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59阅读
  • 0回复

金师爷的BLOG:食孩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转载自金师爷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3c2d000102dyvv.html

说明:本文是一个发生在当年知识青年中的真实事件,由于亲眼见到不少上海知青在农场中的很多悲惨遭遇,所以一同写进到本文,如有名字雷同请见谅了。
上海知青林素丽未婚怀孕已七个多月了,眼看就要东窗事发林素丽和其男友心急如焚生怕走露风声。林素丽的怀孕因此而引出一个真实而可怕的知青吃人的故事。
1974年底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水利兵团,54营北京知青老刺猬炖食三只母鸡和死胎孩一事恐怕已被人们淡忘,我在与当年知情的老知青在见面会上回忆并落实了此事。本人将此事讲给下一代,让年青人知道在毛时代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这事发生在知青头上实属罕见,具体情况听我讲来。

北京的知青有些被分配到橄榄坝水利兵团,从兵团的名称人们就知道该师团是以修建水利设施为主。橄榄坝地处景洪市下方是澜苍江必经之地,由于周边是崇山峻岭橄榄坝地势地低洼常闹水患,所以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为解决水患问题就用一个师的兵力来修建水库和舒通河道。橄榄坝水利兵团主要由北京和上海知青组成,知青们除了兴修水利,自己也养些猪狗牛等,还可以种些蔬菜自给自足。兵团战士们也可让喂些鸡鸭等家禽,也使得生活到了一些改善。水利兵团不象农垦兵团还有些由社会“盲流”类型的人组成的老职工队伍,这里一水的全是知青,但是连以上的干部都是正规军人。这个非正规的军事单位不同于正规部队,这是在毛主席的战略思想指导下部署的“屯垦戍边,保家为国”的准军事部队,所以男女各半有意让知青们成立家庭永守边关。
    一天的劳累后知青们常三三两两围成一团,除了时常搞“精神会餐”说些家乡的名菜名吃外,就是谈些各地见闻解除烦闷。上海知青常谈论城皇庙小吃,小笼蒸包、生煎包子、白切鸡、卤鸭、酱鹅、糟鱼引起知青们口水直流浮想联翩。北京知青也不甘示弱摆出北京牛街的切糕、炸糕、豆汁、炸焦圈、烤鸭、爆肚等大吃和小吃不时引发双方的争论好不热闹,随后大家从“精神会餐”的“享受”中回到现实才知是一时的精神快乐解闷罢了。
上海知青常讲些上海的高楼大厦、黄浦江、外滩、大世界把人的心情带回到现代化大都会中去。北京古都风貌也是北京知青吹嘘的本钱,历史典故政治政策,各种小道消息,政治新闻常是知青们最爱传和关心的事。每当这时知青们最想听北京知青大佐讲的故事,这也是除早请示晚会报后必有的聚会,常常使知青们听傻了眼。
大佐文质彬彬学究派头,一看就是个才高八斗满腹经纶饱读诗书的文化人。大佐讲故事时的派头很大,知青们事先要给他沏上茶倒上水点上烟,还要多点几盏油灯把草房照的亮亮的,不然讲到恐惧之处常惊吓着各位听众。大佐端起茶杯轻轻吹上两下小饮一口,眯上眼睛沉思良久,这些拿劲的举动弄的急性的知青催促起来,也会引起一时的噪动。一只绣花鞋,三国、封神演义、聊斋、基督山伯爵等都是大佐的好故事,一时间让知青们听的入神也忘记了坚苦的生活。
男女知青在这种环境中不时蹦出爱情的火花,有的悄悄的离开大佐的书场,回到宿舍或走到鱼溏边,胶林旁你你我我,恩恩爱爱的表达爱情的宿愿。二十来岁的孩子有时很难控制住感情,常弄出点越轨行动导致在那个时代危险和可怕的后果。
上海女知青林素丽与北京知青李国宝在不经意时不小心怀上了孩子,当李国宝得知此事时不祥的阴云立即笼罩在他们的头上。林素丽怀上孩子的事情一旦败露就是非同小可的事。未婚先孕在那时被视为“流氓罪”轻者批斗游街,重则入狱劳教。这可是现代愤青难以想象的事,不过那时人们已被毛主席教导变成了驯服的野兽,男女相爱也成了不是随随便便的事。虽然人们脱离了父母包办婚姻,但是却变成了单位领导包办的婚姻,单位领导人不同意就别想结婚和生儿育女。
  李国宝二人心急如焚慌慌不可终日,他俩一时像毛了爪的鸡不知所措,万般无奈李国宝只好把此事跟卫生所的北京知青外号叫老刺猬卫生员讲了,这事也使老刺猬大吃一惊。老刺猬是个非常聪明能干的家伙,他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是4营有名的小诸葛。如果不是这次事件他可能调到昆明去搞写作去了。老刺猬得知此事后就想方设法寻找坠胎的办法。让林素丽喝用鸡血藤、桃仁、穿山甲泡的坠胎酒,喝用红花和七叶一枝花熬的草药汤。中药、草药、偏方一起上,恨不得给林素丽混身都贴满麝香止痛膏!但是林素丽的肚子还是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眼看就快8个月了,连队领导人也有所感觉,只是怕这事败露影响连长的进升,连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待这对倒霉鬼自己处理。大家愁眉苦脸无计可施,老刺猬见状跑到4营的老医生那学到了束腰蹦跳的坠胎方法。他就让林素丽采用“束腰蹦跳之术”,每天找个无人的地方从1米多高的高处向下跳,一天跳上几十次,之痛苦难于言表。不知是蹦跳的结果还是麝香泡酒的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胎儿终于没有了心音,虽然胎儿已死去但是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为了使死胎赶紧生出,老刺猬又为林素丽打了麦角促产素。在某天的黄昏时分林素丽终于产生了宫缩,阵阵的巨痛使林素丽在床上翻滚,怕事情败露的恐惧让她不敢出声,被领导发现的危险随时都可能降临,一旦东窗事发在场者将在劫难逃。政治恐怖战胜了人生第一次分娩的痛苦,林素丽在老刺猬和几位女知青的帮助下生下了一个死胎。林素丽非常的坚强,她怕别人知道,她没有痛的嚎叫,她满头是汗混身青紫的生下了这个另人担忧又关系到两人前途的死胎。
   林素丽望着这可怜已死去的男婴,眼中串串的泪水不断的淌下,这孩子在娘胎中就受尽了煎熬,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在某种政治原因的影响下胎死腹中。虽然这个胎儿来到了人间,但是他永远睁不开双眼,这个世界不属于他,他没有生的权利,但是他避开了这个苦难的世界。可怜的胎儿的噩运并没因出生而结束,他将给其他活在人间的人带来不尽的苦难和死亡……
虽然胎儿被生下让在场的人们松了口气,但是如何处理这可怜的死胎却成了问题,当大家冷静下来考虑这事的后果时不尽让在场的人冒出了冷汗。这事一旦被领导发现,李国宝、林素丽及在场的知情者都不会有好果子吃。他们也无法说的清这个胎儿的死因,他们将会有口难辩,跳到黄河也洗不清!除了他们二人会被定为“流氓”要抱着死胎游街批斗外,更可能会被定为杀人罪。知情不举者也会跟着陪斗游街,也会定为“流氓团伙”免不了牢狱之灾。
在场的人们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时不知所措。在沉默中有人提议将死胎埋藏在后山的水沟边,又有人建议用石头绑好丢到鱼溏里,可是所有的建议都存着问题。这样处理死胎都不是最妥善的方法,被发现后很可能被定为杀死胎儿毁尸灭迹的证据,那大家就全都死定了。这时老刺猬镇定的说:“这死胎我去处理,知情者要发誓保守这个秘密,这关系到人们的生命和个人安危”,大家都同意并发誓后,由老刺猬用布包好死胎走了出去。林素丽望着老刺猬的身影泪水不停的流着,她想放声大哭,但是她不敢;她用虚弱感激的目光目送着老刺猬走出了门,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悲伤,她不解作为一个女人,甚至不如一只猫狗能产下自己的孩子……
老刺猬回到了宿舍,同室的上海知青崔祥知道老刺猬去帮林素丽接生的事,看老刺猬回来就问:“林素丽生了吗”?老刺猬静静的指了指门后的布包,崔祥放下手中的书跑道门后打开了布包,当死胎展现在崔祥的眼前时,崔祥惊叫的跳了起来,老刺猬迅速的用手指在嘴前吹了一声,嘘……“你别喊呀”!崔祥定了定神对老刺猬说:“你怎敢把这东西弄到这来”?老刺猬铁青着脸说道:“这死胎不好好处理大家都要出事,我真不知怎么处理为好”。崔祥看着老刺猬焦虑的脸冷冷的说道:“听说这死胎与鸡炖了吃能十全大补,这样不是连骨头都找不到了吗”?老刺猬点了点头,说:“也只能这么办了,我去处理死胎”,崔祥说:“我贡献三只母鸡,我去杀鸡”,而后他们就分头去办各自的事了。
一时间连队中杀鸡的惨叫声传遍了全连,也传到了正在开党员代表大会的会议室中,连长奇怪的问:“这么晚了还有人杀鸡”?副连长说:“我去看看”,副连长顺着鸡的叫声来到了连队的伙房,他看见崔祥正烧开水准备烫鸡毛。副连长问道:“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要杀鸡”?崔祥道:“副连长来的正好,今天有知青过生日,我贡献三只母鸡,想做好了再请几位领导过来喝酒,不想副连长闻鸡而来正好”,副连长说道:“好小子等我们散了会好好喝喝”然后离去。
   老刺猬在医务室用烧开的水浇到死胎身上,顿时死胎混身紧绷四肢突然收缩抽动着,就像复活了似的,两只眼睛突然的睁眼,向是对人类的抗议!但是在开水的作用下眼球很快混浊变白。他轻轻的搓去了皮上的胎毛,又将薄皮撕净。胎儿是那么的无助,任凭凶恶的大人将他的头和手脚斩掉,他们还用剪刀剖开了腹腔。老刺猬沉着没有一点恐惧的处理着死胎,他剪去肠胃,那肠胃里面空空如也,但是还有温度,显然外界食物还没有光顾这套肠胃。腹腔中的器官非常的柔嫩,甚至用手一碰就会破裂。腹内中的血并不多,这可能是胎死在腹内的原因。心脏是那么的小,肝脏是那么的嫩,人类却是那么的狠……
老刺猬将死胎的心和肝轻轻的掏了出来放在碗中,他舍不得把这些大补的东西丢掉。他用水洗净体内外的血污,并将胎儿切成了小块;骨头和肉非常的鲜嫩,不用多大的力就切断。经过处理后谁也不会再发现这是人肉。老刺猬将切下的死胎的头和手脚偷偷的埋在大佐的窗下,然后拿着切好的胎块来到连队的火房。
崔祥看老刺猬的到来就开始往大炒锅中倒油,当油达八成热时,崔祥把辣椒、花椒、葱、姜、蒜等倒入锅中,炒出香味后再将鸡块放入锅中煸炒。顿时空气中已充满葱姜蒜炒鸡的香味,随手老刺猬将胎儿肉混入锅中发出嘶嘶的炒菜声,锅中的“鸡肉”的肉色很快变白。崔祥随手掰了几块上海产的酱油膏放入锅中,又加入砂糖、辣椒、八角,一时锅中的肉块成了棕红发亮的颜色。当米酒和白酒点入锅中时,一时间连队的上空飘荡着这诱人的葱姜蒜炒“鸡”的香气。香味使党员大会草草收场,党员们赶快跑到火房准备品尝这香味扑鼻的姜仔炒“鸡块”。
几位领导和党员们当看到大锅中色香味俱全的“鸡块”时,大家已经口水横流垂涎三尺了。显然这“鸡”炒的不同于连队的大锅菜,滑嫩可口鲜嫩无比。连长迫不及待的用手从锅中捏起一块“鸡肉”放在口中,极为鲜嫩的美味触动了他的味蕾,连声说:“好吃,好吃”。从没有吃过的这种炒“鸡”使他食欲大发,端起包谷酒与大家开怀畅饮。他特别对姜仔炒“鸡”之嫩赞不绝口,这鸡肉入嘴嫩滑,风味妙不可言,大家也惊叹崔祥的炒菜手艺。党员们津津有味的吃着“鸡肉”同时相互划拳来解除在边疆无聊和烦恼。
四喜财!哥俩好!五魁手的划拳声,在夜色的山林中显的非常富有穿透力,使其他知青们都在议论崔祥和老刺猬不知是抽什么疯,如此的拍连长和党员们的马屁。党员们在划拳的嚎叫声中显出了朦胧的醉意,夜深时分酒席散去。这时老刺猬脸上才显出了一丝平静,哪知道灾难就快降临到大家的头上,后果不堪设想。那个时代无罪都可能被罗列罪名,何况这“凶杀案”了。
那时的人们思想复杂,大家互不信任,差不多都为了自己的处境出卖朋友保全自己。连队中早就分为派系和死党,老毛狡猾的制定了军队的编制,连长与指导员相互制约,造成矛盾后鱼翁得利,毛把军队玩弄于手掌之中。这件事给指导员整连长埋下了浮笔,使参与和知情者深受其害。
远处林素丽此时虽感觉到连队中杂乱的躁动,也隐隐约约的听到酒令声。她认为这是老刺猬为了自己而在转移扰乱连队领导们的视线,在请领导们喝酒。在极度虚弱中她昏沉沉的睡去,睡梦中那血淋淋一动不动的胎儿,那紧闭住眼睛可怜的样子,总是挥之不去浮现在眼前。一个快要成熟出生的宝宝,就因为思想政治导致他在娘胎中就遭到被整死的厄运,这使她心酸。腹中的饥饿感使她惊醒,远处酒肉的香气隐隐的飘来,林素丽这才意识到今天还没好好的吃东西。她有气无力的叫李国宝为她冲杯上海知青送来的奶粉,当热乎乎的红糖冲奶喝下后身子出了些汗,也增加点力气。
李国宝用热水为她擦拭着身体,内心的愧疚使他心情不能平静,他内心自问:“世道怎会是这样”?“人怎么没有自己的权利”?人爱、母爱、人性都被歪曲变形,人的思想受到人为的控制,人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思想,人变成了政治生物。李国宝思考着诸多问题,虽然伟大领袖教导人们要“为人民服务”,而实际所有的中国人只为领袖一个人服务。中国人好像只为了毛主席活着,主席让你今天死你就别想活过三更!就连人的生儿育女权也属于我们伟大导师的。主席叫人们多生,全国的育龄妇女就好像鸡下蛋似的拼命的生,他一句话要搞计划生育人们就会被弄去结扎。人们已经成了毛主席的精神奴隶,主席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现实生活中的政治、斗争、饥饿等苦难遭遇把人改造成为毛主席的工具,如果需要就是腹中的婴宝也要献给伟大的“恩人大救星”。
李国宝将上海知青们送来的猪肉罐头跟洋白菜一起炒了个菜,又蒸了个红糖鸡蛋羹给林素丽补养身体。林素丽惊恐的心情略有点平静,她不时的思索着怀孕的前前后后,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困扰大家几个月。政治厄运随时的降临,抱着死胎游街的恐惧使她担惊受怕,这让她被迫紧勒腹部想避过此劫。她紧咬牙冠忍受着人间的痛苦从近一米高的土台上不知跳了多少次,终于让胎儿死去又生了出来。虽然暂时让她松了口气,但是今后会怎样?她一脸盲然不知所措。怀孕期间她几次想到了死,她想离开这可怕的世道,但是坚强战胜了恐惧。由于传说中主席的年迈体衰和加重的病情给人们带来生的希望,这个消息鼓励她活下去。知青们私下传来的小道消息和美国之声的评论证明主席的身体熬不过人民,大家相信主席的死会给中国人民带来新生。每当想到一人的死能换来人民的新生时,就坚定了林素丽活下去的信心……
李国宝看到林素丽脸色和体力有些恢复,心中的不安和预感使他产生了后怕,他担心事情的败露,他想找老刺猬问问是如何处理死胎的,但是他没有这个胆量,死胎那紫红的样子使他恐惧。今后怎么办的问题摆在他的面前,他必须从实际思考,他思考死胎能否被人发现?一旦死胎被发现后又怎么办?今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忐忑不安的心情伴随着他们,等待着厄运的到来。
   俗话说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崔祥宴请党员们吃姜仔炒鸡孩的事不胫而走,传到了指导员的耳朵中。指导员认为这是整连长和副连长的大好时机,原本传说营长要想让他转业回家,可怕的信阳老家的贫困景象历历在目。当年信阳地区在60年饿死的人事是全国之首,他想尽办法才参军入伍脱离了穷乡僻壤。他已知道连长在背后,早就给他在营长那里经常的上眼药,他这样的背后捅刀子不外乎让自己转业回来好保住他自己的位子。这是因为能留在军队怎么也比老家好,回家前途未卜想起老家的惨样他心头就像一股阴云挥之不去,何况又当了连级干部那。留在部队的名额有限,所以为了能留在部队,他们连级干部就快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了;不是你走就是我走,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回到地方会是什么情况?让人想起就后怕。虽然水利兵团不是正规军,可是能当连级干部总比回乡受罪好的多,在这里还管着不少城里娃。再说能领导这些从大城市来的青年,怎么也能从知青那里了解不少外界大城市的信息,特别是大上海的宏伟和北京的古都风貌是多么的令人神往,听大佐讲故事也算变相的开了眼使自己产生去过大城市的幻想。
指导员好像感到连长的势力不小,就是自己在营部的靠山马教导员一时也说不上话,常眼睁睁的听着营长在背后骂他而帮不上忙。马教导员已多次警告他让他小心做事不要被抓住小辫子,他已感觉危险的来临。指导员发现这次事件是整连长们的大好机会,他找来连里的铁杆们,让大家再进一步摸清情况,因为他知道连长和副连长加起来可兴风作浪势力太大,一旦斗不过他们,回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了。确凿的证据是非常必要的,林素丽曾大过的肚子是不争的事实。那时指导员也曾想到营里报告林素丽怀孕的“流氓”行为,再一想自己才是连里主抓思想工作的,上级追究责任只能先抓自己。他最怕连里有人偷偷向营长打小报告引来营部调查。正在此关键时刻有想入党的积极分子,偷偷的向他报告林素丽已经生了孩子的事,并且可能以经毁尸灭迹!更可能在那个奇怪的夜晚,崔祥宴请连长和党员,更是可疑的焦点。又听说人们从来没有吃过如此鲜嫩的姜仔炒鸡,疑云重重使指导员和帮派们兴奋不已。要整连长的冲动,让指导员的帮派摩拳擦掌,他们分头去调查了解更多的情况。
调查先从找死胎开使,因为这才是最有力的证据。不整倒连长和他的同伙,他们就不能留在水利兵团,就不能吃军饷,就要会回到田间地头永远的修理地球种庄稼。
崔祥显然不如老刺猬老练,他沉不住气了,他感觉到事情快要败露,恐怖的阴云已笼罩在知情者的身上,大家自觉不自觉的找老刺猬商量,接触的次数更加频繁。这一切都被一些恶毒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他们的活动被指导员的耳目随时的监视。
李国宝也有所察觉,他晚上找到了老刺猬想了解死胎的处理情况,老刺猬阴沉的脸对李国宝说:“你越知道的少越好,跟你讲过了死胎我处理就是我的事,一切责任由我负责,你们按所发誓去作就好了,多事和沉不住气只能坏菜”!李国宝默默不语带着无耐而落魄的心情离去。
当崔祥感觉到有人在监视他时,他慌了神,他满脑子空白,他只能无耐的等待事情暴露和值勤连战士的到来。他想到了逃跑,他想逃回上海,他也想到跑过边界去金三角,他不知所措……
崔祥慌张的神色使指导员的奸细们警觉并坚定了信心,他们将目标锁定崔祥,如果崔祥没事为什么如此心事重重慌张不安?他们知道只要攻下崔祥这小子就可打开缺口,就可讨好指导员和营教导员,就有可能使自己早回家探亲,甚至能多在家中玩几天。如果能使指导员满意说不定还能当卫生员、炊事员、文书或会计。经指导员同意后有的人开始跟崔祥套近乎,他们想通过跟崔祥闲聊来找出蛛丝马迹。老刺猬也察觉有些人近来向崔祥套近乎,他感到问题的严重,如何逃脱此劫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他更加关注崔祥的一举一动,他还注意其他知情者的情况。在此同时指导员的爪牙们也在观察老刺猬的神情和活动,他们知道老刺猬可能是幕后重要成员,但是他们知道老刺猬聪明狡猾很难对付……
一天,指导员叫崔祥到他那谈话,问道:“崔祥,上次你请连长吃鸡喝酒怎么没给我留点?我第二天开会回来听说你炒的鸡好吃的很”?指导员问时,他将“好吃的很”这一句话有意拉长音。这可让崔祥心里一惊,顿时脸色发白背后直冒冷汗,他用眼睛斜看了指导员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正好跟指导员的眼睛对上,他慌忙低下头。这一眼让指导员更坚定了信心,认定崔祥必有鬼,也断定崔祥心里防线很脆弱,用不了几诈唬就能让崔祥吐出真情。如果把整个事件弄清楚,汇报教导员定会整倒营长,到那时我就是头功了。
崔祥心中自问,怎么指导员这样单刀直入的问那?难道他已经知道了真相?他定了定神低头说道:“我还以为你开三天会第二天不回来那,我明天再给你杀只鸡将功赎罪行了吧”。指导员冷冷的说道:“你办的好事你知道,别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我什么不知道”!指导员的诈唬可把崔祥吓的灵魂出窍,他说话已经开始结巴了。他说:“指导员你别吓唬我,我可没得罪过你”,指导员说道:“我要救你,你小子可别不听劝,不说出实情我也管不了你,有什么事就到值勤连去说吧”……
指导员让崔祥先回去,一是看看崔祥跟谁联系以便广大战果,二是必须先跟马教导员商量,听听教导员的指示。
  指导员目送崔祥忧虑重重的身影走出了门口远去,他心中暗喜。他很快叫来了死党进一步交待了任务之后就急匆匆的向营部走去。
  第二天两名全副武装的值勤连战士已到了指导员办公室,指导员派人去叫崔祥。当有人找到崔祥,崔祥心中一沉,他感到这下完了。他看了正在房中的老刺猬一眼,老刺猬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他静了静心跟着通信员来到了指导员的办公室。
指导员亲手给崔祥倒了杯茶,问到:“你小子想好了吗”?崔祥此时看到了两名全副武装的值勤连战士,但是他沉着的端起了茶杯吹了吹杯面的浮茶,低着头说:“你让我说什么”?指导员瞪着眼睛说:“我让你说出吃炒鸡的事”。
崔祥抬起了头望着指导员,“你干嘛跟我过不去?以后什么事我都听你的行吗”?“你要是听我的那就把什么事都说出来”?指导员斜眼看了一眼值勤连战士,两个战士一个立正发出整齐的声音,说!
他对指导员说:“让我回宿舍拿被褥和衣服行吗”?指导员点了点头就让那两个战士押着向宿舍走去。
短短的几十米路的两旁已经站了很多知青,大家看到值勤连战士就知道崔祥这次被抓,肯定犯了大事,人们为崔祥捏了把汗,大家交头接耳猜测崔祥犯了什么事。远处老刺猬也看着崔祥,知道大事不好,看崔祥的样子不可能坚持的住,自己难逃被抓的命运。想到这里老刺猬反到是平静了些,他想到不如逃到金三角去当“缅共”,可是又一想这会给他的北京家人带来株连,搞不好被说成叛国罪,那可是大罪,家人不可能承受不了这样大的罪名。老刺猬把心一横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看天意吧”,他希望崔祥能顶的住,希望他有骨气,就像对天发誓时的那样承受住严刑考打,不然将把知情者全都害了……
   押解崔祥的212消失在尘土中,知情的几个知青们怀着慌恐不安的心情等待着事态的发展。谁都想到了跑,可是谁又能跑出领袖的手心?就连中国的国家主席不是也逃不掉被整的命运?更何况普通百姓这个弱势群体了,谁又敢对抗那?
崔祥被押解到值勤连的里院。值勤连是由日字形房子组成的套院,外院是办公室、战士宿舍、伙房、医务室、连长和指导员的宿舍;里院有十几间牢房和两个刑讯室组成。值勤连座落在一个小山冲中,四面环山和原始森林,一条小道通向营部,营部在一条山沟的中央,全营各连分布在正个的山沟间。
当崔祥被押进到刑讯室后,看到被知青称为“李鬼”的一排长和书记员坐在桌后。“李鬼”第一句话就说:“崔祥你到这里来有什么想法吗”?崔祥说:“我没犯什么罪凭什么抓我”?书记员做着记录。“李鬼”弩了下嘴两个战士过来扒光了崔祥的上衣,七手八脚的用绳子将他吊在房梁上。“李鬼”最后问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是我党政策!是你说出事来还是让我撬开你的嘴”?!此时的崔祥汗水已经流下,但是他把牙一咬不再出一声。两根泡了水的藤条雨点般的抽打在崔祥的身上,一鞭子下去崔祥就发出一声惨叫。鞭打过后崔祥并没招供,“李鬼”顿时暴怒亲自提着军用皮带冲了上来。他没头没脸的向崔祥抽去,当皮带上的“八一铁扣环”抽到崔祥的身上后,皮肤马上就抽印上带“八一”二字的紫块。营部后山上在黄昏时分不时的传来鞭打和凄惨叫声,让人感到阴森可怕仿佛进了地狱。
“李鬼”并没能用鞭打撬开崔祥的嘴,“李鬼”怒吼到:“你小子还真是个硬骨头,来人呀,叫他坐土飞机”!两名战士过来把崔祥装进了麻袋,用绳子拉到房梁上猛一松手让麻袋重重的摔到地面上,只听崔祥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李鬼问道:“你说不说?再来”!麻袋又被高高的吊起,然后又重重的摔下,崔祥的惨叫的声一声比一声小,他昏死了过去。
崔祥被冰冷的凉水浇醒过来,“李鬼”恶狠狠的问道:“如果你不说我就磨碎你的骨头”, 崔祥咬着牙难难的说道:“我没罪,你叫我承认什么”?李鬼说道:“我这里的刑具超过渣子洞,来人!给我往他身上搓盐巴”!两个战士马上将盐巴撒在崔祥皮开肉绽的身上,顿时像触电似的杀痛使崔祥蹦跳起来。然后他一头栽倒在地上混身抽动,两个战士马上又用水冲洗崔祥身上的盐巴。就这样的反复用刑每天近十多个小时,让崔祥死去活来。
  这样的折磨持续了三天之久,崔祥终于垮了,向“李鬼”交代了吃死胎的全过程。
教导员听到“李鬼”的汇报大惊失色又非常兴奋,觉得吃人的事是非常严重的大罪。一方面向团部报告,又速命值勤连派人去将老刺猬、李国宝、林素丽和知情者一干人马抓到营部。
第二天的上午,这帮案犯都被五花大绑的押到三辆拖拉机上,老刺猬的胸前挂了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反革命吃人犯”,李国宝和林素丽等则挂着“流氓团伙”,其他人挂上“流氓团伙犯某某”。他们被战士抓住头发向后扯着,为的是让他们仰起头,让人们能看清他们的脸,然后开使了游街。在他们的前面是辆装着广播喇叭的宣传车,大喇叭不停的播放主席语录,播一段就喊一阵子口号。“坚决严惩反革命吃人犯”,“坚决镇压流氓集团”,“坚决打击流盲行为”,“紧跟伟大领袖指引的道路向前近”等等。游街从一个连到另一个连,一直游遍了全营所有的连队。第二天一大早就到别的营去游街,用的方法基本一样,他们被充分的进行了精神耻辱和肉体折磨……
老刺猬等人最后被押到值勤连的牢房,“李鬼”拿出了他所有的刑讯手段,对这帮“流氓”刑讯逼供。他们对这些人犯使用了包括用三台手摇电话机改装的“电刑仪”等刑具。他们除了向老刺猬鞭打的伤口上撒盐外还撒辣椒面,还用了老虎凳和辣椒水。一时间营部值勤连的山冲中传出人犯被毒打的嚎叫声,凄惨的男女嚎叫声划破了夜空,红色恐怖的气氛迷漫在整个营部。在严刑逼供下老刺猬垮了,他希望赶快结束这惨无人道的痛苦,结束这短暂的生命。
连夜遍体鳞伤的老刺猬被武装押到了离大佐窗前不远的地方,指认埋尸地点寻找证据,人们挖出了已成白骨的胎头和手脚作为罪证包好。在这期间还有个知青在一旁忙碌着,他用手中的海鸥牌120照像机拍摄着证据,同时也把案犯指认的经过拍了下来。连队的知青们远远的看着这样切,暗暗的为他们担着心......
老刺猬被判“反革命吃人罪”5年徒刑,崔祥判“反革命吃人协同罪”本应5年徒刑,他因有揭发检举有立功表现,所以从轻发落被判2年徒刑。李国宝和林素丽因流氓罪被各判2年劳教。其他知情不报的知青都判1年劳教,正副连长勒令被退伍转业回家务农。
事情到此并没完,由于此事闹的很大,“美 国之 音”对此事多次报导宣传中国出现吃人现象。接连几天的“美 国之 音”的宣传报导,终于触怒了当时的当局。当时华公安部部长当听到“美国之 音”常利用此事大做文章进行宣传的汇报后,就命令将该案重新判决,因此老刺猬被改判“反革命吃人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崔祥被改判5徒刑。
枪毙老刺猬是在团部广场,在广场的旁边挖了三个坑,上午9时各营的知青都来参加公判大会,同时也有不少老乡,参加者达几千人之多。临时修建的舞台上坐满了团部和各营部的官员,同时还有知青代表和战士代表。陪榜的还有一个贩毒分子和国民党特务,他们都被判处死刑。崔祥、李国宝和林素丽吓的发抖,也被五花大绑的站在死刑犯的旁边,当然他们不知道将再判什么罪。当团长讲完话和知青代表发言后,团部临时组建的“法庭”的“法官”宣布了他们的罪状并进行宣判,之后就将三位死刑犯拉到三个坑边,枪响之后老刺猬栽倒到坑中,过一会儿一个“验尸官”走近尸体再用手枪给每人补一枪。老刺猬永远的解脱了,枪弹使他离开了这可怕的人间。那位拿120照相机的知青还在上窜下跳的忙碌着拍照,他将宣判的情况和罪犯都拍下来……
35年过去了,我对这鲜为人知的吃人案件,跟当事连队的两位知青深入聊起,了解到案件过程,并结合云南知青的广泛遭遇写成此文,其他还活着的人的命运并不太清楚,可以想象应该是非常的悲惨。
本文中除老刺猬是真人真外号之外,其他人名都是化名。请本案还活着的当事人,原谅我将该事件编写成文公布于众,我想,我们这些过来人应让我们的孩子们了解文革,了解那个时代,了解知青,了解知青文化。在那个艰苦的时代,知青们勇敢的面对现实,坚强的生存下来,他们把文明带到了边疆;他们开发了边疆;他们拉近了边疆与内地的距离。
当然要承认在这期间,有些知青也犯过错误,其中甚至有被判刑甚至死刑的事。当时的知青中也有品质恶劣的,他们坏起来更坏。他们为了一己私利,溜须拍马,讨好领导,欺压同学,但是不能怪他们,他们那时才是孩子,是那个时代造就了他们改变着他们的人性。
知青们的好与坏都成了历史,我们己步入老年应面对现实好好的生活,要向前看,老知青们还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再作贡献。
不知过去苦,怎知今日甜,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
金师爷
2005-8-3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