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06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欧国樑:六七年“8-31水厂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广州六七年“8.31水厂事件”
                                                          资料剪辑
                                                          
                                                           区国樑 
 

                                                            代序


 
广州文革大武斗期间,发生了几次较大规模的武斗事件,虽然这些武斗与当时国内其他武斗激烈的地方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小事一桩,但它毕竟是广州文革历史重要的一部分。关于这些事件的文字记载,一是见诸当年两派各自办的小报,二是散见于近年海内外互联网或报刊上的一些回忆文章及书刊。前者保存下来的数量有限,能找到的不多,亟待收集;后者极少专文,多是文中间接提到一下。这类资料非常分散,搜寻如同大海捞针。编辑《资料剪辑》是一个尝试,目的不仅仅是为文革史家提供方便,更重要的是,希望借此唤起事件当事人的回忆,进一步补充完善这一段重要的历史。

欧国樑先生本人就是当年一些事件的(基层)参与者,长舞枪弄炮,不擅为文,然不惑之年过后,为求解惑,方勉力舞文弄墨,十年间写下十几万字的调查和回忆文字。殊不容易!

现在武侠似要呼吁兴建广州文革资料祠堂,正学武训先生托钵化缘,不求钱财,但求有料之人能往钵中施舍一二(善信可以在留言版留下信息或直接 e-mail: audanny1950@yahoo.com.cn

善哉

善哉

                                               阿陀

                                             2010年8月3日

 

  资料剪辑
 (第一辑)
一 、
 
《广州六中老三届网》四眼明:那曾经的岁月(7)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当年荆轲刺秦王,在易水被送别时的悲情,在文革的一九六七年八月三十日的“水厂保卫战”中再一次被激发。
  记得,三十日的晚上十点多,我和平时一样,准时睡觉。但一觉醒来,周围身边的几十个同学都不在。原来,在当晚,我们的这些精英被选拔去参加保卫水厂,保卫广州市民的饮水安全的战斗行动。是的,饮水的问题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容不得我们不得不不去考虑。当晚,我们六中大约去了二十多同学,分坐三部车,其中二部是改装的钢板装甲车,钢板有近2公分厚,车上配有机关枪等,有的同学还戴上钢盔,全副武装,也算设备精良。但不久,噩耗传来,还未进入水厂,在东风路的圆形十字路口,我们冲在前面的装甲车已中埋伏,甲板被打穿,当场已死了四个六中的同学。原来,我们的设备虽好,但对方的更好。他们除了有手榴弹,机关枪,还 有威力极大的13米迫击炮。这种迫击炮是以曲射为主的火炮,能射击遮蔽物后方的目标,炮身短,射程较近,但轻便灵活,便于使用。战斗是激烈的,战争是残酷的,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激情,使我方的勇士很快就攻下了对方的主要据点,控制了主动权,夺走了13米迫击炮,俘虏了对方的主炮手。我早晨起来,马上做后 勤,带上早饭,汤水,干粮及一些必用品,即赴水厂。只见我们的战友一脸疲劳,却仍坚守在要点上。下午,我又紧跟我们的头头,赶去东川路的殡仪馆,认领我们牺牲的六中同学。只见牺牲的文革战友血肉模糊,肢体断裂,残不忍睹。我不禁悲从心来,泪如雨下,低声痛哭。啊!昨日还是活泼可爱,青春快活的战友,今天已 是阴阳相隔。后来,我们是为我们牺牲的战友做了后事,还立了纪念碑,但心中的痛,却仍维持了很久,很久。
 
那曾经的岁月《7》_跟帖:
八号  7/26
水厂保卫战”六中失去了许广新、李灿褀。
 
问客  7/27
如果是攻方,当然是旗派的,但用“保卫战”,就有可能是守方的。故问。
闻该装甲车内共17人,女中占不少,据说至少死了十人。都是高射机枪穿甲弹打的。有当事人健在吗?求详。
还有,守方最后是通过天桥撤离的,据说埋伏守候天桥的一方,主事者一念之下,放了对方一条生路。 求证。

 
831  7/27
回问客: 你的资料比四眼明的细致些,基本符合事实。因为太久了,如果没有文字记载,不可能很有把握记清了。据我回忆,我们三个六中同学半夜时分跟中大八三一部队领队王挺领队(六中的人与我们不住在一起,他们如何行动我不知道),全部人都是一长一短加几颗手榴弹配备(没有钢盔),从陈列馆坐车去广铁南站集中,陆续有 其它旗派的武装前来集中,其中有些退伍军人,大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随后几个旗派的头目集中来中大的车前匆匆商讨了一下,决定先派装甲车为先头部队侦察,我们跟在后面。一会儿,见两部装甲车进来排在我们前面,在六中和另外几个单位挑选了几个人(天很黑,谁上去了看不清楚),带钢盔和轻机枪登车在队伍前 面,装甲车在前面几百米开路,后面我们几车人远远跟着。到了西村,我们车队刚过铁路闸口,就见前面夜空电闪般枪炮轰鸣,那是高机炮声,在深夜中爆响大约几十发,而且听枪手射击十分老练,全部是“轰轰轰....轰轰..”般三发两发地射击,十分惊人,我们全都大惊失色,王侹当机立断,叫司机调头回撤,并对其 它车打撤回电筒信号。于是车队后撤几百米,见后一制高的大楼,就下车进驻,直上楼顶观察出事方向,我们在王侹指挥下,把楼内食堂的桌椅全部搬到大门口和楼梯通道,只留一人可通的狭道,各要道派上岗哨,传达了当夜的口令,我守在门口,王挺交代说,枪上膛打开保险,手榴弹盖全部拧开,有人进来,口令不对就当场 击毙,如果对方攻势猛烈,就上楼推下桌椅退守。后来陆续见那几个头目又聚来商讨对策,决定退伍军人连夜进攻。他们在谈时,六中高一乙一位张XX同学进来, 我夜间看见个人影,伏在门边喝问口令,步枪就指着他胸口,他口吃一下,终于说对了口令,于是我放他进来,一看是他,相互对没有误伤对方庆幸一番,张XX说 他那时吓的不敢动。当晚我们就守在大楼内,而水厂那边就开始短兵相接了,打了一个晚上似乎没有进展,第二天旗派调来了一门小迫击炮,堆几个米袋,架在楼顶,然后对准水厂办公大楼,一人持炮弹放在炮口,指挥员高喊“向地总开炮”,持弹者就松手,炮弹滑入膛内,大家退后,我不知声音多大,把耳多掩上,只听一声闷响,一会儿那边冒烟也一声闷响,似乎没有击中目标。第二炮后击中目标楼顶,大家欢呼起来。打了几炮后对方没有反应,大家心里咕碌那边是否空城计了?我不记得后来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才攻下水厂。望其它同学补充。后来到了水厂楼上看迫击炮弹的威力,似乎不怎么样,把楼顶防水层砖瓦打了个小洞,旁边有个铁皮 面盘,弹洞一面布满了弹片打凹的小坑,另一面完好无损,估计伤人可以,对装甲车是没有威力的。
后来据说确实是对方枪手一念之仁收手了,因为六中一人负伤后拖着机枪从装甲车底口爬出来,慢慢爬入 黑暗中逃生了。装甲车事后由警司拖走,已经被打成马蜂窝,说明对方使用穿甲弹隔着装上夜光弹,每几发有一颗夜光弹,以校正目标,炮弹穿过前后两面装甲飞出去了,但装甲车好象没有2公分厚,我估计只有一公分作用,也许是双层的吧。

 
看客 ( 区国樑 ) 7/27
四眼明、8.31、问客:
水厂事件我也在一角落,当时二 部装甲车,一部是广钢工人用广钢制一厘米厚船身用钢板在解放牌车身上改装焊接成的装甲车,一部是工革联总部的军用装甲车,二辆装甲车的钢板都是一厘米厚。 8.31说得对,水厂地总是用13咪高射机枪的穿甲弹打的,当时以三发三发的间歇式发射,十分恐惧(正确说:12.5毫米高射机枪,当时地总改成平射,1983年部队攻打越南时也改用作平射。)。改装焊接成的装甲车在东风路和南岸公路交界处的圆形路口中伏,被打得趴倒动不了。穿甲弹射穿了车上前后左右的二层钢板,但车头个别地方是二层钢板焊接的,穿甲弹从车头二层钢板射入后,无力从第三层钢板中射出去,结果在车厢内来回弹射,这是造成这辆装甲车内死 伤惨重的主要原因。后来那辆军用品装甲车上前把那辆改装焊接成的装甲车推到安全位置,才拖回南站。那辆军用品装甲弹均有中13咪穿甲弹,却毫发无损,外表 只有一道道划痕。印象中改装焊接成的装甲车上当时听说是有17人上了车,死了好像12人,其中有一个是执信女中的“小萝卜头”(只记得花名),当时是送去 市二医院,肚部主动脉中弹流血过多死亡。
印象中打水厂共三天,双方对打实际只有二天,装甲车的事是第一天晚上。第二天旗派进攻中部分二十多个地总从西村水厂至沙贝过江天桥水管索道逃遁,旗派各路大军傍晚攻陷水厂原位固守。第三天早上旗派进行地毯式搜索……
我不知道事端是怎样发生的?
俘虏的地总多少?怎样处理?
旗派共死了多少人?

 
问客 7/27
评论的补充都非常有价值!网站这个纪实栏目将会是最有特色,最有分量的栏目。
问:
文章提到的7-23和 8-30,当年有没有出版小报专辑?或者传单等?
40多年来,关于7-23——广州两派第一次大规模冲突,仅仅有几篇一笔带过的记载,没有细节,没有死伤数目名单,没有详细过程。。。。。;至于8-30,更全无记录。(没想到如此惨烈!)
试列8-30死难名单,求证,求详。
许广新 男 六中东方红 高二(甲)
李灿祺 男 六中
莫鑫浦 男 六中
谢右 璋 男 六中
“小萝卜头” 女中
郭绍权 黄沙港务局(?)工人

 
八号 7/27
回问客,称之为“水厂保卫战”,基于上文,此外,8.30事件后,旗派一份小报曾作详尽报导,大字标题就是“水厂保卫战”,有三位六中同学在该装甲车内,结果两死 一伤。莫鑫浦辞世于偷袭“新中国船厂”的意外,谢右璋是“四眼明”前文所提,8.19永汉路口事件其中一位死难者。
 
二、
亲历造反派长堤枪战 为战友抬尸游行
——老红卫兵林锡根回忆狂热迷茫悲喜交集的青春岁月
 
《广州1970 第33期》
林锡根:
  
不久,又发生一次保卫西村水厂事件。两派都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执行者,都要占领 水厂,结果发生武斗。我有两个同学在此事中丧生。红卫兵都感到非常悲愤,认为这两名同学是为革命献出了生命。决定抬尸游行,四名同学抬着一具尸体,从省财厅一直游行到海珠广场。整个队伍浩浩荡荡。在财厅前,还向两位同学的父母举行了授枪仪式,意思是要将两位死难者的遗志进行到底。两个同学的父母也都真的将他们的孩子看成了烈土,还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很多人在现场热泪盈眶,气氛非常悲壮。现在看来,这些行为很荒唐,有些可笑,但当时大家从内心深处,都觉得很崇高。
 
我们从1967年下半年开始办一份刊物,叫《六中东方红》。当年91日,我们还组织撰写了稿件,叫《献给你,不屈的战友》。912,又出了一期《纪念8.3l死难烈士特刊》。我们后来拿这些小报出去卖,每份两分钱,没想到销量还很好。
 
三、
《广州红旗派的兴亡》_刘国凱:

第六章,第一节“八.三一”水厂事件

   广州西部边陲的水厂两派为“地总”和“红旗工人”。前者占据解放大楼,后者占据造反大楼。西村地区总派占优势,它早已想把旗派势力逐出。经过策划于八月三十日夜向造反大楼发起猛攻。一声令下,轻重机枪、冲锋枪一齐开火。“红旗工人”不及防备,十分危急,遂对外广播求援。但在密集的火网中,两名广播员均中弹,其中吴耀辉当场死亡。

   “广铁总司”闻讯派出几辆车前往解救,但“地总”、“主义兵”封锁了路口,无法通过。其中一辆自制装甲车强行突入后,却被“地总”成排的穿甲弹击中,车内五人当场死亡,另有六人重伤,但其后也不治身死。三十一日旗派组织力量反击。以中学生的“红卫兵广州兵团”为主力,还有“八一战斗兵团”、“广铁总司”、“中大红旗”、“三司”等组织配合行动,遂一举击败事件的挑起者,解救被围困的“红旗工人”等,并顺势拔除“总派”在西村的一些据点。“八.三一”水厂事件的特点是在“总派”挑起暴力事件后,已奉行“文攻武卫”的旗派再不像“七.二”00、“七.二三”惨案那样被残杀,而是有力量予以反击,并取得胜利。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