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33阅读
  • 2回复

走过硝烟的——红卫兵(锦州文革回忆录,24-26)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二十四)攻打锦州石油兵团

    自从168年2月10日和11日,老糟“联合总部”的二高中和市供电局两个据点,先后地被锦州驻军(四十军)和“锦联筹”老好们拔除之后。手机站m.yiduku.com“联合总部”的老糟们,在锦州市中心区里已经是难以再立足啊,尤其是民心和士气都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当时,毛远新和陈锡联、李伯秋等人在辽宁串通一气(镇压革命造反派和打压东北局),再加上毛远新这个新贵的特殊地位及背景,连中央文革小组也是见风使舵和暗送秋波的。

    原来支持锦州“联合总部”老糟的中央文革小组,看在毛远新和陈锡联(沈阳军区)的面子上,对锦州文化大革命的态度也开始暧味起来。宣称锦州的“联合总部”和“锦联筹”都是革命造反派,并催促两派尽快的实现大联合(成立锦州市革命委员会)。在实际上,只有“联合总部”老糟被称为是革命造反派,而“锦联筹”老好一直自称是无产阶级革命派。

    早在168年1月,沈阳的三派(八三一、辽联和辽革站)就实现了大联合,成立了辽宁省革命大联合委员会。中央文革小组已明确地表态:这三个群众组织都是革命造反派。并准备在二月二十几日,成立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因为辽宁已经落后于全国的革命形势了。

    由于中央对锦州所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过问,尤期是中央军委和辽宁军区凌司令员的批评,四十军和“锦联筹”的武斗活动这才有所收敛。作为后台老板的陈锡联和李伯秋之流,因四十军和“锦联筹”这次做得太离谱,所以也不好再为他们出面了。但对辽宁军区凌司令员的这次亮相和表态,老陈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可在心里却记下了个大疙瘩啊。

    中央通知锦州的“联合总部”和“锦联筹”,派出谈判代表团赴京来落实大联合事宜。

    2月下旬,在北京进行谈判的两派代表回到了锦州,分别向两派的头头们和锦州警备区司令部,传达了中央文革小组的指示精神,要两派立即先成立锦州市大联合委员会。

    2月25日,“联合总部”和“锦联筹”首次联合起来,在锦州火车站广场召开了大会,宣布成立了锦州市大联合委员会,并联名向**和党中央发出了致敬电报。本来这次大会是实现两派和解的一个极好的机会,但在两派之中一些坏头头的破坏之下,这次实现大联合的良机被痛心地活活葬送了。“联合总部”和“锦联筹”那些破坏大联合的坏头头们,为了自已的一私之利而不顾广大群众的死活,他们是应该承担那段历史的罪责啊。

    在当天的联合大会上,“锦联筹”的各群众组织站在广场的东部,而“联合总部”的各群众组织站在广场的西部。参加大会的双方人数相差不多少(都有好几万人),在两派的之间自然形成了一条空白地带。以前打得难分难解的两派人员,现在都在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对方,心里都在为终于实现了和解而感到高兴。但是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两派都分别有些人挤到结合部去骂对方的人,在双方大会执勤人员(纠察队)的劝阻下才得到平息。

    两派终于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文青从心眼里感到高兴啊,今天他显得是格外的激动。

    突然在大会主席台上又发生了争执,原来两派的头头们为了席位的数量吵了起来(大联合委员会的席位)。糟、好两派的群众都很关心台上的争吵,七、八万人都把目光盯在了主席台上。锦州警备区司令部的代表们也跟着在瞎掺乎,当时的大会主席台上很是混乱啊。

    文青心情焦急的张望着大会主席台,好不容易才弄起来的两派大联合,可千万不要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啊。“锦联筹”的一些坏头头,为了达到破坏大联合的罪恶目地,故意在联委会的席位上出难题(压缩“联合总部”的代表席位)。为了达到实际上的两派革命大联合,既使在席位上做出一些让步,对于目前已处于劣势地位的老糟们,也不是不可以的。作为“中学总部”联络员的文青,是没有资格上大会主席台的,只能是在下面干着急啊。

    老糟“联合总部”的头头李景桐(常委),这时在主席台上拿着话筒宣布说:根据“联合总部”常委会的指示,决定把大联合的会场移到海校的广场,现在各单位开始行动吧。

    “联合总部”属下的各单位老糟们都被搞晕了,四万来人的队伍都楞在那里不知所措,光我们老糟这一派去海校广场那是什么意思?不是实现两派的大联合吗!在李景桐的催促下,各单位的老糟头头只得遵令而行带着自已的人,向铁北的海字437部队大操场移动着脚步。在他们的背后传来了老好们的广播声:“最最强烈的抗议,联合总部的一些负责人把会场转移到海校的广场,这是破坏我市大联合的行为!”老糟们心里都感到有些不是滋味。

    在铁北的海校大操场上,“联合总部”的几个头头向几万人的老糟们,揭发和控诉了“锦联筹”的坏头头们,是如何压制和打击他们的,而且两派的大联合委员会席位还不是相等的。大操场内的糟字派群众们听了之后都感到很气愤,好不容易盼到的大联合被好字派的坏头头给破坏了。李景桐等头头在高声鼓动说: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实现真正的两派大联合!

    会后“联合总部”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在海校的大操场上红旗飘展歌声嘹亮。吸引了许多的海校官兵和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前来围观,并予以了热烈的掌声来鼓励他们

    在雄壮的“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音乐声里,锦州各单位的老糟们都排列着整齐的队形,从大会主席台之前徐徐有序地通过。尤其是当“中学总部”的红卫兵们,以正步走的方式通过大会主席台时,更是引起了一片又一片热烈的掌声。“向红卫兵小将们学习,向红卫兵小将们致敬!”,“联合总部”的宣传部长刘世昌在亲自高呼着口号。“联合总部”的那些大头头们,都在很欣喜地望着台下几万名老糟的雄壮队伍,心中都充满了取得最后胜利的希望。

    岂不知这只一种回光返照啊,眼看“联合总部”的老糟们就要大难临头了。

    文青等老糟们对总部一些人的盲目乐观感到了忧虑,十几万老糟缺乏武装的保护,在“锦联筹”强大武装力量的攻击下,肯定会被打垮的。虽然在上边有中央和辽宁军区的同情和支持,但鞭长莫及啊只能是得到口头上的支持而已。如果老好在沈阳军区和四十军的纵容下,动用武力把老糟打垮。到那时,恐怕连中央和中央文革小组也得接受木已成舟的事实。

    锦州的老糟们虽然人数并不比老好们少,但“锦联筹”老好们拥有强大的武装力量,装备有大量的步枪、冲锋枪和轻重机枪。而“联合总部”老糟现在仅有少得可怜的枪支和弹药,已经是今非对比不堪一击的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那可是**他老人家的教导啊。

    “锦联筹”的大头头们见老糟们撤出了站前的会场,并把队伍拉到海校的大广场去了,不由得心中暗喜啊。“哼、哼,给你们脸,你们还不要脸,看以后老子咋收拾你们!”。

    进入三月份以后,辽宁的文化大革命形势又发生了逆转。同情沈阳八三一和锦州老糟的,辽宁军区司令员凌少农因与“四人帮”在辽宁的代理人不合,被调离了工作岗位。蛰伏了一个阶段的四十军和“锦联筹”,见老糟们又成了没娘的孩子,立刻就露出了凶残的面目。

    “锦联筹”决定在成立市革命委员会之前,集中力量把“联合总部”的全部据点都拔除掉。有沈阳军区和四十军给我们撑着腰还怕谁啊?锦州市的两派大联合是不算数的,谁让老糟又失去了军方的支持?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要事不宜迟地尽快下手予以打垮。

    “锦联筹”首先把目标锁定在了辽宁石油技校的“石油兵团”,在剪除了锦州医学院外围的老糟支援力量之后,再集中兵力最后围攻老糟们在市区西部的医学院大据点。

    3月某日,“锦联筹”好字派终于又动手了,他们调动了市区西部的主力“后备军第三十八支队”和“华光电子兵团”,并得到市区东部“驱虎豹兵团”的一部分兵力的增援。大约有一千多名荷枪实弹的老好们包围了辽宁石油技校,这些老好们装备着步枪、冲锋枪、轻机枪和重机枪,还有几门六零迫击炮。兵力强大装备精良的“锦联筹”老好武斗队们,他们发了誓:不拿下辽宁石油技校据点和消灭“石油匪团”的老糟们,他们决不会收兵。

    辽宁石油技校位于铁路线以北,西面不远处是华光电子管厂(华光电子兵团),再往西面就是锦州石油六厂(后备军第三十八支队的老巢)。“石油兵团”的老糟们由于人数比较少,而且西邻的老好“华光电子兵团”又是十分的强悍,都是些转业兵有很高的军事素质人数也比较多,在过去的武斗中曾打死一名“石油兵团”的红卫兵。因此“石油兵团”老糟们不敢在学校与这个恶邻相为伴,在武斗的**期间撤到了铁路南面的锦州医学院据点。

    进入167年的十月,由于党中央和**号召两派进行大联合及复课闹革命,所以“石油兵团”的老糟们就搬回了辽宁石油技校,住在一座二层小平顶楼里(楼的中间是三层)。在锦州第一次武斗**时跑回家的大部分学生,由于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和复课闹革命,所以现在陆续地回来了许多人,因此现在“石油兵团”的人数也增加到了近二百人。

    锦州二中“红色造反团”的老糟,因市区内的形势十分紧张不敢回去,现在也借驻在这座小楼里(大约有五十多人),他们和“石油兵团”老糟之间的关系是很好的。

    在锦州的第二次武斗**之中,“石油兵团”虽然人数不多但武器装备比较好(前些日子从农学校抢来的),拥有一挺重机枪(因有故障只能打点射),还有两挺轻机枪和一些其他的枪支。而二中“红色造反团”的人武器很差,只有几支手枪和一些小口径步枪及猎枪。

    在锦州二高中和锦州供电局等市内老糟们的据点被端掉之后,守在辽宁石油技校的“石油兵团”老糟们也感到了很不安啊,于是他们在校内修筑了工事和埋设了不少的地雷。

    这天早饭过后,华光电子管厂大楼上的机枪开始射击,打得“石油兵团”的小楼上直冒青烟,紧接着华光北门口的地堡也喷出机枪的火舌,对辽宁石油技校的南大门进行火力封锁。在猛烈的几挺机枪火力掩护之下,许多老好的武斗队员端着半自动步枪冲了过来。

    战斗打响之后,“石油兵团”和“红色造反团”的老糟们仓促应战,那挺破重机枪在不紧不慢的打着点射(还比步枪强得多),压制着华光大楼制高点上的机枪。老好们没有料到老糟们有远射程的重机枪(虽然不能进行扫射),“华光电子兵团”只是在楼顶上垒了些简易的掩体,暴露在机枪掩体外面的几个人中弹而倒(其中有指挥的老好头头),大楼上的机枪火力立刻减弱了下来。正在进行冲锋的老好们被老糟的两挺轻机枪压制住,除了有几个负伤的老好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其他的人都躲在大树后或路边的小沟里不敢再露头啊。

    这时从辽宁石油技校的东面和南面,在几十挺轻重机枪的掩护下许多“驱虎豹”和“三十八支队”的老好,也对石油技校小楼里的老糟们发起了猛攻。几枚六零迫击炮弹也呼啸着飞过来,落在了“石油兵团”小楼的楼顶上或楼下的空地上,猛烈的炮弹爆炸声震耳欲聋。

    在小楼里进行顽强抵抗的主要是那些能征善战的“石油兵团”(约有七十来人)。那些刚回学校的人(没有参加过武斗)早已吓得躲在了墙的角落里缩成了一团。二中“红色造反团”的一些老糟们,虽然也有武斗的经验但手里的武器不行,只能守在比较次要的攻击方向。

    小楼里“石油兵团”的两挺轻机枪立刻调转枪口,对从东面和南面冲上来的老好们进行猛烈地射击,几个“石油兵团”用步枪还发射了一些枪榴弹。“锦联筹”武斗队的攻势暂时被打退了,但是老好们又进行了新的布署和调整。由于好字派这次采用的是三面围攻,小楼里老糟们的火力已经明显感到不足,不能压制住老好们的连续冲锋。在许多挺轻重机枪火力的掩护之下,老好们从东、西、南三面逐渐的逼近上来,形势已经是十分的危急。

    这时从京沈铁路南面猛地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锦州医学院据点的二百多名老糟们前来进行支援。但是“锦联筹”老好们已经作好了打援的充分准备,五、六百名老好和许多挺轻机枪在封锁着路口和要道,医学院的老糟们被阻击在铁路线附近难以前进。在兵力和火力都占压倒优势的“锦联筹”老好们,已经在牢牢的掌握着整个武斗局势。

    “锦联筹”老好们的一些敢死队,已经摸进了石油技校的院内,并踏响了埋在大院角落处的几颗地雷,“驱虎豹兵团”的一些人被炸东倒西歪和肢体伤残。由于院里有地雷的致命威胁,这些老好们不敢再轻易靠近“石油兵团”据守的小楼。由于外部的援兵已经是指望不上了(医学院的兵力也是很少),自已又面对着极强的敌人(力量对比为一比十),等自已的弹药耗尽那可真要与小楼共存亡了,“石油兵团”的老糟们觉得到了突围的紧要关头了。

    “我们必须突围,已经不可能再坚守下去了,再守下去我们就得都完了”,“石油兵团”的头头们与大家商议道,大家一致都表示同意,因为事情已经是明摆在那里的啊。

    “冲啊”随着一阵儿撕心裂肺的喊杀声,“石油兵团”的老糟向楼外接连投出了几十枚手榴弹,两名机枪手戴着钢盔平端着轻机枪在前面开路,几十个人手里拿着步枪和手榴弹紧紧跟在后面。围在辽宁石油技校南面的老好们一时措手不及,竟然被“石油兵团”的这些亡命之徒冲出了包围。其实,“锦联筹”的老好们对这些亡命徒还是很害怕的。

    当“石油兵团”的人跑到解放军205医院门前时,竟然有一百多个医院里的伤病员迎头拦住了去路,他们的手里还拿着木棒和铁棍子。“石油兵团”的老糟大声喝道:“我们只是从这里路过,快闪开!”。见这些伤病员们不肯让路,“石油兵团”的机枪手向空中扫了一梭儿机枪子弹,吓得那些伤病员目瞪口呆不敢再进行堵截。“石油兵团”的老糟们跑步穿过205医院的大操场,然后再翻过大院南面的围墙,跑到铁路以南与锦州医学院的老糟们会合了。

    锦州二中“红色造反团”的人见石油技校的北面没有动静,就在“石油兵团”向南突围的时候他们向北面突围。但当他们刚跑出辽宁石油技校的院外面时,就中了老好们的埋伏当场都被活捉(“锦联筹”早就在这里张网以待)。还有几个“石油兵团”的人分散进行了突围,但都被老好们的子弹击中倒地重伤不起。老好们以为这几个老糟都被打死了,所以在远处也没有走过来进行查看。后来,这几个身负重伤的“石油兵团”老糟,都被住附近的老百姓们救起送往附属医院进行抢救。(因为救治的比较及时,没有一个人因伤重而死)

    而“石油兵团”里那些刚从家里回校的学生们,因为没有经历过残酷的武斗早已吓破了胆,当老好武斗队们冲进小楼时就都举手投降了。还有几个二中“红色造反团”的老糟,没有跟着大伙往外突围而是藏在了地道里(暖气道地沟),在里面苦挨了半天及多半宿在后半夜时才敢爬出来,这几个小机灵鬼躲过了一劫(那些被俘的老糟们都挨了毒打)。

    锦州“联合总部”的老糟头头们,得知“石油兵团”据点已被“锦联筹”强行予以攻克,并且有几个重伤员正在锦州附属医院进行抢救。于是决定派几个头头带一些钱(医疗费),到医院住院部去看望和慰问一下伤员,并且安排好这些重伤员的治疗和安全等问题。

    文青现已在“联合总部”工作,做为总部的联络员他经常去传达消息和指示。但现在市里的老糟据点已所剩无几,他只能去锦州医学院和石油技校了。在无事可做的时候,他还配合保卫部的人做一些总部的警卫工作。现在人手紧缺啊,整个司令部也仅有不到二百人。

    在第二天,以盖国宇为首的总部领导共三人,在保卫部的五名人员(包括文青)的护卫下,从“联合总部”的高干楼出发,到锦州附属医院去看望和慰问受伤人员。

    文青从保卫部借了一支五四式手枪,他平时只带有两枚手榴弹和一把匕首。他和姜君刚及另一名红卫兵,组成一个三角形的行进队形在前面走,总部的领导人走在中间,另两名红卫兵担任后卫。他们的装备实在是可怜啊,只有手枪和手榴弹这些近战武器用于自卫。

    由于“锦联筹”的武装人员已时常在铁北进行活动,因此文青他们不得不防。文青这些人一边往前走,一边用警惕的目光索着,以防备老好们武斗人员的突然袭击啊。

    好在“联合总部”的高干楼距离附属医院并不算远(约有五百多米),文青他们这一行人终于安全的到达了锦州附属医院。当他们来到了医院内的住院部大楼时,在大楼外面留下了姜君刚等三人进行警戒和放哨。文青等两人护卫和陪同总部的领导们走进大楼去,当他们讯问值班的医生和护士时,这些人都在推托说不知道有“石油兵团”的人在住院。

    这下子可把盖国宇等总部领导们弄懵了,真是“丈二和尚而摸不着头脑”啊。文青当时也楞了一下,然后突然明白过来了。原来,锦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大多数医护人员都是糟字派的观点,人家也不知道你来者的真实身份和用意,能随便地告诉你伤员住在哪儿吗?

    于是,文青向盖国宇等总部领导说道:“请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外科的张大夫(老糟)问一下便知。”不大一会儿,文青从住院部办公室把张大夫(主治医师)请来了。

    张大夫和总部的领导寒喧了几句之后,就领着他们去看“石油兵团”的那几名重伤员。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三楼最西边的病房(很隐蔽),张大夫敲了几下门并表明自已的身份。一名女护士打开了房门,文青紧跟在张大夫的身后走进了病房。这是一间只有四张床的小病房,除了有两名重伤员躺在病床上,还有两名“石油兵团”的人在此轮流守护和照料。

    这两名“石油兵团”的人文青都认识,于是就向他们说明了此次的来意。这时,盖国宇等人也随后走进了病房,并在门外留了一名警卫人员。文青给他们互相进行了一番介绍,然后陪同总部的领导看望和慰问了这两名重伤员。这两名伤员的伤势几乎相同,都是四肢中弹并有骨折(打着夹板),由于流血过多显得脸色苍白而且都有些惊恐未定的神情。

    张大夫在旁边介绍了伤员的病情及救治的经过,这两名伤员虽然伤势很重但没有生命的危险。原来,当这两名红卫兵在石油技校进行突围时,遭到了“后备军三十八支队”的射击。那些武斗人员的枪法很准,专打这两名红卫兵的胳膊和大腿,看样是不想当场打死他们(想故意打死人的还是极少数)。虽然也是比较狠毒的,但总算是没有要了他们这两条小命。

    文青心情沉重的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与守在门外的那名红卫兵一起担任警戒。

    从半掩着的门外,听得见盖国宇等人的说话。一名总部的头头从黄挎包里,拿出了一些钱递给“石油兵团”的人。“现在的局势很不好,等他们的伤势稍好些就必须转移,最好护送他们回家进行休养。”盖国宇叮嘱道,那两名“石油兵团”的红卫兵都表示赞同。

    因为辽宁石油技校是面对全省招生,所以有许多的学生都是外地人。这两名负伤的“石油兵团”老糟,就一名是沈阳人,而另一名是抚顺人。由于“锦联筹”特别痛恨“石油兵团”的人,而现在“联合总部”又无力进行保护,所以这两名老糟留在锦州养伤是很不安全的。

    盖国宇等总部头头安排好之后走出了病房,并嘱咐张大夫一定要尽力治好以免留下残疾。“你们就放心吧,都是自已的革命战友,我们会尽力的”,张大夫连连点着头满口答应。

    文青他们这一行人走出住院部,与外面的姜君刚等人汇合,然后回到了高干楼总部。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3-22

(二十五) 夜攻锦州医学院

    168年3月下旬,好字派(锦联筹)把辽宁石油技校的“石油兵团”小楼攻克之后,然后就把进攻的矛头指向了锦州医学院。手机站m.yiduku.com但是因为不知道锦州医学院据点之内老糟们的虚实,所以老好们一时没有胆敢进行轻举妄动。因“石油兵团”和一高中“红司”等老糟们,现在都已经退进了锦州医学院这最后一个大据点。现在死守在锦州医学院大楼里这些老糟们,那可都是各单位铁杆的头头和骨干份子,其顽固到底性和战斗力还是不可轻视的。

    “锦联筹”老好们派出了一些侦查人员,潜入到锦州医学院据点的附近居民区,多方去集和打探老糟们的情报。但锦州医学院周围的老百姓大都同情和支持糟字派,所以老好们并没有从老百姓的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锦联筹”老好们的一系列侦查举动,引起了锦州医学院据点里老糟们的注意,他们知道这是大战之前的前兆啊。

    其实,现在锦州医学院据点的内部已经是十分的空虚,原有的七、八百人的各单位老糟们,见大势已去一些小单位的老糟们便先后离去了。整个锦州医学院大楼里仅剩下了三百多名老糟武斗人员,主要是锦州医学院的“红色造反团”、石油技校的“石油兵团”、一高中的“红司”和“工人总部”等单位的老糟骨干分子。据守在锦州医学院的老糟虽然人数并不多,但都是久经战阵的精兵和强将们。但在装备精良的两千多名“锦联筹”武斗队面前,这点兵力已经是难以进行坚守下去的,而且也不会再得到其他单位老糟们的支援(都被打垮和打散)。但是这些老糟的头头们和骨干分子们,还是怀着壮烈的心情决定进行最后的抵抗。

    3月24日,**和林副主席接见了解放军各总部、国防科委、各军兵种、驻京各军事院校、北京军区所属各单位团以上的干部,各军区在京参加学习班和开会的干部,在北京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共一万余人。林副主席作了极其重要的指示,周总理、陈伯达、康生、**、姚文元作了重要讲话。林副主席宣布了**亲自批准的命令,撤消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的一切职务,把余立金逮捕法办。并指控他们是王、关、戚的黑后台。

    由于“联合总部”的马德良等头头们,已经组成了赴北京的上告团去向党中央反映,“锦联筹”的坏头头们破坏锦州地区的两派大联合,并妄图以武力打垮“联合总部”的犯罪事实。

    锦州的老糟们期望国务院和中央文革小组能够对此表态,及时来挽救“联合总部”目前的危局,以实现两派真正的革命大联合。但中央文革小组对“锦联筹”破坏锦州大联合的行为保持沉默,已经把屁股坐在了“锦联筹”和锦州四十军这一边。原来一直受到中央文革小组庇护的锦州老糟,现在却再也得不到党中央的坚决支持了,心里已经变得绝望起来了。

    马德良率领的锦州老糟赴京上告团,在北京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上的东西,仍然是些口头上的支持和同情。看样子,中央和中央文革小组是准备接受锦州的既成事实了。马德良总司令从北京回来以后,由于面临危机变得闷闷不乐起来,难道连党中央都要变心吗?

    在武汉“七二0”事件之中已受到惊吓的老毛,由于担心他对各大军区的失控,就喊出了:“还我长城”的悲观之言。为了安抚和拉拢各大军区的司令们,他下令逮捕了关锋和王力等中央小组的成员。**等人见风使舵也开始向各大军头们献媚,那里还管得上各地造反派们的死活。当然,各地的革命造反派由于被出卖,也对中央文革小组产生了仇恨。

    早在三月七日,锦州警备区司令部就发出了通告,要求进一步落实**关于学校复课、实行全校大联合的指示。搞好大、中、小学校“大联合”和革命“三结合”,组织好学校的复课工作。这里所说的“三结合”,就是即干部代表、解放军代表和造反派代表这三方。

    并以锦州警备区司令部的名义,向市内的各单位派出了许多的解放军宣传队,彻底地瓦解了老糟们的各基层组织。所以锦州医学院据点的老糟,此刻已经成了一支孤军。

    为了虚张声势,锦州医学院里的老糟把三百多人,组成了六个战斗小分队,轮流地在附近的大街上进行昼夜不停的武装巡逻。此举迷惑了不断进行侦查和窥视的“锦联筹”老好们,他们不知道在锦州医学院里现在到底还有多少老糟,以及还拥有多少的武器和弹药。

    现在“锦联筹”好字派的武斗队主力,已经把锦州医学院的老糟们孤立和围困住。并出动大批武装人员,开始在市区内对零散的糟字派和“马路兵团”进行清剿。许多的糟字派和基本群众大量地被抓或被殴打,锦州糟字派的群众基础已遭到很大的破坏和打击。

    据守在锦州铁路局大楼的“锦铁红司”老糟们,由于对目前的锦州局势已是悲观和失望,在与“铁联筹”老好们进行大联合以后,已自动地放弃了这个大据点四散离去了。

    “联合总部”的老糟们,在整个锦州市区内现在仅剩下一个医学院据点,而且还是朝不保夕岌岌可危啊,因为拥有枪支的武装人员太少了,想固守这个大楼现在都难以做到了。

    “锦联筹”的老好头头们,见现在已经全部扫清了锦州医学院的外围,就决定在成立市革命委员会之前,对“联合总部”老糟们进行最后的一击,以谋求取得全面的胜利。

    168年4月初,“锦联筹”为了打好消灭“联合总部”武斗队的最后一仗,集中了老好们最精锐的武斗队两千多人,主要有“驱虎豹兵团”、“后备军三十八支队”、“华光电子兵团”和一些其他单位的武斗队。装备有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和六零迫击炮,还有大量的炸药包(准备炸毁锦州医学院大楼),决心彻底拔除老糟们在市内的最后一个支撑点。这场即将发生的大型拔除据点的武斗,当然是得到了锦州警备区司令部的同意和支持。

    为了达到这场武斗的突然性和减少伤亡,也为了避免“马路兵团”的纠缠(居住在医学院周围的老百姓们都死硬的很),“锦联筹”总部决定在夜间攻取锦州医学院据点。

    黑夜已经降临,“锦联筹”好字派的武斗队员都已经酒足饭饱,他们从四面八方向锦州医学院包抄上来。正在外面进行警戒巡逻的医学院据点的一个老糟小分队,及时地发现了敌情就立刻鸣枪向战友们示警,并且迅速地撤回了锦州医学院的大楼据点。

    正在休息和睡觉的锦州医学院老糟们,立即起身奔向自已的战位准备进行战斗。

    “锦联筹”老好们先把整个医学院包围住之后,一声令下全部的轻重机枪都开了火,纵横交错的子弹在夜空中闪闪发光震耳欲聋。一些老好的亡命徒们抱着炸药包,在十分猛烈的轻重机枪火力掩护之下,都低身猫着腰向医学院大院快速逼近。刚进入医学院的大院以后,就有几个老好踏响了地雷被炸翻。未被炸翻的老好不敢再冲进院内,被迫退了回去。

    锦州医学院大楼上的五、六挺机枪也随即开火了,严密的火力网封锁住大楼附近的接近地。突然,三颗红色的信弹冉冉升起,老好们兵分几路向医学院同时发起了冲锋。预先埋设在大院内地重要段的电雷(用电线遥控的地雷),不断地在老好们攻入大院里时炸响。老好们不顾伤亡几次进行了冲击,但都被医学院大楼里的老糟们一次又一次的予以打退。

    在锦州医学院突然所爆发的激烈夜战,惊动了锦州西半部的成千上万的市民,他们无不提心吊胆地为老糟们担着忧愁。许多胆大的老百姓甚至站在自家的屋顶上,遥望着正在激烈交火的锦州医学院,一些流弹不时地从人们的头顶上划过(有的老百姓被流弹打伤)。

    在锦州医学院所爆发的战斗,已经进行到后半夜,激烈的枪炮声彻夜响个不停。锦州医学院“守楼指挥部”召开了紧急作战会议,一个大学头头说道:“看来,这次锦联筹棒匪是铁了心想把我们吃掉。埋设在院子里的电控地雷都已经用尽了,我们的子弹也用的差不多了”。另一个中学头头神情激动的说:“就是我们的子弹用光,只要棒匪冲进大楼,我们就用手榴弹跟他们拼了”。“我们应该在适当的时侯突围,不能跟他们硬拼”,一个工人头头说道。“如果等到天亮,我们就难以突出重围了,突围时间就定在拂晓,统一时间然后分散进行突围”,锦州医学院“守楼指挥部”的头头们最后拍了板,并且互相握手拥抱而别啊。

    打到天快亮时,“锦联筹”的老好武斗队们,都已经感到有些疲劳和松弛了,攻击医学院大楼的火力也有些稀疏下来了。锦州医学院的老糟们突然兵分几路,向外进行拼死地突围。除了有一些老糟们向西和北两个方向突围,其余的大部主力向西南角进行突围。

    锦州附属医院的周铁汉带领一个小分队,从锦州医学院大院里冲出来向北面进行突围。但遭到了老好们交叉火力的猛烈拦截,这些夺路而逃的老糟们奋勇向前冲击。在冲破重围时为了掩护战友周铁汉中弹身亡,其他的老糟们也有几个人被子弹打伤。一个腹部中弹的老糟(工人)在地上爬行了几十米,趴在一家老百姓的窗户下声音微弱的哼道:“救命啊,救命!”。这户老百姓冒着生命的危险打开了房门,把那名身负重伤的老糟工人弄进屋里进行了包扎,等武斗结束之后又把他送到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天亮以后,跑来看热闹的老百姓们发现了一条曲折的长长血迹,从马路上一直延伸到小胡同里的那户人家的窗户之下。大家都对那名负伤老糟的顽强精神,与敢于冒险出来救人的普通老百姓,深深地表示了钦佩和敬意。

    由于锦州医学院的南面是片稠密的居民区,地形也是相当的很复杂,医学院老糟们的主力就从这个方向进行突围。“锦联筹”的老好们也料到老糟们会从这个地方突围,所以在这里部署了不少的人来把守。这是一场硬碰硬的激烈战斗,双方展开了生死大对决啊。

    突然从“锦联筹”老好武斗队们的背后,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震耳爆炸声,人数不祥的老糟们亡命之徒和“马路兵团”的铁杆份子发起了偷袭。锦州医学院的老糟们在这些战友们的策应之下,杀出一条血路突破了“锦联筹”老好们武斗队的包围。破围而出的老糟们扔掉了已经打光子弹的轻机枪和步枪,只带着少量的手枪和手榴弹四散而去了。

    在医学院西边突围的那部分老糟还算是比较顺利,这个战斗小分队在一轻挺机枪的掩护之下,突破了西边老好们的堵截和包围,他们跑进了一条小胡同里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等天亮以后,锦州警备区司令部出动了二百多人,来为“锦联筹”的老好们打扫武斗现场。而“锦联筹”的大队人马已经是胜利凯旋了(伤亡不详),在锦州医学院的武斗现场只留下少数的武装人员。锦州警备区的解放军战士们配合老好的人员,在医学院大楼里进行仔细的查,来抓捕老糟们的漏网之鱼。还别说,锦州警备区司令部的侦察兵那真是厉害啊,他们在大楼的角落里抓到了五、六个漏网的老糟学生。那几个已经吓得面如土色的老糟(没有武器),被侦察营的解放军移交给老好们作了俘虏,这些老糟当场便受到了一顿毒打啊。

    锦州警备区司令部的那些侦察营的解放军们,还把老糟们遗留在医学院大楼里的旗帜、防毒面具、刀枪棍棒等物品,都装上大汽车拉走去做战利品和老糟们的武斗证据。

    当时在锦州医学院的外面集聚能有上万的群众(里面也有不少零散的老糟),他们对这些乘火打劫的解放军们,都表示出极大的愤恨和唾弃,在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阵的起哄声。有几个解放军战士站在汽车上手里挥动着木棒,骂道:“那个不服就过来,他妈的”。

    文青在天亮之后,带着两名总部的红卫兵从铁北赶来,到锦州医学院来查看情况。当他们又看到了曾在二高中而发生的一幕:解放军和好字派互相勾结的情景,真是气愤啊。

    事后,在突围中阵亡的周铁汉遗体被运回高干楼,暂时安葬在楼南面的花圃之中。

    锦州医学院的“红旗兵团”老好们回来接管了学校,锦州驻军也派来了三十多人的宣传队,他们共同在学校里进行着复课闹革命,还给陆续回校的学生们办端正思想的“学习班”。这些人还把埋葬在大院里的乔振江坟墓刨开,然后把棺木运到荒野进行开棺和抛尸。

    “联合总部”老糟的最后一个大据点(锦州医学院),就这样在锦州两派已经实现“大联合”的情况之下,被“锦联筹”的武斗队悍然大举攻克了,而且锦州警备区也没有出兵来制止武斗。从此老糟们失去了最后的武力后盾,开始任由老好们肆无忌惮的武力宰割了。

    锦州“联合总部”老糟的总司令部,设在铁道北的一个小高地之上,这里原来是锦州市的高级干部招待所(当地人称为高干楼)。在高干楼的北面和东面是海字437部队的营区,在南面的不远处就是锦州军分区司令部大院,只有在西面的山坡下才是一大片居民区。

    目前,高干楼这座孤立的司令部小楼,已是锦州老糟一些头头们最后的避难所。为了表示出正在进行革命大联合的诚意,高干楼已拆除了一切的防御工事,楼里也没有一支长枪。只是一些头头们和警卫人员,还藏有手枪和手榴弹用于自身的有限防卫。虽然“联合总部”的头头们还呆在这座小楼里,但是从军事角度上来说,这已是一座不设防的小楼了。

    “联合总部”的老糟头头们,以王佐忠、盖国宇、王元美、杨光、李景桐等人为首,已经组成一百多人的联合代表团,到北京去参加锦州两派成立市革命委员会的谈判。

    高干楼里留下马德良总司令在坐阵指挥,还有各总部的头头们和警卫人员等,大约还能有一百多人。其实这里已经是很不安全了,“锦联筹”的武装人员已经多次来高干楼进行骚扰,虽然没有进行抓人但已经构成了威胁。好字派还把游街(被抓的老糟)的汽车,沿着高干楼南面的马路一边缓缓地行驶,一边还用高音喇叭向高干楼的老糟总部进行示威。

    文青等几个人站在高干楼的二楼平台上,看到由十几辆卡车所组成的游街车队,由一辆宣传车在前面开路。在每辆大卡车上都两、三名被游街示众的老糟,这些老糟们都被五花大绑在脖子上还挂着大牌子,由许多全副武装的老好们在神气活现地看守和押解着。

    “唉,真是欺人太甚了”,一个红卫兵愤愤不平的说道。“他们竟然把游斗车开到我们总部的楼前来,这明摆着是在进行挑战啊”另一个红卫兵也在咬着牙说道。“是啊,他们现在就是依仗着有枪,如果在去年的八、月份,他们敢吗?”文青心情沉重的说道。眼看着自已的老糟战友被人家游街示众,文青的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啊,啥叫兔死狐悲呀。

    躲在高干楼里的“联合总部”各总部的老糟们,现在都已经成了热锅里的蚂蚁,一个个的愁眉苦展和咳声叹气。目前已是大势所去啊,锦州的老糟正在面临着未日的到来。

    在高干楼中的一间大会议室里,几十个老糟的头头和骨干分子,面对目前的形势正在进行激烈的争论。“他妈的,我们被中央文革小组给出卖了!咱们多次组织代表团到北京反映问题和告状,他们就是拖延着时间不肯明确表态。等现在我们已经被老好们用武力打垮了,他们为了讨好沈阳军区以及四十军,这才急于要成立锦州市的革命委员会”,锦州二高中“争朝夕战斗兵团”的“小良子”怒气冲冲地说道。“我们现在已经被打垮和打散了,很多的基层头头和骨干都已经被抓,我们还能进得去市革委会吗?这不是在玩人吗”,“工人总部”的头头马山苦笑着说。“他们正在大肆抓捕和杀害我们的人,跟他们拼了!”另一个红卫兵(五中姜君刚)拍了一下腰间的手枪,有些不服地吼道。“跟谁拼啊?拿什么跟人家拼啊,就我们这点残兵败将,还能顶多大的用?”另一个“工人总部”的头头(锦州塑料厂的工人)摇着头无奈地说道。文青站在姜君刚的身边没有吱声,心里想到:现在人已经都被打散了,又没有枪支和弹药,是打不过有四十军支持的强大老好武装的,已经是回天无力了。

    这时一直坐在角落里的马德良总司令,站起身来安慰大家说:“大家都不用吵了,我们还是要相信中央文革小组的嘛,成立了市革委会就好了,我们就不会再遭受迫害了”。

    市革命委员会是一个“三结合”的红色政权,由解放军代表、老革命干部和造反派三方面所组成。不能象现在由好字派们一手遮天而胡作非为啊,天真的老糟们对革命委员会这一新生事物充满了幻想,因为这是由**统一领导的无产阶级政权啊。但也有不少的老糟们是忧心仲仲啊,那些带有很大派性的解放军代表和老干部们能指望上吗?现在市里的老糟们正在遭到围剿和屠杀,他们有人站出来进行制止吗?恐怕连个说句公道话的都没有啊!

    锦州“联合总部”老糟原来有两座靠山,就是413步校和437海校,但是现在都已经指望不上了。海字437部队有海军新党委的保护,尚能自保但不能出来支持老糟了。而沈字413步校则是形势不妙啊,他们正在遭到沈阳军区的整肃,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报了。

    但真是世事难料啊,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一天的后半夜,一辆军用大卡车悄然地停在了高干楼的门前。汽车上响了几声喇叭,高干楼的几个警卫人员出来进行察看,原来是几个四一三“造反总部”的老糟官兵,冒死给高干楼送来了整整一卡车的枪支和弹药。

    马德良总司令被警卫人员从睡梦中推醒,他急忙披着衣服来到了小会议室。一个步校的战士激动地说道:“马司令,我们和他们拼了吧!以后是没有我们老糟的好了”。

    马德良已经被此事吓得心惊肉跳了,他迟缓了一下说道:“中央已经限期在锦州成立市革命委员会,而且现在事已至此啊,我们是打不过老好那些装备有重武器的武斗队”。

    “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实在不行,我们就上山去打游击!只要重新武装起来,我们老糟还是可以东山再起的!以便争取到中央的支持”,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说道。

    “那可不行啊,再打起来会遭到四十军的镇压啊。这些枪我是不能要的,你们赶快拉回去吧”,马德良已经吓得有些发抖了,他连忙摆动着双手在极力拒绝地说道。

    “马司令,我们这几个人回起去也是没有个好了,我们要和你们并肩战斗到底!”,“老马,你要拿定主意啊,不要对那个市革委会抱有幻想啊,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啊!”,那几个官兵在极力相劝。但马德良仍然在摇着头,那几个官兵绝望地大声哭了起来。

    一些总部的其他头头们闻声而来,“老马,这些枪我们是可以要的,用来进行自卫也是好的啊”,“是啊,现在我们急需枪支弹药来自卫的”,这几个大头头都在劝说马德良。

    “不行,这些枪是不能要的!”,马德良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

    “老马,你要为锦州的十几万老糟着想啊”,一个总部的头头(后勤部长)也哭着劝道。这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姓吴),在离开高干楼以后被老好们抓捕并活活地打死。

    马德良总司令把手一挥大声地说道:“都不要说了,把枪送回去!我们要相信党中央和中央文革小组的安排,党中央和中央文革小组一直都承认我们是革命造反派的”。

    见情况已经无法挽回了,那几名四一三“造反总部”的官兵一边痛哭着,一边开着大卡车无奈地返回了步校(后来都遭到了军法的制裁)。在高干楼下送行的一些老糟们也都流下了眼泪,辛酸地遥望着那辆大卡车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大家都是群情激愤啊。

    “他妈的,老子不干了,让马德良自已去革委会做大官吧!”,脾气暴燥的“小良子”破口大骂起来。“老子也不干了,跟着这个老马干,真他妈的窝囊啊”,文青也气得骂了起来。“反正也没好了,咱们散伙吧”,一个三中的红卫兵大叫道。“唉,散就散吧,任人宰割吧”,一个工人心如死灰的哀叹道。高干楼下的一片叫骂声,惊醒了那些正在楼里睡觉的老糟们。等他们走出小楼听明白了事情的原由之后,就都纷纷嚷着去找马德良进行理论。

    马大司令遭到了大家们的指责和批判,有的人说他是右倾机会主义,也有的人说他根本不顾锦州老糟们的死活,还有的人更为干脆地说他就是想进市革委会去当大官。

    马德良争辩地说:“大家的心情,马某人都理解。但现在是大局已定无力回天啊,老好们因为有四十军的支持,所以才敢于这样用武力来打垮我们。因为得不到军队的支持,这也是我们老糟遭到失败的主要原因。再打下去,不仅是不可能,而且也是毫无意义的了”。他停顿了一下又垂头丧气地说:“说老实话,对于他妈的搞政治和这场文革,我已经是感到十分的疲劳和无望。既使进入市革委会我也不会去长久当那个官,我会申请回原单位的”。

    一个工人头头苦笑地说:“哈哈,其实我们都上当了,誓死保卫**,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中央文革小组,那现在谁来保护我们啊?我们可是得到党中央和中央文革小组承认的革命造反派啊,难道我们保卫**有罪吗?保卫锦州新兴工业也有罪吗?”。

    “呜、呜。我们已经是拉完了磨,该被人家杀驴了。谁让我们思想单纯和幼稚啊,被人家利用呢!”,一个红卫兵放声痛哭起来,直整得大家的心里都是一片痛苦和迷茫啊。

    第二天,“联合总部”高干楼里的老糟们,除了一些大头头们还在那里坚持,其余的人都陆续地四散逃难而去。这些老糟们怀着听天由命的心情回家去了,他们的精神已经麻木了心也死了,哀大莫不过于心死啊!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难道这就是应得的下场?!

    除了那些家住在铁北的老糟们,文青、姜君刚和小良子等老糟们分批地溜回了市内(铁道南),为了躲避老好们武装人员的四处抓捕,这些人只能是东躲西藏各安天命吧。

    “锦联筹”老好们的血盆大口早已张开,而“联合总部”的老糟们,早已是支离破碎兵无斗志任人宰割的了。那些没有武装保护的老糟们任人抓捕、任人游街、任人杀害,成了老好们刀俎上的鱼肉,他们这十几万人到底是犯了哪条滔天大罪啊?

    锦州文化大革命的第五个回合,以“联合总部”老糟被“锦联筹”彻底打垮而告终。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1-03-22

(二十六)锦州老糟们的未日

    “锦联筹”好字派在当地驻军的纵容之下,于4月上旬,攻克了糟字派的最后一个据点(锦州医学院),彻底打垮了老糟“联合总部”所有的武斗单位。天涯易读wap.yiduku.com为在今后的糟、好两派所谓的“革命大联合”之中,老好独霸锦州市的“革命委员会”奠定了全面而坚实的基础。

    168年4月中旬,国务院和中央文革小组在北京召见了锦州的两派代表(含40军代表)。敦促“锦联筹”和“联合总部”,在实现革命大联合之后的五月份,成立锦州市革命委员会。

    “联合总部”的老糟代表向中央领导哭诉了,“锦联筹”好字派在实现大联合之后还在挑起武斗,妄图用武力消灭“联合总部”糟字派。当周总理讯问“锦联筹”和四十军的代表,锦州目前的情况是否如此时。“锦联筹”和四十军的代表都在矢口否认,并向周总理汇报说:锦州市目前实现大联合的单位已有五百多个,许多的基层单位还成立了革命委员会。

    周总理听罢说道:这很好嘛,要尽快的成立市革命委员会嘛。并批评“锦联筹”的代表,回去之后不要再搞武斗了嘛,**教导我们说“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在工人阶级内部是没有理由分成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还对四十军的代表说,你们要克服派性,作好两派的监督工作嘛。中央文革小组的人批评老糟的代表说:你们不要再哭哭啼啼的了,要高姿态嘛,回去以后要做好本派群众的思想工作,尽快的成立锦州市革命委员会嘛。

    当“联合总部”的老糟代表们回到锦州以后,见糟字派现在早已经是名存实亡七零八落了。为了欺骗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及中央文革小组,“锦联筹”好字派除了有意地保留了“联合总部”的高干楼之外,其余被打散的各单位老糟都遭到了全面的清剿。

    “锦联筹”老好们的“驱虎豹兵团”和“后备军”武装人员,每天不分昼夜地活动在锦州市的大街小巷之中,大肆抓捕市内各单位的老糟头头和骨干分子。许多老糟为了躲避老好们的抓捕只得到处躲藏,甚至有很多的人逃到外地去了(在成立革委会后都被抓回来了)。

    4月10日,锦州市贫下中农代表大会(农代会)成立。

    4月22日,锦州市职工代表大会(工代会)宣告成立,里面没有一个代表是糟字派。

    4月28日,锦州铁路局和锦州铁路分局,都分别宣布成立了革命委员会,锦铁“红司”和“铁联筹”也随之解散。但在后期,锦铁“红司”的人还是难逃挨整的命运啊。

    5月5日,锦州四十军领导机关,公开插手地方上的文化大革命事务,主持召开了锦州市基层革命委员会工作会议,对各基层革委会血腥镇压糟字派群众的行为予以支持。

    5月7日,锦州市红卫兵代表大会(红代会)成立,仍然是好字派红卫兵们的一派天下。

    5月10日,辽宁省和沈阳市革命委员会成立。《人民日报》传达了**的最新指示:“要相信百分之十以上的干部是好的和比较好的。犯了错误的人,大多数是可以改的”。辽宁省革命委员会主任是陈锡联,副主任是李伯秋和毛远新等人。在**等人的支持下,年仅27岁的毛远新不但是省革委会副主任,还担任了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和辽宁军区政委。

    5月20日,锦州日报发表社论“主动地向阶级敌人猛烈进攻”,号召把一切“阶级敌人”挖出来。这篇社论明目张胆地挑起派性,公然地把糟字派列入了阶级敌人的行列里。

    168年5月22日,**陆军第四十军委员会向辽宁省革命委员会,提出了关于成立锦州革命委员会的报告,并提交了已经拟定好的锦州革命委员会领导成员的名单。

    最高指示

    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

    在需要夺权的那些地方和单位,必须实行革命的“三结合”的方针,建立一个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无产阶级权威的临时权力机构。这个权力机构的名称,叫革命委员会好。

    革命委员会要实行一元化的领导,打破重叠的行政机构,精兵简政,组织起一个革命化的联系群众的领导班子。

    关于成立辽宁省锦州市革命委员会的请示报告

    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并沈阳军区:

    在锦州市革命委员会筹备工作已经就绪的时候,我们怀着对伟大领袖**无限热爱、无限忠诚、无限信仰、无限崇拜的激动心情,最最衷心地祝愿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一)

    “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思想。”

    在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和党中央的英明领导和亲切关怀下,在沈阳军区党委的直接领导下,锦州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经过两年来的激烈复杂的斗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当前锦州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形势空前大好,越来越好。

    1、**思想空前大普及,广大革命群众的阶级觉悟空前大提高。在**关于:“办学习班,是个好办法,有很多问题可以在学习班得到解决。”的指示指引下,锦州市各种类型的**思想学习班,蓬勃兴起,遍及全市,活学活用**思想的群众运动规模空前,气势磅礴。根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已办各种类型的**思想学习班三千五百四十二期,参加学习的十五万三千七百十四人次。**“要斗私,批修”的伟大号召,已成为广大革命群众的自觉行动。从工矿到学校,从机关到街道,到处都是“斗私,批修”的广阔战场,展开了一场围剿资产阶级派性和无政府主义的“人民战争”,大大增强了无产阶级党性,加强了革命性、科学性和组织纪律性,有力地促进了人的思想革命化。广大革命群众正在迅速、全面落实**的最新指示,沿着**开辟的革命航道奋勇前进,誓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

    2、阶级斗争盖子已经揭开,阶级阵线已经分明。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中,在战无不胜的**思想的指引下,向党内一小撮最大的走资派和东北地区头号走资派以及马明方、顾卓新、喻屏、周恒、杜良等,从政治上、思想上、理论上展开了大揭发、大批判、大斗争,清算了他们丧心病狂地反对我们伟大领袖**、反对**思想、反对**革命路线,取消阶级斗争,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滔天罪行,批判了他们在锦州市疯狂推行技术挂帅、物资刺激、专家治厂的修正主义工业路线,揭开了锦州市的阶级斗争盖子。根据大量事实证明:杜良不仅是一个走资派,而且是一个具有严重罪恶的历史反革命嫌疑分子。通过揭阶级斗争盖子,使广大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受到了一场极为深刻的阶级教育,进一步明确了社会主义方向。

    遵照**的教导:“要相信百分之十以上的干部是好的和比较好的。犯了错误的人,大多数是可以改的。”我们通过内查外调查清了大批领导干部的政治历史和社会关系,在革命大批判和“斗私,批修”的基础上,革命领导干部一批批站了出来。原市级领导干部十二名,现已站出五名,占百分之四十一点六,中层领导干部一百二十八名,已站出七十四名,占百分之五十七点六,对未解放的干部,正通过大批判,大办**思想学习班,“斗私,批修”,核实问题,争取早日弄清问题,做出正确结论。

    3、实现了革命大联合,基层革命委员会联翩出现。在**最新指示的光辉照耀下,锦州市出现了下促上、上带下的革命大联合的**,尤其是在以**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发出“五一前后实现全国一片红。”的伟大战斗号召后,广大革命群众受到了极大教育、极大鼓舞,自觉地、由下而上地掀起了按系统、按行业、按班级实现革命大联合,建立自已的统一组织----“三代会”和革命三结合的**。到五月十六日为止,全市共四百八十八个基层单位已有四百八十个(占总数的百分之十八点三)分别建立了工代会、农代会、红代会,并先后成立了市的三代会。全市四个区和三百四十二个基层单位建立了红色政权----革命委员会,占总数百分之七十点一。

    在**“抓革命,促生产”伟大方针的指引下,改变了人们的精神面貌,带动了生产,全市工农业战线出现了一片兴旺景象。

    锦州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的一切胜利,都是光焰无际的**思想的伟大胜利,都是**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都是**最新指示的伟大胜利。

    (二)

    现在,锦州市成立革命委员会的条件已经成熟,全市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和革命群众迫切要求尽早建立锦州市革命委员会,以加强统一领导,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全面落实**最新指示,完成斗批改的伟大历史任务,誓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这是革命发展的必然趋势,是全市四十八万人民的殷切期望。

    筹建革命委员会的工作已经就绪,经与革命委员会筹备会和市三代会、锦联筹充分协商,一致同意如下方案:

    1、革命委员会拟由八十七名委员组成,除留六名作机动外,按八十一名分配如下:

    (一)革命群众代表五十一名,占百分之六十三。其中:工人代表二十六名,占百分之五十一;贫下中农代表四名,占百分之七点八;红卫兵代表名,占百分之十七点七;一般干部代表八名,占百分之十五点七;其它革命群众代表四名,占百分之七点八。

    (二)革命干部代表十四名,占百分之十七点三。

    (三)军队代表十六名,占百分之十点七。

    2、市革命委员会拟设常委二十七名,其中革命群众代表十四名,占百分之五十一点(内工人代表七人,贫下中农代表一人,红卫兵代表三人,一般干部一人);革命干部代表七人;军队代表六人。经过协商,建议由黄德樊等二十二名同志担任常委(名单附后),暂缺常委五人(工人二人,革命干部三人)。

    3、建议市革命委员会由黄德樊同志担任主任,由李湖、邢习文、姜鲁军、张树芳、金德纯、马德良、侯元国、刘荣生、查玉琴(女)等十名同志担任副主任委员(暂缺副主任一名)。

    4、遵照**“精兵简政”的教导,市革命委员会下设办事组、政治工作组、生产指挥组、人民保卫组。暂编工作人员十名左右。原市委、市人委所属机构,除组成精干的业务班子在市革命委员会的领导和监督下进行业务工作外,其余全力进行本单位的斗批改,不行使任何权力。

    以上报告当否,请审查批示。

    **陆军第四十军委员会

    一六八年五月二十二日

    锦州市革命委员会常委名单

    姓名单位            职务          年龄政治面貌

    黄德樊         四十军           副军长          4        党员

    李湖           一 一八师        副政委          46         党员

    邢习文         市委             书记            46         党员

    姜鲁军         市委             副秘书长        43         党员

    张树芳         市武装部          部长           45         党员

    金德纯         晶体管厂          工人           36         党员

    马德良         金城造纸厂        工人           32         团员

    侯元国         师范学院          学生           27         团员

    刘荣生         东方红公社      大队副书记       2         党员

    查玉琴(女)   罐头厂            工人           26         团员

    赵文海          市委             书记           42         党员

    赵春波           市人委          副市长         62         党员

    刘梦歧          铁合金厂         工人          32          党员

    李子余         金属公司          保管员         27

    于文汉         市委组织部        干事           34         党员

    盖景昌          一 一五厂        工人          32          团员

    王淑敏(女)    四中             学生          1          团员

    李海峰          师范学校         学生          21          团员

    白继州          皮毛厂          工人           36          党员

    吴玉璞          三航校          副科长         36          党员

    张春富     447部队通讯站       副主任         34          党员

    唐泽新         3136部队         排长           24          党员

    人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锦州四十军的这份报告中充满了派性。锦州的新兴工业和杜良是两派斗争的焦点,是一个关系到安定团结的敏感问题。可是在这份报告中把杜良公开指名打倒,在两派进行大联合和成立市革委会之时,锦州四十军这样做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成立锦州市革命委员会就是要消除派性,实现两派真正的革命大联合。而四十军队里的吴忠、李湖之流人仍然是在挑动派性,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地。在多达二十二人的革委会常委里,只有一人(马德良)是老糟的代表,其余的人都是老好的代表(武斗头头),或者是同情老好的人(老干部),四十军的坏头头就是破坏锦州两派大联合的罪魁祸首。

    就是这样一份极为不公正并充满派性的报告,竟然被省革命委员会迅速通过和批准了,其实这并不难令人理解啊。因在沈阳三派进行大联合并成立省革委会以后,在沈阳军区(陈锡联等人)的大力支持之下,“辽革站”这一派在实际上掌握着省革委会的大权。

    最高指示

    在需要夺权的那些地方和单位,必须实行革命的“三结合”的方针,建立一个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无产阶级权威的临时权力机构。这个权力机构的名称,叫革命委员会好。

    革命委员会要实行一元化的领导,打破重叠的行政机构,精兵简政,组织起一个革命化的联系群众的领导班子。

    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关于成立锦州市革命委员会的批示

    省革命委员会同意**陆军第四十军委员会五月二十二日关于成立锦州革命委员会的报告。

    省革命委员会同意锦州市革命委员会由八十七名委员组成;同意设二十七名常委;同意由黄德樊同志任革命委员会主任,李湖、邢习文、姜鲁军、张树芳、金德纯、马德良、侯元国、刘荣生、查玉琴(女)等名同志任副主任(暂缺副主任一名)。

    锦州市革命委员会是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光荣诞生的。两年来,锦州市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支持和帮助下,高举**思想伟大红旗,紧跟**的伟大战略部署,同**等党内一小撮最大的走资派,和他们在东北地区、辽.宁省、锦州市的代理人----东北地区党内头号走资派以及马明方、顾卓新、喻屏、周恒、杜良等进行了坚决地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为锦州市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建立了丰功伟绩。

    省革命委员会热烈祝贺锦州市革命委员会的光荣诞生。锦州市革命委员会的成立,是**思想的伟大胜利,是**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教导我们说:“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锦州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后,必须坚决贯彻执行**批示照办的中央“五。八”指示,加强敌情观念,提高革命警惕,继续狠抓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主动地、持续地开展革命的大批判,把隐藏的特务、叛徒和混进来的反革命分子统统挖出来。坚决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右倾分裂主义、右倾投降主义和右倾翻案黑风。要严格区别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坚决反对武斗,反对极“左”思潮,防止阶级敌人的挑拨利用。

    要继续团结和教育绝大多数干部和群众,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革命派的革命大联合和革命的三结合,搞好各单位、各部门的斗批改。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锦州部队在“三支”“两军”工作中作出了巨大贡献。市革命委员会要进一步开展“拥军爱民”运动,进一步加强军民之间的团结。

    锦州是一个工业城市,有着人数众多的工人阶级。省革命委员会希望,锦州的工人阶级应充分认识自已的领导责任,在市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下,认真贯彻执行“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方针,努力完成和超额完成工业生产和铁路交通运输计划。

    省革命委员会希望,锦州市革命委员会在以**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领导下,更高地举起**思想伟大红旗,活学活用**著作,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全面落实**的最新指示,为无产阶级掌好权,用好权,真正成为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无产阶级权威的权力机构,领导全市人民把锦州市建设成为红彤彤的**思想大学校。

    一六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抄报:**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沈阳军区。

    发至:省革委会各组;各市、专(垦区)、县革命委员会,军管会;省军区、驻军师以上单位、军分区、武装部;原省委各部委、省人委各厅、局;辽宁日报、新华分社;存档。

    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之中,由于“四人帮”的插手和干涉,以及“四人帮”在辽宁的代理人毛远新之流的操纵和控制下,以宋任穷为首的东北局被彻底摧毁和打倒。在“辽革站”掌控辽宁省革委会的情况之下,沈阳的“八三一”和“辽联”都分别遭到了打击和迫害。被认为是捍卫东北局和锦州新兴工业的老糟们,在老好们一派掌权的情况下已是难逃劫难了。

    168年5月26日,锦州市的革命委员会成立了。当时拥有极大权力的军队代表,掌控着革委会的生杀大权。靠打倒锦州新兴工业发家的“锦联筹”金德纯等人,都当上了市革委会的副主任。那几个卖身投靠好字派的市委和市人委领导,现在也都当上了革委会副主任。

    老糟“联合总部”的头头马德良也被塞进了市革委会,他只不过是在那里充当牌位而已。他在市革委会里不但没有任何的权力,而且还要经常遭到老好们的打骂和取笑。面对老糟们所遭到的迫害和屠杀,马德良只能是痛苦的自责而无能为力啊。捱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马德良辞职不干回家了。在锦州市那些较大单位的“革命委员会”里,也没有一个负责人是糟字派们的头头。所以全市十几万人的老糟,根本得不到各级革命委员会的保护。

    当时,在全国各地的革命委员会里,只要被中央文革小组承认都是革命造反派的,两派代表的席位和人数都是对等的(谁也吃掉不了谁)。象锦州市这样一面倒的情况,在全国还是比较罕见的。已经被中央承认是革命造反派的锦州“联合总部”老糟,在成立市革命委员会以后遭到残酷的血腥镇压,不能不说是拜锦州警备区司令部吴忠等人之赐啊。

    锦州市成立了革命委员会以后,老糟们的未日就随之而来了。在军队代表和老干部们的纵容下,披上“革委会”合法外衣的老好们,对老糟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和大屠杀。

    6月11日,锦州日报发表社论:“打一场围歼阶级敌人的人民战争”,提出了要深挖“叛徒”、“特务”和其他一切“反革命分子”。这时的锦州日报已是市革委会的机关报,是代表锦州市党委和政府的,把矛头指向已定为是“反军派”和一切“反革命分子”的老糟们。

    6月14日,锦州市“群众专政”总指挥部成立,由“锦联筹”的武斗副总指挥(现市革委会副主任)张荣久担任总指挥。这个凌架在公、检、法之上的法西斯组织,可以肆意地抓捕那些无辜的群众和老糟们,投入到他们私设的监狱里进行所谓的“群众专政”。

    在短短的几个月之中,这些法西斯匪徒们就打死和打残了许多的无辜群众。为了给这些法西斯匪徒们鼓劲头,在同一天,锦州日报又发表了社论:“发挥群众专政的巨大革命威力”。其实,这个“群众专政”总指挥部就是原来的“驱虎豹兵团”,打人那可是轻车熟路的很啊。

    6月16日,锦州市直属机关等各单位的革命委员会,在市工人文化宫门前广场召开大会。狠反所谓的“右倾机会主义、右倾投降主义、右倾分裂主义和右倾翻案风”等等。他们的斗争矛头就是指向了,那些坚持原则不肯搞派性的老革命干部们。他们还大肆批斗了所谓的“中国式的赫鲁晓夫在我市的代理人”,对原市委副书记杜良进行了凶狠的批斗。

    6月26日,锦州日报发表社论:“彻底批判大庆式锦州新兴工业地区黑典型”。本来锦州新兴工业是黑还是红,就是产生糟、好两派的根源。作为市革委会机关报的锦州日报,在已经成立锦州市革命委员会的情况下,再把这个问题重提无疑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

    已经牢固控制市革委会大权的“锦联筹”老好们,之所以成立代表和行使政权的“群众专政”总指挥部,就是要把已经被打垮和打散的“联合总部”老糟们实行“群众专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