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688阅读
  • 0回复

文革中被逼自杀和逼疯等实例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高致贤
  
  我县文革运动还在文教卫生系统开展之时,大方一中作为重点开展单位,县委派工作组进驻一中,发动学生投文化大革命。当时我在县文革办工作,知道将该校曾书记、罗校长、团委书记李XX和政治老师邱X森打成“三反分子”,在红色恐怖中,邱老师受不了残酷斗争,被迫刎颈自杀。我接到一中曹X报“反/革/命分子邱X森自杀”的电话,领导令他们立即抢救。虽然他当时未死,但他脖子上自杀刀痕迄今一直未能消除。之后,该校出身于地主家庭的女教师臧XX,被批斗得精神失常。罗校长的儿子和女儿被逼一起到县文革办要求与他们的父亲罗XX断绝父子父女关系,县文革办立即表示支持,我虽不是领导成员,也表示拥护。
  文革全面展开之后,县委机关的“硬骨头战斗队”成为造反指挥部夺权斗争的骨干力量。它的头儿是县委会两个秘书:唐XX和肖XX。不知怎么回事,在向县委、县政府夺权前夕,指挥部下属的各造反组织突然贴出“打倒政治野心家唐XX、肖XX”等大幅标语和大字报。他俩从天上一下坠入深渊,一下成为造反派的揪斗对象。这可吓坏了他们的亲人。老肖的妻子石禄芬是个很娴慧的农民,听到老肖被斗后,从对江乡赶进城来看望。当晚老肖正好被一个单位的造反派抓去斗争一个通宵。石禄芬打开他的寝室门不见他,感到大势不妙,以为老肖自杀或被他杀了!便边哭边喊边在城里城外四处寻找老肖找了一个通宵……从此,她的神经失常了:患上会议恐怖症,见人多开会她就害怕,不时为老肖的安全烧钱化纸,求神拜佛。
  这都是我亲眼见,亲自问过他们的,而今看到他们我都还在感到内疚或和心痛。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