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524阅读
  • 0回复

林进添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楼层直达
级别: 总版主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http://www.xmzhiqing.com/news.asp?id=340


老话重提:“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林进添

斗转星移,我迎来了第五个本命年。进入花甲之年以后,人上了年纪,有如地平线上的夕阳,余晖柔和、平淡;不再有如日中天的耀眼、强烈和激情。
暮年的我,期望社会和谐,生活平淡、宁静地安度晚年。然而,期望和现实总扯不到一块。
从3月中旬以来,主流媒体的各种宣传报道:西部地区发生多起血腥的动乱。据主流媒体寻根究底地解读,紧紧地揪住一个名字----达赖,极为愤慨地谴责达赖,精心策划了这场动乱。通过主流媒体的解读,使民众明白达赖是策划西部动乱的罪魁祸首。
我从报道的西部地区动乱的场面看到,有如40年前的那场浩劫----文化大革命。而有关“文革”的那场浩劫,谁是罪魁恶首?主流媒体的声音却语焉不详。虽然媒体紧紧揪住姚文元、江青之流,但我知道,他们都不是最高层权力者,没有那么大号召力,显然另有隐情。
关于谁是策划“文革”的罪魁恶首,我已思索多年。此时,我的思绪穿越时空,重返闽西大山里,重新冷眼看“文革”。
青年时期的我,血气方刚、充满激情。还好,我把这股激情,用到看书学文化上去,没有也不屑参与“文革”那场打打杀杀荒唐的运动中。当时主流媒体所鼓吹、煽情的那句“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我并不以为然。因为我深刻地体会到,社会体制讲究“血统论”,我是那数以千万计受害者之一,逍遥旁观是最好的选择。
“文革”进入第三个年头,永定两大敌对的革命造反派,你死我活的争斗日趋白热化。
1968年3月的圆头山,春雨绵绵。我利用雨天休息时间,到山林深处采摘香菇、木耳。在林间小道,我遇到一位青年人在捡拾枯枝木柴。那青年看上去和我年龄相近,身高也和我差不多(1米7多),人长得挺英俊。从他那帅气的脸上,透出文质彬彬的风韵。他首先友好地打招呼:“你是个厦门来的知青,对吗?”我笑着点点头回应说:“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个见过世面的本地高中生。”俩人的眼睛对视了一下,都笑了。从交谈中,知道他家庭正缺柴火,冒雨来圆头山捡拾。我热情地邀请他,到宿舍喝杯开水。
到宿舍后,才知道他和我同龄,是永定一中高二学生,名字叫包可元 。这使我不禁一怔,原来他就是“文革”初期永定一中“革命造反委员会”赫赫有名的包司令。曾有小道消息传说:他在一次战斗中,小腿挨了一枪;治好枪伤后,他家庭不再容许他外出鬼混了。“你的小腿挨了一枪,对吗?”我注视着他问。他卷起裤管,在小腿露出一个清晰的洞眼疤痕。这是一颗子弹的杰作,给他留下终身的标记。
我们开始从河洛文化谈起,继而漫无边际地交谈。我发现他非常健谈,且知识面广,表达能力良好。可以想象得到,前几年他振臂一呼的造反,慷慨激昂的演讲,肯定非常精彩。南征北战的革命造反,丰富了他的阅历。
我想见识这位造反派前司令,此时是如何看待“文革”这场运动。我将话题切入“文革”,诙谐地说:“司令,两大敌对的造反派,都在誓死捍卫无产阶级司令部,捍卫毛主席而作殊死搏斗,这是多么令人费解,而又让人感到滑稽的事,你能说清吗?”他笑了笑,没作解释。那一枪,似乎把他从恶梦中击醒。我接着说:“从目前时局来看,你曾参与领导的造反派明显处于劣势,由城镇被迫退入山村:如今部队明确地参与对方造反派,你们这方造反派必败无疑。”他依然沉默,没作精辟的分析。看来,他真的从恶梦中醒来了,不愿再谈及这苦涩的话题。
退入山林的造反派,依托闽西广袤的群山,坚持在闹革命。当然,这一造反派当中,不乏有解放战争时期的,老游击队员。当一排解放军部队进入合溪山区,遭遇了退据山林的造反派的伏击。
残酷的战斗,当场夺去了10多位年轻解放军战士的生命,另10多位战士也受到重创,全被子弹击中(重伤)倒下了。当然,革命造反派也有伤亡。战斗一结束,革命造反派阵地响起了“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欢唱声,在红色的土地上空回荡。那些被打死的年轻解放军战士,他们在九泉之下,也许还在苦苦思索,夺去他们年轻生命的罪魁恶首是谁?
经过“合溪”遭遇战后,解放军部队从新调整了步骤;计划更位缜密,投入了更多兵力。远离“合溪”方向的“圆头山”山脚下,来了一排解放军部队,进驻农场耕作队住处。其间,发生了一件意外的小插曲。
    农场在“圆头山”设置耕作队,分为两个基点:一在“圆头山”山脚(箭杆桥),有农场三十多位职工;二在“圆头山”山脉的山坡上,有十多位职工。两基点相隔约两公里。
    部队在“剑杆桥”进驻期间,排长曾吩咐农场职工:“这段时间,没啥事别进入山林深处,省惹下麻烦。”可山坡上农场的十多位职工,并不知情。在一个休息天,山坡上的三位老职工,(我们这些知青习惯称呼年长的本地职工为老职工;其实他们的年龄,都还不到四十岁。)登上“圆头山”之巅观光。
    三位农场老职工,在“圆头山”最高峰,优哉游哉地溜达,惬意地放眼远处重重青山,陶醉在大自然旖旎的风光里。他们的身影,自然地出现在部队的望眼镜里。
     当一排解放军战士包抄了上去,还在山颠的三位老职工,发现有解放军部队快速向山头运动,他们三人吓出了一身冷汗。凭着他们熟悉地形、山道,三人急速地奔跑回住处。部队战士很快地尾随而至,擒住了还在喘气的三人。虽然耕作队不少职工向部队说明;“他们三个人都是本队的职工。”可在这个非常时期,能解释得清楚吗?。
     三位不合时宜观光的职工,被部队押送到了县城拘押。经农场领导出面担保,才得予释放。
     退据山林的革命造反派,在解放军部队采取打击和瓦解想结合的策略下,他们的力量被一一削弱。解放军的捷报不断传来。
     每当解放军部队解决了一部分革命造反派,都能听到“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欢唱声;在山头村落,在密林深处,在山坳梯田回荡。
     平熄了那一大群退据山林的革命造反派后,永定乃至全国的动乱并没有停止,全国性的“文革”依然在运动。直到毛泽东离世后不久,才宣告十年动乱结束。
     这场历经十年的浩劫运动,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国民经济面临崩溃。
     我在即将完成这篇拙作时,一位老工友来家坐聊,他看了我的拙作后,感慨地说;“虽说‘文革’是老话题,但年青一代却知之甚少。”对啊!是老话题。如今我老话重提,为的是让年青一代对“文革”多一份了解。
     六十年的风风雨雨,脸上刻下的皱纹,是饱经风霜的见证。

                                                                                    2008年4月中旬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