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434阅读
  • 0回复

余习广:广西南宁武力攻打“四·二二”据点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广西南宁武力攻打“四·二二”据点事件

    这是1968年7月中旬~8月上旬,广西自治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广西军区调动部队、民兵“联指”派武装人员,攻打广西“四·二二”派组织在南宁市据点的大规模军事战斗和流血事件。因双方主要战场在解放路,故又称武装攻打解放路事件,或称武装大军打南宁事件。

    1968年5月~7月,广西武斗战火熊熊,大规模武斗流血事件和流血惨案连续发生。“四·二二”派处境艰难而仍然坚守其在南宁市日益缩减的武斗据点。

     针对广西两派武斗不断,并相继发生大规模的杀人放火、抢劫抗美援越军用物资等事件,5月17日,广西革筹小组向中央报告,说在广西“破获了一起蒋匪中华民 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的反革命组织”,“该反革命组织涉及南宁市及南宁、玉林、钦州、柳州等四个地区”,“发展组织的活动特点是:利用群众组织的派性,易 地活动,钻进群众组织,互相串连,靠打砸抢补给经费,通过武斗掌握武器,总部设在南宁市解放路新风街(“四·二二”派的控制区),利用‘四二二’据点造反 楼做联络站,与越侨有联系”。据“文革”后的复查,所谓广西“反共救国团”纯属子乌虚有,凭空捏造、为推卸乱局责任、镇压对两派而制造的冤案。

    1968年7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布了经毛泽东亲自批示的《关于解决广西“文化大革命”问题的布告》,又称“七·三”布 告。《布告》措词严厉地谴责了广西地区发生的破坏铁路交通、抢劫援越物资、冲击军队、抢夺武器等事件。《布告》称:“最近两个月来,在广西柳州、桂林、南 宁地区,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一小撮走资派及其在广西的代理人、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和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蒙蔽和欺骗一部分群众制造 了一系列反革命事件。”中央要求广西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在广西革筹小组领导下,在人民解放军驻广西部队支持下,努力实现停止武斗,保证运输 畅通,交回抢去的援越物资,交回抢去的解放军装备,依法惩办杀人放火、破坏交通运输等现行反革命分子。并号召“广西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驻广西 的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向阶级敌人发动猛烈进攻”。

    “七·三”布告把“四·二二”派在“文革”中派性组织的普遍行为,定性为“反革命事件”来解决,这必然会造成严重的灾难和后果。

    “七·三”布告后,广西区革筹和广西军区连续为镇压“四·二二”派做舆论准备。

     7月12日,“联指”派和“四·二二”派在邕江大桥和朝阳路一带发生武斗,双方使用了步枪、机枪等武器,“联指”派在向“四·二二”据点进攻中,施放催泪 弹。当日,广西区革筹和广西军区向中央报告,“自7月10日以来,南宁百货大楼、造反楼‘四·二二’据点多次开枪,打死群众2人,伤多人。12日上午,他 们从解放路、华西路向北大路打催泪弹,有二三百人中毒。”

    7月13日,南宁市革委会、南宁市警备区司令部和政治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恢复邕江大桥、朝阳路等全市交通的通告》,谴责“四·二二”在其控制区武装布防,阻断交通。

    7月13日,《广西日报》头版发表社论,号召全区进一步掀起所谓对“敌”执行“群众专政”。从而在全区刮起了杀人的“十二级台风”的狂潮,从城镇到农村,到处发生大批乱杀人的事件和血案。

     7月24日,《广西日报》头版发表社论《一定要做到深入人心,家喻户晓——六论贯彻执行毛主席亲自批示“照办”的中央〈七.三布告〉》。头版还同时刊登消 息《南宁八十万军民集会热烈欢呼毛主席“七.一八”指示,决心掀起更大规模宣传贯彻〈七.三布告〉的群众运动》。这条消息发表后,全区进一步掀起了所谓对 “敌”执行“群众专政”,大刮“十二级台风”的杀人狂潮。

    7月15日上午,广西军区、广西区革筹在南宁在自治区体育场召开15万人参加的“南宁各界热烈欢呼、坚决贯彻、誓死捍卫毛主席亲自批示的‘七·三’布告大 会”。会上,韦国清在动员报告中号召:严惩一小撮“现行反革命分子”,为自治区革委会成立扫清道路。会后,军队和“联指”派联手,在全区掀起镇压“四·二 二”派的狂潮,以此迎接和祝贺区革委的成立。

     “七·三”布告发表后,“四·二二”派的头头当时就明确认识到:“自知死期将至”,但“有对追随毛主席起来大造走资派的反,两年多来浴血奋战,流血牺牲,如今却被抛弃”,而“决不甘心”。决心在这场镇压与反镇压的生死决斗中,“悲壮应战”,直到“悲壮牺牲”。

    在7月15日那天,参加大会的南宁市河南片群众经过邕江大桥时,遭到“四·二二”派控制的桥头据点的武斗人员的射击,当场打死2人,打伤2人。“联指”派 武装人员和广西军区部队炮兵,向“四·二二”派据守的解放路据点进行了炮轰。“四·二二”派又向会场附近发射炮弹。大会主持人在会上宣布:这是一小撮阶级 敌人对抗中央“七·三”布告,破坏“七·一五”大会的“反革命事件”。

     “七·一五”事件前,区革筹和广西军区负责人就多次提出要“解决南宁问题”,指使“联指”派头头,要消灭“四·二二”派在南宁的武斗据点。为此,7月2日 下午,广西“联指”总指挥颜景堂、副总指挥杨录等率人到南宁市警备区司令部,要求部队支援“联指”武器。得到同意,他们从警备区搬走了几十箱子弹、手榴弹 和其他武器弹药,并在后来的攻打“四·二二”派据点前夕,又从警备区得到大批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

    “七·一五”事件发生后,自治区革筹小组和广西军区负责人召开会议,决定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出动军队,对“四·二二”派进行“摧毁性打击”。并责成南宁市 警备区用武力解决“四·二二”派在解放路和百货大楼及展览馆一带的武斗据点。南宁市警备区根据自治区革筹小组和广西军区的指示,召开专门会议,研究和部署 用武力解决“四·二二”派据守的百货大楼、展览馆和解放路的武斗据点问题。会议形成的报告上报后,得到了广西自治区革筹小组和广西军区的同意。由此,广西 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就解决广西和南宁问题,给中央做出报告,得到批准。

    广西区革筹、广西军区和南宁市警备区以贯彻七·三”布告为名,调动6912部队、6936部队、6966部队和广西军区警卫营、南宁军分区独立营等部队, 及玉林、陆川、贵县、马山、邕宁、横县、崇左、武鸣、上林及南宁市郊的“联指”派武斗大军联合攻打南宁“四·二二”,即后来“联指”派称之的“九县一郊打 南宁”。

    广西“联指”为了趁机彻底打垮“四·二二”派,也紧张地调兵遣将,筹集武器弹药,并成立了“前线总指挥部”,对武力攻打解放路的“四·二二”派据点进行了策划和部署。

     在1968年7月以前,南宁市形成“联指”派和“四·二二”派两派武装割据、军队和“联指”派已经将“四·二二”派分割包围的局面。南宁市百货大楼、展览馆和解放路一带,为“四·二二”派在武斗中剩下的在南宁市区的主要武斗据点和工事。

     7月15日下午,广西“联指”总部在自治区人民政府大楼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会上,总指挥颜景堂向到会的“联指”各常委和部分分片的头头,传达了广西军区对 攻打“四·二二”行动的指示,对“联指”打头阵,军队跟进的作战部署进行了说明。会议决定成立前线指挥部,颜景堂任总指挥,姜占德、杨录任副总指挥。前线 指挥部设在南宁饭店。并将南宁市区分成朝阳、河南、卫东、延安、红卫、西郊、北郊7大片,各片也成立指挥部。会后,广西“联指”副总指挥姜占德,向广西军 区司令欧致富汇报了会议情况,得到同意。

     7月15日,“联指”派出动配备现代化武器的武斗大军,使用了半自动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无后坐力炮、火箭筒、自制土坦克、炸药包等武器,首先开始攻 打“四·二二”派据守的解放路外围据点百货大楼。守卫百货大楼的“四·二二”派武斗人员展开了“实力悬殊的浴血抗战”。

据参战者回忆,当时他们也大有“明知是死,也要抵抗到底的悲壮气概”。经过几个回合的进攻和失利,现场观战指挥的广西军区负责人提出:用炸药包把他们干掉。广西军区副政委韩世副提出:不要把百货大楼都炸掉,留个空,好教育全市人民。“联指”派武斗人员用警备区发的炸药包,对百货大楼进行爆破,未果。

     至7月21日,“联指”派从其据点——南宁贵剧院的炮兵阵地向百货大楼进行猛烈炮轰,该大楼东北山墙坍塌,二楼和三楼燃烧。经过16天的激战,8月1日, 广西部队动用大量炮兵和部队,与“联指”一起拿下了百货大楼,而此时该大楼已成废墟一片,尚留下活命的少数“四·二二”派武斗人员,从断墙残壁中爬出来, 举手投降,做了俘虏。

     据有关材料称:7月15日,人们听到轰轰的炮声,接着是机关枪扫射声,还有步枪,冲锋枪声。“四二二”的广播喇叭被炸哑了,南宁市上空只剩下“联指之声” 还在广播:“‘四二二’一小撮阶级敌人,杀害我‘联指’战士,手段野蛮,罪恶滔天,今天他们又制造了一起震憾天下的血案………今天下午18点55分至约点 30分,解放路的土匪们竟敢向我敬爱的解放军开枪开炮,把炮打到广西军区大院内,致使我解放军多人伤亡,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二天的炮火更加猛烈,解放路、灭资路、上国街、博爱街、冒出滚滚的浓烟。19口,南宁“警司”发布告《立即行动起来,扑灭反革命分子制造的火灾——给全 市无产阶级革命群众的一封公开信》。同时,自治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向中央的报告中也说:“阶级敌人有计划地进行大规模纵火破坏,烧毁大量民房、商店和船 只……”。还向中央呈上了《执行武装掩护部队、群众救火的报告》,称:由于着火地区都在“四二二”的控制区域,情况复杂,暗堡火力点很多,需要作周密准 备,采取的措施是,抽调四个连执行武装“掩护救火”任务,追捕缉拿反革命纵火犯及幕后策划者。

    7月16日,从中午12时至晚上,“四·二二”派控制区的解放路、灭资路、上国街、博爱街等,被解放军和“联指”炮击。下午四时许,军区负责人召见广西 “联指”常委,要求他们“掩护群众救火”。当时“四·二二”派的高音喇叭在广播揭露自治区革筹、广西军区如此做法是“既当强盗又做官,既当道公又做鬼!” 同日南宁市革委会、广西“联指”遵照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八日发出的《关于清理流窜人员的指示》,以“治委会”之名“清理”户口,抓捕了280多人,杀害 33,还有的人被抓后生死不明。对 “四·二二”派实行“扫清外围战”。

     7月16日开始,部队全面投入战斗,会同“联指”派九县一郊各路武斗大军,向“四·二二”派控制的据点展开全面进攻。攻击炮火不断击中解放路、民生路、博 爱街和上国街的房屋,引起大火。而南宁市革委会、南宁市警备区司令部和“联指”向全市人民广播:“四·二二”派匪徒放火焚烧街道民房,要把南宁市变成一片 焦土。激起我人民军队和无产阶级革命派强烈义愤!

    7月17日,部队和“联指”派的武斗大军,向“四·二二”派控制的解放路展开猛烈进攻,炮火惊天动地,枪声连成一片,战地高音喇叭时而响起命令“四·二二 ”派“立即投降!”“缴枪不杀”的喊声。而“四·二二”派武斗人员宁死不屈,同进攻者进行街垒战和逐屋争夺战。炮火和双方投掷的燃烧瓶,在上国街、民生 路、博爱街、永明街、汉乐街、自强街引起大火。

    与此同时,“联指”派和部队的配合,集中炮兵轰击邕江上“四·二二”派控制的船只,连同此前的两次炮击,共计击毁和烧毁166艘船只,被击毁、烧毁的船只 舶及物资,损失共计一千多万元。而南宁市革委会、南宁市警备区司令部和“联指”向全市人民广播说:“四·二二”派匪徒放火焚烧载有援越物资的船舶,犯下滔 天罪行!

    7月18日以后,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广西军区调动新的增援部队投入战斗,对解放路一带进行更大规模的进攻。炮击引起大火,双方投掷的燃烧瓶也引起几条街道发生火情,“四·二二”派在熊熊烈火中坚持抗战,与进攻的军队和“联指”派武斗大军进行殊死搏斗。

     广西军区对“四·二二”派的军事镇压,得到了中央文革的认可。此前,广西两派组织代表奉命赴北京参加学习班,向中央文革汇报广西两派和武斗情况,解决广西 问题。就在南宁武斗炮火连天之际,广西“四·二二”派代表向中央文革控诉“以韦国清为代表的广西军区”对“四·二二”派的军事镇压。很快,中央文革对此做 出反应。

    7月25日下午1时5分至6时15分,中央文革主要领导接见了广西来京学习的两派群众组织部分代表和军队部分干部,并对广西问题作了重要指示。地点在人民 大会堂东大厅,出席接见并讲话的中央领导人有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姚文元、谢富治、黄永胜、吴法宪、温玉成。在这次接见中,所有中央首长讲话都充满了对 “四二二”派的猛烈抨击和严厉谴责,语气尖锐,措辞激烈。康生点名要“四二二”派的朱仁(自治区党校教员)站起来,首先就来了一通“下马威”:“你这样的 党校教员,毫无党员气味,你这样的党员,是代表什么党?你是代表国民党,是谢王岗的党!”接着周恩来也说:“你是’四二二’的吗?(朱答:是。)你代表哪 个’四二二’?(朱答:现在的’四二二’。)是代表现在在南宁放火的’四二二’吗?”在随后对“四二二”派其他代表的逐一点名指责中,也大多是这种不容分 辩的、大帽子乱飞的训斥口吻,所有中央首长的讲话,都把正在进行的南宁武斗的罪责一概归罪于“四·二二”派。吴法宪:南宁放火就是你们放的。总理:房子烧 了那么多,就是你们“四二二”烧的。吴法宪;七月二十一日,在民生路一带烧了一千多间房子,是不是你(指曹东峰)指挥的?黄永胜:百货大楼是你们占的,火 不是你们放的是谁放的?针对“四·二二”派代表在北京贴出“七"三”布告宣判了韦国清的死刑的大标语问题时,温玉成、吴法宪、康生、总理都异口同声地将此 斥之为反革命行为。周恩来代表中央明确表态:“七"三”布告是镇压反革命的,你们说是“宣判了韦国清的死刑。”韦国清同志是中央委托的广西革筹小组负责 人,他在援助越南人民抗法战争中有过贡献,今天越南人民还把他看成是有国际主义精神的老战友。你们贴出这张标语,对中央是什么态度?你这张标语是向谁宣 战?是向中央“七"三”布告宣战。你想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面对越南人民的国际主义的老战友,中央这样信任他,你们还这样搞!当然韦国清同志不是没 有错误,他在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有错误,检讨了嘛。

     周恩来等人更进一步断言:“四·二二”已经被所谓的“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所控制。当“四"二二”赴京“控诉团”苏振国说到梧州烧房子时,总理说:梧州问 题今天不再谈了。梧州的火,“四"二二”要负主要责任,而且这种办法不仅在梧州,在柳州、南宁也都有发生。你们把杀人的、放火的、抢援越物资的、中断交通 的,都说是受压的,还说别人是右倾翻案,这是反革命罪行,对这些人就是要实行专政嘛!“七"三”布告是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要立即停止武斗,交还人民解 放军的武器、装备和抢夺的援越抗美物资。

     对柳州铁路中断,抢夺军队武器和援越抗美物资问题,康生、温玉成、吴法宪、总理都斥责说这是反革命事件!周恩来在会上表态:“四·二二”组织里有“反共救 国团”。广西为什么发生这么多反革命罪行,就是后面有黑手。“反共救国团”总团在广州,你们广西有分团,他们有空子就钻进来。

     会上,康生重申了中央的观点,将“四·二二”派拥戴支持的谢王岗打成“国民党特务”,将保贺希明、霍泛、袁家柯的问题作为“敌人”。

    由此,“四·二二”派所以立足的根本,即“保伍反韦”的问题,被中央文革当着“四·二二”派头头的面,予以否定。“四·二二”派灭亡在即。

    会上,中央文革点名批评了“四·二二”派的头头,并把南宁问题的责任归罪于朱仁、曹东峰;柳州问题归罪于柳州“造反大军”白鉴平、廖伟然,及柳铁“工机联”的头头王反修,张炎被打成其“黑老板”;桂林问题归罪于刘振林、刘天偿。

     在广西军区部队取得“南宁大捷”后,8月18日,在北京的广西联指头头拘捕广西“四.二二”九头头进北京卫戌区司令部,随后送回广西各地关押。与此同时,广西开展了大逮捕,“四·二二”派的这些头头和其他主要头目、组织骨干等数万人,均遭到关押和逮捕。

http://blog.renren.com/share/239800116/86048231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