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17阅读
  • 0回复

(转帖)八一厂彭河让我们度过那个年代/八一厂彭河的声音出名是文革时期

楼层直达
级别: 圣骑士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对毛泽东时代有感性认识的人恐怕都不会忘记这句在那个时代出现频率极高的开场白。据我所知,说这句开场白频率最高,最有感染力的,大概要算是彭河了。

    彭河,姓名年龄不详,我只知道他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专职解说员。据我了解,他最早解说的电影可能是1958年拍摄的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撤出朝鲜的纪录片。很遗憾,我却没有看过这部电影。这个电影的一个镜头多年以后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拍摄的一部专题片里。镜头里原有的解说词也跟着出现了。彭河当时可能也年轻吧,他的声音比较柔软。“亲爱的祖国啊,我们终于回来了!”

    彭河解说的第一部故事片可能是1961年拍摄的《东进序曲》,彭河在电影开头介绍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历史背景。他那柔和的声音给电影增色不少。

    彭河的声音出名还是文革时期。文革以前拍摄的电影到了文革时期大都禁演,当时只有几部电影被特许放映。这些特许电影的演职人员中的一些人当时还没有解放(落实政策),于是原有的演职员表全部剪掉。除了《南征北战》以外,其他电影开头再加上个毛主席语录。当银幕上出现毛主席语录的时候,彭河铿锵有力同时
夹杂一些尖细的声音随即响起,“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

    根据特许电影的不同内容,电影引用的毛主席语录也有所不同。《打击侵略者》引用的是毛主席1953年2月7日在政协一届四次会议上的讲话片段,《铁道卫士》引用的毛主席为公安部长罗瑞卿写的1951年10月政协报告稿的片段,《地雷战》和《地道战》引用的是《论持久战》。《奇袭》和《英雄儿女》引用毛主席的什么文稿,我至今没找到出处。

    现在看来,每部特许电影一开头都会出现彭河那极为铿锵有力的声音,“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倒也不失那个时代的创意。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个“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竟然从此泛滥开来,以致于那时候人们干啥事都得先说一段“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这竟然成了那时说话开场白的统一模式。

    我至今还记得,我1975年上学作课间广播操时,广播首先播放的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第四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眼保健操的开场白也是这样说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理想有文化的社会主义劳动者。为革命保护视力,预防近视,眼保健操现在开始。”

    现在想想,毛主席语录引用得太多太滥,最后,“毛主席的教导”也就难免要贬值了,甚至出现了逆反效果。

    文革期间,彭河除了给上面说的特许电影解说毛主席语录之外,他还为当时的众多纪录片解说。其中影响最大的,要算1972年关于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的纪录片。直到今天,这部经典纪录片的不少经典镜头仍然会被一些专题片引用,于是,彭河的经典声音也因此被引用,“尼克松总统说,总理阁下,感谢你们的盛情接待…
…”

    文革结束后,彭河继续为八一厂拍摄的一些纪录片解说。此外,他还为一些译制片担任解说和配音。1987年,八一厂译制了苏联战争巨片《莫斯科保卫战》,彭河负责了旁白和配音。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彭河的名字。虽然我以前就听到了他的声音,但却一直不知道他叫什么。当我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莫斯科,1941年6月22日。”时,突然联想到,哎呀,过去那个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的人,原来就是彭河呀!

     这个电影的中文字幕还标明,配音演员里也有彭河,但是没有说他给谁配音。后来,我买了电影碟片,专门在家里仔细观看。经过搜寻,我发现,给影片开始的苏军总参谋长梅列茨科夫配音的是彭河。尽管他刻意压低腔调,但是,他那特有的尖细声音“具有战略规模的首长司令部演戏……”还是被我辨认出来了。从小就听彭河的声音,听了三十多年,还能白听吗?

     彭河最后一次在银幕上说话是给八一厂的纪录片《较量》解说。彭河的声音给这部纯粹军事学术性的大型纪录片增添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彭河给我这个60后最大的震动就是他在解说里使用了“韩国军队”这个称呼。因为在抗美援朝期间,我国一直蔑称为“李伪军”,毛泽东时代后期,我国开始客气地称呼南朝鲜军队。
如今从彭河嘴里听到“韩国军队”的称呼,我既是意外,同时也感觉顺理成章。毕竟现在我国已经跟韩国建交了,我们现在当然应该尊重人家。

    从几岁开始听彭河声音,一直听了三十多年。可以说,彭河的声音伴随我成长。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他,甚至都没见过他的照片,但是我对他却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在这里,我想套用歌星李春波先生的歌曲献给彭河,以表达我对他的尊敬,并衷心祝愿他健康长寿。

    ——谢谢你给我们的爱,今生今世我们不忘怀。谢谢你给我们的教导,让我们度过那个年代。

八一厂彭河的声音出名是文革时期 

      彭河,八一电影制片厂的专职解说员。最早解说的电影可能是1958年拍摄的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撤出朝鲜的纪录片。这个电影的一个镜头多年以后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拍摄的一部专题片里。镜头里原有的解说词也跟着出现了。彭河当时可能也年轻吧,他的声音柔软。“亲爱的祖国啊,我们终于回来了!” 彭河解说的第一部故事片可能是1961年拍摄的《东进序曲》,彭河在电影开头介绍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历史背景。他那柔和的声音给电影增色不少。
  彭河的声音出名还是文革时期。文革以前拍摄的电影到了文革时期大都禁演,当时只有几部电影被特许放映。这些特许电影的演职人员中的一些人当时还没有解放(落实政策),于是原有的演职员表全部剪掉。除了《南征北战》以外,其他电影开头再加上个毛主席语录。当银幕上出现毛主席语录的时候,彭河铿锵有力同时夹杂一些尖细的声音随即响起,“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
  根据特许电影的不同内容,电影引用的毛主席语录也有所不同。《打击侵略者》引用的是毛主席1953年2月7日在政协一届四次会议上的讲话片段,《铁道卫士》引用的毛主席为公安部长罗瑞卿写的1951年10月政协报告稿的片段,《地雷战》和《地道战》引用的是《论持久战》。《奇袭》和《英雄儿女》引用毛主席的什么文稿,我至今没找到出处。
  文革期间,彭河除了给上面说的特许电影解说毛主席语录之外,他还为当时的众多纪录片解说。其中影响最大的,要算1972年关于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的纪录片。直到今天,这部经典纪录片的不少经典镜头仍然会被一些专题片引用,于是,彭河的经典声音也因此被引用,“尼克松总统说,总理阁下,感谢你们的盛情接待……”
  文革结束后,彭河继续为八一厂拍摄的一些纪录片解说。此外,他还为一些译制片担任解说和配音。1987年,八一厂译制了苏联战争巨片《莫斯科保卫战》,彭河负责了旁白和配音。
  彭河最后一次在银幕上说话是给八一厂的纪录片《较量》解说。彭河的声音给这部纯粹军事学术性的大型纪录片增添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他在解说里使用了“韩国军队”这个称呼,在抗美援朝期间,我国一直蔑称为“李伪军”,毛泽东时代后期,我国开始客气地称呼南朝鲜军队。



八一厂大院新浪BLOG
http://blog.sina.com.cn/bycdy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e9a58c0100jrh9.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