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048阅读
  • 1回复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1979-5-31)


目录

    一、全世界正注视着中国 
    二、需要作出重大突破 
    三、“转移”必然是一场伟大的革命 
    四、理论问题突出出来 
    五、宝贵的财富 
    六、 机不可失 
    七、重印本文的原因 
    八、本文写作缘起及遭遇简述 
    九、请读者注意到写作本文时的局限性 
    十、关于政治经济学部分请读者留意的地方 
    十一、关于科学社会主义部分请读者留意的地方 
    十二、关于本文原计划内未完成的两个部分 
    十三、中国大有希望 

    ~~~~~~~~~~~~~~~~~~~~~~~~~~ 

一、全世界正注视着中国 


    中国向何处去?中国在本世纪末到底能不能实现四个现代化?共产主义是可以实现的理想,还是一场导致灾难的梦魔?这不仅是中国人民正切身感受到在认真思索的问题,而且也是全世界人民正密切关注着的问题。 

    由于中国共产党坚韧不拔的努力,历史已经把这三个问题紧紧地有机地联结在一起,构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二、 需要作出重大突破 


    能不能完成这个历史的任务,首先取决于我们的思想能不能彻底解放,取决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有没有勇气在理论和实践上来一个重大的突破,或者叫做突破性的重大发展。 

    因为历史毕竟已经又来到了这样一个关头:“在每一次社会全盘改造的前夜,社会科学的结论总是:‘不是战斗,就是死亡;不是血战,就是毁灭。问题的提法必然如此。’”(《马恩选集》一卷161页)此刻,正象当年列宁必须突破社会主义不可能首先在一国取得胜利的祖宗之法;正象当年毛泽东同志必须颠倒十月革命先城后乡的武装夺权之路那样,我们也必须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毅然再次进行“历史中进步是现存事物的否定”。(《马恩选集》三卷534页)敢不敢进行这样的否定,要不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在这个时候,一个民族只能在二者之中选择其一:‘非此即彼!’而且问题的提出,总是和一切时代玩弄政治的庸人所愿作的完全不同”。(同上534-535页) 

    我们当然必须坚定不移、毫不含糊地争取进步选择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而“为了使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就必须首先把它置于现实的基础之上。” (《马思选集》三卷59页) 

三、“转移”必然是一场伟大的革命 


    那么,我国当前的现实是什么样的呢?
    
    对此,在正文中提到的,这里就不重复了。我在这里所要着重讲的是:实现“转移”的过程,实质上必然就是无产价级民主革命完成的过程,或者说,不把民主制度化和法律化,“转移”就不能实现。
    
    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关于“全党工作的着重点应该从一九七九年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决定,是一个意义深远的决定。同时也正如三中全会公报所指出的:“实现四个现代化,要求大幅度的提高生产力,也就必然要求多方面地改变同生产力发展不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改变一切不适应的管理方式,活动方式和思想方式,因而是一场广泛、深刻的革命。”毫无疑问,这场革命的性质正是无产阶级的民主革命,它不仅必然是一场广泛的、深刻的革命,甚至将会是一场异常急剧的革命!谁如果对此认识不足,甚或误以为“转移”只不过是简单的转轨定向,简单的工作方法改变,谁就要在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迅猛变革面前瞠目结舌不知所措。“转移”只有在改变了旧的即已经成了生产力桎梏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前提下,才能实现;“转移”的实现,必将导致新的生产关系、新的社会生产组织、新的经济结构的确立,因而也就必然导致新的上层建筑、新的国家体制的建立,这难道还看不清楚吗? 

四、理论问题突出出来 


    三中全会闭幕到现在已经将近半年了。党和国家在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纠正冤假错案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是,在前进中也不可忽视地碰到了一系列问题。从强调按经济规律办事到重提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从大上马到大调整;从大力引进到强调“挖潜” ;从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到强调继续解放思想同坚持四项原则是一致的……等等,等等。这一切都充分地说明了实现新时期工作重点转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充分地暴露了我们对客观规律的认识却原来是如此的不够,充分地证明了必然性的不可抗拒。在现实错综复杂的矛盾面前,在积重难返问题成山的社会沉疴面前,理论的贫乏导致了实践上的盲目、摇摆与混乱——这已经成了有目共睹的事实。
    
    实践雄辩地证明了三中全会公报关于党在理论战线上的任务的规定以及紧接着三中全会之后的中央宣传工作会议关于理论工作必须走在实践前面的一系列方针、政策是极其正确的,解放思想是深有见地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战略部署。 

    同时,实践还给了我们一个更为深刻的启示:当前理论工作必须抓紧集注到一系列根本性问题的探讨上来(这句话26字每个字下面有着重号)。我们不但要认识个别的规律,尤其必须认识基本的规律,必须正确地把握住社会主义生产、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只有抓住了最基本最本质的东西,只有把握住历史发展的必然性,我们的认识、我们的实践才有可能一通百通。 

五、宝贵的财富 


    先进理论的问世,不但有了上述这种社会需要为背景,而且有下述这样的现实为依托:已经由迭经正反两个方面的遭遇,吸取了正反两个方面经验教训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形成了党的集体领导的核心。
    
    人民的觉醒是历史的必然,这不用说了。而党的希望、党的成熟、党的新生则集注在现在活着并执掌着权力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的身上。他们投身革命的环境与党成了执政党、尤其是成了长期执政党以后的环境大不一样,他们怀有救国救民的初衷和抱负,他们不是在官僚体制上孵化出来的新贵,而是在血雨腥风中斗争过来的一代战士;他们的经历,他们的遭遇,已使他们不是文革前的他们了,文革锻炼了他们,增强了他们的人民性:他们不但了解现存制度的优点,而且对现存制度的严重弊病,也有了亲身痛切的感受;他们已经感觉到、已经认识到社会主义牌号下的封建专制是如此的不合理,是如此的需要加以根除!他们甚至表明了要为人民的利益、要为坚持真理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决心(例如胡耀邦同志在检察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而且重要的是,他们的确在身体力行用他们的实践表明着他们实行变革的愿望和决心……他们在摆脱了林彪、“四人帮”的摧残和压抑之后所焕发出来的这种革命性,他们所处的地位和他们所能发挥的作用,给中国提供了和平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可能性和现实性。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是理论上的支持,而这种理论上的有力支持, 又决不可能得自于脱离实际高高在上的经院学者,也不可能得自于明哲保身的“俊杰”,而注定只能得自于人民、只能得自于那些无私无畏、敢讲真话真正和人民群众共着忧患、真正在实践中对马克思主义具有理性的理解、真正把理论和实践密切结合起来、真正对共产主义事业忠心耿耿的人们。 

六、 机不可失

    
    在这种情况下,广大工农兵理论工作者,一切平民理论家应当积极投身到这场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之中,为支持党中央探求到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而勇于献计献策。专业理论工作者更应当像胡乔木、周杨、于光远等同志那样,做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先锋,重视对基础理论,对一系列根本问题的研究和发现,追本溯源,进行创造性工作,当好党的参谋。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现在理论工作者多流一粒汗珠,将来就多了一分不发生大流血的可能(这句话29字每个字下面亦有着重号)。十月革命以来的历史已经不可否认地证明了,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这样一种“公有制”生产方式下,权力地位对执政者具有极其巨大的腐蚀作用。处在这种腐蚀作用中执政的共产党的革命性,往往一代不如一代,甚至有很快蜕化发生质变走向反面的可能。因此,我们必须极其珍视吸取了正反两方面深刻的经验教训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掌权的这样一种政治条件,以强烈的紧迫感和责任心加倍努力地工作。也许,我这样看待问题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但是,如果实践证明了我在这一点上确实错了的话,国际国内的人民大众,不是也就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了吗(注意!从“如果”起,这句话共43字每个字下面也都加了着重号!)?
    
    现在有必要在这里提醒的,倒是这样一个问题,切不可讳疾忌医,切不可以那种“在我死后那怕洪水滔天”的态度,把问题遗留给后人去解决。如果不立足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只是希图眼前十年,二十年的“安定团结”,偏安于一时,从而必将导致十年,二十年后(甚至不等十年,二十年过后)的大流血大灾难的话,那我们这一代人就要成为历史的罪人、子孙后代的罪人,遗臭千古! 

    人民正迫切地渴望着党,渴望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高瞻远瞩,发扬三中全会精神,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底! 

七、重印本文的原因 


    正是本着这样至诚的信念,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专程来到北京,欲将我在一九七六年上半年即已写成的,业经这几年实践检验的本文呈递党中央参考。但是,我到京后竟投刺无门!我所奔过的党的学术机关,报刊编辑,使我尝到的是闭门羹,他们看都不看,谈何上达?使我深深感到面对这种状况,即使传达上去了,在文牍主义的汪洋大海中,像我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几年前油印出来字迹已经如此陈旧不清的文章,也难保不被投入废字篓石沉大海的命运!而时间又是这样的宝贵、这样的紧迫!在我欲献献不进,欲罢罢不了,穷困交迫徘徊于北京街头的情况下,我在民主墙上读到了《四五论坛》的文章。我赞许他们拥护党中央,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现状有一个客观估价的立场。于是,我就去请求他们帮助我将本文上达给党中央。《论坛》的同志们毅然决然决定翻印本文,他们为国为民的献身精神使我深为感动。为了保证本文能上达到党中央手中,并引起中央负责同志及我国理论战线的同志们对这一系列迫在眉睫、急待解决的根本性理论问题,给予非常必要的关切和进行深入的研究,我只好违背了自己想经中央审查并指导修改后再重印的意愿,不得已只好遵照一九七六年原稿的面貌重印本文(此21字下面有着重号),于兹诉诸党和人民,以作理论战线、社会科学领域中的引玉之砖。 八、本文写作缘起及遭遇简述 

    我长期生活于社会最底层,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在党的教导和劳动人民的熏陶下成长起来。一九七四年,是我国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战线矛盾斗争极其尖锐复杂的一年。面对世界大势,面对我国当时政治,经济,思想状况,我夜不能眠,忧心如焚,的确是急白了少年头!对祖国命运的关切,社会实践中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促使我努力学习马列对照现实,力求获得一个根本的、可靠的科学答案。经过大量的调查、分析、研究、认识再认识,我强烈地预感到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即将来临,形成了本文的主题思想。但当时摄于“四人帮”文字狱的淫威,我没有就把想法形成文字。 

    一九七五年初,传达了毛泽东同志关于要弄清楚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指示。我那时已获得的想法正好吻合了这一指示,我感到十分的激动。响应毛泽东同志要弄清楚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号召,这是促使我终于下决心写作本文的动机之一; 

    不久,发表了张春桥,姚文元的文章,他们的观点与我当时已获得的结论,完全处于对立状况。我深深明白他们的谬论必将对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与实践带来更大的混乱,他们霸占舆论阵地信口雌黄的恶劣行径,使我不禁感到非常的愤怒!为澄清“四人帮”在无产阶级专政、反修防修等一系列理论问题上所造成的混乱,这就是促使我终于下决心写作本文的动机之二; 

    接着,传来了王洪文回上海,由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工作、全面贯彻毛泽东同志三项指示的消息。我相信像邓小平同志这样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与醉心于建立封建王朝的“四人帮”是完全不同的!他们是有可能采纳进行无产队级民主革命、建立无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建议的。这使我感到异常振奋。出于支持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弄清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把国民经济搞上去、谋求一个长期安定团结的局面,这是促使我终于下决心把本文写出来的又一个动机。 

    就这样,我怀着“蠹虫群为患,大厦须翻新. 笃信真马列,何惜头与躯!”的决心,在极其艰险困难,完全是独学无友、缺乏指导与切磋的状况下,利用业余时间,花了巨大的劳动,于一九七五年五月至一九七六年的五月,完成了本文的写作。七月,清誊完毕。五月,七月两次给毛泽东同志寄信欲呈递文本,均联系不上。旋即以“马东伍”的笔名,将本文第一次油印出来.准备征求理论学术界的意见。后因考虑到当时“四人帮”在思想上组织上均有一定的潜力,为避免被“四人帮”利用破坏当时国家迫切需要稳定的局面,故未作任何扩散。七七年秋冬,修订复写出数份,于七八年初用“殉道者”的笔名投寄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广州中山大学等地,希望作为给五届人大的献礼能传达到党中央负责同志的手中。但是,正如想不到在“四人帮”猖獗时公开反对“四人帮”的一些人反而在“四人帮”被粉碎以后被逮捕(例如广州的李正天等) 甚至被判处死刑(例如山西的张珉、赵凤歧等)一样,我也竟因本文于一九七八年四月被拘留审查,身心受尽摧残。直至今年三月,才在三中全会公报的光辉照跃下,获释出狱。 

九、请读者注意到写作本文时的局限性 


    “我们只能在我们时代的条件下进行认识,而且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以上10字下面有着重号),我们便认识到什么程度。” (《马恩选集》三卷562页)本文是历史的产物,时代的产物,它的应运而生不过是历史发展必然性的表现,是不足为奇的。如果本文对于加速我国四个现代化的建设、促进早日和平统一祖国、恢复马克思主义的本来面目、完成国际共运反修防修的历史任务、解除人类正面临的新的世界战争的威胁,确实多少会有一点帮助的话,那么,首先应归功于人民,归功于党。同时,由于不可超越的历史条件的局限,尤其是由于我个人马克思主义水平的局限,生活阅历、社会地位与视野的局限、研究条件的局限,等等,本文错误在所难免。我恳切地希望读者同志们给予指正,以便我纠正本文所存在的错误。此次重印时,对我认为此时不宜发表或认为未经党的批准我不能擅自拿出来的地方,都已略去。对此,请读者给予谅解。 

十、关于政治经济学部分请读者留意的地方 


1、 关于现存社会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问题。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分析正是建立在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认识之上的。不把握住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就把握不住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及其内在规律。恩格思指出:“马克思的第二个重要发现,就是彻底弄清了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换句话说,就是揭露了在现代社会内,在现存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是怎样进行的。” (《马恩选集》三卷42页)而现在的问题是:必须搞清楚特权和劳动的关系,必须搞清楚对社会主义事业形成了致命危害的官僚主义产生的根本原因何在。现存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说是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方面的“哥德巴猜想”吧?我相信广大理论工作者对这个问题一定能给予足够的重视。今天,我们不仅应当批判那种把社会的一切成绩和进步都归因于个人的英雄创造历史的观点,而且还应当批判那种把社会的一切罪恶与灾难也都归因于个人的是坏蛋支配历史、造成历史的观点,在理论上和实践上回到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上来。要治病就须找准病根,病入膏肓往往皆因讳疾忌医诿过于替罪羊。只有正确地认识到现存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才谈得上解决矛盾、解放生产力、加速四个现代化建设的步伐. 

2、 关于现代修正主义的确切含义。

    
    长期以来,未依据历史的发展,对现代修正主义这一概念作出确切的及时的总结和概括。对现代修正主义的认识,要么停留在老修正主义的概念上,要么集注在一些非本质的社会现象上,尤其严重的是甚至往往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把进步(例如把南斯拉夫)当成了所谓现代修正主义。由于对现代修正主义这一概念就缺乏明晰的正确认识,以至像林彪,“四人帮”这样的人能够打着反修防修的旗号大搞修正主义,以至像林彪、“四人帮” 这样的人能够轻而易举地给党内反对派扣上“修正主义”的帽子置于死地。顺我者就是马克思主义,逆我者就是修正主义。这样一种没有正确的是非标准,只有利于阴谋家大搞阴谋诡计的混乱状况应当结束了。 

3、 关于劳动力性质。 


    人的因素,劳动力,是构成社会、进行社会生产活动的基本因素。但是,长期以来,我们却恰恰忽视了对人、对作为族类存在的人、对单个的人的研究。天天讲发展生产,讲实行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调动人的因素、社会主义积极性,可是,对现存社会劳动力的性质却没有一个正确的科学的唯物主义实事求是的认识(以上11字下面有着重号)!生产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何在?路线斗争的实质何在?怎样才能做到把劳动者的积极性真正调动起来?社会主义的基本的经济规律究竟是什么?……等等,倘要对这一系列问题获得正确的答案,都必须追本溯源,认识人,认识现存社会单个的人的因素,劳动力的性质。 

4、请注意到本文阐述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与斯大林提出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的不同之点。 


5、请充分留心分工、固定化社会分工、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权力分工及由此引起的一切。等等。

    
    …… 

    在政治经济学的领域里,现在需要提请人们重视的是,“经济科学的任务在于:证明现在开始显露出来的社会弊病是现存生产方式的必然结果,同时也是这一生产方式快要瓦解的标志,并且在正在瓦解的经济运动形式内部发现未来的、能够消除这些弊病的、新的生产组织和交换组织的因素。”(《马恩选集》三卷189页) 

十一、关于科学社会主义部分请读者留意的地方 


首先,关于无产阶级专政问题。

    
    尽管马克思主义创造人对无产阶级专政问题曾经作了一些原则的规定,但是,毕竟由于历史条件的局限,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没有专文透彻地论述过这个问题。同样由于历史条件的局限,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同志也都囿于社会主义革命的第一个阶段未谈这个问题。准确地,全面地、科学地弄清楚这个问题,已经成了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实践及至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都急待解决的迫切任务。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说是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代的“哥德巴赫猜想”吧?毛泽东同志在晚年已经觉察到了这个问题,提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的任务。但是,他已没有能力来完成这个任务了。而张春桥之流则在这个问题上进一步制造了混乱。在这个问题上,本文与张春桥都同样以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文中首次使用无产阶级专政这一概念时的那句话为立论的基础。但是,却推导出了载然不同、针锋相对的结论!请读者注意到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特点;注意到把无产阶级专政主要当作暴力、否定无产阶级阶级民主与法制的这种偏见对无产阶级专政的严重危害;请注意到无阶级专政两个阶段两种形式的区别及其必然的联系和必然的发展;请注意到无产阶级专政在当今世界正面临的危险的关头与极好的时机……等等。 

其次,关于两党制问题。

    
    这里提的两党制,是共产党的两党制、无产阶级的两党制,是马克思主义成文宪法及与此相应的法律体制之下,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之上的两党制,是无产阶级专政高级形式的必然的、必须的政党制度。历史一定会发展到这一步,正如同资产阶级的政党制度也不是一下子就成熟起来,而是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完善而完善起来那样(例如美国一七七六年立国,一七九二年成立民主党,而一八五四年才成立了共和党形成了今天的局面)。只不过资产阶级要摸索几十年才获得资本主义发展的最好形式,而无产阶级却可以在马克思主义原理的指导下,借鉴历史并把握住自身运动规律,加快历史的进程,在较短期间里找到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最好形式。社会主义道路究竟行得通行不通,共产主义到底能不能实现?正是取决于在无产阶级专政形式问题上,在关于党的领导这个问题上,能不能取得重大的突破(以上这句话全部64字下面均有着重号)。本文在指出无产阶级专政高级形式必然采用两党制分权专政的同时,也明确肯定了无产阶级专政初级形式必须实行一党制集权专政。至于什么时候实行这种由低级向高级的转变,这一方面取决于经济运动、历史进程的支配作用,另一方面实现和平转变则有待于执政的共产党的自觉。只要这个党的领导权没有落入修正主义的手中,只要这个党是真诚地忠实于共产主义的理想,尊重唯物论,尊重辩证法,具有实事求是,为人民为真理献身的精神,只要这个党再也忍受不了一党制集权专政势必导致的党内灾难性的无休无止的自相残杀……就有可能明智地、和平地实行这种转变,从而为坚持社会主义、高速发展生产提供政治上的可靠保障。有人以为从资产阶级的两党制或多党制进到无产阶级的一党制,而一党制是走向政党消亡必由之路。但十分遗憾的是——姑且撇开经济上政治上思想意识形态上的诸多因素不论——历史的发展决不可能是直线型的,而恰恰往往是好象实行自我封闭、好象是回复到旧东西去的螺旋型的上升的运动。因此,从资产阶级的两党制或多党制到无产阶级的一党制,再从无产阶级的一党制发展到无产阶级的两党制或多党制,才是政党消亡的真正的必由之路。对这个问题,历史必然会作出公正的回答。在这里应当指出的是:没有无产阶级政治的民主,就没有无产阶级的一切;而没有无产阶级的两党制,就没有无产阶级真正的政治民主。我们必须看清楚:一党制不可能消灭政党而只能强化政党,尤其是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公有制生产方式之下,坚持一党制所消灭的不是政党政治,而是必然无声无息地消灭(此二字下面有着重号)了无产阶级的革命的共产党,代替它的必然是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老虎屁股党,是凌驾在整个社会之上压榨整个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特权政党政治。此管见所及,不过立此存照,仅供参考(以上全句共15字下面均有着重号)。 十二、关于本文原计划内未完成的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属于狭义政治经济学范畴的原写作提纲中的第十二章:《现代化生产和计划经济的两重性与管理科学化问题》。

    
    这是一个较大的题目。我原想在这里对当今世界的现代化生产状况作一个扼要的鸟瞰,并指出社会主义现代化生产与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现代化生产应有的区别何在。由此又考察计划经济的两重性。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现代化科学技术手段和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生产关系为基础的科学的精密的计划指导下,经济定能获得高速度的发展。反之,在否定或把握不住客观经济规律的状况下,在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官僚主义上层建筑的支配下,在缺乏科学态度,缺乏现代化科学技术手段进行计算的这样一种前提下,所谓计划工作却有可能对社会生产、自然资源、社会经济产生灾难性的破坏作用(以上8字下面有着重号),造成严重的比例失调、严重的产供销脱节、严重的浪费!再由此研究管理科学化的问题,根据本文属于广义政治经济学范畴部分所提出的社会主义基本的经济规律,就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如何发扬政治民主,不断实现更高的劳动组织,不断采取新的生产方式,运用价值规律、科学地实施按劳分配的原则,实现经济民主,高效率地发挥生产者的积极性、创造性、责任心,如强统计、监督、预测、计划经济与市场机制的科学结合等等问题提出一系列设想、提出一个适合我国目前现实状况、切实可行的经济法规,使社会主义生产实现管理科学化……因此,这样一个题目就势必涉及整个生产、交换、分配、流通、消费等一系列很广泛、很具体的问题、数字,篇幅就势必很长。这样,就有可能冲淡本文所要论证的主要问题。这是最后未把这一部分拿出来而准备就此单独行文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要写好这样一个题目,就需要获得国内外大量的生产状况的第一手资料,可靠的统计数据,需要洞悉我国三十年来计划工作的真实面貌,特别需要撑握五八年大跃进年代的一些真实数字,等等。而这些数字和资料是我在那样的偏僻山野没有党和国家关怀和指导的环境和条件下,根本得不到的。因此尽管我本人认识到这一题目在现实的迫切的重大的运用价值,但是却未能在七六年上半年前完成它。 

第二个未完成的部分是本文第四篇哲学部分。 


    也许,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哥德巴赫猜想”,正是破开“科学是圆圈的圆圈”这个谜吧?我在写作本文时,颇有一点自不量力地打算来攻克这个问题或为攻克这一问题起一点承先启后的作用。我强烈地感到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已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提供了极其丰富的素材,或者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必须对二十世纪以来突飞猛进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成就,给予及时的认真的总结和概括,继续提炼出有助于人类更有效地改造主客观世界的锐利武器。就拿物理学来说,从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创立到最近理论物理规范场论的研究,从控制论到电子计算机机器人,从卢瑟福发现原子核和电子到现在关于“夸克”为什么被幽禁的探讨……从宏观世界到微观世界都有许多新的发现。又如生物学,从分子生物学到神经生物学;从物种起源到双螺旋结构……等等,等等。在这一切正孕育着新的重大革命性突破的时代,能够从事哲学研究的人们该是多么的幸运,真是其乐融融!如果说,前一阶段科学的发展是以不断派生新的学科为特点的话,那么,新的科学突破及其发展的特点,则将是趋向综合、趋向在更高一级的阶段上进一步完成如恩格斯所说的那种“本质上是整理材料的(以上5字下面有着重号)科学,关于过程,关于这些事物的发生和发展以及关于把这些自然过程结合为一个伟大的整体的联系的科学。” (《马恩选集》四卷241页)如果说以往的科学研究在历史条件的制约下,不能不比较集注在物质运动的一般形态上的话,那么,今后的科学研究则也将在历史条件的促成下,日益深入于物质的高级的特殊的运动形态。在这种趋势下,注重研究综合,研究渗透,研究发生、发展、异化过程,研究物质运动高级的特殊的形态的《扬弃论》,不是正逢时宜、正是时代的需要吗?但是要完成这一工作,更是需要多么艰苦的努力,更是需要多么广泛的深入的涉猎和探索,更是需要多么集注的精力和充分的时间、资料、等等。然而,我这些年来的遭遇,家庭的窘困,本职工作的繁琐,这些都姑且不说了。尤其令人痛心的是,七七年初,竟因履行本职工作而横遭所谓“民兵小分队”无理透顶、野蛮至极的毒打以至数月卧床不起!七八年初报考研究生竟因本论文被关押!狱中请求给予写作条件,得到的回答竟是在整个关押期间听不到一声广播、看不到一张报纸!竟是遍体的鳞伤、双臂一道又一道入肉三分的绳索印!…… 

十三、中国大有希望 


    曾经以四大发明大大推动了人类文明与进步的中国,有着极其巨大的潜在力量。只要党的三中全会公报得到落实,只要真正把民主制度化、法律化起来,一个思想解放,百花争艳,飞跃发展的时代必将到来。请看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盛况,中国人才何乏?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使中国又一次出现了百家争鸣的端倪。可惜长期的封建专制与中国资产阶级的脆弱性等因素,又使这一端倪未能得到发扬光大。数千年来,在小生产基础上,儒家的“礼治” ,法家的“刑威” ,共同支撑着封建专制对中华民族的奴役,形成了中国在世界史上最漫长的封建统治、最恶劣的专制积习,以至在现代中国还有林彪、“四人帮”之流醉心于建立他们社会主义招牌下的封建王朝。这种建立在小生产基础上的顽固的封建专制的恶劣影响,一经与现存生产方式本身内在的严重弊病相结合,便造成了这样一种相当危险的状况:在消费这一点上,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赫赫十亿之众的国家;而在生产上,在发挥个人的聪明才智、创造精神和责任心、积极性这一点上,中国却是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国家!这种尖锐的矛盾能避免经济不发生危机、能使政权得以长治久安吗?更不要去说人民的幸福、国家的繁荣昌盛、现代化、共产主义的光辉未来了。好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场漫天大火,把这一切暴露得如此之清楚!如果说,南斯拉夫共产党人以他们的睿智使南斯拉夫免遭了如中国式文化大革命这种痛苦和磨难,就得到了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发展的话,那么,有如不死之鸟在劫后余灰中获得新生一样,中国将从文化大革命的痛苦和磨难之中找到根除(此2字下面有着重号)自身弊病的途径。如果说,中国没有像南斯拉夫那样对原有干队伍进行过更新,并且由于十年文化大革命对教育的冲击等原因,以至造成了“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感到“中层板结”,技术力量跟不上现代化建设需要的话,那么,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却有可能卓有成效地动员全民族焕发出冲天的干劲和神奇的智慧。如果说,南斯拉夫是通过一条渐进性的道路,从“经济民主”到政治民主再到经济民主而进入完全的科学的社会主义的话,那么,中国则将通过一条飞跃性的道路,直接诉诸于政治民主以开拓经济民主,从而为人类踏出一条进入完全的科学的社会主义社会的捷径!中国是沉睡得太久了,但是他一旦醒来定能顶天立地!中国是被禁锢得太死了.但是他一旦冲破了禁锢的堤坝也就必能奔腾澎湃!听吧,惊醒睡梦的沉钟已经撞响,看吧,决堤的浪头已经迸出——党的三中全会公报就是那醒世的沉钟,就是那疏导的浪头! 

    希望就在这里。 

   改正了个别错别字和另行排版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全文完)


此文于2009年12月19日做了修改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20_1.shtml

级别: 骑士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10-19
很可惜陈尔晋预言成真了:“现在理论工作者多流一粒汗珠,将来就多了一分不发生大流血的可能。”
“如果不立足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只是希图眼前十年,二十年的“安定团结”,偏安于一时,从而必将导致十年,二十年后(甚至不等十年,二十年过后)的大流血大灾难的话,那我们这一代人就要成为历史的罪人、子孙后代的罪人,遗臭千古! ”

历史证明“渴望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高瞻远瞩”是万万不行的! 执政的共产党自觉转到“无产阶级的两党制”更是不可能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