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012阅读
  • 2回复

文革中长治的红字号联字号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中长治的红字号联字号

  红字号和联字号分别长治文革武斗时的时的两派:   

  1)其中当地海军驻军支持的是红字号,当地陆军驻军支持联字号;

  2)联字号主要由大约二十多个团组成,其中最大的团是红星机械厂,也就是现在的惠丰机械厂,另外还有
长钢、五阳矿、王庄矿等;

  3)红字号规模略小,其中的最大的团体是淮海机械厂另外还有长运、太锯和潞安矿务局机关;

  4)除了这两个组织以外还有“红总司”等小组织,后来也加入了联字号;

  5)联字号的规模大约是红字号的五、六倍;

  6)两派的武器大多来自淮海、惠丰和海、陆军。最后,陆军也加入了两派的战斗,海军、空军被迫换防。
  
  随着长治的政治势力分化为“红字号”、“联字号”两个派别,南五县的生活也陷入了纷乱。1966年的夏
秋,上党的日头仿佛移回到了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的时光,8月下旬,在高平陈塸(OU,高平人读“陈区”),
“文斗”终于升级成一场血腥的“武斗”,四十多辆汽车被烧、通往陈塸的公路桥梁被爆破,“红字号”与“
联字号”进行了一场血战。许多人被从房顶上抛下的砖头、巷陌迂回伸出的矛枪弄的或死或残。败北的“联字
号”四散而逃......很快,南方的形势出现转折,河南北部靠近晋城的区域已是“联字号”一统天下,北援的
队伍源源不断,晋城、阳城、陵川很快也变成了“联字号”的江山,“红字号”统辖的高平陷入了恐慌,为了
阻止南方“联”军的北上,高平的“红”军从长治与自己派别一致的兵工厂里运来了大量的弹药,慌乱地破坏
了太焦铁路,打开了高平武装部武器仓库,武装了所有的民兵。为了图个吉利,把“革命事业”壮大,他们还
模仿毛主席老人家当年的豪情,把自己的队伍直接也编做“红四军”......

  以晋城为首的“联”军和以高平为首的“红”军绞尽脑汁角力的时刻,一列由南往北的列车在高平张家坡
地段出轨,问题严重了。

  南北“军队”轰轰烈烈战斗的时候,人民文学家赵树理也难逃厄运地被对立势力游来斗去,在一次逃跑过
程中,他的一条腿不幸摔断——名望如他者都不能幸免,可见当时派系斗争有多么残酷复杂。高平张家坡的客
运列车出轨倾覆时,中央制止武斗的文件也下发到了山西,六十三军制止武斗、执行军管的部队随即兼程南下
,长治的局势得以缓和。南方的“联”军们也紧抓这一形势,宣传“中央和省里”是“支持联字号,反对红字
号”的。面对如此消息,“红字号”显然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决定先北后南,派出所属“武装”在高平北部包
围了六十三军先头部队,并一举缴了人民子弟兵的枪——大概红字号认为解放军是“外人”,不应该插手晋东
南“内部的事情”,而应该放手让群众武装决一雌雄。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性质发生了重大变化,从“革命
群众”之间普通的“争斗”发展成了其中一派“有组织”地“对抗中央”,何其了得?!

  之后的数天时间里,从太原、长治机场起飞的飞机,不断地巡航在高平上空,传单象杨絮一样飘飞在天空
,“要文斗不要武斗”,“炸铁路、夺枪是土匪行为”等等等等,在此之前,晋城、阳城、陵川的“联”军同
样也是打开了武装部的武器仓库,同样也是武装了自己的队伍,但现在,显然,他们成了中央暂时团结的对象
。涉及晋城、阳城、陵川、沁水、长子和一个高平的“五县联合剿‘匪’”由此上演。那四面山头“进剿”的
枪炮与火光,丝毫也不亚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激荡的风烟。“红四军”在短暂的抵抗后,迅速做鸟兽状
散去。很多人为了“突围”,先是东上烧石岭,后是南下北板桥,扒火车、摸岗哨,费尽心机,惹遍官司地跑
到省城、跑到首都去申冤,去告状。那“突围”没有成功的,不是做了屈辱的俘虏,就是稀里糊涂地牺牲了性
命。

  然而,游戏总有结束的时候,即使今天,真要说个对错也不容易,但很多高平人与晋城人之间却有了莫深
的成见与隔阂。高平人认为晋城人没出息,打不过对方,就招来了许多河南人持强凌弱。晋城人认为高平人不
过是一些失败者,象祥林嫂一样唠叨个没完。

  不过事实上,在1970年之后,两派的“领导者”们,死伤除外,大部分都进了“学习班”,多数人被派到
沁县去修筑铁路。

  比较完整的过程:

  晋东南地区的夺权与省城相比,有相同处又多有不同。在军分区支持造反派这点上,与省军区张日清全然
一致。在少数老干部如刘格平等跳出来造反这点上,却没有相同处。整个地委行署诸多地级官员中,常委、副
书记、副专员等等,少有这样明显动作的人,即使有,力度也不大。

  这说明了,整个晋东南地区包括长治等各市县,夺权者的成分构成相对简单:军人与造反派。

  刘格平、张日清等人在省里夺权,是1967年元月12日晚至13日早晨,号称“‘1、12’夺权”,震动全省各
地市。一周以后,到元月21日,晋东南医专“东方红”等大中学校红卫兵“第一总部”等组织,也在一夜之间
行动起来,出动1000余人,宣称夺取了全区“党政财文”大权。其过程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突变,也没有发生
传奇般的惊险喋血故事,争争吵吵,平庸无序,令人生疑。未能参加此次夺权的许多组织,本来正在窥测观望
中,忽闻“东方红”或者“红卫兵第一总部”已经把权夺了,顿生嫉恨不满。与“东方红”对立的“医专文革
”等组织,反弹更加强烈,立即攻击“‘1、21’夺权”是受了当权派的操纵,是假夺权,真保皇,坚决不予承
认。

  这次夺权存在四大缺陷:一是没有得到以赵景春为首的“北京来客”正统造反派的鼓励和支持;二是没有
得到军队即军分区首长的保护和支持;三是没有得到刘格平、张日清等省级上层新贵包括造反派的承认和支持
;四是忽略了在夺权前后大造舆论声势,没有得到本地区社会各派力量的拥护和支持。

  更巧合而无奈的是,“东方红”夺权时,毛泽东和党中央关于部队全面“支左”的命令偏偏没有下达,“1
、21”夺权两天后即元月23日,全军上下和全国造反派,都迎来这一关键《决定》。反反复复的广播声里,解
放军的又一个春天到来了。军分区不能一直去搞什么民兵土法打坦克之类的训练,要和革命左派一道,隆重地
登上历史舞台,占领上层建筑。

  必然的、不可抗拒的夺权新组合倾刻诞生。与“东方红”夺权的几大缺陷针锋相对,一个由军人撑腰、以
北京、太原学生领袖为主导、工人及社会各界造反派近40个群众组织为主力、并且有地市委机关干部们参加的
夺权阵线,在省里刘格平、张日清等人的支持保护下,迅速形成。直接主持者当然是晋东南军分区。

  元月25日,仍是夜间,新的夺权阵线集结至地委大楼,在成立全区造反总指挥部的同时,实施夺权并宣布
成功。

  医专“东方红”等一批“前夺权”组织,刚刚在舞台上熟悉地形环境,尚未来得及拿起麦克风讲话,就被
生拉硬扯挤到了台下,同时被对方拿脚猛踹,决不能再让你重返舞台。

  半年多来那数不清的争端,纷纭复杂的立场观点,真假林立的派别分歧,时软时硬的攻击对抗,现在一下
子转化为权力归属的大斗争,转化为生死存亡的大斗争,转化为两派对垒的大斗争。

  原地委主要领导在夺权的当夜被关押起来,完全失去了自由。“文革”运动由此发生了大转折。“走资派
”不再是运动的轴心。

  几天前的夺权虽被宣布作废,却催生了太行山上一个不屈不挠的同盟派系。这个派系的称谓来自群众的观
察与概括,叫做晋东南“红字号”。这是因为医专“东方红”和“红卫兵第一总部”都带有一个“红”字,还
因为这一派的同盟组织里带“红”字的偏多。

  与红字号相反,新的联合夺权者即后来“1、25”夺权的同盟军,被群众称为“联字号”,显然与联合起来
成立了“造反派总指挥部”共同战斗有关。反正大家一说联字号,便知道是军分区所支持的后来新夺权的这一
派,跟红字号势不两立。

  晋东南红字号、联字号两派群众组织——这称谓越来越成为两个专用的正规名号,后来中共中央发文件出
告示平息双方武斗战火,也公开延用这两个称谓,最终,成为一对儿历史名词。

  在吕日周先生的书中提到:

  “派性”斗争由来已久。“文革”期间,长治曾出现过两个有名的派别,一派叫“红”字号,另一派叫“
联”字号。两个派别都把持军工企业,都有武装对抗能力。随着派性斗争的不断升级,各种轻重武器全部用到
了武斗中。

   一时间,上党古城风声鹤唳。武斗致使许多平民百姓死于非命,企业全部停产,城市陷入瘫痪。

   那时候,长治城里天天枪炮声不绝于耳。一次,一发炮弹击中了长治面粉厂,引燃了粮库,大火烧了三天
三夜,长治市民为此吃了好多年的“黑面”。

   长治武斗轰动全国,党中央还专门下发通知,紧急调集陆、海、空三军部队一万多人进驻长治。武斗在部
队的干预下才得以平息。

http://zyzg.us/thread-193195-1-2.html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6-19
不是63军!当时山西驻军为69军!

级别: 骑士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0-06-19
这份资料对武斗时间描述确实不清楚。69军是1967年2月后入晋,63军则是1969年移防山西。
1966年秋上党就有大武斗,不可能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