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80阅读
  • 0回复

水陆洲 关于湖北的“反复旧”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关于湖北的“反复旧”

节录:水陆洲 著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论》第二节

一九六九年初﹐單位的人來家裡抓胡厚民,他跑到了青島﹐見到了青島市革委會主任杨葆華。促成胡厚民下決心回武漢發動“反復舊”。
胡厚民在協和醫院住院﹐請朱鴻霞﹑夏邦銀﹑郭洪斌(Z口區房地局工人﹑工總組織部長)﹑田國漢(湖北印刷廠工人﹑工總宣傳部長)等巨頭先後上門找吳焱金。胡厚民出院後﹐邀吳焱金到他家去了一次。講了抓他的經過和青島之行﹐他說‘反復舊’不搞不行﹐最好是由朱鴻霞﹑李想玉﹑吳焱金三個人出面掛帥牽頭。

一九六九年三月十七日﹐“反復舊”打頭炮的是武鍋的王光照。王特地選了對工總大逮捕的兩周年紀念日,在廠門口貼出大字報﹐標題是《列寧選集》中的一句話“我們決不半途而廢”﹐這與朱﹑李﹑吳署名的《人類解放我解放﹐灑盡熱血為人民》大字報﹐拉開了武漢“反復舊”大幕。胡厚民又叫朱鴻霞﹑吳焱金﹑王光照等人上街演講﹐講保守派怎麼回潮﹐造反派為什麼受壓﹐為什麼要“反復舊”。王光照在“反復舊”中﹐在全市各單位一共講了60場大型報告會﹐與他同臺演講的有丁家顯(武漢測繪學院學生﹐鋼二司勤務組成員﹐武漢市革委會常委)﹑吳焱金﹑朱鴻霞和李想玉等人。他概括的是:軍宣隊拿“三條扁擔”﹑“三根繩子”壓造反派﹐“三條扁擔”是指“派性﹑打砸搶﹑搶槍亂軍”三條罪名﹔“三根繩子”是指造反派“想當官﹑想入黨﹑造反動機不純”三條罪名。

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胡厚民等人在漢口工藝大樓街頭召開“反復舊誓師大會”。大會由胡厚民主持﹐朱鴻霞和吳焱金分別講話﹐有數萬人參加大會﹐把中山大道堵塞得水泄不通。

一九六九年四月底﹐中央通知將湖北省﹑武漢市革委會常委以上群眾組織代表接到北京京西賓館。胡厚民敏感到中央某些人打算隔離造反派頭頭與群眾聯系﹐要壓制造反派捍衛“文革”成果的努力﹐臨走前指派郭洪斌﹑方斌(工總武漢客車制配廠頭頭)當“反復舊”負責人﹐交代說﹕我們去北京以後﹐不能打電話﹐也不能寫信﹐你們在武漢鬧得越歡﹐越有利于問題的解決。
一九六九年四月底﹐中央通知將湖北省﹑武漢市革委會常委以上群眾組織代表接到北京京西賓館开会。
胡厚民认为:中央某些人打算隔離造反派頭頭與群眾聯系﹐要壓制造反派捍衛“文革”成果的努力。臨走前,他指派郭洪斌﹑方斌(工總武漢客車制配廠頭頭)當“反復舊”負責人﹐交代說﹕我們去北京以後﹐不能打電話﹐也不能寫信﹐你們在武漢鬧得越歡﹐越有利于問題的解決。

一九六九年五月初,周恩來﹑陳伯達﹑康生﹑葉群﹑黃永勝﹑李作鵬﹑邱會作等第一次接見湖北﹑武漢群众组织代表
進場後每個人發了一份鉛印的有關“反復舊”的資料。其中第一篇就是朱﹑李﹑吳三人署名的大字報。
周恩來第一句話就問﹕哪個叫胡厚民﹖
胡厚民坐在較遠的地方﹐站起來回答了。
“你坐過來﹐我今天要領教領教你。”
周恩來問﹐“‘反復舊’是你發動的嗎﹖”
胡厚民說﹕是我們大家一起搞的。
周恩來又問﹕“你是根據誰的指示﹖你‘反復舊’的依據是什麼﹖”
胡厚民回答﹕“我是領會中央的意圖。”
周恩來問﹕“中央什麼時候說要‘反復舊’﹖”
胡厚民說﹕“中央兩報一刊中提到的﹕反對復舊。”胡厚民舉了很多例子。
周恩來問康生﹕“康老﹐你有什麼看法﹖”
康生把“‘反復舊’的資料翻了一下﹐問了署名的三個人是誰。
康生說﹕“你們現在都還年輕嘛﹐‘人類解放我解放﹐灑盡熱血為人民’﹐你們的雄心壯志還不小。你們對馬克思主義了解有多少﹖從文章中看不出來。現在形勢大好﹐復什麼舊﹖黨的九大召開了﹐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佔統治地位嘛﹐你們是反哪個的復舊﹖”
康生(談到周恩來在上海搞工人運動﹐出生入死﹐那才是灑盡熱血為人民。)聽說武漢市還在搞“反復舊”﹐根子就在你們﹐你們要做工作。
陳伯達也講了話﹐大概意思也是你們不能再搞了。
葉群講話說﹕“我也算你們半個老鄉。你們年輕氣盛﹐看問題不全面﹐有盲目性。也許你們受了委屈﹐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你們應該按正常的組織渠道反映情況。你們不是普通群眾﹐你們不應該搞這麼大的動作﹐你們在全中國全世界都造成了影響。毛主席﹑林副主席都知道這個情況﹐派我們來就是做你們的工作的。你們今天談的情況﹐我回去以後會向林副主席報告的。你們可以寫信回去說服他們不要搞了。”
接見後﹐胡厚民對吳焱金說﹕機會來了﹐你把接見的情況寫下來,對武漢方面說﹕方針不變。說中央沒有拿出解決問題的方案﹐我們只有繼續搞﹐才能反映群眾的呼聲﹐促使中央解決問題。信是由胡厚民口述﹐由吳焱金執筆﹐落款仍是朱鴻霞﹑李想玉和吳焱金。

一九六九年五月,在”反复旧“运动中,原“北、决、扬”成员萧务农创办了叫《百舸争流》的刊物,
他又把被打垮的《扬子江评论》的成员聚集在一起。这些人又为“反复旧”的人制定了纲领式的东西,基本思想是使“工代会”和同级革委会平起平坐,并使后者服从前者的监督。这一提议成了他们的口号。

一九六九年五月中旬,周恩來﹑陳伯達﹑康生等第二次接見湖北﹑武漢群众组织代表
周恩來問:是怎麼回事?要你們給武漢做工作,武漢的火怎麼越燒越旺了呢﹖
胡厚民說﹕我們做工作群眾也不一定聽﹐他們有切身的問題未解決﹐你把問題解決了﹐就是不做群眾工作﹐群眾自然就不鬧了。
康生聲色俱厲地說﹕群眾的工作做不了﹐頭頭的工作你們也做不了﹖﹗你們的部下﹐你們怎麼不能做工作﹖你這個理由是站不住腳的。不是工作做不了﹐是你們沒有做工作﹐甚至做相反的工作。你們不要搞兩面派﹐不是做不做工作的問題﹐而是革命還是反革命的問題﹗你們不要以為不做工作中央拿你們沒辦法了。
陳伯達﹑葉群﹑黃永勝講得比較緩和﹕你們不能再搞了。周總理身體這麼不好﹐工作這麼忙﹐為了解決你們的問題﹐一個通宵一個通宵地陪你們談﹐姑且不談大道理﹐不知能不能感動你們。

一九六九年五月二十日晚上﹐中央领导人在人民大會堂第三次接见武汉的群众组织代表…
周恩來說﹕毛主席很關心你們﹐責成我們拿出一個解決武漢“反復舊”問題的方案。
周恩來拿出“五二七指示”草稿的打印件發給每個人看了﹐大家提了一些意見。意見提得最多的還是朱鴻霞和胡厚民﹐周恩來在現場用鉛筆對文件進行修改﹐修改後又給朱鴻霞和胡厚民兩人看﹐並解釋有些意見不能採納。還說如果沒有大的意見﹐就這樣定了。
吃完夜宵後﹐放映《南京長江大橋》紀錄片﹐周恩來對代表们說﹐這一次﹐不能再反復了﹐除了做下面的工作﹐你們這次來的人中還要統一思想(暗指胡厚民)﹐周恩來握著朱鴻霞的手說﹕我相信你們。

一九六九年五月二十五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关于解决武汉“反复旧”问题的报告
湖北省、武汉市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主流是好的,但是省、市革委会在具体工作中,也存在一些缺点和错误。主要问题是:对毛主席的各项无产阶级政策,没有很好抓典型,总结经验,因而落实得不够好。“稳、准、狠”地打击一小撮阶级敌人,在准字上狠下功夫不够,个别单位甚至有逼、供、信和扩大化现象。在工作态度和作风上不够深入、细致和谨慎。对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新生力量关心、爱护、帮助和培养不够,致使他们常常受社会上错误思潮的影响。

一九六九年五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同意“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关于解决武汉‘反复旧’问题的报告”的批示:
武汉市、湖北省革命委员会于一九六八年一、二月相继成立后,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就对斗、批、改说,也有一定成绩。这是运动的主流。但由于缺乏经验,他们没有很好地试点,抓典型,总结经验,落实政策,以点带面,在工作作风上又不够细致谨慎。这些缺点、错误应该纠正,但不能因此并在社会上错误思潮和无政府倾向的影响下,提出所谓“反复旧”运动,把矛头指向省、市革委会、人民解放军和革命干部,把三代会、首先是工代会置于一切之上。这样做,是不合毛主席关于革命大联合、革命三结合和一元化领导的教导的。
在“九大”开幕以后,武汉市工代会主要负责人和省市革委会的个别同志,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在武汉市发动了所谓“反复旧”运动。他们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歪曲毛主席关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学说和“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教导,把工代会凌驾于革委会之上,把矛头指向解放军,指向革委会,指向革命干部。这在实际上就背离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不利于贯彻执行“九大”提出的各项战斗任务。这一错误已经波及到一些专、县,对革命和生产有了一些不良后果。但这还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一九六九年九月二十日,周恩来讲话中有关反复旧的部分
我们讲了形势,主要是“九大”以后,产生了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党中央,各地也早已成立了革命委员会。革委会是中央肯定的。如果革委会一级有毛病,那是加强问题,改进问题,不能说今天的革委会里是走资派掌权。对新产生的中央委员会、新成立的革委会,要尊重。中央所发布的布告、通知、通令,都是经中央讨论过的,通过的,同意的,全国都要遵守、执行。有的地方还要闹,还要夺权,你夺谁的权?不是要夺无产阶级的权吗?这就不简单是极“左”。如果不改,还要闹,后头就必然有坏人。这就值得注意。反复旧,湖北现在还闹。起初出在山东,山东的反复旧传到湖北。他们出版刊物,叫做《扬子江评论》,说什么现在是走资派当政,他们提出要农村包围城市,大搞秘密活动。他们的这种做法,其性质基本上是一九六七年的“五•一六”活动。他们秘密搞,还散发传单。阶级斗争在国内还会有起伏。这样来一下也好,把敌人暴露了。

一九六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对武汉问题的指示
(二)根据现在看到的材料,在武汉市出现的所谓“北斗星学会”、“决派”这类地下组织幕后是由一小撮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假借名义、暗中操纵的大杂烩。那些反革命分子的目的,是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反革命复辟。他们不择手段,制造谣言,散布各种反革命的流言蜚语,混入群众组织进行挑拨离间,大刮经济主义、无政府主义的妖风。对这类反革命的地下组织,必须坚决取缔。
(三)所谓《扬子江评论》,是一些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幕后操纵的反动刊物,肆无忌惮地大量放毒,必须查封。《扬评》的主要编写人员,应由湖北省革命委员会责成有关机关审查,按其情节轻重,分别严肃处理。
(四)对老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王盛荣、国民党反革命将领干毅、老国民党特务周岳森等犯,必须立即逮捕,依法惩办。


http://www.60nd.org/Article_Show.asp?ArticleID=133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