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18阅读
  • 0回复

夏雪:郑州国棉一厂:三代纺织女工的青春与哀伤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郑州国棉一厂:三代纺织女工的青春与哀伤
《开放时代》2012年第12期
文 / 图 夏 雪


  2008年春节,郑州国棉一厂年后从原址远迁到新郑市龙湖镇的确切消息从电话听筒那头传来时,妈妈沉默了。此后的好些天她都是这样,得知此消息的邻居阿姨们也大都如此,一辈子沉默寡言的赵阿姨吐出了这么一句至今都响在我脑海里的话,“我们工人自己的工厂,说拆就拆了,为什么不问问我们工人?!”而恰巧来我家的文英姐——第三代纺织女工——却表现出一种无动于衷,拆就拆呗,反正效益也不好。这只是代沟么,不,三代纺织女工的青春铸就了老国棉厂,而工厂给予这些风华正茂的女孩子们的又是什么呢,解放、独立还是不幸的根源?
  1953年,郑州国棉一厂筹建,到开封招工,那时刚满14周岁从麻袋厂失业回家的赵师傅,因为家庭成分好老娘又在街道当居委会主任,就改大了年龄应招入厂。提起当年的情景,赵师傅记得的就是工作辛苦不讲条件、义务劳动多。“呀!那个时候真是啊,国家的主人,可积极了,一天还上过12个钟头。我来的时候厂里还没开工,也没有路,门口的建设路都是大坑大沟,给它那个铺路,埋那个下水管道还填土,都是俺义务劳动啊。”即便如此,赵师傅她们也觉得自豪与光荣,因为对这些社会底层穷苦人家的女孩子来说,进了国营大厂就意味着“翻身与解放”。七十多岁的林师傅就曾说过:“我没参加工作的时候是啥,臭苦力!在家吃了啥,高梁面窝窝,还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参加工作到上海学习,吃饭白蒸馍!那个时候纺织厂可红火,工人地位可高!工资可高啊!学习期满都38块了。(19)56年工资改革,我都涨到53块8了,俺哥在省委拿得还没我多。”
  其实郑州棉纺织业的辉煌从近代就开始了,早在1920年,穆藕初创办了曾是中国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纱厂——豫丰纱厂,当时就拥有职工4700人。在此基础上,“一五”期间,全国第一批中型棉纺织厂、新中国成立后河南省第一座国营棉纺织企业——国营郑州第一棉纺织厂筹备兴建;1954年,正式投产运营,有职工3355人,年产棉纱1万余吨、棉布约5000万米,年利税高达1100万余元。60年代至80年代,郑州六大纺织厂峥嵘并立、飞速发展,形势最好的1981年,全市纺织系统实现的利润高达1.78亿元。其中郑州国棉一厂晋升为国家大型一类企业、中国纺织百强企业,郑州市也成为全国闻名的纺织城。母亲正是在这股兴盛的风潮中来到国棉一厂的。
  1969年,还在老家务农的母亲因为舅舅在公社当干部的便利,获得了一个前往省会国营大厂当工人的机遇,为此母亲感念了舅舅一辈子。不过此时的纺织女工听起来风光,其中工作的辛劳与纪律的严苛,就连这些从小在贫苦农村长大的女孩子们也觉得难以承受,更无论工资与福利的低下了。“来到城市以后那也可艰苦,一个月就二十来块钱,能进城可高兴啊,但是回去的也不少,纱厂的工作可严可累。掐着点,喂奶都是,组长都看着表,超过半分钟都不依。上那三班,后来就不歇礼拜天了,就一直干。后来也是可不想干啊,夜班可难熬。”直到今天母亲还饱受常年夜班的困扰——后半夜经常性地睡不着,更不用说脚气、耳鸣等职业病了,这都是纺织厂女工的常见病。即便如此,我也能深刻感受到母亲这一代纺织女工对于工厂深深的依恋与自豪。我曾经不解地问过母亲,她难得严肃地说:“我有收入了,自己能养活自己了,还能往家里寄钱,总比什么都管男人要钱的家庭妇女强吧,那是什么日子!”能够获得独立的社会经济地位,原来就是工厂给予母亲这辈女性最大的光荣。
  然而进入90年代,由于机制不活、设备落后、资金短缺、包袱沉重等原因,郑州的纺织业一直在困境中徘徊。而且高强度的工作与较低的收入水平使得城市青年不愿意来此就业,为了缓解这个压力,纺织厂只能招收农民合同工。母亲的本家侄女——英姐就是这样脱离农村进入城市当上纺织女工的。但是提起纺织厂,文英姐一肚子的苦水与怨恨,认为领导干部的腐败与工作的苦累是自己一切不幸的根源。
  “纱厂都留不住人!从(19)95年开始就没涨工资,一次工资也没涨,一次也没组织出去玩儿过,而且人家说纱厂人出来傻,纱厂老低等,纱厂人没素质,(结婚)不愿意找纱厂的。车间里也可黑,我那时怀孕,临时工走了,没有人修布,不是她(车间主任)的人,就把我弄到修布上,因为修布那纱卡老沉,老疼,最后等见红了我才去歇,打那起再怀孕都保不住了。要不我也不会离婚,对纱厂,我可恼得慌!”
  2005年,郑州市委、市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对纺织企业进行战略重组。2008年,锦艺集团竞拍受让了郑州一棉有限责任公司整体产权,在新郑市龙湖镇建设了一个全新的郑州第一纺织有限公司,并于第二年全面投产。棉纺路上的国棉一厂从此画上句号,崭新的花园小区替代了曾经昼夜不停的机器轰鸣。而此时,无论是在连轴转的倒班中获得翻身解放的赵师傅、经济独立的母亲还是满心怨恨的文英姐都已离开了纺织厂,留下的只是回望过去曾经灿烂的青春、最好的华年。

拆迁过程中的生活区

正在兴建的郑州第一纺织有限公司(图片来源:《河南商报》)

工作的拼粗车间

厂区大门(图片来源:中原网)

准备车间工作的女工(图片来源:中原网)

布机车间安全操作工序图(图片来源:新浪博客)

领导视察工作(图片来源:《郑州晚报》)

生活区大门(图片来源:《郑州晚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