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700阅读
  • 0回复

沈迈克(杨老玖)  介绍上海市革委会《接待通讯》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了解平民生活的文革文献
——介绍上海市革委会《接待通讯》

杨老玖

十年前,我曾在上海孔庙旧书摊上从一个年轻人手里买下了一麻袋一九六七年出版的油印小报、批判资料、传单等,其中最有价值的为一整套原上海市革委会接待组编印的《接待通讯》。那个年轻人告诉我,他母亲曾经在该组下属的接待站做过事,故一共八十几期16开铅印的《接待通讯》是从他妈妈那里来的。我感到遗憾的是,我没机会感谢这位无名上海女士,她毕竟一直遵守了当年组织上对接到这个交流经验、指导工作的内刊的同志的要求,即按照封面右上角那四个字那样“注意保存”了它。今天,四十年前的《接待通讯》已成为大有助于我们了解文革期间上海平民百姓生活的重要文献了。
在“简讯”、“几点参考意见”、“来访动态”、“市场阶级斗争动态”、“答接待员问”、“资料”、“有关职工探亲假的若干具体问题”等大大小小标题下,上海市革委会接待组的《接待通讯》对如下一类问题给予一定权威性的答复:“郊区查抄的地、富、反、坏、右分子的财物,能否分配给当地的贫下中农、五保户?”,“农村拆除坟墓如何正确处理?属于地、富的坟墓又如何解决?”,“外地群众组织可否来上海捕人?须经过什么手续?”,“什么是‘行会性组织’?如何正确对待这种组织?”,“至今不回农场的农场职工,他们的户口、工作、粮食问题怎么解决?”、“成立文攻武卫指挥部的目的、意义是什么?”、“职工请事假去外地,因交通阻塞不能如期回厂其工资如何发放?”等等。毫无疑问,对热中于研究鲁丁先生在《记忆》第三期所提出的重大文革史课题(即“底层普通人民群众的生活、思想、文化,以及他们在文革中的追索和斗争”)的人来讲,《接待通讯》所记载的内容非常有价值。
下面摘要介绍一部分来自《接待通讯》的颇为新鲜的资料,以统计数字为主。特此说明,资料里所提到的“一站”主要接待文教卫生等方面的来访者;“二站”主要接待财贸、政法、地区、市政交通、劳动工资、综合、生活等方面的来访者;“三站”主要接待工业、经济计划、科研等方面的来访者;“四站”主要接待农业方面的来访者(各站具体地址均不详)。“19室”即福州路19号接待室。

改造世界观 彻底为人民
二站 丁士国

怎样才能把接待工作搞得更好?我通过这一阶段的实践,感到有以下几点体会:
一,必须牢牢地树立有彻底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开始搞接待工作时,我“怕讲错话”“怕犯错误”等几“怕”思想,后来,我反复学习了“老三篇”,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我觉得一个共产党员,必须下定决心,向老愚公学习。通过学习,思想开朗了,工作就有了勇气。
二,要加强阶级斗争的观念。接待站是阶级斗争的场所,接待员一定要牢固地树立阶级斗争观念。有一天一个来访者伪装老老实实,讨我的口气,经我一再查问,原是伪浙江省监狱典狱长,来站捞稻草,我识破他鬼计,严词驳斥,他才低头认罪,夹着尾巴溜出接待站。
三,必须政治挂帅,努力宣传毛泽东思想。有次,我接待了一基层批发部的造反派几个同志,他们提了十多个问题,经过查问,原来问题实质就是一个:他们想通过“走访接待站”去压服另一派造反队。我就同他们共同学习毛主席有关大联合和团结问题的指示,张春桥、姚文元同志整风报告,使他们明确到要抓大方向,大是大非,不应纠缠于枝节上,于是高兴地回去了。
四,解答问题,有的放矢。毛主席说:“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的判断来源于周到的和必要的侦察,和对于各种侦察材料的联系起来的思索。”因此,我就想做好接待工作必须做到:
“看”:仔细看来访事由。
“听”:耐心听来访申述。
“问”:抓住主要矛盾,把来龙去脉,问个明白。
“想”:细细思索问题实质是什么?考虑如何针对来访的主要问题进行宣传教育?
“查”:复杂问题,必须经过调查,再说话。

原载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接待组编
《接待通讯》第10期(1967年4月27日)

【1967年】四月份群众来访分类情况


类别     批数     到百分比(%)
有关“大联合”问题     5,951     19
有关“三结合”问题     3,211     10.2
询问文化大革命方面政策问题     2,617     8.3
申诉被打成“反革命”等问题     2,101     6.6
反对经济主义的一些遗留问题     1,413     4.4
有关农业政策方面的问题     860     2.7
其他申诉(文化大革命以前的) 675     2.2
申诉被抄家     689     2.2
反映外地文化大革命问题     589     1.8
其他(包括反映“内战”、武斗、串连、
取经、支疆、个人要求以及党团生活等)     13,499     42.6
全月合计 31,605批

节录自上海是革命委员会接待组编
《接待通讯》第15期(1967年5月17日)

【1967年春】各站来访统计

4月21日—4月25日     4月26日—4月30日
批/人次     批/人次
一站     999/2,534     796/2,471
二站     2,424/5,252     1,940/4,432
三站     1,166/2,929     976/2,534
四站     165/338     172/420
19室     240/834     207/605
总计     4,994/11,887     4,091/10,462
电话     437只     571只

5月2日—5月5日     5月6日—5月10日
批/人次     批/人次
一站     799/2,119     1,745/5,028
二站     2,000/4,641     4,232/9,980
三站     880/2,207     1,658/4,325
四站     150/307     323/688
19室     188/832     473/1,952
总计     4,017/10,106     8,431/21,973
电话     429只     846只

节录自上海是革命委员会接待组编
《接待通讯》第15期(1967年5月17日)

【1967年】五月份群众来访统计

名称     批数     人次     比四月份增减数
一站     5,700批     15,128人次     减623批     减1,788人次
二站     13,139批     32,152人次     增1,486批     增84人次
三站     5,624批     15,704人次     减1,404批 减1,263人次
四站     1,248批     3,133人次     增202批     增1,156人次
19室     1,455批     6,691人次     减155批     减2,466人次
电话接待 2,394只
全月总计     25,560批     72,808人次     减4,021批     减4,277人次

节录自上海是革命委员会接待组编
《接待通讯》第26期(1967年6月13日)

【1967年】六月份群众来访统计

名称     批数     人次     比五月份增减数
一站     4,303批     11,373人次     减1,397批     减3,755人次
二站     15,401批     34,941人次     增2,262批     增2,789人次
三站     6,130批     16,503人次     增506批     增799人次
四站     1,209批     2,550人次     减39批     减583人次
19室     1,139批     4,908人次     减316批 减1,783人次
电话接待     1,454只     减940只
总计     28,182批     70,275人次     增1,016批     减2,533人次
注:电话接待数不包括在内

节录自上海是革命委员会接待组编
《接待通讯》第35期(1967年7月3日)

【1967年】七月份群众来访情况

七月份接待来访共计25,865批,73,014人次(不包括外地来访),平均每天834批,2,355人次。教卫方面升降幅度较大,其他方面与六月份基本相同,外地来沪人员批数激增,占综合组全月接待总批数百分之九十五。
来访的主要内容有:
(一)有关大联合、三结合问题占百分之十六。其中,以教卫方面占的比重较大,反映了部分基层单位尚未实现革命的大联合和三结合的问题。有的在重拉队伍,如科技系统,最近还成立了“工总司科技联络站”,影响大联合,增加了群众组织之间的磨擦。有些工厂企业革命大联合不巩固,单方面成立革委会,群众意见不一致,引起两派内战。财贸方面来访反映大联合、三结合情况的比六月份减少四分之一。
(二)询问政策、规定的占百分之二十六。例如,有关毕业生的分配问题,要求恢复探亲假制度、已取消的保留工资和减低的高工资的处理问题,以及“两调”、“子女顶替”、“交通费补贴”问题和郊区有些社办企业职工要求改革管理制度等问题。
(三)要求制止武斗。七月上半月,来访反映武斗的比较少,七月下旬又有回升,而且:来势猛,规模大,损失重。武斗的原因:主要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挑动和反扑,但也有一些由于曲解“文攻武卫”这个革命口号,引起武斗。
(四)个人要求占百分之三十六。例如,对抄家物资处理中的一些具体问题,被遣返送回乡倒流回沪要求安置、解决工资福利、医疗待遇等问题。里弄干部、社会青年要求安排就业。
(五)其他方面占百分之二十一。例如,向市革委会报喜,反映生产、生活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以及检举揭发等问题。
从七月份来访情况分析:
(一)要求解决实际问题的数量增多,而且许多是要求接待人员当场表态,拿出办法。否则就住下不走。还有由于斗批改的深入发展,许多问题,例如民办中小学校究竟是不是刘邓路线的产物?半工半读学校是刘少奇提出的,还是毛主席提出的?等等,要求给予明确答复。
(二)由于社会上无政府主义思潮的影响,有些人向接待站冲击,少数坏人,乘机捣乱,无理取闹,刁难、殴打接待员。有的学生公开来接待站以同接待员辩论“联司”问题为名,公然向市革委会挑衅,甚至嚣张地说:是“帮助教育市革委会的干部”。有的“支联站”人员来接待站起哄吵闹,企图捞稻草。外地来沪的部分群众也有类似情况。
接待工作中几个突出问题:
(一)有些来访群众的要求、意见得不到解决,对接待站表示不满。接待人员对来访者的要求、意见,特别是具体问题,表示难以解决,有些群众反映,到了市革委会,二楼推到四楼,四楼推到二楼,推来推去,仍旧一场空,今后不去了。特别是有些因武斗致伤的群众,更是情绪激动,说现在是有苦无处诉,生命无保障。
(三)由于有关领导和革委会部分业务口对接待工作中的困难,不能及时帮助解决,有许多问题政策界限一直不明确,例如,群众来访要求恢复“两调”、探亲假等问题,接待员无法表态,感到非常被动。最近,外地来沪人员激增,对接待站冲击很大,给本市来访群众带来不良的政治影响,严重影响接待工作正常进行。有的群众拍桌子,骂混蛋,动辄打人,甚至持刀威胁,不少接待员感到工作很困难,思想情绪波动。

原载上海是革命委员会接待组编
《接待通讯》第49期(1967年8月14日)

【1967年】八月份群众来访外地激增本市略减

八月份接待来访共计33,989批,125,835人次,比七月份增加8,124批,52,821人次。其中,本市平均每天818批,2,390人次,外地277批,1,668人次。来访的主要问题是:
一、要求制止武斗,严办打人凶手大幅度增加。自八•四本市无产阶级革命派对上柴联司采取革命行动以后,社会上武斗仍一度增多,三站仅七日一天,就接待了有关武斗的来访80多批,占这一天来访批数的三分之二。据分析,引起武斗的主要原因:宗派主义作怪,指责对方是非法组织;曲解“文攻武卫”,互相砸来砸去;对三结合干部看法有分歧,以致发生武斗;一小撮支联派头头乘机倒打一耙;“走资派”勾结社会上的牛鬼蛇神阴谋破坏。
二、无锡、苏州、南京、芜湖、合肥、蚌埠、马鞍山以及浙江、江西、福建、武汉等地因发生武斗来沪的群众大大增加。来沪变相串连的大中学生也显著增加。目前已动员20,000多人陆续返回原地,其中,武汉17,000人,苏州3,000人,蚌埠1,000人。现在每天仍净增六、七百人,接待任务非常艰巨。
三、部分支援外地建设的职工家属,要求解决生活困难。这些人员生活主要依靠亲属工资收入,由于亲属所在地区发生武斗,拿不到工资,生活发生困难,就来站要求解决问题。
四、有些工厂、企业任务不足,要求解决生产和职工生活问题。有的发不出工资,提出要动用生产组的积累资金,有的要求向银行贷款,有的要变卖生产工具等,目前,这一问题仍未解决。不少职工还纷纷提出要求开放探亲假,有的说,如上面不同意,就采取自由行动。
五、郊区个别地区出现冲击专政机关和打、砸公社革委会等问题。有的县人武部、公安局先后被查封,上海县的纪王、莘庄、鲁汇和北新泾等社、镇革委会也被砸。少数坏蛋在青浦乘机大造反革命舆论,并勾结当地一小撮坏人阴谋策划,说要揪出“陈再道式”的人物,叫嚷“从农村包围城市”等反动口号。
六、党的政策反映。中央关于进一步实行节约闹革命的《若干规定》(注:指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1967年8月20日,作为中发〔67〕261号文件的《关于进一步实行节约闹革命,控制“社会集团购买力”,加强资金、物资和物价管理的若干规定》)下达后,前来反映执行情况和存在问题的来访激增,如揭发铺张浪费、贪污盗窃,擅自招收艺徒、增加工资、扩大劳保福利、提高交通补贴等违反财务纪律现象,以及要求改变某些不合理的规章制度等。市革委会《关于进一步肃清经济主义流毒的通知》下达后,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但也反映了贯彻执行中的种种思想阻力,特别是街道里弄生产组问题更为突出。分配住房方案下达后,群众来访也大量增加。
七、阶级敌人公然翻案,有的甚至外出进行反革命串连活动。有的逃亡地主、右派分子来接待站哄闹;有的被遣送回乡的四类分子,不服遣送,唆使其子女来接待站纠缠;有的刑释分子乘机进行反革命复辟活动,如有一个刑满释放分子,国民党员、大流氓、解放前任大世界票务主任,当他看到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抛出“认罪书”后,就认为反革命复辟的时机已到,他就迫不及待地携带反动信件潜往南京、徐州、兰州、西安等地方进行反革命串连,收集沿途情报,被我接待员查获,送交公安机关处理。

原载上海是革命委员会接待组编
《接待通讯》第59期(1967年9月15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