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993阅读
  • 0回复

梧州地区一九六八年大事记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梧州地区一九六八年大事记
(广西文革参考资料)
 
   
元月下旬,湖南“湘江风雷’造反组织派人到贺县策动该县“4.22”派(即“造反大军”)抢枪。他们以旧当铺为据点,贺县公安局“联指”组织攻打几次不下,要求梧州地市“支韦”派(“联指”)派人支援。于是,地专“大筹
处”即派韦焕荣(专署林业局干部)、荣丕实(专署农业局副局长)带领九十人到贺县参加攻打,二十九日晚攻下,“造反大军”被打死一人。
三月九日,地区林业局革命领导小组成立。这是地专机关根据毛主席“革命委员会好”的指示第一个重新组织的新领导班子。当日,地专机关领导干部、梧州驻军、梧州地市群众组织代表等一千多人在专区礼堂隆重庆祝。《梧州农民报》十二日以特大新闻在第一版用整版篇幅进行了报道,并以“西江岸上一曲凯歌”为题发表评论,为推动各级“革委会”或“领导小组”成立造舆论。
三月二十日,梧州军分区正式接管地区公、检、法三家,成立梧州地区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军分区副司令员李钱荣任主任、邹春修(军分区“支左”干部)任主任,并于当日地区公安处召开成立大会,举行军管仪式。
三月二十八日,富川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委员53人,其中常委9人。主任王凤歧(县委副书记),第二副主任:李景文(县武装部长),副主任j任现春(县委副书记)、孙举(县武装部政委)。
四月五日,岑溪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委员59人,其中常委8人。主任:郭景祥(县武装部政委),第一副主任:谢奕(县委书记),副主任:田久泰(县武装部长)、彭振洲(县委副书记)。
四月七日,贺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委员56人,其中常委9人。主任:罗雄(县委书记),第一副主任:杨康民(县武装部长),副主任:陈金岭(县武装部致委)、吴启明(副县长)、杨积良(县财办副主任)、于德江(副县长)。
同日,藤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委员58人,其中常委10人。主任:周会敏(县武装部政委),第一副主任:黄海源(县委副书记),副主任:  宋熙顺(县武装部长),、张光裕(县委副书记)、麦展农(副县长)。
四月十一日苍梧县和钟山县革命委员会同时成立。苍梧县革委委员4 6人,其中常委8人。主任:温学义 (县武装部长),第一副主任:李选殿(县长),副主任:时光(县武装部政委)。
钟山县革委委员5 7人,其中常委11人。主任:薛廷和 (县武装部长),副主任:粟文杰(县委组织部长);蔡贤 (副县长)、孟凡久(县武装部副政委)、李云龙(县委农村政治部主任)。
四月十三日,蒙山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委员43人,其中常委9人。主任:万梦章(县武装部政委),第一副主任:杨承良(县委副书记),副主任:李臣(县武装部长)、张朝德(副县长)。
四月十五日,昭平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委员51人。其中常委9人。主任。冯振华(县委书记),第一副主任:孙开元 (县武装部政委),副主任:常忠林(县武装部长)、许家政(县委副书记)、潘海梅(副县长)、张振清(县武装部副部长)。
梧州市“联指”和“造反大军”,在四月十三日因游行发生冲突致双方各被打死一人并打伤和抓走一批人后,当天下午,  “联指”、“造反大军”均分别到驻军6908部队、军分区、市武装部抢枪,双方再次进入武斗紧急战备状态。四月十七日,梧州市“联指”进攻“造反大军”华安旅社、东中路小学据点。四月十九日晚ll时30分,南环路一带被火烧,
两派均指责对方纵火,是“反革命”,随后,梧州市“联委”于当晚,地专“大筹处”于二十二日先后宣布参战,共同围剿“4.22造反大军”各据点。
四月十四日下午,梧州专区工人、贫下中农、红卫兵、职工干部代表大会(简称“四代会”)在地区礼堂开幕,到会代表八百多人。至十七日止,历时四天。大会由大会主席团成员、梧州军分区司令员宋瀛洲致开幕词;主席团成员、军分区政委张耀先作报告。主席团成员、军分区副司令员杨向荣致闭幕词。这次大会,主要内容和任务是:以斗私批修”为纲,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开展革命大批判,正确对待干部,“审查、帮助专区一级革命领导干部,支持他们站出来”。根据会议这一要求,最后经过酝酿讨论,选举产生了梧州专区的“三结合”临时权力机构——“梧州专区革命委员会”(成员名单在后另列)。
在这次会议期间,钟山县代表在地专大院看到该县望高公社新村大队农民刘新华上访回来,认为他乱告状企图翻案(公安局曾定为坏分子),因而群起把其殴打致重伤,次日死亡。这一事件,当时无人制止,也不追究,这在到会代表中造成很坏影响。
四月二十三日,地专“大筹处”改名为“梧州地专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简称。地专联指”)。改称后主要负责人是霍培强、陈维、郭志斌(公安处干部)等。
自四月十七日地市“联指”派联合围攻“4.22造反大军”各据点后,由于“联指”派人多武器好。兵力占绝对优势,所以“造反大军”节节败退,到五月四日只剩下人民银行最后一个据点。当日晚上,地专政法兵团参加.
长期进行武斗的局面宣告结束。这次武斗,给梧州市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失,据统计,光被火烧掉的公私房屋约二千多闻,共38万平方米,受损害群众3800多户,19211人。
五月六日,梧州市武斗结束后,地市“联指”派把在武斗中抓到对方的大部分人员送到市青年官和钱鉴监狱关押起来,接着又四出搜捕所谓有问题的人。地专“联指’一些人分成几个小组,于五月十日晚从钱鉴开车到地委大院等地直单位,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非法把地专机关三十多名干部、职工抓到钱鉴监狱关押。该监狱主要由梧州市“联指”派负责管理。关押人数,最高达700多人。地专“联指”头头陈维、霍培强、谭金锡等先后到过那里布置“工作”和了解情况。而“地专联指”派到监狱具体负责审理的有陆志琛(专区水电局技术员)、秦亮超、唐忠’民等30多人。
被抓到钱鉴监狱关押的人,遭到非法审讯和人身摧残,其中被杀害的有50人。五月二十日梧州“联指”开庆祝武斗胜利大会,一次便从监狱用汽车拉了12人到梧太公路八公里处枪杀。地专机关被关押在那里的人中,虽未有被杀害的,但有的却受到严刑拷打和折磨。
五月二十三日,经自治区革筹小组批准(四月二十四日下文),梧州专区革命委员会宣告正式成立。由79名秃员组成。主任张耀先(梧州军分区政委),第.一副主任张容林,副主任宋瀛洲(军分区司令员)、里林、谭光。常委23名:张耀先、张容林、宋瀛洲、里桥、谭光、杨向荣、傅享逋、张文卿(副专员)、李钱荣(军分区副司令员)、魏连和(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高明远(军分区副司令员)、卢洪贞(地区财贸政治部主任)、赵凯(地区计委主任)、赵萍水(地区工交办副主任)、霍培强(“联指”派代表)、杨家武(“联指”派代表)、张杰(“联指”派代表)、伍必柱(“4.22”派代表)、黄肇森(“4:22”派代表)。暂缺四名。
专区革委会成立当天,地专机关和梧州市干部、群众以及各县代表、武装民兵共四万人在地区招待所门前广场开会庆祝。与此同时,专区八个县也分别在各县县城举行庆祝大会,共十八万人参加。
在专区召开的庆祝大会上,专区革委主任张耀先宣告:“从今天起,原梧州地委、梧州专署的党、政、财、文大权,统归梧州专区革命委员会!”
五月十一日,梧州军分区成立“军分区第三办公室”(简称“三办”)。专区革委成立后改为“梧州专区革委第三办公室”。由军分区“支左”干部主管,工作至一九七三年十一月结束,历时五年多。
该室下设定案组、外调组、清档组。其主要任务一方面是直接对一批所谓有政治历史问题的干部进行立案审查;二是布置、检查、指导各县“三办”和以后专区104干校专案组的业务,并审理他们上报的案件。据统计,在地、县“三办”成立期问,总共审查了各级干部3189人,其中厅级4人,处级34人,县级398人,一般干部2753人。这些被扣上各种莫须有罪名的干部。在受审期间,一般都被送往各县干校专设的“专政班”或“牛棚”边劳动,边受审,其中不少人在被审查过程中经常遭到游斗、捆绑、斗打、罚跪、捆晒、关押、秘密审讯等,受尽折磨。“三办”工作由军分区傅享通直接抓。具体负责人:军分区先是梁聚俊,后是尹殿臣;地方干部是林运华(地委组织部副科长)。
五月二十四日,座落在钟山、贺县的平桂矿务局两派对立局面还未结束,贺县、钟山、富川、昭平四个县和梧州地市“联指”派和民兵在军分区的支持和一些县人武部的策划下,前后组织了约一万人到平桂围剿“4.22”派。这场围剿,规模大,斗争残酷,伤亡大,持续时间长。从五月二十四日开始到七月十七日,历时五十多天,“联指”派把分散在新路矿、里松矿、西湾地区、珊瑚矿这四个矿区的 “4.22”派逐个击溃。至此,在梧州地区各地武斗全面结束。据有关方面统计,这次围剿,双方共死亡四百多人,平桂局有223人是被“联指”派抓到后打死的。
在这次武斗中,围剿里松、新路矿是由贺县武装部带领民兵进行,围剿珊瑚矿区是由钟山的石龙、迥龙、同古、贺县的公会、昭平的樟木、黄姚等公社民兵和珊瑚矿“联指”联合进行。西湾是由钟山、贺县、富川、梧州市、地区及平桂局“联指”派和民兵参加了围剿。并成立前线作战总指挥部。总指挥:邹富金(平桂局“联指”负责人)。副总指挥:刘金辉(钟山县保红负责人)、刘泉江(钟山县革委常委、 “保红”负责人)、申恒亮(贺县“保红”委员)、钟兆新 (贺县“保红”总指挥)、杜海楼(梧州市“联委”负责人)、张炳坤(梧州市“联指”负责人)、杨子明(平桂“联指”负责人)。军分区副政委傅享通在地区“联指”武装班出发平桂时,对韦焕荣作了三点指示:一不要乱杀人,二要注意后方,不要太空虚,三要做好梧州“联委”和“联指”的思想工作,回来搞大联合。五月底傅享通在贺县主持召开的贺、富、钟三县武装部领导会议上,决定把广州军区存放在贺县的各种弹药等战备物资运到钟山。钟山县武装部即发给民兵。七月初,李钱荣(军分区参谋长,后为副司令员)、李昆(钟山武装部副部长)曾参加研究攻打西湾及黄花山的会议。地专“联指”谭金锡也参加了这次会议。西湾武斗结束后,为表彰所谓参战有功人员,地专“联指”还于七月十五日在专区礼堂召开了约有一千人参加的庆功大会。“联指”头头霍培强、陈维、杨家武、谭金锡主持,并分别为参战人员戴大红花,发纪念品。会后上街游行。
五月二十五日至三十日,专区革委召开第一次全会。其中一个主要内容是布置“深入持久地开展革命大批判,把公开和隐藏的阶级敌人挖出来”。革命大批判的具体内容“就是批判以中国赫鲁晓夫为代表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批判其在广西和梧州地区的代理人所散布的反革命修正主义黑货……,批判《今日哥达纲领》和“邕江风雷”的《三.二九声明》等等。同时指出:革命大批判要抓好活靶子,要“顺藤摸瓜’、“更好地开展揪黑手、查坏人的工作”。
六月三日,地专“联指”为了给不同观点的干部群众定罪,把在一九六七年十一月成立的地专及各县“反迫害联络站”定为反革命组织,他们写了一份《关于梧州地区反迫害
联络站初步调查报告》分送广西革筹、广西军区、梧卅专区革委、梧州军分区、公、检、法军管会以及各县入武部,要求查处。使在《报告》中被点名的三十多人有些受到审查迫害。
六月五日,梧州市在全市范围内将在武斗中的所谓纵火犯进行大游斗。地专“联指”由霍培强、陈维等人主持,在地专大院灯光球场召开“主动地不停顿地向阶级敌人进攻誓师大会”。会后用四部汽车把吴赞之、张国志等二十六人押上街参加市的大游斗。其中吴赞之数人被捆绑殴打。
六月十一日至七月一日,梧州专区革委会和军分区党委在苍梧县石桥公社石桥大队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参加人员,有地、县革委领导成员,地专各机关领导班子成员,地、市各县、区、社部分专职武装干部共二百多人。举办这次学习班的目的,据专区革委会关于开办学习班的通知和《梧州农民报》报道:是为了提高各级领导班子的“路线斗争和阶级斗争觉悟、认清阶级斗争新形势、新特点、新动向,加强阶级斗争观点,以便带领群众向阶级敌人主动进攻。深入持久开展斗、批、改,要把各县领导班子建设成为“三忠于”(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革命化领导班子。学习班举办了阶级斗争展览,开展忆苦教育和“三忠于”活动。
六月上旬,专区革委大批判领导小组成立。在专区革委会政治部领导下进行工作,领导小组人员有陈忠先、陈维等。二十二日,经革委常委讨论决定成立“梧州专区革委会斗批改办公室”。(即由原大批判领导小组改为斗批改办公室)。地专各战线相应成立了斗、批、改领导小组。
斗、批、改办公室由专区革委第一副主任张容林和革委常委、军分区副政委傅享通直接抓。斗、批、改的任务和内容主要是全面反击“三右一风”(右倾机会主义,右倾分裂主义,右倾保守主义,右倾翻案风)和开展“三查一清”(查走资派幕后操纵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查五类分子破坏活动。清理阶级队伍),查黑线,斩黑手,挖黑班子。方法是分别举办专政对象、中层干部、全体干部学习班,同时组织干部大会批斗所谓走资派。
六月初,专区革委会成立后不久即开始筹建“梧州地专保卫红色政权指挥部”(简称“保红指挥部”)。在一次酝酿成立的会议上,军分区副司令员、地区公检法军管会主任李钱荣说:“上面有文件指出,成立‘保红指挥部’,要推广广东经验,不但地直机关要成立,而且八个县也要成立”。
七月六日,地区“保红指挥部”正式成立,指挥长霍培强,
副指挥长杨家武,谭金锡是地区公检法军管会派到该组织的负责人。为了统一行动,便于梧州军分区领导,七月二十日,地、市联合成立“梧州地区保卫红色政权指挥部”。并且于当天上午九时在北山中山纪念堂举行有数千人参加的成立大会。专区革委主任张耀先,副主任张容林出席,并宣读了指挥部负责人名单。指挥长霍培强,副指挥长张炳坤(航运局干部),政委张耀先,副政委张容林。指挥部下设政宣、保卫、武装、后勤部等,地点设市海员俱乐部。在此前后,专区各县均相继成立“保红指挥部”。
专区“保红指挥部”成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非法活动。他们私设监狱,关押所谓有问题的人,仅地专机关,被非法拘禁的便有33人。对这些人,“保红”除用办学习班的办法诱使他们供认“犯罪事实”外,有的还被刑讯逼供、游斗。
八月十九日,根据军分区指示,地、市联合的“梧州地区保红指挥帮”分开,各自负责自己地区的“对敌斗争任务”。十二日,地区“保红指挥部”发表第一、第二号公告,并印刷三千份散发各地。号召向“阶级敌人”进攻。一九六九年初,地区、各县相继成立“一O.四”干校或“五.七”干校后,干部集中干校搞斗批改,地区“保红指挥部”活动也就停止了。
七月初,地专农口战线“联指”造反派,与贯彻专区革委石桥“抓阶级斗争”学习班精神为理由,首先在地专机关刮起所谓十二级台风。他们对地委副书记吴赞之、副专员严敬义、李墨林、农村政治部主任晨光、农办副主任范克武、王献忱等一批领导干部进行抄家、“展览”、游斗。接着,各战线也对一些领导干部采取同样行动。七月九日,在地专“联指”头头霍培强、陈维人的策划下,在地专大院球场召开了一个“不断地向阶级敌人发动猛烈进攻誓师大会”,他们将整个地专机关的所谓走资派、叛徒、特务、反革命、牛鬼蛇神、二月逆流黑干将、小爬虫等125人挂上黑牌。集中在球场示众、照像、游斗。时值洪水上街,部分人还被拉到礼堂东侧罚站在水中。
在这次集中游斗后,一方面,有的被抄斗的领导被赶出书记、部长宿舍,在其地方每户给一间房间挤住。同时每人每月只发12元生活费。另外,责令一部分领导干部自己请小船到各有关地专单位向“革命群众”认罪、请罪、接受批斗。原财办副主任陈仁。有一天到专区粮食局“请罪”,刚走进会议室,便被该单位的造反派用拳、棒乱打致昏迷,后将其推出水浸的街道,幸好被一船家救起才免于一死。    
七月中旬的一天,平乐县参加“4.22”派的桂庚生逃到地区印刷厂一熟人处,被该厂“联指”造反派抓起送梧州大厦五楼关押。地区工交战线造反派头头黎朝铿闻知后,当即与印刷厂黎海南等到关押地方进行审讯和斗打。二十日,平乐“联指”派得知桂在梧州被抓起,随即派专车到梧州与黎朝铿联系,在研究对桂移交和处理的意见时,黎同意平乐方面提出的就地把桂杀掉的意见。二十三日在黎朝铿派人派车护送下,他们把桂拉往市郊进行杀害。
七月二十四日,专区革委和梧州军分区在专署礼堂联合召开“捍卫、落实毛主席批发的《七.三布告》和‘七.一八’批示誓师大会。地专机关于部和军分区干部、战士共二千多人参加。专区革委第一副主任张容林、军分区负责人傅享通出席并分别讲了话。会后,向毛主席发了表忠书,表示要誓死捍卫“七.一八”批示,全面落实《七.三布告》。
接着第二天。地、市又在市体育场举行有三万多名军民参加的大会。会上军分区负责人傅享通、专区革委常委杨家武分别讲了话,动员广大群众要进一步落实《七.三布告》和毛主席“七·八”批示。会后进行游行。
七月二十六日,梧州专区革委会和梧州军分区联合发布题为“无限忠于毛主席,坚决贯彻执行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批示照办的中央《七.三布告》。其内容主要是:以最坚决态度,最快速度,最有力的措施,大宣传、大学习、大贯彻,深入开展三查(查党内走资派幕后操纵,查叛徒、特务反革命、查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的破坏活动),清理阶级队伍和开展革命大批判,向阶级敌人发起猛烈进攻,严惩一小撮阶级敌人,支持“保红指挥部”打击一小撮阶级敌人的一切革命行动,号召受蒙蔽群众反戈一击,等等。这对以后各地乱抓、乱批、乱斗、乱杀人有很大的影响。
七月下旬至九月下旬,专区粮食局残酷批斗该单位十名干部(占全局总人数的百分之二十八),其中三人在批斗中被毒打至重伤,折磨至死。
八月九日,梧州专区革委会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中心议题是:“把坚决贯彻,全面落实全国布告当作当前最大的政治,压倒一切的中心,全力以赴,大战八、九月。充分发动群众向阶级敌人发动更猛烈进攻,给一小撮阶级敌人毁灭性的打击,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为此,全会作出’了“关于全力做好宣传贯彻伟大领袖毛主席即将批示颁发的全国布告的准备工作的决定”。号召各级革委会 “立即行动起来,切实做好宣传贯彻的一切准备工作”;要求“继续抓紧全面落实中央《七.三布告》和《七.二四布告》。深入开展‘三查一清’运动,把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统统拉出来”。会后,各地积极传达贯彻了全会这一决定(注:全国布告后来没有发下)。
八月二十八日,专区革委会以梧革发(68)21号文批转钟山县石龙区全面贯彻中央两个布告,主动向阶级敌人发动猛烈进攻的做法,使该区在‘三查一清”中破获所谓暗杀集团,查地下黑班子,揪黑手,斗首恶分子等的派性斗争手段得以推广。这是贯彻《七.三布告》在梧州地区的具体化,是对专区革委第二次全会作出的“大战八、九月,充分发动群众向阶级敌人发动猛烈进攻”决定的具体实施,后果极其严重,大大助长了当时各地乱斗乱杀人事件的发展。
九月五日至十八日,梧州专区革委会和梧州军分区在梧州联合召开首次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参加会议的代表约二千人。梧州专区革委主任、军分区政委张耀先,革委第一副主任张容林、军分区副政委傅享通、副司令员孙洪、杨向荣、革委副主任谭光以及梧州市革委副主任黄德明出席了开幕式。张容林致开幕词,张耀先作报告。
这次大会主要内容和任务是总结和检阅全地区“文革”以来两年中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实现“三忠于”、“两化” (革命化、军事化)的成绩和经验;大力开展颂忠、表忠、学忠、树忠活动,把“三忠于”的认识提高到新高度,向忠字化进军,攀登忠字高峰,把“三忠于”、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群众运动推向更新阶段。
会议期间,有32个单位代表进行了“讲用”,全体代表参观了专区革委举办的“三忠于”和“阶级斗争”展览馆。以及钟山县羊头区革委会举办的“宝书发行”展览馆。会议最后一致通过向毛主席以致敬电,并向全专区发出《向忠字化进军,攀登忠字高峰》的倡议书。
大会结束后,各级各地积极宣传、贯彻会议精神。至年底,全专区广泛开展了一个“三忠于”的群众运动。如各家各户设宝书台,朝请示、晚汇报,跳表忠舞等。
十月六日专区革委会发出《关于开办原地专机关各战线、单位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开展斗批改几个问题的决定》,对原地专机关斗批改工作,决定由专区革委会斗批改领导小组(斗批改领导小组成员:张容林、傅享通、卢洪贞、霍培强、伍必柱)负责,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具体管理斗批改工作,并从有关战线抽调人到办公室作工作人员,办公室由际墨先、陈维负责。
十月十九日,专区革委会根据毛主席关于工人阶级必须占领教育阵地的指示,组织首批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送驻苍梧中学,行前,地直机关职工干部一千多人集会欢送。会上,专区革委常委霍培强讲了话,革委第一副主任张容林给工宣队赠送了纪念品。此后,地区及各县陆续分别组织七十多支工宣队进驻文化教育单位,领导上层建筑的斗、批、改。
十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地区召开政治工作会议,研究落实毛主席关于教育革命的指示,开展农村教育革命问题。专区革委会副主任里林在会上讲话,她强调“要由贫下中农掌管教育大权”、“不能再由教育部门的同志去管’,否则“就会复旧,就跳不出老框框”。要给“小学教师再教育”、 “要学石桥永安大队方法,办学习班,抓活靶子,开展革命大批判,批判中国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来改造教师思想。“教育领导机构要打破,统归区社革委领导,由贫下中农管理”。专区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张容林在总结谈到课程改革时则说:“中心是上好毛泽东思想课,一个阶级教育课,一个劳动课,文化课要突出政治,要让贫下中农上课,把课堂搬田头、工地。老师学生要参加大队的政治运动,密切配合政治运动教育学生,不能关门办学。”
十月二十八日,根据毛主席“干部下放劳动”的指示,专区革委会决定在贺县信都成立“104”干校,首批170名干部二十九日出发前往进行筹建工作。为造声势,专区革委会于二十八日晚在大院灯光球场举行有一千多人参加的欢送大会,二十九日早出发时又列队敲锣打鼓欢送。
十二月二十四日,地区革委会转发藤县金鸡公社新民大队红旗生产队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经验。说该队学校“对旧的教育制度和旧的教学方针、方法进行了彻底的改革”、 “甩开了旧课本,把毛主席语录本,  ‘老三篇’和毛主席一
系列最新指示当作主要的课本”、“阶级教育是这个学校经常进行的一门主课,参加劳动也是这个学校的一门重要课程”、“这个学校教育革命搞得比较出色,一条很重的经验就是贫下中农牢牢地掌握了教育大权,直接管理学校的斗批改”。
当时推广这些经验进行的“教育革命”,严重地影响了学校的正常教学,教育质量普遍下降。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