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23阅读
  • 0回复

淄博人物:秦永文革命回忆录(文革时期)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孝妇河作证--秦永文革命回忆录(二)
--革命回忆录(二)
秦永文


第二篇  五十春秋(1945.8-1994.4)

第五章 “文化大革命”时期(1966.5-1976.10)

传达《五 •一六通知》
“文化大革命”开始

是年6月底,我回到市邮电局,局的“四清”工作队叫我配合他们抓好整党整团工作,筹备各级党政工团等领导班子。他们在抓定案处理的同时,按照市“四清”总团和市委的部署,传达中央撤销1966年2月以彭真为组长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汇报提纲》(简称二月提纲)的决定和中共中央发出的《五•一六通知》。《五•一六通知》号召“高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旗帜,彻底揭露批判反党、反社会主义资产阶级分子,夺取他们在文化领域的领导权。”《通知》的传达,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始。市委书记刘干和副书记陈宝玺分别召开万人大会,动员群众起来开展文化大革命,向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黑店”开火。会后全市的大中学生起来造反,停课上街游行,张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揪斗“黑帮”“黑线”等标语,全市掀起了声讨吴晗、邓拓、廖沫沙三家村“黑店”,山东省“分店”余修,淄博市张陶村、肖鸣的浪潮,各学校相继出现了踢开党委闹革命的无政府状态。

市邮电局第三届党代表大会

8月间,在局“四清”工作队的主持下,围绕整党这个中心,市邮电局的组织建设已近尾声,召开局党代会的筹备工作已经完成。8月下旬召开了中共淄博市邮电局第三届代表大会,会议总结了本届党委几年来的工作;酝酿选举了新的党委会,我仍被选为党委书记,魏颜芳(女)为副书记,殷瑞祥、刘湘庭(由江西景德镇调来)、王吉贵(由广饶县邮电局调来)、张发祥等为委员。大会结束后,召开了党委会,讨论制定了党委会的各项制度和学习毛泽东著作的意见,研究了党委成员分工等事项,并决定由书记、局长轮流下去蹲点“三同”,一轮两个月,我为第一轮,到市局邮政科。
九十月间,我在市局邮政科蹲点,在投递班顶班劳动,负责中心路、人民西路、共青团路地段的投递任务,分上午、下午两趟投递,风雨无阻,比较辛苦。有一天,北风呼啸,寒气刺骨,在市劳动局门口,我送邮件的自行车被风刮倒,报纸信件等刮满街。我内心十分恐慌,急忙抢拾。经查虽无丢失,但投送排列次序已乱,造成投送起来极为困难,推迟了时间,被用户讽刺说我送去的是“晚报”,时已晚六时,仍未送完,这时投递班老班长和另一老职工前来帮我投送,我内心十分感激老工人的情义。

造反风起云涌  党委近于瘫痪

9月,市邮电局党委和“四清”工作队共同贯彻市委召开的干部会议精神,主要内容是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公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和毛泽东《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上述内容向全局干部职工传达后,全局干部职工同全市工人、学生一样,涌向街头,红旗招展,锣鼓喧天,贴标语,撒传单,“坚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响彻云霄。
10月底,市邮电局“四清”工作队撤出(留下数人作为观察员),邮电职工在社会上串联的影响下,局内的红卫兵组织、造反组织也应运而生,开始打着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立“四新”(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的旗帜,冲击部分领导干部和科技知识分子,撕毁新式衣物,焚烧古典书籍、物品等,继而迅即掀起“踢开党委闹革命”的浪潮,市邮电局党委陷于半瘫痪状态,秩序甚为混乱。

挨批斗、逼罢官、冲档案 
机智应对

是年冬,市委传达了毛主席在北京召开的以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为中心的中央工作会议精神,这个会上陈伯达、林彪指名攻击刘少奇、邓小平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发起者。这个会议精神传达后,市邮电局同全国、全市一样,立即掀起了所谓反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高潮,局党委立即受到本局造反群众的冲击,我第一次被揪出批斗,并呼喊叫党委交出黑材料,要冲进党委档案室。我好言相劝,并诚恳相告档案室内没有黑材料。但仍有少数人硬要坚持冲进档案室。我当即严词郑重声明:“邮电局党委档案室是国家机密,受国家法律保护,谁要不听劝告硬冲,会触犯法律的,应由自己负责!”结果,他们没敢硬来,从而保护了邮电局档案的安全。
市委书记刘干被博山的造反群众揪去,传说刘干在博山罢了数十名官。消息传到市邮电局,迅速掀起逼迫市局领导罢官的风潮。是年12月下旬,有一夜大雪刚停,寒气袭人。我刚入睡,南定支局的造反群众来我家敲门,将我和局长殷瑞祥揪去,硬逼我罢支局局长徐廷生的官。我和殷瑞祥一而再的说明不能罢官的道理,他们就是听不进去,仍逼我罢徐廷生的官。僵持了一夜,天将亮了,我说:“同志们一夜未得休息,毛主席号召抓革命促生产,邮电通讯的特点是不能中断,望你们休息下,确保通讯畅通。”大家又喊:“造成通讯中断是你们当权派不答复群众的革命要求造成的。”我为了找个下台台阶,即说:“对干部提升、罢官,不是一两个人说了算,支局长要经过市局党委集体讨论决定,放我回局召开党委会研究吧!”至此,一整夜逼迫罢官的批斗会才结束了。上午10时,南定支局造反派派员来市局问我,我说开不起党委会来,尚未研究,敷衍过去了。

造反组织夺取市邮电局党政大权

1967年,我40岁。
1月6日,上海在张春桥、姚文元策划下,以王洪文为头目的造反组织,篡夺了上海市的党政大权,掀起了所谓“一月风暴”。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均发表社论予以支持,并号召全国“无产阶级革命派,夺取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在上海“一月风暴”的影响下,市邮电局的两大造反组织(一个是“造反总部”,一个是“联委会”),于1月26日晚夺了市邮电局党委、行政的权,称为“1•26夺权”。市里的22个造反组织于1月29日夺了市委、市人委的党政大权,称为“1•29夺权”。 3月16日,淄博驻军、群众造反组织、革命干部“三结合”,组成了淄博市革命委员会,接管了前市委、市人委党、政、财、文等一切大权,称为“3•16夺权”。

白天劳动扫大街  晚上挨斗写检查

市邮电局“1•26夺权”后,我先是被分到邮政科、后是小工厂去劳动。早上早起要先到市局机关,将两个大院和大门外的大街扫干净,然后回家吃早饭,饭后再去上班劳动。这时市邮电局造反组织很多,较大的造反组织一个是“造反总部”,一个是“联委会”。他们为了表现自己是革命的,都对我和殷瑞祥两个原党、政第一把手狠批猛斗,说这是他们坚持革命的大方向。当时我的态度,对两派组织的批斗,始终坚持实事求是,对我批斗和质问的问题符合事实的,我即老实检查认错;不是事实的,即使个别人对我动手动脚,我也不胡说乱推。两派都质问我,“哪派是革命派?哪派不是革命派?”我始终表示,“你们都是革命的,都在响应毛主席号召搞文化大革命嘛!”二三月份主要是批斗我所谓“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以后又批我所谓“二月逆流”等等。批斗会一般开两个小时,有时还长,有时也短;办学习班批斗有时是整日批斗,或整夜批斗。批斗时不仅要在台前站着,还要低头弯腰,有时个别人还动手动脚。后来因挨批斗站的时间过长,我的小腿严重浮肿了。批斗会结束时,他们总要喊“某某某滚回去!写出检查,明天上班交来!”我回到宿舍,虽然夜已深,还要开夜车写书面检查,应付明天上班“交卷”。

被抄家迁住“西北利亚”
被戴“走资派”帽子想不通

4月间,全市掀起“反逆流”的高潮,矛头一度指向解放军,所谓保守派组织也受到了冲击;特别是五月份,省军区发表《五项声明》后,进一步加剧了派性斗争和时局的混乱。这时《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和戚本禹分别发表《高举无产阶级的革命旗帜》《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等文章,矛头指向了共和国主席刘少奇,提出把“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批倒、批深、批臭”“彻底肃清17年来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特别要“批判他的欺人之谈《修养》”。在这种形势之下,市邮电局造反组织“联委会”压力很大,为摆脱所谓保守派之名,派七八名成员,打着查黑材料的旗号到我宿舍进行清抄,将我多年来的笔记本、工作日记本、党员干部履历登记表、历次运动中的鉴定表册、各种书籍等等,每人抱着一摞走了。(书籍抄走,以后我又购买了;可是我的笔记本、日记本、各种履历、鉴定表册,运动结束后始终未能找回。这是我最惋惜的事了。)并大肆宣扬他们是革命的行动;市邮电局的“造反总部”也不甘落后,立即向我下达勒令,限我两日内搬出二马路宿舍,搬往“西北利亚”去住(当时邮电局最偏远的宿舍称号,因其坐落在张店的西北角而得名)。这时两个造反组织连续日夜轮流批斗我达1周之久,主要批斗内容是批我“是中国头号走资派刘少奇在市邮电局的代理人”,逼我承认是走资派。局内局外及我的宿舍内,批判我的大字报、大横幅标语铺天盖地,他们给我戴上了走资派的帽子。这时期我的思想斗争十分激烈,我想从小即受家父及舅父们革命思想熏陶,受日、伪、顽的摧残,17岁就参加了革命,经受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社会主义革命各个时期艰苦岁月的考验,一心一意跟共产党、毛主席走社会主义道路。现在硬批我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是走资派,我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通。为此,我数夜不眠,饭菜难以下咽。在我被抄的书籍中,有我多次学习过的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我阅读时在文中圈点和书眉笔记很多。造反组织对此如获至宝,成了系统批斗我的中心内容之一,又给我增加一个“刘少奇的孝子贤孙”的头衔。

白天要我当革命动力用
夜晚将我当革命对象批

是年7月至11月,淄博六大群众造反组织,在淄博驻军的支持下,联合举办了所谓揭发批判原中共淄博市委、市人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罪行大会。参加会议的有原市委、市人委各部门的负责人(后期扩大到市属厂矿企业和公社的负责人),各部门并派两名造反组织的代表参加。市邮电局原当权派有我和殷瑞祥等4人参加,另有两名造反派代表参加。会场设在西灰大楼,我们就在造反派代表监督之下参加批判大会(与会人全体)、中会(分口的)、小会(分组的)。造反派代表一再训斥我们说:“你们是市里一小撮走资派的知情人,要敢于揭批他们,这是考验,是你们真假革命的机会……”等等。晚上返回单位,还要接受本单位造反组织的批斗。这种状况持续了长达四五个月之久。我们私下也常风趣地说:“白天参加大会,人家利用咱当革命动力;晚上回单位挨批斗,就变成革命对象了。”

造反组织批斗再升级

是年国庆18周年大会上,林彪传达了毛泽东“要斗私、批修”的指示。11月《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发表了纪念十月社会主义革命50周年的文章,首次把毛泽东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论点,概括成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说这个理论包含“六个要点”,说这个理论“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树立了第三个伟大的里程碑”。市革委、驻军“支左”小组、几大造反组织联合下达了《紧跟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大树特树毛主席的绝对权威,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绝对权威,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决议》,号召把革命大批判推向高潮。在这种形势下,市邮电局的造反组织,于12月份召开了有原科级、分局长以上干部及造反派代表参加的批判大会。大会分两段,第一段是以毛主席“要斗私、批修”为内容的学习毛主席思想学习班,造反派们按照《淄博日报》近来连续刊登的所谓《中国赫鲁晓夫在淄博代理人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言论和反毛泽东思想一百例摘编》,来给我捏造硬套所谓《中国赫鲁晓夫在市邮电局代理人反毛泽东思想50例》的材料,并印刷后到处散发。第二阶段是向市邮电局一小撮走资派展开大批判。这十余天内,按照给我捏造硬套的所谓反毛泽东思想事例一个一个来批判我、质问我。这时我思想实在想不通,几年来我对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通读了又精读了数遍,文章圈点、书头笔记密密麻麻尽是,又写阅读毛著体会笔记数本,我信仰共产主义,我干的社会主义事业,我怎么能反毛泽东思想呢?就是想不通。再说列举事例也不是事实啊!比如:批我“你借上保卫科的手枪,回你老家,向贫下中农反攻倒算,你这是地地道道的反毛泽东思想最精华的阶级斗争观点嘛!”我听到后无意中笑了,当即引起造反派的怒吼,并严厉斥责我:“你不但不检查,你还耻笑我们,极不老实。”大喊:“打倒秦永文”等口号!个别人对我动了手脚,当有人质问我为什么发笑时,我说:“我自己配有手枪,何必去借保卫科的?我家中土改时划定为中农,家中的土地财产,没有被分出,更未挨斗,我回家反的什么攻?倒的什么算?”多数人无话反驳我,个别人喊:“你狡辩!”我说:“我家离这百华里,你们去调查一下,不就清楚了吗?”在这些天中,白天接受批斗,夜晚叫我写检查,仅书面的检查即要了6份之多。

搞武斗 市邮电局被打砸抢

1968年,我41岁。
1月,市革委、淄博驻军“支左”小组,召开了“打倒淄博的陶铸、反革命两面派、篡夺淄博大权、复辟资本主义、右派翻案集团的头目刘干(中共淄博市委书记)”批判大会,会场在市人民广场。这次会上刘干被逮捕。大会后,全市掀起了“反复辟”的浪潮。这时市邮电局的造反组织分裂成为“打刘干”和“保刘干”两部分,保刘干的干部群众受到冲击。同时社会上发生了烤烟厂、新华药厂武斗停产事件。在这种形势下,市邮电局也遭到了武斗围攻、打、砸、抢。7日下午4时左右,我们“一小撮”正在院中劳动,局内造反组织令我们“一小撮”滚回宿舍去,将老弱职工撤出邮电局,并动员留下的邮电职工坚守岗位,对付外来围攻和冲击,出现了惊恐气氛和临战状态。我们刚走出市邮电局不久,即听到局外马路上高音喇叭歇斯底里叫嚣什么“砸烂邮电局!彻底闹革命!”等,随后乱石、砖块像雨点似地扔向市邮电局的房子上和院内。夜幕来临,邮电局宿舍的家属们情绪异常紧张,都在忙着烙面饼,准备偷送给局内被围困的职工食用,我也积极参加了他们的行动。冲击邮电局的人群到次日黎明前方才撤走。我们上班后,造反组织令我们“一小撮”清除院内的砖、石、瓦块,以后又到食堂帮助清理被砸的七零八落的现场。食堂内热食被抢走,炊具被砸烂,油、面被污染,真是目不忍睹。

扣工资冻存款  生活极度困难

是年3月,市革委在极“左”的思想引导下,成立了“文攻武卫”组织,名为实行群众专政,实际上是个迫害干部、群众的“棒子队”。继而在资产阶级派性的干扰下进行“清理阶级队伍”工作,后又动员家属下乡落户等等。在这种情况下,造反组织对我这个“走资派”,不仅严加批斗,又加经济制裁,每月工资扣发我60%,只给我40元生活费,多年节俭存入银行的一点储蓄也被冻结。这时老伴月工资是50元,加上发给我的生活费40元,共计90元,要供养4个孩子(3个已经上学了),双方两地的3位老人,连同我俩,处于3地的9口人的生活,全靠这90元,困难是可想而知的。

当“撮长” 修球场
奋打万声夯

市革委遵照毛泽东“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更没有理由一定要分裂成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的指示,号召大摆派性的罪状,大摆派性的危害,大摆派性的根源,增强党性,打倒派性,迅速实现革命的大联合和“三结合”。在这种形势下,市邮电局造反组织实现了大联合,组建起 “三结合”革命委员会,对我们的批判也趋向缓和,将我们和其他四名被批斗的人划为“一小撮”,并叫我任组长(即人们所谓的“撮长”)。当时我的思想非常反感,认为我是多年来的党的领导干部,尽管我在“文革”中犯有错误,怎能和“四清”运动中的贪污分子、清队中清出的有严重历史问题的人划在一起呢?还叫我给他们当组长?开始在一起劳动很不自在,以后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我们“一小撮”的任务是在市局东院修建一个篮球场,先将场地土方挖起,用铁丝筛子将土中石、砖块筛掉,再将粉碎过的石灰同筛过的细土加上水,用铁锨翻拌混合好,然后推平场地,铺一层,夯实一遍;再铺一层,再夯实一遍。数遍后,将地面取平,铺上细沙,用碌碡压平碾光。经过数月的辛勤劳动,打了数万声夯,终于在雨季来临之前建成了一个较好的篮球场,我们 “一小撮”看到这一劳动成果,也是从内心里感到自我欣慰。

总检查  获解放

近一个时期,毛泽东多次讲关于干部问题,他说:“绝大多数的干部是好的,不好的只是极少数。”“对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要整的,但他们只是一小撮。”“要扩大教育面,缩小打击面。”淄博市革委近一个时期,解放了一批原市委、市人委的领导干部。在这种情况下,市邮电局革委于9月初告诉我:“从现在开始,你要认真写自己的全面的系统的深刻的总检查。为了使你集中精力、集中时间写好检查,不再参加‘一小撮’的劳动,要在1周或10天之内写出书面的总检查材料来。”从此我昼夜准备,按时写完交上。几天后,市邮电局革委决定召开淄博市邮电局全局人员大会,叫我作了检查。9月下旬叫我根据大家对我检查提的意见,又作了一次补充检查。9月29日,市邮电局革委正式宣布对我解放,从此我解脱了硬扣在我头上的各种“帽子”。近三年来,我接受批斗近百次,交书面检查达40余份。又过了一段时间,局革委退还了过去扣发我的工资,我的困难日子已经度过了,我就将退还的工资全部作为党费缴了。时间不久,局党的核心小组又宣布恢复我的党组织生活。

被分配线务班当维修线路工人

当时《人民日报》刊登了《柳河“五七”干校的经验》,发表了毛泽东关于“广大干部下放劳动,这对于干部是一种新的学习机会,除老弱病残者外,都应这样做,在职干部也应分批下放劳动”的指示,淄博市革委也在博山良庄、张店园艺场、淄川太河水库办起了“五七”干校,市直机关大批干部下放劳动改造。我正在这时候获得解放,市邮电局革委10月3日决定分配我到市局电信科线务维修班当工人,我当日即去上了班。该班有近20人,全是男性,老班长韩克智,下分3个组,承担着张店地区城内市话、郊区农话的通讯线路维修任务。每人1套随身携带的钳子、扳子、腰带、铁鞋等工具,交通载运工具是每人1辆加固专用自行车,班里集体用的是数辆人力三轮车、地排车(那时还没有机动车)。我们全班的工作都是从事在马路沿街、野外的电话杆线上高空作业,春夏秋冬,酷暑严寒,风吹日晒,非常辛苦,任务是确保通讯线路安全畅通,工作也是非常重要的。

烤烟厂  冬施工  犯了胃病
意志坚  忍痛苦  坚持劳动

是年冬,毛泽东多次号召“要抓革命,促生产”“要搞好斗、批、改,实现革命、生产双丰收”等等。市邮电局近几年来,由于原班子被夺权,早已瘫痪,群众造反组织派性干扰,造成通信设备特别是外线维修欠账太多,基本上处于凑付着通讯的状态,因而面临着突击性的抢救任务和整条线路整治的十分迫切的任务。张店东部烤烟厂一带,因发生过武斗,通信线路整修更为需要。所以我们全班在严寒的冬季,响应抓革命促生产的号召,赶往烤烟厂一带,展开了整修线路的生产战斗。我虽然初次爬杆有些胆怯,但还是在老工人的指导下爬上去了,从上往地下看,还真有点晕乎乎的。在电话杆上操作项目有:擦瓷瓶、撤旧线、换新线、绑扎线,特别是安装横线担,又累又险。在高空中干完这些活后从杆上下来,脚冷腿酸、内衣透汗,寒风吹来,刺骨打战,中午不休,野地就餐,连干数天,劳累疲倦。不幸的是我的胃病又犯了,老班长、老工人都叫我休息。我想,线务整修工程这么重要迫切,正在紧张施工中,全班工人都是这么苦干,况且我刚被“解放”了,初到线务班劳动,怎能休息呢?我即咬紧牙关,忍痛而干,有时痛的面黄冒汗,老班长将我从杆上调到地上拉电线,我意志坚定,坚持劳动到最后施工完成,同大家一起胜利返回。

刨杆根,精疲力竭
跨铁路,勇爬高杆

1969年,我42岁。
春节过后,天气渐暖,地里又无庄稼阻碍,是整修野外通信线路的大好季节。这时淄博市革委作出了《关于加强对生产领导的决定》,要求广大干部群众要时刻想到抓革命促生产准备打仗的大局;各级革委要加强充实生产领导班子;一切群众组织不得以任何人任何借口冲击生产领导班子,保证生产指挥畅通,并号召全市学习博山珠宝峪大队、张店赵庄大队、博山岳峪门市部抓革命促生产的先进事迹。市邮电局线务班在老班长的率领下,展开了春季整修通信线路大战的序幕。
第一战役去西郊,整修张店至马尚的线路。三人在前用铁锹刨杆根(我在这一组),一人刨一根。第一人刨完一根后,前进隔两根刨第四根,第二个人刨完后前进刨第五根,第三个人刨完前进刨第六根,顺序流水作业循环前进;由一人拿铁铲在三人后逐杆刨去杆根底下腐烂皮层;后边由两人抬着沥青桶逐杆涂上沥青油;再后面有两人持铁锨逐杆埋好杆根;最后数人上杆擦瓷瓶、紧扎线等。干完这一棵杆,即速沿线路蹅松地、过沟堑,奔向前边杆接着干。这种流水作业的工序,不仅谁也不能偷懒怠慢,而且要快干,否则后边上来的人即在你处等待,时称误工。干到中午,又饿又渴又累,两手均起了水泡,迫不及待地进入马尚镇供销饭店,买上大蒸包,个个狼吞虎咽,我一口气吃掉9个(1斤粮票买了10个),余下1个周师傅替我吃了,他吃了11个啊!
第二战役,骑自行车东上,整治由张店到四宝山的线路。我是最后一组,即上杆擦瓷瓶、紧扎线。干到张店至北镇的铁路时,跨铁路的电线杆是双杆相接,不但比普通杆高1倍,而且难爬。我所在的这一组中,还有两名大学生,属于“文化大革命”中所谓的“臭老九”,是来该班劳动锻炼的。他俩已来近两年了,看到跨铁路的电杆望而生畏胆怯后退了,表示不敢上爬;我也有同感,更未爬过这么高的杆子。但是我想,今天不敢爬到以后仍是不敢爬,是知难而进还是知难而退呢?经过思想斗争,下决心要爬上去。先请教了老工人爬高杆注意事项,即横下一条心,硬着头皮终于爬到杆顶,在比较顺利地完成了杆顶上几项操作任务后,慢慢下来了,受到老工人的鼓励,两位大学生也表示钦佩,我内心里也感到成功的喜悦。

金岭施工误喝白酒
昔日战友靠墙根走

4月,中共中央召开了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我和线务班的全体工人,参加了本邮电局组织的上街游行庆祝活动;5月,听取了传达毛泽东在九大上的讲话及学习报纸上有关九大的文章。在这同时,线务班全体人员上阵,整治张店至金岭铁矿的线路,主要调整杆路走向,线条撤旧换新。工程大任务重,5月底工程进度已到达中埠金岭铁矿区。这时天气已热,野外施工半天,不仅饥饿,更是口渴。中午用餐就在铁矿招待所大门外的广场上,我一手拿着俩馍馍(1个半斤),另一手端着1碗菠菜汤,找了个角落蹲下即狼吞虎咽地吃。因半天未得水喝,口渴的很,看到对面孙技术员边吃边拿着军用水壶喝水,我就急着走过去说,我太渴了,给我喝一口洇洇嗓子。孙技术员递给我说,“你就大口喝吧!”我拿起水壶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嘿!辣的我张口伸舌,原来是白干酒!惹得大家哄然大笑!这时我提着大水壶去锅炉房去打热水,路上碰见金岭铁矿原矿长刘洪轩,他紧靠着路边的墙根低着头走。我喊:“刘洪轩!”他抬头见是我,就问:“秦永文,你咋来这呢?”我说:“来架电话线嘛!”并问:“你为啥不走大路,靠墙根走呢?”他风趣地说:“我不是靠边站(即走资派被夺权)了吗!?”

在湖田,工友出事故
到沣水,遇险大受惊

是年秋,中共中央发布《九条命令》,命令要求:要充分做好反侵略战争的准备;大敌当前,共同对敌;一切革命群众组织,都要实现大联合;绝对不准冲击解放军,不准夺军队武器装备;狠抓革命,猛促生产;坚决镇压反革命。市革委要求贯彻《八•二八命令》,要同落实中共中央“批示”“十条”及“七•二三”布告结合起来,迅速纠正“反复旧”的错误,贯彻毛泽东“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方针,加强纪律性,保证完成生产计划。对上述《命令》《布告》指示,我们线务班的全体同志,都认真进行了学习。大家一致表示,誓把通信线路维修好,以确保通讯畅通的实际行动,来落实中共中央《命令》《布告》及指示。当即决定东上湖田、南下沣水进行线路整修。张店至湖田线路整修,主要是电话线撤旧更新,加固和更换个别电话杆。工程进展到湖田镇西时,有一棵线从西来向北拐的电线杆。工友董修业正在杆上操作,另有一工友在角杆向北的第一棵杆上操作时将旧电话线剪断。这时角杆北面的拉力已无,但南面的拉力仍在,又加角杆根部腐烂严重,立即折断。“啪!”一声巨响,角杆向南倾倒。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工友董修业在杆顶上闪电般侧翻,同角杆一起倒在地里。这时我立即电话要到湖田煤矿,请求他们速来一辆汽车,将老董送往市立医院抢救。经检查,幸无骨折,但外皮有跌伤,脑部受震荡,幸亏当时角杆倒时未压在老董身上,再是此地正是刚翻耕过的麦田,土松软,因而未造成严重工伤。老董住院治疗月余,伤好出院。
10月,湖田线路整修完工后,我们没有休息,即全班拉往沣水,整修湖田至沣水、沣水至南定的线路,主要任务是更换线条、擦瓷瓶、加固电杆,工作量大,战线长,决心在冬季寒冷之前完工。在这次施工中,接受湖田事故的教训,在撤换电线时不再逐杆剪断旧线,而是上杆先解开旧线扎线,将旧线放下杆来,再将新线挑上去,防止了断杆伤人。沣水镇东野外有一条从湖田至罗村的公路,湖田至沣水的电话线,就在沣水东门外跨过此公路。在撤换跨公路的电线时,我爬上了在公路东边麦田里的电杆上,工友这时将撤旧线的扎线解开,旧线立即下垂横跨在公路上,班长为了防止公路上来往汽车撞线出事,曾安排我班两名大学生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手持小旗负责在电线下垂时示意过路汽车暂停,但因大学生梅某观望时精力不集中,结果突然驶过一辆汽车撞在下垂跨公路的电线上。这时我正在公路西旁的电杆上,扎线尚未解开,我所在的电杆发生了极大的动摇,幸亏下垂旧线已不坚固而被汽车撞断,否则如果电杆被下垂电线拉倒在坚硬的场院内,后果是不可想象的。我在杆上受到大惊,出了一身冷汗,幸免于难,真是万分侥幸。

线务班 劳动十三个月
被结合 任革委副主任

是年秋,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为解决山东问题,提出了十条措施(简称“十条批示”)。市革委进行传达贯彻,开始纠正王效禹在山东发动的“反逆流”“反复旧”的错误,开展了对王效禹的批判,纠正王效禹夺权后所犯的一系列严重错误,肃清其影响,强调按照军队代表、干部代表、群众代表“三结合”调整充实革委的领导班子。在这种形势下,市邮电局革委会于11月上旬对原革委会进行了充实调整,我被结合进局革委会任副主任、党核心小组副组长(原革委会主任、党核心小组组长由群众代表担任,这次调整为军队代表担任)。在我离开线务班时,全班工友在老班长的主持下召开了欢送我的茶话会,并叫我谈点意见。我除诚心征求大家对我的意见外并谈了我的感受,大意是:我自1968年10月来线务班当工人,至今年11月,已劳动13个月了。回顾这段时间感受最深的主要有三点:一是我亲身体会到邮电线务工人的疾苦,一年四季终日奔波在野外进行高空作业,风里来雨里去,不少工友得有关节病、肠胃病,甚是辛苦;二是我在这个时期内同工人们一起劳动、一起学习、一同生活,在生产技术上受到工友们的指教,在生活中受到大家的关怀,因而建立了较深厚的感情,因而我的劳动观念、群众观点、阶级感情有了较大提高;三是通过劳动实践,初步掌握生产知识,学会了线路维修的基本技能,爬遍了张店地区通信线杆,熟悉了线路的基本状况,深感维修好线路和线务工人的重大作用。对以老班长为首的全班同志们对我的帮助关怀表示衷心的感谢。

邮电机构大调整  邮政电信分设

是年12月,根据上级指示,适应战备需要,淄博市邮电局划分为淄博市电信局和淄博市邮政局,淄博市邮电局的机要科划归为市委办公室,淄博市电信局归属淄博市人民武装部领导。我分到淄博市电信局工作。
12月,临淄县由昌淮地区划归淄博市,组成了淄博市临淄区,临淄区的邮电局和博山区、淄川区、周村区的邮电局也仿照淄博市邮电局的机构调整方案进行了调整。全市的邮电机构调整于12月底完成,要求一律于1970年1月1日办公。

淄博市电信局正式办公

1970年,我43岁。
邮电系统机构调整后,淄博市电信局正式成立,于1970年1月1日挂牌正式办公,办公地点在原邮电局的东院和西院的北半部(西院的南半部为市邮政局,中间新垒了一墙相隔),我任电信局局长,刘湘庭、魏颜芳任副局长。部队派某部团政委程会林来任政委。
市电信局设生产办公室,由刘湘庭兼任主任,魏颜芳兼任副主任,另设行政科、计财科、市内电话站、长途电话站、工程队,科、站、队设科长、站长、队长,由部队派指导员。
市电信局组建了党的核心小组,组长程会林,副组长由我担任,成员有霍振令、刘湘庭、魏颜芳(女),设政治处,由部队干部霍振令任主任,处内设组织科、宣传科、保卫科、秘书等。市局还建有工会、团委,市局机关和站、队相继建了党、团支部。

确保“701”工程通信畅通

2月至4月,以3个月的时间,重点对铁路、公路沿线通信线路大检查、大维修,确保重点通信畅通。我参加了临淄区在淄河滩大战的施工任务。

3月,市电信局西院新建的电报楼竣工,集中力量、万无一失地完成电报机械搬迁和线路割接工作。
4月1日,为确保“701”工程(后来方知是我国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工程的代号)的通信畅通,上级指示我局成立了“701”战备工程领导小组,由市人武部副部长周国华任组长,成员有程会林、秦永文、霍振令、刘湘庭。召开了各区人武部、电信局负责人会议,对“701”战备工程的各项通信任务和要求,逐项逐级一一 落实措施和责任,确保通信畅通,万无一失。会后全局对执行“701”工程的设备进行大检查,做到完全符合标准要求。
4月15日开始,领导小组成员在市局增音站昼夜值班,各线路按段逐杆由民兵站岗,各机务、线务人员坚持岗位处临战备状态,确保通信安全畅通,卫星顺利上天。
4月24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我局电信职工历经几个月的紧张战备通信劳动后,怀着激动的欢乐心情,参加了全市军民集会游行,欢呼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并倾听了由太空卫星上发来的东方红乐曲。

农村电信线路“电话、广播、警报”一线三用

是年五六月间,按照上级的部署,贯彻中共中央关于深入开展一打(反革命言行)三反(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反铺张浪费)运动的指示,继续加深清队工作。市人民武装部党委决定对南某某进行批判,市电信局根据市武装部的决定,召开了对南某某的批判大会。
按照上级指示,根据战备需要,市电信局对农村电信线路进行了“电话、广播、警报”一线三用的整治工作。
市电信局决定,在南定西山建设水泥杆、水泥管道厂。抽调部分干部、职工,筹集部分资金,进行征地建厂等有关事项。
六七月份,对太河水库防汛电讯工程施工。

规划通讯建设项目
组建战备通信营

8月,市电信局经多次讨论,制定了第四个五年建设计划期间淄博市通信建设项目,主要项目有:市局自动电话大楼土建;共青团东路新局3000平方米办公楼建设;市内地上电缆转地下;市地下通讯指挥枢纽;临淄电信分局由临淄老城迁辛店;周村局扩建;博山、淄川局改装;1971年实现市电信局迁共青团东路新局址,在市体育场北邻征地五市亩,建南楼、北楼两栋,3000平方米,争取1971年底市局搬迁。其他项目逐年实现。
同月,市电信局召开了全市电信系统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讲用会。
9月,市电信局组建起战备通讯营。
通讯营下设:
直属排(后勤、供应)排长  李长贯
一连(线务连)      连长  孙禄宗
二连(报务连)      连长  逄志成
三连(电话连)      连长  沈习良
10月,市电信局成立防空领导小组,组成人员有:程会林、刘湘庭、张志远、苗春和、孙禄宗、张广涛、李长贯、李玉萍、范重祥。


学习马恩列斯六本书和毛泽东五篇著作

是年冬,市电信局根据中央、省、市《关于县以上领导干部学习问题的通知》要求,市电信局核心小组开会,讨论部署了县级干部在今后两三年内认真阅读《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法兰西内战》《反杜林论》《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国家与革命》等六本书,毛泽东《实践论》《矛盾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在中国共产党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五篇著作。要求提倡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反对唯心论和形而上学,提高识别真假马列主义的能力。

成立“7012”工程小组
组织战备通信演习

1971年,我44岁。
1月,按照上级部署,市电信局接受执行“7012”工程任务,工程内容及组织要求,按照1970年3月执行的“701”工程组织实施。
2月1日,市电信局成立了“7012”战备工程领导小组,组长周国华(市人民武装部部长),副组长秦永文,成员有霍振令、刘湘庭、栾科长。下设办公室,有霍振令、张志远、孙禄宗、吴佑亭、李玉萍。线路指挥部,有刘湘庭、李元永、孙禄宗、刘振刚。
2月下旬,组织了战备通讯演习,总结了经验,暴露了问题,进行了改进,加大了措施。
3月,市革委指定我参加山东省计划工作会议,在济南珍珠泉开会20天。这次会议中,对我市上自动电话项目虽然进行了多方面的努力争取,但最后终因多种原因,未能列入1971年国民经济建设计划。

批陈整风和清查“5•16”运动
批判林彪反党集团罪行

4月,市革委核心小组多次开会,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反党分子陈伯达的罪行”资料,毛泽东“我的几点意见”,要求将批陈整风运动向纵深发展,从政治上划清界限,从思想上肃清流毒。
5月,在继续深入进行“一打三反”运动的同时,开展彻底清查“5•16”运动。
7月,中共淄博市第四次代表大会召开,我被选为党代表参加了这次大会。会议选举了四届市委会;批判了王效禹及其在淄博的罪行;否定了搞乱淄博的“反逆流”“反复辟”“反复旧”。但在党的九大错误路线下肯定了“文化大革命”和“3•16夺权”。
9月13日,林彪一伙乘飞机外逃,摔死在蒙古共和国。10月20日市委召开22级以上党员干部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反党集团的文件,揭批林彪反党叛国罪行。会后,全市各级党组织联系实际,深入批判林彪反革命集团的罪行。

组织野营拉练
进行战备通讯实地演练

是年12月7日至月底,为适应战备通讯需要,组建了战备通信连,组织野营拉练,进行实地演练。我任连长,成立了连部,下有电话排、电报排、线路排、后勤排,路经周村、黎家、章丘、莱芜、博山、淄川等地。
出征鲁中
备战激昂通讯兵, 黄桑辞别远山行。
戎装威武增奇志, 号令严明歌满程。
1971年冬
12月8日至9日,在周村烈士陵园向烈士悼念并敬献花圈,听取了周村战役烈士们英勇壮烈牺牲的战绩,继而在黎家村进行驻扎营地的通信演习。对个别人员丢掉器材、打架斗殴等违反纪律现象进行整顿。
14日,在章丘县玉湖公社,参观了盛习友施工洞,听取了刘爱玲(女)介绍盛习友烈士事迹。
15日,全副武装步行登爬大山老泉峪,历时两个半小时。虽处冬季,但汗流浃背,所穿的内衣、毛衣、棉衣均湿透,山风刮来,寒气袭人,全身冰冷发抖。夜宿大渔湾。
16日,到达珠宝峪,听取了珠宝峪经验介绍,并到村内、野外现场参观。
17日,经章丘普集至莱芜茶叶口,山越来越高,路越来越陡,行军十分吃力劳累,但没有一个人掉队。
夜宿茶叶口
暮霭扎营村寨前, 埋锅造饭隐炊烟。
巡逻查哨防疏漏, 卧草枕戈披月眠。
18日,驻博山房家庄,组织夜行军,夜12时集合向石马村行进,途中在大山沟内进行路遇“敌人”的演习。
夜间行军
峭壁悬崖气势雄, 翻山越岭展英风。
银河北斗横天际, 冷月长空谷道通。
21日,到达南博山,正值大雪刚停,在雪地山岗和大沟中进行防空降演习。
报话演练
银波万里五洲通, 三尺机台耳顺风。
漫道关山重阻隔, 天际回音几秒钟。
24日,在北博山进行战地实弹射击。
29日,到达淄川,参观了淄川城区的防空干道和地下通讯设施。
在淄川,连部进行总结评比表彰。这次拉练战备演训历时23天,途中宿营9处演习4次,行军450公里,一路经历了周村烈士陵园、盛习友烈士事迹、珠宝峪自力更生建设社会主义、黎家营地驻扎、石马途中遇敌、南博山雪地防空降、北博山战地实弹射击演习、周村、淄川防空干道战备建设、驻在村访贫问苦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等演习和训练教育活动,克服了一切困难,锻炼了通信队伍,完成了战备拉练演训任务。

30日下午,战备拉练通信连返回张店,受到市局在家干部职工家属的夹道欢迎。
拉练凯旋
红旗飘上鲁山峰, 千里行途百练功。
阔步全连同奏凯, 黄桑锣鼓庆重逢。

批判林彪反革命政变纲领

1972年,我45岁。
一二月间,市委书记杜永隆、市人武部政委原怀静多次做清查“5•16”运动的报告,同时继续批判极左思潮。
市委召开批判林彪反革命政变纲领《571工程纪要》会议后,市电信局继续开办第四期学习毛泽东哲学著作学习班,并进一步学习贯彻《毛主席在外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人谈话纪要》,学习“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三项基本原则,深入持久地联系实际批判林彪反革命政变纲领《571工程纪要》。

规划设计市电信局自动电话项目

三四月间,市委又一次指定我参加山东省计划工作会议。这次会议,经争取我市自动电话建设列入1972年的国民经济计划。
5月,市电信局核心小组研究决定,自动电话建设由我分工抓;由齐润山、吴廷佑、孙禄宗、高贻新、张成芳、徐立茂等同志组成基建办公室。
6月,在搞好清产核资工作的同时,对市电信局建设自动电话的新局址进行数处实地勘察,最后经过反复比较,选定在共青团路与中心路十字路口的西南角;立即规划设计新局址地上布局建设平面图;写出书面报告,分别向市革委、市人武部、市建委、市规划局和省邮电局汇报。
7月,市电信局基建办公室在抓新局址地面拆迁工作的同时,请市设计院帮忙搞新局址地面建筑分布平面图;请省局工程技术人员来帮忙搞通信机械设备设计;起草拟定自动电话设计任务书。
土建部分  地上楼房    4240平方米
          地下室      145平方米
          油机室      50平方米
          附属房屋    640平方米
小计      5075平方米    投资43.22万元
拆迁费     8万元
取暖       5万元
上下水     2万元
小计      15万元
通讯机械设备、自动电话机及电源(2000门后加1000门 )   54.2万元
长途机械(120路30台) 22.5万元
市内线路5公里管道、16公里电缆  55.1万元
小计      131.8万元
共投资190.02万元
按省计划会上省、市协议:省投资60% ;市投资40%
三年建成三年投资     省60%     市40%     小计
     1972年           15万      10万      25万
     1973年           60万      40万      100万
     1974年           39万      26万      65万
     合计             114万      76万      190万
8月,自动电话楼立体单图画出;设计任务书初步拟出;分别向市革委(李克良、刘星五、市计委、市建委)和省邮电局做了汇报。

自力更生解决职工住房

9月,市电信局部分职工迁入新居。自当年4月份开始,干部职工发扬大庆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每天抽出40名左右的职工干部,自己动手运土脱坯、制做水泥檩条,自运砖石,打夯垒墙等。经过5个月的辛勤劳动,终于在增音站院内空闲地上建成了34间土瓦房,由行政制定了分房方案,解决了17户职工的迫切用房问题。
共青团东路市电信局新局址内北楼建成进行验收,南楼正在紧张施工中。
市电信局和市设计院共12人,由我带队赴烟台参观学习自动电话楼建设问题,往返共四天。
市革委下达了对市电信局建自动电话楼的批文:计自动电话楼3300平方米,办公楼1000平方米,共计4300平方米,按每平方米85元计算,共需36.55万元。

市电信局迁入新址办公
自动电话楼项目批准开工

经过近两年的建设,1970年市电信局于共青团东路、市体育场北邻征地五亩,自筹资金新建的办公楼、通讯器材仓库、工程队办公楼全部竣工,9月底市电信局由洪沟路旧局址搬迁至共青团东路新局址,10月1日起正式在此办公。
9月19日,市局新建自动电话楼平面图和设计书获上级批准,由市建筑公司承担建筑任务。
10月,自动电话楼项目省拨款15万元,市拨款10万元。
11月底,自动电话楼项目经过两个月的征地、拆迁、“三通一平”紧张的工作,施工已具备了条件,于11月底正式开工,挖基础时在主楼底下发现了原张店城墙沟和水井数眼,这一隐蔽工程,需增加建筑60平方米,需隐蔽工程费1.5万元。

深入批林整风  开展增产节约运动

1973年,我46岁。
市电信局核心小组开会,传达学习了毛泽东批示“照办”的中共中央(1973)4号文件和毛泽东、党中央关于第十次路线斗争的重要指示,并联系实际,开展揭、批、查,批判了林彪及其死党在山东地区搞反革命阴谋活动和散布的谣言谬论。
2月,酝酿筹建党委的有关准备工作。
临淄电信分局由原城关迁移到辛店办公。
3月,市人民武装部派刘寿新副部长来市电信局召开核心小组生活会(市电信局核心小组组长肖省三政委养病未参加),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会议开了两天。
4月,市人武部党委召开了由各区武装部政委、部长,市电信局核心小组正副组长参加的党委扩大会议。会议首先传达学习了中共中央4号文件和毛泽东、党中央“关于第十次路线斗争”的指示,然后联系各自单位和个人思想实际,对批林整风开展揭、批、查发言,我的发言受到了领导的重视和与会者欢迎及兴趣。会议开了1周。
5月初,自动电话楼基础工程已打好,地下通信正在紧张施工,为了迎接雨季的到来,应加快施工进度,研究落实了资金到位问题。解决了不同型号的钢材问题。
7月,山东省委公布:郑子久任中共淄博市委书记、宋立言任副书记,免去杜永隆淄博市委书记职务。
7月,上旬,市电信局召开了市局各科、室、站队、各分局局长教导员、指导员等负责人会议,传达贯彻了市委6月下旬召开的全市工交工作会议精神,决定在全局继续抓好批林整风的同时,放手发动群众,迅速掀起增产节约运动新高潮,进一步深入开展工业学大庆运动。
8月24日至28日,党中央在北京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市委召开扩大会议传达党的“十大”会议精神,党的“十大”虽然清除了林彪叛党集团的罪行,却继续了党的“九大”错误,坚持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市电信局于9月迅速传达了市委扩大会和中央“十大”精神,并在全局掀起了一个学习、宣传、贯彻执行党的“十大”提出的各项任务高潮。
11月,市自动电话楼已建成两层。

市电信局、市邮政局合并成立淄博市邮电局

1974年,我47岁。
1月,按照省、市指示,市电信局、市邮政局合并为淄博市邮电局,市委办公室机要部分业务仍划为市邮电局,并于1974年1月1日正式在洪沟路西首局址办公,淄博市邮电局隶属市委、市革委领导,邮电业务属山东省邮电管理局领导。原市电信局的部队干部撤离,返回市人武部,原市电信局对部队干部进行了欢送。
此时,淄博市邮电局领导班子组成如下:
党的核心小组:
组长:秦永文
副组长:彭元文
成员:殷瑞祥、魏颜芳(女)、刘湘庭、王吉贵、张发祥
淄博市邮电局行政领导:
局长:秦永文
副局长:彭元文、殷瑞祥、刘湘庭、魏颜芳、王吉贵
局工会主席:张发祥

开展“批林批孔揭袁”运动
群众组织重新拉起山头

二三月份,中央下达了1号、2号通知,指出:“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叛徒、卖国贼林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他和历代的行将灭亡的反动派一样,尊孔反法攻击秦始皇,把孔孟之道作为阴谋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思想武器。”市邮电局按照中央指示和市委部署,开展了“批林批孔、揭袁批袁”运动。
这时中央、省、市委虽多次指示不准搞派性、不准拉山头,但是我局和全市一样,少数人暗中串联,重新拉起了山头,并打着“批林批孔”的旗号,进驻市革委招待所搞所谓“汇报会”,随后又批斗干部、煽动武斗,致使党组织处于半瘫痪状态,生产管理受到严重影响。我局在这期间,在个别核心小组成员暗中指挥下,博山分局派性头头姜某某、曹某某等少数人来市局揪斗领导干部,和市局南某某一家、李某某、马某某夫妇,在我办公室和宿舍中日夜无理纠缠,周某某秘密向省、中央写诬告信,临淄分局徐某发出恐吓电报和恐吓信等,致使我的工作生活难以正常进行。
4月,全市邮电系统全部完成了邮、电机构的合并工作。

争取到2000平方米新建宿舍指标

5月,市局自动电话建设发生了“三材”严重不足的困难,已影响到施工进度。我带领有关人员到市计委和省局汇报求援,取得了省、市领导的支持,基本上缓解了“三材”不足的困难;同时,又一次向省、市汇报邮电职工住房紧张状况,争取省、市计委批给了新建宿舍2000平方米的指标。确定在共青团路新局址的南边、东边分别建宿舍两栋。

贯彻中央抓革命促生产指示

6月,中共中央发出(1974)17号文件,即《关于“批林批孔”运动中几个问题的规定》,主要内容是:一、批林批孔必须在党委统一领导下进行;二、不准成立群众组织的战斗队伍,不准跨行业、跨地区串联;三、已回部队的“三支两军”人员再回“支左”单位参加“批林批孔”;四、各级党委要团结95%以上的干部和群众,将这一运动开展起来。
8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通知》,规定,要无条件地平掉一切山头;不准揪斗干部,不准打人抓人;擅离职守的人员必须返回工作岗位,对于那些把打内战停工停产的行为说成是“反逆流”“不为错误路线生产”的错误言论必须加以批驳;各级党委要检查生产计划执行情况,提出增产节约运动的有效措施等。
淄博市邮电局在贯彻上述中央指示中,虽然遇到了不少阻力,但是经过艰苦细致的思想教育说服工作,绝大多数干部群众的思想认识统一到中央指示上来,因而我局的政治形势逐渐稳定,通信生产逐渐好转,各项管理制度渐趋恢复执行。

拟定自动电话机械设计方案
尽快落实资金订货

10月,拟定出我局自动电话机械部分具体的设计方案:市局,纵横制自动电话交换机3370门(后又增加1000门),116个机架(上海产),各种型号大对数电缆20公里,预算额173万元。周村局,编码式自动电话交换机1000门(西安产),再加上电缆、油机等配套设备,预算额70万元。两项共计243万元。设计方案拟定后,分别向市计委、省邮电局作了汇报,确定由我局协同省局供应处尽早联系落实订货。
11月,我局贯彻毛泽东主席“关于文化大革命已经8年了,现在以安定为好。全党、全军要团结”的指示和“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号召,还有中共中央(1975)26号文件,即“关于大干快上的指示”。对上述指示,我局向干部职工均作了传达,组织了学习讨论,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12月,贯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指示。

省市工业学大庆会议召开

1975年,我48岁。
1月,全国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通过了修改后的新《宪法》。
2月,中共中央召开十届二中全会,毛泽东主席作了安定团结的指示;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指示;关于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指示。以后中共中央又传达了毛泽东主席关于“凡有两派的地方,民兵不要搞进去,禁止以任何借口抢夺武器利用民兵搞武斗”等指示。市委要求各级党委要深刻认识毛泽东主席上述指示的现实重大意义和深刻的历史意义,把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和“批林批孔”紧密结合起来。之后,我局认真进行了传达贯彻,联系我局实际,组织了讨论,在全局掀起了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促进通信管理的新高潮。
2月26日至3月17日,参加了全省工业学大庆会议,会议在胶南县报到,先参观了胶南县县办工业和学大寨大规模的农田基本建设,然后来淄博参观了齐鲁石化和西河煤矿,继又到胜利油田参观学习,最后在济南集中开会,先后共计20余天。省会议后,
4月13日至17日,召开了全市工业学大庆会议,市邀请了大庆油田经验报告团在大会上作了介绍大庆经验的报告,表彰了学大庆的先进单位,市委书记郑子久作了报告。会后在全局作了传达贯彻,制定了我们深入学大庆办大庆式企业的意见,全局干部职工立即掀起了以大庆为榜样,深入开展工业学大庆运动,把邮电建设、通讯管理搞上去,努力完成和超额完成1975年计划,为力争在两三年内办成大庆式企业而奋斗。

讨论机构设置和干部安排

3月,举办学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学习班;我在张店人民公社各大队进行了社会调查。回局后,传达学习落实中共中央9号文件。市局举办了领导骨干学习班,学习中共中央9号文件及其他指示,统一了思想认识,并分工分头对派性头头分别谈话,消除派性。
四五月间,市局核心小组酝酿讨论市局各科室、各区分局的机构设置和领导干部的安排等问题。当时淄博市邮电局的基本状况是:全局总人数1070人,内有干部103人,技术人员32人,工人935人,党员376人。全市邮电机构:市局有9个科室、1个工程队、1个工厂。全市有博山、淄川、周村、临淄4个分局,有62个邮电支局,56个班组。

落实自动电话项目投资

6月,市局核心小组多次讨论了基建投资和配套工程问题:市局和周村局的自动电话设备概算数为243万元,市和省投资比例为4比6,市投资97.2万元、省投资145.8万元。分别向市和省局作了汇报,要求落实拨款,以便订货。
市局和周村局自动电话土建部分:周村自动电话楼已经竣工,已具备使用安装设备条件了。张店市局自动电话大楼及办公楼土建进入收尾,争取国庆节竣工。配套工程:食堂、餐厅已基本竣工,锅炉房、汽车库、大门传达室正在筹建。新局址的东楼宿舍4层计1000平方米,南楼宿舍4层计1600平方米,共48套单元房,正在搞设计图纸。拆迁户安置楼已竣工,交张店公社七大队使用。
1975年财务计划为:业务量259.8万元,比去年增长8.5%,总投入202万元,比去年增长16.8%;总支出148万元,比去年增加2.9%;上交额53万元,比去年增长80.9%。

深入基层对邮电通信进行大检查大调查

7月间,市邮电局组织了50人,分5个团,分别对市局、4个分局的工业学大庆、邮电管理、通信质量等进行大检查、大调查。我带领1个团去临淄邮电分局,骑自行车到淄河店、皇城、白兔丘、城关、路山、淮阳、胜利7个支局和分局本身进行调查,历时13天。这次大调查、大检查,对各级领导掌握基层情况,指导全市邮电系统的工业学大庆深入开展,加强企业管理特别是基层基础管理和准备召开全市邮电系统工业学大庆会议是很有意义的。
7月下旬,按照上级部署,承担第三次“701”通信战备任务,市局组成了领导小组,建立了办公室,层层落实了责任和万无一失的具体通信措施。

掀起学大庆高潮

8月,市局召开了全市邮电系统学大庆经验交流大会,会议学习了中央、省市指示;总结交流了前段学大庆经验;表彰了学大庆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提出了今后进一步更加深入的学大庆意见。会议开了7天。会议期间省局聂鑫局长、市经委王主任到会并作了重要讲话。
按照市委部署,我局核心小组认真学习和传达了中共中央17号文件和叶剑英、邓小平在军委扩大会上的讲话,强调要彻底批判和消除资产阶级派性,搞好大团结,把国民经济搞上去。

赴上海、沈阳订购自动电话机械设备

10月,市邮电局党核心小组,在前段大检查、大调查的基础上,召开了加强邮电系统企业管理座谈会。会议确定:加强企业管理要从“三个基础”着手,即从基层班组抓起;从班组(支局、所)管理基础工作抓起;从建立健全班组的政治、业务各项基础制度抓起。
11月下旬和12月上旬,我和齐闰山、高贻新、张广涛等同志去北京国家邮电部,然后由北京分别去上海、鄱阳订购我市自动电话的有关机械设备和各种特号电缆。这次外出采购,按照邮电部的调拨,我市的自动电话所需设备全部落实到生产厂家。

全市邮电干部职工沉痛悼念周总理

1976年,我49岁。
1月8日,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周恩来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市邮电局干部职工无比的悲痛,由于“四人帮”的禁令,未有组织追悼大会,只能以默默地工作来表达对周总理的沉痛悼念。

沉痛悼念周恩来总理 四首
(一)
凛冽朔风天地寒,元勋殉国半旗悬。
神州泣血惊天地,犹记慈容在眼前。
(二)
外交韬略中外赞,内政谋筹百姓欢。
日理万机期国振,清风两袖启来贤。
(三)
运筹定鼎恤桑麻,赤胆忠心报国家。
长沐遗风千岺秀,人民总理世奇葩。
(四)
鞠躬尽瘁为民忧,辅弼忠诚史册留。
勤政廉明人爱戴,英风常在壮神州。
2006.1

贯彻上级指示 “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

2月20日,市委召开“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大会,把邓小平主持工作期间,对各条战线的整顿,污蔑为“右倾翻案风”;把邓小平关于提拔著名科学家到领导岗位上来的正确意见,批判为“专家治厂”,否定党的领导,投降主义;把“三项指示为纲”说成是翻案复辟的政治纲领,是直接反对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把实现四个现代化污蔑为鼓吹“唯生产力论”和“阶级斗争熄灭论”等等。会后,我局同全市一样掀起了“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活动。

规划两年实现大庆式企业目标

3月中旬,参加了市委召开的全市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表彰先进大会。会后,我局根据这次市委会议精神和省委提出的建设大庆式企业的六条标准,按照我局的实际情况,经过上下发动干部职工反复讨论,领导和群众相结合多次修改,制定出了争取在两年内将淄博邮电局办成大庆式企业的规划。
4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根据毛泽东的提议,通过了华国锋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市邮电局干部职工按照市委的部署参加了全市组织的集合和游行。
5月,市邮电局举办市局支部委员(39人)干部(55人)学习班,每期7天,分3期学完。各分局自己举办。然后层层将指标任务要求落实到基层和人。

调整机构  充实班子

1976年淄博市邮电局机构情况:
核心小组:省局决定,调刘湘庭到德州局,王吉贵离休。正在酝酿充实中青年成员
政治处:主任秦永文兼,副主任魏颜芳兼,下设组织科、保卫科
工会:张发祥
团委:
行政:
局长秦永文,副局长彭元文、殷瑞祥、魏颜芳、齐闰山
下设办公室、人事劳资科、计财供应科、电信科、邮政科、机要科、工业科研科、工程队、邮电工厂
自动电话会战指挥部:
指挥:秦永文
副指挥:彭元文、齐闰山、董树春、王在文、李德义
会战办公室:主任齐闰山,内设设备购置安装组、财务材料组、土建(含宿舍楼)组、外线施工组
民兵营:
营长:彭元文
副营长:刘锦元、李玉岗、白廷发
教导员:秦永文
副教导员:张志远、司士栋、闰冰洁
参谋长:李元永
副参谋长:孙禄宗、岳之龙,、孔庆平

自动电话项目会审
悼念朱德逝世

5月,按照市和张店区分配的任务,动员市局干部职工挖掘战备干道。有的科室是3个人的通信任务两个人干,抽出1个人挖干道;有的科室是轮流参加。全局每天有40余人参加挖掘,争取1个月完成。
6月,市邮电局邀请省、市有关部门对我局周村、张店自动电话建设项目进行会审。周村编码式自动电话1000门,投资90万元,完工时间1977年5月1日。张店纵横制自动电话3000门(后增加到4000门),投资330万元,完工时间1977年10月1日。会审结束后,拟出了全市会议纪要,分别报告省、市有关单位。
按照市委的部署,追查反革命政治谣言。
参加山东省邮电管理局于济南珍珠泉召开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学大庆经验交流会。
7月,局核心小组讨论研究了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及组建“七•二一“大学的措施和意见。
核心小组经过多次酝酿和考察,推荐提升张志远、孔庆平同志为淄博市邮电局副局长、党的核心小组成员,并向省、市写出报告上报。
7月6日,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委员长朱德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噩耗传来,全局干部职工无比悲痛。
痛悼朱德总司令
南昌起义战旗红, 沙场驰骋气纵横。
万里长征强跨越, 八年抗战显威风。
凶顽倭寇皆降服, 帷幄运筹盖世雄。
建国建军功勋著, 千秋功业万民崇。
2006.12

举办创办大庆式企业学习班
防地震确保通信畅通

7月,市局举办了由党支部成员、工会主任、团支部书记、理论学习组长参加的大型学习班,传达学习中共中央4号、5号、12号文件及毛泽东关于社教的批示。经过领导和群众反复上下讨论,修订了我局创办大庆式邮电企业的规划。
市局核心小组讨论制定了干部“三同”的具体实施意见。
7月20日,经过一段筹备,市邮电局 “七•二一”大学正式挂牌开学。
7月下旬,博山分局、临淄分局党支部开门整风,个别原派性头头借机来市局纠缠揪斗市局主要领导干部。
7月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我市余震强烈。我局广大职工干部、家属自动自制防震棚预防地震;核心小组讨论了预防地震、加固通信设施、确保通信畅通的措施;对全市广大邮电干部职工进行大动员,对通信设备、机房、通信房屋的加固措施加快施工,全局上上下下日日夜夜均处于防震状态中。

全局干部职工沉痛悼念毛泽东逝世

9月9日,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全国政协名誉主席毛泽东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噩耗传来,全局干部职工顿时沉浸在十分悲痛当中大家含泪自制花圈,冒雨参加市里在广场召开的数万人毛泽东追悼大会。
沉痛悼念毛泽东主席
日出韶山红满天, 井冈举义火熊燃。
扫除腐恶开新宇, 推倒三山均富田。
五卷雄文承马列, 九州生气领航船。
功高盖世登仙去, 后继征途有栋贤。
2008.12.26

庆祝粉碎“四人帮”

10月13日,市委召开各部、局、区县主要负责人紧急秘密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华国锋同志10月7日打招呼讲话和叶剑英同志讲话,主要内容:中共中央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采取断然措施,对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实行隔离审查。
10月22日,全局干部职工参加市委召开的全市85万军民庆祝华国锋任中共中央主席、军委主席,欢呼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反党集团篡党夺权阴谋的伟大胜利大会及盛大游行。
10月24日,参加了市委召开的各区县、各局主要负责人会议,传达中共中央15号、16号文件,要求层层大办学习班,迅速掀起揭发批判声讨“四人帮”反党集团滔天罪行的高潮。回局立即进行了传达,并举办了揭批“四人帮”的学习班。

http://www.3w3w3w3w.cn/page_cn/article_disp.asp?id=210&thetype=page205&sid=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