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540阅读
  • 0回复

关于1967年新疆商业厅“七.二八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关于1967年新疆商业厅“七.二八事件”

对水陆洲所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论》第四十八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成立”中之“壹  本节概述”之“二、新疆各族群众奋起夺一小撮走资派的权”项下某些日志的简述,有重要错漏,有明显的倾向性,质疑如下。
将质疑部分的日志抄录如下: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畜牧厅大血案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八曰   周恩来为制止武斗给新疆军区的指示:
一、立即制止乌鲁木齐武斗,由军队戒严。
二、给南梁地区送面粉。
新疆三促调集兵力,准备于七月二十八日夜全面包围新大、八农、新医等,企图一举打平三新。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夜  军区给红二司打电话(略)”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新疆大学所有造反派组织在《星火燎原》头头吴巨轮(新大数学系三年级学生,自称胡乱闯)组织领导下,纠集红二司(新疆学生造反总司令部)、新疆工人造反总司令部(简称工总司),兵团造反司令部(简称兵造司)等“三新”武斗队伍5000多人,手持铁长矛,怀揣鹅卵石,从东、南、北三面猛攻自治区商业厅大院。头头吴巨轮在商业厅大院东面后门亲自坐镇指挥,久攻不下,后用大卡车撞开后门,蜂拥而入,反复冲锋五六次,均被顶了回去。兵造司主攻商业厅大院北面大食堂(约1000),用大卡车撞开边墙,将粮、油、肉、菜抢劫一空,然后付之一炬,火光映红了半个乌鲁木齐市。
我当时是商业厅系统群众组织《商业红旗》的一号勤务员,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下,于1967年7月5日组织各公司所属战斗团队约500人进驻商业大院(其中有300左右是被公司所属红旗帆布厂和酒厂造反派赶出单位的男女工人)建立武斗据点,成立武斗指挥部,目的是保卫大院干部职工的人身安全,维持商业厅系统经营业务的运转。我担任商业厅武斗指挥部副总指挥,主要负责通讯联络,武斗总指挥×××是参加过朝鲜战争的转业干部。当时商业厅大院有百货纺织、食品五金、石油饮服,和厅机关(医药公司职工和机关干部驻守此楼)四幢大楼,四楼各有约二百多人驻守,总计约1000人左右。原则上以公司为单位组织连队,共九个连队,连、排、班长大多是转业干部,所以在双方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能项住对方的猛攻。大约坚持到清晨四点钟,各连队大部分队员,因扔石头过久,手臂酸疼举不起来,相当一部分勇敢的队员,其头脸也被石头砸被。我看情况危急,吁请“工农革委会”(即三促的总头)和《交通红旗》(自治区交通系统群众组织)支援解围。
大约是凌晨四时半,《交通红旗》约十个武斗连队经乌鲁木齐河三桥来援,在桥头遭遇畜牧厅所属畜牧红旗大搂三新武斗据点的阻击,双方激战一个多小时,后对方龟缩楼内,封锁桥头,因而发生炸开楼门,俘虏对方武斗人员,以解除封锁的所谓“血案”。
大约六时,《交通红旗》先头连队,冲破封锁,从商业厅大院大门(即西门)冲入院内。我在高音喇叭上大呼:“热烈欢迎《交通红旗》同志们来商业厅大院解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厅大院后门与我们对峙的造反派头头吴巨轮闻讯大惊,和几千名红二司小将们仓皇地向新疆大学的方向逃去。攻打大食堂的兵造司、工总司两千多人,也顿时乌兽散,拉了三大卡车抢劫来的财物逃离。我正准备组织队伍追击,总指挥×××斩钉截铁地喊道:“穷寇莫追!我们不知道南梁那边的深浅,容易上当。”就这样停止了追击,根本不存在“一举打平三新”。
工农革委会的头头×××随《交通红旗》救援连队进入商业厅大院,他巡视了后门和仍在燃烧的大食堂后,要我加固攻事,防止三新夜袭。我找到《交通红旗》总指挥×××商量,请他们留下帮我们防守一个晚上。×××说:“你们这儿大食堂烧了,我有近千人队伍,吃饭睡觉都是问题!我们还是回交通厅住宿,不远嘛,黄河路,过河就是!我睡在电话边上……”。大约上午十点,水磨沟地区三促组织的头头×××,好容易召集了500多人的队伍赶到商业厅大院。他看了一片狼藉的大院,也不同意留下队伍为我们顶一个晚上。这时,各公司连队送上来被石头砸伤头脸的伤号百多人,我组织送军区总院治疗。
我和总指挥×××商量决定召开《商业红旗》勤务员和武斗连长联席会议。会议研究如何防止三新夜袭,以保证商业厅大院安全等问题。到会大约15人,没有一个人为“打退三新围攻而庆幸”,倒是个个都为战斗减员而担忧。战斗勇敢的都被打得头破血流住进了军区总院,留下的大多是老弱病残和女职工,年轻些的虽有战斗意志,但手臂酸疼肿痛,连铁矛也端不起来,怎么保卫大院安全!争论了四个多小时,到晚八时才作出撤出商业厅大院,到河对岸百货二级批发站仓库,躲过这一宿,以保存实力,若无事则于凌晨返回。
是晚九时,我这个“得胜将军”,率领1000多名理应欢欣鼓舞的“士兵”,悄悄地、惶惶然地撤离固若金汤的“大本营”,跨过解围队伍途经的三桥,向《交通红旗》的驻地靠近,即到妖魔山下的百货仓库暂避。我们在仓库里忐忑不安地坐了六七个小时,后从《交通红旗》处获悉商业厅大院安然无恙,遂于晨六时返回商业厅大院。
后来我们听说,当晚新疆大学所有造反派组织害怕三促乘胜追击,也统统撤离新大大院。但他们向中央文革隐瞒了七月二十八日组织5000人攻打商业厅的事件,谎报三促要一举打平三新……等等。
作者水陆洲在上述方面,仅根据某一部分材料编写,难免有错漏。希望有错就改。
(本文作者共田81,是七.二八事件亲历者。2010.6.20.)


转自 乌有之乡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