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80阅读
  • 1回复

[原始文献]文革揭发证明检讨材料之一个流氓的文革经历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该套材料约40张信纸,武汉一冶筑炉公司革委会保卫组主持完成,目的是将“反革命流氓犯易某立即逮捕法办”。据曹承义回忆录,材料中涉及到的黄家祥为一冶筑炉公司工人、“红学员”头头。易某的结局尚不清楚。 从下面这些引用的材料至少可以佐证:有些所谓的造反派手上也是沾有人民的鲜血的,军队内部存在反毛的势力

---
时间(也经常地,记不清)地点(在易家,公司及其它地方)
经常称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叫“毛拐子”,是家常便饭。

---
一九六五年六月十日,在兰州参观阶级教育展览时,同志排队进馆,易他一进门,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像前,恶毒的辱骂:“巴妈的,毛主席好肥呀”

---
一九六八年五月,打国棉二厂时,砸开别人自行车锁,将自行车偷走。

---
一九六八年六月十七日,易开车在黄家祥的带领下,去云母(梦?)、襄凡(樊)去抢枪一次。

---
一九六八年六月?日,易开车,在黄家祥带领下,去荆州抢枪

---
一九六七年九月,易文才伙同八九名武装流氓,组织所谓“短枪打流队”借打流氓为名,开着小吉普车,在武汉三镇干尽流氓活动,同年九月三日八时左右,在体育馆附近,将一对男女青年叫去来,将男的痛打一顿,并杀了两条,当即昏死倒地鲜血直流,将女的抢进入车内,开车进行流氓活动(男的是星火中学初三学生钟某,女的也是星火中学初三学生刘某)。第二天,又冒充井司和公安联司手持短枪,闯进钟某家,将钟非法绑架,开车到南洋大楼进行残酷地无人性的法西斯拷问和审讯,易用木棒朝钟的头部猛击,将钟打昏,昏没有灌柠檬水,醒后又打,死去活来,惨无人道

---
在北决扬掀起抢枪风的时候,易文才从襄樊[军][区]抢回一部三用收音机,放在某家里,有一次我去江某家时,他们一伙还在那里收听短波。

---
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由于两派之争,市面上出现了抢枪的恶风,有一次黄家祥带我们去湘(襄)阳军分区抢枪,到后枪未有。这时当地造反派让不让我们抢,这时他们一色的手枪对准我们。在这时候黄家祥一声令下,于是就把当地十几把手枪全部抢了。后我抢了一把交给了陈国刚。第二次也是黄带去前(潜)州抢枪,这时市面上两派斗争激烈。当地的造反派全部武装起来了。去后所以未抢到。

---
有一次约在68年末 69年初的时候在他家里。我们到他家玩,当时在场的有小江、小狗还有他一起的朋友。他说,他收到一个当时西北李井泉的一个军事电台,“蛮过引(瘾)”,广播时间很短,只一二十分钟,恶毒攻击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且攻击林彪,最后还喊“刘少奇万岁!”


[ 此帖被晓言在2010-09-08 08:37重新编辑 ]

级别: 骑士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9-14
最后一条可能是真的。我在别的地方看到过一个人的回忆,他讲当时也曾突然收到过莫名的电波信号,听起来是军内人士咒骂毛。但只此一次,以后就再也找不到波段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