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11阅读
  • 0回复

陈伍国文革中的王恩茂

楼层直达
级别: 总版主
文革中的王恩茂

  陈伍国

  1928年,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解放了江西省永新县。年仅15岁的王恩茂参加了红军。
  抗日战争初期,王恩茂任三五九旅政治部副主任、旅军政委员会委员,参加晋西北和雁北的抗日战争。1942年9月他随三五九旅,进驻南泥湾, 参加了闻名遐迩的“边区大生产”运动。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王恩茂出生入死,南征北战,翻越祁连山,插张掖,进酒泉,西出阳关,通过渺无人烟的茫茫戈壁,进军大西北解放了新疆。
  1952年7月,王恩茂接任新疆分局第一书记,新疆军区司令员兼政委。
  就是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老将军,深受新疆各族人民爱戴的忠实公仆,也没能逃脱起落无常的厄运。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以后,“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地闹起来了,红卫兵造反派揪斗老干部日胜一日,王恩茂和许多老干部一样受到猛烈冲击。
  “二月风暴”,各地夺权。王恩茂每天看到东西长安街上红卫兵造反派抓到各地的省委书记、省长,押上敞篷大卡车,戴高帽子游街,气得顿足。许世友好酒,喝一杯讲两句话:“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谁个抓我戴高帽子游街,我准备两支驳壳枪把他揍死;我在南京装备了两个连,谁抓老干部戴高帽子游街,就把他抓起来。”这个情况不知怎么反映到毛泽东那里去了,毛泽东接见大军区司令、政委。当王恩茂去参加接见的时候,因个子比较高,毛泽东见到王恩茂就说:“恩茂同志, 你来了。”毛泽东接着问:“会不会打倒?”王恩茂说:“有可能。”毛泽东摆摆手说:“打不倒。”这使王恩茂心里有了底,又得到极大的欣慰。之后,毛泽东说: 你们对红卫兵造反派抓老干部游街很不满意,很反对,你们不要怪红卫兵造反派,要怪我。因为在我的选集里收进了大革命时期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报告讲到当时农民暴动,起来抓土豪劣绅、贪官污吏戴高帽子游街哩!你们不要讲,我要中央文革告诉红卫兵造反派,以后不要这样搞。中央决定军队“三支两军”,夺权的单位要实行军管,出去串连的红卫兵要收回来搞军训。王恩茂听后感到非常高兴。
  年底,中央文革让新疆两派(造反派和多数派)、新疆军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空九军领导到北京,讨论解决新疆问题。1968年2月,毛泽东、 党中央已经考虑拟定王恩茂到新疆任革委会主任。先是许世友回江苏省,同军内外的造反派见了面,讲了话,得到了军内外造反派的谅解,对立局势渐趋缓和,创造了成立革委会的条件。南京军区政治部发电报报告中央。毛泽东看了这个电报,批给陈锡联、韩先楚、王恩茂阅。江青派人把毛泽东的批示送给他们三人看。王恩茂阅后写信感谢毛泽东的关怀、爱护和教育,但没有写信感谢江青。那时,毛泽东批转南京军区的电报给王恩茂看的消息,已经外传出去了,新疆革命大联合、革命三结合的形势喜人,有条件很快成立革委会,所以新疆和全国各地广泛流传着“春风快度玉门关”。但当时的中央文革迟迟不开会讨论解决新疆问题,一直拖到1968年4月。 于是王恩茂就打电话给周恩来,说:“总理,我在北京三个多月了,新疆问题还没有解决,总理能否开个会,讨论一下如何解决新疆问题?”周恩来马上说:“好,我同中央文革商量,你要准备一个发言,检讨自己的错误,时间20分钟。”4月11日, 中央文革召集会议,新疆两派和新疆军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空九军的干部参加了会议,讨论解决新疆问题。中央出席会议的有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周恩来主持会议,首先要王恩茂发言,还没有讲到两句话,江青就站起来指着王恩茂的鼻子骂道:“你的态度是最坏的,长时间跟刘少奇,对毛主席有‘二心’。为什么不到造反派那里去?到造反派那里去,捅你几刀子我才高兴呢。”周总理看到江青这样讲, 会议开不下去,只好宣布休会,这次会议不欢而散。会后造反派在北京、新疆、全国各地到处散发大字报、传单,散布江青说王恩茂对毛泽东有“二心”,要打倒王“二心”。由此,掀起了一个打倒王恩茂的高潮。江青为什么对王恩茂这样刻骨仇恨,为什么在会议上王恩茂还没有讲到两句,她就站起来指着王恩茂的鼻子骂:“你的态度是最坏的。”原来是她送了毛泽东批示给陈锡联、韩先楚、王恩茂看,王恩茂阅后只写信感谢毛泽东,而没有写信感谢她,得罪了江青。最终新疆成立革委会时,中央仍决定王恩茂任革委会副主任。
  新疆革委会成立,王恩茂由北京回到新疆。谁知林彪在新疆的代理人、造反派还要批判王恩茂,打倒王恩茂。1969年1月10日,造反派抓王恩茂在乌鲁木齐游街。他的第四个儿子也被造反派活活打死。毛泽东第二天知道后,当即向新疆革委会领导小组发电报,要王恩茂和全家人乘飞机到北京。不久,进了新疆学习班,又继续受批判。“文化大革命”,林彪要打倒贺龙。原来是想拉拢、争取王恩茂跟着他走,要王恩茂揭发贺龙,王恩茂认为贺龙没有什么可以揭发的。林彪认为王恩茂不可争取,在新疆革委会成立后,他同一个干部谈话,说:“王恩茂同贺龙在新疆搞了很多鬼,人拉着不走,鬼拉着他飞跑。”林彪的话传到外面,新疆和各地又掀起了一个打倒王恩茂的高潮。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党中央仍决定选王恩茂作“九大”代表,出席“九大”。在九大会议上,王恩茂受到造反派的批判,虽然未能保留中央委员,但仍被选举为中央候补委员。
  1969年国庆节后,王恩茂到长辛店北京二七车辆厂劳动,一起参加劳动的还有徐向前、张宗逊、江华、江渭清、张平化、朱德海等,长达两年五个月。林彪叛逃事件发生后,王恩茂下放到芜湖,担任芜湖地委第一副书记、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很多老同志劝王恩茂不要去。王恩茂考虑,不去会说是不服从组织分配,能上不能下,还会罪加一等。去,不过再受点苦,总不能说不服从组织分配,能上不能下嘛! 于是硬着头皮去了。邓小平出来工作后,王恩茂仍在芜湖。1975年10月19日,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40周年。王恩茂参加过长征,就写一信给毛泽东。信的主要内容:一是检讨错误;二是讲在芜湖三年多的简要情况;三是讲当时的国际形势还有爆发战争的危险;四是讲长期跟着毛泽东干革命,在军队工作,打过仗,有军队工作经验,现在身体还好,一旦发生战争,还可以上前线,请主席批准回部队工作。写了两页纸,贴了8分钱邮票,一封普通的信寄中共中央毛泽东亲启, 后面写王恩茂寄自芜湖。王恩茂没有想到毛泽东在收到这封信后,马上批给聂荣臻,就近分配他到南京军区工作。
  1985年8月的天山南北,风光格外秀丽。新疆各族人民欢天喜地迎接自治区成立 30周年。在这个喜庆的时刻,王恩茂又回到为之奋斗多年的新疆。
  他从1952年起,一直担任新疆党组织的最高领导职务,经历了新疆的民主改革、自治区成立、社会主义改造、发展各项建设事业等各个历史阶段。
  进疆之初,新疆没有一条柏油公路,不产一吨钢铁,没有一支现代纱锭,到处是经不起风雨的土坯房。进疆部队从甘肃酒泉出发,到达新疆重镇喀什,穿天山,走戈壁,在破烂不堪的土石路上徒步行军,整整走了三个月。30多年后,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经过各族人民的艰苦奋斗,新疆已变成各项建设事业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新疆了。
  王恩茂深情地说:“我曾经在新疆工作20年,现在中央决定让我重回新疆工作,感到非常高兴。我热爱新疆,热爱新疆各族人民,愿意为新疆各族人民服务到底。希望各族干部都树立长期安心在新疆工作,全心全意为新疆各族人民服务的思想。我深知新疆各族人民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拥护祖国统一,拥护各民族团结。新疆各族人民勤劳、勇敢、热情、善良,是最亲密的同志、战友和兄弟。新疆是个好地方,地大物博,有发展农业、畜牧业、工业等的良好条件,能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做出很大贡献。”
  “要完成中央给予的任务,有许许多多有利条件,当然也要认清在前进的道路上可能遇到的种种困难和阻力。但是有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和支持,有新疆各族干部和各族人民的团结,我们坚决贯彻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就什么困难也能克服,什么阻力也能排除,什么任务也能完成。”

《时代潮》 (2001年第七期)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