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904阅读
  • 0回复

广西马山攻城杀人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马山攻城杀人惨案
(广西文革参考资料)

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三日至二十七日,马山县“联指”攻打马山县城,发生了严重的杀人事件。

(一)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三日,由于受广西两派(“联指"、  “四·二二")的影响,马山县直所谓“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联合战斗兵团"等二十四个造反组织联合声明: “坚决支持韦国清(区党委第一书记)站出来和无产阶级革命派一起闹革命",形成了“支韦派”。同年九月七日,正式命名为“马山县直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  (简称联指),主要负责人潘立成(县供电所工人)、蒙汉超(县人委办公室干部)黄国山(县耕畜公司会计)、潘立章、韦克年(马中学生)、郑耀文(县委组织部干部)等。在这期间,以马山中学“红革联"等组织也提出了“坚决支持伍晋南(区党委书记)站出来同革命造反派一起闹革命”的声明,成为“支伍派"。同年九月二十九日,马山中学“红革联"等造反组织,组织一百多人到县政法、公安机关静坐;要求公安局封存武器,“支伍派"以此日期将自己的组织定名为“广西四·二二”马山县“九·二九"组织,主要负责人是黄波、韦克年(均为马中学生)。后来该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是兰春发(县民政科干事)、陆贵(县委宣传部干部)。
正当马山两大派群众组织各持所谓正确的观点开展辩论、互相攻击、谩骂和为了成立“三结合”的领导班子,相互争取领导干部支持的时候,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原县委副书记吴辅先、  “抓促"副主任陆坦善(原副县长)等四十九名科局长以上的领导干部签名贴出“坚决支持韦国清站出来和无产阶级革命派一起闹革命”的声明。另兰炳亮(原县委委员、城厢区委书记)等一些领导干部也发表“支持伍晋南站出来闹革命”的声明。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七日,“广西联指”指挥部向各地、县“联指"负责人发出了所谓《紧急通知》,鼓吹“要紧紧掌握枪杆子。此后,马山两派武斗和抢枪事件接连发生。
    (1)一九六八年元月七日,合群区合作公社(现为合作村)民兵抓到两个偷水泥的人,押送到县公安局。  “联指”成员骆建功(县计委秘书)故意写了一张“马山工总偷水泥犯韦仕耀"的牌子挂在被抓的韦仕耀胸前,被“马山工总"  (“四·二二")程宝光看见后,程说韦不是“工总"人员,要把牌子摘下来。为此,双方发生斗殴。
    (2)一月二十九日, “九·二九"(“四、·二二”下同)组织把骆建功抓到马山中学南楼审问。二十三日,  “联指”成员黄贵光、凡光等人组织二百人企图抢救骆建功,双方打石头仗,  “联指”潘立章、李华胃等十多人受伤。
    (8)二月五日凌晨四点左右,马山“九·二九”组织负责人兰春发、陆贵等人与城厢区大同公社(现是大同村)所谓“农民造反司令部”负责人韦成群(武装民兵)勾通,化装成解放军到大同诱夺民兵枪枝十三枝,子弹若干发。
    (4)二月十四日,  “九·二九”组织韦克年、罗卫邦等人以公安局持“联指”观点的干部不遵守封存武器协议为借口,组织“红卫兵"和“马山工总"人员冲击抢夺公安局枪支,并把县城内划为所谓“解放区”。
    (5)二月十五日中午,“联指”成员刘友成携特手榴弹上街,  “九·二九"成员覃中明发现后相互争夺,手榴弹爆炸,覃中明当场被炸死,刘友成被炸重伤也于当晚死亡。当天晚上“九·二九"把吴辅先、陆坦善抓到县财政局院内软禁起来,并令吴、陆和兰克渲(原县委书记)三人到县旧招待所为覃中明守灵。
    (6)二月十五日下午和晚上,  “九·二九”以“联指"杀害覃中明为借口,向据守在县新华书店的“联指"红卫兵进攻,双方打石头仗,红卫兵七人跳楼三人受伤。与此同时“九·二九"还占领了县邮电局。
    (7)二月十五、十六日,县城各单位“联指"组织的人员,相继撤离县城,分散到县城附近城厢的勉墟、南新、大球、乐墟、合隆等公社(现为村)及都安、南宁等地进行活动。
    (8)二月十六日下午“联指"发表《告全区人民书》,揭露“九·二九"所谓“勾结社会上的牛鬼蛇神,流氓散仔,在马山县城大搞打、砸、抢、抄、抓、杀,进行反革命大暴乱、大屠杀"等罪行,把广西“四·二二"的马山“九·二九"宣布为反革命组织。
    (9)二月二十二日,从县城撤到加方、古零、古寨等区的“联指”成员和外地回乡干部,在加方区龙头公社(现龙头村)由干部覃继权和回乡干部曾克耀(马中党支书)主持召开会议,成立所谓“东部地区贫下中农临时指挥部”,蒙玉山(古零供销社干部、已故)任指挥长,兰绍光(加方供销社职工)任副指挥长,曾克耀任参谋长。会议发表了号召贫下中农团结起来,共同对“敌"的所谓“宣言"书。

 (
二)
一九六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晚,  “联指"在邓维礼 (县粮食局教导员)的提议下,在城厢合作公社(现为村)合龙片上岭屯的一座仓库里召开撤到乡下的“联指"人员会议,研究做好攻城前的准备工作。会议由潘立成主持,参加会议的有邓维礼、潘启清(县监委专职委员)、蒙汉超、兰生茂(县统战部干部)、韦瑛(县农办干部)、郑耀文(组织部干部)、覃志东(组织部干部、驻大塘锰矿站工作组长)、周日初(县人民银行副行长)、潘立章、韦德 (均为马山中学学生)等二十多人。蒙汉超首先在会上讲话,说:  “人家(九·二九)拿枪杆子了,我们怎么办?看来要发动群众起来,全民动员才成"。接着邓维礼发言,他先分析形势和组织武装民兵进城的有利条件后声称:  “县城非解决不可,大打是不可避免了”。他提出了解决县城必须做好的几方面工作:尽快把队伍集中起来;把马山“九·二九"软禁的县领导干部救出来;要解决粮钱;要解决武装力量;解决县城要有作战“方案”;要加强“联指”指挥部的领导等六个问题。潘启清、周日初等人也分别在会上讲话一致同意:(1)定乐墟(小公社、后改为大队,距县城九公里)为队伍集中点,动员干部、红卫
兵回来,做好回县城准备;  (2)采取群众请愿、抗议,争取县武装部支持,把县领导干部(吴、陆)放出来;  (3、)粮食从行业供应指标压下来解决,钱从锰矿解决(锰矿覃志东表示可以包过来,从零散矿堆又未入帐的矿款解决);  (4)攻城武装力量:一靠自己找,二靠民兵为主力,三靠外地支援;  (5)战略策略,采取农村包围城市逐步压缩包围圈,切断 “四·二二"与外地的联系,团结大多数,争取中间,孤立少数,剩下“地富反坏和牛鬼蛇神”,坚持顽固到底的再解决;  (6)指挥部增选兰生茂为常委,蒙汉超为副总指挥,韦  瑛为秘书。会上分工:总指挥潘立成,副总指挥黄国山、潘立章、蒙汉超;
黄国山兼任作战指挥,蒙汉超兼管宣传,兰生茂、唐其中分管后勤;潘立章、梁玉康分管红卫兵及联络工-作;覃志东、黄兆京负责车辆调度;覃启新分管电话通讯,会议大约开了两个小时。会后,各人自告奋勇,到自己所熟悉情况的公社发动武装民兵进城武斗。潘立章、郑耀文、梁玉康等人到都安县百货公司制造手榴弹,然后运回马山。黄建才(家住南宁)、梁国亮、潘萌富、郑耀文、黄宝权、潘立章等人到柳州、都安、宾阳、南宁等县、市联系“联指”组织要武器弹药支援。黄世忠(转业军人、退休干部、“联指。攻城顾问兼“飞雷”组长(秘密将吴辅先、陆坦善二人接到县武装部(同吴、陆住县委大院的还有原县委书记兰克渲等领导)。
六八年三月二日,马山“联指东部地区贫下中农临时联合指挥部”,根据合龙会议精神,先行调动武装民兵包围加方街攻打“九·二九”据点,抓了二十多人,于当晚押解到福兰大队龙邦洞杀害了十七人,尸体丢入深洞。
三月十三日,马山“联指"违抗三月九日区、县的《通知》,调动武装人员五百八十九人(包括县公检法中“联指”观点的干警),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十八挺,步枪四百七十四枝,子弹九千多发,开始包围县城。同一天应马山“联指”的要求,由刘琳(汽司)、王永发率领的南宁市“联指”、  “汽司"、“建司”、“小八”四百多人,装备高射机枪一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六挺,步枪三百枝,子弹六千发,和由黄绍堂、覃占贤等人率领的都安“联指"八十人也到达马山县城。至此攻城的武装共一千零六十九人和三千多群众。武器装备,计高射机枪一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二十四挺、步枪八百九十四支,各种子弹一万六千三百多发,炸药二吨。当天,马山“联指”派出王金剑为联络员,到东部组织成立所谓东线指挥部,兰秀珠任总指挥,兰荣图、罗何勋、王金剑、兰朝昌为副总指挥。指挥部下设军事、宣传、审讯、后勤、侦察和通讯联络组等。民兵完成包围攻打县城的布置后,总指挥潘立成到县人武部“看望”吴辅先和陆坦善两人,陆对攻城关切地问:现在情况怎样?潘答: “民兵已经上来包围县城了”。陆高兴地说:  “嘿!好,”吴辅先也点点头微笑。潘立成“看望”吴、陆后又去见人武部部长宋长兴(已故),宋对潘说:  “你们不战不和,怎么搞的,民兵来那么多,时间久了影响抓革命促生产,我要命令他们回去啦!”暗示“联指”加速攻城。十四日,  “联指”指挥部从乐墟公社(现改为村)迁移到距县城一公里左右的马山汽车站。并在当天派出副总指挥黄国山带领二十多人进入县五金公司大楼,在楼上设前线作战指挥部。三月十九日晚,  “联指"开始袭击据守县邮电局的“九·二九"据点,袭击中“联指”苏宏化(县法院法警)中弹身亡,进攻受阻。二十日,  “联指”指挥部领导在马山汽车站召开紧急会议,重新研究攻城方案。会议由黄国山主持,参加会议有潘立成、蒙汉超、邓维礼、谱启清、潘立章、黄世忠、周日初以及南宁的“汽司"、  “建司”的负责人。会上,潘启清提出,请老英雄韦世祥(一等残废军人)做思想工作,请炮兵英雄黄世忠(解放战争炮兵英雄)出阵指挥。决定立即召开战地紧急会议,扭转战局。三月二十二日,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第二次给马山县人武部发出制止武斗的指示,马山县人武部领导对这一指示没有作出任何反映。因而“联指"攻城继续进行。二十三日下午,  “联指"指挥部又在县公路段召开作战紧急会议,参加会议人员有带领进城参加武斗的各路民兵负责人等。会上任黄世忠为作战总参谋,并央定由黄贵光指挥锰矿、合作两个民兵连封锁南门,攻打县政府和公安局大楼;蒙汉超和潘荫富指挥贡川民兵占领控制县人委前面街道;凡光、李茂仁分别任突击排正副排长,带领大同民兵连攻占县委和附近街道;潘立成、周日初、周万芬指挥乔利、新汉、上龙、合作部分民兵占领控制西门至百货公司一带;黄国山、兰庆甫、粱国光指挥造华、兴华、南新、内学、大球、勉墟民兵连占领控制壮校到粮食局、马山中学一带;南宁、都安支援武斗人员配合各路进攻;兰秀珠、陆炳忠等人负责指挥东部三合、民族等公社(现改为村)民兵占领封锁东风坳一带等。兵力部署就绪后先向城内发射“飞雷"  (炸药包),摧毁了“九·二九"各据点。二十五日下午,“联指”以马山县贫下中农联合指挥部的名义向马山“九·二九”指挥播发出所谓《第一号通牒》,声称:  “限令你们在今天下午八时前,全部缴械投降,并交出坏头头兰春发、陆贵、李玉成和外地来的指挥武斗的坏蛋。否则,我们立即采取最最暴烈的革命行动"。  “九·二九”在各据点被摧毁的情况下,于晚上被迫突围,撤离县城,沿着县委后背山上向古零区方向转移,在撤退中从山上摔下跌死十七人。二十六日,  “联指”总指挥潘立成带领武装人员继续追剿“九·二九”逃散人员,与此同时,  “联指”指挥部发出所谓《提高警惕,继续战斗》为题的“如果阶级敌人继续拒不缴枪投降,我们就把他们彻底干净全部消灭掉”的号令。
古零区武装部长零锡斌得知“九·二九”成员逃散到上龙公社弄仇一带山弄准备“过界”,就向当时在古零区的县人武部政委李春树请示怎么办?李说:“上山为匪,由你们”。于是古零、加方等区武装部以所谓“上山为匪"的名义发动民兵进行围剿。古零区武装部长零锡斌派一个武装民兵连由武装干事兰宗耀带队前往阻击,配合县城武装民兵清剿,打死兰春发等三人,“俘虏”二十一人,又在“俘虏”人员中。打死三人,其余由潘立成带队伍押到盛红村前杀害,尸体全丢下深洞。二十七日,  “联指”东线指挥部也抓到黄世雄(教育科长)等七人,除放走一人外,其余由兰荣图等人和民兵押到上局州杀害,尸体也全部丢下深洞。其他各路追击人员抓到的所谓“俘虏”,除就地或在途中杀害外,剩下的全部押到县壮校关押审查时,又从中点名杀害了一批。至此,历时半月的攻城事件结束。这次事件,在攻城期间,双方对打打死的七人;攻下所谓被俘人员被杀害的一百九十人。总共死亡一百九十七人;民房被炸毁九十五户一百二十七间,折款一十万二千八百七十元;居民生产资料损失折款约八千一百元;居民被抄、劫损失折款约六万一千三百九十元,加上机关财物损失,共达二十万元。  “联指”在攻城中动用国家粮食六万二千多斤(大米),地方财政经费三万五千多元,炸药二吨。
一九六八年三月底,  “联指"指择部在马山车站候车室召开会议,研究举办所谓“攻城战利品展览”。到会有黄国山、蒙汉超、兰生茂、邓维礼、潘启清、覃永武等十多人,会议决定展览由蒙汉超负责筹办。会后,蒙汉超召集罩永武、覃洪涛、骆建功、唐平记等人具体布置,蒙汉超说:  “指挥部已经研究决定把打县城缴来的东西收集起来搞个展览,扩大影响,不然人家说我们打这一仗不对”。会议分工由覃永武负责筹办,会上成立所谓“展览办公室”,具体工作由覃永武负责,他们把在机关单位和群众家里搜
来的财物进行胡编乱造,把在群众家里搜来的一只猴子,两只鸽子,收音机,整流器和业余剧团、的服装道具,从公安局要来的枪枝和国民党空投的反动传单等物,作所谓“战利品”,编造所谓马山“九·二九”的密码电报,利用猴子发报,鸽子送信,直通台湾与美蒋勾结等“罪行"。  “展览”筹办好后,经蒙汉超、黄国山、潘立章等人验收批准,于六八年四月三日展出。在展出期间(五天)参观人员除来自本县的干部,职工群众外,还有南宁、武鸣、都安、平果等县市,参观人数达七千九百六十多人。广西“联指"也派人到马山拍照所谓“九·二九"的“罪证",然后在“广西联指"报上刊载,广为宣传,扩大影响。马山县委领导吴辅先、陆坦善等人不仅亲临参观展览,还在筹备成立县革委期间,特意安排代表参观。四月十四日,马山县组成庆祝革委会成立大会筹备委员会,在筹委会的《宣传提纲》中宣称:  “一年多来,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殊死搏斗中,经受了严峻的‘阶级斗争’的考验,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我县‘革命委员会’的成立,是我县‘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浴血奋战的伟大成果”。《提纲》给派性武斗杀人作了高度的评价,使攻城事件蒙上了一层“‘合法化"的色彩。

(
三)
马山“联指”攻城事件,是一起严重的杀人事件。这一事件,一是持续时间长,从六八年三月十三日至二十七日,持续半个月时间;二是规模大,马山“联指”调动武装人员千多人以及三千多群众。人员和武器主要是武装民兵,还有一些公检法干警,调动范围,不仅县内,还有南宁市和都安县;三是后果严重,死亡一百九十九人,其中除对打时死九人外,其他一百九十人全是在攻下县城后搜捕和追击中枪杀的,经济损失也比较大;四是拒不执行军令、政令,‘在攻城期间,广西区革筹、广西军区在三月九日、三月二十二日先后两次发出“制止武斗"的指示,但事件仍然发生。事实说明,这一事件的发生,固然是两派斗争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是下列的一些问题是值得令人深思的:  (1)马山“联指"是在两派斗争处在激烈的情况下撤出县城的,但也并非是在“九·二九”完全“占领"县城,对“联指"进行搜捕迫害的情况下撤出的。事实上马山“联指"撤出县城后,即
制造舆论,积极策划、组织力量,为攻打县城作准备;  (2)二月十五、十六日,马山“联指"撤出县城后几天,南宁军分区副司令员贾焕雨在马山县人武部长宋长兴陪同下到马山“联指"乐墟据点看望马山“联指”总指挥潘立成,宋长兴对潘立成说: “你们回去(县城)  ‘闹革命’怎么样?”过后,潘立成到县武装部去向县武装部领导汇报,要求调民兵围攻
县城,宋长兴听后笑笑说;  “可以斟酌”。三月十三日,马山“联指"调集民兵包围县城后,潘立成又到县武装部向吴辅先、陆坦善和宋长兴汇报民兵已包围县城情况时,陆坦善说“嘿,好"。宋长兴对潘立成说:  “你们不战不和,怎么搞的?民兵来那么多,时间久了影响抓革命促生产,我要命令他们回去啦!”从三月十九日至二十五日,马山“联指”
袭击“九·二九"邮电局据点,用炸药制作的“飞雷"轰炸民房期间,吴辅先、陆坦善等在人武部住房内倚窗观战,县人武部的一些领导和干部也在人武部池塘边观看,有的人还议论说:  ‘联指’这样打仗真笨蛋";马山“联指”攻下县城“九·二九"据点后,  “九·二九”人员被迫撤出县城,往古零方向逃跑。古零区武装部长零锡斌得到当时在古零区工作的县武装部政委李春树“上山为匪,由你们"的指示后,调集一个武装民兵排进行追击,先后杀害了二十四人;马山“联指"攻城杀“俘”后,举办所谓“攻城戡利品展览?,吴辅先、陆坦善等领导亲临参观,并在召开筹备成立县革委会期间,特意安排代表参观等。不难看出,马山“联指"从调动民兵攻打县城杀“俘”整个过程,当时的马山县武装部长宋长兴、政委李春树和“抓促指”领导吴辅先、陆坦善等是了解的。
一九八三年七月,马山县着手开展“处遗”工作,县委抽调专案人员,用一年的时间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处理,对在攻城的受害人员以及受株连的家属已逐个给予平反昭雪;对在攻城中受破坏的居民房屋已适当给予补偿;对于策划组织指挥这一事件的部分主要人员已分别作出处理:给予潘立成开除党籍,行政开除留用察看处分;给予蒙汉超开除党籍,行政开除留用察看的处分;给予黄国山开除党籍,行政开除留用两年的处分;给予邓维礼留党察看的处分;给予兰秀珠判刑三年。
但对这一事件负有责任的县人武部政委李春树及其他一些领导未给予应有的处理,人们还有意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