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37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张平化在湖南大学的讲话(1966.08.30)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tuffy05 从 湖南省 移动到本区(2010-05-04) —

1966.08.30

同志们、同学们,革命全体师生员工同志们:

我这次从北京回来,是得到毛主席的批准和指示之后回来的。(欢呼)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在北京的时候接见了从湖南来的三批同学,零零碎碎的还接见了很多,大批的是三批。后来又同陶铸同志、王任重同志一起接见了我们中南五省的到北京去的同学。我看到了从湖南写来的很多的信和材料。除了同学们的来访、来信之外,我还接见了从湖南去的一些工人及干部。各方面的意见各方面的情况我都听了一下,从接见同学们和各方面的来访、来信的中间,感觉到湖南的文化革命运动遇到了很大的阻力。特别是长沙发生了“八·一九”事件之后,更加感觉这个问题严重。

“八·一九”事件的详细情形我还调查得不够,但从我所接触到的材料来看,可以肯定,这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镇压学生革命运动的反革命性的事件。(鼓掌)完全违反了党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决议,违反了十六条。挑动工人斗学生,挑动学生斗学生,其目的就是要镇压革命运动。这样的事件是决不能容许的!除此之外,也还听到了其它一些严重情况。比方有许多学校的同学们要到北京去,受到重重障碍。我接见过的一些同学,就叙述了他们来北京,经过了多少艰难困苦。想方设法把他们堵住、挡住,想方设法把他们追回去,使他们遇到了很多困难。这种对党中央对毛主席封锁的做法是非常恶劣的,是非常错误的!做这样的事的人一定是自己心里有鬼,见不得人,害怕人家上北京去告状。你自己没有鬼,你怕什么?这样的事不止一起,接二连三的发生。

另外,和“八·一九”事件相联系的所谓“三相信”这个口号,提出这样的口号是完全错误的!特别是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以后,还提出这样的口号,并且利用这个口号来镇压学生运动,这不但是错误的,而且是反动的。(鼓掌)我们知道我们要相信什么?我们唯一的要相信毛泽东思想。(鼓掌)毛泽东思想就是衡量一切是非的唯一的最高准绳。(鼓掌)不管你是谁,你忠实的执行毛泽东思想,高高举起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我们就拥护你,就相信你。如果你违背了毛泽东思想,我们就反对你,打倒你。有些荒谬的说法:什么“反对省委、反对市委、反对工作组就是反对党中央”,这些说法是非常荒谬的。甚至有人反对党支部书记,也叫反党、反中央。党的领导是什么?就是毛泽东思想领导!(鼓掌)一个共产党的领导机关,一个共产党的组织、共产党员,一个普通群众,没有参加共产党的组织,能够很好地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同样也是实现了党的领导。(鼓掌)相反的你是党员,是党的组织,是党的领导机关,你违反了毛泽东思想,就应当反对你。如果不反对你,我就反了党;我反对你,才能实现党的领导。(鼓掌)我们把是非界限弄清楚了,我们就不会盲从,我们提倡组织性、纪律性,在毛泽东思想红旗之下,有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这个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是建立在我们高度的革命自觉的这个基础上。什么是高度的革命自觉,就是要人的思想革命化。什么是革命化的标准,还是毛泽东思想!(鼓掌)

我在北京,就听到了这么一些情况,就感觉到湖南这个文化革命运动发生了严重的问题,遇到了严重的阻力,而且形势非常紧张。听到了这些情况以后,感到非常不安,因为我从湖南省委调出去才两个多月,我是六月十三号离开的,十四号到上海,在上海开了两天会,十七号到了北京。虽然不担任这个工作了,可才离开两个多月。现在的工作岗位叫宣传部的副部长。我作为一个宣传部副部长是不能来过问地方上的工作的,不能来过问党的一个省委的工作的。这就只能着急,一方面看到情况严重,一方面自己又不能直接过问。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个情况向党中央,向毛主席、向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向中南局的领导同志反映。当然,中南局也是看到这种情况的,也是关心湖南这些情况的,中央也是关心的。严格督促省委迅速处理,特别是这个当前的事件,批评省委的错误。虽然有中央、中南局的指示,但我总觉得我自己还有个责任。当前发生的事件,当然直接负责的是现在的省委和市委,但是,我是不久之前在这里工作的,工作没有做好。留下了一些问题,也是使后面发生问题的间接原因,我不能推卸我的责任。就是根据这样的想法,我就向毛主席提出这样一个请求。有一次,毛主席找我们去谈工作,谈别的工作,利用这个机会,我直接向主席说了,我把湖南的情况向他报告了。(鼓掌)我说这个情况是严重的,长沙市委,湖南省委这个严重错误,我也有责任,我过去的工作没有做好。因此,我请求主席允许我回湖南来工作一段,参加这个文化大革命。我向主席报告时,我就说了,我说我回去是两个任务:第一个任务,就是请罪,请罪!向大家检讨,承认错误,并且希望大家揭发批判,帮助我改正错误。(鼓掌)第二个任务,就是造反!(鼓掌)就是要跟同学们,跟所有的师生员工们一起来造反。(鼓掌)现在我想分别讲一讲,刚才谈到向主席报告,提出这两个任务,我说这样子回去工作一段是不是可以?主席说:“同意,很好!很好!”(鼓掌)就这样,我就回来了。

现在,我想说一下,我怎样实现这两个任务。现在提出来,请大家帮助考虑一下。

关于第一个任务,我在这里,在湖南省委工作了七年,从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六年。在七年中间,工作不能够说没有成绩,但是缺点错误是很不少的。特别要着重检查的是关于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在文化大革命这个问题上,我是犯了错误的。这个错误,可以分两段,第一段就是在中南局五月会议之前。今年五月,中南局在广州开了一个会议,我们简单的叫中南局五月会议。在这个五月会议以前,我对文化大革命是基本上没有过问的。这样大的事情,作为省委第一书记,根本没有过问,这就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以至于文化大革命很多重大问题没有抓住,就拿这一点来讲,也是失职。不能拿这个找借口,说是下乡的时候多,蹲点蹲得多,在农村里面搞社教有时也管管城市的事情,确实在外面的时候多。但是,你是第一书记嘛!不能光管这一方面,应该全面管嘛!毛主席讲要弹钢琴,我就是没有弹好这个钢琴嘛!没有照顾到全面,既有重点又要照顾全面,而且文化大革命不是个小事情,是个大事呀!为什么不抓呢?这是一个失职行为。这是前一段;第二段就是中南局五月会议之后,就开始抓了,注意了文化大革命的问题。抓的时候,又犯了一个路线的错误,就是采取派工作队的办法。我在离开省委之前,也是匆匆忙忙地派工作队。今天到会这几个学校,差不多都派了。湖大是派了工作队的;师范学院是派了工作队的,师范学院是两次派工作队,原来是社教工作队,后来又派了一个文化教育工作队;矿冶学院也是派了工作队的;财贸学院也是派了工作队的。反正那个时候都派了。

派工作队这件事情,责任在我身上,是我作的主,我下了决定。从地委调人,从省级机关抽人,都是我出的主意。当时,以为这个决定很正确。过去我们没有注意在文化战线的干部太少、太弱,现在要加强,加强这个战线的干部,就趁这个机会抽出一批地委书记、副书记、县委书记、还有其他的干部。抽一批干部先做工农队,以后就留下来,加强这个战线的工作。这个想法,以为想得很对,能补救过去的错误。实践的结果证明这个办法是完全错误的。这种派工作队的方法,是不信任群众,不放手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教育自己,违反群众路线的一条错误路线。实际上证明,到各单位去的工作队,好的工作队也是包办代替。包办代替,没有做更坏的事情,那就算比较好的工作队。完全没有包办代替,做得很好的工作队是不是有,也可能有,但现在我还没有发现。在工作队员,工作队的同志中间,确有一些走群众路线走得好的,确有一些和群众关系搞得很好的。只要工作队不好,或者个别的人不好,还会做出更坏的事情来迫害同学,打击报复那些敢于干革命,敢于向领导提意见的,特别是敢于向工作队提意见、贴大字报的那些人,就被围攻、被打击。听说师范学院就有不少的同学受到迫害,有的人遭迫害以至自己写了绝命书,准备自杀,这就是更严重的现象。这种事情,当然不是我亲手做的,事先我也不知道,最近在北京也是接见同学时才知道的。但是工作组是我派的,我不能不负责。如果不派工作队,就没有这回事情嘛!工作队出现这些错误,有些事情是要由直接在那里工作的同志负责。但总地来讲,主要责任不应该由工作队来负,具体地来讲,就是由我来负,我应该负主要责任的。你派那么多工作组,工作队,就必然要出现这个现象。所以在这里趁这个机会向同学们检查这个错误,特别是向那些受到迫害的革命的同学赔礼道歉。很对不起,在文化大革命中间的两段错误,性质都是严重的。

现在这个严重的事件,“八·一九”事件发生之后,更加暴露了我们干部的思想,干部的工作没有做好。过去看得不那么清楚,现在越看越清楚了。比方,现在我们有一些干部对群众运动的态度、思想、根本立场不对头。对文化大革命,当前存在两派,一个叫“好得很”派,一个叫“糟得很”派。就是象毛主席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上面讲的。当时对那个湖南农民运动也是两派,一派是“好得很”,另外一派是“糟得很”。同学们,现在对待文化大革命也存在两派。一派是“好得很”,看见革命运动高兴得很。这样伟大的革命洪流,是一种无究无尽的力量,它扫荡一切。(鼓掌)我从北京就看见了街上破旧立新,真正是一天等于二十年啦!不止!应该说一天等于几百年,或者有的事情一天等于几千年。比如北京有一个王府井大街,历来就叫王府井,这个多少年啦!总有好几百年了,那个封建的名字一直留下来。“王府”那不是封建的吗?我们从来没有听到哪个提这个名字要不得,要改!这次文化大革命,红卫兵打先锋。他们一看,不行!是封建的意思要不得,把它砍掉了。(鼓掌)王府井的名字改了,那条路上的什么王府商店,都改成工农兵商店,都改了。还有一个东安市场,这恐怕也有好几百年了吧?红卫兵说要不得,改成东风市场。还有一个有意思的街道叫东交民巷,这是帝国主义留下来的,红卫兵把它改成反帝路。还有个扬威路,这个地方是苏联大使馆所在地,红卫兵一看就有意见了,扬威,扬什么威?还让修正主义扬威?要不得!把它改为反修路。(掌声)我来这里头一天,红卫兵在那里举行命名大会,有好几万人在那里整整齐齐,轰轰烈烈地举行那个仪式。苏联大使馆的那些人紧紧地把门闭着,不敢出来看一看。(鼓掌,笑声)你看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如果没有一批革命的青少年,红卫兵做急先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办得成呢?此外,还做了很多好事。比方资本家的定息,本来满了期了,我们还是延了期,我们给他定息,资本家有钱还是想要的,还接受了这个定息。红卫兵提出来说:不对!不应该给这个了,停止定息。所有的公私合营企业都统统改成了国营,一下子就改了。(鼓掌)红卫兵还检查了一些可疑的地方,有汉奸、特务、有流氓,还有其他的反革命。红卫兵嗅觉很灵的,情报很多的,到处搜索出了好多的枪支、子弹,蒋介石的象,国民党的党徽,国民党的证章,国民党的印签,特务证,还有些短刀,大大小小的匕首,统统把它搜出来了。还有一些人藏了很多的美金伪钞、国民党金元券。还有一些人留下了变天账,地主、资本家留下的变天账,都被红卫兵抄出来。搜出来了。(鼓掌)这种彻底革命的精神大大地超过了我们。

这次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破了我们过去所想的一切框框。(鼓掌)这样一股伟大的动力,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很多老、大、难的问题。老问题,大问题,难问题,过去长期不能解决的,过去多少年,几百年、几千年,或者几年所不能解决的,这一次一下就把它解决了。(掌声)这次运动真正是触及了每一个人的灵魂,改造了每一个人的思想。但是我感觉到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正确对待的。看到这样伟大的革命运动应该感到高兴,但有些人就看不惯,感到很苦闷,忧心忡忡。这些人的错误在哪里呢?他就是没有一种革命群众的感情,无产阶级的感情。这些人严重地脱离了群众,他就滋长了资产阶级感情,就站在资产阶级的反动立场上来看这个运动,他就感觉到“糟得很”。他所看到的尽是一些他不顺眼的,尽是一些使他很难过,使他很伤脑筋的事情。那是由于我们要反的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要揭发那个领导上的错误,要挖你的根子,贴你的大字报,当然这些人就感到头痛,不好惹!这些学生真难办,红卫兵更可怕,愁眉苦脸。(笑声)这些人中,当然有一些确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害怕是应当的,因为就是要整他,而且是要重点地整他嘛!但是,有一些人,不一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看有一些人,特别是那些严重脱离群众,做官当老爷习惯了的人,高高在上,看不起群众,特别是看不起青少年。在这些人看来,你们这些小娃娃懂得什么?胡闹!在他们看来,你们的革命行动,不叫革命行动,叫做闹事。他们听到造反这个话,反感得很!你还要造反!(笑声)他就要问造什么反?不造反不得了!不造反还有共产党?共产党就是造反的党,就是造反中产生出来的。马克思造反才产生了马克思主义,才产生了共产党。共产党的宣言就是造反的宣言。毛主席讲“造反有理”看造什么反,造资产阶级的反,造剥削阶级的反,为什么造不得呢?所以十六条上面讲,既然是革命,就必然有阻力,而且阻力相当大。这个阻力主要来自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同时也来自社会上旧的习惯势力。同学们!我们要有精神准备,革命是不简单的,闹革命就不要怕阻力,闹革命就是在压迫之下闹起来的。不受压迫,就不能锻炼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是不怕压迫,不怕打击的。越打击,越压迫,我们革命者就越坚强。从这些现象可以检查到,我过去在工作中,对干部的思想工作看起来做得很差,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毛主席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当人民的勤务员,群众是英雄,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要有甘当小学生的态度。主席的这些教导,我们有不少的同志,特别是领导干部中间是违背的,没有真正贯彻执行。这种现象不能把责任推给别人,应该检查自己工作中的错误。

我的错误还很多,在今天晚上这样的大会上花很多时间来讲是不适宜的,我希望同志们,同学们,革命的师生员工们多方面揭发,毫不客气,给我帮助。我向大家保证,诚诚恳恳地听取大家的意见和批评。(鼓掌)

第二个任务讲造反,造反首先是跟你们一起来造,跟你们学习,我现在落后了。(鼓掌)我刚才在那里讲了我的这个落后,讲了一个例子。我的一个儿子在清华大家念书,他是红卫兵。我在北京的时候,他到我那里来对我说,要跟红卫兵大家一起上街。刚才讲的那些破四旧,立四新,许多街道的名要改,商店的名要改,很多事情要做。他很支持,很热情、很感兴趣,要上街。我当时泼了一下冷水,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如果开这样的会泼冷水,非要戴高帽子不可。(笑声)我们是两个人谈,我说,你们学校的工作搞得怎样?一斗、二批、三改,你们清华大学搞好了没有?他说,那还没有。我说,你们本单位还没有搞好还有那么大兴趣上街,好不好呢?把他也将住了,他也答不出来,不作声,不大高兴,就跑了,回去了。过了一个礼拜,红卫兵上街搞得轰轰烈烈,《人民日报》写了一篇社论,大标题“好得很。”赞扬那些红卫兵的成绩。这一下他又来了,他有理由了。(笑声)他说,你上一个礼拜讲的那些话是错误的。那怎么办呢?我老老实实承认,好,检讨!我说错了,你对!这个小小的例子说明我这个人旧东西多了,就没有那么彻底,革命精神就差了。老资格,按资格我比我的儿子老得多。(笑声)几十年了,闹了几十年的革命,不比他经验多吗?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就比我看得正确,我就看错了。所以,我今天到这里深深感觉到,一到你们这个地方我就年轻了。不是别的年轻,是我的脑子,思想年轻了。跟你们在一起气氛不同,所以我感觉你们这里空气好!不是比岳麓山自然环境好,而是你们这个地方的政治空气好。(鼓掌)生龙活虎的,生气勃勃的,一片朝气。我很愿意跟你们在一起。向你们学习,受你们的感染。(鼓掌)我常常碰到一些人问我这场文化大革命究竟怎么革法?要革成个什么样子?他问我,我说我也说不出来。许多人讲这次文化大革命没有底,没有底,要革成个什么样子呢?问这样话的人,多半是比较有经验的人,根据他的经验,每次群众运动都必须有几个框框,按照他的框框来运动的。土地改革不用说了,三反、五反大体上也有几个条条,也可以说有几个框框。特别是社教、四清运动,你们在座的当中有很多是参加过四清运动的嘛!有很多的框框。第一阶段先做什么?准备,然后四清,然后来个建设阶段。总是有这么几个框框,按照我们所设想的这些个框框,一步一步地这样搞。这个在我们有些人看来才叫有底,才叫正常,才叫健康,是不是?这次文化革命运动没有这些框框。既是文化革命,又是政治革命,又是经济革命;既搞好本学校一斗、二批、三改,又到整个社会上去发动全国互相串联,就是这样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扫到什么时候,要看情况,没有框框。现在有些人总觉得这个运动不好做,总觉得这个运动有点乱,“乱得很”!这个乱要加引号的。这叫带引号的乱,这就是革命秩序,我们说就是要“乱”,越“乱”越好!(鼓掌)“乱”它一个时期,至少要“乱”它几个月。林彪同志讲,文化大革命是思想战线上的斗争,也叫精神上的斗争。他说,我们是两条轨,一条叫物质战线,一条叫精神战线,这两条战线,两条轨道是一个总的火车头──毛泽东思想把它拉着向前走。(掌声)文化大革命这样大的运动,要“乱”它几个月。这种 精神战上的工作是长期的,斗争是长期的。但是有时是大战役,有时是小战役,有时是大战役和小战役相结合。现在是总进攻,有时是战术性的战斗,有时是总进攻和战术性的战斗相结合。现在是总进攻,大战役,所以要“乱”它几个月。都是打引号的乱。“乱”它几个月,就会“乱”出一个道理来,就会“乱”出一个规律来。(掌声)现在运动中间究竟怎么搞法,靠大家创造,靠群众创造。

现在中央特别强调一点,这是必须向大家讲清楚的,态度应该是鲜明的,就是在我们进行斗争的时候,要用文斗不用武斗。(鼓掌)同学们你们看,新近中央什么指示都没有发,就是《人民日报》写了几篇社论。但是中央强调这个问题,就是主席在十六条里面写上的八个字,“要用文斗,不用武斗”。这八个字是毛主席亲自写上的。(鼓掌)原来的稿子没有这八个字,我是参加起草、修改、讨论的过程的,我知道的。中间有一次讨论,曾经按照“二十三条”上的不要打人的那些话抄了一段。后来,主席把那些话抹掉了,亲自写上了这八个字:“要用文斗,不用武斗”。(鼓掌)这八个字是高度的科学概括。总结了我们的历史经验,中国共产党、中国红军、中国革命斗争几十年的经验。从井冈山开始,毛主席就反对军阀主义,那时候军阀主义主要表现之一就是打人。因为那时有不少是从旧军队去的,在那里当了兵或者当了军官,他们还用旧军队那一套办法打人。军官打人,士兵没有办法来管军官。为发扬民主,成立了士兵委员会,说连长犯了错误,士兵委员会可以打他的屁股,也还是打。这一套还是由旧军队里面来的。后来毛主席批评了这个办法,和大家商量,说这个办法不好。但军阀主义还有各方面的表现,单纯军事观点,不突出政治。要用文斗,不用武斗,这就是历来反对打人的办法。这八个字总结了历史上的经验,总结了我们党的优良作风,总结了我们革命的优良作风。(鼓掌)究竟文斗厉害一些,还是武斗厉害一些?这一点我倒可以说一点意见。根据我的经验,文斗比武斗厉害一些。人民内部矛盾就不用说了,更应该是文斗,辩论、摆事实、讲道理,那不应该动武。人民内部矛盾还用什么武,这个还容易想通。就是对敌人,对敌斗争是什么方法好?文斗好还是武斗好?听说有些人把全部仇恨集中在拳头上,他的仇恨表现在一拳头打去,这叫仇恨。群众对他很恨,你只要把他的罪恶揭露出来,他就会在群众中间完全孤立,没有人同情他,这不更厉害吗?现在你打他一拳头,有些人就讲“唉呀,你看什么都好,他挨打还是有些可怜。”同情了他,没使他完全孤立,这不帮了他的大忙?还有个戴高帽子,大概不错,说打了算武斗,戴高帽子应该算文斗吧?我讲戴高帽子至少不能算文斗,为什么?同样的道理,你给他戴了顶高帽子,你就帮了他的忙,还会使一部分人同情他。所以说你们这些革命青年,什么都好,就是戴高帽子不算好,有些人对这些戴高帽子的人表示了点同情,不利于完全孤立敌人。最厉害的办法还是摆事实讲道理,要口诛笔伐,靠嘴来揭露,写大字报,登报,用笔来讨伐他,揭露他的罪恶。要揭得深,揭得透,我们不简单地给他加大帽子,要用充分的事实,铁的事实,用充分的道理,使他无法抵赖,这样他只有低头认罪。如果他不低头认罪,越抵赖,群众就越恨他,越抵赖,他就越孤立。大家想一想,这种斗争是不是最厉害的?我们最近斗了一批,用文斗的搞得很深,很透,他在群众中完全孤立。另一批采取武斗的还没有完全限于孤立。现在北京正在总结经验,使越来越多的人明白要用文斗,不用武斗。当然,在这样大的运动中,发生次把几次打人的事情,发生次把几次戴高帽子游街的事情,这个毫不奇怪,也不应该奇怪。问题就是要总结经验,究竟用什么方法斗争好。所以我看还是按中央,按毛主席的指示,要用文斗,不用武斗。用毛主席的八个字,来指导我们的斗争。(鼓掌)除此之外,文化革命运动怎么搞法,我根本不懂,毫无经验,唯一的是向同学们学习,向广大群众学习。(鼓掌)今后,我们在一块的时间不会很短,有机会的时候再分别找同学谈谈,再到别的学校去看看。今天和到会的这些单位算是第一次会面。(鼓掌)

现在运动非常紧张,毛主席提倡讲短话,我现在已经讲得很长了,就结束了。(鼓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