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54阅读
  • 0回复

陈新元:新疆兵团音乐史感言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2014年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六十周年。《兵团音乐史》作为庆典作品隆重出版,这部著作填补了兵团历史研究的一个空白,可喜可贺,可传世,可激励,可资政育人,可为西域屯垦青史生辉。
 
作为一个兵团史学工作者又是兵团近六十年历史的亲历者,读着这本史书,我心潮澎湃,思绪湍飞,眼前浮现出一个个难忘的瞬间:
1949年冬进疆女兵六十年后聚会时,这批白发皤然的老奶奶齐唱:“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当年穿越“死亡之海”解放和田的老战士,五十多年后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黄军装,第一次走出大漠来到石河子,向王震铜像行军礼并合唱:“走走走,跟着毛泽东走……”;一位九二五起义的黄埔军人,临终之前叫孙儿把他一生最喜欢唱的歌录音,有《大刀进行曲》《戈壁滩上盖花园》;一位三五九旅老战士给我展示他的珍贵宝藏,一本陈迹斑驳的笔记本,翻开是进疆后学会的歌词;他刚参加了识字扫盲,笔画生硬,但非常虔诚;还有,农一师的前身是三五九旅旅部和718团,1985年阿拉尔电视台建成后,发动群众投票选定开播曲,几乎所有投票者选择《南泥湾》……
 
再有,苏联轰然解体了,而《喀秋莎》《共青团员之歌》还在俄罗斯和中国世代传唱,经久不衰。
一种音乐,一种文化,对一个人,一支队伍,一项事业,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巨大、强烈、穿越时空的深远影响?
我由此想到了中华民族的西域屯垦史;看到了两千多年来古西域屯垦的三次高潮;听到了两千多年来在这块土地上气势磅礴的正气歌……
 
我们把古西域的屯垦戍边史比作一曲雄浑壮丽的交响乐,可分为前奏、高潮、尾声。
中华民族西域经营史开端于西汉。此为西域正气歌的前奏曲。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了中华民族向西拓展的伟大通道。前101年,汉朝在西域屯垦。前60年,汉设“西域都护府”,标志了中原王朝在西域行使国家主权。《史记》《汉书》记载了一系列英雄豪杰:卫青、李广、霍去病、窦固、班超等,同时记载了以开拓疆土、英勇奋斗、不畏牺牲为主旋律的西域文化。“犯我大汉,虽远必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豪迈英武的语言是中华民族大无畏精神的生动写照。《汉书武帝纪》载:“太和四年初,贰师将军李广利,斩大宛首级,获汗血马来,作《西极天马之歌》。”这首歌是胜利之师的凯旋曲。西汉时代,丝绸之路开通,商业发达;中原社会洋溢着立功西域、画像争上烟凌阁的昂扬向上的蓬勃生机。
古西域屯垦戍边正气歌的高潮是唐朝。唐太宗灭东突厥汗国,西突厥汗国西迁离散。唐朝在西域设著名的“安西四镇”,在天山南部大力推行屯垦,保证了丝路通畅,商业繁荣。唐朝的影响远达欧洲,今天欧洲人称华人为“唐人”。东西方文化交流碰撞,激发了唐文化的极大活力。唐诗创造了中华文化的一座不可超越的灿烂高峰,而唐诗中的边塞诗更是中华文化的瑰宝。王瀚,王昌齢,李益,李白等著名诗人都写了流传千古的边塞诗;最著名的是岑参,在西域战斗19年,上马征战,下马赋诗,创造了边塞诗的辉煌篇章。唐朝边塞诗洋溢着对汉朝开拓西域的赞誉崇拜,今天读来仍然使人意气风发,感受到中华民族血脉的激情澎湃。尤其是龟兹乐和佛教音乐传入,使大唐音乐艺术焕然一新,朝气蓬勃。唐太宗根据《龟兹乐》创作《破阵乐》,作为战斗凯旋曲。唐太宗甚至亲自执锤击鼓演奏《破阵乐》,抒发胜利豪情。
清朝是古西域屯垦正气歌的尾声。清康熙,雍正,乾隆与准噶尔汗国征战七十余年,终于在乾隆时代收复西域,设伊犁将军,行使国家主权。清朝大力推行屯垦,重点是北疆。乾隆撰写了著名的《格登碑》,写了一系列歌颂收复西域征战的诗歌。土尔扈特部东归受到乾隆的高度评价,特命著名大学者纪昀赋诗记载这一爱国壮举。清朝后期逐渐走向衰败,但是,面临外敌入侵也有衰败中的奋起抗争。左宗棠击败阿古伯侵略者,再次收复新疆,留下千古绝唱“大将筹边人未还,湖湘子弟遍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正是因为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对古西域的执着的坚持不懈的开拓经营,我们才有了今天的广阔的生存空间——大西北。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今天,新中国创造了两千多年来古西域屯垦戍边事业的新的辉煌;新疆兵团承担的屯垦戍边使命,是两千多年古西域屯垦事业的光荣延续。兵团人唱响了新中国屯垦戍边的正气歌。《兵团音乐史》记载了兵团人的正气歌,主旋律是“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的兵团精神。
 
从历史学的观点分析《兵团音乐史》,该史书有以下特点:
首先是史料丰富,观点正确;重点突出,特色鲜明。
该书名为音乐史,实为兵团文化艺术史。兵团人来自五湖四海,兵团文化体现了五湖四海的文化元素。作者收集的史料丰富,时间跨度大,内容广泛。涉及思想政治工作、电影、文学、美术、群众文化、戏剧等,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把新疆十三个原住民中,十二个少数民族的音乐艺术收入研究范围,增加了史料的厚重、坚实。对涉及的人物尤其是逝世人物,做了大量的艰苦的史料征集、考证、整理工作,抢救了一大批珍贵资料,使该书史料弥足珍贵。
正确观点是一部史书成功的关键。贯穿该书的一条线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兵团精神。屯垦戍边是爱国主义的载体,爱国主义是屯垦戍边的灵魂,也是古西域正气歌的高亢旋律。作者准确把握了不同时代的不同旋律。1962年“伊塔事件”发生,中央命令兵团赴边“三代”,就地组建边境农场。兵团音乐艺术出现两个新词《国土在我心中》《永不移动的有生命的界碑》。《兵团音乐史》浓墨重彩记载了兵团人为国守边、在所谓“争议区”流血牺牲坚守国土的历史。1966年“文革”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内乱,兵团事业遭受严重挫折,被诬为“十七年黑线专政”“国民党改造了共产党”,1975年被撤销。对此,该书从文学艺术的角度真实记录了“左”的错误造成的巨大创伤,艺术被严重扭曲致使荒诞不经;特别记载了“红卫兵歌谣”“知青歌”,珍贵史料,事实真实,公正客观,批判严肃,观点正确。
《兵团音乐史》特色鲜明,重点突出。在不同历史时期,兵团的音乐艺术发挥了不同作用。部队进疆初期,音乐艺术在改造起义部队和大生产运动中起了突出作用。先说改造起义部队。1949年12月,原国民党新疆起义部队7万余官兵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2兵团。进疆部队给22兵团派去了政工干部。在改造起义部队时,先发动底层士兵开展讨论“为谁扛枪为谁打仗”,明白一个道理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接着开展诉苦运动,“倒苦水、挖穷根”,再看歌剧《白毛女》《血泪仇》,士兵的阶级觉悟迅速提高,很快转变立场,坚决跟共产党干革命,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位老干部回忆说,转变一个底层士兵的阶级立场,有一个星期时间就够了。先进文化有巨大的凝聚力感召力和塑造新人的能力。今天的石河子、奎屯就是起义部队改编的22兵团创建的。
再看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当时条件非常艰苦,一诗一词为证:“半个百姓半个兵,半碗黄沙半碗风。多少将士思乡梦,尽在万古荒原中。”“【江城子】谁言大漠不荒凉,地窝子,没门窗。一日三餐,玉米间高粱。一阵号声天未晓,寻火种,去烧荒。最难夜夜梦家乡,想爹娘,泪汪汪。遥望天山,默默祝安康。既是此身许塞外,宜红柳,似胡杨。”一些老干部回忆说,那时的兵最难带,人心思乡,思想不一。如果不是南泥湾精神和部队铁的纪律,没有人能在那种严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更不用说开荒生产了。共产党人代表的先进文化起了巨大的鼓励作用。音乐艺术是先进文化最大众化最朴实的表现形式。唱着《戈壁滩上盖花园》,战士拉开军垦第一犁;唱着《新疆好》,战士们在露天举行集体婚礼地窝子当新房;唱着《志愿军战歌》,战士们在万古荒原创造了一个个开荒造田的惊人记录……。1952年4月,毛泽东在《关于西藏工作的指示》中说:“我王震部入疆,尚且首先用全力注意精打细算,自力更生,生产自给,现在他们已经站稳脚跟,取得了少数民族的热烈拥护。”
1954年至“文革”的十二年,兵团屯垦戍边事业创造了历史的辉煌。《兵团音乐史》展示了兵团文化艺术事业的辉煌成果。其一,百花齐放,春色满园。兵团成立了京剧、豫剧、秦腔、歌舞、话剧、杂技等十个艺术团体,各献其艺,争芳斗艳,生气勃勃。加之各师的专业和业余文艺团体,兵团处处洋溢着浓烈的文化气氛,处处体现了兵团领导张仲瀚的“建设文化兵团”的战略思想。其二,名家荟萃,名剧叠出,明星灿烂,名气远播。几乎每个剧种都有在全国有名气的演员,每个剧种在全国的各次重大文艺会演中都获奖项,每个剧种都推出“高、难、新”的剧作。当时有人评价兵团的文化艺术水平“全国领先、西北第一”。其三,兵团文化产生了巨大感召力凝聚力。1963年,兵团党委派“一员一片”到上海动员青年支边。一员既政治委员张仲瀚,一片既艺术纪录片《军垦战歌》。许多上海青年就是听了张政委的动员报告,看了《军垦战歌》,立即报名进疆。有的因身体弱没有被批准的女青年,写血书誓言进疆。至1966年,有9.7万上海支青进疆,汇入兵团屯垦戍边的队伍。最小年龄15岁。今天,当年的风华少年已成白发老年,聚会时仍然怀念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仍然激情澎湃地唱《边疆处处赛江南》《送你一束沙枣花》。
正如毛泽东所说,人是要有点精神的。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自立于世界靠的是一个经济,一个精神。而文化艺术是精神的载体,音乐是超越民族,宗教,国家,超越时空的艺术形式。
《兵团音乐史》突出了1982年兵团恢复后,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大力普及,提高创新。首先,这一阶段兵团党委提出“奋起二次创业,再造兵团辉煌”,宣传提倡鼓励兵团精神;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兵团精神在文化艺术中充分体现出来;换言之,流传两千多年的西域正气歌唱得更响亮了。以《国土在我心中》为主旋律的《兵团组歌》,成为这个时代的代表作品。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无论社会上的文化潮流有多少“多样化”,我们的音乐艺术始终坚守着兵团人的精神家园。一个个团歌创作面世,流传唱响,成为团场文化的标志。第二,随着电视的快速普及,文化实现了大众化,群众化。“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同时进入老百姓家庭,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兵团音乐的风格和内容也随之多样化,推陈出新,丰富多彩。第三,戏剧,杂技,歌舞,话剧,音乐等等,各个艺术门类,精品不断涌现,新的明星升起,年青艺术家焕发出强烈的艺术活力。越来越多的文化艺术作品获自治区,兵团,全国的“五个一工程奖”。越来越多的演员和作品走向全国,走上中央电视台。十省市支援兵团是资金项目,兵团人回报援疆省市的是兵团艺术为载体的兵团精神。第四,民间文艺复兴,百花齐放,异彩纷呈;非物质文化得到大力抢救,挖掘,整理,保护和发展。
 
《兵团音乐史》的第二个特点:脉络清晰,体例规范;以事系人,细节生动。
该书以时间为序,以音乐艺术为主线,涉及戏剧,杂技,话剧等艺术领域,分类清晰,逻辑合理。内容不蔓不枝,文字流畅精炼而且富有感情。尤其是书中收入的几篇研究论文很有水平,有理论价值。
该书体例规范,符合史书的要求。章节逻辑关系清晰合理;章前有总序,章后有小结;各节内容紧凑,衔接有序。
特别应当指出的是,该书以事为主,见事见人,传承了《史记》的优良传统,注重人物的活动纪实。例一,张仲瀚与《军队的女儿》,张仲瀚对邓普说“我把《军队的女儿》看成我的女儿,你可一定把她写好,有困难找我张仲瀚。”例二,1958年,安静深入南疆巴楚胡杨林中体验少数民族生活,发现一个荒废的村庄,根据民间传说,创作《无人村》。1964年在新疆戏剧观摩演出大会引起轰动并得奖。例三,1955年一月,二十八团演出队百余人乘四辆卡车去可可托海矿区演出,路遇暴风雪,雪厚一米,车困雪中,粮食断绝。矿区急忙派大型推土机援救脱险。例四,音乐人物于吉海的记述细节生动感人,进疆路途的艰难,吃“汽油面”;与妻子陈珍的爱情;两人在艺术上的互相鼓励等。从史志角度讲,是一篇很好的人物传记。
 
石河子大学王欣欣,刘希里两位教授为这部专著付出许多心血智慧。刘希里1983年毕业于河南大学音乐学院,长期从事音乐教学与研究,成果丰硕,2001年到石河子大学师范学院任教,现任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王欣欣1981年至1997年先在新疆师大音乐系专科毕业,后赴中国音乐学院本科毕业。2001年与丈夫刘希里一起回石河子大学任教。夫妇俩在教学研究方面取得了许多成果,四年时间收集资料,克服种种困难,终于完成了《新疆兵团音乐史》专著。
 
《兵团音乐史》向历史表明:兵团人无愧于汉朝开拓西域豪情满怀的《天马歌》;无愧于大唐的气韵生动慷慨豪迈的边塞诗《破阵乐》;无愧于清末威退沙俄,索还伊犁,扫平叛军的湖湘精英;我们的屯垦戍边事业比古人更伟大更辉煌。以爱国主义为灵魂,以屯垦戍边为载体的西域正气歌唱了两千多年,兵团人唱出了最强音:
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作主站起来,
我们唱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
我们唱着《戈壁滩上盖花园》万顷黄沙绿起来,
我们唱着《边疆处处赛江南》屯垦戍边壮起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df4a7ff0101nivh.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