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407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杜方平反许乱军破坏中学运动罪责难逃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杜方平反许乱军破坏中学运动罪责难逃

南师附中红联一三七部队

(本文原载南师附中红联小报《中学红卫兵》第二期)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必须在各个部门中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善于辨别那些伪装拥护革命而实际反对革命的分子,把他们从我们的各条战线上清洗出去,这样来保卫我们已经取得和将要取得的伟大胜利。”江苏省陶铸式人物杜方平,就是那种伪装革命而实际反对革命的分子。打着“红旗”反红旗,上窜下跳,拉一派,打一派,挑动群众斗群众。杜方平之流一直插手破坏中学文化大革命,杜方平极其黑爪牙李汉平、朱之闻之流把长着长毛的黑手伸进南师附中,刮阴风,点鬼火,阳奉阴违,口是心非,颠倒黑白,挑拨离间,把南师附中搅得天昏地暗。这些跳梁小丑,当着他们尚能蒙蔽一部分群众的时候,是何等的得意忘形啊!但历史是无情的,曾几何时,这批跳梁小丑都被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揪了出来。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南师附中×××××和九中×××一样是由原来几个黑字兵组织合并而成的(注)。下面,我们将以南师附中一个学校的几件事为例,来看杜方平之流是怎么破坏中学文化革命,怎么利用中学生来为他的复辟资本主义罪恶目的服务的。附中×××××中的干部子女比较多一些。许多学生的家长本身就是杜方平的“高参团”“指挥部”“司令部”里的黑干将,如陈光、李士英、王野翔胡翠华等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出于反革命两面派杜方平之流反革命实用主义的需要,杜方平之流看中了这股不可多得的力量,竭力想把这支力量拉过去,蒙蔽其中的群众,而利用他们为自己效力。

六七年四月,无产阶级革命派取得了节节胜利,×××××中大部分群众开始有所觉悟,整个×××××内部一片混乱。在这种情况下,杜方平使出来扶植这股力量了。杜方平指使某些群众组织的头头,暗中支持,许给×××××一顶“坚定左派”的大帽子,并提供纸张与印刷方法,帮助出了一份名为“共产党宣言”的反动小报。
去年五月前后,杜方平派遣他的私人秘书,现行反革命分子、大特务、劳改释放犯、原南师附中学生(未毕业即去劳改)李汉平,多次潜入南师附中,刺探我校各组织动态。五月下旬,杜方平利用过去的师生关系,找到了老人串联会骨干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畏罪自杀(未遂)犯、大叛徒、旧教育厅副厅长朱之闻。由于朱之闻一九六四年起便在我校“蹲点”,推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文化大革命期间又一直插手干涉我校运动,所以李汉平从朱之闻处了解到不少情况。当朱之闻谈到×××××中干部子女较多,陈光、李士英、王野翔、胡翠华等人子女均在其中,李大为兴奋,下了扶植,利用这股力量的决心。
六月初,李汉平化名李明来附中,找到×××××负责人,鼓励××××军与社会上挂钩,并肉麻地为叛徒朱之闻涂脂抹粉,说朱之闻是革命的,历史问题早向组织交待了,企图让朱之闻操纵×××××,用××××军的手去干坏事。
李汉平听说×××××要下乡支援“三夏”,便建议×××××带朱之闻下乡“劳动”,企图让朱之闻在乡下给×××××做工作。当时即定于六月五日下午,去工人文化宫,与李汉平、朱之闻等人碰头,讨论有关问题,从附中出来后,李汉平又急忙赶到王野翔家,找了王野翔的女儿,附中×××××的×××做了“动员”工作。当晚,李汉平即赶到朱之闻住处,通知朱之闻随同×××××下乡“劳动”,企图把×××××塞入××派。

六月四日,杜方平怕此事不落实,便亲自命令李汉平匆匆赶到朱之闻处,叫朱之闻一定要随×××××下乡,把×××××拉上社会。

六月五日上午,朱之闻到了文化宫,找到了王野翔、刘史明、商谈此事。

刘、王开始不同意,听说是杜方平叫朱之闻去的,不把×××××拉过去,就有可能失去一股力量,不利于他们的反革命活动时,就欣然同意了。

五日下午,李汉平和×××××负责人先后到了文化宫,李汉平着急地问×××有没有和社会上挂钩。李汉平听说还没有时,便叮嘱×××快点行动,并谈了具体事宜,叫×××××找某单位贺××某联系,随后朱之闻便随×××××下乡了。

在八月份。杜方平又操纵×××××,大肆进行反许乱军活动。仅在八月二日的一天中,×××××所谓决策人便泡制出大量文章“××、××是哪个司令部的人?”“把×××从深山老林中揪出来!”“空城计唱不得!”“×××的卑鄙勾当!”杜方平的秘书冯××还找了×××××的负责人×××、×××等,一再表示支持×××××,认为他们前一段干得很好,很坚决、很有影响。
说什么:“杜方平六四年社教就反彭冲,一直是孤立的。”“梁杜吴不是一个不变体。”“要在军区领导中找左派”,暗示×××××将反许乱军的活动干到底,为杜方平卖死命!

八月×日,杜方平的狗婆娘“接见”了×××××军的负责人,传达了杜方平的黑指示,要×××××军去营救“六·二七”纵火犯。

八月×日。杜方平又授意×××××负责人,说北京某部长“知道许世友许多材料”,要×××××赴京调查,寻找炮弹,还叮嘱×××××,调查材料上一定要盖有该部军官组的公章才有效。于八月二十一日,杜方平又一次接见了×××××的×××,要他们办专栏,画漫画,扩大影响,还指示许多外地小报转印×××××的材料,死心塌地为企图打倒许世友同志。
为了进一步拉拢×××××,杜方平耍尽了拉一派、打一派,不惜制造分裂,破坏。
杜方平说:“应该吸收×××××,×××××是中等学校造反派的旗帜”,并说:“如果和附中井冈山有矛盾,情愿不要井冈山而吸收×××××。”

九月四日,杜方平为了顽固对抗中央,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亲自布置。
把×××××军在他的指使下调查来的毒草“肖望东揭发许世友”的反革命大字报抛出笼了。九月二日我们敬爱的总理下命令不准再揪斗许世友同志,但杜方平九月四日还抛出如此的大毒草,足见其狼子野心,篡党篡军篡政的反骨毕露。……

杜方平破坏中学运动,大反许世友同志的罪行千万条,就在上面我们举的几个例子,也足以证明杜方平反许乱军罪行滔天,万恶不赦。

毛主席教导我们:“如一切反革命集团一样,他们的破坏活动总是采取隐蔽的或者两面派的方式进行。”

杜方平破坏中学运动,利用×××××中一些受蒙蔽的同志,大反许世友,是背着×××××广大群众干的,杜方平的许多内幕和黑指示,是广大×××××群众所不了解的,这些群众是我们的阶级兄弟,只要他们了解了事实的真相,他们一定会反戈一击,与杜方平之流划清界线。中央首长一·二八接见后,×××××的广大群众和一些头头都在觉悟,逐步认清杜方平、李汉平、朱之闻之流的反动嘴脸。那些受杜方平之流所蒙蔽的同志,应该赶快猛醒。反戈一击。同杜方平之流划清界线。我们要彻底打倒王、高、杜高之流陶铸式的反革命野心家,狠狠批判当前社会上的右倾翻案风,决不许杜方平之流翻案,决不许保杜方平保高联络站及其他类似的反革命组织存在,一切革命同志,都应该在这场斗争中,学会识别反革命两面派的本领,提高警惕,擦亮眼睛,把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变色龙和小爬虫,一个个都揪出来,把混进革命队伍里的反革命两面派,统统清洗出去,争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

1968.4.8

注:“南师附中×××××和九中×××” , 指南师附中红色造反军和九中八一八。
本文摘自《光辉的历程(下)》,文章号028

转自 南师附中老三届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