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101阅读
  • 1回复

赣州往事:碧血横飞赣州城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赣州往事:碧血横飞赣州城

不知道是不是革命老区的原因,江西人民为真理而奋斗的意志特别强烈,赣州人民更是斗志昂扬,为捍卫革命路线抛头颅洒热血而在所不惜。  

  发端:

196724日晚,赣一中高三学生舒北斗纠集14名学生,把该校教师曾广渊等3 “牛鬼蛇神”找来,强迫他们跪下并承认开了黑会,曾不承认而遭到毒打。舒等人开始用热水瓶里的开水朝身上淋,后用铁管敲打头部,致使曾当场昏迷。

当晚,舒等将3名教师送市公安局处理,曾因伤势过重死在公安局接待室门口。314日赣州市公安局拘留舒北斗。

416日,江西冶金学院“东方红”战斗团、赣一中等数千名红卫兵冲击市公安局,强行要释放舒北斗;

422日,赣州三大院校九所中学的红卫兵数千名红卫兵在市公安局、军分区门口静坐、绝食。

一些后来的学生、工人领袖开始崭露头角:舒北斗、张吉庆、赖愈梁、傅芳云、尹筑青、朱毅、汤其平、李九莲、曾昭银等等。

期间,红卫兵多次冲击军分区未果,一位女青年赖某(为保护其隐私故隐名字)激动冲动之余竟当众脱得只剩短裤冲击军分区战士手挽手组成的人墙,白花花的人体在南方初夏的阳光中格外耀眼,刹那间军分区门里门外的人们都目瞪口呆!

几百名悲愤的红卫兵紧随其后呐喊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口号冲向解放军,眼看着人墙即将被冲开,军分区内警报声大作,几百名解放军战士同样高呼口号“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奋不顾身堵住了浩浩荡荡的红卫兵。

原来,战争经验丰富的赣州军分区领导李胜、沈淦等早就预见到最危险的情况,做好了应急预案,独立营、军械库、教导队大批官兵已经在军分区待命,终于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否则,军分区一旦被红卫兵占领,枪支弹药失控,后来的死亡事件就是另外一派,赣州文革历史将改写。

1967427日周恩来联络员与绝食指挥部通电话,询问赣州红卫兵绝食情况,商谈解决方案。

  升级:

1967528日,赣南纸厂“前锋”工人战斗队与红卫兵发生冲突,当场打死红卫兵刘爱福,打伤100多人,红卫兵抬尸大规模游行。

当时赣州城内双方都上街游行示威,都指责对方不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红旗飘飘,口号震天。

举红旗的都是膀大腰圆之辈,护旗手皆为身手敏捷高手。红卫兵这边基本是全是体育系身材高大的男生在担任护旗手,工人那边清一色全部是复员退伍军人,侦察兵、通信兵、铁道兵应有尽有,谁输谁赢立分高下。

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高举红旗的游行队伍走到某一街头巷口,埋伏在此的另一方闪电般冲上前去抢夺红旗,一番嘈杂呐喊,一阵拳打脚踢过后:

抢夺到了红旗者得意洋洋一溜烟逃跑,让那些失去红旗者狂怒地破口大骂。齐声朗诵诗词:“…..小小寰球 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历几声抽泣….

没有抢夺到红旗,偷袭者被打得头破血流踉踉跄跄倒地,胜利者则大声朗诵领袖语录“…..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扬长而去。

  紧张:

进入6月,赣州形成了这样的格局:赣州城内,是三大院校九所中学的红卫兵及同派别的工人。赣州城外,是军分区支持的各个兵工厂、机械厂。凡是出赣州城的人员都要受到关卡上带柳条安全帽的工人仔仔细细的盘查,戴眼镜者、像学生模样者一律不准出城。

各种流言蜚语在大街小巷不胫而走:军分区、武装部在暗暗发枪、子弹,支持、默许工厂武装部开军械仓库,兵工厂在生产、组装、试验各种枪支、爆破筒、炸药包。

深更半夜,远远近近,几声枪响打破夜的寂静,汽车轰鸣,高音喇叭传来隐隐约约的口号声,让老百姓暗中叹息,无法入眠。

连赣州最没有文化的老百姓都看出来了:局势严重!大规模武斗即将爆发!

  抢购:

19676月的最后几天,赣州格外的炎热,让人无法入眠,商店挤满了疯狂抢购的人们,各个供水站排起了担水的长龙。

由于种种原因,我成为学校的逍遥派。没有课上,我的日常生活就是和志同道合的同学、朋友一起上街看那些不同派别的游行队伍如何抢夺红旗、大打出手,有时候各条街道都有游行队伍,就分头跟随观看,再聚一起点评、交流一番,大家都是口沫横飞,加油添醋,惟妙惟肖,唯恐天下不乱,就像今天人们看武打片一样津津有味。

还到赣州公园、三大院校看大字报,与狐朋狗友低声细语聊那些街头巷尾听到看到的小道消息,八卦新闻。乐此不疲。

记得曾经有传言:市委大院里面杀了人,马路上全是鲜血,我和逍遥派朋友们一起去看那些从和平路、生佛坛前一直流淌到市委大院门口的血迹,大院门口已经聚集了上千名群情激奋的人们,大喊口号,要里面的人交出凶手和牺牲者,一排排的解放军面无表情在阻拦。 

我心里纳闷:为什么血迹有这么多?而且都很有距离排列?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肯定这不是人血,为此,我和朋友们争得面红耳赤。后来听说是好事者把鳝鱼杀了一路滴的,意在挑起事端。我被朋友们夸得不好意思,只得请他们在赣州久负盛名的东北面馆一人吃了一碗7分钱的阳春面以谢诸葛之虚名。

625日起,我和大院里的伙伴们以及逍遥派同学朋友采用轮流排队的方式买了榨菜、食盐、煤油、酱油、大米等日常生活用品,记得排队的人个个沉默不语,面色沉重,气氛紧张,一根火柴仿佛就能点燃干燥、闷热的空气。

627日,商店陆续关门。

628日,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

城里的红卫兵和同派别的工人、干部开始用盐包、土包构筑防御工事。

“….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这首《红军想念毛泽东》是那些男女红卫兵小将在那个岌岌可危的日子中唱得最多的一首歌。时至今日,当年的红卫兵小将们只要一唱起这首歌,眼睛就会泛起盈盈泪光,是想起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吗?

军分区那些老八路、老新四军都是经验丰富、老谋深算的狠角色,打小日本、老蒋、美国佬跟玩似的,那些围点打援、声东击西、一点两面、四组一队、三三制、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农村包围城市等等战略战术炉火纯青,早已烂熟于胸,对付赣州城里的这些人和事不过是小菜一碟。

  爆发:

1967629日深夜,赣州东河大桥上枪声大作,探照灯射向赣州印刷厂,大规模武斗开始了!

630日凌晨,一声巨响震动了赣州:军用炸药包将赣州908地质大楼炸塌了一个大洞。

大批的工人、农民进入城市,搜查他们观点的对立面人员。

赣州在枪林弹雨中颤抖。

枪声一直持续到74日。死难者数目有多个版本:173261361等等。

74日,省军区发出《关于制止赣州武斗问题的命令》,责成赣州军分区和当地驻军采取有效措施,立即制止武斗。

196776日,毛泽东关于派部队制止赣州武斗做出指示:

“林彪、恩来同志:

赣州问题严重,涉及整个赣南十多县,调一个师去,只能管南昌、吉安、宜春、抚州等处,对赣南鞭长莫及。是否可从广州军区调一个师,至少一个团进驻赣州,将事情办好后仍返广东。此事请先考虑,待面商。”

  平息:

712日,执行三支两军任务的广州6810部队(41121师)由师长张序登、政委王喜才率领进入赣州,拯救赣州人民于水火之中,武斗立马停止。

原来,在武斗事件发生后,周恩来总理派专机把时任41121师师长的张序登接到北京面授机宜,将“制止两派武斗,重建社会安定”的重任交给了他。带着周总理的委托,在1967712日至19685月期间,张序登冒着生命危险,率部队赴江西赣州地区制止武斗。

赣州一些别有用心者对张序登制造了车祸事件进行恐吓和伤害。但张序登不惧威胁、不顾车祸带来的伤痛,身上包扎着绷带,拄着拐杖,遵照周总理的嘱托,实行两派联合,解放干部,稳定当地局势,遏制和减轻武斗给社会带来的破坏,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为社会稳定和团结作出了贡献,在当地传为佳话,受到周总理的好评。

由于在赣州三支两军的突出成绩,19685月,年仅42岁的张序登被委任为41军副军长,同年10月晋升为军长。

810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决定》,紧急调时任济南军区二十六军政委的程世清带领2676师和坦克团到江西制止武斗。决定指出:

“江西省军区及部份军分区的某些领导人,在支左工作中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支持了保守派镇压了革命派。在南昌,军分区某些人给保守派(联络总站)发了大批枪弹,打死打伤了大批革命造反派(大联合筹委会)。在赣州,军分区个别领导人支持了保守派,对革命造反派和红卫兵小将进行了武装镇压。

为此,中央决定改组江西军区,任命程世清为福州军区副政委兼江西省军区政委,杨栋梁为江西省军区司令员,并调温道宏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原江西省军区司令员吴瑞山等应对所犯错误作认真的检查。

中国人民解放军支左部队正陆续进驻江西各地。中央号召江西省的革命造反派支持进驻江西的支左部队。”

  和谐:

19671218日 赣州军分区发布《关于为舒北斗革命小将平反的声明》,军分区政委李胜停职检查。

有传言:毛主席在视察江西时说:“江西有个舒北斗,李胜成了李败”。

李胜,1917年生,江苏赣榆人。谱名李传胜。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到皖南参加新四军。任新四军3支队5团连指导员、团特派员。19411月皖南事变时被俘入狱,在上饶集中营为3中队秘密党支部主要负责人,后被囚于茅家岭监狱。1942525日为暴动委员会主要军事指挥,成功地组织被囚新四军干部,举行了闻名全国的茅家岭监狱暴动,历经周折重返革命队伍。解放战争时期,任华野3纵政治部保卫科长,22军政治部保卫部副部长。新中国成立后,任福建军区兼10兵团军法处副处长,福州军区保卫部副部长、军事法院院长,江西赣州军分区政委,上饶军分区政委。副军。19841013日因脑瘤逝世。葬在上饶集中营茅家岭监狱旧址。

1967年底成立赣州市革命委员会筹备领导小组,舒北斗任市冶安保卫办主任兼赣州市大中学校红卫兵司令部副政委。197872 舒北斗五花大绑,在赣州市老体育场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感叹:

时至今日,那场血雨腥风已经过去40多年,活着的当事人也已经是迈迈老人,为一个共同的理想、主义而打得你死我活,今天看来似乎是一个神话,可是当年确确实实发生过,而对双方的死难者我们只能祈祷他们安息!

《碧血横飞赣州城》:这是当年赣州一本非常有名气、非常抢手的刊物,由久负盛名的江西冶金学院(今天的江西理工大学)红卫兵组织编写,有文章,有图片,很多赣州市民欲得之而未果,只能辗转求借。究其原因,文笔优美,感情真挚,有名有姓,图片真实,反映了那场武斗的全过程,而文章中大段大段的文革语言和心理抒情描写,却是红卫兵的肺腑之言和真情流露。


转自 天涯论坛


http://bbs.city.tianya.cn/tianyacity/Content/456/1/12051.s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2-08-2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