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88阅读
  • 0回复

余习广:广西桂林“六八夏季大战”与“红色武装割据”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广西桂林“六八夏季大战”与“红色武装割据”

    桂林两派经过1967年的大规模武斗后,至年底开始进行"革命大联合".

     1968年4月,在筹建桂林地、市革委会问题上,“造反大军”对桂林军分区和部分驻军支左人员偏袒“联指”派深为不满。4月29日,桂林地区机关举行庆祝 地区革委会成立大会,桂林地、市“造反大军”拒绝参加,并冲击会场,与“联指”人员发生争执。警备司令部执勤人员扣押了冲击会场的“造反大军”人员。“造 反大军”上街游行,静坐示威。

     这一事件,使得刚刚还在大唱“实行革命的大联合,实现革命的三结合”高调的两派,立即翻脸,双方矛盾更加激化。

     5月4日,两派开始抢占武斗据点,构筑工事,抢占地盘,扩大“红色武装割据”区域。

此后,为了彻底打垮对方,围绕着攻克对方阵地和据点,扩大自己的地盘,两派分别加紧进行了一系列武斗准备活动。双方首先加紧抢占市区内一些单位的楼房和制高点作武斗据点,并多次抢夺军分区、武装部、警备司令部和当地驻军的武器弹药装备自己。

     6月初,地、市“造反大军”组织人员从桂林军分区仓库抢走各种枪支3300支、子弹250万发、手榴弹3000多枚、炮弹7500发。抢枪时打伤解放军5 人,“造反大军”被打死2人。在此期间,“联指”也先后组织人员进行夺枪行动达20余次,为大规模武斗准备了武器。

    据统计,“联指”派共夺得各种枪枝5800多支,各种弹药325.7万多发,手榴弹12.44万多枚,爆破筒114根,火炮多门,还有一批军用物资;“造 反大军”共夺得各种枪枝3410支,子弹26.92万多发,手榴弹3400枚,火炮8门,以及炸药50吨(此数不包括“造反大军”于1967年8月10日 所抢的5450支枪、553.42万发子弹、3126枚手榴弹、5门火炮等)。

      “联指”派在城市武斗中连连失利,丢失地盘后,决定利用手中掌握的地方权力体系,与支持该派的人武部等军事单位相结合,调动和武装农民民兵,进城参加武斗。5月12日,桂林地、市“联指”负责人在荔浦县召开12县联合指挥部会议(资源缺席)。

     会上,“联指”头头造谣煽动说:桂林有十多个国民党将级军官参加“造反大军”,国民党连长以上人员已组成一个团,集中在市文化宫。因此,呼吁各县行动起来 保卫红色政权──“革命委员会”。会议决定:各县先派10名代表联合到桂林驻军和地、市革委会“反映情况”,并发表“联合声明”,为民兵进城合法化的舆论 准备。

     5月17日,12个县的“联指”代表86人,先后到达桂林,住在东方红饭店。地、市“联指”负责人到代表住地看望了代表。5月19日晚,地、市革委会和驻军负责人在榕湖饭店小礼堂接见了“联指”代表。

     “造反大军”也不甘示弱,在桂林市区不断挑起武斗,为抢夺地盘。5月中旬,“造反大军”成立了地、市“造反大军文攻武卫总指挥部”。5月24日, “造反大军”攻打桂林农械厂“联指”派。武斗中,双方各死2人,并打死驻厂解放军战士1人,炸坏厂办公楼。

    6月初,在地区革委会和桂林军分区部分负责人的支持下,桂林地区12个县的武装部和“联指”先后组织了8000多名武斗人员开进桂林,并成立了“桂林地区保卫革命委员会总指挥部”。

     从6月上旬开始,“联指”派(包括12个县武装部的部分干部)与“造反大军”在桂林地区展开了长时间、大规模的激烈武斗。

     6月5日,桂林地、市“联指”负责人在东方红饭店开会,成立了“桂林地区保卫革命委员会总指挥部”。当天,总指挥部发出《通令》声称:地、市造反大军必须 无条件投降。如胆敢抗拒,则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6月7日,“桂林地区保卫革命委员会总指挥部桂北分部”成立,又称“桂北民兵师”。

     6月6日,“造反大军”的武斗人员分别在甲山招待所附近的公路和北门贮木场附近的铁路叉口,伏击“联指”派汽车,当场打死“联指”人员15人,伤多人。

     6月12日和22日,“联指”派武斗人员向“造反大军”据守的榕树饭店发动进攻,双方发生激烈枪战。

     6月13日至28日,两派在北门一带展开激烈的争夺战。6月13日,全州、兴安、桂铁等地的民兵,向北站的“造反大军”发起攻击。武斗中,躲在防空洞内的北站职工及家属被炸死5人,有6人被当作俘虏抓到地区林业局“联指”民兵师驻地,活活打死5人。

     6月15日,地、市“造反大军”攻打“联指”西线一带。双方交火中引起北门百货仓库起火,烧毁了仓库和大批商品,损失达661万元。

    6月20日,“联指”总部在五一饭店召开会议,研究拟定“南北夹击、缩小包围圈”的战役部署。此次会后,双方进行拉锯战,攻防交错。6月22日,南片“联指”攻打桂林师范和榕湖饭店一带;北片“联指”则于23日清晨向桂北火车站、虞山庙和百货二级站发起进攻。

     6月25日,地、市“造反大军”转守为攻,集中力量反击北片“联指”。“联指”被迫撤退到地区水电设备修造厂和灵川县城一带。这一阶段的武斗,双方共死亡近100人,并打死无辜群众10多人。

    6月26日至28日,“桂北民兵师”总部成员在灵川县委小会议室开会。会议分析“南北夹击”失利原因主要是武器不好。因此决定到兴安国防四五三仓库夺枪,并成立了夺枪指挥部。

     6月30日至7月4日,在夺枪指挥部的组织下,先后有桂林地区12个县的武斗民兵,及桂林市“联指”人员、柳钢部分“联指”人员,连续5天对军事国防单位 四五三仓库发起11次冲击。冲击人数从500多人增至一万多人。许多人腰插短枪,手持匕首等凶器,对守卫仓库的解放军战士拳打脚踢,甚至开枪,致使解放指 战员114人负伤。

     这次抢枪事件中,共抢走枪支5636支、子弹325万发、火炮61门、炮弹11137发、手榴弹124428枚、爆破筒114根、各种军需物资和私人物品783件。这次夺枪,不仅为大规模武斗提供了武器,而且暴露了国家军事机密,后果极为严重。

     7月11日,“联指”总指挥部召集各县武斗民兵团的负责人,在工人疗养院开会。会议决定发起“西山战役”,并成立了南北片指挥部。与此同时,“造反大军”亦在西山集结兵力,誓与“联指”决一死战。

     7月13日,“联指”民兵从西、南、北三面向“造反大军”的阵地发起总攻。双方在西山一带展开激战,一直到24日才停火。“西山战役”双方共死亡249人。

    7月13日至8月3日,两派展开“西线”激战。“联指”武斗人员在炮火的掩护下,分别从西、南、北三面向“造反大军”阵地发动总攻。西山一带炮声震天,枪 弹如雨,硝烟弥漫。两派武斗员在桥头山、雷劈山、白岩山、癞子山、飞凤山和打靶场等地进行反复争夺,殊死拼搏。为了在火力上占优势,双方使用了加农炮、榴 弹炮和迫击炮互相轰击,一些炮弹落在武斗区内的部队、机关、学校宿舍区,使大批无辜群众受到伤亡。

     在这场6月~7月进入高潮的桂林两派大战中,“联指”武斗人员向地区贮木场、气象站、外贸仓库、桂林北站等“造反大军”据点发起进攻。“造反大军”武斗人 员则攻占了机械厂、铸造厂、冷冻厂、面粉厂、第一粮库和盐仓。随后,两派在观音山和虞山庙等地进行反复争夺,后为“造反大军”所占领。激战期间,“造反大 军”据守的化工原料仓库,被“联指”派武斗人员发射的迫击炮弹击中,引起易燃物资起火,大火燃烧了两天两夜,物资损失数十万元。

     “联指”据守的北门仓库,也被“造反大军 ”发射的炸药包击中引起大火,燃烧了3三3夜,造成国家物资损失661.6万多元。

    由于“联指”与“造反大军”势均力敌,各据一方,武斗最后形成了僵持状态。

     在这场武斗中,发生了大量的虐待俘虏的惨案。6月12日,桂林“联指”的“桂保总”在桂林南站对面东方红饭店语录牌楼建立的一个专门关押人的“看守所”内,先后关押了258人,其中被迫害致死35人,致伤致死75人。

     7月14日中午,前来参加桂林围剿“造反大军”的平乐县武斗人员伍学强、林海、廖昌辉、候永成、唐桥生等24人,冲上“看守所”楼上将被关押的桂林针织厂职工唐跃武和候霉、李江、白先德、马震鹏、秦恩深等12人拉到桂林十一中对面树林里集体枪杀。

    这场历时近三个月的桂林大武斗,两派参战人员共达1万多人,抢夺了大量国防武器装备,据不完全统计,夺枪13272支、炮81门、子弹837万发、炮弹 19090发、手榴弹23万枚。武斗中动用了当时的新式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高射机枪,以至火箭筒、迫击炮等,打死了武斗人员和无辜群众600多人, 受伤者数以千计;许多房屋被毁于战火,大批珍贵文物被毁被盗;整个美丽的桂林山城,陷于一片战火硝烟和血腥恐怖之中,铁路运输中断,大批的物资被烧被抢, 学生停课,工厂停产,机关无法上班,城市设施、风景文物被毁,这场武斗,使国家遭到了严重损失,给桂林地区人民带来了惨重灾难。

    7月25日,中央文革领导人接见了广西两派代表,要求两派群众组织交出枪支,停止武斗,实行革命大联合。接见中,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姚文元、谢富治、 黄永胜、吴法宪、温玉成等严厉斥责了桂林“造反大军”包围第三监狱、劳改工厂,成立“接管监狱领导小组”,是要造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反;将桂林武斗责任归罪 于“造反大军”。而对桂林驻军一四一师和军分区偏向“联指”派的问题,也提出了批评。

     周恩来表态:桂林市的问题,“老多”要多负一些责任;城外的问题,“联指”多负一些责任。“七·二五”讲话对桂林震动很大。尤其是广西军区部队联合“联指 ”派武斗队伍,在南宁市进行的大规模围剿“四·二二”军事行动,对桂林“造反大军”产生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尽管“造反大军”的头头们哀叹中央文革对造反派 是卸磨杀驴,但为了避免更加险恶的后果,“造反大军”很快放弃斗争,其人员四处溃逃,以求避免遭到残酷迫害。此后, 桂林地区武斗逐步缩小。到8月初,武斗基本结束。

    8月6日,桂林地、市“革委会”发出全面收缴枪支的公告。从9日至16日,两派共交枪3804支(其中“造反大军”交3719支、“联指”交85支)、交子弹158万发(其中“造反大军”交157万发、“联指”交1万发)。

http://blog.renren.com/share/239800116/86048231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