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924阅读
  • 0回复

李晓航  上海文革史料编目(1966-1976年)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李晓航的博客 http://lixiaohang.blshe.com/post/5216/339517

前记:经过多年悉心搜集,我的文革资料日益浩繁,渐成规模,这给我研究文革带来了诸多便利。但另一方面,每当写文章需要查找这些资料时,麻烦就来了,翻箱倒柜,把所有资料统统倒腾出来,每页纸、每行字都要从头至尾浏览一遍,生怕遗漏所需文字,甚感耗神费时。目录的阙失,成为我研究文革的头等障碍,编目摘要,迫在眉睫。从今日(2009年2月21日)起,决意下苦功夫,将我所有文革资料逐一登录,编目归档,以便今后查阅。

      编目的过程,也是研读文革史的过程。文革中的每份资料,都或多或少蕴含了当时特殊的内在信息。如何整理比较合理?怎样编排才便于迅速查到有用的信息?以我目力所及,未见类似书籍,无前车之鉴,更无高人授益,为此颇费一番思量,只好自己瞎琢磨,大体按以下原则编排:

      一、将资料所反映的内容,按不同省、市、自治区进行分类;

      二、所有资料均列出报刊名称(或文章标题)、编印(翻印)单位和时间;

      三、所有报刊和文章,一般将其主要内容略作摘要;

      四、编目按资料出版时间顺序排列;

      五、只编入非正式发行的红卫兵和造反派组织出版的小报、刊物、传单等,《文汇报》、《解放日报》等正式发行报刊,不在此列;

      六、本编目源自本人收藏,本人所藏之外资料不列。

      由于正想写一篇上海文革的文章,就先从《上海文革史料编目》开始编,此后再陆续编北京、天津、湖北、四川等各省市的。这是一项浩大工程,且靠自力完成,劳力之大,可想而知。但劳之有乐,累而有趣,勉力为之吧。

      本编目为防止侵权,编写时,对某些文字作了技术处理,故多有不确之处,不足为据,不宜引用,以免以讹传讹。


上海文革史料编目

(1966-1976年)

    《红军报》第1期(1966年8月27日)摘要:

      陶铸7月1日在北大说"可以串联";猛烈地向四旧开火;交通大学"红卫兵"告全市革命同志书。

    《国棉一厂工人杨富珍等给毛主席的急电》(上海国棉一厂工人杨富珍等二十同志,1966年9月7日)摘要:

    今天中午,有一百多名北京和上海的学生冲进上海市委机关,他们敲破了玻璃,爬上了屋顶,严重影响了市委的工作,我们心情万分焦急。我们要求当好枞阳党中央派人到上海来迅速解决处理这个事件。

    《请看:杨西光同志是怎样对待么指导思想的?--坚决反对"炮打罪魁祸首杨西光"》(复旦大学联合战斗组翻印,1966年9月7日)摘要:

    一、驳斥、所谓"恶毒地攻击诋毁毛泽东思想";二、这样的"教条主义"该不该反;三、是拼命"破坏",还是热情支持;四、揭破"换新天"耍弄的四个手法。

    《红卫兵复旦大学革命造反串联会控诉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发言》(复旦大学"旭日"战斗组,1966年10月20日)。

    《向上海青年京剧团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上海青年京剧团十二同志,1966年11月2日)摘要:

    一、压制革命群众,压制格明德大字报;二、包庇反党分子;三、转移斗争大方向,挑动群众贴群众大字报。

    《关于聂元梓同志在沪串联的材料汇编》(新北大捍卫毛泽东思想战斗团《惊雷》编辑部)。

    《明是非,辨真假,以斗争,求团结以余仁为首的交大党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揭发材料汇编》(上海交通大学彻底革命战斗兵团"432"战斗队,1966年11月21日)。

    《在保卫党和国家机密斗争的第一线--上海交大的"砸档案"和保卫机密斗争纪实》(上海交通大学"工农兵革命战斗纵队编,1966年11月)摘要:

    一、周总理同哈尔滨工程学院三团体同学讲话要点;二、前言--兼评我校"砸档案"和保卫机密安全的斗争;三、反修楼内斗争大事记;四、在保卫党和国家斗争的第一线--反修楼内日日夜夜;五、不许造反派某些人把保卫党和国家机密安全的革命干部达成"反革命;六、发生在保卫部里的事件;七、十一月八日事件真相;八、十一月八日在二系总支发生了什么?九、四系总支被砸前后;十、反对造反派某些人不分敌我粗暴斗争叶永康同志;十一、我们目睹的事实--七系总支被砸纪实;十二、工人赤卫队员朱顺林等抗议造反派某些人的粗暴无理行为;十三、八系总支被砸经过;十四、我们工人最讲理;十五、砸之无理--兼评造反派某某些人为砸档案事件的辩词;十六、造反必须有理--二评造反派某些人为砸档案事件的辩词;十七、"抢"不是革命,革命决不是"抢"--评"论抢";十八、发生在交大六系宗旨的严重事件。

    《评"反"派抢风》(上海交通大学彻底革命战斗兵团汇编,1966年11月)摘要:

    一、谭立夫阴魂不散;二、"大民主"的含义决不允许歪曲;三、评"抢";四、驳论"抢";五、《论"抢"》读后感;六、可怜巴巴的"受难者;七、向大家推荐一篇奇文--评吴正乾的"给‘彻'字头的一封公开信";八、违背毛泽东思想的代表作--评北航《红旗》的"保皇手段种种",顺致转抄者。

    《上海市医务界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宣言》(1966年12月1日)。

    《控诉、揭发上海市委有计划有组织围攻红卫兵的罪行--上海社会科学等机关革命造反派炮轰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发言摘要》(1966年12月6日)。

    《<解放日报>事件真相》(解放日报社革命工人、革命干部,1966年12月9日)。

    《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上海市革命造反司令部宣言(草案)》(1966年12月11日)。

    《上海市小教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第一号通令》(上海市小教革命造反总司令部,1966年12月15日)。

    《关于<国棉一厂工人杨富珍等给毛主席的急电>的急电》(中国人民大学红卫兵红色野战军等,1966年12月20日)。

    《给毛主席的致敬电》(红卫兵上海市半工(农)半读革命造反委员会成立大会,1966年12月20日)。

    《我们的检查》(《文汇报》编辑工作小组,1966年12月23日)。

    《致<党的工作>、<支部生活>、<农村支部生活>读者的公开信》(中共上海市党刊编辑部工农兵战斗队,1966年12月23日)。

    《强烈抗议》(上海机器制造学校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司令部,1966年12月23日)摘要:

    我们强烈抗议文汇报社顽固地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立场上支持保守派,打击革命派的滔天罪行。

    《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张春桥同志接见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等单位代表讲话》(1966年12月23日下午三时至七时)摘要:

    谈安亭事件、上海赤卫队、北京西城纠察队,谈陈丕显,解释毛泽东说过的闯了三个大祸。

    《先给"铁杆保皇派"画上几笔--致<上海晚报><井冈山>联合造反指挥部》(<上海晚报>毛泽东思想革命造反司令部,1966年12月28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备军红卫兵野战军总部宣言》(即造反宣言)。

    《揭穿新阴谋,把握大方向,打倒陈丕显》(首都三司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驻沪联络站,1967年1月1日)。

    《急告全市人民书》(上海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1967年1月4日)。

    《热烈欢迎捍卫毛泽东思想工人赤卫队返沪回厂参加生产》(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等,1967年1月5日)。

    《紧急通告》(上海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等,1967年1月9日)。

    《告全市公安人员》(上海市公安局革命造反委员会,1967年1月9日) 。

    《告上海市文化局系统各单位革命造反派书》(上海戏剧学院《革命楼》毛泽东思想红卫兵,1967年1月12日)。

    《红卫兵上海第三司令部紧急声明》(1967年1月13日)。

    《一颗反革命的信号弹》(上海交大"前哨"造反兵团,1967年1月21日)。

    《坚决击退对"反到底"兵团的反革命围剿》第1辑(上海交通大学"反到底"兵团编,1967年1月26日)。

    《挺进快报》第1期(上海机械学院革命造反委员会,1967年1月29日)摘要:

      首都消息:北京外语学院616红卫兵在天安门贴大字报"火烧周恩来";上海消息:复旦红三司有人说:我们是希望把红革会轰得更坚强;复旦揭露蔡祖泉。

    《挺进快报》第2期(上海机械学院革命造反委员会,1967年1月31日)摘要:

    上海动态:上海刮起一股强劲的反"红革会"风;"工学运动"提出要重新评价在《解放日报》事件中的红革会;有人提出要重新夺权接管《解放日报》。

    《上海市工作队文教企业团"捍卫毛主席路线"革命委员会宣言》(1967年1月)。

    《一月风暴》第2期摘要:

      毛主席说:中央组织部不在我们手里;陈曹、是策划"安亭事件"的罪魁祸首;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斗争史之三。

    《一月风暴》第5-6期摘要:

    周总理、康生同志、谢富治同志论"一月革命";《告全市人民书》和《紧急通告》的产生过程;上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事记(1967年1-12月)。

    《益民食品一厂经济主义妖风仍在继续泛滥》(1967年1月31日)。

    《紧急声明》(上海市中教革命造反司令部等,1967年2月1日)摘要:

    "红革会"一小撮人把矛头指向张春桥、姚文元同志,大方向大错而特错了。

    《"一·卅一"反革命事件真相》(上海市级机关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1967年2月1日)。

    《通告》(上海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1967年2月4日)。

    《喜报--热烈欢呼上海人民公社诞生》(上海人民公社成立大会筹备组,1967年2月5日)。

    《告上海市人民书--101厂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1967年2月7日)。

    《又一次罪恶滔天的法西斯罪行》(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卢湾区指挥部,1967年2月8日)。

    《红红评论》第111期(大连毛泽东主义红卫兵驻沪联络站,1967年2月9日)。    《坚决粉碎上海目前出现的反革命逆流》(上海市半工半读大专院校革命造反委员会等,1967年2月12日)。

    《联合声明》(交通大学反到底兵团等,1967年2月18日):

    上海人民公社的诞生宣判了旧上海市委的死刑。然而,在大好形势下出现了一股破坏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大联合、大夺权的反革命逆流,对此我们发表五点声明。

    《宣言书》(红卫兵上海总政文工团革命造反委员会,1967年2月18日)。

    《关于218、219反革命事件的联合声明》(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吴淞地区指挥部,1967年2月22日)。

    《声明、紧急呼吁》(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北上返沪第二兵团,1967年2月27日)。

    《顽固到底,死路一条》("红敢闯"战斗队,1967年3月2日)。

    《点火》月刊第2期(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出版,1967年3月10日):

    当前上海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和任务(上海市革委会决议草案,1967年2月23日)。

    《1967年3月16日下午化工联合指挥部传达(张春桥指示)》(工总司卢总联络站翻印,1967年3月19日),主要谈工总司不会解散、赤卫队问题、公革会问题等。

    《只准左派造反,不许右派翻天--发生在101厂的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1967年3月10日)。

    《文化革命通讯》第8期(北京大学,1967年3月):

    击退反革命逆流,在毛泽东思想的原则上联合起来(编辑部上海观察员);一个反革命的宣言--剖析(上海)"市级机关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2月8日的"通令";篡党夺权的大野心家朱德罪行史;陈云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罪行;揭露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陆定一之流私开"瞿秋白故居"黑馆的大阴谋。

    《对于文保会接待站2月11日"严正声明"的声明(中国纺织机械厂火线指挥部,2月13日)。

    《特急通告》(上海市红色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1967年2月18日)。

    《一桩骇人听闻的政治迫害事件》(刘邓反动路线残酷政治迫害王泳妍事件调查组,1967年3月13日)。

    《通讯简报》(上海戏剧学院"革命楼"编辑部,1967年3月30日,第47期):

    三月二十日张春桥同志在欢送革委会工作人员归口闹革命大会上讲话的几点精神;坚决击退为陈其五翻案的反革命逆流。

    《整风报告会》(徐景贤等的讲话,1967年3月26日)。

    《文革通讯》第59期(红卫兵上海革命造反委员会,1967年4月11日)摘要:

    红卫兵上海革命造反委员会整风通告;关于整风的意见;整风学习文件;整风动态报道:清华井冈山总部提出整风计划。

    《打倒无政府主义,粉碎反革命逆流》(上海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等,1967年4月12日)。

    《风雷激资料》第一辑(风雷激通讯社编辑,1967年4月12日)摘要:

    毛主席论《清宫秘史》;周总理谈《清宫秘史》;刘氏黑《修养》的专题批判;刘少奇一九六六年罪行录;炮打陈毅,解放外事口;徐景贤同志的讲话(1967年4月9日下午);北京文革动态:毛主席阅陈里宁《狂人日记》后说:"好!";周总理宣布谢副总理为军委文革小组副组长是有原因的,较多地方军队犯了错误,充当了打手,而且抓的是造反派;上海文革动态:4月14日下午上海造反派召开大会,徐景贤介绍市女刘双红六中大联合的经验;上海试放批判电影《清宫秘史》;上海大专院校文革动态:交大反到底4月9日贴出"坚决打倒张华"的大字报;复旦校园内出现不同观点,以胡守钧等一方认为郭仁杰在复旦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前阶段反逆流大方向错了,另一方认为反逆流成绩应该基本肯定,郭仁杰是左派;新复旦召开斗争陈、曹大会,徐景贤、郭仁杰到会讲话;祖国各地文革动态:西安车站实行军管;广州目前被军区取缔的组织名单等;济南有些组织已成立"炮打杨毅小组";天津市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光荣诞生;重庆地区不平静,保皇四军活动频繁;新疆军区奉国务院、中央军委指示,从3月3日起对《新疆日报》、广播电台、有线广播站实行军管;江苏省革命造反派大联合筹备小组成立;鞍钢最近生产出第一批二十五米长的钢轨;3月28日合肥集会斗争李葆华。

    《文革通讯报导》第21期(红卫兵上海市东风造反兵团,1967年4月16日)摘要:

    徐景贤同志四月十三日在上海市第六女中报告记录摘要;关于青海问题;从《修养》的新旧版对照看刘少奇的丑恶嘴脸;四月五日蒯大富在清华大学井冈山形势讨论会上发言摘要;问题十则:批判叶剑英;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韦杰是个混蛋;山东革命派消息:王效禹同志在济南33中讲话,大长了革命派志气。

    《红代会(筹)新复旦师发言人关于红革会大批判大联合联络站问题严正声明》(1967年4月18日)摘要:

    红革会是一个左派组织。

    《陈丕显是刘少奇在上海的头号代理人》(上海市某"斗争会",1967年4月,32开)。

    《对上海形势的看法》(徐景贤5月1日在党校第一期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上的讲话)摘要;

一、上海是不是存在自上而下的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逆流这个问题;二、关于武斗问题;三、关于工总司九日大会问题;四、革命委员会和群众组织之间的关系问题。

    《动态》1967年5月6日第七号摘要: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处理高建武这件事的会议部分纪要;致红反会战友们的一封公开信(高建武);各地动态简讯:中央文革指出新北大有四点错错误:1、提出错误口号"反对聂元梓就是反对毛主席"、"毛主席的新北大万岁"。2、主动挑起武斗。3、矛头指向中央文革,指向谢富治。4、说"首都三司"靠打砸抢起家;关锋同志谈正确处理左派组织之间的矛盾;王力同志谈学生运动的两个弱点。

    《动态》1967年5月14日第八号摘要:

    王力同志对人民日报的指示;陈伯达同志在北京市革委会一次会议上的六点指示;首都消息:北林有人炮打周总理;上海文革动态:王洪文去青浦解决武斗问题;郭仁杰同志五月八日在新复旦师一次会上讲话;本月14日陈丕显秘书自杀;山东出现反王效禹的大字报;广州"红司"绝食抗议省公安厅,要求释放项民。

      《动态活页(增页)》(红反会上海轻校八·一0红卫兵编印,1967年5月24日)摘要;

      上海消息:"青浦问题"的动态;各地消息:新疆"四·一六事件"真相简况;首都消息:北师大、北京地质学院革命委员会成立。

      《张春桥、姚文元同志在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报告会上的讲话》(1967年6月3日)。

      《教育革命》第1期(1967年6月7日)摘要:

      姚文元谈妨碍大联合的三个原因;5月26日工总司邀请群众组织提意见。

      《看今朝(通讯)》第8、9期合刊(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教工市联络站1967年6月12日)摘要:

      互相学习,共同前进--先锋电机厂工人造反派和市六女中红卫兵小将交流经验;实现革命大联合后的新师大。

      《看今朝(通讯)》第10期(编者见上,1967年6月16日)摘要:

      紧急辟谣--决不允许叛徒污蔑柯庆施同志;六月二日市革委会扩大会议简况。

      《看今朝(通讯)》第12期(编者见上,1967年6月19日)摘要:

      毛主席、林副主席和中央首长论革命气节和批判叛徒;从歌剧《江姐》看刘少奇一伙反对毛泽东思想的滔天罪行;揭开伪"江苏反省院"的黑幕;看大叛徒陶铸的自白书;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向驻沪革命师生发出返校的紧急通告;上海消息:青浦红卫兵争当复课闹革命急先锋;首都通讯:电报大楼一卡车红卫兵冲《北京日报》;周景芳说整风不要把同志当敌人来打;清华井冈山兵团、北航红旗表示,立即撤回在外人员;北大最近有很大动荡,新北大井冈山公社宣告成立,有人声称孙蓬一上台以来犯了方向路线错误;聂元梓说:伯达同志对北大的批评是中肯的;康生说河南问题很多,分三大派;成都支左形势好转,分化瓦解产业军;山东揪出李予昂;最近发现湖北省图书馆收藏的解放前《武汉日报》中凡载有自首书反共宣言的报纸都被人撕去。

      《看今朝(通讯)》第13期(编者见上,1967年6月30日)摘要:

      如何搞好革命的大联合和"三结合";瞿秋白的被捕和叛变经过;新疆的五月(新疆造反局势);关于《北京日报》问题的争论;祖国各地:武汉市副市长表示坚决支持"三新";陕西造反派对霍士廉有争论;南京造反派冲击公安五处;目前宜宾形势很好;首都通讯:谢富治指示:孙蓬一同志不能靠边站,更不能反对聂元梓同志,搞吴传启、潘梓年搞得对,有人利用陈伯达同志的讲话攻击新北大是不对的;新华社揪出杨效农。

      《政治大骗子曹荻秋谎言集》(上海市委办公厅革命造反队供稿,1967年6月)。

      《追穷寇》(上海"彻底清算陈丕显、曹荻秋反革命罪行斗争会"大会专刊编辑部编印,1967年6月)摘要:

      陈丕显、曹荻秋是上海的赫鲁晓夫(马天水);打倒阎王(王少庸);揭露陈丕显、曹荻秋的反革命本质(陈琳瑚);长缨在手缚苍龙——(批陈、曹)斗争会揭发材料摘编;

      彻底清算魏、陈恶毒攻击毛主席的滔天罪行(韩哲一);蛇蝎之心——陈丕显、魏文伯、曹荻秋攻击柯庆施同志的罪行(原柯庆施秘书陈文);鬼蜮之伎——控诉陈丕显反对柯庆施同志的滔天罪行;彻底批判陈、曹在干部问题上的反革命罪行;戳穿包庇常溪萍的阴谋;"赤卫队"的幕后策划者;"红卫军"的后台老板;陈、曹是镇压旧市人委机关文化大革命的刽子手;揪出破坏郊区四清运动的罪魁祸首;揪出炮制城市"桃园经验"的罪魁祸首。

      《上重造反报》第38期(上海重型机床厂造反大队宣传组编,1967年6月):

      上柴"联司"蒙蔽群众包围公安机关的情况;谁在为上柴"联司"的行动喝彩叫好;"红联站"是什么货色。

      《中学文革通讯》第11期(1967年7月15日):

      当好头头;中学动态:徐汇区各中学造反派开门整风。    

      《看今朝(通讯)》第15期(编者见上,1967年7月11日):

      谭震林等迫害王震同志罪恶滔天;(刘少奇)妄图扼杀《毛主席诗词》的出版。

      《看今朝(通讯)》第16期(编者见上,1967年7月13日)要:

      一个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记白公馆中的罗广斌同志;从团结愿望出发就谈得拢;上海消息:市革委会6月14日发出《关于中学进一步搞好"复课闹革命"的意见》供全市中学讨论参考;陈伯达打电话给市革委会负责人,要上海工业战线着重批判《工业七十条》;首都消息:郑维山传达林副主席指示:肖华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特许联合小组受周总理委托赴汉,在大街上写出"打倒陈再道"等标语;北京市革委会周景芳指出:有人说革命派与保守派讲联合是放弃了原则,这是不对的;6月15日周总理亲自打电话给湖南军区,要章伯森、梁春阳立即来京汇报湖南情况,中央已着手解决湖南问题;中央决定成立以周恩来、李富春为首的"大学毕业生分配小组";中央决定撤销高教部,成立以陈伯达、关锋为首的教改小组。

      《造反》(上海出版系统革命造反司令部,1967年7月15日,8开)摘要:

      《出版八条》必须彻底批判(社论);《出版八条》是为资本主义复辟效劳的黑纲领。

      《看今朝(通讯)》第17期(编者见上,1967年7月20日)摘要:

      上海工人最听毛主席的话;上海消息:徐景贤传达张春桥对师大的指示;有无自我批评是鉴别革命造反派的一个标准(戚本禹6月24日接见首钢造反派讲话)。

      《看今朝(通讯)》第18期(编者见上,1967年7月22日)摘要:

      刘澜涛为西藏范明反党集团翻案罪该万死;揭露叶飞召开文教五界头目的反革命应变会议;舒同迫害革命干部罪责难逃;上海消息:市一女中事实现全面复课闹革命;文汇报发表对上柴"联司"问题调查纪实的传单。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给上海柴油机厂"联司"革命群众的一封公开信》(1967年8月2日)摘要:

      上柴"联司"的某些负责人和幕后策划者,配合了社会上这股反动势力的需要,一再转移斗争的大方向。

      《文革动态》1967年8月21日第3期。

      戚本禹同志8月5日接见揪刘战士讲话(摘要);

     王力同志对武汉地区广播报纸工作五点重要指示;彭真7月29日给新北大的认罪书;祖国各地:目前西安地区造反派间的重要分歧是霍士廉问题;姚文元同志八月七日电话指示(关于成立文攻武卫指挥部问题);上柴问题;关于郭仁杰问题。

      《看今朝(通讯)》第20期(编者见上,1967年8月10日)摘要:

      怎样批判陶铸;革命小将陆荣根揪斗陶铸史实;最近广州地区批陶的一些情况;

      "湘江风雷"是革命左派组织;文攻武卫战"联司";七月苏南云水怒(无锡发生严重武斗事件)。

      《造反》第24期(上海出版系统革命造反司令部,1967年8月12日,8开)摘要:

      关于召开上海出版系统革命造反派代表大会实行自下而上的革命大联合的倡议;为版代会大喊大叫(社论);热烈欢呼上海市印刷三厂革命委员会诞生;严正声明(版司"上海书店革命造反临时委员会;彻底砸烂"朵云轩"大黑店。

      《看今朝(通讯)》第21期(编者见上,1967年8月15日)摘要:

      关于揪贺龙;祖国各地:南京军区7月26日宣布给被非法取缔的十九个革命组织平反;黑龙江省革委会实行"三三制"。

      《刘少奇在华东地区的代理人魏文伯最近交出的假检讨》(华东局机关革命造反委员会印,1967年8月)。

      《丛中笑通讯》第1期(上海《丛中笑通讯》编辑部,1967年8月15日)摘要:

      郭仁杰--反动的"权力再分配"论者们的代表;踏平联司的激战;向陆荣根学习,掀起批陶高潮。

      《看今朝(通讯)》第22期(编者见上,1967年8月21日)摘要:

      这个人,将来就是这个团的领导人--林彪同志的故事;从万吨水压机的制造看两条路线的斗争;周总理谈宫本显治;天云脚下战鼓急(新疆造反局势);祖国各地:福建举行为全省造反派平反大会;江青没有说过黄永胜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四川省革委会筹备小组十分关心重庆目前的眼中局势。首都通讯:中央派出代表团处理河北文化革命问题;中央文革决定成立"敌伪档案调查组";在京造反派关于广西问题的联合声明;中央文革说王唯真同志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周总理到中南海北门看望揪刘战士。上海消息:关于郭仁杰的问题;101厂武斗事件引起上海普遍关注。

      《财贸战报》第57期停刊号(上海财革会主办,1967年8月24日)摘要:

      毛主席、林副主席批判"多中心论";狠批反动的"多中心论",铲除资产阶级小山头; 彻底批臭"以我为中心"的反动理论;批判"多中心论",揭开机关盖子;不准资产阶级经营思想"还潮"。

      《看今朝(通讯)》第23期(编者见上,1967年8月28日)摘要:

      从永安二厂大罢工看刘少奇的工贼嘴脸;揭发陶铸在暨南大学的罪行(1960至1962年间);大阴谋家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前后的反党活动;王恩茂是哪个司令部的人(与刘邓关系密切);祖国各地:8201部队于8月3日全部离开武汉(营以上干部除外);河南"公安公社"土崩瓦解;首都通讯:中央文革通知:东北局不再领导东北文化大革命;中南海革命派在中南海批斗刘邓陶;上海消息:上海师大革委会诞生。

      《红色电波》第1期创刊号(工总司邮电系统联络站《邮电造反报》、《上海晚报》指挥部《千钧棒》编辑部合编,1967年8月28日)摘要:

      周总理、陈伯达、谢富治同志在8月16日凌晨接见北京红代会工作人员时的重要讲话;焦裕禄的女儿发表文章,控诉河南走资派的迫害。

      《公交造反总队简历》(1967年9月4日)。

      《上海公安》(9)战"联司"专刊(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公安》编辑部,1967年9月1日),摘要:

      捍卫"六六"通令,严惩杀人凶手,公审杀害解福喜同志的凶手。

      《看今朝(通讯)》第24期(编者见上,1967年9月1日)摘要:

      从学习雷锋运动看两个司令部的矛盾;扫除广州地区一切害人虫;祖国各地:8月17日8250部队进驻洛阳;中央来电改组浙江省军管会和浙江省军区;中央关于江西军区开展四大的消息传到南昌,军区造反派狠揭军区内一小撮走资派;中央已对温州问题定了性质,是反革命叛乱;首都通讯:《北京日报》发表批判陶铸文章;北邮召开斗争彭、罗大会;"揪徐向前火线指挥部"成立;陈伯达说现在搞农村包围城市是反动的;周总理同意召开批斗谭震林大会;中央文革表彰新华社、《红旗》杂志记者报道了南昌军分区大发枪弹给保守派镇压造反派。上海消息:市革委会对《红卫战报》问题三点指示;王洪文说今后调人、调车权在市革委会,陈阿大说文攻武卫今后要有领导地进行。

      《教卫战报》第7期(1967年9月1日)摘要:

      热烈欢呼红卫兵上海市黄浦区军区成立;

      毛主席干部政策在新师大的伟大胜利;

      排除干扰,坚持复课闹革命和大批判的大方向;

      《十万个为什么》是反毛泽东思想的大毒草。

      《揭开一张反动传单的黑幕--痛斥所谓"揭露版司的机会主义真面目"》(上海出版系统革命造反司令部111兵团,1967年9月3日);

      《看今朝》总第25期(编者见上,1967年9月9日)摘要:

      "首都通讯":周总理说:四川"红成"去年是造反派,今年他们支持了军队镇压造反派川大八·二六,犯了错误;

      "上海消息":青浦县人武部第二政委犯了严重方向路线错误,停职检查。

      《为革命群众组织"卢湾区革命造反联合兵团"平反通告》(上海市卢湾公安分局,1967年11月20日);

      《看今朝》总第26期(编者见上,1967年9月15日)摘要:

      革命大批判是当前文化大革命的中心环节;

      响应中共中央号召,开展拥军爱民活动;

      总理对上海街头宣传栏的指示;

      彻底清算刘少奇破坏外对出版发行《毛泽东选集》的滔天罪行;

      "首都通讯":陈伯达说组织与组织之间先不要互相批评;北京矿院东方红向总理递交关于促使煤炭生产回升贡献力量的保证书。

      "祖国各地":长春各方达成停火协议,主要内容有六项;重庆反到底单方发表停火声明,送还枪支;山东省革委会决定解散鲁迅大学(原山东大学)革委会。

      "上海消息":上海重型机械厂业余时间闹革命。

      《看今朝》总第27期(编者见上,1967年9月18日)摘要:

      《十六条》公布前两个司令部之间的激烈斗争;

      砸烂反革命组织"5·16";

      "斗批改动态":北京卫戍区李钟奇说谁带头参加武斗,就逮捕谁;9月5日江青指出,目前有三个极"左"的表现;周总理说多数压少数不符合毛泽东思想;9月5日周总理和陈伯达在接见福建革造会时指出,夺枪是错误的,打倒韩先楚是错误的;9月5日蒯大富在清华形势讨论会上发言认为,目前正处于解放后十八年来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大决战关头;清华召开"欢迎、欢送外地造反派大会";上海工总司举办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开学;上海工具厂群众对大批判专栏提出意见,认为大多是东抄西摘,未和本单位的斗批改结合起来,批判中心不集中;上海教卫系统斗杨(西光)小组研究确定作战部署;上海市革委会群运组负责人说,九月份应是大联合突跃阶段,争取全市工厂企业大联合达到95%,财贸系统85%,高校可以30%增加到40%。

      《看今朝》总第28期(编者见上,1967年9月22日)摘要:

      江青讲话:派性高于一切是错误的;

      是谁破坏了对冯定的批判;

      贺龙是杀害段德昌同志的罪魁祸首;

      "大批判点滴":周总理和中央文革紧急指示说谭厚兰是革命的。

      《造反》第28期(上海出版系统革命造反司令部,1967年9月23日)摘要:

      巩固和发展革命的大联合(社论);

      砸烂"五·一六"反革命集团(战恶狼);

      紧跟毛主席闹革命(杨富珍);

      大印刘少奇狗头像的罪行;

      砸烂为中国赫鲁晓夫树碑立传的黑画--《刘少奇和安源矿工》;

      彻底清算陈曹破坏印制毛主席著作的滔天罪行。

      《学习参考资料》(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政工组,1967年12月12日)摘要:

      上海于3月24日和4月4日,先后召开了"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欢迎革命的领导干部站出来造反大会"。旧上海市委书记处候补书记王少庸、旧上海市委书记马天水分别在会上作了检查。

      本专刊载有大会六篇文章:一、毛主席干部政策的伟大胜利(上海革委会代表发言)、二、革命领导干部要一辈子和群众在一起(上海革委会代表发言);三、对王少庸同志的基本估计;(上海市委机关造反派代表发言);四、对马天水同志的基本估计(上海市委机关造反派代表发言);五、我的检查(王少庸);六、我的检讨(马天水)。

      《戳穿解放委员会一小撮坏人陷害革命领导干部于笑虹同志的大阴谋》(上海地区国防科研系统无产阶级革命派,1967年12月29日)。

      《徐景贤、王承龙同志在本报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誓师大会上的讲话》(解放日报革命造反联合司令部办公室,1968年1月6日)摘要:

      巩固和发展报社的大联合,争取在春节以前成立《解放日报》革命委员会。

      《徐景贤同志对市委、市人委机关联络站及部分区级机关造反派的讲话(解放日报革命造反联合司令部办公室,1968年1月16日)摘要:

      我们上海机关的局面,春桥同志也讲过,比之于上海的红卫兵,比之于上海的工人要起来得晚;旧上海市委受到冲击了,但是下面,旧市委的各部委、办公厅,各处、室,旧市人委的各办公厅,它的局以至包括下面的区委,区人委、县委、县人委等等的机关,这一方面的阶级斗争盖子还没有很深入的揭开;有人写了很长的文章,北京有篇文章叫做"四·一四"思潮必胜,它的核心思想就是造反派只能打天下,不能坐天下。我们上海不是有了"共向东"吗?这就是"四·一四"思潮的代表者。

      《文艺界通讯》第15期(湖北省直文艺总部,1968年1月16日)摘要:

      上海市革委会负责人徐景贤同志在上海文艺界座谈会上的讲话;

      "文艺界动态":自文汇报发表"在大批判中树立革命文艺队伍"这篇有原则性错误社论后,上海戏剧学院革命狂妄小将当晚在文汇报社开展了激烈辩论;张春桥最近在接见文汇报、解放日报社的编辑人员时指出:你们有严重右倾。

      《政法战线》第18期)(上海政法界斗批改联络站,1968年1月17日)摘要:

      全市司法干部举行大会,大揭阶级斗争盖子;

      彻底揭开民政系统的阶级斗争盖子(民政局革筹会大批判组);

      敌人在哪里作案,就在哪里揪出来;

      红小兵勇擒反革命。

      《政法战线》第19、20合刊(公判大会筹备处、上海政法界斗批改联络站合编,1968年1月24日)摘要:

      全市举行万人公判大会,判处一批现行反革命分子;

      群众专政胜利万岁(社论);

      市革委会负责同志在公判大会上的讲话。

      《教育革命》1968年第2期(上海市大专院校《教育革命》编辑部,1968年1月25日)摘要:

      陈永贵同志与红卫兵座谈教育革命;

      老工人怒斥"两种教育制度";

      关于理科体制改革的几点看法;

      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复课闹革命的根本;

      必须彻底揭开就教卫部的阶级斗争盖子;

      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杨西光的黑班底统统挖出来;

      对目前文艺界清理阶级队伍的若干意见;

      教改简讯。

      《武邮电讯》(钢二司武汉邮电学院电讯社编,1968年1月26日,第13期)摘要:

      谢副总理12月23日介绍上海修改党章工作情况;

      张春桥同志对修改党章的意见;

      纯洁造反派队伍--张春桥同志11月29日在上海工总司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开展对敌斗争--徐景贤同志12月20日在宣传系统清理阶级队伍大会上的讲话;

      如何正确识别好坏干部--走访中央、国务院接待站纪要。

      《造反》第35期(上海出版系统《造反》编辑部,1968年2月6日)摘要:

      拥军公约(上海出版系统革命造反联合指挥部);

      谁反对出版毛主席著作就打倒谁;

      刘邓黑司令部反对《毛主席诗词》出版罪责难逃;

      刘邓黑司令部破坏《毛主席语录》罪证如山;

      刘邓黑司令部破坏毛主席著作民族文字版罪行累累;

      刘邓司令部破坏毛主席著作外文版出版罪该万死;

      刘邓黑司令部破坏毛主席画像出版罪大恶极。

      《红卫战报》总第62期(上海中等学校红代会,1968年2月24日)。

      《教育革命》1968年第4期(上海市大专院校《教育革命》编辑部,1968年3月1日)摘要:

      乘东风,展红旗,将革命进行到底--热烈欢呼上海高校大好形势;

      围剿派性,建立革委会的体会(上海体育学院革委会);

      决不为派性争席位;

      怒揭常家王朝刁难刘浩德同志入党的罪行;

      撕下反革命两面派王申酉的"老造反"画皮(华东师大);

      我班是如何通过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坚持复课闹革命的;

      陈丕显是"两种教育制度"的吹鼓手;

      是彻底的革命派,还是党的"同路人";

      看,旧的高校招生制度是什么货色。

      《王少庸同志在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扩大会议上讲关于专案工作(1968年5月6日下午)》;

      《财贸战报》1968年8月7日(上海财革会)摘要:

      四川饭店改得好;

      挖出一个反革命集团(卢湾区);

      坚决贯彻中央"布告",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造反》第43期(上海出版系统《造反》编辑部,1968年5月)摘要:

      粉碎这股妖风(右倾保守、右倾分裂和右倾分裂);

      旧市委包庇罗竹风罪责难逃;

      是资产阶级代理人,不是什么"老造反"(上海书店金猴战斗队)。

      《财贸战报》第54、55期合刊(上海财革会主办,1968年8月7日)摘要:

      打倒反动的"多中心论";

      阳光照亮了海光厂("七·三"、"七·二四"布告以后)。

      《文艺战报》第64期(上海文艺界革命造反委员会主办,1968年8月18日)摘要:

      彻底摧毁上音资产阶级顽固堡垒;

      电影译制厂是怎样清理阶级队伍的。

      《体育战报》第65期(上海市体革会、上体司主办,1968年8月24日)摘要:

      毛主席论工人阶级的领导作用;

      工人阶级是体育革命的领导力量(社论);

      必须执行毛主席关于对敌斗争的政策;

      彻底打倒沈家麟;

      彻底批判修正主义体育路线。

      《中共中央文件  中发(68)144号》(中央同意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关于在产业工人中有步骤地发展新党员的请示报告》,1968年9月29日);

      《造反》第58期(上海出版系统联合指挥部,1968年9月)摘要:

      驳"吃亏"论;

      斥"斗批走";

      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工人阶级能够领导一切;

      剥开"三十年代文艺专家"丁景唐的画皮。

      《文艺战报》第81期(上海《文艺战报》编辑部,1968年11月30日,8开)摘要:

      我们是怎样开展革命大批判的(驻文化系统院场工宣队);

      论上海文艺界的两条路线斗争(上海工人革命文艺创作队);

      "二月逆流"黑干将是上影牛鬼蛇神的黑后台(上海电影系统 飞鸣镝);

      工人阶级是文艺革命的主人--译制《广阔的地平线》的体会。


      《高举党的"九大"团结、胜利的旗帜,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乘风破浪,奋勇前进--在中共上海市徐汇区代表大会上的工作报告》(中共上海市徐汇区核心小组,1970年9月7日)。

      《胡守均小集团的有关材料》(复旦大学"胡守均小集团"专案组,1970年3月)。

      《徐景贤同志在华东七省市教材改革经验交流会上的讲话》(1973年1月22日)。

      王秀珍:《我的初步揭发和交代》(上海市区、县、局党员负责干部会议秘书组,1976年11月11日);

      王秀珍:《我的第二次揭发和交代》(上海市区、县、局党员负责干部会议秘书组,1976年11月25日);

      《徐景贤的补充揭发交代》(上海市区、县、局党员负责干部会议秘书组,1976年11月25日);

      《上海市委办公厅文件》沪委办(1977)19号(上海市揭批"四人帮"及其余党的反革命罪行大会发言材料,包括批判马天水、陈阿大、于会泳、徐景贤、罗思鼎、原上海市委写作组,以及反军罪行等)。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