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817阅读
  • 0回复

唯色  “尼木事件”亲历者的回忆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從當時的派性角度,尼木縣的大多數鄉村都屬於“造總”。兩個“翻身農奴”——單增朗結和熱群就是尼木“造總”的頭頭。不過轟動一時的“尼木事件”的領導人主要不是他倆,而是一位名叫赤列曲珍的尼姑。起初,尼木縣也像別的地方一樣陷入武鬥之中,縣政府的領導幹部成為造反派攻擊的對像,但是,據說在單增朗結和熱群兩人去找赤列曲珍占卦以後,“鬥爭的性質變了”——這是一位在“文革”後離開西藏去了印度的尼木縣農民德朗的話,他目睹了“尼木事件”的整個過程:

“剛開始時我不相信他們有民族的動機,後來就變成了一個民族的運動。我不知道如何準確地描述這個過程。如果說他們是為了藏民族也不完全準確,也許是為了他們自身的自由吧。最後他們喊出了‘西藏獨立’的口號。”(摘自“美國之音”藏語部對德朗的採訪,下同。)

何以這麼說呢?德朗的說法是:

“他們的思想基礎非常奇特。一方面他們說是要把漢人趕出西藏,但同時他們也搞階級鬥爭,像我們這樣家庭成份不好的人是不准參加他們的組織的,甚至他們中的積極分子也不會跟我們說話。現在想起來很奇怪,我想可能是他們的思想水平太低。他們去哪裡的話,一般由各村的代表從村裡選人跟去。這些代表都是最早時候的造反派。我們村有尼瑪次仁和格桑普卜。他們兩個是我們村紅衛兵的正副隊長,都是‘文革’中的積極分子。但後來鬥爭的性質變了以後也很積極,加上很多人在沒有人動員下自動參加了這個運動。我們也很想參加,但他們不收成份不好的人。”

赤列曲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德朗這樣描述:“阿尼(藏人對尼姑的稱呼)赤列曲珍是普松村人,是一個貧窮人家的女兒。她受戒的寺院是塔斯寺,也在普松村裡。她當時好像是30多歲的人,我自己沒有見過阿尼。聽說1959年之前她就是尼姑,1962年組織學習班時,把很多僧人包括這個阿尼都招去了,天天講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之類,她開始心理不正常,從學習班回來後變得瘋瘋癲癲的,經常跑到山上一個人唱歌。那時瑪朗蒼的一個咒師把這個阿尼帶到兩個喇嘛那裡,這兩個喇嘛給她開了氣脈,於是阿尼開始降神。但那時候已經在批評封建迷信,只有阿尼周圍的一小部分人知道她會降神。當時尼木各地傳說,普松的阿尼能算命,會說預言。很多人見了她後都說她能講一些只有他們自己知道的事,所以很多人開始信她。傳說桑日村的一對夫妻去見阿尼,在去之前,那個丈夫說應該帶一個整茶磚送給阿尼,但妻子說只需帶半個茶磚,最後他們還是決定帶一個整茶磚。但見了阿尼之後,阿尼把茶磚切成一半讓他們把另一半拿回去。”

在尼木“造總”頭頭單增朗結和熱群找赤列曲珍占卦後,赤列曲珍成了實際上的領導人。德朗回憶:

“他們去尼木縣攻擊政府的時候,還準備了一面西藏的國旗,但沒有人知道西藏的國旗是什麼樣的,結果做了一個兩刀交叉的,就是‘四水六崗’(1959年由藏東康巴人組織的反抗中共的游擊隊伍)那樣的旗幟。他們去尼木縣之前,舉起旗幟,煨桑,喊口號。聽說他們喊了‘西藏獨立’、‘達賴喇嘛萬歲’等。反正那天他們衝進了縣武裝部。他們向縣政府和武裝部攻擊了兩次,第一天就是這麼發生的。是先在尼木區政府裡開會,然後去縣政府的。其實那天煨桑也是一件大事,因為‘文革’中很長時間誰也不敢煨桑,那是搞封建迷信。

“在這之前,兩派武鬥時,造反派攻擊過縣政府一次,那時他們獲勝了。但這次打著民族的旗幟向縣政府進攻,後果大不一樣。當時參加這個運動的都是農民,其中沒有一個成份不好的。後來漢政府說這是在反動階級的操縱下搞起來的,但這不是真的。他們的頭頭熱群等人都是‘翻身農奴’,甚至還有一個黨員,是確布村的人。

“他們沒有現代武器。‘文革’開始時,從拉薩來了一個造反派的演出隊,他們給熱群送了一把手槍,這是唯一的自動槍。還有幾支打獵的火槍。另外,鄉裡的鐵匠們打了很多長刀等原始的武器,看起來就像過去電影裡的農民起義一樣。聽說他們到縣裡時,公安局的樓上架著一架機槍。後來漢人說是沒有直接向人開槍,但當時打死了很多人。最後他們攻進去之後,我們達熱村的一個叫次旺的人,他說是他爬上牆把這個機槍奪過來的,槍管很熱,把他的手都燙傷了。這個人後來被抓了,本來是要槍斃的,但後來釋放了,現在還活著,在達熱村。

“後來有一次在普松,漢人的軍人和基層幹部加起來有12個人全被殺死了。聽說當時武裝部沒有讓他們帶槍。”

如果德朗講述的是事實,那麼被當作“叛亂”而鎮壓是不可避免的。當時的鎮壓非常殘酷,正如德朗所講:

“這個以‘西藏獨立’的名義爆發的運動,只有幾個星期就被鎮壓了。各村來了很多部隊,主要是在普松。部隊開進那裡後打了幾次仗,聽說又死了幾個軍人。當時在那裡的主要人物中,只有一個人後來沒槍斃,不知道是嘎單還是赤列。但到我們村時無人抵抗,因為那時敢於抵抗的人都已經死的死、抓的抓了。這之前我們村裡有一個叫扎西次旦的人,大概20多歲,他平時膽子比較大,據說攻縣政府時,他是衝著機槍撞過去的,因為身上帶著護身符所以沒中彈,但最後子彈擊中了護身符,他就倒下了。

“他的妻子叫阿加玉珍,她在家裡等了三天還不見人,以為扎西次旦受傷躺在什麼地方,就在背兜裡裝了一點吃的去找他。她快走到縣城時,縣武裝部的排長好像是姓高的,一個長著兔唇的漢人,他擋著玉珍不讓走。阿加玉珍哭著吵著一定要進城去找她的丈夫。她硬是往前走了幾步後,那個排長從她背後開了一槍把她打死了。這個女人被高排長打死的情景,很多人親眼看見了。

“鎮壓之後,起先所有山頂的高處都被部隊占領了,然後把群眾都召集起來。他們懷疑是我們這些成份不好的人在背後操縱的,所以在群眾中搞調查。但這個問題根本不存在。找不到任何證據後,就把造反派的代表都抓起來了,在當地開會、批鬥、揭發,然後在鄉政府關了幾個月,再從他們中選一部分人帶到縣裡,又再從他們中選一部分人帶到拉薩去槍斃。很多人是在尼木槍斃的。拉薩和尼木全加起來好像槍斃了36個人。第一批在尼木槍斃十幾個人時,在拉薩槍斃的人數要少一點,但第二批在拉薩殺的時候,尼木好像要少幾個。

“在尼木縣召開大會時,我們的周圍全被部隊包圍著,中間留了一條很寬的路。要槍斃的人都站在台上,大部分人都被打得認不出來了。年紀最小的只有18歲,年紀最大的就是當年照顧阿尼的那個咒師。他們的家人都被集中到台下的最前邊。先在大會上講話,用高音喇叭把他們的罪行公布後,從中間開來了幾輛卡車,把要槍斃的人都帶走了。這幾輛卡車慢慢地開著,我們群眾跟著車後面走。尼木縣有一個叫勸袞巴唐的空地,我們到了那裡後,讓我們圍著這個空地坐下來。當車停下來後,把這些要槍斃的人從車上像扔包裹一樣推下來,再由兩個軍人把人拖到一邊去。那些軍人有說有笑地在準備著什麼。大概等了十幾分鐘之後,讓這些人跪在地上,一個接著一個朝後腦勺開槍。全部槍斃之後,一個軍官模樣的人一手端著手槍,用腳踢這些屍體,看人死了沒有,有些人身上又挨了一兩槍。這些人的屍體都扔在那裡,家人不准抬回家。村裡的一些非常貧窮的人把衣服從屍體上剝下來,屍體光禿禿地就那麼扔著。後來有些被狗吃了,有些腐爛了,但誰也不敢動。

“我們村裡很多人都死了。有些人是攻擊縣武裝部時死的,有些是被槍斃的,還有不少人是後來清查時自殺的。有些人從監獄裡出來之後,不知是因為在監獄裡受虐待的緣故還是什麼原因很快就死了。

“……有意思的是尼木反抗運動的總頭子熱群沒有被抓住。鎮壓時,熱群和幾個人跑到山上去了。其中有一個跟我一起上過學,叫倫珠旺傑。還有江扎尼康家的兩個人和從牧區來的四個人。聽說有一個人在逃跑的時候被擊中受傷了,但據追擊他們的軍人說,熱群他們把這個受傷的人放在馬上帶走了,一去不復返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開會時,政府還告訴我們他們是逃脫不了的。他們還逼著熱群的老婆背著小孩在山上去找他。她在前面喊著熱群的名字,部隊在暗裡跟著她,天天在山上尋找,但連一點蹤影也沒有。後來我到印度後,到西藏政府的安全部門打聽過熱群他們的下落,可是那邊也只聽說過他的名字,看來他們沒有逃到印度。我一直想知道他們的下落。”

http://map.woeser.com/?action=show&id=33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