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077阅读
  • 0回复

余习广:柳州武斗与“红色武装割据”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柳州武斗与“红色武装割据”

     1967年初的“一月夺权风暴”之后,围绕权力分配问题,广西的造反组织终于分裂成为“联指”派和“四·二二”派。两派经过激烈的武斗,在中央的压力下,是年冬,先后达成停战协议,“实行革命的大联合”。

     柳州是广西武斗的重点之一,两大派为“联指”派和“四·二二”派的“造反大军”。很快,权力纠葛下的新一轮武斗战火,重新燃烧。

     正在"革命大联合"之际,1968年4月9日,《广西联指报》在第一版发表社论,提出向“阶级敌人”刮起十二级台风。

这一动向立即引起柳州“造 反大军”头头和群众的激烈反应。4月上中旬,柳州“造反大军”、柳州铁路局“工机联”(即“柳铁工人革命造反总部”、“机关革命造反总部”、“红卫兵革命 造反总部”的联合组织)等组织的头头,多次分别和联合召开会议,讨论“目前的时局和我们的任务”。提出“要认真学习、 永远牢记毛主席‘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教导,和毛主席关于重庆谈判时“在革命造反派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决不可以头脑简单地轻信于人,不要犯陈独 秀右倾机会主义缴枪投降的错误,要吸取‘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和大革命失败的教训”。反对缴枪,主张“武装自卫,保卫革命的胜利果实”。

1968年4月,柳州“造反大军”率先打破了2月~3月相对的平静。《柳州市志》载:4月20日,柳州“造反大军”的武斗人员武装拦截柳江“联指”去柳江县开贫下中农代表大会的汽车,打死1人,打伤12人,抢走现金七万多元和一些枪支,两派武斗因此急剧升级。

     1968年4月~5月,广西柳州“四·二二”派的“造反大军”为抢夺地盘,扩大武装割据区,对“联指”派武斗据点进行的系列武斗事件。

     柳州“造反大军”司令白剑平原为商店会计,是个很有心计和头脑的人,有主意,口才好,有感染力。在“文革”造反和夺权大潮中脱颖而出,将“造反大军”打造 成为柳州“反韦拥伍”的代表性组织,成为两大派中的一派主力。白剑平为扩大“造反大军”的势力范围,抢夺“联指”派控制的地盘,1968年4月,白剑平一 手策划了柳州市武斗的“三大战役”:攻打柳铁文化宫、市水厂和市印染厂。

1968年4月,“造反大军”调动大批武斗队伍,向“联指”派控制的柳铁文化宫首先发起进攻。继之,又对印染厂展开攻击。

     4月20日,“造反大军”出动武斗队伍,拦截“联指”派的武斗人员,双方发生枪战。武斗中打死1人,打伤12人,抢走现金7万多元和“联指”派武斗民兵的大批枪枝,两派武斗因此急居升级。

     4月28日至5月上旬,“造反大军”出动数千人,对“联指”派在柳州市水厂的武斗据点展开进攻,双方发生武斗。柳州市水厂位于柳江河北岸,是保卫“联指”派控制区柳北“大后方”的前沿阵地。

     战斗打响之后,“联指”派即迅速从各单位的战斗队调来几百人打保卫战。在随后长达半个多月的保卫战中,“联指”派在水厂投入大量兵力,并配备了该派当时掌握的最先进武器。双方在此展开激烈交火,两派在此役中计死亡20多人,伤数十人。

     在“三大战役”中,两派相继投入武斗的兵力达数千人,武斗中使用的武器有:步枪、手枪、冲锋枪、轻重机枪、炸药包、高射机枪、自制大炮、高射炮、迫击炮、六0炮、九二野战炮等。双方死亡达数百人,伤无数。国家和人民财产损失无数。

     据中国共产党柳州地方组织志记载:历时数月的武斗,两派伤亡有姓名可查的死者422人(含柳州铁路局)。因武斗被毁坏的房屋达数十间,耗费和损坏国家财粮和各种物资1000万元以上。

     经过“三大战役”,柳州两派打出分江而治的局面:造反大军占江南,柳州联指占江北。导致大批难民向两岸流动,各自逃到本派控制的地区,柳州市一片红色恐 怖。柳州铁路局宿舍在江南(壶西),“钢联指”在那里呆不下去,职工家属纷纷逃难到柳北,柳北各单位的大礼堂都住满了“钢联指”逃难的难民。

     从此,两派进入对对立派武斗据点进行全力攻击,对对方人员进行残酷屠杀的疯狂状态。

     柳州市内有数孤峰突起,九曲柳江婉蜒从市区穿流而过,把市区北面画成葫芦状,成“三江四合,抱城如壶”之势,把柳州市分为柳南,柳北,壶东,壶西四大区。 鱼峰山正对葫芦底刚建成通车的柳州市当时唯一的公路大桥柳江大桥。“造反大军”占领鱼峰山,修筑工事,建立炮台,控制了柳江大桥及左右的飞鹅路和屏山大 道。“联指”派在江北架起高射炮,每天朝鱼峰山上打。“造反大军”也每天向山下射击。

4月起,柳州“联指”在江北的中共柳州市委礼堂私设监狱,先后关押六七百人。5月底至6月上旬,柳州“联指”为了配合军队进攻柳州“造反大军”,“联指”“保卫部”头头梁国开、周继才、覃绍昌等人研究决 定,提前处理关押在柳州市礼堂“造反大军”的“审查对象”,分五批拉到柳江河边杀害,被杀害者中,有名单在案可查的,即达42人。有的被铁丝捆绑手脚推下 江河淹死,有的拉到河边集体枪杀。杨兰生、杨岩生两兄弟被推下邕江后,漂流到远处上岸。而杨岩生上岸后不久,又被重新抓获,拉到河边再次杀害,尸体推下河 里。

     5月上中旬,广西军区和柳州军分区负责人立意要铲除柳州“造反大军”。两派武斗形势逆转,“联指”派在武斗中逐渐转向优势。

     5月28日,“联指”派向柳州市区“造反大军”的武斗据点发起攻击,并使用自制大炮发射的炸药包对其进行轰炸。“造反大军”的武斗据点被炸,炸掉6间房屋,炸死31人。

     5月下旬,柳铁“工机联”和市“造反大军”,与“钢联指”、市“联指”的武斗人员,在柳铁运校、小鹅山、铁路技术馆一带发生激烈枪战,双方死伤多人。5月 28日,“钢联指”头头召开会议,分析柳南的武斗形势,决定动员本派群众撤出“工机联”和“造反大军”势力较强的柳南一带,转移到柳北,隔江据守。6月1 日下午,“钢联指”派的职工和家属1万多人撤到柳北。

     从此,“工机联”、“造反大军”与“钢联指”、市“联指”形成了南北岸对峙,各自武装割据的武斗对峙局面。为了防止对方偷袭,两派分别在各自占据的柳江铁 路桥南北桥头,设置了各种障碍和工事。“工机联”人员在桥南钢轨上装设了脱轨器。“钢联指”则在桥北停放了几辆货车,并拆了一根钢轨,还在线路上埋设了4 个土炸弹。铁路运输因此完全中断,客货列车被迫停运。

     至5月中旬,柳州市形成两派武装割据的新局面:“四·二二”派占据了柳州市区河南大部分土地,而“联指”则占据了柳州市河北和郊区大部分地域。“联指”派以农村包围城市。

据柳州“造反大军”头头钱 文军在《从“北航黑会”到“7.25”亲历记》中回忆:“然后我们自己救自己,毫不犹豫地学习毛主席‘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指示,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的精神,打出一片天地。广西鹿寨县武装部长张春峰亲自率领武装基干民兵进攻我们,被击毙在战场上。‘联指’逃到柳北,我们占领了柳州市三分之二以上的地 盘,然后我们如何组织生产、生活、治安等等。”

     6月,柳州两派的武斗越打越凶。象州“联指保卫红色政权野战军”派出700多人,携长短枪638枝,轻重机枪40挺,炮两门,占领石龙、穿山、新兴农场、大桥园艺场,攻打柳州造反大军。

    在武斗激烈的那些日子里,柳州各单位三天两头开追悼会。武斗的两派都认为自己是为“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战,武斗中战死者被本派封为“革命烈士”。追 悼会越开越气派,“烈士”的坟墓也越建越豪华。柳钢附近的欧阳岭,荒山被联指建成新“烈士陵园”,山上建满了豪华气派的烈士墓。

http://blog.renren.com/share/239800116/86048231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