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54阅读
  • 0回复

张雄飞  文革狱中诗词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雾锁群山--文革狱中诗词


张雄飞



我因1974年春写大字报上街,揭露文革中以韦国清为代表的帮派势力,在桂林在广西全境,对无辜人民群众进行镇压、屠杀的暴行,被韦国清的区党委定为“现行反革命罪”,于19767月被判无期徒刑,押解到广西第一监狱(即英山监狱)劳改。
可是,我们被判刑后,不让“劳改”,而被关进狱中之狱——单身牢房约四年之久。什么原因呢?一是我们是当时广西“反革命罪行”最严重,因而是最危险的“阶级敌人”,不宜放出来劳动;二是凡是被判刑的犯人,首先要认罪服法方可劳改,反之,就被关进单监(小牢房),直到老实了,认罪态度好了,才获得那个起码吃得饱,穿得暖,能活动身体的小自由。而我呢?是个自被捕之日起,直到彻底平反出狱,在将近八年的时间里,从不检查,从不认“罪”,从不揭发别人,是个得到乔××和刘××(广西后任第一、二把手“这个人相当顽固”、“顽固到底”好评的“犯人”,这样,被长期关进单监,就是很符合“监规”的事了。
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人,照样入党,当官,甚至当大官,反对法西斯暴行的人,则被批,被斗,被判,被囚,面对这样的现实,怎不让人至死都怒发冲冠。
在身陷囹圄的绝境之中,怎样发泄心中的愤懑,写诗是最好的选择了。所以从1977年起,至19804月放出单监,我都进行着诗歌“创作”。
然而我所作的诗,都是“反”诗,而且不是一首,是数十首,一旦被发现,“罪行”可就大了,肯定要被加刑。我已是“无期”了,再“升级”,起码是“死缓”!
所以,我就把诗做在肚子里,做一首,死记一首,诗做多了,就三天两头地从头到尾在心里背诵一遍,那几年,这是我要做的一件要紧的事。为了便于背诵,做的都是格律诗。1983年平反出狱时,我马上把这些在肚子里埋了几年的“反”诗,用笔写出来,才得此诗集。
12岁参军前,只读过四年书,1952年部队扫盲时,好不容易得了个最低文凭——小学毕业。后来演奏乐器,写诗,作曲,指挥乐队,都是自学的,所以文化底子薄,特别对于古典文学,简直是个老文盲。而此诗集中,不时的出现什么“水调歌头”呀, “忆秦娥”呀, “七绝”“七律”呀等等,这些所谓的“词”与“诗”在格律上,充其量是贻笑大方的赝品,懂得古典诗词的人,看了会笑掉门牙。不过,我是在那种特殊的境遇中,才滥竽充数的,望网友见谅。
(关于狱中作诗情形,以后有纪实叙述)
目录

静候杀头(词二阕)   
照相   
风雨狂(词二阕)   
疯狗   
寄母亲(词二阕)
真理在哪里   
思念桂林父老乡亲   
单身牢房之歌(四首)  
治饿    
谈话
三千万人“批”我   
风湿    
妥协回旋之战(五首)   
单身牢房诗六首
赠“韦西斯”(四首)   
寄妹妹(十五首)    
出狱诗


静候杀头(词二阕)
水调歌头


大喊要杀我,从容等决战。欢乐而不悲愁,做个夏明翰。如此壮烈场面,()一战浩气长存,错过太遗憾。人生最高处,一定要登攀。
革命者,轻生死,重理想。老死病榻,怎比忠骨抛青山?(注2当年慷慨陈词,而今变节偷生,何颜见群众?不做垂杨柳,迎风把腰弯。

(注)历史上新的政权上台,都要杀一大批人,因此在全国大批“四人帮”之时,我想既然是“张雄飞反革命集团”的“首恶”,韦国清之流岂能不杀我?于是决心学吉鸿昌那种壮烈的死,枪毙我时,也一定要他们面对面开枪,并且要厉声对他们说:“我要看看修正主义的子弹,是怎样把我打死的!”所以此词中方有“如此壮烈场面”一句。
(注2)有时革命者是死无葬身之地的!


西江月

百分之百准备,静候冲天一战。杀头之日见本色,看看谁是纯钢!

继续用功读书,珍惜富贵时光。最后通读《资本论》,拜见马恩不惭。


照相



十月十三日,铁门一声响。“快出来照相”,狱警高声嚷。
满脸是杀气,叉腿当院站。背后手中纸,好像是名单。
这同看守所,剃头就照相。照相要判刑,被唤心胆寒。
此时全单间,大气不敢放。屏息宁神听,恐慌又紧张。
我心平如镜,飓风难掀浪。从容让他剃,听鸟山中唱。
同被剃头者,老龚死缓汉。(即龚志明同志)两年未到期,为何又宣判?
我被判无期,升级可设想。一把杀人刀,悬在头顶上。
下午果又来,高声把我喊。整齐衣和帽,迈步出门槛。
监外金风爽,令我心舒畅。仰首望高天,一片蓝湛湛。
似见高天上,从师把我望。看我真虔诚,还是尚空谈?
心中暗告师,教导记心房。呑天大气魄,学生永效仿。
正襟而端坐,沉静不慌忙。藐视摄命机,冷漠又安祥。
走卒察颜色,哀哀空长叹。何时怕杀头?先生太健忘。
照相小交锋,略为显胆量。待到杀头日,要你天地翻!

风雨狂(“忆秦娥”二阕)

风雨狂,雾锁群山高围墙。高围墙,怒视昏天,思潮如澜。
可恨韦贼中山狼,镇压人民太疯狂。太疯狂,批斗开除,监狱刑场。

风雨狂,浊流滚滚百花残。百花残,仰望高树,笑裹云裳。
共产党人最钢强,面对屠刀不胆寒。不胆寒,视死如归,慷慨激昂。


疯 狗(念奴娇)
韦贼一伙,今得势,活像一群疯狗。嚎叫咆哮气焰嚣,似要撕碎地球。逮捕判刑,斩尽杀绝,大泄文革恨。好个“土豪”, 把我战友恨透。
重刑吓倒揭露?痴心妄想,砥柱立中流。捍卫真理战不义,岂怕坐牢杀头!战士死了,战士万岁(马克思语) 怒火变地火。一朝喷出,烧尽一切腐朽。
寄母亲(诗词二首)(注)

妈,铁门响哗哗,打手施恐吓。暗示要杀头,看我怕不怕。久在险风恶浪中,五雷轰顶眼不眨。生死难推断,精神摧不垮。管他是死还是生,七尺铮铮铁骨岂怕杀!
妈,人生谁无死,高低差无涯。英雄倒如山,懦夫死像蝦。真要杀头到不坏,留得美名传天下。不愿做奴隶,被驱似牛马。与其被贼折磨死,不如轰轰烈烈拼了它!
妈,想起此冤狱,气得肺要炸。悲哀理难伸,叹息多假话。眼看壮志付东流,苟且偷生有何价?坚决和他斗,不怕泰山压。一场捍卫真理战,谁当逃兵万世人唾骂。
妈,祖辈四代人,代代飞血花。各种惨死者,亲人有七八!狱中回首血泪史,恨反动派咬碎牙。泪往肚里流,拳向墙上砸。而今若是当叛徒,那真罪该万死当活剐。
妈,您年青守寡,为子誓不嫁。受尽万般苦,把儿拉扯大。带儿走上革命路,险峰天桥是您架。百般疼爱我,天涯常牵挂。回忆往事倍感恩,立志精忠报国来谢答!
妈,此次若永别,莫把热泪洒。捐驱为人民,血红似朝霞。雄鹰纵折搏云翼,也胜龟鳖泥里爬。教好三外甥,马列根深扎。长大继承父辈志,让那五洲四海红旗插!
水调歌头
家门今咫尺,慢道银河远。隔山如隔星系,墻是九重天。几回依稀白发?梦醒倍添思念,子母心相连。铁牢关不住,寄语绿水边。
春无数,儿不归,要开颜。生离死别,心忧天下自泰然。不负哺育之恩,誓做千秋雄鬼,谈笑斗党奸。狱中思慈母,慷慨更无前。

(注)我母亲王毓华,早年参加革命,是地下党老党员,文革中被柳城县的帮派分子打成该县头号“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受尽非人的折磨和残酷迫害。



真理在哪里

真理在哪里?真理在手里。手里是什么?手里是权利。老韦最有权,有权就有理。百姓敢反对?反对就抓你。你若敢不服,不服就杀你。有理没有权,有权没有理。
动辄讲镇压,法西斯主义。同志勿奇怪,这就是国弊。见弊怎么办?坚决斗到底。真理是斗争,不斗没真理。真理在我方,一定会胜利!

思念桂林父老乡亲(一九七八年元旦作)

逢佳节,倍思亲;水漾胸,浪拍心。不是父母非兄弟,却比骨肉亲十分。
文化革命同受苦,“八二0”中共死生。怎能忘?记终身。见山如见独秀影,见水如闻漓水声。常与英山月,乘风回桂林。
“八二0”,母心碎;寡妇恨,孤儿泪。
乱抓乱杀是正道,清白无辜犯死罪。武装帮派如狼虎,山城处处血花飞。忆惨状,愤又悲。可恨大官蠢如猪,黑白不分乱是非,发誓正历史,九死而不悔!
批林贼,连珠炮;演说台,大字报。三多路口呼声急,十字街上人如潮。慷慨揭批“八二0”,一火引来万火烧。忆盛况,情更豪。为了正义胜不义,折戟沉沙心也笑。人民做后盾,心中旗不倒。
无真理,有镣铐;罪被揭,举屠刀。本是林彪一洞蛇,岂容批林传捷报?牯牛山上铁门响,强奸民意最英豪。藐淫威,蔑横暴。人民心中有本账,谁是谁非记分晓。冤狱定昭雪,上帝最公道。(注1
判刑日,长街行;十字街,尽是人。人山人海看我们,亲人心思我知明:满怀不平来相送,默默相望表同情。永相忆,铭在心。群众待我如父母,我披肝胆谢人民。石烂心不变,海枯仍忠贞。
铁窗冷,北风烈;想桂林,化冰雪。坚信党能辨真假,马列思想是日月。“八二0”账总要算,人民不容贼猖獗。看中国,望世界:历史一切反动派,得意后面是悲咽。明朝回桂林,捉尽漓江鳖。(注2

(注1)上帝:意为党和人民。
(注2)漓江鳖:意指文革中广西那些前台幕后的杀人犯。


单身牢房之歌(五首)



单身小牢房,长宽四平方;墙厚似古堡,铁门不透光。
顶上开个洞,罩着玻璃葙;活像一方井,望天便有感。
屎坑在床边,水池漏潺潺;空气不流通,气闷臭难当。
阴雨连绵日,水珠挂石墙;席子粘人手,衣被霉毛长。
更脑大花蚊,轮番逞疯狂;逼我拍大腿,彻夜震天响。(单间不准挂蚊帐)
酷暑更要命,老君炼仙丹;又似烤红薯,炙灼无处藏。
井盖夜放热,休想入梦乡;纸扇摇断把,依旧汗湿床。
晚风多清凉,飒飒过天窗;可惜好凉风,不入鬼门关。
白天八两米,难以充饥肠;“收支”不平衡,人瘦像螳螂。
然而此绝境,炼人最优良;是泥烧成灰,是铁炼成钢。
真假革命者,一关现本相;真的更坚定,假的必投降。
单间暗自勉,勿做软鸡蛋;平时喊革命,这是好战场。
条件全具备,对手难寻访;无畏留美誉,屈膝坏名扬。
历史巨浪急,死鱼抛沙滩;今日主沉浮,浪峰任飞翔。
不跟韦贼走,心定如泰山;何谓真正人?自由加钢强。
甘当贼工具,灵魂丑又脏;无义又无德,生命暗无光。
铁牢关不死,闷炉憋不憨;锐目穿石壁,五洲在胸膛。
凌云志不衰,马列是指南;正义和人民,总在我身旁。
革命需牺牲,献身最荣光;而今尽义务,欢乐喜洋洋。



床上跑步君莫笑,单间有路万里遥;四平方米立锥地,险道崎岖万丈高。
蜀道难兮难不倒,踏艰履险入云霄;爱把奇峰踩脚下,爱听深山虎狼哮。
历尽磨难情更豪,藐视韦贼杀人刀;待到重振千钧棒,狼虫虎豹一齐扫!



重刑判无期,人生没有完。自由依然在,道路曲且长。
坚信党伟大,定能指航向。系统读马列,斗志更昂扬。
想逼我投降,肯定是妄想。不是氧化铁,我是高碳钢。
你急我不急,从容来对抗。单身牢房中,任务有三项:
刻苦读马列,学习毛思想;我是小学生,天天要向上。
第二多做诗,磨利手中枪;揭开豺狼皮,刺穿黑心肠。
第三练身体,战胜病魔緾;熬过苦中苦,强健迎朝阳。


都说人间苦,莫过于坐牢;尤其小牢房,愁苦更难熬。
莫道打手愚,整人毒又刁;小牢关老子,又是三年了。
我是石下草,有缝就伸腰;又是山泉水,越阻浪越高。
你想我悲忧?开怀乐陶陶;你想我颓唐?心花永不凋。
这个好地方,鍜炼实难找;作诗揭贼丑,诗句似钢刀。
日夜想国事,虽苦不烦恼;地球转得快,数年像一觉。
身穿劳改服,心中红旗飘;坐牢为人民,人瘦情更豪。
荣辱阶级异,革反两条道;你骂我“土匪”,其实你是妖。
你当你的官,我坐我的牢;老张躺在地,比你万丈高。
水晶埋深地,出土闪光耀;希玛拉雅山,海底入云霄。
人生命途短,转眼就走到;不做春归雁,做个啄木鸟。


治 饿


老张手大脚长,吃饭素有海量;当年垦荒东北,记录一斤六两。
而今关在牢房,八两分做两餐;一天两勺青菜,实在遗憾遗憾。
年年月月如此,没有任何改善;想用饥饿整我,磨掉棱角锋芒。
我有办法对付,奇功异效非常——青菜参碗开水,再把裤带紧緾。
饥肠安静不闹,心中甜过蜜糖;纵情引吭高歌,歌声震动山岗——
“红米饭那个南瓜汤,挖野菜那个当军粮。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餐餐味道香味道香。哎啰嘿——”
谈 话
狱官来谈话,(注)要我写检查。高论像条白蠕虫,直往耳朵爬——
“判刑已两年,你还不知过,你是中央点的名,难道还会错?
‘八二0’正确,区革委决议。高级首长和机关,水平不如你?
党报点名批,历史有几多?广西日报是大报,难道不正确?

材料发全区,老少都知道?三千万人批你们,你还不检讨?
如今全广西,都说你们错。人人都是这样讲,你还想什么?
大局现已定,何必再顽固?低头认罪揭发人,还会有出路!”

立场有问题,思想更错误。榆木主义脑袋瓜,活像个蠢猪。

自以为高明,其实好僵化;马克思把这种人,叫作“席尔达”。
华国锋主席,当代大伟人。他办的事可放心,自然最公正。
老韦说了算,官大就有理!若问真理是什么?强权加嘴皮。
只听上级的,不论是与非。蒋介石来当主席,照样喊万岁!
报大就正确?见解真独到!《纽约时报》是大报,你敢说他好?
三千万人批,更要卫真理。人民受压又受骗,背叛最无义。
全区都反对?完全是胡说!捨命揭露“八二0”,同情支持多!
趋炎附势者,投靠不吃亏。老张情愿当傻瓜,关死心不灰。
大局确已定,马列真理胜。败坏党者必受惩,历史会作证!
(注)狱官:即英山监狱管教科长韦×。 

三千万人“批”我

三千万人“批”我,心中十分快乐!我们宣传鼓动,难得如此规模!
它把真理声音,传遍城镇村落。引起广泛思考,埋下仇恨烈火。
即便百里有一,能够认真思索,也是巨大胜利,意义深远广阔。
我看觉醒人数,必定大大超过。人民不是阿斗,岂听韦奸胡说?
真理这把利剑,专破蒙蔽硬壳;又像金色闪电,照亮人民心窝。
蒙骗不能持久,谎言不攻自破;广西这伙凶手,历史惩罚难脱!
城镇山乡海岛,遍布干柴烈火;只要时势到来,肯定一点就着!
我的亲爱故乡,受尽林类折磨!欲知恶棍罪行,请问咆哮江河!
鲜血不会白流,浇开胜利花朵。待到春花烂漫,请摘一束祭我!
风 湿
数年难见太阳面,春雨连绵背发寒。牢房阴暗又潮湿,风湿透骨入膏肓。
可恼药少骨头多,不擦也难擦也难。日后瘫痪倒可喜,免得折腰事土王!


妥协回旋之战

一、 形势

那年被捕发誓决不背叛,看清嘴脸更加斗志昂扬;反对清查不怕虎豹凶恶,桂林外调统统打发回还。

十次硬顶气得打手发狂,喊打喊杀真是剑拔弩张;敢进树林岂怕野狼嚎叫?早已看透丑类恫吓伎俩。
然而形势已经发生变化,敢于斗争也防头脑简单。正确策略应隨形势变换灵活应战才不被敌所伤。
清查已经搞了十一个月,打手外调跑遍两湖两广。“双批”之中全部活动情况,基本已为韦贼一伙所掌。
主要成员早已逮捕宣判,各人表现我也大体知详。外围同志有些瓜葛联系,帮助解脱以免仍受磨难。
而今大事不会再来找我,蒜皮小事可能还来纠緾。两人的事说圆说方在我,避实就虚可以巧做文章。
我的故乡久受林类摧残,屠杀人民白骨堆集如山。揭“八二0”气得韦贼发疯,全区“批判”不惜动众千万。
桂林风潮主要人物是我,不想害我倒是奇怪稀罕。既要斗争又要保存自己,面对险恶暗自细细思量。
伟大列宁当年与德谈判,英明教导如日照亮心房。革命策略必须灵活运用,攀登高峰必须绕道拐弯。
当机立断写出短信几行,表示愿与帮派先生交谈。先生得意那是愚蠢鼠目,
同志误会以后解释不难。
广西帮派坏得又臭又烂,十年劣政凶残丑恶不堪。不正本源此生死不瞑目,争取生存为了再战一场。
大风浪中努力辩明方向,搏击沧海争取自由往返。壮志凌云藐视一切丑类,
豪歌冲天震倒十万大山。


二、原则

这是战略转移,不是退畏逃奔;这是新的战斗,不是放弃斗争。
放弃原则妥协,就是背叛革命;“不拿原则交易”,教导必须遵循。
决不承认有罪,也不揭发别人;只要胡说一句,就是千古罪人。
决不助纣为虐,出卖同志、灵魂;所有要害问题,坚决守口如瓶。
定要保护同志,尽量开脱减轻;大事化作小事,天塌一肩担承。
以上三个原则,就是行动指针;他若逼我就范,那就干脆硬顶。


三、策略

被你全部占领之地,承认已经让你占据;既然事情你已知道,当然不妨再告诉你。
被你占领一半之地,从容抗争侦察火力;守不住的且战且走,守得住的决不放弃。
要害之地坚决死守,打到最后在所不惜;无论你知还是不知,保护同志牺牲自己。
策略既定仔细回忆,找出各人要害问题;以我不变应敌万变,胸有成竹夺取胜利。


四、目的

妥协回旋之战,欲达什么目的?既要坚持斗争,又要保存自己。前是不变原则,后是尽量争取。原则不能改变,争取可以放弃。颠倒两者关系,就是背叛投敌。以错反错之徒,同样可耻卑鄙。
“波兰的解放不在波兰”,我的生死决定,不在英山监狱。如果一定要杀,一切争取无益;介乎两可之间,争取就有意义。单身牢房之中,不知他们底细。只能根据现象,大致判断推理。判断可能出错,受他可乘之机。万事都有利弊,
不必苛求自己。历史终将分出:战士、叛徒、烂泥。
对于桂林来客,下面款待一律:讲些明摆大事,让他觉得可以;如要帮他深挖,请他留在原地;勿让客人吃饱,也别饿着回去;一点不给失策,多给就是叛逆;给他似是而非,让他扑朔迷离;锋芒不要太露,温度适当降低;姿态不低不高,行为不亢不鄙;剌穿他的“气球”,使他举棋犹豫;夺他杀人舆论,争取一线生机;坚持持久斗争,必须巧妙应敌;与他讲谈诚实,比宋襄公还愚。下面这个评论,使我颇为满意:“你已有所转变,开始愿谈问题,已经站在十字路口,只是不知向东向西?”目的全在于此,没有更多求期。妥协回旋之战,
看来可获胜利。
批林之战失败,韦贼甚为得意。斗争转入低潮,消沉时期开始。正义必胜邪恶,对此决不怀疑。然而何时胜利,确实难以预计。如今身陷囹圄,巧妙周旋为宜。尽量争取时间,时间就是胜利。先争十年八年,后争二十世纪。总之决不投降,斗到停止呼吸。发誓不出单间,不怕饿得剩皮。创个坐牢记录,磨炼改造自己。刻苦学习马列,热情年年如一。红心永远不变,以谢党和阶级。


五、九日战记

桂林财贸四人来,调查宾、关、张与黄。(注1多年同志如手足,情深似海洋。保护同志是义务,牺牲自己理应当。打了一场“马打松”,足有九天长。来者颇狡猾,说话绕大弯。话从榕湖饭店起,问我如何认识詹?(注2
十次硬顶中,(注3情况基本掌:湖心亭中谈话事,(注4知其已知详;来往书信和材料,早也知道被抄光;托关捎信广州事,(注5半年前就紧问盤。
既然你已知,谈谈又何防。零上加零等于零,顺水推舟作文章。于是“倒豆子”,来者喜洋洋。以为老张已老实,向他缴了枪。其实老张是老九,安排巧机关。
斗争二回合,情况不一般。问我如何写书信,托关带给詹?还问小关自穗归,回来见我怎么讲?这是预定死守处,哪能对你讲!你不知道告诉你,岂不太荒唐!于是推说记性差,脑袋瓜子挨过枪:大事记不全,小事全忘光;不提示我讲不出,你提示还再想想;老张就是没记性,你说怎么办?
四人费尽九牛力,难拖轮船过沙滩。气得先生发牢骚:“没意思,没意思,全是我们来提示,你还不认账!”
斗争三回合,形势更紧张。来者嘴脸全暴露,真是狗豺狼!“团结同志”是谎言,“帮助解脱”是扯淡。要打他们反革命,歹毒黑心肠!一问怎骂“八二0”?二问怎说区市党?三问怎么议人大?四问怎么论中央?个个问题都险恶,扩大一点可重判。屠杀无辜反有功,反对烂杀要法办。人妖颠倒是非淆,怎不叫人气断肠!于是斩钉又截铁:“他们什么都没讲!”
方针早在胸,阵脚稳如山。四人磨破嘴,谈话无进展。眼看要破产,破产哪心甘?于是四个臭皮匠,想变一个诸葛亮。再次向我来进攻,发起一次攻心仗——
主将改行做记录,板着面目耍笔杆。其余三人来攻坚,句句话语包着钢。“你的年纪不算大,以后日子还很长。你的命运在桂林,表现后果要想想。我们是来看态度,对抗没有好下场!”
舍得一身剐,这些威胁都平常。你的箭头利,我有铁胸膛;你的话语甜,老张不吃糖;你急我不急,你忙我不忙;平心静气和你磨,慢条斯理扯皮糖。
这一回合先生胜,捞得水中月,其大如磨盘。
诡计无作用狗急便跳墙。拉开皮包亮证据,又打一发重炮弹:那是××的揭发,密密写了纸两张。说我曾经叫小关,出去外地搜情况。“这件事有没有呀?
你表表态讲一讲!”“这件事情很简单,两秒钟就可说完。一定是他弄错了,这个揭发太荒唐!”“你的表态要签字,严重后果你思想!”签字就签字,后果又怎样?只要不怕掉脑袋,天塌下来也无妨!
先生阴谋全失败,泄气皮球出洋相。我拿起笔签字时,主将度步出门槛。屋外失声唱起歌,歌声忧愁又悲伤。听他唱歌我暗笑,心中默把他表扬:
“你的歌声像爆竹,报到老张打胜仗!”
尾声更有趣,想起笑断肠。主将回桂林,留下二女郎。第九天上又找我,
开了一串长名单:“张王李赵等等等,带着老婆会宾关。聚在一起开黑会,议论人大和中央。这件事情已查清,希望你也讲一讲。不讲对你没好处,利害关系要想想。第二件事是传单,是关从穗带回还。作者是个老教授,标题只有三字长。那天你要借来读,恰巧借出尚未还。你和宾关到某家,读罢传单频赞扬。这事也查清,你再谈一谈。”
听她说鬼话,暗笑蠢婆娘。于是我也编鬼话,逗逗她们玩:“哎呀,这事真有趣,我不知道太遗憾。是不是有人编故事,叫你们来哄老张?”
说得女郎格格笑,阶级斗争全忘光!
九日鏖战罢,倍思宾、关、张与黄。铁窗北望暗忧虑:不知吾意被敌诳。同在险风恶浪中,但愿眼明志如钢。今生若能重相会,携手除奸保江山。

(注1)即宾光国、关茂林、张裕林、黄鼎同志。(注2)即广州的“旗派”成员詹德和。(注3)即广西“三清查”(即清查‘四人帮’、张雄飞、冯邦瑞)开始的前十一个月,我把桂林来的十批外调人员全部顶了回去,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注4)我和詹德和在桂林榕湖湖心亭中谈过话,向他介绍写揭露“八二0”大字报等情况。(注5)我曾托出差去广州的关茂林同志,捎信给詹德和。


单身牢房诗六首

声声“你要想自己”,(注)鸠山嘴脸真卑鄙;要我投降也容易,请把广西搬北极。
(注)韦×之流常来给我做“思想工作”。
七律
巍巍兴安横长空,一派雄姿万年同。怒对西北阻寒流,笑向东南迎花红。雨打风吹更苍翠,冰封雪压愈峥嵘。愿作兴安一棵树,屹立高峰乐无穷。
   (1977年作)
七绝(四首)
死也不作变色龙,负我珍姐与方兄;(注)自古英雄谁惧死?今欲断头学英雄。
(注)“珍姐方兄”,唐小珍,周俊方同志。19775月,他们单位来英监外调,我拒绝回答问题,吵了两天,回单监写了此诗。
火烧长天云影空,大地沉沉无清风;我劝旱魃休肆虐,雷雨就在奇热中!
1978年夏作)
独卧小牢日夜烧,残躯如树半枯槁;遥闻天外寒儿号,愿作木炭献渔樵。
1979年作)
英山雨点大如斗,击破牢房四壁走;夜半被湿无法睡,坐听山外巨雷吼。(注)
(注)此诗作于1979年夏某日。是时我才知道党的三中全会作出平反冤假错案的决定,于是,在黑夜中我看到了解决广西文革问题的曙光!


赠“韦西斯”四首(注1
此公瘦又长,像根钓鱼竿。从来言无信,开口就扯谎。马列半点无,铁杆保韦党。(注2)单间关数载,尽受毒手腕。
冬天不给衣单裤御风寒。酷暑不给水,喝尿实难堪。不准家送食,长年响饥肠。不准读马列,说我太舒坦。去年高低烧,至今十月半。不许进医院,依旧关单房。还在大病中,要我去铁厂。想用烟与尘,送我见阎王。看清蛇蝎心,坚决和他抗。一定要我去,就是不买账。大叫要綑我,硬綑料不敢。官威被冒犯,气得脸发黄。
几年压不垮,微微见曝光。明朝出狱去,记住这条狼。
(注1)“韦西斯”者,乃英山监狱教养科长韦×也。(注2)此公原参加单位“4·22”群众组织。后“反戈一击”,整起“4·22”观点的政治犯来,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天上没神仙,地上棺材伏。是人都要死,百岁也短促。都是共产党,何必这么毒?我死不要紧,没有老婆哭。派性不可有,党性不可无。敢去打台湾,老张才佩服。
单身牢房发高烧,(1)头疼胸热苦难熬。要求住院竟不许,大病还要坐小牢。如实叙述望医治,嘴说可以人去渺。毒哉走卒“韦西斯”,效忠“老爷”有功劳。(注2你把病痛告诉他,他以此做割肉刀。一点一点割你肉,要你屈服去求饶。看穿毒计志更坚,情愿病死不弯腰!
1)自1979329日,至1980420日,我在单身牢房中高烧、低烧发了一年,即便
这样韦×都不准去犯人医院住院医疗!(注21967年南宁“4·22”成员创作过一幅讽刺
韦国清的漫画《韦老爷上轿》,从此广西打韦派即“尊称”其为“韦老爷”。
不许住院不给药,叫你又病又挨饿。我是棕榈千层皮,一层一层任你剥!

寄妹妹(十五首)
年年为我泪满襟,今又含悲万里行;()骨肉阶级千般爱,全在妹妹一颗心。(注:去北京上访)
归雁啼寒过天空,妹迎风雪走匆匆;万里为兄觅温暖,可恨南疆正冰封。
当年广西遍地尸,韦贼残忍人人知;营救兄长不避险,(注)我妹心灵美如诗。(注:自1977年始,我妹张雯即为营救我冒死上访北京三次,上访桂林、南宁三十三次)
妹行千里哥心忧,广西无处没血流。提防狰狞“海以那”,吃人从不吐骨头。
申诉回桂必渺茫,妹遇无理莫悲伤;香山遥向英山望,便见家乡多犲狼。
“落实政策”喊不休,冤者无数谁自由?不信请看档案袋,如牛负重度春秋。
平反“彩调”唱花哨,冤狱铁门关更牢;蛇咬青蛙哪肯放?韦贼杀人不用刀。
哥的前途最光明,出狱必成明朝行。不是官心要改恶,而是民心不可凌。
久不还家勿伤悲,几多孤寡依门扉?更有无数红卫兵,慈母千声唤不归。
铁门开处妹心碎,一声“阿哥”千滴泪!扑进我怀放声哭,人间难得此妹妹!
十一
无限悲哀无限愁,牵肠挂肚几春秋?万语千言要倾诉,奈何语塞泪频流。
十二
我劝妹妹勿伤悲,哥哥明日定能归;教育外甥信马列,长大成才放光辉。
十三
北去归来又探监,欲诉话语有万千;可恨身旁跟看守,几多话语到嘴边。
十四
妹称哥妻甥称儿,去年求见竟不得!(注)闻妹受辱怒万丈,有刀必斩两脚蛇!
(注:1977年春节,妹妹带她7岁的小儿子张延去英山探监,韦×不准见,一路哭着回来。她走后,
韦×竟来对我造谣说我妹冒充我的妻子求见他没批准,我信以为真,气愤中才作了此诗。韦×小儿真是个无耻之徒 )
十五
受尽凌辱与折磨,恨煞韦贼老妖魔!有朝一日冲天起,十万大山推下河!

出狱诗()

捨生曾一拼,牢底终坐穿;民心如日月,有罪是山官。

19831月下旬平反出狱回桂林受群众欢迎于游行前将此诗写于标语牌上)




http://zhangxiongfei-01.blog.163.com/blog/static/1286953412009111211453574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