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91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红中会一中《夺军权》彻底砸烂旧的国家机器——炮打省革筹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tuffy05 从 湖南省 移动到本区(2010-05-04) —


【根据油印本输入,本网原发】

红中会一中《夺军权》八一二金刚

伴随着硝烟炮火,“省革筹”以新政权姿态,登上了湖南的政治舞台,许多同志为之舒了一口气,在浓厚的节目气氛里,他们似乎感到紧张的残酷和斗争可以结束了,从此可以开始平静安稳的生活。但是几个月以来的现实使这些小资产阶级分子的幻想,象肥皂泡一样破灭了。革命的责任心将使得每一个稍有革命意志的人再也不能继续“逍遥”下去了。
社会主义这个长期的过渡时期,是一个以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为中心任务的伟大时期。一月风暴的夺权还只是预示着这个伟大时期的刚刚开始,更伟大、更艰巨、更复杂的斗争还在后头。“只要这个时代没有结束,剥削者就仍然存在着复辟的希望,并把这种希望变为复辟行动”(列宁),由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象飚风般的摧垮了党内走资派的特权统治,使得他们必然以十倍的努力,百倍的疯狂,千倍增长的仇恨,施用各种镇压的手法,改良的手腕,毒辣的诡计,利用尚存的权或重新夺得的权来和无产阶级革命派作拼死的斗争,其目的就是保住旧的国家机器,复辟资本主义。10月24日林付统帅意味深长的提醒我们:湖南没有乱透,问题没有彻底暴露。最近江青同志又告诉我们:敌人是很狡猾的,一套一套班子,你搞了,它又换一套班子“连系到当前一阵阵狂热地吹捧“省革筹”是“红色政权”,谁反对省革筹谁就是反革命的歪风,以及省革筹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出来的一股“走资派已被彻底摧垮了”。“看真理在谁手里,现在要看多数、少数,多数就是真理”,“揪黑三线的事情,你们群众组织起不了什么作用,要靠新政权了”等迷人的阶级斗争熄灭论的毒气。不能不使我们预感到:阶级斗争在我们面前摆下了一个严重的课题,是把革命进行到底做一个“决心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无产阶级革命派”,还是半途而废,止步不前,让省革筹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把文化革命引向歧途。何去何从,每一个人都应速速决择!



毛主席教导我们:“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不难看出革命的策略,有着使革命“胜”还是“败”的关键作用。列宁在谈到革命的策略时说:“在什么时机,什么环境,什么活动领域内应该善于按革命方式行动。而在什么时机,什么环境,什么活动领域内应该善于转为改良的行动。”从而告诉我们,在适当的时候把革命的行动(即暴力,大乱)改为改良的行动将是革命胜败的关键。
关于省革筹的成立,首先应该分析所处的历史情况,环境,经过唯物的分析,得出对毛主席的战略布署较为正确的看法。现在颇能迷惑人的论调就是,省革筹是毛主席批的,你们怎么敢反?!有这样思想的人最起码也是不动脑筋,不肯分析,形而上学的看问题的糊涂虫,省革筹成立的环境、历史情况是个什么样的呢?八月份以前追逆到二月,从龙、刘、崔镇压群众,搞资本主义复辟逆流到群众起来反抗,四月封报,六、七月抗暴护厂一直到毛主席亲自为湘江风雷平反,改组湖南军区,可以说都是轰轰烈烈的革命群众运动,是用的“革命方式”七、八、九月形势大好已证明了这一点。但与此同时,由于党内走资派的疯狂抵抗,各地武斗也是非常严重的,革命经过这么长一段的轰轰烈烈的时期,经济也有所损。国内外敌人把很大的希望寄托在我国的经济破产上,因此多方面都需要调整,革命需要基础,需要长期,一直往前冲是行不通的。拳头抽回来再打出去才最有力。因此,应该采取退却的方式,由革命的行动转为“改良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下,“省革筹”上台了,一方面来讲,在相对稳定的情况下,生产可以正常的开展,省革筹的成立对于发展经济有着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一方面。应该看到,批准省革筹又是为了锻炼无产阶级革命派。因为毛主席他老人家告诉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是个长时期的。
毛主席又教导我们:“……这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这是一场大革命。”党内走资派决不是一个单一的各人,和党内走资派的斗争,就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斗争。林彪同志说:“在阶级社会里,每个人都属于一定的阶级。或属于这个阶级,属于这个阶级的某阶层,某一集团;或属于那一阶级,属于那个阶级的某一阶层,某一集团。什么抽象的,独立的个人是没有的。“为什么文化革命要展开全面的夺权斗争,党政军财文大权都要夺呢?就因为党内走资派是属于资产阶级的,他们形成的就是一个整体,一个阶层,他们是资产阶级的头,是资产阶级的领导阶层。具体的就是因为这个阶层篡夺了特权,可以用“合法”的手段复辟资本主义。他们基本上控制了思想文化领域,有他们的上层建筑,有他们的经济基础。”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混到我们党内成为当权派,掌握了国家机器,掌握了政权,掌握了军权,掌握了思想战线的司令部。他们联合起来搞颠覆,闹大乱子。(林彪)不难看出,文化革命之所以爆发,就是因为中国的资产阶级特权阶层已经基本形成,复辟是迫在眉捷的事情。再让他们搞下去,就可能不是党揭露他们,而是他们审判党(林彪)。
轰动世界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压抑的怀着对“特权阶层”、“高薪制度”极端愤怒的千千万万革命群众在毛主席的无比英明领导下在头一年就冲垮了全国二十二个省市,冲垮了特权阶层在这些地方代表人物的统治,也使特权阶层摇摇欲坠。第二月又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引下,经过更激烈的斗争冲垮了不少军区武装部这些为特权阶层利用的专政区域,但是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旧的国家机器还没有彻底砸烂。在建立新政权的问题上特权阶层的余孽代表资产阶级又在和无产阶级作拼死的斗争。党内走资派是肯定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暗藏下来的和新演变的,一旦掌握了政权,那么特权阶层又会养好创伤。特别是在现在的夺权后,不少地方的无产阶级革命派重新被压(不少地方是残酷镇压)。
情况来看,特权阶层并没有被彻底消灭,而且在养创伤的同时又在疯狂地向革命派反攻倒算。每一个革命者都必须严阵以待,决不可掉以轻心。
湖南,这个特权阶层的典型代表人物刘、邓、彭、贺以及他们的爪牙黄克诚、金明、周小舟、张平化、章伯森、华国锋等这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长期盘锯在一个要塞,正是一个烂透了的地方,对于它的斗争就是彻底砸烂旧的国家机器的问题,不存在任何修补、改良。在这个烂东西没有完全铲除的摊子上成立的省革筹,正是一个改良主义的机构,一个承认了旧的国家机器的衣钵的机构,它就是要复活特权阶层。
湖南群众运动特别是工人运动的庞大在全国是数屈一指的。这也证明了过去的湖南,压在群众头上的特权阶层之重,走资派复辟资本主义的疯狂。不管文化革命冲垮了张平化的统治,冲垮了刘子云的统治,但是省革筹这个所谓的“红色政权”,由于它本身就是一个改良产物,致使湖南的国家机器得以保护,没有被彻底砸烂。林付主席10.24要我们砸烂烂摊子,揪出黑三线人物是有所指的,他极明确的告诉了我们,“改良行动”已经应该由革命行动来代替,彻底砸烂旧的国家机器。
只有“大破才能大立”,林彪同志说:“现在还没有乱透。”问题没有彻底暴露,完全可以看出湖南这个没有打破的烂摊子上建立的所谓“红色政权”,只可能是带着改良面目的“旧省委”。
问题是究竟那里没有暴露呢?张平化、王延春是群众中早就搞臭了的打倒对象,不能说他们没有暴露,那林付主席指的是什么呢?敌人是很狡猾的,一套一套班子,你搞了它,它又换一套班子。“下了张平化这班子,却上了华、章、梁这套班子,同样是干着镇压革命群众的勾当,只不过是后一套班子吸取了前一套班子失败的经验教训,手段更阴险,更毒辣,而且是打着“新政权”的牌子,这就隐了这套班子,使他们还没有暴露。
伟大的革命先辈鲁迅先生告诉我们:“自称君子的必须防,得其倒是好人。”“省革筹”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不是三番五次不厌其烦地标榜自己是“无产阶级当权派”吗?是“红色政权”吗?其实质说明他们是危险人物,是“必须防”的人物,不把它们揪出来,资本主义复辟将是随时,“资本主义复辟将是随时可能的”。而要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依靠亿万人民群众,群众看清了敌人的面目,群众懂得了斗争的实质,就是“决定的胜利”,因此,必须提高群众的觉悟,群众的斗争水平。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应该“演习”。同时,无产阶级革命派毕竟社会主义革命还只搞了一年多,还很不成熟,还没有出现真正能够代表无产阶级革命利益的杰出代表。这就需要走资派继续“表演”,在复杂的斗争中,使无产阶级革命派更快的成熟,让省革筹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上台,不是说明他们是“无产阶级性质的”,不是意味着斗争可以到此结束。而让反面教员来教育群众,“学习和准备同它进行严肃认真的战斗”(列宁)广大群众懂得“一劳永逸”是行不通的,夺取了政权后还有可能丧失政权。
无产阶级革命派在这场和省革筹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斗争将进一步推动文化革命向前进,将很有成效的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根本的问题还是对待革命群众的问题,这是最好的试金石。对于混入无产阶级专政机构内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要识别它,看清它的嘴脸,并不是看什么材料,而是看他对群众运动的态度,所采取的行动。
张平化一开始,革命群众知道它的什么材料呢?不就是一个9.24报告吗?但是足够了,从他所掀起的抓黑鬼运动,完全看穿了他对群众运动的态度。看穿了它的本质。试出了他不是金子而是腐朽的铁锈。
在这个根本问题上,我们不妨对当今的省革筹也作一番检验,然后是不难看出它是块金子还是块锈铁的。
省革筹这个在革命造反派血战一年抛头颇酒热血换来的所谓新政权,自成立以来究竟做了些什么呢?它所做的最得意、最自豪、也是最理想的就是凭着二月逆流黑主帅的指示,掀起一股自上而下的批判极“左”思潮的反动逆流,通过资产阶级改良手法,把革命群众运动镇压于无形之中。这一着比公开镇压要利害得多毒辣得多,它是要从思想上彻底消灭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为什么逍遥派较大,哪次反复较多而且典型表现在造反派内部!这就是这种改良主义手段起了作用。表面上他也不抓你,不公开镇压你,有的地方甚至还和你搞联合,使你不是象二月份那样逼得无处落脚。但是它从思想上彻底否定了造反派所进行的英勇斗争,而且打着反极左的旗号。它所否定的那些东西,只归于造反派又归于蔡爱卿这样的反革命两面派,如一月份就提出了“夺权要夺军权”,“极左思潮三月份就在酝酿”,实质上这是明显的否定造反派对二月逆流中所进行的斗争,要想为二月逆流翻案。但是他说蔡爱卿这个口也喊了,是反动的。有的同志在这种即软又硬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面前,理亏了,“认为错了”。干脆不干了,去当逍遥派,有的同志在这股反动逆流面前,不敢出来顶,但又不甘愿倒向省革筹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一边反过来肃自己同志的流毒,也干脆当逍遥派。但是,也就是这样“把革命消灭于无形之中”。
不过豺狼尽管在狡猾,它的狰狞面目终归是要暴露的。长沙那么多造反派被打成5•16分子、极左派,恰恰暴露了省革筹黑三线人物镇压革命群众的罪恶用心。在对待革命群众这块试金石上省革筹的阴谋是晤然若揭了!章华梁之流不是金子,而是锈铁!



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
无产阶级革命派要真正夺到权,就必须彻底砸烂旧的国家机器。林付主席10•24讲话向我们揭示了一个伟大的真理:即革命必须彻底要彻底必须砸烂旧的国家机器,乱要乱透,问题要彻底暴露,烂东西要彻底铲除,这就是林付主席讲话的精髓。
早在一九三九年毛主席就告诉我们:资本主义会有一个相当程度的发展,这是经济落后的中国在民主革命胜利后,不可避免的结果。阶级斗争发展的规律正如毛主席所料,民主革命胜利的中国,虽然所有制由私有变为公有,但这只是社会主义一方面的因素,与此同时,资本主义也有一个相当程度的发展,这就是使得资产阶级有着雄厚的基础,和无产阶级决斗。他们摊子大,势力不小,上至中央、下至二十二个省市、工厂、公社、机关,都有它的势力,他们的代表人物。突出的代表资产阶级生命力的就是党内走资派,这是我们最危险的敌人。只有从政治、思想、经济等各个方面彻底消灭他们的反动势力,谁胜谁败的问题才算基本解决。
由民主革命时期,共产党的主要敌人帝、封、官僚资本、国民党反动派转到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共产党的主要敌人,党内走资派,这个变化是很大的。毛主席在四清运动中提出了“重新组织阶级队伍”的伟大号召,从而告诉我们,阶级队伍起了变化,原来的阶级队伍已经不适用了,必须重新组织。党内走资派许多在民主革命时期,还是无产阶级队伍行列的人,但现在要重新组织阶级队伍打倒他们。就有着它的特殊意义,胜败成否将对全国全世界作出重要影响。
湖南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在毛主席、林付主席、中央文革的领导下经过一年多奋战,被走资派打成“右派”、“黑鬼”、“极左派”、坐牢监禁,真正是做到了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浴血奋战,推翻了张平化、王延春、刘子云、崔林这些刽子手的统治。为了是什么?为的是打倒这几个人吗?不,为的是砸烂旧的国家机器,摧毁“特权阶层”的统治,为的世界革命据地——中国,千秋万代不变色,张平化打倒了,刘子云也被打倒了,湖南得到了解放。但是解放了的湖南向何处去,胜利的果实究竟归于谁?湘江风雷的广大战士、红中会高校风雷的广大战士,工联的广大战士,许许多多的革命造反派,数以千计的革命先烈,用他们的热血浇灌起来的桃子由谁来摘?湖南的大权由哪个阶级来掌?!这是一个特别重大的问题,如章伯森之流这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掌握大印,镇压群众,复辟资本主义,与其等他们来镇压革命,不如现在就推翻他们,研究砸烂“红色政权”幌子下的旧的国家机器,大破以后,建立起真正的革命的,无产阶级权威的充分相信群众的崭新的国家机器。
这是一场动荡中国大地的崭新的革命,是一场暴风骤雨,只有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能够完成它的使命。只有大乱才能解决问题。革命的乱将使一切敌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每一个革命者赶快行动起来,拿出我们奋战一年的造反本色,坚决响应林付主席号召积极投入到这场伟大的暴风骤雨中去吧!

红中会一中《夺军权》八一二金刚
1967.12.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