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2275阅读
  • 0回复

王笑笑:我所亲历的河北省政府被夺权的经过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由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从一九六六年五月到一九六七年一月已经开展了八个月,以刘邓为首的“走资派”一大片已被打翻在地,造反派们耀武扬威,党政已处于半瘫痪状态,全面内战越演越烈。在这种情况下,省委书记林铁和省长刘子厚,以及其他省委和省政府的领导都不见了,有的被造反派控制了,有的失踪了,只有杨一辰副省长主持日常工作。

  一九六七年一月中旬,在杨副省长主持下召开了全省春荒救济会议,部署春荒救济工作。

  当时我是单身,作为会议留守人员吃住在办公大楼三楼。

  一月二十三日夜十二点左右,楼道里杂乱的脚步声、呼喊声和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披衣下床,隔门问道:“什么事?夜半三更的,叫什么什么门?”

  “少废话,赶快开门!”

  “你们是干什么的?有事明天再来不成?”

  “我们是省地市三级造反联合总部的!再不开门,我们就踹开了!”

  我一听来者不善,只好乖乖地把门打开了。

  涌进来三个青年人,气势汹汹,左顾右盼,好像在寻找什么:“就你自己吗?”

  “就我自己,没有别人。你们干嘛?”

  “赶快跟我们走,下楼!”

  我回到床上穿衣服,穿上棉袄棉裤,还没有来得及穿上右脚的袜子,他们就等不及了,硬推着我走下了楼。

  一月份的天气,寒风刺骨。好在当时年轻,经得住严寒。

  那天夜里特别黑,没有月光,连星光都很黯淡,看不清人们的面孔,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人影在晃动。

  在办公楼和大门之间的广场上,十几个青年人在吆喝着,让我们站好队。我们一字排开,约有十五六个人,大气不敢出,等候处理。

  来人中一个小伙子站在我们队伍的前面,约有二十左右岁,一米七五左右高,开始给我们训话:

  “告诉你们,上海“一月革命”风暴已经夺了上海党政大权。我们积极响应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号召,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省地市三级造反派联合起来,夺省地市三级党政财文大权。你们要积极配合,不得有误!否则,立即镇压!”伴随着严厉的言辞,右手从空中往下一压。

  我们鸦雀无声,听他们训斥。

  然后,让每个人自报家门:家庭成分、分管什么工作,担任什么职务。

  我们不敢有误,一一作答。

  在队伍中有一个个子比较高的人,戴着猴式帽子,看不清他的脸庞。经他自报,才知道他是杨一辰副省长。

  我自报家庭成分是贫农,站在了另一行列中,以示优待。看来血统论起了作用。

  弄清每个人的身份以后,就押送着有关人员进了办公楼。我回到寝室继续睡觉。

  第二天清晨,得知政府大印被造反派掠走,大楼被他们占用。我们的会议只好中途结束。

  无数先烈夺取的政权就这样丢失了!

  那些在革命战争年代出生入死的开国元勋们怎么就这样不堪一击呢?是出于对毛主席的愚忠,还是为了保住自己身家性命不敢反抗呢?


原文地址: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mjls/2012/1205_72373.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