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62阅读
  • 0回复

顾训中  上海青浦县1967年大规模武斗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44952.html


顾训中


   这是1967年2月~1968年1月,由上海市青浦县的造反派与“保皇派”、以及群众造反组织两大派组织之间,在青浦县进行的上大规模系列武斗事件。

      1967年上海“一月夺权风暴”以后,上海市青浦县的造反组织逐渐形成了以“上海工作革命造反总司令部青浦联络站”(简称“工青联”)为代表的少数派,以及由原县委支持的“保皇派”组织演绎而来的“青浦县农民革命造反司令部”(简称“农革司”)为代表的多数派。

      2月17日,在“二月镇范”的大势中,得到青浦县人民武装部的支持,“农革司”联合了53个造反组织,冲砸、压垮了“工青联”等少数派组织,并于3月19日组成了一派组织参加的“青浦县革命委员会筹备处”。

     “工青联”的头头和骨干大部被逮捕入狱,其办法头头和大批成员跑到上海避难,并向上海“工总司”求援。

    3月下旬,在反“二月逆流”的大潮中,王洪文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和“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简称“工总司”)司令的身份,派“工总司”头头、王洪文小兄弟黄金海,带领“工总司”的14人,组成的“工总司赵青调查组”到青浦,支持“工青联”的“革命斗争”,直接插手青浦县的两派纷争。

     4月1日,王洪文、戴立清等“工总司”负责人会见在上海市区避难的“工青联”派的负责人,明确表示支持“工青联”派,并鼓动他们回去发动群众。

     4月中旬,“工青联”等恢复组织,并开始活动。两派斗争加剧。

     5月14日,王洪文召集“工总司”常委会议,决定以“工总司”名义发表《就表浦目前形势发表严正声明》,公开支持“工青联”一派,并称“青浦县内出现了一股自上而下的反革命逆流”。

     5月16日,“工青联”一派8个组织联合成立“上海市青浦县无产阶给革命派反复辟火线指挥部”(简称“火线”),随后多次开会,策划在青浦县实行“反夺权”,冲击“农革司”一派掌握的“青浦县革命委员会筹备处”。

     “农革司”派头头感到了“工青联”派“反复辟火线指挥部”的来头和得到“工总司”支持背景后的势头不大好惹,但决不甘心就此服输。经过双方多次较量和武斗冲突,“农革司”派头头为摆脱“保皇派”组织的形象,显示出比“工青联”派更正统的“革命造反派的形象”,和大权在握的地位,同时向“工青联”派示威,遂决定以“青浦县革命委员会筹备处”的名义,于7月19日,召开批斗中共上海市委领导干部的万人大会。

    7月18日,“火线指挥部”开会决定,要对“筹备处”采取“革命行动”,对“青浦县革命委员会筹备处”进行“接管”,以阻止翌日“筹备处”召开批斗中共上海市委领导干部的万人大会。“接管”方案上报到上海“工总司”,希望得到支持。但王洪文没有批准这次行动。火线指挥部”决定单独行动,实现夺权。

     7月18日深夜,“火线”派出动大批人马,经过一场武斗,冲击并强行占领了“县革委筹备处”驻地,宣布“一切权力归‘火线’”。

     7月21日凌晨,“农革司”调动大批农民进城,形成对“火线”的包围,双方发生冲突。武斗从7月21日凌晨,一直打到22日晚。

     武斗中双方使用了石头、枕头、棍棒、刀具、梭标等“冷兵器”和土炸弹、自制燃烧瓶,造成大批人员伤亡。

    这场历时3天的武斗中,双方死亡3人,伤残400多人,大片房屋成为废墟。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工作组和解放军支左人员对武斗双方进行劝说工作, 22日晚,双方达成撤离武斗现场的协议。“农革司”派显示了农民武斗大军的“强大战斗力”,“火线指挥部”派经过此战,失利失势。

     7月下旬,王洪文等“工总司”负责人多次表示支持“火线”派,要他们“回去搞‘文攻武卫’”、“坚守青浦城,保卫新上海”。

    8月下旬,王洪文等策划对青浦县“农革司”派采取又一次“八·四行动”,即调动大军,实行围攻在上柴厂的对立派“联司”式的大规模武斗。由于上海警备卫部队的阻拦才来实现。

     9日,王洪文对青浦两派组织作“表态”讲话,称“火线”派组织是“革命组织”,称其他组织是“赤卫队变种”、“保皇组织”、“大方向完全错了”。

    在此气氛下,“火线”派多次策划搞掉“农革司”派组织。

     10月17日下午,“工青联”头头出动大批武斗人员,要将“打垮农革司”的计划付诸实施。“武斗队”对“农革司”派的两个据点进行攻击,引起青浦县“十·一七武斗事件”。

     “农革司”再次调动大批武斗农民进城参战,双方冲突急剧上升。造成1人死亡、2人严重致残的恶果。但在得到“工总司”的“火线”派的武力打击下,“农革司”派在县城逐渐失利。

    10月21日,“农革司”派被迫转移农村,“坚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武装斗争道路”。

    “十·一七武斗”事件后,王洪文、徐景贤等到医院慰问“火线”派负伤人员。王洪文并写信给“火线”,表示“最坚决的支持”。

     1968年1月26日,青浦两派群众组织达成“大联合协议”,并于1月28日组成“青浦县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但由于派性未泯,武斗的战火仍然延绵不绝。

(资料来源:上海市“揭批查”材料;上海市有关档案及核查材料;《上海市志》;《青浦县志》)

                    (顾训中)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