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047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阿陀:水厂事件四十三周年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广州水厂事件四十三周年
                     
                     ——致六中“文革纪实”专栏
                

今天是水厂事件四十三周年纪念日。

 

此刻我们正在合作完成一篇关于水厂事件的文章,其中包括从未披露过的攻打水厂的高层决策内幕。考虑到文革的话题如果谈得太深入,一不小心造成六中网被蒸河蟹了,我们担待不起,故改变主意,不放上去了。

 

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得到有心的朋友当面批评、指教和补充。

 

华盛顿国家公墓内,代表历史进步的北军和反动的南军都享受同等的尊荣。

 

历史潮流可以有顺流逆流,国家决策可以有是非对错,但人民永远是无辜的。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得到尊重。

 

当我们今天享受社会进步所带来的物质繁荣时,请不要忘记,那些将他们的青春热血和生命作为祭祀奉献给大时代的兄弟姐妹。

 

谨以此文奠祭公元一九六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广州“水厂事件”中不幸遇难的六中许广新 、李灿祺 、莫鑫浦 、谢右璋 及执信女中“小萝卜头”、工人郭绍权和其他不知名(包括对立派)的朋友。

 

“青山处处埋忠骨 何须马革裹尸还”

 

“战友”安息吧!

 

                                      阿陀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

 

 

四十三年

苏东坡云: 

霜余已失长淮阔,空听潺潺清颖咽。  佳人犹唱醉翁词,四十三年如电抹。
           

辛弃疾云: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附培英老三届网《5-30事件纪实》“编者按”摘录:

想当年,那个红旗与血雨齐飞,激情与疯狂共舞的非常年代,在 天下者,我们的天下 的狂妄口号下,我们这一代红卫兵曾经 倒海翻江卷巨澜 搅得周天寒彻 ”…… 这段百结纠缠 ,妾身不明的历史,究竟该如何评价?
 有的人至今 青春无悔 ,依然豪情万丈;
 有的人至今纠缠于个人的恩恩怨怨,派别的是是非非,依然无法自拔;
 更多的人只知道自己是一场 浩劫 的受害者,从来不曾真正面对过这段历史,更少有认真反省过自身在那非常年代中扮演的多重角色……
   滔天力倦知何事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的 5.30事件 ,从头到尾,都只能够用两个字来概括----荒诞!但无论如何荒诞,她都是我们用青春和热血写下的历史。历史的进步需要付出代价,我们曾经被摆在历史祭坛上作为牺牲,但在我们离开人生舞台以前,如果能把这一代人悲壮而荒诞的历史留存下来,让后人能得到启迪和教训,寻找到通向光明的未来之路,我们的所有付出才有真正的价值!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