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53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中央首长接见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湖南班全体同志的讲话(1968.01.24)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tuffy05 从 湖南省 移动到本区(2010-05-04) —


中央首长接见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湖南班全体同志的讲话
周恩来 陈伯达 康生
1968.01.24

〖当周总理、陈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谢富治、杨成武、吴法宪、叶群、曹轶欧、黄永胜、张秀川、谭辅仁等同志步入会场时,全场高呼毛主席万岁!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向总理、伯达、康生、江青同志学习!致敬!〗


总理:

向同志们学习!向同志们致敬!

同志们!战友们!

今天湖南学习班和湖南革筹小组的同志在一起开一个会,学习班的汇报团早就要回去,一月二号那天把情况跟大家谈谈,要大家了解情况以后再走。郑波同志来使我情况了解更多一些,借这个机会,我们中央的同志、中央文革小组的同志都来了,连广州的黄永胜同志也来了。跟大家见见面,谈谈。(高呼感谢中央的关怀!毛主席万岁!等口号)时间不打算用得太多了,请康生同志先讲。(众:向康老学习!向康老致敬!)

康生讲话:

向同志们学习!向同志们致敬!并向同志们致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争取全面胜利、彻底胜利的祝贺!(全场热烈鼓掌)

湖南的文化大革命我前一个时期没有参加,没有过问,只是二号同总理一道接触一下,对湖南的文化大革命是无知的。那一次接见同志们,由于同志的帮助,供给我一些材料,使我有很大的启发,在这方面要感谢同志们罗!文件很多,没有工夫全部看,也没有来得及仔细研究,只是看了一个“省无联”的纲领。总理向我介绍叫“湖南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简称叫做“省无联”。这个纲领是奇文,奇文就要大家共读一番。按照“省无联”的“理论家”讲,去年一月风暴以后出现了一股二月逆流。毛主席视察华北、中南和华东发表了最新最高指示,七、八、九三个月形势大好,今后还要更好。“省无联”的“理论家”们不要后面一句话。七、八、九三个月形势大好,所以十月份必然出现一股逆流。他们讲的有一点也还是对的,十月份就有一些牛鬼蛇神出来了。因为形势大好,敌人感觉他们就要死亡了,狗急跳墙,蹦出来了。在北京出现一个××反革命“非常委员会”,他们写了一封所谓《中共中央非常委员会给全体党员的一封公开信》,恰恰是十月一日出笼,十月三日北京的“五一六”组织“战马悲鸣”翻印了这个文件。我看过这个文件,这个文件不是人的语言,是畜牲的语言。这个文件不是信心十足,而是悲哀的鸣叫。所以叫做“战马悲鸣”。这个文件讲的吞吞吐吐,搞了一些伪装。看了“省无联”的纲领后,就感觉到:把反革命“非常委员会”那封公开信公开化了,具体化了。所以我对“省无联”的纲领,也只能够说是“战马悲鸣”。

“省无联”的文件我看得不多,我刚才说了,杨第甫的儿子、一中夺军权的头头杨曦光的文章没有看,只看了他们的纲领,周国辉的讲演,及同志们的介绍,我有这样一个感觉:他的理论,绝不是中学生,甚至不是大学生写的。他们背后有反革命黑手,象林副主席十月二十四日讲的有刘、邓爪牙,彭、贺爪牙,有国民党反革命分子在背后帮他们的忙。同志们看看那些文章,也许同样还要证实我这个话。我看到他们的那个纲领的第二部分上引证了列宁的话,他们说:“对于我们国家的机关则列宁的一段话是十分适用的:‘我们的国家机关……在很大程度上是很少经过认真的改变的旧机关的残余。这些机关,不仅仅在表面上稍微粉饰了一下,而从其他方面来看,仍然是一些最典型的旧式国家机关’。”我说这不是中学生、大学生写的。我可以证实一下,在坐的同志们,知道不知道列宁这篇文章在那一篇?什么时候写的?(总理:有没有人能够答复?)(众:没有。)(总理:中学生答复不了,机关干部能不能答复?)原来这篇文章是列宁在一九二三年,“联共”党十二次代表大会的一个提议。这篇文章是中央为了改组“工农检察院”写的。列宁写这篇文章,绝不是“省无联”的理论先生们的意思,列宁讲的是当时苏联政法机关,镇压反革命不力,象我国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罗瑞卿一样,有坏分子占据了“工农检察院”──公检法机关。他们在那里企图分裂工人、农民;他们在那里企图反对党中央。因此列宁要改组检察院,要把旧的人员赶走,增加新的工人干部,所以他说没有认真改变,只是稍微粉饰了一下,仍然是一些最典型的旧式国家机关。“省无联”歪曲、诬蔑了列宁的话,拿列宁的话来反对无产阶级专政,而列宁恰恰要改组“工农检察院”,巩固苏联的无产阶级专政,这些话被“省无联”的反动分子所利用,反对我们,蒙蔽你们,这真是罪该万死!我们要坚决反对“省无联”歪曲、曲解列宁的话,把一切歪曲、曲解列宁的话的人彻底打倒!(全场长时间热烈鼓掌)如果同志们不相信,就请看一看列宁全集33卷,你们可以了解这些反革命分子的手段、何其毒也!他们利用中学生。利用青年对马列主义的无知,来反对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同志们都不知道这个东西,不晓得列宁这篇文章,所以我说这个文件绝不是中学生,甚至大学生所能写出来的。

这里证明了什么呢?证明去年十月二十四日,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统帅对湖南文化大革命的指示是完全正确的。林副统帅这次谈话,总理、伯达。江青、文元、成武、吴法宪、黄永胜等同志也参加了。“省无联”这些“理论家”们,因为林副主席一针见血的把湖南文化大革命问题指出来了,触了他们反动的灵魂,因此他们就手忙脚乱,尽量的造谣。歪曲来挽救他们反革命的命运。林副主席当时讲,湖南的阶级斗争非常复杂,其中有刘、邓、陶反革命修正主义黑帮的爪牙,有彭、贺黑帮的爪牙,也有国民党特务。所以他们是想尽一切办法来破坏文化大革命。林副主席说:湖南的阶级斗争盖子没揭开,让他们乱一下,让反革命尽量的暴露一下,这样子就触动了“省无联”坏头头的反动灵魂,他知道他们的命运不会长久了,因此,他们说:“省革筹小组是反革命的三结合”,用一个金蝉脱壳的办法,想把自己推开,制造各种各样的谣言,歪曲、诬蔑林副的话。但是,事实证明,林副主席的话完全正确,林副主席一讲,把反革命阶级敌人的盖子揭开了。“省无联”的纲领,杨曦光的文章,周国辉的讲演,他们自己被迫把湖南的阶级斗争盖子揭开了,证明林副主席的话非常英明。在林副主席指示以后,刘、邓、陶的爪牙,公开的。隐蔽的都跳出来了。国民党反革命分子、特务分子、自首分子跳出来了。彭德怀、贺龙的爪牙也都跳出来了。而反革命“非常委员会”的党羽,五一六的党羽,就在你们湖南被迫的跳出来了。这是最大的一桩好事,这对湖南的文化大革命有好处。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光辉照耀下,敌人自动的把自己揭开了。同时这种活动也证明了林副主席所说的:刘、邓、陶的爪牙,彭、贺的爪牙。国民党反革命三结合已经公开的活动起来,他们为了挽救他们垂死的命运。所以这些文件,这些演讲,这些纲领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应该看到,毛主席的最新指示,林副主席十月二十四日的指示,已经收到了伟大的成绩。

这个纲领是一个什么纲领呢?它是反对社会主义革命的,反对我们无产阶级专政,反对我们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反对当代的、最伟大的、创造性的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毛主席,反对世界人民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和他的光辉思想。这个纲领不仅反对当前的文化大革命,而且把整个中国几十年的革命否定了。这个纲领是精心炮制的。向×××揭露了陈老师在后面“帮了忙”,他从经济基础、从上层建筑说起,还号召人家学习他的理论,他确实起了台湾国民党以及反革命“非常委员会”所起不到的作用。反革命“非常委员会”还不敢公开署名散发刊物、传单,而“省无联”确公开提出反对我们,反对社会主义,公开的跳出来,湖南的革命群众,革命人民,革命的工人、农民、学生、教员、解放军指战员,看到这个反革命的纲领,能不能容忍他们存在?(众:不能。高喊:誓死保卫毛主席……)能不愤恨吗?(群众:不能!)

现在再讲一下“省无联”的行动纲领。第一条叫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发动,标志着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以毛泽东思想为伟大旗帜的新时代”。这些反动的理论家,还跟我们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仅仅这一句话就看出他们是恶毒反对毛主席思想的。他们讲:毛主席的思想,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新时代的思想,仅仅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开始的,象周国辉讲的,有人揭发的,说文化大革命运动以前,毛主席的思想比起马列主义是比较古老、陈旧,还是落后的,仅仅是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进一步充实、提高,才能上升到毛主席思想的新时代。同志们你不要看他的全部,只看这一句话就知道,他们如何恶毒的反对毛泽东思想。他们所说的,拥护毛泽东思想完全是假的,他们自己把自己暴露出来了。同志们,你们看过《伟大的历史文献》吗?在那上面讲了马列主义发展史上的三个里程碑:“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列宁和斯大林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解决了帝国主义时代无产阶级革命的一系列的问题,解决了在一个国家内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毛泽东同志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解决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进行革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这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三个伟大的里程碑。”下面还讲到马克思主义在阶级斗争学说方面有三个阶段,文章说:“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特别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上完成以后,还有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社会上的一切阶级斗争是不是还集中在争夺政权的问题上?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还要不要革命?革谁的命?怎么进行革命?这一系列重大的理论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当时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列宁看到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被打败的资产阶级甚至比无产阶级还要强大,时时企图复辟,同时小生产者不断生长的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威胁无产阶级专政,因此要对付这些反革命威胁并且战胜它,必须在长时期里强化无产阶级专政,舍此没有第二条出路。但因列宁逝世过早,没有来得及在实际上解决这些问题。斯大林是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他在实际上解决了很大一批钻进党内的反革命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例如:托洛茨基、季洛维也夫、加米涅夫、拉狄克、布哈林、季可夫之流。他的缺点是在理论上不承认在无产阶级专政整个历史时代社会上还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革命的谁胜谁负没有最后解决,弄得不好,资产阶级就有复辟之可能。在他临死的前一段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中,他已察觉到这一点,说是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矛盾,弄得不好可能使矛盾变成对抗性的。毛泽东同志充分注意了整个苏联历史的经验,在他的一系列伟大著作和指示中,在这个伟大的历史文件中,在他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实践中,正确地解决了一系列问题。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在二十世纪初叶,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列宁主义阶段。现时代,又发展到了毛泽东思想的阶段。”同志们看一看,《人民日报》是怎么说的,是不是说毛泽东思想是古老的、落后的,是不是仅仅从文化大革命中标志着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以毛泽东思想为伟大旗帜的新时代。这完全是有意贬低毛主席思想,完全歪曲毛主席创造性的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种“理论家”的理论,从那里搬出来的?不折不扣的从美帝国主义那里来的,苏修那里来的,苏修,美帝经常污蔑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思想,说她是保守的、落后的、顽固的。这些可怜的理论家,也是从赫鲁晓夫那里搬来的(总理:完全是反毛泽东思想的)。那些仇恨毛泽东思想的人,把毛泽东思想说成是托洛茨基主义,说成民族狭隘主义。他们这种思想从那里来的?从国民党、“非常委员会”来的。同样的思想在“非常委员会”讲的很清楚。“非常委员会”的那封信,与“省无联”的纲领,开头的一句话,就不谋而合,只是“非常委员会”隐蔽一些,说什么由于个人野心家的篡夺,光荣的共产党面临着艰巨的考验。然后这些反动家伙装模作样的来论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我看他们说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并不比美帝国主义,反共专家那么高明。他们还说:苏联及其他七个社会主义国家实现了资本主义复辟。这个话我不懂,他讲的七个社会主义国家那一些国家呀?你们湖南的听到过没有?你们可以跟我解释这个问题,在坐的有张家政、李仲昆,你们应该听说过吧?七个国家,哪七个?照他们的理论来讲,从他们的文件来看,七个国家实现资本主义复辟,大概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吧!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是走资本主义的人,我们都是特权阶层,都是被你们打倒的,资本主义已经在中国复辟了。请他们解释一下,七个国家包括那几个国家,当然我没有办法解释,没有办法推测。

他们说: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出现是帝国主义政策的产物,马列主义、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科学的共产主义的理论面对着现时的严重挑战,面对着帝、修、反的严重挑战,真是可怕已极!而毛主席告诉我们:中国是大好形势,世界也是大好形势。马列主义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毛泽东思想的阶段。毛泽东思想是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们却悲观失望,认为马克思主义要垮台,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科学共产主义垮台了,面临着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严重的挑战,把他们的悲鸣心理在论共产主义运动一文中表达出来,这恰恰是帝国主义污蔑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理论。我们知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毛泽东思想的影响下,坚决同赫鲁晓夫作斗争,捍卫马克思主义出现了五十几个马列主义新的政党和组织,世界形势一片大好,而他们却把世界的形势看成一片漆黑,认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要垮台,实际上他们是代表着帝、修、反的一种妄想,因此不断地、恶毒地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中国的和世界的共产主义运动,替美帝国主义、苏联现代修正主义帮大忙。

下面一段是说,列宁同第二国际,托洛茨基、考茨基、布尔林等作斗争,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列宁主义阶段。毛主席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作斗争,把马列主义发展到毛泽东思想新阶段。他们脑子里没有革命,没有伟大的十月革命,没有中国的伟大革命,列宁主义是在伟大的苏联社会主义革命中同“左”的右的斗争中发展起来,毛主席的思想也是同中国人民参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在革命斗争中,在人民战争中同一切外国的、中国的赫鲁晓夫斗争中发展起来的。但是这些“理论家”悲观得很,胡说这个阶段那个阶段,同我们那个伟大的历史文献讲的完全相反。

下面一段很有趣,说:“在新的历史阶段,衡量一个革命家的标准,不仅仅是承认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而且还必须承认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还要继续进行革命,当然,不是口头上。”我们衡量他们就是要看他们是不是承认阶级斗争,承认无产阶级专政,而他们认为这是不重要的。我们要问,进行什么革命?进行反革命?进行反对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革命?为什么不明显的讲?这些杰出的“理论家”,真是可怜得很啊!这是第一部分。

根据他们所说:“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开展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同样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这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派推翻新生的、腐朽的资产阶级特权阶层”。“建国十八年来,干部队伍中的绝大多数是走进或走过资本主义道路。”你们看,这些话真是反动透顶,把我们无产阶级专政说成是为资产阶级特权阶层服务的旧的国家机器,要砸烂。把我们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干部队伍绝大多数说成是走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了。因此那些自封为“无产阶级革命派”,而要推翻他们所谓的特权阶层,实际上就是要推翻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要国民党、资产阶级复辟。他们疯狂的无耻的发表了这样的宣言,不但是污蔑无产阶级专政,他们还假借反对刘、邓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把我们由毛主席领导的中国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都污蔑成资本主义的。把毛主席领导的国家,毛主席领导的党都说成是特权阶层,看成和赫鲁晓夫的党一样。他们这样攻击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权,没有刻骨的仇恨才奇怪呢!(众:呼口号……)这里面没有反革命才怪了!这些刘、邓、彭、贺的小娄罗,国民党的小丑,杰出的“学者”,大论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由此得出结论:非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无产阶级专政不可,非推翻毛主席领导不可。这些话,就是他们反革命理论的根据。从杨曦光的文章里面看出,他们大概也搜集了一部分托洛茨基的反革命的东西。

第三部分,他们对我们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有一个估计。他们讲:文化大革命现在才是刚刚开始,过去的文化大革命都是改良主义,自从“省无联”出来以后文化大革命才开始。他们又说:一年多文化大革命取得的成绩,是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权威的树立。同志们,你们不要被这话蒙蔽。毛主席的权威是从文化大革命才开始的吗?我们知道毛主席领导中国革命几十年,并取得了伟大胜利为全世界革命人民所共知的。他们说在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的思想权威才树立,他们被自己的话冲昏了头,既然文化大革命一年多是改良主义,怎么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毛主席的思想权威就不能在他们所说的改良主义中树立,他们自己打自己的耳光,真是语无轮次。他们说文化大革命中,各省的革命委员会和革筹小组都是改良主义,大家知道各省的问题得到解决都是毛主席解决的(众: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他们拐弯抹角的千方百计的蒙蔽群众,把文化大革命说成是改良主义,各省的问题解决也说成是改良主义,革筹小组的建立也说成是改良主义,这些都是毛主席的思想,这样一说,毛主席的思想是不是也是改良主义?!他们就这样来污蔑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众:口号)。

第四部分讲到林副主席十月二十四日对湖南问题所作的指示,江青同志十月十二号的指示。根据他们说:文化大革命就是从十月二十四日,十一月十二日才展开文化大革命的新阶段。他们还胡说八道:文化革命总是政治革命的先导,十一月十二日的指示,予示着政治革命的更大风暴。江青同志指出:文化革命发展是不平衡的。因此他们说:文化革命有可能首先在一个或数个地区取得胜利。这些话是什么陈老师、李老师、张老师,刘、邓的黑手,周小舟的干部造出来的。我想在坐的中学生、大学生这套理论你们是不熟悉的,他们把江青同志的讲话歪曲成一个地区或几个地区取得胜利。

“纲领”下面接着说:“林副主席的指示,实际上就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对湖南首先取得文化革命胜利的希望。应该指出,中央前一时期对各省、市问题的表态基调是改良主义的。对湖南的新指示是从改良到彻底革命的转折。我们必须认清这个转折,跟上这个转折。”文化大革命首先从湖南取得胜利,周国辉特别发挥了这个理论,说林副主席指出在湖南首先取得胜利,这完全是胡扯。

第五部分:“湖南要彻底革命,必须坚持彻底砸烂旧的国家机器的原则。”实际上就是要把现在的省革筹小组打倒,他们上台,恢复国民党的政权,恢复他们的资本主义。所以他们说省革筹小组个别的打倒不行,必须坚持彻底砸烂旧国家机器的原则,任何与这个原则相违背的揪某运动,必定是改良主义的。他们还说:“谢氏揪章的下场,已经证明了此路不通”。这都是错误的。

第六部分,“机会主义思潮在转折关头表现了更大的危险性,在目前由退却向反攻的转折关头。”据说把江青同志“九·五”讲话叫做战略退却,这是什么意思呢?红卫兵犯了错误,告诉你们赶快退却,但是到十月十二号就进攻了。他们挖空心思歪曲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十月二十四日的指示,歪曲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同志的讲话,目的就是一个,要实现他们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毛主席,反对党中央。

第七条,“在转折的关头更表现出了加强理论学习的重要性。”他们还引了列宁的一段话,什么:“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实际上他们既有反革命的理论,也有反革命的行动。

我不多讲了,我也引用列宁对中央改组“工农检察院”那篇文章上的一句话:“我觉得这种反对意见,出自险恶的用心是很明显的,甚至用不着回答。”今天我回答多了,我看用不着再回答了。(热烈鼓掌,口号:向康老学习、致敬!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坚决打退反革命的猖狂进攻!要党性不要派性!)

总理:请伯达同志讲话。(众:向伯达同志学习、致敬!)(略)

陈伯达讲话:

我没有参加湖南问题的讨论,最近这两天看到了一些材料,刚才康老又向大家介绍了反革命大杂烩的语言,康老已经解释得很多了。这些反革命大杂烩的语言,对真正的毛主席的学生,对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都要好好想一想。这里边有个人叫周国辉,他说:“他们对我们什么都骂了,就是没有敢说我们是大杂烩。”我今天就敢说:“省无联”就是大杂烩,是反革命的大杂烩!(众:高呼:毛主席万岁!坚决镇压反革命……)所谓湖南“省无联”,刚才请总理介绍了一下,即:湖南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我看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渣滓的大杂烩。对这些社会渣滓,没好多话说的,今天这个大会,就是宣布“省无联”彻底破产的大会!(全场热烈鼓掌,呼口号:揪出“省无联”的坏头头,绞死周国辉!)

不要绞死了,让他反省反省,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

“省无联”的文章和刊物,可能是反革命家伙代笔的,中学生,甚至大学生是写不出来这些东西的。这些大杂烩的胡言乱语,丝毫没有损害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根毫毛,相反的,证明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在胜利前进,其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把那些在幕前、幕后的搞反革命活动的家伙暴露出来了。这些臭文章暴露出来了,是文化大革命的一个收获。(康老插话:是肥料)毒草可以变成肥料,教育了我们,也教育了大家。这样的货色,借用文化大革命之名去搞反革命复辟,所以要引起我们高度警惕。

湖南经过反复是好事,许多牛鬼蛇神都暴露出来了,擦亮了大家的眼睛,我不想多来介绍那些混账的语言,他们总是想搞垮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首先把周恩来同志──我们的周总理说成是新的资产阶级的总后台,(总理大笑说:我是新的资产阶级的总后台,这时江青、伯达等中央首长都笑了,台下群众也都笑了。)总理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总理,是毛主席领导下的总理(众:呼口号:向总理学习!向总理致敬!)他们是借反对周总理之名企图搞垮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这个活动对我们来说不是新鲜的,这不是先在湖南出现的,在北京早就出现了。“五·一六”你们知道吗?就是那样的玩艺,卑鄙无耻。这是将要灭亡阶级的垂死挣扎。

我今天宣布:包括“省无联”在内的许多大杂烩的组织。一定要按系统、按行业、按班级实行革命大联合。“省无联”一点无产阶级的东西也没有,是反革命的,参加这个大杂烩的所有组织的群众都应该回到本单位、本机关、本学校、本系统实行革命大联合。按系统、按行业、按班级实现革命大联合,这是毛主席的号召。这种大杂烩的组织,里面很多群众是受蒙蔽的,但是也有很多坏人利用大杂烩的空子钻进来了,其中也包括“湘江风雷”有很多坏人钻进来了。大杂烩就是要不得,刚才我不是说到有人说,没有人敢说:“省无联”是大杂烩?我们就敢说“省无联”是个大杂烩。凡是受周国辉、杨曦光等这些人蒙蔽的人,都要回过头来,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不要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了。这些大杂烩,不管你哪一个组织,坏人总是要钻进去的,社会渣滓也要钻进去的,因为在那里面互相都不了解,他们就借着什么响当当的名牌货干各种坏事。干了不可容忍的坏事。响当当的是货郎担,钻进坏人,做了很多坏事,你们还包庇他!运动搞到现在,这样大杂烩的组织不能再存在了,请同志们考虑。要听毛主席的话,要按工厂、按学校、按机关,总之要搞归口大联合,这是毛主席的最高指示,不要你拉几个人成立一个组织,他拉几个人成立一个组织,要按系统、按行业、按班级实现大联合。

中央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发出了十月十七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关于按照系统实行革命大联合的通知,其中有两点:一、各工厂、各学校、各部门、企业单位都必须在革命的原则下,按照系统,按照行业,按照班级实现革命的大联合,以利于促进革命三结合的建立,以利大批判和各单位斗批改的进行,以利于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二、所有革命群众组织,都应该以毛主席思想为基础,经过充分协商按照不同的情况,遵照毛主席上述的指示办理。一切跨行业的组织都应该在自愿的原则下,按行业进行必须的调整(这时,伯达同志要谢富治同志念十月十七日通知)希望要革命的人,要重新好好学习中央这个通知。这个通知是按毛主席的指示写的。要不要按系统实行革命的大联合,你们好好考虑。你们是参加大杂烩继续下去呢?还是回到本单位搞大联合。你们这样的大杂烩组织,谁也不能够对谁负责,人都不互相认识,怎么负责?他干了坏事要你这个组织负责,推也推不了。这里我们不仅宣告“省无联”彻底破产,同时也宣告大杂烩的组织要回去按系统搞大联合,当然联合要有酝酿的过程,只有按系统、按行业联合起来了,坏人才能暴露。现在没有按系统大联合,有一些坏人不能很快暴露出来,我们说凡是要革命的人民,就要从你们的组织中把那些坏家伙揪出来,因为他们要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复辟,搞资产阶级专政,他们把革命的三结合说成是反革命的三结合,把无产阶级专政说成是新的资产阶级专政,实际上他们要搞反革命三结合,搞资本主义复辟,搞资产阶级反革命的专政,搞地、富、反、坏、右的专政。毛主席说过资产阶级专政在中国不能存在,那只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反革命专政。“省无联”企图搞的那个东西,实际就是搞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专政。“省无联”的文章还说:湖南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要在大风大浪中前进,不断取得胜利,我们说“省无联”在文化大革命的大风大浪中不断被揭露、不断被消灭!(众:呼口号)。按系统、按行业、按班级实现革命的大联合,才能巩固革命的大联合,巩固革命的三结合。现在很多经验都证明了这一条,大杂烩的组织必须彻底垮台,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能彻底胜利。

所谓响当当的名牌货,以后再不要出卖了。响当当的名牌货,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没有他们的市场!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为止。(众:坚决执行伯达同志的指示,揪出“省无联”的黑后台!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总理:下面请江青同志讲话。(众:呼口号: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

总理:现在请江青同志讲话。(众:向江青同志学习、致敬!毛主席万万岁!)

江青讲话:

问同志们好(鼓掌)!向同志们致敬(鼓掌)!

同志们到北京学习已经一个时期了,我没跟大家见面,有的材料也没有很好看。最近看了一些材料,发现一些谬论,刚才康老、伯达同志都驳了,不值得大惊小怪,谬论总是要有的,有了就坚决驳,不能纵容。我觉得湖南的形势还是大好的。因为坏人自动的跳出来了,刚才康老说了“非常委员会”是暗着干的,“省无联”署了名,是自己跳出来的,所以形势大好。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不管是大丑小丑,他的目光是短浅的,看不到远的、未来的、革命的、辉煌的前途,他总感觉悲哀,所以是“战马悲鸣”,同时他本身就是一个瘪三,就是瘪三,要藐视它。我因为了解情况不多,但我觉得有一点应该指出的,我建议要把普通的一般的受蒙蔽的群众,同他那个组织的少数的个别的坏人或者是背后的什么老师,什么后台要有区别。(总理:这一点很重要)不要以为凡是参加了“省无联”都成了坏人,如果这样恐怕不妥当。我觉得这个组织的群众是无罪的。(众:热烈鼓掌: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有罪的少数坏头头,但头头不一定都是坏人,我们如果不区别对待很容易违背毛主席的教导。这点作为建议提出。我的话如果讲错了希望同志们当面批评。

同志们回湖南去,要精神抖擞,心明眼亮,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众:热烈鼓掌,高呼:坚决拥护中央的正确规定!感谢中央对我们的支持!)

总理:请杨成武同志讲话。

杨成武讲话:

同志们,我完全拥护康老、伯达、江青同志的讲话,希望军队的同志们,通过这次学习以后,回去参加“三支”“两军”工作,把“三支”“两军”工作做得更好,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伟大号召,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伟大的战略部署最重要的内容就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搞好革命的大联合,革命的三结合。军队特别要注意支左不支派。军队有了派性,就会影响群众组织,社会上的群众组织有了派性也影响军队。湖南的形势大好,希望大家响应江青同志的号召,要精神抖擞,心明眼亮,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取得伟大胜利。最后祝同志们好!

总理:请姚文元同志讲话。

姚文元讲话:

刚才康老、伯达、江青、成武同志作了很重要的指示,对于“省无联”一小撮幕前幕后的操纵者反革命分子,和他们的反革命纲领作了深刻的批判,正象刚才江青同志所指的,这些人只是一小撮,他们代表了灭亡的阶级。他们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党中央提出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这样一个振奋人心的号召以后蹦出来的,这说明在我们当前大好形势下,一小撮坏人跳出来,正好从反面教育了我们。“省无联”的东西很多,别的我都没看,只看了一个行动纲领,这是一个疯狂反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林副主席,反对周总理,反对康老、伯达、江青同志,就是说反对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这个纲领而且还挑拨离间,我们要彻底的揭露,彻底的批判。

毛主席指出要“三依靠”“三相信”。相信依靠广大的人民群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群众是好的,要相信和依靠人民解放军,要相信和依靠广大的干部,我们的广大干部是好的和比较好的。而这个纲领恰恰是背道而驰,把当前文化大革命形势说得漆黑一团,把广大人民说得愚昧无知,甚至对文化大革命都没有认识。在毛主席的思想空前深入人心,发挥巨大威力的时候,当前一片大好形势,毛泽东思想被广大群众所掌握,发生了精神的物质的力量,可是他们把这些都说得漆黑一团。我们说大多数干部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他说大多数干部是走进和走过资本主义道路的。我们要支持和相信人民解放军,维护新生的红色政权──革筹小组,他们污蔑解放军,他们要打倒革筹小组 ,所以他们完全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背道而驰。

听说“省无联”还有一小撮坏人在蒙蔽青年,我们要把坏头头与受蒙蔽的群众区别开来。刚才江青同志讲:受蒙蔽的群众要反戈一击,把幕前幕后的坏人揭露出来。(江青:这些家伙现在已经跳出了)出现这些坏人坏头头没有什么奇怪。一个大革命中,出现这样的敌人,那样的反革命并不奇怪。毛主席说:敌人到垂死的时候要挣扎。正如上面几位领导同志说的:“战马悲鸣”。不管是“非常委员会”,不管是“五一六”,都逃脱不了必然灭亡的命运。各种各样的牛鬼蛇神, 只是百分之几,而占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革命群众,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的指引下团结起来,在大好形势下,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这些意见不知对不对,总理要我讲几句,我就讲几句。

总理:请叶群同志讲话(热烈鼓掌,叶群同志再三推辟未讲)好吧,我们大家请叶群同志把我们对林副主席的问候带给林副主席。好不好?(众:好!热烈鼓掌)

周总理讲话:

学习班听了很多中央同志的讲话,我完全同意他们的意见。学习班快要结束的时候,能够听到中央、中央文革同志的讲话,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学习的机会,我想你们一定很高兴。我不想多讲了,只是解释几个问题。

我们对“省无联”也是逐渐发现的。去年十月我在武汉,还有郑波以及省革筹小组的其他同志也在,听他们说成立“省无联”这样一个跨行业的组织,中央提出是按部门、按系统、按行业、按班级实现革命的大联合。我说,跨行业的组织就不要成立了。我们还劝说“湘江风雷”按行业、按部门组织不要跨行业。当时“高司”提出要翻案,我认为“高司”不要再恢复了,基层单位认识错误好的可以联合。当时只是看到这样一个问题。“省无联”还把我的这段话说成是“逆流”。按部门、按系统大联合这是毛主席的思想,不管哪一个省都要宣布:不要跨行业的组织。

今年一月二日接见学习班汇报代表团同志时指出,大家都在学习毛主席著作,应该联合起来,回去汇报,有军队的同志,有地方的干部,有革命群众组织的代表。当时设想得很好,后来知道湖南出了一些新的问题,有些意见分歧,是不是在这里把问题谈清了再说。“省无联”的问题我只看了省革筹的电报。一月二日我的讲话,有的同志概括为四点,我对“省无联”的情况知道不多,直到这次郑波同志带来各种观点的人,包括“省无联”和持“省无联”观点的人收到了一些材料,听了几方面的意见,认识才清楚,发现“省无联”的纲领是反动的。象刚才上面几个同志所说的那样是反革命纲领。我觉得省革筹小组对他们不是压得太厉害,而是不够警惕,提的不高。这样的反动东西还公开演说,出报纸,他们的纲领贴在大街上,公布于众!江青同志说得对,既然跳出来就要批判。不要只看到公开出来活动的这些人,对他们幕前幕后的黑手要有足够的认识,既然跳出来了,就坚决批臭。使我们更愤慨的是他们利用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五十年前的《湘江评论》名字,把发刊词上的几句话也用在上面。这个《湘江评论》怎么能够承认?他已经出了四期,从去年十一月一日出版到现在已八十多天了,我们才发觉,说明我们落后了,落后于形势的发展。

湖南的文化大革命形势还是大好的。有一小撮跳梁小丑跳出来了,乱一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总的形势还是大好的。他们跳出来,有纲领有组织,对于湖南和长沙来说就必须批判,正如江青同志所说的擦亮眼睛,认清是非。因为他们的纲领在一部分工人、青年人、学生中,特别是对上山下乡的青年有影响,有些进了这些组织。林副主席十月二十四日就指出:湖南的问题还没有乱透,有“三条黑线”。“省无联”就歪曲利用了林副主席的指示,实际上林副主席提出这个问题是给大家一个武器,刚才康生、伯达同志又对“省无联”的纲领一一加以批驳,他们的一切言论和行动都是反毛主席的,反马列主义的。他们的话几乎跟台湾蒋介石、苏联修正主义、美帝国主义差不多,把我们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说成是毛、林派,这话跟台湾说的、莫斯科说的、美帝国主义说的又有什么区别?说什么他们“省无联”是响当当的毛、林派?(姚文元:他们的纲领也是大杂烩,有苏修的、美帝的、蒋介石的、地富反坏右的,“非常委员会的”,“五·一六”的)(康老:还有托洛茨基的)

他们还大肆宣传他们的观点,他们的纲领。(江青:群众才不听他的,我们都看不懂,天晓得!笑声)你们可以从他们的刊物上看到,一个中学生(指杨曦光),能够提出文化大革命可能首先在一个或数个地区取得胜利的理论吗?他们说江青同志指出了发展的不平衡,因此文化大革命有可能首先在一个或数个地区取得胜利,彻底的胜利。你们看,他们把江青同志说的“革命发展不平衡”歪曲到什么程度!这是李立三的不平衡!他们搬用了李立三的首先夺取一个省、数个省胜利的主张,过去李立三就提出过,“革命在一省或数省首先取得胜利的主张”,因此他就竭力攻打长沙,打下来一次。这个历史恐怕你们都不知道,怎么说这是毛主席的思想。(江青,革命发展不平衡,是我说的,下面的话就不是我说的,我讲的话还有三点,他们为什么不讲?)(姚文元:说革命发展总是不平衡是对的,革命总是会这样)他们把江青同志的话给歪曲了。发展不平衡毛主席也讲过,这是客观规律。(康老:立三、王明、博古都是那种主张,那时是去打长沙,现在他们也是要首先在长沙胜利)(大笑)他们要打倒革命委员会,把我们各省的革命委员会也骂了,谢富治同志是北京革命委员会主任,姚文元同志是上海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也骂了,说成是改良主义的产物。真是反动到了极点。这完全是反对江青同志“九·五”讲话。

他们又说要砸烂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旧的国家机器。这个问题就牵涉到怎么样评价建国十七年来的问题。他们把我们在座的(指中央首长)都说成是新的资产阶级贵族。那么把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置于何地?我们的十七年是毛主席的领导下的红色政权,只是受到刘、邓的干扰,那不是主流,如果不是这样,怎么能有今天。不仅十七年来是如此,五十年来也是如此,从“五·四”运动,毛主席的思想在地球上继承了马列主义以后,在革命斗争中,发芽、成长、壮大起来了,并超过了前人。因为时代发展了嘛,后人总是超过前人的,可是他们还要从现在开始进行串联,同那些少数懂得一点毛泽东思想的人重新建党、建军。这些家伙要建他们的党、建他们的军,建他们的反动理论(康老:大概要台湾去找),他们的文章有个题目叫做“中国向何处去?”(姚文元:中国当然是搞社会主义,怎么讲向何处去?)那把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读读就行了。

他们说,要取得革命的真正彻底的胜利,就要分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所以要重新进行阶级分析,重新组织阶级队伍,团结朋友,打倒敌人。这实际上是他们把毛主席的话加以歪曲。林副主席说,湖南和长沙还没有乱透,“三条黑线”没有全暴露出来。“省无联”借此就否定毛主席亲自批准的省革筹小组,并把其他各省的革命委员会、革筹小组都说成是改良主义的,把毛主席领导下的大多数干部说成是新的资产阶级贵族,要推翻五十年的历史,砸烂旧的国家机器,重新组织国家机构,以此蒙蔽一些群众跟着他们走。我想只要我们把这些情况跟参加“省无联”的讲清楚,大多数人是会退出来的,今天在坐的也有参加“省无联”的组织,你们还会跟他们走下去吗?(参加无联组织的人答:不会!)写这个文章并不是杨曦光的手笔,思想也不是他的,很清楚,幕前幕后有黑手组织,这需要你们回去搞清楚,不要只看到表面这几个人,还有的藏在暗地里,表面上这几个人多数是一时走错了路,说错了话,(康老:这里面有一个组织叫“夺军权”,你们问他向谁夺军权,向林副主席、毛主席夺军权?向人民夺军权?)(江青:用夺军权这样的名字,就是错误的,他们来领导人民解放军,他们来掌握军权,见他的鬼去吧!)

他们说,我们的军队在六零年才真正在林副主席的领导下,从六零年以后我们的军队才是保卫社会主义的;又说:三分之二的军权没有掌握在林副主席手里。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我们的林副主席从井冈山起,一直就没有离开部队,指挥着部队。去年是建军四十周年,他们把我们有四十年历史的解放军也否定了。我们提出三相信、三依靠,第二条就讲的是人民解放军,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把解放军搞乱。从以上所说林副主席十月二十四日话说中了,打中了要害。所以我们说,暴露出来好,你们学习班,好好讨论两天,包括“省无联”的同志,要好好想一想,到底是怎么错的,把问题揭露出来,分清是非。参加“省无联”的组织,如“高校风雷”、“一中夺军权”、“矿冶井冈山公社”、“省直联络站”等等,自己组织检查,找出自己组织中的坏人。我们应该乱敌人,不应该乱自己,要巩固自己。那些人就是利用青年人的无知,正如江青同志所说的,背后有老师,我说老师后面还有老师。这些组织中坏人还是少数,大多数人上了他们的当。

这次湖南问题的发生,正如林副主席所说的,有刘、邓、陶的人,有彭、贺的人,还有国民党留下的人,他们在作怪。虽然这是坏事,我们要把坏事变为好事,这些人跳出来就是好事。广大群众受蒙蔽会觉悟的,会转过来的,我们要尽量团结那些可以团结的人,只是把他们的黑手,黑后台揪出来。这次把他们留下来也是一件好事,把湖南问题认识一致了再回去,更好工作。湖南的形势大好,你们回去后会进一步搞的更好。这个问题我就讲这几句。还有几件事情交代一下。

康生:

我总觉得后面有黑手,公开的、隐蔽的放毒,这是一个方面,另外我觉得他们玩两面派、玩阴谋诡计,这是敌人的手法,有些青年人也跟着耍两面派手法,例如陈伯达同志刚才说,要反对跨行业的组织,搞按系统、按部门的大联合,他们也说这样搞,但会后却破坏按系统按部门的大联合。耍两面手法,耍阴谋诡计,虽然是一小撮人,这点我们必须懂得,他们在我们面前耍,在湖南耍,在学习班耍。在阶级斗争中必然会碰到耍两面派的人,刘、邓、陶、彭、罗、贺、陆、杨不都是耍两面派的吗?这是阶级斗争的规律。旧的两面派被打倒了,又会产生新的两面派,我就知道在北京就有人耍两面派。

周总理:

特别是在座的青年人,是在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成长起来的,希望你们将来一个个地都能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绝不要去学那些坏作风,那是资产阶级的作风,刘、邓的作风,彭、贺的作风,国民党的作风,我们千万不要学。耍阴谋诡计,耍两面派,那是骗不了人的。(康老:是见不得太阳的。)希望大家要注意,要改。(姚文元:要言行一致,说的和做的一样。)(江青:什么夺军权,见他的鬼去!吹了这样久,也没有夺过一个什么军权,军队的同志不要灰溜溜的,他们想夺军权夺不了的。)(众:毛主席万万岁!向解放军学习!)(杨成武:“省无联”要夺军权见他的鬼吧!军权在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我们副统帅林副主席手里,谁敢夺!)什么夺军权,活见鬼!这个名字就应该取消!(江青:还有什么“青年近卫军”,让他到苏联去吧!)

湖南红旗军问题,中央有个调查,上层同北京红旗军有联系,蔡爱卿插了手,红旗军上层组织不能恢复,也不应该恢复,(众:热烈鼓掌)下面的战斗组织只要认识了错误可以回本单位按系统、按部门大联合。听说长沙“高司”也想恢复,它过去是受蒙蔽的群众组织,当然主要责任在军区,中央对这个问题的处理对他们也有一定的影响,也承担了责任。但是不能够说“高司”本身没有错误。但军区改正了错误,他们反而不听,如到湘潭、浏阳等地去夺武器,动员农民进城等等。“高司”不要再恢复。希望湘江风雷也好,工联也好都要按系统按单位大联合。欢迎他们回去,按照毛主席的教导进行大联合。这是个大方向。“高司”现在有人想借这个问题,向中央挑拨,这是不对的,不许可的。

现在你们要回去了。我们提议,汇报团先回去,再学习两天,春节前回去,你们也表过态嘛,欢迎也欢迎在一起,批评也批评在一起,军队地方团结在一起。我们支持你们汇报团先走,其他的目前还要留下。还可以吸收一部分人来学习。包括“省无联”基层组织的人来学习。毛主席前天见到我们,还说起这个事情。你们这个班还可以继续办下去,中央愿意帮助你们把湖南文化大革命搞好,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听说人武干部在省军区错误的影响下犯了错误,在小将们气愤之下,有百分之七十的挨了打,有的被打伤了,打残废了,这些同志并没有怨言。你们这个精神很好,因为你们学习得好。中央慰问你们!(热烈鼓掌。众:向解放军学习,致敬!向造反派学习,致敬!)你们军队的同志和革命小将,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团结得象一个人,(众: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希望你们把这种军民团结的精神带回去。军区的干部回去还作支左工作,如果不便在本地区,可以换一下地方。有许多省军区过去支左支错了,经过学习回去就把工作搞得更好,受到群众的欢迎,军民团结得更好了,推动了运动的前进。军队不应该有派性,中央有一个通知给你们,军队的派性影响地方,地方的派性反过来又影响军队,希望你们不要去影响地方群众,因为中央有通知,在这个问题上我就不多说了。

地方干部有百多同志,在造反派的帮助下,也学习得很好。通过学习,站出来了。这是对湖南文化大革命的一批力量,能够使湖南工作有所前进。如果不适合原来的地方,也可以换个地方嘛!

湖南产生了一些极“左”思潮,康老说是极反思潮。(康老:是极反思潮。江青:是极右思潮。)实际上是形“左”实右。在你们那里复课闹革命,根本没有搞,你们要知道复课闹革命是当前学校的中心任务,大方向。只有那些极“左”思潮的人才说文化大革命才开始。现在已经是夺取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的时候了。你们要促进省革筹小组早日成立革命委员会,促进红代会、工代会、农代会的召开。不管是学校、工厂都要回到本单位去,才能实现革命的大联合,促进革命的三结合,推动全省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还有一件事,“湘江风雷”也是跨行业的组织,跨行业的组织观点不完全一致,最后总是要按系统联合,不要成立接管委员会,不要这一派、那一派搞接管,不要争论了,把大方向放弃了,会干扰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还打内战就不适宜了。希望“湘江风雷”领导人好好讨论一下,过渡性的组织以后还是要按系统、按部门的大联合。

最后,革筹小组是一个新生事物,是新建立的权力机关,里面包括部队的干部,还有地方的革命领导干部和革命群众代表。因为是新事物没有经验,四十七军过去也没有管过湖南全省的事情,现在要管湖南全省的事情,担子很重,原来省委的一些干部没有站出来,不可能没有缺点错误。怎样做好工作?我觉得应该多开些会,互相多开展批评。一个新事物的出现,开始总是会粗糙一些。江青同志“九·五”对安徽代表团的讲话,强调怎么爱护革命委员会的问题。有缺点错误不能采取打倒的办法。革筹小组同志在临走时,我们再单独找你们谈谈。

“省无联”这个脓包开了刀,动了一个小手术,把脓挤掉了,因为当前的时机已经成熟(江青:是他们自己跳出来的,问题摆出来了,就必须好好解决。)当前重要的是要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勇敢的前进。从这点来说,你们那里是毛主席的故乡,更应该把湖南文化大革命搞得更好。韶山通车了,搞得很好嘛!湖南不仅是韶山通车的问题,还要把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最新指示条条落实。今年元旦社论的五条,你们落实了吗?我得到一个消息,听说你们那里(指湖南)有人说元旦社论不值得一看,他也会写,真是狂妄到什么程度。希望同志们好好学习元旦社论,做出更大的成绩。下次接见你们的时候,是祝贺你们建立革命委员会的时候。会就到这里结束了。

我还补充一句:各群众组织的坏人,让人家自己揪,你们不要去揪,这是毛主席的一贯的思想。(众呼口号,略) (记录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