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458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红中会长沙一中《夺军权》一兵长沙知识青年运动考察报告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tuffy05 从 湖南省 移动到本区(2010-05-04) —


红中会长沙一中《夺军权》一兵
1967.11.16

我对知识青年运动还刚刚有一点接触,看了一些材料(能收集到的都看了)开了一些座谈会以及个别交谈,可以说还是个门外汉,知识青年的革命精神使我非常感动。调查中,知青运动的许多道理使每一个决心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人看到了希望,找到了力量,得到了巨大的鼓舞,许多惊心动魄的场面则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知识青年暴发出来的革命热情和冲天干劲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革命力量,使整个社会为之震动,一些反对知识青年运动或冷眼旁观的人,不得不重新来评价和注意知识青年运动了。这是一场真正的革命,所有的人都将在他们面前受到考验,真正的彻底的革命派无不为之欢呼,为他们的革命精神所鼓舞,为他们推波助澜,擂鼓助威,一切假革命的知识分子都在他们面前撕去了他们的伪装。暴露了他们对这场文化革命的极端不理解和革命的不彻底性。一切反革命眼见知识青年运动触动了他们的根本,他们暴跳如雷了,他们妄图镇压了。但是,正如恩格斯所说:“任何地方发生革命暴动,总是有一种社会要求为其背景,而腐朽制度,阻碍这种要求得到满足,这种要求也许还未被人们强烈的普遍的感觉到,因此还不能得到胜利,但是如果企图用暴力来压制这种要求,那只能使他越来越强烈,直到最后把它的枷锁打碎。”

知青运动的兴起,预示着一场彻底的社会革命,预示着农民革命的伟大风暴,知识青年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那些新生的资产阶级──特权阶层的老爷们,你们的掘墓人的新的觉醒宣布你们的死期不远了。公开镇压,经济收买和改良主义都不可能阻止你们的死亡!

新的觉醒

湖南的知识青年从自发到自觉有一个发展过程。

文化革命初期知识青年受到的压迫是很大的,他们几乎只有所谓“自我革命”“互相揭发”的权力,他们的反抗也是最强烈的,是他们写出全县的第一张大字报,是他们很早就起来反工作组,湖南知识青年几乎全是造反派,所占总人数的比例比学生和工人都多。

一月革命风暴时,知青运动曾一度兴起,甚至成立了全国性的组织。因为他们批判刘邓安置路线的斗争锋芒触痛了一些窃据中央的老爷,又因知识青年多是造反派,因此二月镇反时他们被反经济主义文件第三条和2·17通知打成反革命经济主义而惨遭镇压。当时大多数知识青年虽感到自己的政治经济地位的低下,看不到自己的前途,觉悟还未提高,不少人还认为这是应该的,因此知青运动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今年八月风暴以前,知识青年和各地造反派并肩战斗,还未显露出知青运动尖锐的斗争锋芒,因此各界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批评。因为知青作战勇敢、斗争坚决,造反派的头头们还有说几句好话的。九月初知青中的少数勇敢分子开展了造户口反的斗争,同时“砸烂刘氏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是旧教育制度的受害者”等等知青运动的道理在知青中迅速传播,随着这种以奇特速度和空前广泛的传播,知青运动很快进入了高级阶段,正如伯达同志所说,他们“从过去各种矛盾中醒过来了”,顺服的奴隶一旦打碎了套在他们头上的精神枷锁,就如火山暴发出强大的反抗精神。

湖南知识青年运动目前成为全国知青运动的一面旗帜和中南知青运动的中心。湖南关于知青运动的理论是较高和系统的,湖南知青报纸空前的多,他们的强大生命力超过了任何小报,因此湖南知青在社会上的舆论是强大的,许多闻所未闻的道理通过标语、报纸等多种形式在人民中迅速传播,甚至流传到外省,唤起其他地区知青的觉悟,由于有统一思想作指南,湖南的知识青年的观点又是空前的统一,造反精神也最强,几乎所有的知识青年都组织起来,团结在砸烂刘氏“上山下乡”的旗帜下,向旧世界发动了最猛烈的进攻。

知识青年运动的伟大历史使命

知识青年运动集中暴露了我国社会的各种矛盾。

知青运动的兴起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深入的一个重要标志,它标志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由社会的中上层走向了社会的低层,由城市走向了农村,知青运动第一次把农民变革社会的强烈要求反映到政治舞台上来,知识青年从城市到农村,他们处在尖锐的三大差别的矛盾中,他们看到了极不合理的现象:城市剥削农村,脑力劳动者剥削体力劳动者,工农业产品的价格过分悬殊,十七年来中国的修正主义集团和特权阶层为了他们的利益,为了复辟资本主义,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扩大了三大差别。农民对此是满腹牢骚的,不少人只想往城市里跑。他们要求在文化革命中对此来个变革,而知识青年反映了这种强烈要求。知青运动的兴起预示着一场农民革命的暴风雨。

知青运动的兴起最明显的暴露出引起文化革命的尖锐的社会问题,最实在的显示出文化革命的理论性质。文化革命的引起正如伯达同志所说:“中国社会出现了阶级变动的新动态”。中国社会形成了新的资产阶级──特权阶层。中国现存的政权形式基本上是官僚机构,掌握官僚机构的特权阶层是压在中人民头上的一座山。他们通过城市剥削农村来塞满自己的腰包,他们的高薪就是工农和知青的血汗。广大劳动人民与特权阶层的矛盾越来越尖锐,终于在毛主席的引导下形成文化革命的滚滚洪流。刘少奇所代表的特权阶层,十七年就为了复辟资本主义加剧了阶级分化。知识青年──农奴阶层的出现就是这分化的明证。知识青年被特权阶层压在社会的 最低层,他们是特权阶层的廉价劳动力。他们成年劳动都养不活自己,他们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他们劳动并不是不卖力,为什么养不活自己?是特权阶层通过种种巧妙方法,刮走了他们的血汗。他们看不到自己的前途,他们刚下去是有雄心壮志的,也作了吃苦的精神准备,但是现实呢?插队的就是变为小私有者的前景,办农场的就是养不活自己的生活。最近揭发出来的惊心动魄的事实中甚至有把知识青年当农奴搞变相贩卖。知青阶层和特权阶层的怪胎──联动的那些少爷小姐是我们社会阶级分化的一个最尖锐最鲜明的对照,知识青年 处在这种地位,他们对社会矛盾最了解,他们发现刘少奇正在把我们国家往资本主义拉,这种阶级分化现象不就是复辟的暴露吗?因此知青要求推翻压在他们头上的一座大山: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根基──特权阶层官僚 机构的统治,这乃是文化大革命暴发的真正原因和直接目的。知青关于阶级分化的理论给那些散布文化革命是单搞意识形态,妄图否定毛主席在一月风暴中所提出的“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的家伙当头一棒。知青运动标志着毛主席发动文化革命的思想将真正被群众掌握,预示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彻底进行,任务的真正完成。我们的社会制度有很多地方不完全是社会主义的,有些工厂是为新的资产阶级──走资派服务的国 家资本主义性质的企业。有些农村,农民个人收入大于集体收入,林彪同志说我国没经过资本主义社会,人们不知道什么是资本主义,而知识青年运动把那些打着社会主义招牌的吃人的资本主义东西和本质揭露到了光天化日之下来了。那血泪斑斑的控诉暴露出来的不就是中国赫鲁晓夫十七年来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吗?

为什么插队知识青年养不活自己?从目前的材料来看,这个问题牵涉到目前农村的生产关系和社会阶级状况,农民个人收入大于集体收入,以及出现同工不同酬的剥削现象就是问题的症结。

革命的知识青年们(除开那些想自己一个爬入社会上层或安于被奴役状况的奴才)应当努力学习毛泽东主义(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继续革命的思想,主张)。进行深入的社会调查,找出自己政治经济地位低下的真正原因,你们才能自觉的投入彻底的革命,只有真正的彻底的政治革命才能真正解放你们和贫下中农,工人。单纯的安置路线和单纯的知青问题是不行的,必须把毛泽东主义和知青运动相结合,把知青运动的理论提高一步,发展一步。

革命的知识青年,你们代表着文化大革命的方向;未来是属于你们和我们的,你们要看清自己的历史使命,决不仅仅是安置路线而是宣传毛泽东同志在社会主义社会进行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思想,完成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而“真正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毛主席语录)

“极左派”和知识青年运动

(“极左派”指红中会、高校风雷等)

只因为知青要推翻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因此他们就成了“极左派”的同志和战友。“极左派”的斗争锋芒是直指特权阶层,官僚机构及他们在中央的代理人。“极左派”是要求彻底革命的,知青也只有来一个较彻底的社会变革才能真正解放自己,因此两股革命的潮流汇合了,这就是敌人把知青运动纳入“极左思潮”的原因吧!

然而“极左派”却与知青有很大的差别,每一场革命的暴发都有其经济上的原因,而人们的经济地位决定一个人的政治态度(这些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的基本原理至今几乎被一切“马列主义者”所遗忘了)说实在的,不少知识分子参加革命很多并不是因为自己受到了特权阶层的压迫剥削。不少是旧教育制度的宠儿,他们很大程度是出于政治敏感性,他们在历史的转折关头在知青运动面前暴露了他们革命的不彻底性和不坚定性,而知识青年呢?他们优点和工农相似,他们是自己生活不下去了,他们深受特权阶层、官僚机器、旧教育制度的压迫。他们的社会地位决定了他们只有对旧世界实行叛逆,坚决造反!“不是在沉默中暴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因此就决定了他们比知识分子中的左派还要坚韧不拔和革命彻底。稍举两例就可看出这种差别。

学生中的逍遥派之多,难道是因为没有复课吗?不!是因为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决定了他们的政治态度。目前知识分子中的左派,出现了许多颓废、整天无所事事,逍遥,对文化革命不感兴趣以及机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投降,叛卖的行为被当成革命的妥协而得不到惩罚。而只要你迈开你的双腿,到知识青年中走一走,只要你是确定了革命观点的人,你就会感到从来未有的痛快和令人鼓舞。知青的革命热情和冲天干劲是所有知识分子比不上的,八·一九时那种沸腾的场面随时都可以在知青中看到。

另外,人们可以看到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在知青中的传播是惊人的,知识分子研究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社会改革等问题往往单纯从时髦出发甚至是为了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和他们谈社会改革,文化革命引起的原因、特权阶层,他们要么不感兴趣,要么不能接受,往往把毛泽东主义最激进的内容进行机会主义的歪曲。而知识青年呢?他们是自己深受压迫剥削,为了求解放他们就要找理论,以明白根本原因。他们有一种真诚强烈的学习毛泽东主义的要求。即使是一个对理论毫不感兴趣的知识青年,和他谈起社会中的阶级分化,社会改革,他们也是津津乐道。因为毛泽东主义把他们经常接触到的东西提到了理性认识,正如他们所说,象一把钥匙打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从种种社会矛盾中惊醒。一个知识青年讲出了他们要求理论的朴实性:“你们谈的是从革命的原则出发,玩弄词句术语(指那些知识分子)的造反者,我们是从吃饭问题说起革命,讲哲学。”知青经济最困难,但他们办的报纸最多,每出一种新的能解释说明知青现状的新观点,不要一天可以马上传到每一个知青。因此你去走访知青可以发现一个特点,他们关于知青运动的论点几乎完全一样。在知青中理论变为蓬蓬勃勃的运动,这种飞跃更是屡见不鲜。如桂林知青九月份还在农场安于现状,几张长沙知青的报纸到了那里,讲出了他们切身体会到又没有理解到的东西,他们立刻造反了,掀起了批判安置路线的运动。桂林知青告诉我,长沙知青的报纸在那里传来传去,大家抢着看,磨成了碎片还传着看。这些真正的革命运动的动人情景,是那些住高楼吃白米过着舒适闲散生活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永远也不可理解的。伟大的知青运动一定会放出灿烂的理论之花,思想之花。

知识分子中的极“左”派向何处去?是走颓废的道路,还是走象牙塔尖上的“革命”的道路(这是最终也会动摇以至叛卖革命),这是不革命,反革命的道路。唯一正确的道路是到社会最底层去,到工农中去,到知识青年中去,而目前知青运动最突出地暴露了工农进行社会革命的要求。因此革命的知识分子与知青运动相结合是当务之急。丢掉你的臭架子,抛弃一切剥削阶级成见,跑到知青中去,握着他们的手,问他们痛苦些什么?仇恨些什么?要求些什么?和他们一起研究社会矛盾,真正在调查中掌握毛主席在社会主义社会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革命的主义。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找到革命的力量,才能使改革社会,把文化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只有这样才能克服知识分子的致命弱点,否则知识分子高谈的“革命”。“造反”将是在一种多么空虚的沙滩上啊!

目前有些知识分子逍遥得太空虚了,想搞点复课闹改良,复课闹复辟。他们应当明白,作为旧教育制度的宠儿的他们,是不可能懂得吃人的旧教育制度的全部罪恶的,是不可能懂得被旧教育制度吃掉的那些人的心情的,知青提出了一个论点,旧教育制度培养了一批特权阶层分子,也逃脱不了历史的辩证法,同时造就了一批奴仆和剥削对象。他们有的被赶入社会的最低层,他们也是旧制度的掘墓人。这难道不是对旧教育制度本质的最深刻的揭露吗?我们的教育革命必须与工农和知青运动结合起来,才不至于走上改良主义甚至复辟的道路。复课不是把革命、不革命和反革命的学生扯在一起,搞一个和和气气的大杂烩,而是要把那些愿意革命的人召唤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

糟得很和好的很

知识青年回城市造反,搅动了那班资产阶级老爷、太太、少爷、小姐的酣梦,从中层以上社会至造反派右翼,无不一言以蔽之曰:“糟得很”,即使是很革命的人吧,受了那班糟得很派的满城风雨的舆论的压迫,他们闭眼一想知青造户口反的“流氓”相,也就气馁起来,没有法子否认这“糟”字,实在呢?如前所说,知青运动的锋芒所向,乃是这次文化革命所必须摧毁的特权阶层,官僚机构的统治,乃是十几年刘少奇企图复辟资本主义而拼命扩大的三大差别,乃是资产阶级旧教育制度,乃是一切资本主义的东西,知青运动把引起文化革命的尖锐的社会矛盾露骨地暴露出来了。许多长期在文化革命实践中积的问题,可以通过分析知青运动暴露出来的社会矛盾找到答案,人民对文化革命的理解将大大飞跃一步。这标志着革命人民掌握毛泽东主义的一个飞跃,预示着一场社会革命农民运动的暴风骤雨,一切真正献身于文化革命决心搞到底的人,对这样一个群众运动怎能不放声歌颂,虚心学习,和他们相结合,并肩战斗呢?

糟得很明明是站在文化革命的对象──新生资产阶级的利益方面,打击革命人民起来的理论,明明是资产阶级老爷企图保存资产阶级的旧秩序,阻碍革命暴发的理论,明明是反革命的理论,每一个革命的同志都不应该跟着瞎说。你若是一个确定了革命观点的人,而且是到知青中去走了一遍的,你必定感到一种从来没有的痛快。千千万万的农奴摆脱了任人宰割,惟命是从的精神状况,他们向压在他们头上的种种吸血鬼,旧制度发动了猛烈的进攻,革命知识青年的举动好得很!好的很是真正无产阶级革命派的理论。一切革命的同志须知,文化革命需要一个较彻底的社会革命,需要推垮特权阶层,官僚机构的统治,一切改朝换代,改良主义,结构改良都是资本主义道路。一切革命的同志都要拥护革命的变动,否则他就站到反革命的立场上去了。

所谓经济主义问题

革命都是有经济上的原因的,恩格斯说经济斗争到处发展为政治斗争。群众在推翻旧制度的初期提出经济要求决不是经济主义,而为了维护旧制度,用金钱来收买知青,妄图使他们停止斗争,这就是经济主义。目前那些资产阶级老爷们为了保护资本主义的刘氏上山下乡运动,大讲什么“安排好知识青年的生活”,大搞经济收买,这才是地地道道的经济主义。而广大知识青年呢?他们有明确的政治口号,他们所进行的是惊天动地,泣鬼神,砸烂旧世界的革命斗争。他们的经济条件比任何人都苦!但他们的革命斗争的热情比任何人都大,这是经济主义吗?

知识青年中也确实有败类,有些人对砸烂加剧阶级分化,复辟资本主义的安置路线不感兴趣,急于自己爬入上层社会,脱离知青阶层,他们这些人是想当新生的资产阶级份子,他们将成为知青的贵族。他们决不代表知青阶层的利益,决不代表知青运动的方向。相反知青的利益决定他们决不能妥协,决不能搞经济主义,经济主义将断送他们。

那些动用大批工厂资金的工贼,那些整天逍遥的知识分子,你们花费成十万数的国家资金却在那里贩卖机会主义,妄图使革命就此止步,你们在知青推动历史的革命运动面前指手划脚地咒骂经济主义不感到可耻吗?

彻底打倒反动的血统论──痞子运动还是革命先锋

血统论为什么被文化革命的仇敌利用成为反动的理论,是当今许多用漂亮的批判血统论的言词继续贩卖血统论的说客文人所不愿回答和不可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干部子女在文化革命中暴露出的阻止历史前进的反动性比其他非劳动人民子女要厉害得多呢?什么是正确的阶级分析法呢?是不是被某些人所认为的分析阶级出身就是真正正确的阶级分析法呢?不,阶级分析必须看人的经济地位所决定的对文化革命的政治态度。这场革命的目的 就是推翻十几年来形成的新资产阶级──特权阶层在中国的统治。对这场革命反抗最力的是新资产阶 级其子女。而知青身受特权阶层扩大三大差别的迫害,他们处在各种尖锐的社会矛盾中,他们最了解社会,他们是拥护这场文化大革命的。不错,他们有不少人出身非劳动人民家庭,这就造成了他们革命时身上背了很多包袱。但这并不是事物的本质,本质是他们的“社会存在”,“存在决定意识”这一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的基本原理总不该被人遗忘吧!以前学校里所谓贯彻的阶级路线是培养新生资产阶级,使干部子女青云直上,这就是它的本质和总宗旨。所以以前学校并没有真正向工农开门,而是向高干子女开门,有的地方的团支部甚至干部子女夺工农子女的权,反动血统论是压在知青头上的一座山,必须推翻。知识青年决不是什么“狗崽子”,而是革命先锋。

所谓宣扬社会黑暗面

毛主席就是为了党的腐败而担忧才发动了文化革命,看到我国社会的矛盾才能革命,才具有起码的当造反派的资格。保守派保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没有看到这些社会矛盾,或不愿看到这些矛盾尖锐化必将导致革命暴发。而知青最懂这些社会矛盾,最明白为什么要搞文化革命,这恰恰是他们的优点。恩格斯讲到巴黎公社的意义时说:“1864在全欧洲,即在群众中间,运动的理论性质还很模糊,德国共产主义还没有为工人党存在……连美国工联的领袖们也认为他们可以按照规章所陈述的纲领加入运动。第一大成就应该是破坏各派的幼稚……,巴黎公社就是这样一个成就。”前一段当文化革命的理论性质还不很明确时,我们和各种机会主义者也有一种幼稚的合作,而知青运动的大成就就是很不明显也是第一个打破了这种幼稚的合作,把各种假革命,反革命的面目暴露无遗,知青运动使文化革命看到了新的希望。

革命的知识青年们,毛主席说:“社会发展到了今天的时代,正确的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责任,已经历史地落在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肩上,这种根据科学的认识而定下的改造世界的实践过程,在世界,在中国均已达到了一个历史的时节。历史以从来未曾有过的重大时节,这就是整个儿地推翻世界和中国的黑暗面,把它转变过来成为前所未有的光明世界。”我们一定要斗争到底,造反到底,我们黄金灿烂的世界就在前面,拼命向前啊!

(注) 补充一点──知青的利益与贫下中农是一致的,农村中走资派的压迫剥削的花样(如在工分上 玩的花招)都是对富裕农民有利而不利于贫下中农和知青的。知青对国内存在的变相剥削异常愤慨,他们的这种情绪也反映了贫下中农在农村中进行文化革命的要求。

知青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成了社会的对立面。”这句话反映了他们彻底革命的政治态度,他们决不满足于湘江风雷翻案这样的变迁(这在庸人眼里可以说是极大的变迁了),他们要求更伟大更彻底的社会变动。

  原转载上海市上海中学《思潮集》(1968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