @, d$ f+ D+ M

) a% Z' o9 T. D$ P4 n1 Y" k* P       上世纪80年代前后,运城地区为老干部令狐野安排了疗养和住所。令狐家在常乐镇上的延安式窑洞,也以将近3000元的价格卖给了同村一户姓贾的人家。
2 t) E1 f* ~/ h2 W0 [ % P, Y- a8 X# R+ n3 x0 `
       自那以后,平陆对令狐野和他的孩子们来说,再没有家的意味。洪阳村的人说,早些年,还能碰到这家人回来扫墓,后来就见不到了。$ q5 y- B5 J1 y1 F8 E4 p
1 s  T5 |" S/ Z$ D. u  D# E* L3 A. c
       前几年,村里一条一米多宽的小路浇上了柏油,因为这条路经过令家祖坟,大家都以为是令家人修的。后来才知道,修路是村里另一户发展比较好的人家操办的。
3 a0 z1 ^. _* a ; j0 X( Y! z' g4 C6 p
       2009年,令狐野与前妻所生的大女儿爱女因病去世。遗憾的是,爱女与父亲的关系到最后都没有修复。她的子女对外公也相当陌生,即使小心提起,也会得到“和我们没有关系”的淡漠回应。
" e8 n6 \8 b/ W. I0 F. I& c/ Z ' t% a* A6 Y# L4 r
       如今,年过百岁的令狐野,一直住在运城。平陆的亲戚朋友说,他们曾想去看看老爷子,但都被婉言谢绝,索性不常和这家人走动了。
. V' d% [$ a; Y6 U, Q ' c5 w# R& V8 Z
       只是,当令家的孩子一个个走向人生巅峰,这个山西南部的小县城仍然会被经常提起。8 N% Y2 _2 d8 @& I' ?1 `

( Y( \* K( [0 L) j2 b0 y3 p       不少人从四面八方赶来,走进令家人住过的院子,寻找令家先辈所埋的地方,感慨风水有多么好。
, @1 s* o2 h6 i. w
- A2 M+ {4 v  I: b2 x' M       也是那段时期,令家人也会偶尔回来。他们会带着第三代的孩子,走进这个曾经居住多年农家小院。原来的延安式窑洞几乎被填平,房子的新主人在另一侧盖了新的砖房、种了杏树,令家人走走看看,若有所思。
+ P  r# d+ A4 l2 w1 X1 A5 T
0 k! s3 |8 R0 @% k# }! t% Y. Y       作为老同学,高海(化名)最近两次见到令政策,分别是在2011年和2012年。, j. W: i. ~8 v4 m; l! y

1 V; S# s- c* `! l* w7 K6 H1 U; k8 f       2011年那次,他们在常乐镇街头偶遇。彼时,已是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的令政策回乡扫墓,在镇上吃了一碗凉粉,刚刚起身,就被眼尖的高海认出。
, Y4 s( p3 v4 ~' l  ^ 3 i' q6 @; a7 C  P+ E( i, _9 W
       两人一同走回了母校常乐中学。校园里,最气派的建筑就是一幢5层高的教学楼,是2001年才建起来的。
! M% s& v4 r$ I% N* Q. J6 }$ ]0 f
0 G6 m; K0 p; D3 d% V/ O9 W9 ?       常乐中学的老师们说,在那之前,学校的教室都是平房,想盖楼房却一直缺钱。后来省里有个专门资助农村学校建设的款项,为了拿到这个名额,学校派人去太原找过令政策。
8 @6 M+ t' ~; T4 \8 _$ r/ B: ` ! Q( n! V8 v  y0 }" U7 b
       令政策没有当面承诺什么,但100多万的拨款最后还是拿到了。因此大家一致认为,这个教学楼还是有令政策的功劳。
- K9 j7 n+ c9 f; o8 g
. q7 X& E' ^) H7 U9 p+ W       令政策似乎并不想和家乡牵扯太多。每次回到平陆,他都行色匆匆,亲戚、老师、同学很少去看。平时同学们电话找他,也没几次能打通。大家小心翼翼地猜测,“政策可能是怕咱们找他办事,会比较为难吧”。
- o' Q3 W6 ?5 b
/ O' m; X' X4 Z9 g5 B       不过,2012年“五一”假期,和大家少有联系的令政策一反常态,参加了初中同学聚会。就像40多年前当班干部一样,作为代表的令政策被推到台上发言,他用“三个感慨”、“三个感谢”表达了心情,言语里透着真情,又不失领导风范。- F& i" D$ A+ f" z+ R% O; D. F: o
, b% Z  ~! K+ v" T$ B
       那也是令政策跟同学们难得亲近的一次。参加那场聚会的多位老师和同学回忆,聚会时,令政策给每人都送了一台平板电脑,还跟大家保证,以后找他可以发短信,一定会回复。2 H7 E  A( u3 G' S

" U+ R: O7 _+ s. W6 ^6 u       大家后来问了一下,这台平板电脑市场价大概一千多元。' |/ D. H4 P4 w' u1 y

! C4 _& T" `: X; m0 ]# H       只是,很多人的短信可能还没来得及发出,令政策的命运就急转直下。
! O6 T3 i& |9 h0 P' s3 z, u ' u& @0 ?( {' e- g7 h$ p; C; O
       2014年6月19日,中央纪委公布消息,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C- F' S7 L7 L8 }

8 ]4 k! c* [# r2 {& |0 H0 W3 X       4天后,中组部有关负责人证实,中央已决定免去令政策的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
* L) U4 [: p  D# ?* m2 A& D' s ( n8 b3 p7 Z/ @) A0 ^( p
       此时,黄河北岸,平陆洪阳村令家祖坟前长满杂草,在夕阳下稍显寂寥。
      
$ {8 Y/ P$ f! F2 S& o7 {+ m
常乐中学,1965年-1968年,令政策在此读书。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闻莺 图! g) ~$ e& Z( ^- E, W

! ]7 C  b8 Q/ M, \4 N+ t
- F; m1 u- U/ c$ ~, E/ j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528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7 07:15 , Processed in 0.0773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