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90阅读
  • 0回复

姜东平  “三兄弟反党小集团”案件始末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原载《文史精华》2010年第4期

长春市繁华的长江路上曾经有个秋林公司”,20世纪50年代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之后成为国营百货第三商店长春人习惯地叫它三商店”。余德祥崔振卫庞万举是三商店的青年职工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们经常聚到一起畅谈理想诉说苦闷描绘未来的美好生活然而就在3人打得火热的时候不幸却悄然降临了

“原罪”
1965社教工作队进驻三商店预示着一场风暴的来临要把运动搞得轰轰烈烈不至于像小陈庄那样冷冷清清电影夺印社教运动初期小陈庄的景象),就要搞出成绩来经过发动群众揭发检举余德祥崔振卫庞万举进入了工作队的视线于是四清工作队调阅了他们3人的档案
余德祥是陕西省旬阳县人。1945年在本县简易师范学校毕业后参加国民党宪兵第六团补充连在宝鸡市马营镇受训翌年5月开赴东北长春驻守南关大桥长春被围期间中共与国民党代表在大和旅馆今春谊宾馆秘密接触商谈国民党六十军起义之事余德祥做过警卫。1957年到三商店做营业员
崔振卫解放前家庭生活贫困不堪靠做帽子换钱维持生活长春被围期间当了7个月的国军”,解放后在被服厂做工,1959年到三商店做清扫工营业员
庞万举是3人中年纪最小的小业主家庭出身,1955年到三商店工作。3人家境都不算富裕但是来自政治上的压力远比生活的窘迫严重得多
1955年肃反运动开始,《人民日报在同年822日发表社论必须忠诚老实》,指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对待自己的国家和对待领导这个国家的共产党应该采取什么态度呢毫无疑问应该采取忠诚老实的态度如果有人用说假话扯谎的手段来欺骗国家欺骗共产党和其他革命组织他就一定会受到群众的鄙视因为人们都认为这种欺骗行为是有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为人道德的。”尤其是作为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更应该用忠诚老实的态度对待党对待团对待国家对待一切革命的组织否则他不仅会受到群众的鄙视同时也将为党组织团组织和国家的纪律所不容”。社论还正告那些说假话的人:“有人隐瞒了家庭成分有人隐瞒了社会关系有人伪造了党龄团龄有人隐瞒和伪造了自己的大部历史以至全部历史有人甚至隐瞒了情节重大的背叛党和国家的罪行这种隐瞒和伪造不仅严重地损害了共产主义和新社会的道德品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情况很容易被反革命分子所利用。”
商店党组织号召揭发和检举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同时坦白交代自身历史罪恶”。
按说余德祥应属起义人员但却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并受3年管制刑罚19601130日定案主要事实是,194810在东大桥卡哨时以八路军嫌疑为名检查一名少年送交班长周文焕又由班长送交队部后果不详又一次随同十多人一起去东大桥某车店查出走私布匹的4送交兵队部处理
关于对余德祥历史问题的检举档案资料里有一份记载:“长辛店铁道部工厂管理局干训班学员于成志检举其姐夫余德祥1948年当宪兵副官驻长春市东大桥把守卡哨专为搜查我地下工作者及共产党员将我地下工作者衣服脱光放在雪地里用大磨压其身上并在其身上用人踩想从中获得我军情报最后送屠杀营当时从新七军和六十军抓来的都交给他他屠杀我地工无数。”
此份材料形成于19551015根据检举材料商店党组织配合公安机关对余德祥有否血债问题进行了调查结果证实,“于成志所检举的严刑拷打我地工人员经调查了解并无此事”,纯属道听途说毫无根据。1961商店组织再次追查余德祥是否参与这一事件余承认自己当时在东大桥出过勤务但是否参与了这个事件记忆不清
对此余德祥曾后悔不已:“我当宪兵的时候才十八九岁本来就不懂啥还不是当官的上指下派结果给我戴上反革命的帽子真是冤啊莫不如长春解放前夕起义部队南下了罪比我大的都没戴帽有的还入党当了干部。”
这种由组织掌控和操纵的检举是背靠背的所以直到余被确定为历史反革命分子接受管制他也不知道是谁揭发和检举了他:“我也没那么回事也不知是谁给我冒这么一炮指检举),给我这么大的处分也没那么大个事呀! ”这是他私下里发现在的人真不太好交的感慨并且被记录在案的
揭发与逼供
庞万举交代说:19658月四清工作队进驻三商店开会传达了二十三条”(《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我很有顾虑主要是有些经济问题怕被那些对我有意见的人揭发和检举我为了争取主动我找工作队的郭队长和何国荣交代了自己的经济问题并检举了投机倒把分子艾明德他们肯定我的态度并要我好好想想交代要彻底不久的一次会上工作队说我们组有问题仓库和柜台搞小集团活动甩商品盗窃商品大家要仔细想写检举材料这样我们组就仨一堆两一伙地想问题写检举没有人敢和我在一起我被孤立起来而他们就专门想我的问题检举和揭发我说我交代不彻底说小的不说大的说轻的不说重的说近的不说远的说经济问题不说政治问题
经过揭发检举问题集中在庞万举身上计经济方面问题25言论问题8作风问题41966520日后对庞的揭发检举由经济问题转入追查言论和小集团问题
余德祥于19666月写的一份坦白交代材料记述了3人的交往过程和思想活动戴上反革命分子帽子后我是口服心不服的对党不满在接人待物中不愿意接近党团员和进步的人我认为他们都是整我的即使我接近他们也只是说些好听的话口是心非目的是为了给他们留个好印象”,能给我向领导反映好情况”,将来好摘帽子对一些落后的人愿意和他们接近表面是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搞好群众关系”,为摘帽子打基础对一些有问题的人更愿意接近认为能说出心里话痛快些尤其是和崔振卫庞万举谈得更比较知心
1961年冬天有一天下班后我去南广场接孩子在一起走的时候崔振卫问我你过去都干过啥了定你个历史反革命
我就把自己的历史向他介绍了他很同情地说你现在工作不错应当好好干争取早日把帽子摘掉又说你的问题并不严重再说你过去也坦白交代过咋整的就把帽子给你戴上了我说给我定得过重太委屈了他就说已经定了就委屈点儿吧像我呢就是过去在三十八师国民党新七军军官学校接受过几个月的训练到现在也没有调查清楚也没给我下结论影响我和我爱人的进步人生就这么回事对付着干吧
一听这话我认为两人思想相同同病相怜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从此后我就更加接近他有啥心里话也愿意对他讲有事也找他商量
1962年春节前崔约余德祥和小庞一起去他家里喝酒主要谈余德祥的帽子问题小庞说这事不必挂在心上早晚得给你摘帽子
老崔说你在小组群众关系挺好这是个基础今后要靠近平时和你不错的那些人特别是党团员别让他们看出你的毛病来要多加小心事事警惕因为你现在是被人家监督的所以不能出差错出了差错就给人家不好的印象对你不利
余德祥说在工作上他们很难找出我的毛病来我是抱着多干活少说话的态度
老崔说虽然是这样还是加点小心好啊
庞说这些人把咱们整得抬不起头来咱们哥儿们这样的要在过去一定是吃香的喝辣的现在有多大能耐也是白搭
崔说:你工作怎么好群众关系不好领导关系不好你干得再多也是白扯接着对小庞说:你今后在群众关系上再加把劲靠近领导有些话不应当说的就别说说出来对自己没有好处
庞说这几年工作干了不少但领导对我的印象却不好总找我的小脚史书记找我谈话说我工作上生活上有毛病我才不怕他呢史书记有啥了不起的净装王八犊子一天坐在楼上不下来我看见他就生气另外隋廷起也是个犊子这个隋喀吧结巴最坏将来有一天我非把他收拾了不可把商店这些坏家伙都用机枪突突
余说老隋这家伙真坏比如在新三反运动中把宋洪兰整得够呛最后没整出啥事来这不是偏差吗
崔说像这样的事很多呀哪个运动都有不正确的比如说我吧从前在国民党受过几天训分到部队没几天就解放了你说这算啥问题到现在没给我解决思想上对组织有些不满不给我弄清楚这算咋回事
庞说我们组两个老刁婆子真坏在她们跟前我怎么干也干不出好来
余说哪个小组都有这样的人比如我们组的牟祥远看见货快来了眼睛盯着别人去买了马上去向领导汇报他可真坏呀
崔说真得注意点儿尽量少和他们办事如果他们汇报上去对咱们影响最坏今后这样的事要尽量避免
通过多次的交往,3人的关系更密切了在思想行动观点上完全达到了一致

照片事件
庞万举与崔振卫余德祥有一张合影照这似乎成为反革命小集团的重要证据庞万举在后来的申诉材料里回忆说他们开始围攻我斗争我这种场面真是触目惊心呀气势咄咄逼人问我上公园几次谈过什么话干些什么吃过几次饭什么时候照的照片
“1961年初我们三人指庞搞商品陈列一天中午到七马路胜利饭店吃饭崔振卫说他有个同学在饭店东面的照相馆工作提议三人去那里照相我当时不想照耐不过情面就去了那家照相馆因没遇见他的同学没照成后来因鞋帽组搬家崔和余又来找我照相是余德祥拿的票子去时光照相不用花钱他们好心好意来找我我只好去同他们照了相我不光和他们二位照过相而且和薛华城王伯祥孙振营也去过胜利公园并在一起照过相难道上公园照过相都是反革命集团? ”
崔振卫回忆说,19666月中旬一天早晨四清工作队找我谈话地点是在原来财会室现布匹仓库)。当我走进财会室的门不禁一愣儿神这哪像是谈话的样子完全是批斗会场的阵势长长的桌子周围坐满了人四清队的所有正副队长及骨干都在场气氛压抑又令人恐惧
一开始就问我与余德祥是什么关系我说除了工作上联系以外没有任何关系从这以后就不是提问的方式了而是围攻”。他们十几个人随时插话训斥逼问
你和余德祥庞万举在公园讲三国的故事三堆土’、‘插草为香’、‘结拜兄弟’,搞什么名堂?”有人质问
这不是无中生有吗
我说:“我和余德祥庞万举是去过公园是否讲过三国故事记不清楚绝对没有抓三堆土’、‘插草为香’、‘结拜兄弟的事我和任何人都没有拜过兄弟。”
围绕是否结拜兄弟的问题争论了一个上午我也没承认
下午又继续开会问我对上午提的问题考虑得怎么样好好想想到底有没有
我没有结拜过兄弟我绝不能承认
你敢说你没有吗? ”
我敢说定没有! ”
又互相争论了两三个小时定不下来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孙队长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材料气急败坏地对我吼道:“这是余德祥庞万举写的证实材料他俩都承认了你还敢不承认? ”
我当时气愤到了极点不能冷静大声辩解说:“他俩承认了我也不承认没有这回事。”
场面僵持奇静
硬的不行又来软的工作队的张干事态度和缓地说:“就这么点儿事你崔振卫承认了还能把你咋的? ”
孙队长说:“你就是不承认我们也可以给你定),这里有余德祥和庞万举写的材料给你作证呢。”
我没有干过那些事庞出假材料也不怕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写假材料陷害我呢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单位搞四清运动后有一天工作队叫我去动员庞万举交代经济问题”。我根据四清工作队的指示几次到庞万举家动员他交代清楚庞的爱人坚决不承认没有什么结果等于没有完成工作队交办的任务工作队的郭队长大为恼火之后不知什么人散出风来说崔振卫为了表现积极要求进步向四清队检举了庞万举的经济问题这样庞很可能对我怀恨在心这次在四清工作队的指使下写材料对我进行陷害前不久听说也整出了余德祥的贪污问题余在历史上曾因历反而判管制3老账新账一起算迫于工作队的压力为了自己解脱出假证明也是可能的
这虽然是我的猜测但却对我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压力看到满屋子的人都是四清工作队的得力干将对我这样的小人物猛追狠斗看来是真想从我身上榨出点儿油水”。一个小白人”(指没有地位), 能抗住四清队的强大攻势吗明摆着不承认结拜兄弟是过不了关了很可能大祸还在后边常听人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和四清队硬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我有些动摇了心想就是承认了结拜兄弟”,能给我定什么罪先退一步再说于是我就承认了在公园抓三堆土”、“插草为香”、“结拜兄弟这档子事听天由命吧原以为一承认也就平安无事了却没想到退一步的结果正是大祸临头的开端
第二天还是原班人马在原地点继续开会会上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你们在公园结拜兄弟是什么目的’? ”
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是欺人太甚有口难辩啊我们3人两次去胜利公园是在1961年夏天主要是休息天去消磨时间说过什么话实在想不起来但有一点儿可以保证绝没有流露过对社会主义不满的情绪更不会散布反动言论
于是我气哼哼地说:“没目的。”
一屋子人见我态度生硬听我语气呛人于是就拍桌子怒吼挥拳纷纷投向我坐的位置十几张嘴连珠炮似的向我开火”,不容我说话哪还容我说理当时我又急又气恨自己嘴太笨说不过那十几张嘴更恨自己水平低有理难说清没办法我只好保持沉默一言不发这样更惹怒了他们过了十多分钟,“谈话升级为批斗”。
斗争会的地点在托儿所办公室,“敦促我交代目的”。斗了一上午我没承认斗争会中午结束
下午继续在财会室开会还是四清队那十多个人围攻我逼我交代目的”。十几个人各有发言具体说了什么记不起来了快到晚上时张干事恶狠狠地对我说:“崔振卫你们正当蒋匪反攻大陆的时候到公园拜兄弟’,能没目的?”
他这么一提我好像是明白了这就是要拿我开刀抓住我承认结拜兄弟的辫子和蒋匪窜犯大陆联系起来这不是往死里整我吗当时越想越生气坚决不能再让步了我坚决地说没有目的
在座的人七嘴八舌地敦促我承认有目的”。我干脆不吱声
吕国汇看我不吱声可气坏了横眉立目地指着我说:“你不吱声就是抗拒四清工作队就是抗拒四清运动!”
听了这话我浑身直冒冷汗当初四清队刚进店时队长王振英在动员大会上作报告时说谁要是抗拒四清工作队就是抗拒四清运动就是抗拒党中央现在说我抗拒四清队不就是抗拒党中央吗不就是反革命吗可是再作让步违心地承认下去他们把目的和蒋匪窜犯大陆联系起来那还有好这真是武大郎服毒———吃得死不吃也得死
疲劳恐惧无可奈何真有些吃不消
这时队长王振英从抽屉里拿出二十三条的小册子来对我说:“党的政策摆在这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走哪条路由你自己选择。”
当时我想还是承认吧承认了有可能弄个坦白从宽从宽处理总不至于定个反革命吧这种想法成了我以后承认所有问题的思想基础
后来又开了多次斗争会敦促我承认了组织反革命集团”、“目的”、“纲领等等斗争会由孙队长和几个干部轮流主持
孙队长问我:“你们这个反革命小集团叫什么名呢? ”
我说:“不知道”。
孙说:“哪能没有名呀是不是叫小刀会呀什么青洪帮呀还是三家村?”
我想大事都承认了一个名字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于是我说:“小刀会’。”
孙忙说:“不行小刀会是我随便说的你得自己起名。”
我看当时的阵势不起个名字是不行的又听四清队有人说我们是三兄弟于是我就起了三兄弟反革命集团的名字在后来写的交代材料里也都用了这个名字
继续交代目的”。
我哪知道想来想去想起围攻我时张干事的话:“你们在蒋匪窜犯大陆的时候在公园结拜兄弟能没目的? ”这话对我很有启发”,于是我在交代材料中写道:“三兄弟反革命集团的目的是要配合蒋匪反攻大陆作里应外合。”
不久郭队长找我谈话。“崔振卫你写的材料一点儿也不合乎情理内容也对不上牙’,你们三个人就能搞反革命集团吗一定还有很多人。”我说:“没有。”郭又说:“就你们三个人也得有分工比如像历史反革命余德祥干啥历史清白的小庞干啥? ”
材料不合情理”,意味着还要挨批斗挨敦促唯一的办法就是写材料时尽量写得合情合理”。于是我在交代材料里给余德祥庞万举分了工”:“利用历史反革命余德祥联系国民党利用历史清白的庞万举拉更多的人参加反革命集团。”
交代材料写了改改了写好长时间过不了关四清队说不合格
为了把材料尽快写合格”,免得在大会上当众出丑真把我难坏了私下对监视我写材料的吴连芳说:“怎么写才算合格事到如今你就给我指点指点吧。”吴说:“你没看见干部下楼都是写得狠辣辣的你也就狠点儿写着吧写完就叫你回去了。”
这下把我点明白
于是我在材料里编写道:“将来有那么一天非杀他几个不可有那一天我叫他们指商店领一天汇报一次爬着来见我跪着递材料。”
材料交上两三天四清队又开围攻会。“主攻内容说我要抢民兵的枪”。我哭笑不得:“我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和任何人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更谈不上有这样的行动了抢枪的问题我坚决不承认。”
于是围攻斗争两种会议方式交替进行对我实行疲劳战术软硬兼施于队长摆出一副和蔼的样子说:“你写的材料已经足够定罪了你就再承认了抢枪这点儿小问题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这就看你的态度了。”
明知是火坑也要往里跳不认账还是过不了关再与他们弄僵了只能罪上加罪于是又坦白交代商议抢枪抢民兵的枪作为投靠蒋匪的资本
所谓三兄弟公园三结义究竟是1961还是1962这是一个要害问题如果把三兄弟公园三结义和蒋介石要窜犯大陆联系起来就得把两件事放在同一年
庞申诉说郭其和何向荣来我家说你彻底交代问题才能轻装上阵交代清楚不影响你入党第二天就叫我看关于三家村”、“四家店的材料有个姓张的亲自给我作结论能坦白并揭发崔有立功表现免除一切处分写完后当我的面放进我的档案里过几天又开中型会议批斗我围攻我他们事先统一口径翻来覆去地逼问我去公园几趟照相在什么地方目的是什么一起吃几次饭
我说是1961年去的公园他们硬说是1962我不吱声他们就说我态度不好不老实一个人带头喊庞万举态度好不好大伙一齐喊态度不好带头的又说怎么办大伙又齐声喊斗争
这样的斗争会不知开了多少次最后把我关在小黑屋里由郭其何国荣邹竹君金瑞华马桂春郭淑坤等轮番开导”。他们说你不认账不行经济问题不算单说你的言论也够关监狱的有人证物证邹竹君和郭其还拿来绳子威胁我我当时真被吓坏了说再想一想吴莲芳王墨恒说你还蒙在鼓里崔振卫余德祥都检举你了把你出卖了他们一个是历史反革命一个是国民党这案子是定下来了我们都是为你好搞的是他们二人不是搞你的因为你出身好如果你不认账就逮捕你就你这身板用不上两年就得死在里面想想你的两个孩子怎么办你不是想死吗那你就去死你死不要紧你家里就是反革命家属
为了保命为了家庭和孩子只好听他们摆布他们说什么是什么群众不知道我的处境更不知道我的坦白材料是怎样形成的因为我的材料很具体很完整群众听了真就当成了事实

罗织罪名
庞万举说:“你们可以问一问我的材料是怎样形成的王墨恒专门负责帮助我写材料文化水平低但我确实没有这些事写不出来就是叫我编我也编不出来王墨恒是按照郭其队长指示所以他说一句我写一句是由王墨恒写出几大条来我再一条一条地写王墨恒怎么说我怎么写我不会写的王墨恒给我写然后我再抄由王墨恒审查不知改了多少遍
来覆去写了二十多天。”“有一天吴莲芳拿一份材料说是余德祥写的吴莲芳叫我抄写我说天太晚了有些字不认识让我拿家去写吧好说歹说算是同意了记得我抄了这样的内容湾有我的名字了我是中校穿将校呢衣服第二天我把余德祥写的材料交给了吴莲芳。”在他们很可能不会认账我的材料和余德祥的材料能对出同样的事来”。
余德祥交代工作队到商店前后的思想动态时说当时我有四怕思想怕影响老婆孩子的进步怕爱人离婚怕加重处分怕逮捕法办有心找老崔和小庞研究但是又不敢整天饭吃不下觉睡不着回家也不愿意说话干啥也没心了认为我算完蛋了这一次非进去不可我比政策示范大会上哪一个的问题都严重人家都没有现实指现行问题),就我有所以对爱人没法说就在她的日记本写上了根据我的问题将来说不定要进去你应该注意身体把孩子照看大了如果我要有意外你不要有其他想法现在你也不要管我的事了不要为我着急上火你自己要为今后长远打算
我又去南广场为我看小孩的老太太家并对她说我在这次运动中问题很严重就怕将来得进去你代我劝劝孩子他妈今后心要放宽些请你受点儿累帮助把孩子拉扯大了
斗了一天晚上回家后也不吱声我爱人也不和我说话我就一连抽了几支烟在屋里来回地走这时就下了死的决心就往邮政局那边走想去花园投河走到邮政局时想了想前前后后的事在家里受老婆的气特别吃累家里的活儿都是我干在商店和居民组里都监督我各方面都不自由问题没闹清楚反而又加个罪名他们把罪名都加到了我身上他们就没事了
再想政策示范大会上12条血债的都能从宽看来党的政策是说一不二的工作队是按二十三条办事的同时我又想工作队对我这样的人也做到了耐心的帮助等待我回头对我说只要坦白交出黑心就能得到从宽这样一想就又有了一线希望我现在不能死再观察观察然后再作打算
就这样我又回来了
三兄弟都有所谓思想斗争的过程由最初的不认罪”,“不交代”,逐步坦白”、“互相揭”、“彻底交代”。
196681社教工作队与三商店党支部形成了关于长百第三商店反党反社会主义小集团综合材料》,材料达万余字建议司法机关依法管制
19669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法院认定崔振卫余德祥庞万举于1962年间结成三兄弟反革命小集团有计划有目的有分工地进行阴谋策划发展组织夺取民兵枪支里应外合配合蒋帮反攻大陆进行反革命复辟据此以反革命判处崔振卫管制3余德祥管制4庞万举因有检举立功表现免予刑事处分
平反
1979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到基层崔振卫余德祥庞万举3人开始不断申诉要求落实政策洗清13年的不白之冤。1980414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法院向崔振卫余德祥庞万举等3位被告人送达刑再字第2刑事判决书上列被告人因反革命一案1966年被我院分别判处管制刑罚经复查认为崔振卫余德祥庞万举三人组成的所谓反革命集团主要是轻信了庞万举的假交代后又对崔振卫余德祥搞了逼供信而造成一起假案原判认定事实失实适用法律不当应予改判纠正故根据有反必肃有错必纠的方针撤销我院(66)长宽法刑字第二十七号判决宣布崔振卫余德祥庞万举无罪
冤案大白于天下一纸平反通知书来得不易他们是普通的人活得卑琐艰难甚至没有人介意他们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失去的毕竟太多家庭事业儿女前程……然而一切还能从头开始吗
(责任编辑张强)
[ 此帖被hachen在2010-07-12 10:09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