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966阅读
  • 0回复

炭余存真之一个普通中国人的自传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版主请不要删除,虽然不是文革的一部分,但却是历史的一部分。

炭余存真之一个普通中国人的自传
[前言]
作为旧书从业者,常常从那堆积如山的废纸中看到许多散落的历史的碎片。这一篇自传,被记录在一本破旧的日
记本上,而作者是我们千万普通大众中的一员。人类的海洋也是由一颗颗水滴组成。在这小小的水滴变成蒸气、
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前,我为其留存下一个太阳下的影子。
[正文,作于1953年11月]
刘华祥,二十九岁,武昌人,住南局街二十号,家庭工人成份,本人是工人出身。八岁时因家境贫寒,我父亲是
码头人,我家六口人,弟兄四人,靠我父亲一人在码头上做工养活。在那时,我父亲已生病、不能做工,依靠我
两个表哥帮助来维持我家中的生活。我和我哥哥,他只有十一岁。我两人做小生意(卖糖、香瓜、薄荷、红薯等
水果和香烟)来辅助家庭一部分困难,到十岁我父亲病才渐渐好转,我才到保安门初级小学去读书。在读书当中
,放假时我就去做小生意。因为家庭困难、一来可以辅助家庭二来缴学费不愁钱。那时正是抗日时期,看晚报的
人很多,我每天晚上就去卖晚报,学校里到了考试的时候,我总是头二名,不落别人后,我一共卖了两年书,到
十二岁日寇侵占武汉就失了学,随我姑母表哥跑到石嘴乡里避难住了两个多月的苦难生活,带出去的东西都用光
卖光,没有办法就回八铺街(日寇划为难民区),住在解览正街十二号,我父亲去做苦力。我和我哥哥因为人小
不能做工,还是继续做小生意来维持家庭生活,共做了三年。日寇攻打长沙要苦力到长沙为他做工,到处拉差。
我们生意不能做,家庭六口人的生活不能解决。经街坊介绍我到日寇小原兵站去做苦力,日寇吃不完的不要的残
饭我拿回来养活家里。我做临时工和长工共做三年,日寇小原兵站迁移到岳州不许我们回家。因那时拉差更厉害
,没有办法想只好随日寇到岳州。有二十多天,飞机每天来轰炸。我们想跑又跑不掉,因有日寇监视我们,到后
来没有办法,有天晚上飞机来炸的时候更厉害,监视我们的日本人他跑到防空洞里去了。我们那时也被飞机炸,
就乘机跑掉了,我们跑掉了十几个人,跑回家来又没有事做,就到乡下推柴火到城市来卖(离武昌市内有四十五
里路,郑家店黄金桥买到武昌市内卖)。每天早晨四点钟起来到乡里去买,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买两天卖一天
,一共有两年。
到二十一岁日寇投降后,就在武昌望山门码头上做工。那时候是伪头工会第四支会,在一九四六年由武昌市政筹
备处通知伪武昌码头筹备会分支会要五名青年人参加伪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主办的工农训练班,地址在武昌伪民众
教育馆(现在武昌人民剧场),受训两星期,每天晚上六点至八点,内容反动宣传。我们有五人参加,有杨长海
,现在武昌搬运公司第三服务站,当业务员;夏家裕,现在武昌一区合作社工作;韩文谦,现在三服务站工作;
吴启发,原码头四支会小代表,现在做小生意,听说他现由居民小组管制三年。那时我们不愿意去受训,因为那
时码头工作很忙。大家工友说:你们去,别的支会都去了。现在码头将在(?)筹备,你们年青些。假使你们不去受
训,对于我们的工作权有损失。将来我们都要去的。你们到五点钟不做工了回去吃饭,六点钟去受训闹两点钟就
得了。要救大家的饭碗。说是两个星期。其实我们只去了一个星期,因为工作忙时常做到远路的货物。时间赶不
到就没有去。到结束时要我们参加国民党,每人拿两张像片去。我们回家来向大家工友说现在正要我们参加党。
因为那时候还有各个行业的工人参加受训,我记得有好几百人,大家工友说别的行业参加党,我们还不怕。我们
码头业别的支会参加,我们必须要站一支脚在内里面。将来别人能上前谈话。我们不能上前谈话,将来说我们这
个码头是他的,那就是他们的了。为地界那非参加不可。所以我是集体参加,到一九四七年改造 ,我们没有参加
。就从那时已脱离关系。我参加从来没有哪个联系,没有缴纳党费,没有活动,总是在码头上做工。

又在一九四八年,由重庆回来的向子英,他是红帮大爷,他过去与我们码头的工友赵宗玉(原在纱厂做工)认识
、经常来往。在我们码头休息室和茶馆里引诱我们,说红帮有很多好处。只要你们跟我做兄弟,有什么事情我能
负责实事。你们看戏看电影说出我的名字来不会要你们的钱。到哪一处,都有事做有饭吃。你们将来把江湖话礼
节学会了,到哪一处码头还有人把钱你们用。那时年青无知识,不知道这样做是危害人民的,是骑在人民头上的
,是如反动势力做狗腿,如他们做帮凶,与人民为敌。受了他的引诱我参加红帮。我们一共有二十多人,都是码
头工人,还有别的支会工人参加。我的介绍人是当时代表吴启发。山名,天目山;山主,周盛于。我们由向子英
领导。我们也没有烧香磕头。也不知道他名下有多少兄弟。我们头一次出了伪币五千元,二次出了三千元。计现
洋四五块钱,与他做房子做衣服。我们每一个月都要出两三块钱。(是请去赴会)我们只是钱到人不到,因为码
头上工作忙没有时间。我只去过一次,汉口去一次还是自己钱吃饭。有两个月没有出钱,因为国民党在抽壮丁,
生意又不好,他就利用抽壮丁的机会说:你们赶快参加三青团可以避免壮丁(因我有兄弟四人怕抽去了)。所以
又由他介绍参加了三青团,开了一次典礼会。又每个月都是要出几个钱,一直到解放。向子英于解放前两三个月
跑到海南岛去了。与我一起参加红帮三青团的刘德福是我远房叔叔,有李清树(搬运武昌分公司三服务社站大队
长),唐富林(工会主席)。肖文兴,吴起富,崔兴炳,华明星,曾少武,贾洪大,是武汉市工人纠察队员。骆
水清,王立森,贾天祜,贾天禄,赵宗玉,其他的名字我忘记了。现在都在第三服务站工作。所有参加一切反动
的证件,解放前听信谣言害怕都烧掉了。我未有任何活动,每天总是在码头做工,也没有和别人吵个架、打个架
。还是与大家工友一样受头佬的压迫剥削。
我入党的动机(入党申请书)
我对入党的认识和入党的动机。我是从旧社会产生出来的。反动派他那种统治人民压迫人民欺榨人民的手段。叫
我一时忘记不了。在反动时代,我们工人阶级,是最受压迫剥削的,是被人瞧不起的,吃不饭穿不暖,做活与牛
马一样,还不敢吼声。假使你要反抗,他们利用反动势力用武力对付你。分明你今天做一个工要赚一块钱,明天
就变了,只有八角钱,甚至五六角钱。街上又有那些反动军队、三青团、蝴蝶党、青红帮等危害人民的反动组织
。这里诱奸女学生,那里强吃馆子看戏,看电影,买东西不把钱反而还要打人。在街上横七竖八的威风凛凛耀武
扬威,使人民见了他就害怕。反动军队强迫住房子,甚至叫百姓搬出来让他们进去住,与他搬运货物不把钱反而
开口就骂举手就打,拉差抽壮丁总是我们穷人遭殃、着急当饭,没有过一天好日子。他们那种卑鄙最无耻的丑恶
危害人民的面目我总忘记不了。
自从解放后,党和毛主席英明的领导我们翻了身,工人阶级做了国家的主人翁,自己组织自己的队伍,工作生活
都有了保障。领导我们进行反封斗争,打倒了那些不劳而获的封建把头,摆脱了我们身上的锁练,不受剥削不受
压迫了。农村里实行了土地改革,打倒了地主恶霸。农民弟兄分得了土地,使农业生产大大提高。镇压反革命将
那些危害人民的特务匪首反革命份子镇压了,抗美援朝运动大量的支持朝鲜。我们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与
朝鲜人民军同志们并肩作战打败了美帝国主义。民主改革运动打垮了封建包头,扫净了封建残余势力。清洗工人
阶级里面阶级异已份子,巩固和纯洁了我们工人阶级的队伍。伟大的“三反”和“五反”运动打退了资产阶级的
猖狂进攻。清洗了一批贪污腐化违法乱纪的异已分子。我们深深体会到只有共产党才这样做。任何其它的党是不
可能做到今天这样的,也就是毛主席英明的领导我们才有今天。党是工人阶级光荣的、伟大的、正确的政党。我
是一个工人,我一定要争取进入这个先进的、有组织的部队里面来。遵守党纲党章,执行党的政策和决议。严格
的遵守党的纪律。党所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要完成。在群众当中我要起模范作用,把我的终身交给党。党叫我
到哪里就到哪里。不怕艰苦,不退缩,不叛变党,不投降敌人,坚持革命斗争直到牺牲为止。全心全意为人民服
务。把人民群众的利益党的利益放在私人前面。遇到了党的利益与私人利益发生冲突时,我必须牺牲私人利益服
从党的利益。对党内外一切损害党的利益的现象,我要与它作坚决的斗争,不闹宗派,不闹小组织,不自由散慢
,服从组织领导,努力学习,钻研业务。虚心的向群众学习,接受群众的意见。党的政策和决议随时向群众宣传
,随时收集群众意见向党反映,使党与群众关系更密切。经常的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检讨自己的错误和缺点,
随时的纠正,决不隐瞒,不怕丢面子,不自高自大,不摆架子。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使自己
的政治觉悟更提高一步。为人民做一个忠实的勤务员,终身为革命事业奋斗到底。
我参加反动组织那时候的思想是存在着严重的个人自私自利骑在人民头上的思想。我以为参加这些反动组织不受
别人的欺侮到处受人恭敬。要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出风头。说话只有我说的,别人不能反抗。说一就是一,可
以占点便宜。在码头上做工可以做一点。看戏看电影不把钱常(敞)出常(敞)进,没有人挡不许我进。别人抽
重了壮丁是应该的,只要我不去就算了。我可以用这些反动势力来挡一下,别人就不敢抽我。只图自已的自利自
私,不顾别人死活。我这种最卑鄙最无耻危害人民骑在人民头上的思想,我回想起来非常惭愧,使我痛恨如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