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411|回复: 0

滕叙兖:哈军工红卫兵历史典故之一——“剃鬼头”的细节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148
发表于 2015-12-14 07: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剃鬼头”的细节# l1 y( Q  a- o- C5 e! U1 g

4 p! H  K4 E/ q, W5 \) Z
1 R/ P8 N# P: ~3 |/ a
    ——哈军工红卫兵历史典故之一
5 k0 j. {3 j8 {% e7 l) o9 B# J- w
( T1 v8 C$ @  u

$ c( u% E# t* d' h    作者:滕叙兖
2 c! G& E5 Y. {% o
8 O$ [8 C( X8 C/ R4 q( ^. M2 F% M& z
8 c' b7 E% X8 K; v0 [6 c, _
    十年浩劫中,中国青年学生成立“红卫兵”组织,一个史无前例的狂热的暴力团体假革命之名,横扫神州,留下无法计数的血腥残暴的历史罪孽。追溯“红卫兵”组织的发端,应该是在1966年6月初北大政治疯婆聂元梓等人的大字报出笼之后。% q# v" m' _# N7 a/ s
6 e8 p6 ]) \; e1 T2 n" [& y, n

8 x6 ^- [) N( {) p( f& X    1966年6月18日,北京大学数十名教员和干部遭到游街、戴高帽子、撕破衣服、在脸上抹黑墨、罚跪和扭打等暴行。两天后,国家主席刘少奇做出批示,要求制止这种“乱斗”,他不是说“不斗”。后来他被指责——把文革搞得“冷冷清清”。7月26日,江青在北京大学的万人集会上宣布6月18日事件是“革命事件”。自此,暴力殴打“阶级敌人”立即开始流行全国。5 D. ^9 X! K4 }8 |" e+ ~9 {5 _
. I5 ^0 ~* ^* D* j) R1 o- r
. r( Z$ `/ ~" P6 [  }
    北京大学附中成为北京市最早对学校的领导干部和老师进行野蛮殴打的地方。副校长、化学老师刘美德(女)被剪去半边头发,剃了“阴阳头”——文革时普遍称为“剃鬼头”,她被强迫在操场上爬行,可能是文革第一个遭受“剃鬼头”这种人格侮辱的受难者。) _2 T4 j* X- m5 [/ O/ D
0 @# S9 H; {( m* m
. p' _# S+ a0 _8 R
    形形色色暴力恐怖行为走向普遍化的同时,“红卫兵”组织在全国兴起。8月1日,红太阳写信,向清华附中“红卫兵”和北大附中“红旗战斗小组”表示“热烈的支持”。二者都是在6月2日出现的中学生秘密小组织,都积极“批斗”原学校干部、教员,并集中攻击文革前的教育体制,大力鼓吹“血统论”。
7 Z) ]# M. B: X& Y; F+ ^
7 L; k9 a; Z9 j2 j* {- [

& Y! c' E  u$ N7 F/ b$ `) ~$ L    进入8月,红卫兵运动汹涌澎湃,形成高潮。红卫兵被领袖们称为“革命小将”,如天兵天将,不可一世,成为文革初期中国社会暴力迫害的主要力量,仅靠史料的粗略统计,北京市一个月就活活打死了1700余人,所以史称“血色的八月”。
* r1 f; g% e7 o4 M; F
0 ^; m4 m% z5 u/ \: I
9 z) Y, I1 N. k
    北京大学是全国红卫兵运动的风向标,哈军工则是哈尔滨市乃至黑龙江省文革运动的龙头老大。北京红卫兵打砸抢抄抓,无法无天;哈军工红卫兵有样学样,锋芒毕露。
6 [6 @2 A1 f  d) b% B5 N) t& b2 A
; H& u0 q$ B$ h: L
( J* i) `: [! o. }4 O
    就说“剃鬼头”吧,哈军工红卫兵首开全国纪录,在十余万人的大会上,公然当众亮家伙,给黑龙江省省长李范五“剃鬼头”。
$ _; f* z+ N: O9 d* y+ i. L
5 ]* v( q8 n/ N8 l0 t; S& W$ @

  v$ a4 S* S0 I+ m8 ?+ \    要感谢名扬中外的著名摄影家、文革历史的记录者李振盛先生,他当时是《黑龙江日报》的摄影记者,他在现场为我们纪录这荒诞丑陋的一幕。% a6 m3 s* C4 `2 i
# e+ D1 K/ {. ?' W* q4 |

  Z* ~- G8 m3 o* @, F    李范五的头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要对他的头发下剪刀?
- I. ~% e" z/ o9 R" m3 |) V4 d
$ o" F6 @, C. s# V2 ?5 @
+ ~& M+ C3 @/ _- x
    省委第一书记潘复生权谋超群,机灵善变,这位紧跟中央的造反书记把黑龙江省委原领导一网打尽,老书记欧阳钦因为重病在北京住院,红卫兵一时半刻还无法弄他回来,于是,省委第二书记、省长李范五就首当其冲,成为被批斗被蹂躏的主要靶标。* f1 o; j( x: a+ f$ Q

0 D5 h% O; _& @6 K  y+ i7 x; {

- x# d+ |( c9 Z8 A5 t6 i1 U    不知道什么时候,哈军工红卫兵中的急先锋们盯上李范五的头发了,说他留了和毛主席一样的发型,这还了得,他野心太大了!以发型定罪,真得有非凡的想象力。决定向头发开战的哈军工红卫兵得有战前准备,必须先准备好理发推子和剪刀之类,才可能实施“剃鬼头”的“革命行动”。他们如何开会筹划并得到“红色造反团”总团的支持?这是第一个细节。8 Y5 J$ _! \0 y8 l; ]0 `  o6 N# R5 S" e
! K: _0 l+ M3 C: E8 s# V; D

+ d/ Q) ^* Q# |7 r5 w    9月12日,哈军工“红色造反团”在八区广场(刚改名为“红卫兵广场”)召开全市十余万人的揭批省委大会。李范五和陈雷等领导干部又被押上批斗台。多日来没完没了的批斗,李范五面容憔悴,满头散乱的长发,哪里还有什么发型呀?
7 n5 s+ c% [" ?) @* z+ }* y7 R刚被喝令站到椅子上,就冲上四个哈军工65级的红卫兵,两男两女,手里扬着家伙,朝李范五气势汹汹地断喝:“下来!我们要造你头发的反!低头!”8 O5 I, [, m+ \5 _

' \$ v6 C) }6 N

: i! ^5 w& |% b. a9 p6 P    李范五大概没有听明白,懵懵懂懂地下来,站到椅子后面,他还没有看清楚面前的“革命小将”,不由分说,就被按下脑袋。只听嚓嚓嚓,他痛苦地闭上双眼,像砧板上的活鱼任人宰割。这是第二个细节。
: G% V" M; P8 ^5 F, d- R: f  q2 I( O4 }- y$ C" @5 `; u

5 B* p3 Z! C* n# y( G& q+ M5 K    站在李范五左边的女生我们称A小将,她处于有利位置,手里的剪刀不停,一脸庄严神圣,为自己能参与这个“剃鬼头”的伟大革命而兴奋不已;
4 V. U! b* J7 J1 t/ e. C7 v9 ?% u3 S7 |  X7 D

1 k, s/ [1 Y% h& G1 N) B; B9 j% K! e% g! d' M3 E
站在李范五右边的男生我们称B小将,他突然停住手,调整起理发推子的松紧螺旋。李振盛就在他的面前,看得真切。多年后,李先生回忆说,这个红卫兵故意把理发推子调整到不好的位置,让李范五活受罪。俺们男人都懂,这理发推子要是调整不好,那是要夹头发的,生扯硬拽,很是痛苦。所以,B小将是故意折磨李范五。这是第三个细节。
8 _. `( U3 M' V5 j4 N6 O
. q( v0 @3 t% _
. C3 Y# w% C9 ~2 E1 Z, c/ f  Q' R/ v) M" M- S5 [2 q0 y$ h  T* `, R

2 ~8 g/ u! d7 D2 V1 e
/ V, A( }5 O8 R- @& g9 z0 `  O- p0 M
站在后面的女生我们称她C小将,男生为D小将。他们处于不利的位置,可能因为战斗力不强而暗暗着急。
% v* l: D; _2 Y7 W0 e7 P- g" H9 {0 b# w, ^* a! t5 X. ~& E' @
. K- q8 W0 ~8 }8 Z' v2 J" `& J
    好一阵忙活,把李范五的头发弄成狗啃的发型,ABCD该收手了吧?不忙。C小将真有才,她挤开B,演出匪夷所思的新花样来——往李范五的后脖领子里塞头发茬子。但凡有一点人性,能想出这样的损招去折磨一位长者?中国的40后——60后的人,大都是喝狼奶长大的,心眼忒狠!这是第四个细节。
# R0 t% m! e! i6 T" w# W* k) w$ X. ]# o
9 y. G% n* ~& I5 c; o+ f
! W  T# d: X; I/ l. e! F3 t

/ b  a) }" m; k3 z: j* Z
# K3 {* R, P# C8 m0 b. v还有最后一个细节。剃过鬼头的李范五被喝令重新站回到椅子上,注意看:他的肩头竟堆满头发茬子,哪里来的?原来ABCD退场前,把掉到地上的头发捧起来,仔细摊在李范五的肩头上。目的何在?让阶级敌人难受、出丑,也是展示他们的胜利战果。他们不会想到,李振盛一一拍进相机,他们的恶行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1 u% ^3 ~8 W, p7 @) K* o; u

: I% p5 y# p$ D7 _, {7 h& ]4 {% ]* _: C$ _0 ^; d

2 r* X8 ~' n# {" j3 B) H记得那天我随同学们去参加这个大会,不过因为我一直对伟大的运动不理解不积极,出身又不是“红五类”,于是惴惴然总溜边儿。班里造反派领袖对我很不满,说我不够当红卫兵的资格,“要考验考验你”。于是乎我依旧溜边儿,站在会场的最后看看热闹,只觉得远处的批斗台上乱糟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才听说那天一是剃了李范五的鬼头,二是两个65级女小将用皮带头把陈雷副省长打得头破血出。直到若干年后,看到李振盛先生的文革照片,才明白哈军工红卫兵那个“剃鬼头”的典故,而且琢磨出其中的五个细节来。
/ ~( W9 O( {- v- U$ G2 z, F, V" a

6 U: s$ [6 f: d/ W
# S0 _* P, p1 g6 [8 S! E
+ T! F* W8 V; a0 t' E

, S: [0 D# |5 D& S9 j
1 l$ P; A1 I6 T) Z1 _  O3 X曾有朋友打听这四位哈军工革命小将是谁,我真的不知道,65级同学或许会知道,但没有人肯说出来。我想,现在ABCD也都是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了,他们不会不知道网络上流传已久的“剃鬼头”照片,他们可曾告诉儿孙这个历史典故?他们可曾有一丝的忏悔之意?
9 V8 D  k( G  J9 W1 ?0 {" G+ T  l' j, R/ |2 z

0 R& \1 _: I8 R( ^! _+ w) I8 j/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 ... serids=&actio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7-30 22:17 , Processed in 0.09236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