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592阅读
  • 0回复

毛泽东1967年关于山东的几个批示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毛选著作《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卷在山东省军区关于山东地区把斗争锋芒指向解放军的报告上的批语
1967年5月7日

  林彪、恩来(1)、文革小组各同志:
  此件(2)请阅。看来山东学生、工人出事地点(就全省说,占少数),省军区、军分区、县人武部,大都可能有些问题。
  此事应如何解决,请你们研究出办法,告我为盼!
  毛 泽 东
  五月七日

  山东及各省,正规军弄错的较少。重庆54军有电报说关于支持重大八·一五(3)是否错误问题,宜找两方面人都来,和梁、张、甘、韦(4)诸同志共同商处。
  毛泽东又及

  (根据手稿刊印)

  注 释
  (1)林彪,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继续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不久被称中央副主席。恩来,即周恩来。
  (2)指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省军区一九六七年五月四日给济南军区并中共中央文革小组、全军文革小组的电报。电报说,山东地区目前的斗争锋芒指向了解放军,越来越明显,已波及各地区。主要表现是:
    一、到处张贴、散发攻击解放军的大字报、标语、传单,省军区、军分区和县市武装部参加“三结合”的领导干部,几乎都被公开点名,成为打倒的主要对象。
    二、冲击军事机关,围攻、绑架部队人员。
    三、侮辱、殴打和斗争解放军干部、战士。以上情况正在向基层发展,使许多军分区、县市武装部无法进行工作,严重影响了战备等工作的进行。各地“三结合”的临时权力机构已有不少处于瘫痪状态。这种事态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将会使工农业生产受到严重影响。
  (3)“八·一五”是当时重庆大学的一个群众造反组织。
  (4)梁,指梁兴初,张,指张国华,甘,指甘渭汉,韦,指韦杰,当时分别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司令员、第一政委、第四政委和副司令员。


  

毛选著作>《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卷>对反映济南地区问题来信的批语(1)
1957年5月10日

                                                  一
  此件送总理(2)阅后,交文革小组一阅,退林彪(3)同志存。
  此件表现这一时期军队许多人的心情。遇到这种情况,应当沉着镇静,多做工作,发扬成绩,纠正错误,问题总是可以得到解决的。
                                                      毛 泽 东
                                                          五月十日

  (根据手稿刊印)

                                                 二
  这是张春桥、姚文元(4)同志未到济南时学生、工人们表现的情况。其实不是那样严重。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 释
  (1)本篇一是对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刘伯承一九六七年四月三十日转报的一封署名为“济南军区机关全体革命群众、济南驻军全体支左工作人员”的来信的批语。这封写于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九日的信中说,目前济南反对解放军的大风已经刮到十二级了,我们天天挨骂,任人逮捕、扣压,干部家属也被殴打、辱骂,军区的干部子弟也天天挨打。我们支持的工厂、企业单位,都一个个被砸了。革命的群众已处在少见的白色恐怖之中。我们难以相信,这是左派夺权之后发生的事情。从他们夺权以来的一系列情况说明,他们不是在按毛主席指示办事,而是按什么“王效禹思想”办事。也许是我们解放军未跟着他们那样做,他们就怀恨在心,欺骗中央,掀起了这股反对解放军的大风。我们不禁要问:他们还要不要解放军,要不要工人阶级,要不要贫下中农,要不要广大党团员?这到底是在对谁专政,是谁在专政?刘伯承在请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等转报这封信时写道:
  “昨廿九日晚廿时,一自称是济南军区装甲兵政治部的来人说,此刻我们的部队正受到王效禹的红卫兵攻打,形势非常紧张,要我们迅速离开济南,同时要我给毛主席、林副主席转交一封信等情。”毛泽东在这段话旁加了着重号,并写了一个批语,即本篇二。王效禹,当时任山东省革委会主任,一九七○年六月被免职。
  (2)总理,指周恩来。
  (3)林彪,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继续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不久被称中央副主席。
  (4)张春桥,当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姚文元,当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员。


  

毛选著作《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卷>对反映济南军区、山东省军区支左工作中一些问题来信的批语
1967年5月11日

  林彪、恩来(1)同志:
  此件(2)很值得一阅,是山东两军〔区〕的同志写的。
  毛 泽 东
  五月十一日

  同样情况在全军内,在许多人身上都存在,当然不是多数。

  (根据手稿刊印)

  注 释
  (1)林彪,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恩来,即周恩来。
  (2)指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信访处一九六七年五月九日编印的《文化大革命信访简报》第一七八期上登载的《济南、山东两军区在支左工作中的一些问题》材料。材料中说,济南军区政治部、山东省军区司令部两位干部来信,反映济南军区、山东省军区在支左工作中“存在许多缺点和错误”:(一)认为济南军区“在反击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逆流中”,“采取两面手法”,一方面承认围绕在省革委会周围的革命组织是革命派,另一方面又承认一些保守组织也是革命派,或明或暗地支持他们,打击革命派。(二)说济南军区一些干部对山东省革委会主任王效禹有“错误议论”。(三)说济南军区机关正在积极准备“打官司”,赴京告状。(四)认为济南军区和山东省军区至今没有揭发谭启龙(当时任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的问题。(五)认为济南军区和山东省军区已由过去对造反派感情不深发展到目前的公开对立。





毛选著作《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卷,在济南军区支左人员秦厚德(1)来信上的批语
1967年5月13日

                                一
    印《快报》(2),文革办。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二
  这位同志反映的问题(3),是个比较普遍的问题,很值得注意。济南空军于五月五日,济南军区于五月六日已公开声明支持省革命委员会。陆、空军均对中央来了报告,问题已经开始解决。但其他许多省、市有些解决了,有些则还未解决。
                                              毛 泽 东
                                                 五月十三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 释
  (1)秦厚德,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通信总站干部,一九六六年九月被免职后安排转业,因地方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未被接收。一九六七年三月参加济南军区司令部的支左工作。
  (2)指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办事组编印的《快报》。
  (3)秦厚德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一目写给陈伯达(当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康生(当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顾问)、江青(当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全军文化革命小组顾问)并转毛泽东等的信中说:我于三月四日参加了军区的支左工作,根据一个多月的亲身体验和所了解的情况,感到驻济部队对济南市的支左工作,在二月十日以前是完全正确的,自二月十日以后进入工厂、院校至今,存在着不少问题。主要表现在:一、支持的不是左派,而是保守派,支持保守派打垮了革命派。解放军不是左派的后盾,而是成了保守派的后盾。二、搞“合二而一”,以保守派组织为核心去联合革命群众组织,如革命群众组织不同意时,即认为是搞分裂主义,破坏大联合。三、在“抓革命,促生产”问题上,有的单位没有把革命放在首位。四、有的宣传队对所谓的反革命组织采取简单粗暴的态度,使人见了害怕。五、省革委会与济南军区保卫文革指挥部的意见有分歧,部队支左的同志对省革委会主任王效禹有意见,对省革委会其他成员的讲话更是对立,近来已发展到针锋相对的程度。六、部队的同志和“红卫兵山东指挥部”、“山东革命工人造反总指挥部”等革命组织十分对立,这种对立现已公开化,双方支持的群众组织不断游行示威,有时还发生武斗。七、济南军区保卫文革指挥部成了保守派告状的地方,省革委会成了革命派告状的地方。

http://dswc20611731.blog.163.com/blog/static/90590191201102737587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