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923阅读
  • 0回复

收藏红卫兵袖章背后的故事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收藏红卫兵袖章背后的故事

                  ——  当年入红卫兵比入党难

我一直以自己是个无党派的人士而感到自豪。

但是在四十多年前我却入过红小兵和红卫兵。这两个群众组织在当年都是政治组织,出身不好的同学根本就别想沾边。文革期间红小兵我就是凑合入的,有人说我是混进去的,到了五年级红小兵整顿时还差点给我摘了牌(臂章)。原因就是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至今我都没弄明白资产阶级思想的软肋是什么!



当年入红卫兵比入党难当年入红卫兵比入党难            
                                                  
    1973年的冬天我上中学了,报到那天,我看见很多家长和同学围着班主任说话,大概意思就是让自己的孩子积极靠拢组织,争取早日加入红卫兵。我们班有个同学的家长是个“八路”,就是他跟老师说的最多,全是车轱辘话。我是自己去学校报到的,根本就没和老师说上话。所以就远远地稍在一边,心里盘算着:新的起点,我要好好读书。

由于是文革后期,红卫兵组织已经不是文革开始那种杀杀打打,随便成立,杂乱无章。已经被中央定为学生的政治组织,并制定了一套完整的组织章程和加入细则。有些地方和党章如出一辙,比如申请、考验、思想汇报、介绍人、查三代、外调、填表、批准、宣誓等等阶段基本上和党章一样。要想加入真得要费点工夫。

为了得到老师的赏识,很多同学早上六点半就到学校扫教室,倒全校的垃圾。经常是去的很早,到了学校,活儿已经叫更积极的同学给干完了。如果哪个同学夜里三点起床,跳墙进学校扫教室、扫操场根本不是什么新闻。有一回,我因为不相信,就早上五点多溜进了学校,果真看见在操场上有人扫地。这件事情放在今天,还不成了校园午夜魅影,闹鬼了!

老师在班会上说,开学一个月以来,我基本知道大家的表现,看谁能第一批加入红卫兵组织。我的学习成绩和劳动业绩在班里都不错,心里盘算着:第一批红卫兵应该有我。

过了几天,学校门口就贴出了新入红卫兵同学名单的喜报。我三步并两步地跑去一看:没我,全是家里出身革命军人和高级干部的同学。这其中大部分是与我同住在一个机关宿舍的同学。我着急了,因为我怕我的父母看见人家的孩子带着红袖章,他们会觉得低人一等。

我悄悄地去教研室问了班主任,她一边判着作业,头也没抬冷淡地说:名额早就定了,你还要努力!然后再也不搭理我了。从老师那里出来,我一路上都在想,到底有什么缺点呢?我在哪些方面需要努力呢?

回到家里,我把事情告诉了父母,还告诉他们机关宿舍院子里都有谁加入了红卫兵组织。然后就等着父母批评。但是他们并没责备我。父亲还说:“是金子到哪里都闪光!记着啊,你的任务是读书!”在那个人寰颠倒、鬼话连篇的年代里,我的父亲能说出如此精湛的语言,真是在我的心理播下了灿烂的种子。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依旧是学习向上,劳动主动。但是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还是没有我。我力求找到答案,主动和同学谈心,都没有结果。有一天。一个和我关系不错已经加入组织的同学悄悄告诉我:组委会上有几个人说你资产阶级思想严重,好打扮!穿皮鞋。所以大家都不同意你入兵。

我没穿什么啊:一年四季穿的都是母亲翻改的、洗的很干净的衣服,逢年过节姥姥给买的小黑皮鞋(母亲天天给擦的很干净)。脸上涂的就是上海出品的雪花膏、头发就是两条大辫子啊。。。。。。

眼看着班里的同学都加入了组织。看着他们带着红袖章,迎着旭日走进校门,我从内心中还是很羡慕的,尤其是有的家境好的女生骑着“26”型飞鸽自行车,那红色袖章在风中一飘一飘的,就如同一个跳动的火炬,好看极了。我毕竟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自尊、愤懑、不解、无奈,经常让我的内心无法平静。整个初中一年都是在这种复杂的心情里度过的。

还好,父母从来不问这件事情。

1974年,我上初二年级。刚开学不久,学校就通知我们去农村锻炼一个月。我们年级被分配到北京海淀的东升公社劳动。我想,机会来了。这次劳动我的行头中除了必要的东西以外。我还把哥哥的小军帽给带来了。因为我想把自己打扮成假小子,拼命干活,争取火线加入组织,看大家谁还说我资产阶级思想严重!

一个月的艰苦劳动即将结束,我表现的很不错,大家说我瘦了很多(发了一次高烧)。年级指导员田老师在几次晚间总结会上表扬我,并宣布劳动结束前发展一批红卫兵。我觉得,这次应该有我了。记得田老师一次在水房打水碰见我,还说了一堆鼓励我的话,并说晚上就讨论我的组织问题。那天晚上全班的红卫兵都去老师宿舍开会讨论,我和几个没入组织的女生,心不在焉地在宿舍里聊天,但是我的心总是平静不下来。

散会很晚,进到宿舍没有一个同学恭喜我。很奇怪!吹了熄灯号,同铺的女生轻轻在我的耳边说:“其实大家都同意,就是你们家楼上的那个,你的小学同学(她爸是八路)不同意,她说她最了解你们家。。。。。你爸解放前是。。。。。可是田老师说,一个红卫兵组织有什么啊,我说入了就入了,没人介绍,我介绍!。。。。。”我惊讶的半天没说话。

这一夜我没睡着,寻思着是入了还是没入?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第二天,田老师又在水房门口看见我,她高声说:“今天你交给我两毛三买袖章(0.23元),你的组织问题解决了,一会儿你来我的宿舍填表,”我高兴地跑到村委会给母亲打电话,把这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在电话那边却哭了。。。。。

就是这样我终于加入了红卫兵组织。那个不同意我入兵的同学还假惺惺地要求做了我的介绍人,并搞了一个宣誓的仪式。

不久,团组织经过整顿,又开始招兵买马,红卫兵组织就失去了它的魅力,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群众组织。记得高中毕业那年,全班同学都加入红卫兵了。很多同学还加入了共青团。再后来那,我下乡、上学、参加工作任何政治组织都不曾加入。还有那个资产阶级思想。。。。。我至今都没觉得错在那里?

文革结束了,我把红卫兵袖章收藏起来。那段刻骨铭心的入兵经历也永远被我收藏在心里。如今我的父母已经作古,他们在权贵面前从不低三下四,他们给予我的是生命的指点;当年的田老师大概也是近八十岁的人了,她真诚的话语,让我记住了一辈子。今天的我,做人做事,仍然是真诚、乐观,务实、低调。。。。。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1cd2aa0100qly1.html?tj=1
[ 此帖被dapeng在2011-04-15 13:10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