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37阅读
  • 0回复

武汉地区武斗及反革命暴乱大事记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武汉地区武斗及反革命暴乱大事记
武汉钢二司编
1967.08.00


写在前面的话

四月二十八日,残酷镇压武汉地区文化大革命的罪魁祸首,武汉的谭氏人物陈再道,由京开会折回武汉了。日暮途穷的老疯狗陈大麻子,不但不接受中央首长的教导,反而变本加厉,马不停蹄地又举起了屠刀对大武汉实行了空前的大屠杀、大围剿。从此江城上空乌云滚滚,长江汉水恶浪滔天,棍棒横飞,长矛乱舞,独裁代替了民主,专制代替了自由。白色恐怖笼罩着武汉,革命志士的鲜血染红了江城,惊回首,武老谭的打手“百万雄师”、“红武兵”挑动的武斗,实行的血腥大屠杀,历历在目。这里,我们收集了一部分材料,编集起来,请同志们再看看“百匪”的残忍,陈再道的罪恶,让我们凝聚起这深仇大恨,向陈再道讨还血债,为死难烈士报仇。
不打倒陈再道,我钢二司誓不罢休!

编者

武汉武斗及反革命暴乱记实
(4月29日~7月20日)

1967年4月29日
*硚口武汉棉织厂“红武兵”三、四十名,围攻、殴打华中师范学院二司贴标语的同学及革命群众,将玻璃瓶、石头、木棒等从楼上砸下来,打伤二十六人,重伤九人。
*武棉厂工人总部“战斗队”开树旗大会,“红武兵”挑起武斗,打伤数人。
*中南汽车制造厂工人总部“战斗队”开新生大会,“红武兵”挑起武斗,打伤数人。
*粮食学校红司(新华工)驻粮校联络站被保守派砸了,打伤工作人员多人。
*武汉机械学院,保守派挑起武斗,打伤二司战士多人。
*汉口电池厂,保守派挑起武斗,打伤战斗队员、二司战士多人。
四月三十日
*汉口水塔附近,晚九点左右,××厂一女工在街上讲述武棉惨案,后回家走到无人处,被暴徒揪住头发,拳打脚踢,惨遭毒打。
五月一日
*武汉测绘学院二司游行庆祝,武测三司赤膊上阵,抢校帘,挑起武斗,从学院追打八里路之长(至傅家坡),冲击游行队伍九次,双方受伤几十人。
*武汉大学、华中师范学院等学校发生与武测同类事件。
*火炬中学,凌晨二时“三字兵”砸新华工联络站,毁掉器材,将棉被、衣服扔于屋外。
*解放中学“三字兵”殴打造反派老师十余名,并将其中一名关于屋内毒打。
五月二日
*三司近千人纠集部分“三字兵”连续三次冲进新湖大(上午七点,十一点,晚上七点)挑起武斗,新湖大被打伤数人,一战士被打成脑震荡,校牌被劫。
五月四日
*十五中“三字兵”“红滑兵”连续砸了红司(新华工)红卫大队,红八月十五中分部“红色先锋”办公室、门窗、桌椅毁坏数十件,男女同学被打伤、踢伤多人。
*华师一附中“三字兵”不准革司战士搬回原来宿舍,调来十五中大批“三字兵”使用通条、钢鞭、弹弓、铁尺等凶器毒打革司同学,当场廿人受伤,其中重伤九人,一人休克。
*新红松中学“三字兵”有计划地破坏该校红司(新华工)、二司、红八月、满江红等举行的纪念“五四”大会挑起武斗,打伤造反派学生四名,老师一名,损坏国家财产不计其数。
五月五日
*捷峰鞋厂“红武兵”冲击造反派会场,挑起武斗,造反派工人受伤数人,两人被打得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湖北中医学院“一月革命”冲击造反派,打伤钢二司及红司战士数十名。
五月六日
*清华井岗山中南调查组五战士在汉阳调查时,遭到武冷冻机厂、武汉通用机械厂“红武兵”又冷机校“三字兵”的毒打。
*武汉制药厂“联合委员会敢死队”对重新戴上工总战斗队袖章的刘××,肖××大打出手,将刘左手食指与中指撕开,伤口长四厘米,深0.8厘米。
*十五中一伙“三字兵”闯进二司“红色先锋”办公室及“砥柱”办公室抢窃、破坏,用木棒打人。
五月七日
*十五中几十名“三字兵”手持木棒、铁钳等凶器闯入红司(新华工)红卫大队办公室,对红司战士猛抽狠打,当场两名重伤,一名脑袋打破,伤口长达一厘米,脑浆都可以看到,生命垂危,当即送进医院。
*晚上七点,硚口一大群“红武兵”对贴大字报的学生进行挑衅,对红司(新华工)等大打出手,214工厂一年轻女工许秀平为保护新华工大旗被暴徒踢伤在地。
*晚上,武重“红哨兵”“红黑风暴”等保守组织强占“工人战斗兵团”等造反派组织的办公室,撕毁战旗六面,捣毁门窗,劫走宣传用品,并行凶打人,使得二班生产人员停止生产,中断全厂电话一个多小时。
五月八日
*武汉第二机床厂“捍卫”等保守组织停止生产,残酷斗争革命干部史光荣同志。“八·一七”的同志上前劝阻,竟遭毒打,史光荣同志当场被乱拳打昏,“八·一七”战士受伤数十人,老工人杨群手指被折断,腹被踢伤。
五月九日
*汉阳轧钢厂“二·一八”造反军等保守组织阻挠“工总”战斗队员召开树旗大会,用铁锤、木棒打伤十多人。“造反军”等又企图冲击广播站,将变压器、玻璃打破,并将三、四十名战斗队员及红学员打伤。
*物质学校保守派于晚上十点,纠集外校三百余名“三字兵”砸造反派办公室,将东西乱抛乱丢,并用皮带等凶器打新物校战士。
*机械学院“大专兵”趁二司外出开会,洗劫“二司总部”。
*二司武汉测绘学院驻汉阳联络站被砸。
*邮电器材厂晚八点“红武兵”趁新华农、二司机械学院同学外出开会,将其联络站内棉被等东西抢走。
五月十日
*邮电器材厂凌晨二时,省柴、武柴、新华印刷厂的“红武兵”纠集五百余人,乘七辆卡车冲入红司(新华工)驻厂联络站大打出手,九人被绑架,二人受伤。
*公安学校下午一时许,江汉公安分局,调一百名武装警察,伙同该校“三字兵”等五个保守组织,将新公校(红司)大字报全部复盖并扭住红司战士毒打,持续一小时之久,红司战士十多人头部、腰部受伤。张××被踢得小便处出血。当即昏倒,送往二医院抢救。
*武汉锅炉厂“三·一八”保守派等二千余人,阻止钢二司、红司(新华工)、三司革联的联络站三十余人前往参加“联欢会”,大打出手,造反派战士当即被打伤三十余人,重伤一人,昏死过去。
*汽运六站,清晨保守派挑起武斗,“红武兵”殴打造反派,八名工人受伤,其中几名是老工人。
*新八中,晚上该校“三字兵”纠集大批外校“三字兵”毒打钢二司新华师驻八中的同学,在场四十几人全部被打,重伤三人,头破血流,当即送医院。
*硚口区,凌晨一点,二百余名“红武兵”“三字兵”乘五辆大卡车袭击红司(新华工)驻硚口联络站。
*汉口,红武测二司总部驻汉口联络站被砸。
*物质学校,红司(新华工)联络站被“三字兵”砸,宣传用品等全部被劫。
*制氨厂,红司(新华工)联络站被“红武兵”砸。
*电力制杆厂,下午六时半“三字兵”及三司一伙人再次盗用钢二司名义写与二司不同观点的标语,造反派当即揭穿,使之恼羞成怒,打伤造反派二人。
五月十一日
*武汉制氨厂“红武兵”冲击造反派“新武氨(革司)”树旗大会,并纠集武汉制药厂、武汉染织厂的“红武兵”冲击造反派的游行队伍,当场打伤造反派工人十多人,战旗撕破八面。
*汽运四站“红色造反兵团”战士写“揪出武汉谭震林”的标语,遭“3·22”保守派的围攻、谩骂,当“红色造反团”战士拿着被撕破的战旗游行时,又遭“3·22”的围攻、殴打,当即被打伤八人。
*汉口电池厂王××等十几个保守派辩不赢造反派工人朱××,竟把朱××打得遍体是伤,第六肋骨骨折,左手食指裂伤。
*东西湖深夜,一伙暴徒冲进红司(新华工)、新华农东方红设在东西湖联络站的广播台,将宣传器材洗劫一空,用木棍毒打工作人员。
五月十二日
*二七运输分部二七联社,凌晨四时,“红武兵”等一伙暴徒乘两辆大卡车,手执钢鞭、木棍、虎钳、铁锤、小刀等凶器冲进工人总部二七分部,见物就砸,见人就打,在场的九名战士全部被打,一名重伤,右肋骨内伤、脑震荡,并抢去手表一只,人民币二十元,打字机一台。
*钢材厂,深夜,一千名“红武兵”把该厂的红武测、新华师同学,强行绑架上车,丢在汉阳桥头。
*汉阳纸厂,晚“7001”兵团、“红武兵”、“三字兵”围打革命派子弟中学的“新红工”、新纸中小将,将八人从楼上打滚下来,十九人被打伤,还有一个老太婆也被打伤。
五月十三日
*中原印刷厂凌晨一点,保守组织“联合兵团”纠集汉阳等地“红武兵”,“三字兵”近千人冲入该厂,打伤造反派工人及红司(新华工)战士近廿人,毁坏两台印刷机及几万件印刷品,三万多分《新华工战报》,生产被迫停顿,损失上万元。
*武汉制瓶厂,下午六点,保卫科负责人高作楚亲自带领二百余名暴徒冲击该厂战斗队员的会场,许多战斗队员惨遭毒打,伤员有十六岁的小孩,有六十三岁的退休工人,有孕妇、技术员等,砸烂了会议室的门。
*显正街小学,凌晨二点多,二百余名“红武兵”“三字兵”翻墙冲进该校红司(新华工)“大喊大叫”第一分团住房,砸毁玻璃门窗多件,宣传用品、衣服、棉被等洗劫一空,十二名红司战士被打,重伤四人。
*汉正街872号,深夜,长虹、长江、江汉、一色布厂“红武兵”二百人袭击钢二司,新华工驻针织厂联络站和水运工程学院钢二司驻汉口联络站。暴徒翻墙而入,打破玻璃、门窗、砸烂喇叭。两名学生被打,一女工被暴徒用刀砍伤后又从楼上推下,血流满地,送医院急救。共计摔伤我九人,重伤了三人。
*二七区公安分局,肉联“造反军”冲击公安局,殴打民警,强行抢走打人凶手徐大行。
五月十四日
*武汉染织厂,中午十一时,保守派“八一星军”的王××借口原战斗队员周汉珍透露了他们的身分,纠集一伙暴徒冲入“红色造反者”(即工人造反总司)办公室对周汉珍和××进行毒打。
*武汉柴油机厂保守派王××,无端打战斗队员的耳光,厂长邓××视而不见,军代表只隔两米远,袖手旁观。
五月十五日
*农民被挑动进城游行,中午,游行队伍至中山大道,武斗不断。仅六渡桥一带,很多革命工人和革命学生打得头破血流,当即有十五人重伤送进医院,马路上血迹斑斑。
天津大学“八·一三”同学因拍两张照片,被绑架,照相机被抢。
仅二、三医院就收了四十名伤员。
*东升路,晚十点多钟,新华印刷厂、电池厂、制瓶厂的“红武兵”肆意拦截汽配厂“红色造反者”的队伍,我被打三十多人,伤十人,其中一人重伤送进医院。
五月十六日
*新华印刷厂,下午三时,该厂“红武兵”对前来参加工人总部“战斗队”树旗大会的十七女中、新华工、钢二司机院、新四中、廿六中的男女同学拳打脚踢,十八人被打伤,重伤而昏倒的九人。
*红旗中学“三字兵”,破坏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钢二司的纪念大会,竟用垒球棒将宋××罗××两战士打昏在地,生命垂危。
五月十七日
*汉阳公安局:凌晨两点,武汉冷冻机厂,汉阳水泵厂等六个工厂的“红武兵”等保皇组织近千人有计划、有组织地对公安分局门前严正要求释放工总夏邦银而静坐的学生,进行突然袭击,大下毒手,他们高举木棒、铁棍、铁架、虎钳等凶器毒打革命小将,有五名战士当即打得头破血流,昏倒在地,重伤近廿人,轻伤不计其数。毒打之后,还抢走所有广播器材帐蓬等物。
革命群众对在专政机关门前竟发生如此践踏党纪国法的严重政治事件,无不咬牙切齿,义愤填胸。
五月十九日
*服务学校:晚十点半,该校“三字兵”勾结“联动”“特动”分子抢劫国家财产,用铁锤、铁链、菜刀等凶器打伤革司(新服校)战士数人,两人被打成内伤。
*财贸学校:深夜,财校造反派大楼18栋坏人用汽油纵火,上层全部被烧,下层被烧几间,有关部门不追究凶手,处理此案。
*八中:八中三字兵勾结社会流氓毒打钢二司战士,冯润等人受伤。
五月二十日
*江汉路新华书店:凌晨四时,自来水公司等单位的“红武兵”四五十人,手持木棒、铁棍冲进新东中(东湖中学)钢二司东方红兵团驻汉口广播站(江汉路新华书店),打伤新东中十一人(重伤三人),打伤书店职工五人(重伤二人),抢走广播机等物,同学给支左和江汉分局打电话,他们不理。
*东风纱厂:东风纱厂一批红武兵、红星军在街上喊“打倒工总镇压反革命”。路边的小孩喊了“解散黑武兵,镇压反革命”,红武兵当即朝小孩头部打去,引起路边革命小将的激愤,当场把两名凶手揪住新河街派出所,派出所拒绝收下,经商量后,委托钢二司水运总部处理其余暴徒四处求援,将水运三名在外面贴大字报的战士绑走,拳打脚踢,还企图诱骗水运代表入厂,进行陷害,后将我营救战友的战士,拖入厂内,用石灰撒在他们的眼里,并毒打战士,当场一人昏死过去;其余被关押的同学也惨遭毒打。
*井岗山大楼:工人总部运输公司分部在井岗山大楼前举行树旗大会,红武兵七百多人有意向大会挑衅,用铁条、刀子、鞭子当场打伤工总五名战斗队员。
*市二医院:晚十时,由皮联、肉联、区建筑公司等单位的红武兵、造反大军几百人勾结该院保守组织红色尖兵企图抢走被他们打伤的伤员,他们冲进医院,用铁条、刀子等凶器打人,周围群众保护伤员,也挨了打,共伤九十余人(十五岁以下的有十五人)。
*孟夫唐家被抄。晚一点半,近百名暴徒冲进孟家大搞打、砸、抢;三点多钟,又有几十名暴徒声称是“联合行动委员会”来的,冲进孟家再次搞打、砸、抢。
五月廿一日
*中午十二时半,武昌、汉口、汉阳的红武兵、红星军、红色工人、三字兵等保守组织借口反对港英当局进行示威,三点多钟,游行队员殴打革命群众,从江汉桥打到利济路,又打到河边,伤势重的和比较重的102人,连六十多岁的老人和六、七岁的小孩也惨遭毒打。
*湖北,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凌晨四时,一群暴徒冲进广播大楼,抢走新喇叭十一个,录音机一部,变压器九个,还有话筒,电子管,胶带等大量广播器材。
*一元路:三字兵游行到一元路,把几个学生打得血肉不分,公安人员在旁边鼓掌,“支左”宣传车拒绝群众正义要求,开走不管。
*市电信局:下午四时,红武兵打伤革命学生、工人多人。
*长办:晚上,肉联“造反大军”等保字号组织二百多人,因抢新华工、三司革联调查组在长办的广播器材未成,打伤新华工、三司革联战士各一名。
五月廿二日
*制漆厂:“古田地区”造反派在该厂隆重集会庆祝《讲话》发表廿五周年,欢呼《红旗》八期社论和《通知》的发表,遭到红武兵殴打,打伤战斗队员、二司武大学生、新华工战士各一名,革命群众要求空后“支左”制止武斗,他们说:“你们自己解决吧,各人有各人的事。”
*铁道部第四设计院:该院保字号组织联保总部头头勾结国棉二厂等单位红武兵、三字兵五、六百名,用铁棍制的语录牌、锉刀、电工刀等打伤造反派三十三人,一人口吐鲜血,昏迷不醒。
*武汉拖拉机厂:该厂“百万雄师”召开所谓“五·二一”流血惨案控诉会,污蔑造反派,不让红司及红司(新华工)的战士澄清事实,打伤两名战士,伤员送往四医院途中,他们又勾结外厂的红武兵阴谋抢人灭证,未逞。
*肉类联合加工厂:肉联造反大军、红岩中学三字兵,伙同长办造委等保守派两次袭击二司驻长办修配厂联络站,二司同学被迫转移,结果打伤长办“联司”多人,其中两人受重伤。
*低压锅炉厂:该厂老保在肉联厂老保配合下,有组织、有计划地多次袭击该厂“红色造反者”及新华工、三司革联驻该厂联络站,打伤造反派战士王××等人,并企图绑架革命干部张××,扬言要血洗低锅厂。
*汉宜小学:十七中、廿六中的三字兵持木棒到汉宜小学,门房女工不认识他们,要他们文斗,话音刚落,三字兵就用石头把她打得头破血流。
*市建筑工人学校:肉联及其它工厂的“造反大军”、“百万雄师”两次袭击新建工,毒打钢二司、红司战士,打伤十三人(重伤九人)还抢走了许多广播器材,解放军766部队战士对新建工革命造反派给于有力支持。
五月廿三日
*武汉大学:早在五月廿一日晚二司武大总部定于廿三日晚放映电影《毛主席第五次检阅文化革命大军》,廿三日下午三司武大总部突然单方面发出通知于廿三日晚邀八所大专院校三司战士到武大电影场开会,二司战士要看电影时,三司挑衅地大骂“二癞子”并仗人多势众,对二司大打出手,重伤二人,轻伤多人,事后还袭击武大二司总部广播台,抢走录音机、电话机等物。
*新三中:“百万雄师”汉阳分部三百余人手持木棒冲进新三中,打伤《红岩》战士及群众数十人,后逃至“百万雄师”汉阳分站(区委党校),愤怒的群众将其包围,红武兵扔石头、撒药粉,又打伤多人。
五月廿四日
*新华工驻汉阳广播分台:高××带领红武兵及其不明真象的农民数百人,手持木棒、锄柄砸了广播台,打伤战士近十名,后又包围区委党校,又打伤群众多人,六次冲击驻区委大楼“五·一七”惨案火线指挥部,总共打伤近百人。
*砖瓦三厂:该厂战斗队员杨××在一天之内被红武兵打了四次。
向东中学:向东中学、要武中学三字兵伙同流氓近廿人袭击钢二司红武测驻汽车工业公司联络站(住向东中学),打伤二司战士多人,钢二司红武测一战士严重脑震荡,南昌十三中上京告状团的红卫兵也被打伤。
五月廿五日
*武汉制漆厂:晚九点多钟,武药、武瓶、武柴等厂的红武兵,冲进该厂破坏生产,恶骂造反派,打伤工人多人,打伤武漆战斗兵团负责人二人。
*长办修配厂:肉联“造反大军”一伙人手持木棒,屠刀来到该厂狂叫:“老子的刀不光是杀猪的,人血一样放”;
*肉类联合加工厂:该厂一老保喝醉了酒跌倒在地,老保说是战斗队头头谢×打的,谢×不敢回厂,次日回厂被老保抓住勒令解散战斗队,谢拒绝后即遭两人(其中一人是拳师)毒打,重伤昏迷。
*商业学校:三司商校深夜出外“战斗”,抓来红旗二中钢二司战士一名企图毒打,红旗二中钢二司来要人,商校三司不但不给,反而大打出手。
五月廿六日
*商业学校:商校三司手持利刀对钢二司朝阳血洗,一百多名二司战士几乎全遭毒打,女同学钻到床下、厕所里也未幸免。
*新湖大:武汉军区竟然派出一百多名战士强行包围新湖大校园,前后侧门均重兵把守,不许造反派出入。
*井岗山大楼:保守组织“红色造反兵”砸“红色造反者”广播台。机子、麦克风等被损坏,打伤“红色造反者”多人。
*湖北人民广播电台:下午四点,一伙“三字兵”配合修建电台广播大楼的“红武兵”冲进电台,多方寻事,进行挑衅。
*商业学校:凌晨四时,商校保守派,勾结建校、钢校保守派突然袭击钢二司新商校总部和朝阳兵团,暴徒手持锄头把、体操棒、弹簧鞭、长马刀,二司战士重伤十余人,四、五人被刀砍,一人被迫跳楼,室内用品洗劫一空。至钢二司战士全部被迫离开学校,到武测、武大避难。
*肉类联合加工厂:晚上“造反大军”等保守组织血洗肉联,革命造反派十三人受重伤,轻伤者不计其数。并砸了“工人战斗队”等革命造反组织。
*东风公社:革司《敢闯》兵团贴革命标语,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挑拨不明真象的农民打革命造反派,一生产小队李××将张××打得鲜血顺嘴直流,暴徒公开喊:“我们讲不到文的,只会武的,打了再说。”《敢闯》兵团多人受伤。
五月廿七日
*已军管的电讯局对面马路上:凌晨两点多钟,一伙“特动”分子用木棒、匕首、钢鞭等凶器毒打新廿中革司、二司战士打死新廿中初三(6)班二司学生张昌森(17岁),打伤多人,军代表无动于衷,并放走凶手(连同凶器)。
*地质学校:晚上七点多钟“三字兵”伙同一群暴徒(十多人)翻过地校后门院墙、手持木棍、弹簧鞭冲进新华工驻地校联络站,毒打当时在场的两名工作人员,一内伤,一重伤。
*武汉机床厂:中午十二时半,该厂“红武兵”等撕毁、复盖大字报,并围攻、殴打该厂红司、革司、战斗队战士,打伤九人,一人重伤,昏死过去。
*武汉电线厂“红武兵”中的打手对在厂门马路上宣传的新华工五战士进行毒打,并抢走宣传品及器材,强行绑架新华工战士一名,拖到制氨厂被群众救出。
*新华印刷厂:中午十一点至下午两点,该厂保守组织中的暴徒毒打原战斗队负责人之一熊自淑同志,打了两个多小时,受重伤。熊自淑同志全家九口,五人遭毒打。
五月廿八日
*华中橡胶厂:原保守组织“职工联合会”季××,无理毒打工人战斗队员邢有刚同志,顿时鲜血直流。
*下午六点,湖北柴油机厂保守派杨功成等四人,无理殴打工人战斗队员陈学×同志,休息五天尚未恢复健康。
*晚十一点左右,在制氨厂门前马路上二司新华农、新华师战士与“三字兵”辩论,战斗队员前往劝同学们休息。氨厂“红武兵”武斗联络员王声佩,纠集省柴“红武兵”等,以肖永兰(大恶霸地主之子,其父五五年被我镇压)为首一伙二、三十人,企图绑架华农战士、氨厂战斗队员保护小将,未能得逞,于是暴徒绑架氨厂战斗队员负责人之一龚乃陶同志(肖的同乡、贫农儿子)进行阶级报复,龚被打昏在地,工人来救回,受重伤(呕吐不止,脑震荡)。
*制氨厂:十一点左右“红武氨”打手张良才(其父过去参加过红帮、一贯道、海员特别党等反动组织)对战斗队员张素珍进行阶级报复(只因张素珍贴了抗议“抓办”破坏生产的大字报)。先是辱骂这个未婚的女青年,随后把她打昏在地,头面部挫伤肿胀,裂口,鲜血直流,满脸都是。
六月一日
*武汉印刷厂:该厂“红武兵”趁造反派外出游行(庆祝毛主席批转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发表一周年)几机,武汉钢二司在该厂印刷的“革命造反”报被劫走一万五千分。
*傍晚六时许,武昌街道口三岔口发生一起车祸,由关山方向开来满乘三位解放军的摩托与刚转弯的十二路公共汽车相撞,油箱撞破起火;两位解放军受重伤,某些人大肆作歪曲宣传,轰动武汉三镇,诬陷工总谋害解放军,经调查,十二路公共汽车司机张××根本不是战斗队员,相反他曾于五月三十一日写出严正声明,声言要“镇压工总中的一小撮王八蛋。”
六月二日
*农业水泵厂的“百万雄师”与该厂的“红武兵”以及受蒙蔽的农民挑起武斗,历时一天一夜,革命造反派被打伤廿多人,重伤四人,造反派至支左交涉,不于理采。
*晚上,毛泽东思想革命造反派联合宣传队“星火燎原”(三新二司、三司革联等组成)去武汉邮电器材厂参加纪念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发表一周年庆祝大会,并表演了节目,此时,几千名红武兵包围武邮,几百人头戴安全帽,手执木棍的“百万雄师”大打出手,我战士受伤三十九人,重伤十九人,两人休克,且抢走了大量乐器和道具。
*三五○六工厂武装科负责人亲自出马指挥战斗,该厂革命造反派十几人被打伤,新武机同学刘为庆路过该厂也被打。
*钢二司武大总部、三司革联等组织慰问团百来人抬着慰问信、毛主席诗词前往陆军医院慰问六·一车祸中受伤的解放军同志,遭到“三字兵”围攻,有人从医院里冲出来撕毁慰问信、毛主席诗词。
*武车工人战斗队召开树旗大会,保守派破坏会场,战斗队、新华工、二司战士共受伤二十二人。
六月三日
*武昌造船厂5.23事件(几个书记带领几百名老保打伤革命造反派一百余人,重伤五人,撕破战旗十三面),6.2事件(晚上,武船的几百名保守派冲进护校大门,要砸二司护校广播站)之后,早晨两点多钟又发生严重的流血事件,由×××带领的五十多名头戴安全帽,手持铁棍棒的暴徒,打灭路灯,冲垮宿舍门,将战斗队周××和工人三司徐××打伤。
*晚上九点钟,头戴安全帽,手持凶器的一伙“百万雄师”分乘十一辆卡车袭击武汉机械学院和四中,阴谋未逞,四新村马路上的群众倒挨了“百万雄师”的打。
*3506工厂造反派被逼得没办法,于零时起静坐斗争,提出五项要求,向厂“抓办”要四大自由,要人身安全。晚2,000多红武兵包围二司武机总部,将二司一个同学毒打,并抢走电话机一部。
六月四日
*上午三点,近千名头戴安全帽、手持凶器的百万雄师包围市委大楼,欲赶走造反派联络站,以至发生严重武斗,血洗市委大楼,烧毁了造反派联络站的主要材料,遭毒打者,计新华工二人、二司红旗中学一女生、四中一人、电校一人、武大二人、武师二人,此外,革命群众被打遭绑架的无法统计,其状之惨,目不忍睹。
*武汉棉织厂:红武兵砸了“4.29”血案火线指挥部设在该厂的广播台,周纪庭、李之清等几名惨遭毒打。
六月五日
*汉轧保守派组织“2.18”头头刘木桃、陈桥洪、黄成、李至×、杨文清、陈××、栾和廷带领100多名头戴安全帽、手持凶器的暴徒血洗汉轧工总分部,并围困了一夜。贫下中农,工人出身的胡海珊、张怡新等数十人受重伤,特重伤三人。
*十一点钟左右,三司革联在文化印刷厂印刷革命战报,全部被红武兵抢去,版面被砸,武大三同学被打,并绑架到洞庭街77号。
*晚六时半左右,武汉第三砖瓦厂的百万雄师勾结二砖瓦厂的百万雄师、红卫村中学的三字兵共五百多人在厂长王××的带领下借游行为名闯进建材学校冲击二司、红八月反逆流联络站,挑起大规模武斗,二十一人受伤。
六月六日
*六·六汉阳大血案发生前的一星期,百万雄师在汉阳铁中集训,扬言血洗汉阳,事件发生前有8201部分宣传车在武斗区宣传“要用无产阶级的铁拳对付‘流氓阿飞”,高音广播“六·四”通告。
宣传车刚走,计500—600个红武兵头戴安全帽、手持大木棒、身穿兰工作服,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血洗大中学校革命造反派中心联络站——汉阳区委大楼。
红武兵冲进一、二楼后,以此作为指挥所,革命小将誓死捍卫大楼,数十名小将在血泊中被暴徒绑架拷打、审问。广大革命群众目不忍睹,扑上去抢救革命小将,却被暴徒毒打,有无数的无辜群众,老人、小孩也倒在血泊中。
最后,由于寡不敌众,百万雄师强占了大楼,革命小将受残害者不计其数。
*下午,“红武兵”等保守派在光天化日之下,砸了新华工驻司门口联络站,该校一教工受重伤,“腰子”被打出来了。
*钢二司驻汉阳联络站被“红武兵”暴徒砸掉。
*九·一三兵团负责人刘××被六车全付武装的“红武兵”带走,至今未放。
*第三公司门前,晚上出动三辆车,满载“百万雄师”头戴安全帽,手持带钉的木棒,有十几人上前拦阻,竟被他们打伤,后来机总来人包围了他们,将他们车子放了气,抓住三个头目,是该厂的书记,厂长,武装科长。
*新四十中被“百万雄师”,“三字兵”包围,抢走了该校的所有纸张,油印机,广播器材料,四十中小将从楼上跳下跪到××ד支×”办公室,请求制止武斗,而“支×”人士置之不理。
*中午,“百万雄师”数千人包围某区委礼堂,殴打二司水院等单位的革命小将,有的被打成脑震荡,有的被打伤抢走,下落不明。
六月七日
*早晨六时许,有一辆满载359部队解放军指战员的卡车,由汉口开往武昌卓刀泉支援夏收。路经汉阳文化宫时,“百万雄师”六、七十人以抓“九·一三”为名,对解放军战士施行残酷的法西斯暴行,三十多名解放军被打得头破血流,后抓至公安局才证实是“误打”。
*下午中国人民解放军斗罗筹备处赴汉调查团借电力设计院交通车和新湖大广播器材,到武汉部队支左指挥部前宣传毛泽东思想(洪山宾馆)和批判《六·四通告》,支左指挥部就指挥解放军拘留车上十四人,其中十二人是解放军战士,武老谭公开违抗《六·六通令》。
*六·六血洗汉阳之后,“百万雄师”在武老谭的指挥下向造反派发动更猖狂的镇压,制造空前未有的、惨绝人寰的流血事件,在民众乐园,人民一路,人民三路,人民四路,六兴路,江汉路,汉水桥,司门口,大东门等地均发生流血事件,头戴安全帽的“百万雄师”打着拥护《六·六通令》的旗号手持凶器与“三字兵”,“红武兵”一起游行,凡遇到叫他们不同观点口号的就当成“牛鬼蛇神”穷追猛打,若有人喊一声“要文斗,不要武斗”那就大祸临头,连五岁小孩也不放过,街道上砖石狼籍血迹斑斑,实为寒心。
下午,大中学校革命造反派及军事院校的革命造反派准备在新华路体育场召开大会,欢呼《六·六通令》的发表,并声讨美英帝国主义镇压我法西斯暴行。这个大会遭到“百万雄师”的棒子队破坏,参加大会的革命造反派有的汽车未到会场在路上就被截被打,受伤者不计其数。
*长办造委杀人案发生,晚八时,长办联司战士许天栋(党员)回家看病人(爱人),被“长办造委”一伙暴徒毒打,刘庆×闻讯赶来制止武斗也被围攻毒打。
早晨“百万雄师”十六卡车人去长办大院寻衅武斗。
*汉阳桥口武汉机械学院二司的同学欢呼中央《六·六通令》,下午四时“红武兵”行凶打人,重伤九人。
*武汉低压锅炉厂,汉口化工厂,汽车改装厂惨遭“百万雄师”汉口肉联几百名暴徒的血洗。暴徒们使用木棒,铁棒,大刀,日本指挥刀,匕首等屠杀革命造反派及革命群众,重伤二十多人,轻伤不计其数,抓走的无法统计。
*居仁门中学被“百万雄师”数百人围困数小时,革命造反派奋起守卫,终于击退百匪。
六月八日
*上午八时,“红武兵”匪徒分几路包围民众乐园,进行猛攻,打伤不计其数。
*下午,新湖大红八月战斗兵团战士二百多人下乡劳动返校,途中遭“三字兵”,“特动分子”,“红武兵”围攻,重伤二十六人,轻伤七十一人,柴本玉等三位临委会常委被架走,至今未放。一司机被支左指挥部扣押、拷打、审讯后放回。
*下午一时,保守组织“红城公社”砸二司,新华工在武昌区委的联络站和广播台,后来又调五十人,都带木棍,横扫两旁群众,冲入大楼,群众奋起抗暴,“红武兵”又调来了三车“红武兵”人,撒石灰和六六六粉。打伤不计其数。
*毛泽东思想“八·一七”司令部被暴徒砸烂,二十多人被打伤、打断手脚。
*中午,“红武兵”又冲击民众乐园,未冲进,武机也发生同样事情。
*四百名“红武兵”冲入三民路粮店,抢走大米几万斤,粮食洗劫一空。
*几千名“红武兵”暴徒,乘车去汉口,在工艺美术馆附近挑起武斗,打死造反派四名,伤者不计其数。晚上,红旗大楼附近,“红武兵”武斗一直到夜十二点。郊区有八车农民进江汉公园(“百万雄师”驻地)。
*中山大道、六渡桥、江汉路“红武兵”挑起大规模武斗。
*毛泽东思想八·一七司令部被血洗,8201部队护桥炮艇张排长,公安局丁科长亲自指挥,八一七伤九十多人,十三人重伤,非法逮捕七人。
六月九日
*居仁门中学大惨案:
居仁门中学(红锋中学)的对面育红中学是“百万雄师”刚开辟的硚口区根据地,他为了清除自己周围的造反派,居仁门中学的武汉钢二司战士就成了他的眼中钉。六月七日曾出动数百名“百万雄师”手持木棒,头戴安全帽攻打红色造反大楼(二司所在地,激起群众公愤未成,六月九日又派六百多名分批攻打,居仁门中学的数十名二司革命小将奋起血战自卫,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断水断电的情况下抗暴长达30—40小时,从一层楼退到四层楼,在危在眉睫全部阵一的情况下,广大革命群众奋起协助革命小将,由于革命群众和革命造反派的支持,“百万雄师”才被迫撤走。数十名小将每人都负了轻、重伤。
“百匪”撤后,群众潮水般涌上楼。群众捐款二百多元,粮票一千多斤,面包、汽水,牛奶大批送上,慰劳英勇的革命小将。
六月十日
*下午四时“支左”宣传车开至民众乐园附近宣传,群众十分护挤,谈论武斗情况,车子行驶不便,有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分别登上车两侧帮助分开人群,以便让车顺利行驶,车子刚过人群,车子突然加大油门,增速飞车,两青年被抛在地上,群众高呼救人时,车子扬长而去,华徐吉勇爱自护送受重伤的两青年去市二医院。
*清华井岗山六月八日,余真×京赴汉调查,被抓进三分局。
*晚十二时三十分,武老谭唆使三千多名农民手持铁叉、冲担袭击二司华师总部,与巡逻队遭遇,三人(学生)被打伤,华师有准备,后来农民撤退。
六月十一日
*晚,八时多,钢二司战士李郁华,梁泽等去武汉制汽厂取喇叭,被该厂“红武兵”绑架、审讯、拷打。
六月十一日——十二日
*武汉汽车配件厂大血案:
汽配厂联司汪福雷同志在回家路上被“红武兵”非法绑架,军代表等三方谈判一天未成,“红武兵”毫无谈判诚意,意在寻衅,“红武兵”重兵包围汽配,水、电、交通齐断,军代表呼吁无用。联司仅有百余人,原来上千人,由于提前发工资都回去送工资去了,厂内空虚。大屠杀开始后,杨正超(11级工)当场牺牲,程世雄等三人被捉,暴徒除了手持凶器外,氨水,六六六粉,石灰都用上了,惨无人道,无所不用其极。军代表和革命造反派联司一起奋起抗暴,因寡不敌众,联司只有上百人,“百万雄师”就是七千多人,农民共有十辆车,手持铁叉,冲担,头戴安全帽,将汽配重围,外不能援,内不能撤,联司同志都惨遭毒手,“红武兵”的法西斯暴行,惨不忍睹。
六月十三日
*华农大血案:
晚九时,二司华农十一名同学送三名武重技校同学返校,车至武汉工学院附近,受到马路两旁伏击,被绑架走了,下落不明,马路两旁的“百万雄师”已埋伏三天了,其中一同学脱险逃回华农报告,随即有几十人来抢救,车到现场又被重围,园艺系王体盛同学被冲担由肛门刺入,阴部穿出,重伤,支左不愿出车护送至医院,抢救无效而牺牲。田吉放同学脑子被打出,生命垂危,重伤(头部)二十八人,轻伤多人。
六月十五日
*江汉路循礼门车站大血案:
晚十时“百万雄师”四十二辆无牌照的新解放牌车子满载头戴安全帽、手持木棍的“百万雄师”,从江汉关大智路开往江汉二路,路上他们高呼“解散工总,镇压反革命!”小孩就喊“打倒‘红武兵’,镇压反革命!”于是“红武兵”就全部下车,沿江汉路一直杀到循礼门,据血迹判断死伤不下数十人,男女老少都有,群众只抢到二名尸体,余皆被他们用汽车装走,从十点钟一直杀到次日一点多,以循礼门车站为最惨,车站张贴的一张大红纸抄写的《六·六通令》,有一个人就死在那“通令”的下面。
六月十七日
*中南旅社门前大血案,死伤无法统计。下午一时许,大批车队满载全付武装的“百万雄师”,气势凶凶,直逼中南旅社而来,妄图以此为跳板,扑向人民文化园。惨无人道的“百匪”兵,开动六辆大卡车,轧向群众,“百匪”挥刀舞矛,乱砍乱杀,同时,部分“百匪”强占财贸大楼,不惜糟踏国家财产,把用来修建的红砖,雨点般地向下面群众劈头盖脑地打来。为了抢救受伤的战友和群众,为了支援被围的中南旅社战友,我守卫在人民文化园的三十多名钢铁战士乘一辆卡车出动了。此时,群众和我方强烈要求停止武斗,举行谈判,当我方代表和解放军同志进入街心谈判地点时,“百匪”破坏谈判,蓄意不到,却大举砸下石块,打伤我方代表,打伤解放军同志,我三十多名代表忍无可忍,乘坐卡车向财贸大楼驶去,强烈要求“百匪”住手。车开至街心,后路被武老谭的宣传车阻断,群众不得前进,我方战士陷入无后盾,无退路,无掩护的境地,落入“百匪”虎口。暴徒用斧头将我司机劈死,许多战友来不及下车就被“百匪”用铁矛刺死在车上,三十多名战士大部分光荣牺牲,仅逃出三人。除少部分尸体被我们拼死抢回外,其余的连同卡车,被他们派司机运走。鲜血渗透车板,洒了一路……。大屠杀一直至次日上午九点多才撤退。
“百匪”数万名包围民众乐园,血洗、围剿革命造反派达二十一小时,据不完全统计,“九·一三”有九十三名战士状烈牺牲,其他无辜的革命群众和小孩被“百匪”打死、打伤的无法计算。
*工人造反总司令部血案:
六月二十四日早晨三点钟左右,四千多名“百匪”在武老谭的驱使和指挥下,头戴钢盔,手持长矛和钢焊,一下就包围了武汉工人造反总司令部。五点钟“百匪”占领了工造总部周围的所有屋顶,并用高压水龙头朝工造总司屋顶猛射,六点钟“百匪”朝工造总司放了好几枚烟幕弹,并广播了所谓工造总司的几大罪状,九点半“百匪”发出最后通谍,并向工造总司驻地投了六个燃烧弹,工造总司大楼顿时成了一片火海,六点四十分,有两千多受蒙蔽的农民参加了“百匪”的“战斗”。十点二十三分“百匪”又向工造总司投了燃烧弹,喷火器喷火。十点四十分“百匪”占领。“百匪”用现代化的武器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有的同志被迫跳楼,连二岁的小孩也惨遭残杀,多少阶级兄弟牺牲在“百匪”的钢焊、钢矛之下,十二点四十二分“百匪”集合撤退。
在这血腥的大屠杀中,英勇捍卫“工造总司”大楼的二百多名革命工人和革命小将,为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至少有四十多名英勇壮烈牺牲(在场这摆了十几具尸首),其他同志都下落不明,在长达九小时的斗争中,守卫在大楼里的战友给了“百匪”以坚决有力的还击。
六月二十五日
*上午新湖大临委会在“百匪”的大屠杀的威胁下,决定撤出校园,下午四时“百匪”就出动了大批暴徒围攻新湖大,在新湖大看大字报的外校群众遭到匪徒毒打。
*汉口的红色堡垒人民文化园红旗大楼节节失守,“百匪”趁机洗劫,抢走人民文化园内的粮食万斤,其他财物无法统计。
*“百匪”在汉口和武昌车站,码头,搜身检查,无理绑架钢二司战士数百人。
六月二十六日
*特大喜讯:上午十一时中央文革办事组,中央军委办公室根据武汉的实际情况给武汉军区打来电话(并通知群众组织),全文如下:
“武汉军区:”
最近武汉市发生的大规模的武斗是极不正常的,希望武汉军区立即采取有力措施,制止武斗。“百万雄师”一些人,对若干院校和工厂的围攻应立即停止。杀害革命群众的凶手,应按中央六·六通令严肃处理。不久以后,中央将请武汉军区和各群众组织的代表来京汇报。
中央文革办事组
军委文革办公室
1967.6.26
中央来电,毛主席的关怀,我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激动万分,武汉三镇处于一片欢乐之中。
*中央来电后,武老谭并不甘心,大耍两面手法。下午“百匪”围攻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革命造反派联合司令部(长办联司),绑架十余人。
*晚上“百匪”暗杀队在青山绑架“九·一三”战士三十余人。
*“百匪”绑架武汉京剧团赴京告状团成员二十余人。
*武汉机械学院,武汉钢铁学院遭“百匪”围攻抢劫。
*“百匪”今天又继续在武昌,汉口的车站,码头搜身检查,又无理绑架我钢二司战士数百人。绑架钢二司新水运的战士有一百多名。
六月二十七日
*在汉口,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五时,钢二司武汉工学院宣传车在汉口水塔附近宣传中央六月二十六日电话指示,深受群众欢迎,与“百匪”无任何直接关系,然而集结在水塔的一百余“百匪”两次冲出来,第一次刺伤一个老头子,这时有一军区宣传车从此经过,把老头子救上车。“百匪”龟缩进去。片刻“百匪”又手持长矛直奔武工的宣传车,车上三十多名同学从车上跳下来躲避,“百匪”打破驾驶室窗玻璃,刺伤司机,宣传车,路经水塔附近时,里面的“百匪”拼命往车上丢石头、标枪长矛,数人受伤。这是六月二十六日中央电令之后的又一次屠杀,可见武老谭及“百匪”是不会立地成佛的。
六月三十日
*新湖大血案
六月三十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携带匕首的四十余名“百匪”在新湖大门口刚贴好的大字报上写标语,显然这是故意寻事。这一举动当即受到在场群众的斥责。杀人成性的“百匪”却拔出匕首向群众刺去……。
这样,一场武斗发生了,“百匪”立即出动一辆装甲车和三十余辆汽车包围并血洗了新湖大。
一群“百匪”冲来,体院钢二司战士姚正国未来得及跳开,退到墙角外,“百匪”赶上,一枪刺破头成,紧接着又一枪刺破腹部,这时铁门里的老婆婆合掌向“百匪”求饶,“百匪”置之不理,又朝姚大腿刺一枪姚倒在血泊中。钢二司武测一战士拍摄“百匪”的装甲车被刺伤。一名中南电力设计院的“观众”也被刺中腹部。一名解放军战士在制止武斗中也被刺中腹部,生命垂险。至于受伤者,无法统计。
第一次围攻于下午二点多钟才结束。
下午五点多钟去出动了几十辆汽车和八辆装甲车第二次围攻新湖大。用装甲车撞倒围墙三处。整个血案中,杀死我红体兵三名,杀伤新湖大、赤总、钢二司外专、钢二司红武测和中南电力设计院数十人。
*汉口:
上午九点钟至下午一点半钟,“百匪”围攻了工艺品陈列馆和人民文化园。
工艺品陈列馆里的钢工总“五湖四海”战斗队(即首都红代会及外地来汉调查组)钢二司红水院战士三十多人被打伤,四十多人被绑架,其中有首都红代会五人,至今二人下落不明,十几人住医院。
人民文化园内的钢二司红汉测等校战士从园内撤出,才未遭毒手,被绑架数人。
七月三日
*早上4时武昌关山鼓风机厂,一回厂上班的工人就被百匪杀伤。
七月四日
*钢二司战士在汉正街贴大字报,百匪拿出两把刀威胁战士,并把大字报复盖。
*中午新机校井岗山兵团几个同学在中山大道水塔下贴大字报,忽然从人群中飞来一棍朝新机校的学生打来,原来是一个百匪,40来岁又矮又肥长着一脸横肉伙同两个党羽在打人,学生机智勇敢,在群众的掩护下脱险。又将旁边一学生模样的青年,边拖边打抓到水塔匪巢里。
七月五日
*百万雄师竟然到利济路殴打两解放军战士,革命群众怒吼“不准打解放军!”但暴徒仍继续打战士头部。
*发传单有何罪?五日下午一学生在三民路被百匪殴打。
*在武老谭的策划下,在空字006部队发生了一场大规模殴打和绑架造反派战士的严重事件。
7月5日下午空字006部队“红总”召开热烈庆祝“红总”成立半周年及欢迎赴京告状团胜利归来的大会,并邀请其它军事院校的造反派参加。武老谭对此怕得要命,纵空保守组织《空字006部队临委会》勾结《百万雄师》某些人大打出手,大打、绑架,对女同志大耍流氓手段,把一女同志从大路上拖到值班室,把军帽放在地下踏,许多战士军衣被撕破。
七月六日
*上午九点半左右,友好商场附近十二中同学发传单被五六个三字兵追打。
*上午新华工学生在中山大道二路电车南京路附近贴大字报,刚不到二十分钟就被百匪复盖。一革命群众当面指责百匪破坏四大的罪行,百匪竟行凶。
七月七日
*新实师七·七大血案:
百匪在七月二日、三日围攻新实师造反大楼未成,于今天凌晨二点,八十多名百匪伙同该校三字兵又一次偷袭我造反大楼,无故抢劫我校仅有的广播台,杀刺我红色造反者,由于该校造反派无准备,百匪强行攻占了造反大楼二楼,绑架我二司战士多人,这时三楼战士闻讯奋勇抵抗,百匪便把绑架的战士作掩体猖狂地叫“老子攻上三楼后把你们统统捅死。”
几次冲击未成,百匪便把二楼战士的被子、衣服、蚊帐、课桌加上煤油、汽油强用火攻,三楼战士被火烟呛得睁不开眼,但我三楼十三名战士仍奋力自卫,杀退了手持长矛全副武装的百匪。表现了钢二司战士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的大无畏英雄气慨。
在这次血战中,我钢二司战士重伤三人(一人昏迷不醒)、轻伤和损失的国家财产无法统计。更不能容忍的是军区“支左”在我几次强烈要求下竟不予理采。
*上午红司(新华工)一队人在中山大道工艺大楼一带宣传,这时来了二车百匪将他们的旗帜抢走,新华工战士跟着要旗帜,车开到东来顺附近时,两车百匪突然下车,头带安全帽,手持铁棍长矛向群众和新华工战士杀刺,当即受伤数人。
七月八日
上午八时,百匪200余人包围了长办联司,长办联司有两位战士已被迫跳楼。
七月九日
*红阳中学四个二司同学被抓走。
*七时左右4车百匪去武汉四十四中,抓去造反派战士71名。
*十时左右新湖艺广播台被百匪砸了。
*凌晨百匪围攻我三钢广播台(司门口)。开始用弹弓挑衅,打碎了大楼门窗玻璃。约四时左右大批百匪从隔壁邮局闯入,非法砸了我三钢广播台,打伤我工作人员,一个被踢,一个头部被铁铣击伤。抢走麦克风一个,150W扩大器一个,25W喇叭四个,变压器二个,电唱机一个、电表、钢板、电烙铁、电话机各一,电灯泡两个、旗二面、唱片若干。
七月十日
凌晨六点四十分左右,武钢耐火厂“九·一三”战士吴炳华在青山公园公共汽车站被暗杀。
七月十三日
武老谭恿怂百匪行凶杀人,并非法绑架武钢一冶革委会负责人徐彪同志。
七月十四日
新一中战士在工艺大楼贴标语时(下午三时左右),工艺大楼里的百匪出来行凶,殴打我新一中战士,这情景被我钢二司新五中一负责人陈志林和一同学看见。这时又来了一伙人问是谁在打人,陈志林就指着工艺大楼里出来打人的百匪说是他,这伙人说不是的,陈说是的,原来这伙人是早已知道陈的身份的百匪,当另一同学发现时就赶紧要陈跑,当陈跑时,这伙人就说陈是杀人凶手,被站在远处的百匪用脚把陈撞倒。将陈抓住时毒打一顿后,又抓往公安分局并说他是杀人凶手,有匕首,这完全是造谣,当时陈只穿了一件短裤,连上衣都没穿,那里有匕首,江汉分局无理扣留我钢二司新五中负责人至今未放。
七月十五日
我造反派为了反对刘少奇的新反扑,组织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当游行队伍中间到了汉阳和武圣路一带时,驻在这里的百匪用大量石头向队伍中扔,打伤我造反派多人,这时红司(新华工)敢死队就回来,叫群众队伍先走,同时百匪就从电车公司方向冲出来,人数不断增加,将游行队伍截成几段,一段在武圣路,一段在汉阳,当时新华工朝没人的空场投了三枚自制手榴弹,根本没有炸伤任何人,只是吓唬一下。四五十辆车的百匪向我造反派用铁矛乱刺,当即牺牲就有20多人,被打伤的不计其数,一直到深夜才结束。有的群众也惨遭毒手。
七月十六日
*武老谭、百匪百般刁难,破坏我造反派横渡长江,调走所有救生船只,切断火线指挥部电线,使两岸失掉联系。但我钢二司战士冲破了武老谭的重重障碍。在下午六时没有安全设备的条件下,渡过了长江天险,一路游行深受群众的欢迎,但在汉水桥已有四五十车百匪和不断地增加百匪准备拦去,但我游泳健儿在新一中过了一夜,粉碎了武老谭的阴谋。
*在水塔附近,中午百匪把我二名学生抓进水塔。
*中午东方红大楼(武汉关)附近,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字006部队红色造反总部一队人经过,并高呼“打倒陈再道!”这时东方红大楼里的百匪全部冲出来殴打我四五十名造反派战士,并抢走解放军战士帽徽和领章,还绑架一人。
七月十七日
下午百匪(工艺大楼)为抢传单一事殴打革命群众,后拖进工艺大楼,在群众的压力下才放出。
上午在汉阳桥头“百匪”殴打和绑架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字四二三部队《红联》战士四名,至今未放出。
七月二十日
在陈再道亲自策划指挥下,8201部队及百万雄师的一部分反动分子于19日晚包围了中央派来解决武汉问题的代表谢副总理和王力同志的住地,二十日凌晨围攻谢副总理及王力同志,接着又绑架王力同志,殴打、谩骂王力同志并把王力同志架到军区大院开大会斗争了王力同志,事情一直延续到二十一日。这是一次严重的反革命政变。是陈再道叛党篡军反革命面目的总暴露。
七月二十三日——七月二十四日
数百辆车“百匪”围攻新体院、武测(钢二司司令部)达数十多小时,解放军(空军、8199)制止武斗,多人被打。

来源:根据当时的传单打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