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37阅读
  • 0回复

武汉地区文革各组织派别和下场(主要组织)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1 造反派:
A、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钢二司)(包括大学和中学)、新华工、新湖大、新华农、三司革联、省试验中学红十月、新一中、新水中等。
以上为武汉学生造反派组成,后来在大学、中学发展成为多数派。文革后,命运都多舛,大学分配边远地区,中学全部上山下乡。这批侥幸活过来的青年,多半思想活跃,敢想敢做,聪慧能干,学习优秀,不甘现状,关心政治,多年后很少进入上层,通过努力改变命运者多半成为企业和科技部门技术佼佼者。改革中也有成了企业家。和其他城市一样,很多在伤痕文学时期成为作家和诗人。这些人对后来的历次政治风波表面观望实则同情,也许反骨依然,但是不许孩子参加任何政治运动,余悸未消。是改革的积极支持者,但对贪官腐败嫉恶如仇。形成了中国社会特殊的两面性阶层。
这批人现在年龄在5060岁,孩子都已经比当年红卫兵年纪还大。
 

B、激进派或先锋派:对不起,这是笔者临时想到的名字。全名:武汉地区决心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无产阶级革命派联络站(简称“决派”)。
虽然人数不多,但全部是另类,笔者有过接触,感觉思想“可怕”,比现代人思想还要激进。在武汉文革后期影响很大,对所有派别持批判态度。对文革,儒家思想、毛思想、马主义进行反思,认为国人全部受骗上当了。据说,对中国大儒暗地搜集资料准备倒周行动,在扬子江评论、北斗星学社、百舸争流等报纸和六渡桥水塔张贴极为大胆与众不同“极左” 文章(实际应该叫作极右,为什么称为极左,不懂),引起震动,成为文革后期和文革结束后唯一定性的反革命组织。其头目鲁礼安,文革开始,为华工船舶制造专业一年级学生。先期参加新华工,后成立新华工敢死队,文革后期被判刑,10多年后出狱,精神虽然恍惚,木纳内向,被阳逻一家船厂收留,据说还做了些船舶制造方面发明,依然保持异想天开本性。后来还写了很厚一本文革监狱的回忆录。
 

C、“钢工总”、钢9.13,武汉地区造反派最有影响,人数众多的工人造反派组织,其“钢”字大约两层意思,一是基本来自武汉重工业企业,比如武重,武锅,武钢、武船等,二是,历尽磨难,多次解散,头目多次出入牢狱,却又复活,所以有钢性。有影响的头目有朱鸿霞、胡厚明、夏帮银(九大中央委员)、谢望春(女,九大候补中央委员)。
其组织成员部分由保守组织造反出来,多数是企业比较活跃,不怕事,胆子大,不太被上级重用、比较有思想,不满现状以及出身不好的工人,也有部分领导干部,还有比较自由散漫和上司关系不好的年轻工人,比保守组织成立晚,是1967年一月风暴中成立的各种造反组织后来联合而成,所以一直被优越感和党性强的保守组织所不齿,看不起看不惯,认为是牛鬼蛇神,地富反坏右孝子贤孙的大本营,是藏污纳垢的反革命队伍。
文革后组织大头目全部再次进入监狱,胡厚明病死牢狱,朱鸿霞10多年出狱后做小生意为生,夏帮银,谢望春下落不明。其他大小头目进入“讲清”学习班,很长时间讲不清。
48万工总成员和其他造反派成员下场可悲,但保住了性命,当然不可能作领导干部。10多年间,两派敌视态度一直难以改变,不幸时间频频发生。
和造反派学生一样,依然关心政治,但是深深感到受骗上当,老年多半暴躁愤懑,爱骂娘,看穿一切,认为什么都是骗局。
 

2 保守派:
A.红卫兵(武汉称三字兵,以和二司红卫兵区别)。文革初期建立,出身革命干部、老红军、3代工人、贫下中农、数代历史清白的子弟,比共青团更先进家庭背景更红的青少年才能加入,由于很多红卫兵父母在文革初期不断出事,所以红卫兵随时被开除,这种青少年受不了一夜变故,因此自杀和一蹶不振的不是少数。后来反戈一击加入造反派红卫兵的也不少。由于文革风云变幻莫测,父母忽然被打倒忽然被解放,导致这些红卫兵思想动荡,立场变幻莫测。后来在青少年中逐渐成为被耻笑的墙头草和少数派。武汉三字兵没有北京等其他城市的保守派红卫兵那样形成大气候,却是后来和保守派的工人组织红武兵、工农兵联合成立百万雄师后才起了一定作用。
这些红卫兵在文革结束后戏剧性划为和4人帮斗争的革命一派,由于多半是领导干部后代,根正苗红立场坚定,是后来提拔领导干部的首选,其头头成为省市和各级领导干部。也有在后来因为个人作风、贪污受贿等问题而落马投入监狱的,我的几个大同学就是如此。这些人一般对文革有比较美好回忆,是他们日后走进上层领导岗位的一个阶梯。这些人对改革开始多半持抵触情绪,以后为了适应形势逐步改变,一般对邓没有很深感情。
一些中途反戈一击背叛红卫兵的学生,尽管根正苗红背景不错,甚至能力很强的,结局不很好,留下很深懊悔。
 

B、百万雄师。即工矿企业初期的红卫兵(后来改为红武兵)、工农兵和吸纳学生三字兵等保守组织联合组成。在武汉地区势力很大,人员众多。据说120万之众,85%共产党员。开始由各企业正统的领导阶层包括厂长书记科长基层领导干部直接成为组织头头,下面也按照文革前的干部级别形成中下层干部,拥有工人的命运掌握、入党入团,级别升迁和企业的生产资料,所以说组织严密纪律性强步调一致行动统一是可信的,基本队伍由根正苗红苦大仇深,对党有很深的朴素的阶级感情的先进工作者,劳模等一贯先进分子所组成。因为拥有一大批(约80%)老实忠厚,一直是无产阶级专政基础的老工人,听从党组织(现在是保守组织)安排,讨厌牛鬼蛇神非正统革命队伍的造反派,但是不太关心组织头目进行的派别斗争和武斗,很多被派往参加武斗的其实是被当成上级安排的革命工作来完成。很多人最担心的是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入党问题,在他们心目中这些头头就是党组织和上级领导。历史证明,他们考虑的没有错。
这些人一般对文革说不清,有些人有感情,有些人后来没被重用,有极大失落感,对毛主席有很深阶级感情,从内心认为毛主席是大救星,对改革认为是让坏人当道,万元户是流氓地痞,牛鬼蛇神纷纷出笼,大款是男盗女娼,毛老人家说的修正主义资本主义复辟被邓实现了,当初毛主席手太软了应该干掉邓。他们也恨贪污腐化,憎恨现在社会现象,由于他们成了日后首当其冲的破产、下岗、生老病死无依靠的对象,所以他们深深怀念那些失去的美好岁月,连带文革一起被怀念。
 

3 中间派:
红三司。称为改良派、康派(康有为),康老三,从二司中分裂出来,但是没形成气候,后来被三司革联代替。多半是苦口婆心、“高瞻远瞩”、婆婆妈妈,怕学生犯政治错误的老师组成。这些知识分子心不坏,但是进退两难,天天等待中央表态,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缩影。
 

4 、逍遥派和钢八司:
严格地说,逍遥派和钢八司不是一个概念。逍遥派最先是三字兵当中因为父母头天夜里被打倒第二天被开除三字兵无处可去的学生,便只好逍遥,后来逐渐出现对文革厌倦或者本来对政治斗争没兴趣的学生,什么组织都不参加,什么事也不关心,这些学生内向型比较多,但是他们有时也参与说不清哪派的活动,一般风吹两边倒。文革后,如果被认为你是实际的造反派那就比较惨,如果你很滑稽地说你一直同情保守派甚至找到“入党”介绍人,那么混得不会很糟。后来这个概念引申到工人和所有不参加组织的中国人。
钢八司,是武汉独有的一个派别,其实是聪明狡烩的九头鸟的一个词汇发明,并非任何组织。八,来自于八小时之外业余时间,热心政治,关心事态,在街头参加活动和武斗,由于这些人员遍布武汉三镇,所以几乎任何一次活动或者武斗,他们都是参加者或目击者。由于观点倾向造反派,所以称为钢派一族。
至于后来下场就五花八门了。
造反派笔下的“武老谭”--武汉军区司令“陈大麻子”陈再道几乎和“一月夺权风暴”同时,1967123日中共中央发表了,“人民解放军应该支持左派广大群众”。的“最高指示”。毛泽东这一决策,给文化大革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这一指示发表一个月之内,至少有20个省市的群众组织(主要是造反派)和本地军区发生激烈冲突.几个月后,冲突又扩大到除北京上海外的几乎所有省市自治区。
和全国各军区一样,武汉军区从上到下,对文化革命和造反派的做法深恶痛绝. 一位军区副司令曾公开大骂,“造反,造反,造到老子的头上来了!不管你几十万,老子一个命令叫你解散!”“串联,串联,串联!......”这些敌视文革,手握兵权,身后有徐向前和军文革撑腰的悍将,迎面撞上锐气十足,为保卫毛主席不惜“抛头顱,洒热血”的造反派,难免会拼个你死我活。
7.20前后,大家传说,陈再道是“飞夺泸定桥”的22位英雄之一。那是误传。长征中,带兵从泸定桥抢渡大渡河的杨成武不过是一方面军的团政委.出身于四方面军的陈再道,在长征前的19336,就已官拜师长了。
造反派把陈再道称为“陈大麻子”和“武老谭”(即武汉的谭震林)。在7.20前后,揭发批判“武老谭”的大字报,大标语在武汉三镇铺天盖地。最著名的口号是“陈大麻子算老几,老子今天要揪你,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把你拖到阴沟里!”
造反派除了指称“陈大麻子”仇视文革,响应北京的“二月逆流”,纵保守组织,残酷镇压造反派之外,还对陈的个人作风,进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彻底揭发”,内容传遍全国,“流毒甚广”。
陈再道被揭出最大工作作风“错误”,是在视察一个师的时候,因该师集合速度太慢,当着全师的面,打了师长的耳光。“陈大麻子”的生活作风方面的“小节”,却使全国人民“大开眼界”。
造反派的材料中提到,陈再道以邀请手下军官的夫人参加舞会为名,却把她()带到反锁的屋子里,两个多小时不出来,“不知在里面做了什么”。陈还有在跳舞的时候掐舞伴屁股的习惯。
据说,陈对家里的媬姆也不规矩。他洗澡换衣服时,常赤着身子令媬姆给他送衣服,还说羞得面红耳赤的媬姆“太封建”。更有甚者,一个给陈再道强奸了而屡屡上告的媬姆,被“揭发出来”是个“地主婆”,因而被强行遣返回原籍。
“陈大麻子”对军区的女兵们就更加为所欲为了。据揭发,陈常喊3名女兵到他的房间,令她们全脱光衣服,在他对其中一人“施暴”时,还命另外两人扶着他。
据揭发,陈再道对照顾他的女护士们也“不客气”。陈在打针时,故意躺在大床上,护士只好上床为其打针,陈司令趁机“发难”,屡屡得手。有一位“特护”在陈对她上下其手时,不甘受辱,拼命挣扎,被陈再道以手插入其下体,那护士惨叫一声,从此精神恍惚。陈再道也非“每战必胜”。一次一位给他打针的护士突然被陈再道抱住腰,那女孩子大吃一惊,高声叫喊,终于没有“陷入魔掌”。
造反派们揭发出来的陈再道触目惊心的”生活作风问题”,无疑使这位武汉7.20事件中的风云人物更具“传奇色彩”。



(文章来源:http://huanghan.5d6d.com/thread-390-1-1.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