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91阅读
  • 0回复

丁东:山东曾有冯毅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前些天到共识堂参加林鹏思想讨论会。林鹏先生是河北易县人,生于1928年,抗日战争后期参加革命,长期在山西太原工作,以书法特别是草书见长兼及思想史研究和小说、散文创作,最近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他的随笔四种。与会者认真探讨了他的学术思想。最后发言是北京大学贺卫方教授,他发出感慨:我们山东怎么没有这样的人?
集学养、风骨、阅历、人望于一身的老人,往往成为一方水土的精神象征。上海过去有王元化,现在有沙叶新,广州有袁伟时,武汉有刘绪贻、刘道玉,成都有流沙河,在都能受到当地相当多的知识界人士的敬重,在全国知识界也能得到相当范围的认可。林鹏先生在当地也属此类情况,但在全国知识界,知道他的人还不多。这次他的文集由商务馆隆重推出,有助于更多的读者了解他。但贺卫方也不必为自己的家乡没有出现类似的人物而遗憾。不久前引起普遍关注的传记《国士》传主牟宜之就是逝世于济南的一位高人。据我所知,山东还有一位冯毅之先生,是一位颇受当地知识界敬重的人物。
冯毅之1908年生山东省益都县,1929年在济南读书期间参加左翼作家联盟,继而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开始文学创作。抗日战争中,冯毅之在家乡组建游击队,八路军营长,益都县长和四县联合办事处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青州市长、山东省委宣传部文艺处长山东省文化局长等职,1957年被打成右派。1979年改正后,任山东省艺术学院院长1982年离休。他从五十年代就开始独立思考,对于国家的前途、人类的命运,都放言评说,且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留诸笔墨,写下了二百万字的诗文和日记。92岁的时候,他将一生的重要文字整理成五卷本文集《风雨沧桑一百年》,自费印刷了500套,分送朋友,读过的人无不表示敬佩。其中过人之处颇多,我仅试举两例:
1967年2月26日,文革尚在高潮,他就评论:“文化大革命的进行是实现大民主,这完全是谎言欺骗,不折不扣地听一个人的话,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执行,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叫你向西不能向东,一指定某某是三反分子,就得高呼打倒砸烂,世界上有这样的民主吗?现在国家不成国家,党不成党,没有法律,也没有制度,谁掌握了大权,就成了老子天下第一,随意殴打侮辱迫害干部,殴打侮辱迫害得越凶,革命精神就显得越高,不但不受谴责,还受赞扬。被迫害死的干部,都保密,谁知有多少?死的死了,活着的更不轻松。哪个老同志的身体和心灵没有伤痕呢?社会上是斑斑血迹,家庭中充满了悲愤眼泪。这就是当前的真实写照。有人说,建国以后,官僚主义作风、做官当老爷的风气逐渐上升,这样搞一下有好处。我不同意这种观点。不能因为一个人生了皮肤病,就剥掉全身的皮,最无能的庸医也不会这样治疗。我更不相信,采用比官僚主义更坏的独裁主义的办法,会克服官僚主义。文化大革命只能加深领导与群众的距离,主子与奴隶的关系,一边是为所欲为,一边是悲愤与沉默。”
文革初期,江青、康生权倾一时,冯毅之根据自己的直接见闻,剖析他们的表里不一。他在1967年8月26日写道:“江青的地位越来越高,仅次于毛主席了。现在开会讲话,除了祝愿毛主席万寿无疆和林副主席身体健康,又加了祝愿江青同志身体健康。报纸广播公开号召干部群众对江青的讲话当作重要指示,要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有皇帝就有皇后,在封建社会不为奇,在社会主义社会,能不是珍闻?江青是个什么人物?1951年我曾同她到堂邑、临清等地去调查过武训的事迹。我和她接触工作两星期,给我的印象是,她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艺术家,是个典型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她现在是反封建反对古代文化艺术的急先锋,那时她却非常看不起现代的文化艺术,是古代文化的拥护吹捧者。她说,她从来不看现代文学作品,对新诗尤其厌恶,对古诗词喜爱如命。谁能想到这样思想观点和感情的人,却摇身一变成为无产阶级化身和无产阶级革命派的伟大领袖呢?
   康生现在是仅次于江青的第四号伟大人物,同样是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伟大领袖。他1950年在山东任省委书记兼省长时,我是省委文艺处长,曾时常和他接触谈话。他那时是一个非常崇古爱古的人。对古代文化,不管诗词文物和建筑,越古老的越喜爱推崇。他当时坚决反对京剧改革,连拉幕分场也反对。他说在舞台上拉幕会打断观众视觉,破坏了京剧舞台的特点的深奥,也失去了舞台的深远和观众的想象力。他现在却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成了江青样板戏的支持者推崇者和戏曲改革的急先锋,奇也怪哉。”
    冯毅之先生不论身处逆境还是顺境,独立人格始终如一。他对国是的评议,常有深刻的预见。济南一些知识界的朋友,读了他的文字,便成为他的粉丝,并想通过编纂文集,撰写文章等方式,介绍他的人生经历和真知灼见,引起全国性的关注。可惜这些努力都功亏一篑。当时互联网虽然已经进入中国,尚未普及,也没有流行博客、微博、微信等新的传播方式。2002年7月16日,冯毅之先生以95岁高龄与世长辞,当地报纸虽然发了消息。但人们只知道走了一位老干部,不知道走了一位独立的思想者。他如果晚走十年,思想的锋芒就不会被这样埋没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aa5a2a0101f1fw.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